這樣一但有人死了,自然就無法再報平安,而醫生自然也就知道死者的身份了!”藍海辰一點點解釋說。

“所以初中生在死之前纔會露出那種表情,因爲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會死!”江雨煙回想起了初中生臨死時的表情,一切似乎都清楚了。

“而等初中生復活後,警察再通過她向所有人公開自己的懷疑對象,這樣既保證了己方的安全,有能最大可能的投出殺手!”名偵探說。

“真是好算計啊!”

“咱們得儘快破掉他們的計劃!”

“是的,必須儘快解決這個問題,容不得有半點拖延!只是現在我還不明白,警察究竟是用什麼方法找出的醫生,這實在太詭異了。”藍海辰皺着眉頭說。

“這一點其實也不重要了,如果真的有這麼多玩家聯合起來的話,那咱們豈不是要將他們都殺光才能存活?

可他們僅用了一個晚上就幾乎查出馬國忠的身份,這樣下去咱們根本來不及!”江雨煙着急的說。

“不,你錯了。”藍海辰聽後搖搖頭,“我們真正要殺的,其實只有一兩個人,只要將那一兩個人殺死,他們的計劃就會被我們破壞!”

“什麼意思,爲什麼只要殺一兩個人?”江雨煙和名偵探都不明白藍海辰的意思。 藍海辰輕輕一笑,十分真誠的向其餘三人建議:

“其實這個問題並不難想,你們之所以不明白是因爲你們老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這個問題。

但若是站在警察的角度,你們就會發現很多其他的細節,一些我們不用去注意的細節!”

“細節?”江雨煙還是不太明白。

“是啊,你們想一想,若你們是警察的話,會將所有人的信息都告訴平民隊友嗎?”藍海辰笑着問。

“爲什麼不會啊,他們知道的越多就越有利啊!”混混男立刻回答說。

“真的嗎,你要將所有警察的身份告訴平民嘍?”藍海辰衝混混男眨眨眼問。

“有什麼不行嗎?”混混男還沒反應過來。

“當然不行,因爲殺手只要抓住其中一個平民,警察就有全部暴露的風險!”名偵探無奈的解釋說,“所以平民們肯定不知道全部警察的身份,不,或許他們連一個都不知道,警察完全可以通過一個陌生號碼聯繫他們所有人。”

其實藍海辰在第一輪遊戲中就用過相似的手法,用蒙面這個身份來引導一衆平民。

“是的,所以平民不可能知道的很多。”藍海辰點點頭表示同意,“那麼第二個問題,警察會讓平民知道所有參與組隊的人嗎?或者換個問法,參與組隊的平民相互間都知道彼此是誰嗎?”

“連這個也不知道?”混混男大吃一驚。

“當然不知道,你看過諜戰劇嗎?裏面的間諜都是單線聯繫的,否則一旦抓住一個就會全線崩潰。”江雨煙解釋說。

“正解,所以你們明白了嗎?現在那些平民的狀態和諜戰劇裏的間諜是一樣的,全都是單線聯繫。這樣他們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證安全。

只有警察才能知道所有參與組隊的人,平民們也很可能只知道一個警察的身份而已。而那個警察,就是他們聯繫的關鍵節點!”藍海辰斬荊截鐵的說。

“但這樣也就有了一個缺陷,那就是一旦這個關鍵節點或者說關鍵人物消失,這個隊伍也就無法運轉了。”藍海辰又說。

“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是這個關鍵節點,要將對方找出來並殺死!”名偵探聽後連連點頭。

“原來如此,仔細一想的話確實是這樣。”江雨煙也表示。

“等等,難道警察不能再站出一個來聯繫平民?”混混男又問。

“不可能,因爲平民不認識其他警察。在一個警察已經被殺的情況下,平民肯定會人人自危,到時候誰還會相信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要是對方是殺手怎麼辦。”藍海辰搖頭說。

這就是這個隊伍的脆弱之處,一旦頭目消失就會前功盡棄,剩下的警察幾乎無法再將隊伍組織起來。

“但關鍵是,咱們怎麼找到這個傢伙呢?”名偵探有些犯難了。

“這就涉及到咱們今晚的行動了,我已經初步想好了一個計劃,你們仔細聽好……”於是藍海辰將自己的計劃說給衆人聽。

關於藍海辰的計劃江雨煙已經見怪不怪,但名偵探和混混男卻還沒有習慣,他們聽完後都瞪大眼睛看着藍海辰,像在看什麼可怕的東西。

“很簡單卻也很有效,不是嗎?”藍海辰聳聳肩說。

“我無話可說。”名偵探表示。

“那就這樣吧……”混混男最後也答應了。

“很好,那咱們就這麼幹。現在大家過來拿東西,咱們還有其他重要的事要幹呢。”藍海辰說着打開隨身攜帶的包,將裏面的東西掏出來分給衆人。

“這不是弓弩嗎?”名偵探接過藍海辰遞過來的東西一陣驚訝,藍海辰居然把這種東西帶來了!

混混男也把玩着手裏的弩,這是一種設計十分精巧的弓弩,不但小巧而且易於使用,連發連射,悄無聲息威力強大。

看着其配備的鋒利弩箭,混混男毫不懷疑這種弓弩可以輕易刺穿人的身體,甚至造成致命的傷害!

“喂喂喂,這種東西應該不讓有的吧,你是怎麼弄到的?”名偵探有些駭然的問。

“總有方法的,只要你肯出錢。”藍海辰把玩着弓弩解釋說。

這些弓弩都是他在遊戲開始前弄到的,費了好大勁才帶到這裏,爲的就是以防萬一。要知道在遊戲區域裏雖然不能直接殺人,但造成傷害卻是可以的。

藍海辰曾打算遇到麻煩的對手就給他來上一箭,讓對方不死也脫層皮,卻不想這時候就用上了。

與弓弩一起裝在包裏的還有

“我們……爲什麼要拿這個?”混混男有種不好的預感。

“懟他們!”藍海辰狠狠地回答,“你們想過沒有,昨晚我們爲什麼沒有發現警察變裝?”

“他們藏的好?”混混男猜。

“哼,藏的再好能躲過監控?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已經發現了監控的祕密!只有這樣他們纔能有針對性的擺脫監控的監視,讓我們看不到警察換裝!

對方一定有一個精通這方面的傢伙,這樣才能看穿我們在監控上做過手腳。”藍海辰冷哼一聲說。

“但我們明明通過監控找到了很多線索啊?”名偵探問。

“誘餌而已,這樣他們就能繼續把我們矇在鼓裏,讓我們將希望都放在監控上,這樣他們才更好制定計劃。”藍海辰一邊調整着弓弩一邊搖頭說。

“那咱們拿弓弩又是什麼意思?”混混男問。

“既然他們發現了監控的事,就一定會思索咱們是怎麼辦到的。以這次咱們對手的聰明,你覺得他們會找不出這條通道?”藍海辰停下來看着混混男問道。

“也、也就是說?”

“對,這段時間應該足夠他們找到通道了,算算現在也應該快到了吧!”藍海辰拿着弓弩向虛空中瞄了瞄,話中帶着肅殺之意!

“我靠,也就是說馬上就要開幹了!”名偵探連忙將弓弩準備好。

“他們一定想不到咱們已經掌握了這麼多,所以咱們就給他們一個驚喜,讓他們知道凡事應該小心一點,否則就會喪命!”藍海辰陰險的一笑說。 其實按照藍海辰夢中的經歷,玩家間即使在白天也是無法被殺死的。也就是說即使藍海辰拿着刀子隔開了某個玩家的脖子,那名玩家也不會因此死去。

但藍海辰卻並不排斥給他們一些驚喜,因爲這樣至少有機會掌握他們的線索。

“我們要怎麼做,直接僞裝起來跟他們打嗎?”名偵探看着手裏的武器問。

“當然不行,這樣他們就會立刻意識到咱們已經看破了他們的計劃,咱們晚上的行動也就泡湯了,所以不能這麼明目張膽。”藍海辰搖頭說。

“那還怎麼打,這不是動不了他們了?”混混男很煩躁的問,他最喜歡打架這種直接的解決方法,現在連打都不能隨便打了嗎?

“當然不是,懟還是要懟的,只不過不能讓他們看出來而已。”藍海辰搖搖頭說,“大家聽我的,等會他們來了,咱們就……”

……………………

視線轉移到島嶼之外的橋上,兩個身披灰袍臉戴面具的人正小心翼翼的在橋上走着。

前方就是遊戲進行的島嶼,如果不是親眼確認殺手控制了監控,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這裏居然真的有通向島嶼的路。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遊戲管理方居然隱藏了這麼一座橋,這麼多年都沒有被人發現!”其中一名男性玩家說,他的聲音顯得很古怪,似乎經過了變聲器變化。

“我覺得更可怕的反倒是發現這條路的人,那個殺手中最聰明的傢伙!”另一名玩家回答道,聽這人的聲音似乎是一名女性!

“這只是碰巧吧?誰能初次接觸那個三維模型就發現這種東西?”男性玩家有些不相信。

“不,幾乎沒有碰巧的可能。別忘了這座橋可是在島嶼的邊緣地帶,一般人沒事是不會注意這裏的。

所以我更願意相信他們是看破了遊戲給的隱祕提示,有意去尋找才找到這座橋的!”女性玩家搖頭說。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沒話可說,畢竟我們都聽你的。”男性玩家聽後沒有任何異議,居然無條件相信了女性玩家的判斷。

看來這個隊伍竟然是以這名女性玩家爲首的!

最終這兩名玩家走過那陣狂風,慢慢接近了島嶼。當他們從島嶼的通道里出來,看到面前的內島之後,一股震撼的感覺油然而生。

雖然已經在夜間見過這個地方,但那時候光線昏暗,根本無法看清遠處。此時白天觀察,才真正看清了這裏的鬼斧神工。

“我纔不信地震發生前這裏就是這樣的,遊戲肯定對這裏進行了重建。”女性玩家喃喃的說,“走,咱們快點去探查一下,小心殺手們,他們很可能在這裏。”

於是兩人開始小心翼翼的探查周圍,沒過多久,女性玩家突然伸手攔住同伴。

“等等,我好像聽到了一些聲音!”女性玩家看着前方說。

前面是一棟廢棄的高樓,連玻璃等最基本的東西都已經損壞。此時一聲聲腳步聲正從那裏傳來,顯然是有人接近!

“是殺手?!”男性玩家聽後驚道。

“肯定是,不會有別人。咱們快躲起來,不要讓他們發現!”女性玩家拉着同伴就往一邊跑。

女性玩家心中竊喜,沒想到居然就這樣碰上了殺手。他們一定想不到自己會找到這裏,所以很可萌任何僞裝都沒有!

“要是真這樣的話,我立刻就能獲得他們的身份,真是天助我也!”女性玩家心想。

這也是她來島嶼的最大目的,畢竟在監控已經被對方掌握的前提下,最有意義的就是對方的身份了。

可就在這時,對面的人卻已經走出那棟樓。此時女性玩家兩人還沒有來得及躲好,雙方碰了個正着!

“嗯!?”雙方都嚇了一跳,殺手一方一共有兩人,他們愣在當場,一時間竟沒有反應過來。而女性玩家乾脆停下,想利用這短暫的機會看清對方的模樣!

自己一旦被發現就會讓對方警覺,再想看到他們的臉就沒可能了,所以女性玩家當機立斷,毫不猶豫的停下向對方看去。

“擦,居然看不清!”

女性玩家看後恨不得罵娘,對方居然正好身處陰影之中,無法看清他們的模樣!

而此時兩名殺手已經反應過來,立刻後退隱藏到牆後面。

“可惡,大好的機會沒了!”女性玩家心中懊惱,但她也沒辦法,只得拉着同伴躲進另一邊的牆後。

“你們是誰,怎麼來到這裏的!”一個聲音從殺手那邊傳來,聲音很尖細刺耳,是經過變聲的。

女性玩家沒有回答,她和同伴都不是擅長戰鬥的人,兩個殺手明顯都是男性,真要打起來自己這邊鐵定吃虧。

而另一邊,藍海辰躲在牆後對混混男使了個眼色,混混男也點點頭,他們的行動成功了!

既然不想讓對方猜到自己的心思,那就假裝偶遇就好了。所以藍海辰和混混男就一直偷偷守在暗門周圍,等對方一出現就跟在後面,尋找機會與對方相遇。

他們果然成功了,在這件事上混混男倒是少見的靠譜起來,看來他就是個行動派。

“不要以爲你們不回答我就拿你們沒辦法,我想要抓住你們很容易!”藍海辰又大吼着說。

對面還是沒有動靜,女性玩家似乎就打算跟藍海辰這麼耗着。

“哼,想拖延時間嗎?我不會讓你得逞的!”藍海辰說罷掏出手機,在殺手的羣聊裏發了一條信息。

與此同時,女性也掏出手機,發送了一條信息。

雙方的反應居然一模一樣,不知他們都在計劃着什麼!

“哼,等着吧,一定叫你們吃不了兜着走!”藍海辰發完信息後心想。

“這次你們完蛋了!”女性玩家也冷冷的一笑。

與此同時,江雨煙和身在島嶼外的平民玩家都收到了信息,他們立刻行動起來,按照事先制定的計劃行動。

“準備,咱們要開始行動了!”江雨煙對身邊的名偵探說。

“終於來了嗎?我得快點,現在就是在於時間賽跑!”初中生也拿着手機激動的說。

雙方針鋒相對,都企圖用自己事先制定的計劃將對方置於死地! 聯繫完同伴後,藍海辰和女性玩家繼續對峙,女性玩家繼續隱藏在暗處,似乎不想讓藍海辰找到自己的位置。

“哼,很狡猾啊這個女人!”藍海辰冷哼一聲說。

“這個女的難道就是警察的頭兒?”混混男不斷向外張望着,但始終沒有發現對方的身影。

“很有可能,對方爲了親眼確認通往島嶼的路,一般都會親自過來。而且我懷疑那些組隊的平民也根本不知道這條路的存在。”藍海辰點頭說。

“那咱們就快上啊,直接抓住她丫的,看看這娘們到底是誰!”混混男狠狠地說,昨晚自己險些被殺死,就是拜這個女人所賜!

“先穿上袍子僞裝好自己,千萬不能被他們發現!”藍海辰說着將早已準備好的袍子交給混混男,兩人僞裝好後就慢慢向女性玩家所在的方向貓去。

他們低着頭貓着腰,用牆面隱藏自己的身體一點點向對面移動。可對方實在太過狡猾,藍海辰他們剛一接近便聽到匆忙的腳步聲,對方逃跑了!

“這女人反應還挺快!”藍海辰和混混男急忙追上前去,雙方就在高樓之間開始追逐。

但這裏的地形實在太過複雜,藍海辰他們竟然很難縮小與對方之間的距離。

“真是夠了,這下終於知道以前追我的殺手是什麼感覺了!”藍海辰邊追邊想,殺人的最好方式果然還是像昨晚一樣,限制目標的行動。

可惜藍海辰此刻無法召喚厲鬼,也沒有黑暗的環境作爲輔助。不過藍海辰並不着急,他還有後手!

“喂,雨煙,你們找到他們了嗎?”藍海辰拿出無線耳機,聯繫上了江雨煙。

“找到了,我們現在正在趕過去!”江雨煙立刻回答說,“前面有棟很高的樓,我們就在那裏伏擊!”

“好,到時候就全靠你們了!”藍海辰說。

追逐繼續上演,但女性玩家他們並不知道前方有埋伏。不過就算知道也沒用,因爲他們肯定想不到藍海辰將會用什麼來對付他們。

預定的埋伏地點越來越近,當女性玩家兩人即將進入那棟高樓時,樓裏突然跑出兩個身穿黑袍的人,正是江雨煙和名偵探!

“哼,果然是想圍堵我們!”女性玩家冷哼一聲,立刻轉頭向另一邊跑去。殺手一共有四個人,她早就猜到對方會這麼做,因此一直小心留意着。

但下一秒,令女性玩家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江雨煙和名偵探突然拿出兩把弓弩,對着女性玩家就射了過去!

“怎麼會有弓弩!”女性玩家哪裏想得到會突然出現這種大殺器,這些東西平常見都見不到,更別提提防了。

只聽得“嗖嗖嗖”數聲,數支箭矢飛快向女性玩家襲來,女性玩家哪裏躲得過去,肩膀和小腹立刻中箭!

這箭矢的箭頭處設有尾勾,刺入身體裏會勾住皮肉,根本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取出的。女性玩家大聲慘叫,身體瞬間摔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藍海辰見狀大聲叫好,這弓弩果然在關鍵時刻發揮了作用。這時江雨煙和名偵探已經又取出新的弓弩,箭頭已經對準了女性玩家!

“這就是你來這裏的下場!你果然沒有想到我已經看破了你的計劃!”藍海辰冷笑着心想。

若是女性玩家再被射中,就會徹底失去反抗能力。到時候雖然殺不死她,但她的身份肯定會泄露!

女性玩家倒地不起,一旁的男性玩家趕忙去拉,他還算仗義,使出渾身解數拖着女性玩家飛快向後退。

他們背後正好有一扇小門,男性玩家急忙進入,鎖上門將藍海辰他們堵在門外。

藍海辰四人想找其他路進去,發現這屋子居然沒有別的入口!

“混蛋,居然只有一條路!”藍海辰踹了幾下門,發現這門居然出奇的結實,一時半會根本弄不開。

“要是能召喚厲鬼就好了,若是厲鬼的話,這種程度的門瞬間就能破開!”名偵探生氣的說。

“怎麼辦,我們得把門打開啊!”江雨煙說。

“想辦法,無論用什麼手段都要將這個門打開!我們還有的是時間,他們跑不掉的!”藍海辰憤怒的大喊。

門內的男性玩家聽後一喜,立刻看向身邊的同伴。

“太好了,他們要在這裏堵我們!”男性玩家高興的小聲說。

“啊,希望……他們就一直在這裏……堵着,這樣我們的計劃……就能成功了……”女性玩家也摘下面具苦笑一聲,此刻她的臉上全是汗珠,身體也在不斷抽搐着,顯然十分痛苦。

“沒想到這些傢伙這麼狠,居然連弓弩都能弄到手。”男性玩家看着同伴身上的傷口說。

此時鮮血已經染紅了女性玩家的衣服,讓她看上去悽慘至極,但女性玩家還是微微一笑,很艱難的開口說:

“不用……擔心……我是死不了的……只要能撐到……第二晚結束……遊戲就會自動……讓我的傷勢復原……”

“那我幫你將箭頭取出來,你放心,我學過醫,這方面還算擅長。”男性玩家說。

“好……那就麻煩你了……”女性玩家點點頭說。

Views:
5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