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一半我才發現團團的對面還坐着一下人,一個看來十分年輕,但是卻已經花白頭髮的男人。他的容貌實在與虯龍有點相似,只是沒有虯龍精緻。但在人類來講已經算是不錯了,至少我是這樣認爲的。

這個人的態度十分的溫柔,一隻手還拉着團團的手輕輕的握着,看到我來也沒有吃驚,只是笑着道:“你來了。”

我只覺得後背冒起一絲冷氣,已然猜到了他是哪位。不由得握拳道:“蘇燦然,你想做什麼?”

“別緊張,我只是來看看團團,他長大了,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你果然是個好女人,將他教育得很好。”

蘇燦然似乎比死之前更加淡然了,並沒有什麼太變態的神情出現,只是溫柔的看着自己的兒子。然後又看着我,似乎很幸福的露出了笑容。

只要他不發瘋我還是沒有將人趕出去,畢竟他是團團的父親,在這裏將事情做的絕了對大家都不是太好。尤其是團團,他幼小的心靈只怕會受到非常嚴重的傷害吧!

“謝謝,現在你對他有什麼意見嗎,如果沒有請離開。”

蘇燦然輕輕的嘆了口氣。道:“沒想到你對我有這麼大的意見,我真的只是來看一看他。我們的兒子,很出色對嗎?”

“我兒子,和你沒關係。”我瞪了蘇燦然一眼,這是來和我爭撫養權嗎,打死也不讓給他。

哪知道蘇燦然竟然笑了,道:“你真的是,太可愛了。好好,是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很出色,是個好孩子。他與他的父親不同,有自己的主見,有自己的命運。沒有人去束縛,沒有人去教他要做這個做那個。多謝你們給了他自由,以後他將比我們任何一位蘇家人都要幸福,這多虧了你們。”

“也沒做什麼。”

被蘇燦然這樣的誇獎表示有點不好意思,摸了下頭道:“我們沒做什麼,是團團自己爭氣。”

“團團,以後要聽媽媽和李叔叔的話,爸爸不可能總來看你。雖然爸爸做了許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但是我真正目的還是希望你們能夠擺拖那個李念的控制,但現在看的出來你們已經不需要了。”

團團並沒有開口叫他父親,我們這家子對於這個蘇燦然真的是印象不太好,每次講起他的時候總是各種憤怒。各種不想提到他,所以他慢慢的也就習慣了。所以當蘇燦然與我對話時就站在了一這,即沒有開口阻止也沒有與他親近的樣子。

大概是因爲從小沒有在他的身邊長大,所以明知道對方是他的父親,否則他早就跑得沒有影子了。

“團團,可不可以叫聲爸爸,只一聲就好,我想聽一聽。”

團團沒有出聲而是望向了我,意思再明顯不過,如果我不同意他就不會叫。可是一個已死去的人在我面前乞求再怎麼硬的心腸也軟了下來,於是我就對團團道:“叫聲爸爸吧。”

團團似乎還是很聽我的話的,在我說完後他用極小聲的音量道:“……爸,爸.”

這聲爸爸叫的還挺不容易,蘇燦然抱住他竟然哭了道:“我一生被束縛着,只希望能擁有比李念更加強大的力量才能自由。可是沒想到最後仍是被她利用,她在我手中奪走了你,還好你最終迴歸到了媽媽的身邊。蘇燦然的一生在冥界回首一望,卻發覺除了你什麼也沒有留下。”

我點了點頭,蘇燦然講的沒錯,他無論做了什麼都只不過是李念也就是蝙蝠讓他做的,這一輩子或是幾輩子都被控制着。但現在他自由了,或者心境也不同了吧!

終於不用再逼着我和他生孩子了,心中略鬆了一口氣,可是這個時候蘇燦然竟然鬆了口氣,道:“雖然我和你媽媽一起有了你,但是卻沒有和你媽媽約過會,真是失敗。”

我摸頭的時候差點將自己的頭髮扯下來,然後咬牙道:“蘇燦然,不要在孩子面前開這種玩笑。”

真是的,剛以爲他變正經了,哪知道轉眼就變成了另一種樣子。 “我知道你對那個男人用情很深,所以不會給我一點點的機會。但是沒有關係,這世不行還有下一世。”

“蘇燦然。”

“執着是苦我明白。”

我真恨不得將他打出去,但想着團團在身邊我就沒有動手。

結果蘇燦然竟然笑了起來,道:“我開玩笑的,和你有了這個孩子我已經很滿足了。我來是想告訴你,鬼王胎的胎盤最好收回來,因爲它在蘇喬身上一天她就不會與別的男人有孩子。”

“怎麼將胎盤取出?”

“很簡單,只要鬼王胎親自呼吸即可,他現在的力量應該可以做到了。”

“是這樣嗎?”我皺了下眉頭,沒想到事情會這麼簡單。

而蘇燦然說完就坐在那裏安安靜靜的看着我,盯的我非常的難受,不由輕咳一聲道:“你還有事?”

蘇燦然搖了搖頭道:“之前對你非常的迷戀,……”

“廢話說完是不是該滾了,還是想魂飛魄散?”

景容穿着一身的睡衣出現在門前。他的手中燃着火,似乎只要蘇燦然走他就要將他燒成灰燼一般。也不能怪景容這樣,蘇燦燃終身的目標再簡單不過,就是找到我和我生孩子。做爲一個男人他能容忍到現在大概也是看了團團的面子,而蘇燦然摸了摸團團的頭,道:“爸爸要走了,再見,我最最特別的孩子。”雖然團團是被研究出來的,但是做爲他最成功的作品蘇燦然還是非常喜歡的,於是他現在表現來的父親特性着實讓人心中溫暖了一次,即使是個大變態也有心裏嚮往親情的時刻。

蘇燦然與團團告完別離開了,團團站在那裏凝望着他,突然間道:“剛開始,我是恨你的。因爲你根本沒有把我們那些孩子當做自己的兒子,但是現在。我原諒你了。”

蘇燦然點頭笑道:“嗯,我們蘇家從現在開始總算有人脫離了那個人的詛咒而我也自由了。”他沒有再猶豫的轉身離開,似乎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而我探出頭,發現他隨着那匆匆路過幽靈們一起飄在夜空中,然後慢慢的消失不見。

我似乎鬆了口氣,但是回頭卻看到後面兩個男人正在互瞪,他們不會打起來吧?

“你們,做什麼?”

“沒有什麼,我們該休息了。”

景容將頭轉到我的方向,伸手摟住了我,態度十分親密的向外走出去。

“團團,你……也走點睡。”

“嗯,媽媽晚安。”

孩子是好孩子,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我覺得性子越變越黑,這可不是什麼好事,真心挺可怕。房門關上,我有點擔心的道:“景容,他沒事吧?”不會越來越像蘇燦然吧。

“有沒有事我們也不能跟着他一輩子,所以你乖乖的去睡覺。”

“呃……”雖然說的是沒錯,但是你的孩子你不管一輩子嗎?

明顯不能啊,天天盯的緊緊的,我覺的自己家的兩個熊孩子纔是倒黴呢!

不過蘇燦然給的消息還是很有用的,第二天我上學校的時候久別的來到了蘇乾的辦公室,沒想到他辦公室裏還有別人,那是一個一年級的女生。長的很漂亮。見到我過來輕輕對我點了下頭,然後突然間道:“學姐,你是蘇老師的女朋友嗎?”

噗,蘇乾喝了一口茶噴了出來,他忙皺着眉輕咳道:“不要胡說。快去上課。”

那個女生卻道:“我一定要問清楚的,因爲大家都講蘇老師有女朋友,還是一位姓肖的學姐。”

我馬上擺手道:“不不,不是的,我已經結婚了。”

哪知道那個女生卻突然間喪氣起來,自語道:“原來你們已經隱婚了,本來還以爲自己有機會。那真是對不起,我走了。”

“等一下,肖萌,告訴她你丈夫是誰,不要讓人誤會了。”

蘇乾有些無奈的道。

我馬上拿出手機,然後將屏保給那個女生看道:“上面的男人是我丈夫。”向後翻了一頁道:“他們是我的孩子。”

景容放在第一頁,他的容貌就算不需要任何ps已經美的可以做屏保了,當然我的三個孩子也是一樣。

那個女生竟然驚訝道:“這個不是李景容,那個有名的平面模特。哇……沒想到他平常也這麼漂亮。咳,對不起,那麼蘇老師既然學姐不是你的女朋友那就證明我可以繼續追你了,就這樣,再見。”她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轉身就跑了出去。

“現在的女生好大膽。”我驚歎了一句。

“是啊。”蘇乾竟然無力的迴應起來。然後我們均是一怔,蘇乾道:“你來有事嗎?”

“哦,是這樣的,昨天蘇燦然來了……”

“是嗎?”蘇乾的臉色變得不好看起來,道:“如果他的鬼魂鬧事。那麼我倒可以免費除掉他。”

“不是的,他來告訴我們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不收回蘇喬的胎盤她只怕無法與別的男人懷孕。”

www● тt kǎn● ¢O

“什麼?”

這是大事,畢竟現在蘇赫與蘇喬在國外已經結了婚,而且還有了很好的生活。所以蘇乾馬上尋問了我取出胎盤的辦法。我將此事必需有元元來辦的事情一說,他說直接聯繫了蘇赫。蘇赫這次沒有冷嘲熱諷,而是同意將蘇喬的胎盤取出來。於是他們找了個藉口回國,接着我們就在一家咖啡廳裏見到了久沒有見到過的蘇喬。

她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同了,雖然還是女王姿態十足但是卻有點小鳥依人起來。她並不認識我們,要蘇赫講纔對我點了下頭。我今天沒有帶着團團來,因爲他自己也不想來。

團團有着蘇家人特有的勢扭,認定了什麼事就是什麼事,這點以後希望他會有所改變。

其實我本來是想獨自抱着元元來,但是初月不同意於是就將兩個一起抱來了。他們萌萌的樣子讓蘇喬十分喜歡,抱抱這個看看那個。我趁着這個機會看了蘇赫一眼,蘇赫竟然臉色微紅,然後點了下頭。我完全不能理解他爲什麼臉紅,但還是等着外面的女招待進來將咖啡擺好。我輕咳一聲道:“他們兩個太鬧了。一刻都沒有輕閒的,蘇醫生,我覺得他們好像得了多動症。”

對着元元使了個眼色,他爬到了桌上,然後小腳一伸擺在蘇喬面前的咖啡就被踹了下去。在大家驚慌的時候,我伸手將一顆藥放在了自己的咖啡中,道:“對不起對不起,真是越來越皮了,有沒有燙傷?”我將元元抱過來,然後將自己的咖啡放在蘇喬身邊道:“請問你們可以幫我看一下初月嗎,我去衛生間處理一下元元的小腳兒,好像有點紅了。”

蘇喬自然同意,於是我將元元抱走,回來的時候見蘇喬已經趴在桌子上了。

“你給的藥還挺好用。”我看了一眼蘇赫,他對於迷昏自己的妻子有些小歉意。道:“還不快點動手,如果她再受到什麼傷害我絕對不會饒了你們。”

“那你也得有這樣的本事。”我抱着元元坐下道:“元元你現在可以嗎?”

元元點了下頭,可是我卻道:“那麼胎盤取出放在什麼地方?”

“媽媽的東西,放在媽媽身體裏。”

“呃。”什麼時候變成我的東西了?

但是我想着反正自己也有了三個孩子了,還是兒女雙全。也沒有打算再要什麼孩子,所以最近也一直用避孕措施防止自己再孕影響生活。如果有了這個胎盤以後就不用擔心懷孕的問題了,很不錯。於是我就同意了,

就這樣,元元伸手在蘇喬的身上取出一團金光閃閃裏面卻包着一層黑氣的東西。我覺得他似乎很辛苦,看來蘇燦然說的沒錯,以他之前沒有成形的狀態確實很難。

終於,在我緊張的嗓子眼發乾的時候那個胎盤總算是被取了出來,然後十分順利的被送入我的體內。

蘇赫道了謝,什麼也沒有問的抱着蘇喬離開了。他走的很匆忙,我知道他是不想再摻和這些事情了。

倒是我獨自抱了兩個孩子回家與景容說明了情況,他毫不吝嗇的給予了我們誇獎。

擁有了鬼王胎的胎盤後我整個人似乎完整了一樣,做任何事也比以前更爲順當了。不過,桃花開的好多,這真的是我意想不到的。首先是學校裏,多了兩個追求者,明明已經說明自己有夫有子可是看來他們都沒有打算善罷甘休。

自己一直不明白原因,直到碰到了江大少,他最近真的很忙。國內國外的跑,所以見到他也是在李家的宴會上。他幾乎驚訝的看着我道:“沒想到,你的變化這麼大。”

“是嗎?我沒覺得自己哪裏變了。”我人依在景容的懷裏,還低頭看了下自己一臉莫名其妙。

“變得越來越吸引人了,以前是清純可愛,現在是嫵媚動人。”江啓元不要錢似的將各種讚美詞用在我的身上,我的臉都有點紅了。

景容摟緊我道:“請問,你沒有別的話可講嗎?”

“下手慢了,早知道就早點對你下手了,可惜等我想出手的時候你肚子都大了。但是不要緊,如果你現在想離開他,我仍然可以再次追求你。”

江啓元眯着眼睛,我覺得他一定不懷好意。再加上景容在放冷氣,我竟然覺得有點緊張,一緊張就不舒服起來,然後推開了景容跑到了外面按在桌子上就乾嘔了幾聲。景容追了過來,皺眉道:“你沒事吧?都讓你不要喝什麼酒了。”

“不是吧,你們的動作也太快了,我記得你們的孩子好像還不到三歲吧?”江啓元的嘴角抽搐着,神情有點遺憾的又道:“看來,你們暫時還分不開。”

他的意思是?

我又有了?

不是吧,明明有了鬼王胎的胎盤就不會懷孕了啊,所以在得到它後我就沒有再做什麼措施了,因爲覺得肯定十分安全,所以……大概,中招了?

將目光轉向景容,他的表情也有點略奇怪,道:“難道,是真的?”

“什麼真的假的,爲什麼會這樣?”我有點激動,那三個調皮鬼我還不知道怎麼照顧呢,再來,再來我直接跳河算了。

景容卻抱起我道:“別激動,我們先去醫院。”現在他也不依賴自己的把脈技術了,終於將醫院擺在了前面。可是在一陣慌亂跑到醫院後,我們得到了一個震驚的消息。我直接躺在醫院的牀上內心流着麪條寬的淚,這個大學我倒底能不能讀完了。

而虯龍卻抱着初月在一邊呆萌的送了我兩個字:“節哀。”

我真的要節哀了,因爲到後來才知道,在懷過兩個孩子後我的身體中流竄着過多的陰氣,所以普通的孩子根本沒有辦法着牀。初月那會兒就是個意外,除了她本身堅強外還是因爲哥哥元元在一直保護她。但之後,我的身體就不可能再懷孕了。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做什麼措施也不會懷上。可是,當元元將鬼王胎的胎盤送到我的體內後,它完全將我身上流動的陰氣吸收並化爲身體之用,所以我纔會恢復了正常。在本應該用措施的時候沒用,於是就悲劇了。

這些景容都是知情的,可我問他爲什麼沒對我講之後,他十分無辜的道:“我以爲你想再要寶寶了,於是我就做了丈夫應該做的事情,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我捂臉,人生什麼的意外太多了也讓人發愁啊! “我知道你對那個男人用情很深,所以不會給我一點點的機會。但是沒有關係,這世不行還有下一世。”

“蘇燦然。”

“執着是苦我明白。”

我真恨不得將他打出去,但想着團團在身邊我就沒有動手。

結果蘇燦然竟然笑了起來,道:“我開玩笑的,和你有了這個孩子我已經很滿足了。我來是想告訴你,鬼王胎的胎盤最好收回來,因爲它在蘇喬身上一天她就不會與別的男人有孩子。”

“怎麼將胎盤取出?”

“很簡單,只要鬼王胎親自呼吸即可,他現在的力量應該可以做到了。”

“是這樣嗎?”我皺了下眉頭。沒想到事情會這麼簡單。

而蘇燦然說完就坐在那裏安安靜靜的看着我,盯的我非常的難受,不由輕咳一聲道:“你還有事?”

蘇燦然搖了搖頭道:“之前對你非常的迷戀,……”

“廢話說完是不是該滾了,還是想魂飛魄散?”

景容穿着一身的睡衣出現在門前,他的手中燃着火,似乎只要蘇燦然走他就要將他燒成灰燼一般。也不能怪景容這樣,蘇燦燃終身的目標再簡單不過,就是找到我和我生孩子。做爲一個男人他能容忍到現在大概也是看了團團的面子,而蘇燦然摸了摸團團的頭,道:“爸爸要走了,再見,我最最特別的孩子。”雖然團團是被研究出來的,但是做爲他最成功的作品蘇燦然還是非常喜歡的,於是他現在表現來的父親特性着實讓人心中溫暖了一次,即使是個大變態也有心裏嚮往親情的時刻。

蘇燦然與團團告完別離開了,團團站在那裏凝望着他,突然間道:“剛開始,我是恨你的。因爲你根本沒有把我們那些孩子當做自己的兒子,但是現在。我原諒你了。”

蘇燦然點頭笑道:“嗯,我們蘇家從現在開始總算有人脫離了那個人的詛咒而我也自由了。”他沒有再猶豫的轉身離開,似乎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而我探出頭,發現他隨着那匆匆路過幽靈們一起飄在夜空中,然後慢慢的消失不見。

我似乎鬆了口氣,但是回頭卻看到後面兩個男人正在互瞪,他們不會打起來吧?

“你們,做什麼?”

“沒有什麼,我們該休息了。”

景容將頭轉到我的方向,伸手摟住了我,態度十分親密的向外走出去。

“團團,你……也走點睡。”

“嗯,媽媽晚安。”

孩子是好孩子,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我覺得性子越變越黑,這可不是什麼好事,真心挺可怕。房門關上,我有點擔心的道:“景容,他沒事吧?”不會越來越像蘇燦然吧。

“有沒有事我們也不能跟着他一輩子,所以你乖乖的去睡覺。”

“呃……”雖然說的是沒錯,但是你的孩子你不管一輩子嗎?

明顯不能啊,天天盯的緊緊的,我覺的自己家的兩個熊孩子纔是倒黴呢!

不過蘇燦然給的消息還是很有用的,第二天我上學校的時候久別的來到了蘇乾的辦公室,沒想到他辦公室裏還有別人,那是一個一年級的女生。長的很漂亮。見到我過來輕輕對我點了下頭,然後突然間道:“學姐,你是蘇老師的女朋友嗎?”

噗,蘇乾喝了一口茶噴了出來,他忙皺着眉輕咳道:“不要胡說。快去上課。”

那個女生卻道:“我一定要問清楚的,因爲大家都講蘇老師有女朋友,還是一位姓肖的學姐。”

我馬上擺手道:“不不,不是的,我已經結婚了。”

哪知道那個女生卻突然間喪氣起來,自語道:“原來你們已經隱婚了,本來還以爲自己有機會。那真是對不起,我走了。”

“等一下,肖萌,告訴她你丈夫是誰,不要讓人誤會了。”

蘇乾有些無奈的道。

我馬上拿出手機,然後將屏保給那個女生看道:“上面的男人是我丈夫。”向後翻了一頁道:“他們是我的孩子。”

景容放在第一頁,他的容貌就算不需要任何ps已經美的可以做屏保了,當然我的三個孩子也是一樣。

那個女生竟然驚訝道:“這個不是李景容,那個有名的平面模特。哇……沒想到他平常也這麼漂亮。咳,對不起,那麼蘇老師既然學姐不是你的女朋友那就證明我可以繼續追你了,就這樣,再見。”她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轉身就跑了出去。

“現在的女生好大膽。”我驚歎了一句。

“是啊。”蘇乾竟然無力的迴應起來。然後我們均是一怔,蘇乾道:“你來有事嗎?”

“哦,是這樣的,昨天蘇燦然來了……”

“是嗎?”蘇乾的臉色變得不好看起來,道:“如果他的鬼魂鬧事。那麼我倒可以免費除掉他。”

“不是的,他來告訴我們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不收回蘇喬的胎盤她只怕無法與別的男人懷孕。”

“什麼?”

這是大事,畢竟現在蘇赫與蘇喬在國外已經結了婚,而且還有了很好的生活。所以蘇乾馬上尋問了我取出胎盤的辦法。我將此事必需有元元來辦的事情一說,他說直接聯繫了蘇赫。蘇赫這次沒有冷嘲熱諷,而是同意將蘇喬的胎盤取出來。於是他們找了個藉口回國,接着我們就在一家咖啡廳裏見到了久沒有見到過的蘇喬。

她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同了,雖然還是女王姿態十足但是卻有點小鳥依人起來。她並不認識我們,要蘇赫講纔對我點了下頭。我今天沒有帶着團團來,因爲他自己也不想來。

團團有着蘇家人特有的勢扭,認定了什麼事就是什麼事,這點以後希望他會有所改變。

其實我本來是想獨自抱着元元來,但是初月不同意於是就將兩個一起抱來了。他們萌萌的樣子讓蘇喬十分喜歡,抱抱這個看看那個。我趁着這個機會看了蘇赫一眼,蘇赫竟然臉色微紅,然後點了下頭。我完全不能理解他爲什麼臉紅,但還是等着外面的女招待進來將咖啡擺好。我輕咳一聲道:“他們兩個太鬧了。一刻都沒有輕閒的,蘇醫生,我覺得他們好像得了多動症。”

對着元元使了個眼色,他爬到了桌上,然後小腳一伸擺在蘇喬面前的咖啡就被踹了下去。在大家驚慌的時候,我伸手將一顆藥放在了自己的咖啡中,道:“對不起對不起,真是越來越皮了,有沒有燙傷?”我將元元抱過來,然後將自己的咖啡放在蘇喬身邊道:“請問你們可以幫我看一下初月嗎。我去衛生間處理一下元元的小腳兒,好像有點紅了。”

蘇喬自然同意,於是我將元元抱走,回來的時候見蘇喬已經趴在桌子上了。

“你給的藥還挺好用。”我看了一眼蘇赫,他對於迷昏自己的妻子有些小歉意。道:“還不快點動手,如果她再受到什麼傷害我絕對不會饒了你們。”

“那你也得有這樣的本事。”我抱着元元坐下道:“元元你現在可以嗎?”

元元點了下頭,可是我卻道:“那麼胎盤取出放在什麼地方?”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