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紅衣小少年,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毛頭小子,居然如此幸運?」

眾人頗為大受打擊。

試問他們在場的哪一個隨便拉出來都比他一個毛頭小子要厲害的多?

而戚長老此時,更像是有人狠狠甩了他兩巴掌一樣。

夢機大人居然會收帝玄胤兒子當作徒弟,虧他剛才還在挑撥離間,真是沒臉!

和他們反映不同,帝玄御和藍天雲這些人紛紛高興的歡呼起來。

「小澈兒,太好了,能做夢機大人的徒弟,簡直太棒了。」

風凌等人也為他們小尊主高興。

夢機大人的聲望誰不知道啊?

他們小尊主做他的弟子,該有多好啊!

「夢機大人,你真的想好,已經確定了嗎?」有人受不了這打擊,忍不住再次問道。

「老夫在做什麼,老夫當然確定。」夢機大人朝夜雲澈微微一笑,對他招了招手,「小澈兒,過來吧。」

「去吧。」帝玄胤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

「嗯!」夜雲澈站起身,朝著夢機大人走過來,帥氣的小臉上滿是自信的光芒。

帝玄御等人都紛紛為他加油打氣。

夢機大人拉著夜雲澈的一隻手道。

「今日我便當著大家的面,收這個孩子做弟子。

不過在這之前,小澈兒你必須要先通過考驗,測試一下你的天賦,若是沒有這個天賦的話,便是我也不能幫你,知道嗎?

也就是說,如果天賦不過關,你便無緣煉造,也無法拜我為師。」

夜雲澈鄭重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夢機大人又看著他道,「那若是沒有通過,小澈兒,你會不會難過么?」

他不想打擊他,但是能夠成為煉造大師的人實在少。

如果小澈兒要是不是那麼堅定的話,他便也可以不必來學。

夜雲澈搖了搖頭,道:「我不會的。」

「為什麼?」夢機大人挑眉看向眼前的少年。

夜雲澈眼中閃過一抹堅定,「因為我一定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煉造大師。」

聽了他的話,夢機大人有些驚訝,有些震驚。

隨即還有幾分惋惜。

因為,看著少年這麼自信,他怕到時候他萬一要是不行?那麼他豈不是會很傷心嗎?

但是,他的爹爹就有很好的天賦。

說不定他也有很好的天賦也不一定。

不過,天賦這東西,也不是遺傳的。

總之,他是盼望著他好。

但是別人可就和他想的不一樣了。

眾人聽到夜雲澈的話,只覺得這個孩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擁有煉造大師的天賦和資格,豈能是他用嘴說想有就能有的嗎?

眾人都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無音大師門下的年輕弟子們聽著他的話,一個個不由好笑。

這個小子也太自信了點,說怎麼大的話,也不知道跟誰學的。

不過,剛才他們在他的爹爹那裡難堪。

等會兒這小子要是失敗的話,那可真的是為他們出氣了,他爹爹真是丟死人了。 想著,無音門下的弟子們故意使壞的大叫。

「加油啊,我們看好你啊。」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鼓勵夜雲澈。

當然,他們只是想把他捧到最高的,然後摔得就更痛點!

夜雲澈聽著眾人或嘲諷或真心的聲音,轉過頭看向自己的爹爹和娘親。

臉上露出一抹自信的光彩,在皎潔的月色下,俊臉美得讓人窒息。

呼聲頓時一頓。

夜雲澈看著娘親,在心底道,「娘親,我一定行的,你一定要醒過來看看我,為小澈加油。」

帝玄胤看著兒子,他心領會神的對他投去了一個鼓勵的眼神。

目光落在夜冰依的臉上,輕輕說道,「依依,你趕緊醒醒,小澈兒還等著你給他加油呢。」

只是如今夜冰依根本就聽不到他說的話。

和外界完全隔絕了。

在和腦海中那團靈魂作戰,火光將她包圍,想出都出不去。

夜雲澈有些失望的轉過頭,看向夢機大人道,「夢機大人,我已經準備好了,開始吧。」

少年清脆的聲音落下。

夢機大人對他溫和地點了點頭,然後對著旁邊的侍從說了些什麼。

侍從很快端了一個托盤上來。

那托盤之上,有三個水晶球。

上面環繞著淡淡聖潔的光芒。

這下,歌舞也都全部退了下去。

所有人都觀看著這一幕,有的好奇,有的羨慕,還有看好戲的。

隨即,夢機大人揚聲對著在場的所有人說道。

「這三顆水晶球,乃是來測試等各種屬性,其中有火屬性,精神力所屬性,還有靈力屬性。」

「大家都知道測試靈力天賦有高低之分,從赤,橙,黃,綠,青,藍,紫,七重來看,赤色最為低,紫色最為高。

若想要擁有一個合格煉造大師的天賦,那麼,就必須按照這幾樣來排,若是能夠達到綠四級,便可以有成為煉造大師的資格。

若是這三種其中有一個達不到要求,那麼並沒有沒有成為煉造大師的資格。」

夢機大人對著眾人細心的講了一遍,然後又轉過頭來看向夜雲澈。

「小澈兒,你可聽清楚了嗎?」對上眼前的少年,夢機大人總是不經意的露出和藹的笑容。

夜雲澈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水晶球,點點頭道:「我聽清楚了。」

夢機大人和藹的點點頭,道:「你把手先放在水晶球之上,然後釋放出一點靈力便可,不要緊張,放寬心態。」

夜雲澈正想要按照夢機大人說的話做。

將手放到其中一個水晶球之上。

突然有一個人站起來高聲道,「先等一下,夢機大人,能不能先讓我前去試一試?」

說話之人正是無音大師座下的一名年輕弟子。

剛才就是他跟著瞎起鬨,如今他又說出這番話來,分明就是不信任夢機大人。

有意說夢機大人包庇夜雲澈。

直接在水晶球上面作假。

所以他冒著被人指指點點的風險,也要站出來去揭穿夢機大人,想自己先試一試,來挽回他們師尊的顏面。

「你給我站住,簡直胡鬧,夢機大人豈會是你想的那種人?」 無音大師回頭怒視著自己門下的弟子,一臉的不悅。

臉上卻並沒有動真怒的樣子。

畢竟,即便他心中相信夢機大人不是那樣的人,但是剛才他們讓他丟了面子。

尤其是他這樣有頭有臉的人,丟了面子,他更是丟不起這個人,心中自然不快。

夢機大人淡淡一笑,輕拂了拂袖袍,道:「無礙,如果大家有什麼相信的話,有什麼想法,儘管說出來,上來試試也無妨。

總之,不管在什麼地方,煉造大師都是很稀少的存在,若是我們這裡能夠多出一些煉造大師的話,那也是一件好事。」

眾人看著夢機大人的所作所為,暗暗點頭。

夢機大人果然不愧是一代宗師的風範,這般做法,讓人心服口服。

無音大師雖然也和夢機大人一樣是頂級人物,但是他和夢機大人一比,心胸確實有些狹隘了。

跟夢機大人相比,他比不上。

得到夢機大人的同意,那名年輕的弟子眼中閃過一抹得意,然後走上前道,「那晚輩就開始試試了。」

隨即,他將手放在了水晶球上。

眾人的眼睛都紛紛盯著那顆水晶球。

可是等了半天,那個水晶球也是沒有什麼反應。

年輕弟子不由得意的笑了笑。

一臉鄙夷的口吻道:「還好我上來先是試一試,這下大家都知道吧,要不然我們都被騙了,這什麼測試水晶球根本是拿來騙人的玩意兒。」

他想著,越說越得意,轉過頭來對夢機大人教訓。

「夢機大人如今可有什麼要解釋的嗎?」他彷彿抓到了一代宗師的小辮子一樣,得意洋洋的說道。

夢機大人看了他一眼,還之一笑,臉上並沒有尷尬的神情。

「我還確實有話要告訴你。」

「那夢機大人倒是說說看啊。」年輕的弟子還是一口鄙夷的說道。

彷彿對夢機大人的這種所作所為很是看不慣。

心中卻是得意,如今他拆穿了夢機大人的謊言,為他們家師尊找回了場子,回去之後,師尊一定會好好賞他的吧。

可聽到年輕弟子的這番話,起初眾人還有些人得意洋洋,但是後來,眾人臉上的表情就有的變得稀奇古怪。

開始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那個年輕的弟子。

這水晶球沒亮起來,按理說,他就是連一點火屬性的天賦都沒有。

也不知道他高興的什麼,他怕是個傻子不成?

夢機大人很快給他答案。

「水晶球沒有亮起來,也就是說明你沒有任何火屬性,也不存一絲能夠成為煉造大師的資格。」

這話說的可以說是夠直白了吧。

傻子才聽不出來是什麼意思。

那名年輕弟子瞬間好像被人給打了一巴掌。

即便是他心中不是這麼認為的,但是被夢機大人這麼說出來,他的臉色瞬間變得通紅,彷彿能滴出血來似的。比殺了他還難受。

周圍的人齊齊轟笑出聲。

他們本來就是看好戲的,反正誰出醜都和他們沒關係。

不過這小子也太悲哀了,這也太搞笑了,他像個傻子一樣,想讓人家自己出醜,卻沒想到卻慘遭羞辱。 嗡嗡嗡的機翼旋轉聲裏,大野雄健一把探出右手,將從自己眼前蕩過的軟梯給抓在了手裏。

渾身都被勁風纏繞的他,半眯雙眼看了十幾米遠外的小林中野一眼後,輕嘆一口氣的同時,將自己的身體掛在了軟梯上。

直升機機艙裏,中川蘭子探出頭去看到小林中野同那個身形乾癟的僱傭兵已經停止了追逐,相對而立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扭頭在機艙裏來回找了一圈,發現並沒有什麼武器後,她乾脆對着駕駛員大聲問道:“你這裏有沒有什麼武器?就算是消防斧也可以。”

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眼前儀盤上的駕駛員聞聲,扭過頭來大聲回道:“蘭子小姐,這架直升機只是用來日常巡邏而已,很抱歉,並沒有你想要的武器。”

“該死!”中川蘭子不禁懊悔的低罵了一聲。如果自己當時在出發之前多準備一把武器就好了。

就在她兀自後悔不已的時候,直升機微微搖晃中,抓着軟梯三兩下就爬了上來的大野雄健出現在了機艙的另一側。

抓住艙門手上微一用力就翻了進去後,他半跪在機座邊上長吐出了一口氣。

歇息了一會兒後,中年警察扭身把頭探了出去,對着地面上大聲喊道:“該死的傢伙,你就在那裏等死吧!”

喊聲過後,他又把頭伸向了駕駛艙大聲叫道:“駕駛員先生,能不能把直升機開到我搭檔那裏去?”

“對對,趕緊飛過去。”中川蘭子聞言,也大聲指揮道。駕駛員點了點頭,操控着直升機機頭一轉,嗡嗡着就朝着小林中野那裏飛去。

一隻手緊緊抓住艙門的中川蘭子忽地扭頭看着大野雄健揚聲問道:“你剛纔說讓誰等死?”

“蘭子小姐,你聽到了?”臉上顯得有點不好意思的大野雄健搔了搔後腦勺大聲說道,“德川正直那個混蛋就躲在下面的草叢裏,那個傢伙還想叫我救他。哼,之前要不是小林和我命大的話,早就被他僱傭的那個狙擊手給全乾掉了!”

“德川正直還沒死?”中川蘭子差一點就忘記了那個今晚逃出網柱監獄的首要逃犯。而如果不是爲了抓他的話,或許她現在恐怕已經住進了中野的家裏。

“算了,只是一個逃犯而已,沒死算他命大!中野的安全,纔是最重要的。”中川蘭子決定不管德川正直的死活,現在就只想着把小林中野給救上來。

大山頂上,任由一枚六陰玄玉在指間滴溜溜旋轉個不停的陳志凡,眼裏閃過一抹幽幽光芒的低聲輕吟:“那個制服女還不錯嘛,擺明了是隻要男人的節奏。”

地面上,耳聽得越來越近的嗡嗡聲,小林中野身形微微一動,繼續說道:“相信我,德川正直他一定會受到他應有懲罰的。”

在他對面,眼裏滾動着絲絲煞氣的灰狼,高高揚起頭顱朝着一旁的草地上望了一眼後,渾身氣息驀地就是一弱。

眨了眨眼睛,他嘶啞着嗓音說道:“那個傢伙,他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眼角劃過一抹喜色的小林中野聞言,在沉吟了片刻後,凝聲說道:“德川正直在之前判入獄幾年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的是,只要現在把他抓住送進監獄,相信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了。”

“真的是這樣嗎?你不會騙我吧?”灰狼眼裏黑光閃爍不已的看了他一眼。

小林中野一臉鄭重的挺直了腰樑沉聲說道:“我以我最敬愛的爺爺名義起誓,如果我騙你們的話,就讓他老人家眼睜睜看着我活不過天亮!”

灰狼聞言,半眯雙眼漠聲說道:“好吧,我選擇相信你,只要讓德川正直那個該死的混蛋老死在監獄裏,我總算是能死的瞑目了。”

少頃,他猙獰一笑冷聲繼續說道:“警察先生,我這裏是沒有問題了,但是還有三個同伴不願意放過那個混蛋呢!桀桀,他們可不像我這麼好說話哦!”

話落,灰狼兩眼一翻,再睜眼後,其身上原本平緩下來的氣息,又變得暴戾森寒了起來。

小林中野微張着嘴,眼睜睜看着眼前這個身形乾癟、四肢觸地的傢伙頭一仰,用一種充滿了無盡怨恨的聲音寒聲說道:“松下你這個傢伙,實在是窩囊的很!德川正直那個傢伙把我們騙出來,又叫人殺死了我們,你以爲讓他平平安安的老死在監獄裏,就是對他最大的懲罰嗎?”

“不可能!絕對的不可能!”

揚天發出了一連串的怒吼後,他緩緩轉動頭顱看向了一片草地,眼裏煞氣滾滾的獰聲說道:“我們死的冤枉,幸好天照大神有靈,讓我們化作厲鬼可以親自報仇!哼,我恨不得喝光德川正直的血,吃光德川正直的肉,怎麼不可能這麼輕鬆的放過他!”

“哎,你們這是何必呢!”小林中野深深地嘆息了一聲,“既然你們都已經死了,何必再過於糾結生前的一些恩怨,還不如早些放下心中的怨念,早點轉世投胎的好。”

大山頂上,陳志凡微微撇了一下嘴:“這年輕警察倒是有點口才,奈何這些陰靈死的確實有點冤,更何況我還加了點料在他們體內。”

低頭看了一眼在指間好似一隻蝴蝶般來回舞動的六陰玄玉,他微聳了一下雙肩輕聲低語道:“當然了,這並不能怪我不是。我只是幫助他們早點解去心中殘留的一點執念,好早些遁入輪迴不是。”

山坳裏,隨着一縷陰風的吹過,灰狼眼裏黑光一閃,一道比之剛纔嗓音稍顯粗重的聲音從他的嘴裏飄了出來:“哼,跟這個警察囉嗦什麼!我已經聞到了德川正直那個混蛋的氣息,趕快去殺了他!”

Views:
5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