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是早點寫給我吧,萬一我要是錯過藥材,多可惜!”陳志凡笑道:“我今天就要去買藥,如果遇到了,我要是不知道那是陰氣丹要的,不就是錯過了?”

“也是,早一日練出來,你我都可以用!”軒轅龍飛道:“我現在去找紙筆,片刻就回,你在這裏等我!”

陳志凡無奈的扶額:“找什麼紙筆啊,你給我發一條信息,這不簡單?”

聽見陳志凡要他找手機,軒轅龍飛哂笑着,說出了實話:“小茵睡着了,她睡覺淺,我不想吵她!”

聞言,陳志凡道:“那你口述便是,我能記住!”死而復生之後,他的記憶好的出奇。過目不忘,過耳不忘。

軒轅龍飛也不再拿喬,張口將十幾道藥材及藥量口述了一遍。

陳志凡聽過,之後複述了一遍,軒轅龍飛見他記得不錯,就讓開了路。他總隱約覺的要發生什麼事情,目前最緊迫的事情,就是提升實力。

陳志凡等天一亮,就出去了,他要去找那個一號攤主!欠着別人的東西,他總要還給別人,不管別人是抱着什麼目的,但是他欠別人的東西也是事實!

郭前進看見陳志凡也吃了一驚:“五份藥材你全失敗了?”隨即他安慰道:“失敗了也沒關係,再接再厲,煉丹就是這樣,熟能生巧,而且……”

陳志凡拿出他煉製的八十粒藥丸:“除去給你還債的一粒,還有七十九粒,郭大叔,你能幫我都賣掉嗎?”

郭前進指着陳志凡:“你的意思是你煉製成了八十粒?” 冷血總裁壞壞壞 這個小子明顯是第一次煉丹,居然就能有這樣的成功率,看來z市要出一個真正的煉丹師了。

“是啊,還失敗了一次,”陳志凡道:“郭大叔,這些到底能不能賣掉?”

從陳志凡的嘴裏確定到陳志凡五次煉藥只有失敗一次的比例,郭前進對陳志凡的期盼變成了驚喜:“當然能賣掉,你也不看看你郭大叔是什麼人?”

郭前進掏出一張名片遞給陳志凡:“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放心,那些丹藥都交給我,幾天就可以賣掉。”

陳志凡微微一笑:“好,我相信郭大叔能找到我,我還要去買點別的藥,回頭見。”

“回頭見,”郭前進露出了一抹淡笑,他當然能找到陳志凡,刑偵大隊的協警陳志凡,這個他是已經覈實過的。 隨即苦笑一聲:「可是,我註定逃不過家族的命運,但是我是不會屈服的,倘若真的要讓我嫁給別人,那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夜冰依心中暗贊,好剛烈的女子。

心中對這位未來嫂嫂的好感又增加了幾分。

既然她未來嫂嫂和大哥兩情相悅,呵呵,那麼她就不會讓她嫁給別人。

「嫂子放心,你以後就是我夜家的人了,我來想辦法幫你和大哥。」

紫舞驚訝的看著她,眼中閃過一抹欣喜,隨即又黯然下來,苦笑著搖了搖頭:「妹妹又有什麼方法呢?」她們只是普通的家族,又怎麼和紫霧山對抗?

夜冰依湊進她的耳邊說了些什麼,紫舞眼中瞬間閃過一抹錯愕。

半個時辰之後。

紫舞看著眼前除了衣服,幾乎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嬌美女子,美目中充滿了震驚。

驚嘆道:「依依妹妹,你這易容術簡直太神奇了,連我自己都快要認不出了呢。」

采兒瀲灧的紫眸中,也劃過一絲驚艷。

原來依依還有這樣的本事呢。

夜冰依望著鏡中的自己,滿意的笑了笑,「嫂嫂現在可以放心離開,去看我大哥了吧?」

「可是,這樣真的行嗎?我怕,萬一被發現,你會有危險怎麼辦?」紫舞不放心的說道。

「嫂嫂放心,妹妹我的本事大著呢,一定不會露出破綻,不過你要先跟你身邊的小丫頭說一聲。讓她提點我你平日里的喜好。

我暫時先留下來,以後再說,最重要的是大哥可以見到你了。」夜清塵為她這個妹妹付出這麼多,她自然也要好好幫他。

紫舞見夜冰依堅持,便也放下心來。

夜冰依看了采兒一眼,「采兒,你跟嫂嫂一起走吧。」小丫頭留在她的身邊不是不可以,不過夜冰依覺得,還是回家最安全。

采兒搖了搖頭,圓溜溜的大眼睛立即閃瞪圓,緊緊拉著她,「不要!采兒要和依依在一起。」

夜冰依……

看著對自己無比依賴的采兒,也不禁無語。

這小姑娘誰都不記得了,大概先看到的是她,所以才對她如此依賴吧?

看著她一副,自己要是讓她走,她便立即哭出來的小模樣,夜冰依忍俊不禁,心中也有些愧疚,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好好好,你不走,那就留下來陪我吧,這些天,你便先充當我的小丫鬟吧。」

采兒這才彎了彎眼睛,破涕而笑。

紫舞也憐惜的看了采兒一眼,搖了搖頭。

但她只知道了采兒失憶了,並不了解具體是怎麼失憶的。

紫舞離開后。

夜色清華,月朗星稀。

夜冰依一個人靜靜的待在房間,腦子裡滿是白天的事情。

心中不由氣惱——

混蛋,不就打他幾巴掌嗎,還真傷到自尊了?

居然不追上來……哼!

「切,誰稀罕。」

夜冰依哼了一聲,隨即躺下,閉上眼睛睡覺。

然後又刷的一下睜開眼睛,「咦,采兒呢?」

睜開眼睛,夜冰依便狠狠一驚。

身軀欣長高大的男人,不知什麼時候,悄聲無息地立在床頭。 陳志凡去別的攤位上買藥,郭前進抓起一粒藥丸放進嘴裏嚼了起來:“很完美的丹藥,賣掉多可惜!”

鍾靈秀擺好攤位上的藥材:“郭大叔,你在吃什麼啊?跟吃糖豆一樣,看着很好吃的樣子,我都饞了!”

百鬼眾魅:妖妃要上天 “你當然要饞!”郭前進樂的哈哈大笑:“你來晚了,那小子煉丹成功了,品質還不錯呢,我吃的就是這個!”

鍾靈秀瞪大眼睛:“這麼厲害,叫我也嚐嚐啊。”

郭前進拿起一粒遞給她,鍾靈秀拿在手裏,立刻放進了嘴裏,咀嚼了起來,吃完了順口問道:“人吶?”

這個小協警能煉丹,鍾靈秀想到了家裏的爺爺,她覺得看見了希望:“我去找他!”

郭前進道:“他似乎缺錢,你既然求人,姿態就放低一點……”

鍾靈秀點點頭:“我知道的,郭大叔,我知道該怎麼做!”一個煉丹師,她要是得罪了,爺爺也是不會喜歡的。

鍾靈秀朝着市場內奔去,說來也是巧合。陳志凡就在不遠處,鍾靈秀很容易就找到了陳志凡:“陳先生,我能和你談談嗎?”

陳志凡點頭,“稍等,我買這幾個藥之後,就和你談!”煉丹師就那麼吃香?剛纔他聽見市場裏的人都在說煉丹師的重要和難得,之前他還不覺得,等知道陰氣丹的存在,如果他還不會煉丹的話,就算是知道了有陰氣丹的存在,還是不能夠將陰氣丹變爲現實,現在他有宿慧在身,一切都不一樣了,煉丹對於他來說並不是很難的事情。

陳志凡將幾樣藥材裝進袋子,鍾靈秀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說了起來:“陳先生,是這樣的,你會煉丹,一定會治病吧?”

她緊張兮兮的望着陳志凡,似乎是很怕他說不會治病一樣。

看出她的緊張,陳志凡點頭:“我會治病,你有認識的人需要叫我治病嗎?”

鍾靈秀用力的點頭:“是啊,你要是能治好我要你治的人,診費豐厚,以後你想買藥材,我都可以出面叫你買到便宜的藥材。”

“哦?”陳志凡不禁反問道:“你希望我治療什麼人?打算給我多少診費?”

鍾靈秀道:“治不好,勞煩你辛苦跑一趟,給你辛苦費,五十萬,如果治好了,我就給你一千萬,那些買藥的優惠都是在的,你還能得到我的友誼,以後你買藥也會很便宜很方便。”

聞言,陳志凡道:“我答應治病,咱們過去吧,”一千萬的診費買不了多少的藥材,陳志凡更感興趣的是買藥的優惠!

聽見陳志凡答應去治病,鍾靈秀大喜:“咱們現在就過去,我很着急!”

陳志凡道:“是對你很重要的人?要知道一千萬的診費可也不便宜,不過要是難治的病,一千萬其實不多!”

鍾靈秀的眼眶驀地紅了:“是我的爺爺,我和爺爺相依爲命,他的年紀大了,身體越來越差,最近都起不了牀了,我不能失去爺爺。”

此時陳志凡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身死爲僵之後,他對死了人不是那麼的在意,只有涉及親人的事情,才能叫他動容。

看見鍾靈秀這麼傷心,他反而不好意思說起千萬診費的事情,“那咱們就快點去,我現在沒事,正好可以過去。”

鍾靈秀用力的點頭:“我家住的不遠,很快就會到了,一般都是會煉丹的就會看病,我終於等到了,我帶着爺爺看了不知道多少的醫生,都說爺爺的病治不好,我還以爲我找不到一個會煉丹的人……”

“會煉丹和和會醫術其實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等看見你爺爺的病情再說,你就準備兌現你承諾的診費吧,”陳志凡道。

鍾靈秀的家就住在藥市不遠的一個小區裏,陳志凡一進院子就被一股藥味衝的差點昏厥,他趕緊去打開所有的窗戶,將藥味散掉。

鍾靈秀撲到了牀邊,對着一個形容枯槁的老人家說道:“爺爺,我找到了一個醫生,他很厲害的。一定能看好您!”

“咳咳!”老人乾咳了幾聲,聲音艱澀:“你這個孩子就是不聽話,爺爺不是叫你把錢存起來,等爺爺死了,將來你嫁人之後過的好點……”

陳志凡出聲道:“老爺子,您老的病又不嚴重,您老怎麼老想死呢?”

老人虛弱卻是銳利的眼神:“娃娃,我都快死了,你又爲何說我不嚴重?”

陳志凡道:“區區的藥毒,您常年賣藥,難道不會規避?”他不解的道:“您中的毒也不嚴重啊,你怎麼虛弱城這樣了?”

這個老頭的現狀叫他很是不解,按道理,老頭現在本來就是應該生龍活虎的,而現在居然虛弱到快死了!

聽見陳志凡清楚的說出是藥毒,老人家欣喜的道:“你果然有些本事!我覺得我又不會死了,”他忍不住笑道:“小秀兒帶我看過不少的醫生,只有你的答案不一樣。”

鍾靈秀道:“終於聽見您誇一個人,陳先生可厲害了,他還會煉丹,郭大叔說他肯定能成煉丹師!”

老人家對着孫女招手:“小秀兒,把我扶起來,叫這位陳先生給我看病。”

鍾靈秀將老人扶起,給他的背後放了一個靠枕,她轉頭看向陳志凡:“陳先生,還請麻煩……”

陳志凡走到牀邊伸手按在老人的手腕上。片刻之後說道:“您的藥毒不嚴重,吃幾劑解毒方就好了。”說完,他口述了一份解毒方劑:“等吃好了,再給我診費,就按小秀兒姑娘說的來。”

鍾靈秀啊了一聲:“就這麼簡單?”

陳志凡點頭:“就這麼簡單,你爺爺的病真不重。今天吃了藥。明天就能下地。這樣,我先離開,你等老爺子好了,再找我,我會經常去藥市的。”

老人家道:“小秀兒,你承諾了什麼診費,現在兌現吧!”

鍾靈秀哦了一聲:“爺爺,我現在就給陳先生!”爺爺能誇的醫生,怎麼也錯不了,這麼久以來,爺爺都是看一個醫生,就搖頭說人家治不了。這是唯一一個被爺爺認可的一聲。 男人靜默無聲而立,一雙瀲灧的紫眸在夜色中綻放出絢麗的光彩,緊緊凝視著躺在床上碎碎念的女子,似乎想要將她的樣子印在腦海當中。

可是沒想到,她竟然會突然轉過頭來。

夜冰依在不經意間轉過頭來,看到男人,被嚇一跳的同時,也沒錯過他眼中一閃而過的複雜之色。

眉梢微挑,不得不承認,在看到這男人時,她的心中一喜。

隨即冷哼一聲,裝做沒看見的樣子,眼睛一閉,躺下繼續睡覺。

本來是想晾一晾他,然而夜冰依閉上眼睛,就開始想別的事情。

彼時,紫舞應該已經到了她們夜家了吧?

笑了笑,為自己能夠幫到大哥而開心。

可是她的身邊卻連個能用的人都沒有,有什麼事情也沒人幫她傳話。

真是羨慕那些人,牛逼拉風的手下跟著一幫小弟。

誰還沒有個女王夢?

不過這樣也好,給大哥一個驚喜。

摸了摸自己的臉,想起今天下午,夜冰依就忍不住得意。

未來嫂嫂悄然離開后,雲兒就將嫂嫂平日的生活起居習慣,都和她簡單說了一下。

她假扮成未來嫂嫂去給紫霧家主請過安,嘿嘿,她的易容術很是精湛,紫霧家主和紫家上上下下,除了知情的雲兒之外,其他人絲毫沒有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地方。

想到這裡,夜冰依又倏然睜大眼睛,對了,她現在還是一張假臉,帝玄胤……

他是認出來了自己?還是……

睜開眼睛,便看到眼前一張放大的俊臉,帝玄胤不知道什麼時候貼了上來。

你的餘生,我負責 夜冰依老臉一紅,驚訝道:「你,誰讓你離這麼近的!」

「不對,你知道我是誰嗎?就亂闖人家姑娘房間?」夜冰依眯了眯眼,突然冷冷的瞪著他。

帝玄胤聞言,本來淡漠的臉龐終於綳不住狠狠一抽,額頭劃下一條黑線,沒好氣的在她的腦門上彈了一下,無語的道:「傻丫頭,難道我連自己的女人都認不出么?」

這麼說他早就知道了?

所以他也一直都跟著她嗎?

心中莫名興奮了不少。

回過神,立即捂著腦袋怒吼:「你居然敢打我?!」

怎麼一天不見,他的狗膽又肥了不少?

她就知道,自己還是下手太輕了!

「很疼么?」帝玄胤眸中閃過一抹淺笑,大手來到她的額頭,輕輕道:「那我給你揉揉。」

「你自己感受一下。」夜冰依也學著他剛才,朝著他的腦門飛快彈了一下。

帝玄胤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臉上並沒有什麼反應,大手繼續給她揉著那個微紅的地方。

夜冰依向來不是個吃虧的主,可是看到帝玄胤這麼老實,專心致志的給她揉腦袋,她也不好意思再捉弄他了。

揉著揉著,似乎也將她的火氣給揉沒了。

男人的手指頭溫柔的輕揉著她的腦門,另一隻手拖住她的後腦,身體越來越近。

夜冰依聞到他身上的淡淡清香氣息,貪婪的深呼一口氣,撇了撇嘴,她也並不是無理取鬧之人。

乾脆一頭扎進男人的懷裡。

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動手扯了扯他的袖子道:「嘿嘿,小胤胤,跟你商量個事唄,你是不是有個很帥很厲害的手下?」 這話一出,帝玄胤下意識便皺了皺眉,想著她口中說的,又帥又厲害的人,是誰?

這時,隱在暗處大樹上的風凌渾身一抖,只覺得背脊一陣發涼,怎麼感覺有誰在算計他似的?

帝玄胤想來想去,記得他身邊貌似只有風凌在她的眼前露過面。

渾身頓時瀰漫出一股酸溜溜的氣息。

風凌長得很帥?很厲害么?

有他帥,有他厲害么?

夜冰依見他不吭聲,不耐煩的撞了撞他的身子,「說啊?」

「嗯。」不情不願的應了一聲,極為的不悅。

「啊嚏——」樹上的風凌突然狠狠打了個噴嚏,差點一頭從樹上栽下去。

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心中突然有些發毛,他該不會是見鬼了吧?

夜冰依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揚起精美的下巴,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他,討好道:「那能不能借我用用?」

擰著眉頭,嗓音染上一絲森寒道:「你想幹什麼?」身上的酸氣都要冒泡了,然而夜冰依絲毫沒有察覺。

「哎呦,你問這麼多幹嘛,反正我會好好用他的,絕對不會虧待他就是了,幹嘛這麼小氣!」

好好用……不會虧待?

「難道一個我,還不夠么?」冰寒徹骨的聲音從帝玄胤的口中吐出,能將人凍死。

「啥?」夜冰依一愣,有些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帝玄胤妖魅的紫眸幽怨的看著她,淡淡的輕哼一聲。

神經病啊,夜冰依正想看看他是不是生病了,突然,「砰——」她的身體被男人一個用力,狠狠推倒在床上。

靠!

抬起頭,便看到他正在寬衣解帶,頃刻間便脫了個精光……「卧槽,你,你發什麼瘋啊?」夜冰依眼睛都瞪直了。

「不是你又想要了么?」帝玄胤向她走過來,動手便在她身上揮霍著,夜冰依身上瞬間只剩下一件遮羞物,但也秒變成碎片。

Views:
7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