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銅鎖一起問“什麼?”

“開棺驗屍。”解鈴說。

我們對視一眼,一起嚥了下口水,我心跳加速。

解鈴示意我們先不要亂動,他打着手電,進到正堂走了一圈,用手電很仔細地照着牆上的圖案。

這些圖案很嚇人,用極其精妙的工筆描繪了仙山雲海,而且在空白處寫滿了看不懂的字體,很像是某種符咒。房間裏很暗,手電光亮掃過牆上的恐怖內容,讓人看的頭皮發麻。

解鈴面色凝重,回頭對我們說“有高人在這裏布法。”

“他想幹什麼?”我顫着聲音問。

就在這時。忽然外面院牆傳來聲音,漆黑的寂靜中聽來非常清楚。有人從牆外翻了進來,跳到院裏。

解鈴反應極快,馬上熄滅手電,在光亮消失的瞬間,他指了指樓上,示意我們上去。

光亮一滅,這裏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我在黑暗中。跟着前面解鈴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一步步來到樓梯口。我們順着樓梯往上爬,地勢漸漸高了,解鈴在黑暗中,輕輕拉開窗簾,外面的月光透了進來。

他指指樓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我們湊在樓梯口往下看。__l;

下面實在太黑,幸好有絲絲的月光,勉強能看到一個人影竄了進來。這人影左右看着,周圍太黑,他瞧不出什麼,回身把大門關上,然後從兜裏掏出個微型手電,射出一道微弱的光。

來人是個陌生的小夥子,從來沒見過。他身材魁梧,甚至有些臃腫,黑紅色臉膛,一看這張臉,就清楚這是一個經常在江邊勞作的漁民。

“小偷。”銅鎖壓低了聲音。

解鈴沒說話,示意看看再說。

這個小夥子用手電照來照去,一下看到了棺材,嚇得愣在原地,一動不敢動。等了會兒,他慢慢向門口縮,很明顯這口棺材的出現讓他打了退堂鼓。

來到門口,他猶豫一下,沒有出去,而是鼓足了勇氣,在大堂裏轉悠。用手電照着牆上的畫,能看出他恐懼到了極點,屋子裏的一切詭異莫測,這個小夥子靠着意志力硬撐着自己走完了一圈。

他把小手電叼在嘴裏,從兜裏掏出手機,低頭擺弄,好像是給什麼人發信息。

停了片刻,手機嗡嗡顫抖,有人發信息回來,他看了看,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在原地猶豫了很長時間,應該是實在沒辦法,慢慢走到了棺材面前。他叼着手電,空出兩隻手對着棺材蓋敲敲打打,時不時停下來,盯着棺蓋和棺身的結合部縫隙看,似乎在找什麼。

“他在琢磨怎麼開棺。”解鈴低聲道。

“把棺材蓋打開不就行了。”銅鎖說。

解鈴搖搖頭“哪有那麼簡單,這棺材蓋是用七根棺材釘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打上去的,要想開棺必須先啓釘子。”

“至於這麼麻煩嗎?”我問。

解鈴緊緊盯着下面,好半天才道“如果我料想不錯的話,棺材裏的屍體已經屍變了。”

我和銅鎖頭皮發麻,嚥了下口水說“這小夥子要是開棺了,豈不是有很大的危險。”

“看看再說。”解鈴道。

下面那小夥子敲打了半天,估計是看出了門道,他輕輕撫摸着棺蓋,然後又摸摸自己的腦瓜,明顯是在想辦法,手頭沒有趁手的工具。

就在這時,突然毫無徵兆中,大門“吱呀”一聲開了。外面晃進一個黑影,小夥子反應極快,馬上滅掉手電,藏在棺材後面。

大門打開,黑影走了進來。進來的這位一看就是大大方方,倒背雙手,頗有大師風範,掃視了屋子一圈。

這個人把揹包放下,從裏面取出一大堆白色蠟燭,拿起一根點燃。黑暗中,燭光幽幽,照出了來人的臉。我們在上面一看就愣住了,怎麼會是他。

來人正是號稱香港風水大師的盛開。也就是他蠱惑高長青花錢打撈了殭屍,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銅鎖低聲道“高叔叔要是知道他在這,肯定能趕過來,親手把這小子的皮活扒了。”

他聲音壓得很低。盛開卻像狗一樣警覺,耳朵一豎,似乎聽到了聲音,擡頭掃了我們一眼。

我們躲在樓梯欄杆後面,這裏很黑,他沒看到什麼。解鈴擺擺手,示意噤聲,讓大家默默地看着。

盛開點燃一根蠟燭,就在地上的某個位置滴落蠟油,然後把蠟燭粘在那裏,讓它靜靜燃燒。他走幾步便粘上一根,不多時,棺材前面的大堂裏,燃起了七根蠟燭。

他走的位置越來越靠近棺材,我們居高臨下,看到藏在棺材後面的小夥子,他害怕極了,在那裏不停抖動。

盛開繞過棺材,此時小夥子無處藏身,頓時暴露出來。

兩人就這麼面對面看着,盛開手裏拿着一根點燃的蠟燭,他豎起來當燈臺用,火光照着小夥子的臉。

小夥子特別尷尬,也很害怕,一句話沒說,掉頭就跑。

盛開站在原地看着小夥子越跑越遠,這時他突然動了。他吹滅手裏的蠟燭,在手裏掂了掂,這根蠟燭又長又粗,他猛然出手,朝前一擲,蠟燭像標槍一樣飛出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他手裏的蠟燭飛在空中,快如閃電,沒有一定的手勁絕對玩不出這種效果。

蠟燭掛着風就到了,正擊在小夥子後背,力氣有多大吧,打的這個小夥子朝前踉踉蹌蹌幾步,一下撞在門上,好半天都緩不過勁。

盛開也不理他,從地上又抄起一根蠟燭,點上火,滴在地上,繼續擺着蠟燭陣。

那小夥子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縮在門邊,知道遇上高人了,點頭哈腰,說着“對不起……我就是好奇,進來玩玩……沒別的意思……我不是偷東西的。”

話沒說完,盛開從包裏拿出一個榔頭,扔在他的腳邊,淡淡說“把棺材釘都啓開。”

小夥子愣了,盯着榔頭出神。

“如果你不聽話,我就用這玩意把你的腦袋敲碎。”盛開口氣裏沒有絲毫感情。

小夥子猶豫半天,終於服軟,從地上撿起榔頭,磨磨蹭蹭來到棺材前,用榔頭後面的羊角錘別住一枚棺材釘,開始往下拔。冬聖何才。

他明顯出工不出力,磨磨唧唧地幹,偷偷盯着盛開,尋找逃跑的機會。

盛開也不看他,自顧自點着蠟燭,一邊點一邊說“我還有六根蠟燭,點燃之後,如果你棺材釘沒有處理完,今晚你也就不要走了。進棺材和裏面的人作伴吧。”

小夥子着急了,不愧是漁民,身大力不虧,幹這種木工活特別熟練,“啪啪啪”連啓了幾根釘子。?本書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

盛開點燃最後一根蠟燭,他也啓下了最後一根棺材釘。

盛開盤膝坐在棺前,說“把棺蓋打開。”

小夥子打量一下棺材,猶豫說“棺材蓋很大,需要撬杆。”

“不用。你把它推開就行。”盛開說。

盛開從始至終的行事透出一股氣場,擁有絕對力量的霸道,他也不跟你講道理,讓你幹就幹。一般人還真就害怕他這種口吻和風格。老年間說有的人天生就長着“兇毛”,意思是這種人生來兇惡,即使不動手不說話,一般人看他就害怕。這樣的人是天生當官的材料。

眼前的盛開就是這樣,那種氣場很難形容,如大山壓頂,不由得你不聽。

小夥子知道自己如果不聽話,肯定沒個好。嘆口氣,推着棺材蓋開始用力,蓋子“嘎吱嘎吱”響動,慢慢開啓了一道縫隙。 他繼續用力,縫隙越開越大,最後“哐當”一聲巨響,棺材蓋掀翻在地。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哈’

盛開走到棺旁。往裏看了看。那位小夥子又害怕又好奇,也跟着往裏瞅。盛開看看錶,略一沉思,又盤膝坐在地上,不給這小夥子任何指示。

我們雖然居高臨下,可因爲角度問題,只能看到棺材裏黑糊糊一片,具體是什麼看不清。

盛開坐着,捻動佛珠。微微垂目,像是睡着了。

小夥子縮在黑暗裏,順着角落往外溜,眼瞅着到‘門’口要逃走;本來開的兩扇大‘門’突然毫無徵兆關上了。“哐”一聲響後,關得嚴絲合縫。

盛開坐在原位動都沒動,黑暗中恍若一尊石雕。

小夥子拼命敲着‘門’,嚴嚴實實,推不開。他怒了,對着‘門’又踢又打。‘門’還是紋絲未動。

“他在等正子時。”解鈴盯着盛開,低聲說。

“那是幾點?”我問。

“午夜十二點。現在幾點了?”解鈴問。

銅鎖看看錶“十一點四十五,還有十五分鐘。”

解鈴點點頭“再等等,看看會發生什麼。”

現在氣氛很古怪,樓上樓下藏了這麼多人,沒人說話。樓下的大堂,那小夥子頹喪地坐在地上。黑暗的空間裏,燃着數只白蠟,盛開坐在棺前,輕輕捻動佛珠。在等那個時刻。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到了午夜十二點。

盛開站起來,慢慢走近棺材,從包裏翻出一沓黃‘色’的符咒,輕輕一晃,居然無火自燃,冒出一股黑煙。書哈.哈小.網_._.網

隨着他的話音,黑漆漆棺材裏一陣響動,寂靜的黑暗中聽來格外刺耳,那是手指甲划動棺材板的聲音,“滋滋啦啦”的。

全文閱讀.

讓人牙‘牀’發酸。

小夥子坐在地上眼睛珠瞪得極大,一眨不眨看着。

陡然從棺材裏站起一個人來。變故來得太快,這人直愣愣站在棺材裏,我和銅鎖沒有任何思想準備,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小夥子嘴張着,不停咽口水,嚇得兩條‘腿’都軟了。

盛開掏出一串鈴鐺,輕輕搖動,那個人僵硬地站着,緩緩搖動腦袋,似乎在聽着這個鈴聲;

盛開一邊往外走,一邊搖着鈴鐺,空出一隻手持劍指狀,對着這個人喊了一聲“起。”

這個人居然從棺材裏凌空跳出來,雙膝不打彎,落在地上。四面燭光搖曳,能看出這個人是個年輕人,身高體壯,臉‘色’黝黑,表情僵硬,一看就是死人。

我原以爲殭屍只是編電影的人瞎編出來的,沒想到還真有這麼個東西。如果沒有判斷錯,眼前這個死人應該就是趙旺。

看來這裏的一切,從黑棺到牆上的仙圖都是出自盛開之手。

“這人真是惡毒。”解鈴低聲說“他在這裏養屍,把趙旺生生變成了行屍。”

“殭屍和行屍有什麼區別。”銅鎖問。

“殭屍和行屍都是屍身不腐而後成‘精’,殭屍是屍‘精’,行屍是屍煞。書哈.哈小.網殭屍需要天機造化而成,而行屍就像貓碰屍體衝了煞一樣。”解鈴說。

我道“這麼說,殭屍更厲害了。”

“殭屍沒有年頭是形成不了的。”解鈴說“就像高長青從江裏撈出來的那具屍體……”

話還沒說完,盛開用鈴鐺牽引着趙旺的屍體來到小夥子近前。小夥子嚇得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求饒。盛開說“你倒黴,今晚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東西。我不能留你。”

他閃退一旁,搖動鈴鐺,趙旺的屍體被鈴鐺控制,一步步來到小夥子前。

小夥子嚇得根本不知道反抗,眼睜睜看着屍體‘逼’近。

解鈴知道再不出手不行了,他讓我們不要動,貓着腰順二樓走廊跑到不遠處的另一側,然後從包裏捏出個什麼東西。

銅鎖緊張又興奮“好,終於能看到解鈴的身手了。”

話還沒說完,解鈴把捏出來的東西猛然一擲,一道黑影飛過來,正打在銅鎖的臉上。銅鎖“哎呦”慘叫一聲,月光下,我們定睛一看,是塊破石頭;

我和他面面相覷,正愣着時候,盛開聽到聲音,猛然擡頭看過來,大吼一聲“什麼人?!”

他快速搖動鈴鐺,本來要對小夥子下手的趙旺屍體,聽從鈴鐺指揮,三跳兩縱來到樓梯口,開始順着樓梯“啪啪”跳上來。

我和銅鎖嚇得都快‘尿’了。銅鎖反應極快,馬上意識到怎麼回事,破口大罵“解鈴真他媽損透了,他是想聲東擊西,讓我們吸引行屍的火力。”

趙旺的屍體越跳越高,像是一道巨大的鬼影,黑暗中看去極爲可怖,我和銅鎖嚇得往回縮,緊張地看着。

解鈴翻過樓梯,站在二樓邊緣,突然縱身而下,在空中張開雙手,直撲盛開。

盛開背對着他,聽到惡風不善,一個就地十八滾躲開,翻身站起來,凝眉打量解鈴“朋友,你是哪位?”

“我先問問你吧。”解鈴說“你是湘西烏龍的劉家,還是西藏夾壩的後人?”

“哦。”盛開笑“原來是同道中人,你還知道大陸境內唯一有趕屍傳承的兩個家族。可惜我都不是。朋友,咱們就直白地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莫非也看重了屍體。”

“高長青打撈出來的殭屍是不是在你這裏?你把趙旺製成了行屍,你到底想幹什麼?”解鈴‘逼’問。

盛開笑笑“看來今天不能善終了。”他擡眼看了樓上的我們“是你的同伴吧?今天誰也走不了,小爺要大開殺戒。”

他把鈴鐺‘插’在地上,揹着手‘逼’視解鈴“我也是大陸出去的,對你們的道法知道不少,你們早就斷了傳承,不值一提。”

他悠忽一動,一個疾步‘逼’向解鈴,兩人要動手了!我還想繼續看,被銅鎖拉了一把“快走,上來了!”

趙旺的屍體已經跳到樓上,他應該是看不見我們,不知靠什麼定位,不停側着頭,似乎在感知我們的方位。

他跳跳縱縱一步步‘逼’近,二樓的地方比一樓要‘逼’仄很多,而且房間都鎖着‘門’,供我們騰挪的也就是窄窄的走廊;

“看他的手。”銅鎖驚叫。

微弱的月光下,趙旺十根手指的指頭特別長,又尖又硬。我們知道這裏肯定藏着屍毒,一旦戳傷會非常麻煩。

屍體動着鼻子,砰砰跳了過來。我和銅鎖步步後退,慢慢來到走廊的盡頭,這裏所有的傢俱都搬空了,根本沒有助力的東西。

這時,下面忽然傳來輕輕的口哨聲,我和銅鎖探頭出去看,那小夥子正在一樓大堂朝我們招手,示意我們跳下去。

“跳吧。”銅鎖說“豁出去了。”冬名尤圾。

他一翻身跨過樓梯欄杆,趙旺的屍體越來越近。

我們這裏的鄉下村鎮,在出殯的時候都有講究,男人死後要穿中山裝,趙旺就穿着這麼一套黑‘色’衣服。衣服袖子特別長,蓋住他手的大部分,只‘露’出十根長長的手指。

他走路的姿勢特別怪,關節僵硬,身體一會兒佝僂,一會兒‘挺’直,喉嚨裏似乎發出“嘶嘶”的怪聲。我緊緊靠着樓梯扶手,狠命捏着,手心全是汗,真有點嚇傻了。

銅鎖有點‘尿’‘性’,還真就從二樓跳下去,摔了個狗啃屎,他一骨碌爬起來,衝我招手“老羅,跳啊,跳啊。”

我倒是想跳,可現在已經被屍體‘逼’近了死角,再想出去已經來不及了。

屍體停住不動,直‘挺’‘挺’立在那裏,好像失去了行動能力。我看的提心吊膽,心臟狂跳。觀察觀察,發現它確實不動了,我小心翼翼向樓梯欄杆走過去。

到了樓梯邊,銅鎖和小夥子在下面看着。我慢慢翻過去,瞅了瞅下面,有點眼暈,一狠心正要往下跳,突然脖領子被抓住。

趙旺的屍體不知怎麼突然動了,一把抓住我。

屍體力大無窮,我無從抵抗,被他一把拖了進去。它伸出十根尖銳的手指對準了我,狠狠地戳了下來。 情急之中,我就地一滾,堪堪躲過屍體的攻擊。“噹啷”一聲從我腰間落出一樣東西。我愣住,原來是鬼面杵。

這東西自從我有了心理障礙之後,一直束之高閣,現在走出那個困擾的心態,便把它隨身帶着,一時情急居然忘了。我眼睛一亮,順手抄起,把它橫在胸前。

趙旺的屍體聳着鼻子嗅着,僵硬黑色的臉非常可怕。我此時逼入牆角。退無可退,一咬牙拼了。快步上前,抄起鬼面杵,對準他的胸口狠狠紮下去。

杵頭碰到它的身體。我馬上感覺到手上傳來的巨大阻力,這根本不是肉身,像是一塊堅硬的鐵。我也是發狠勁,知道這時候不拼命自己就得交待在這,鬼面杵應心而動,黑黝黝的杵身閃出一道光芒,捅進了趙旺的屍體。

這一杵正紮在它的心臟上。

趙旺的屍體停在原地不動,我力氣太大,一捅之下,整個鬼面杵全部紮了進去,只留下杵頭在外面。

太過緊張和亢奮,我頭上全是冷汗,手顫得不停。再往外拔杵。竟然拔不出,像是捅進了深深的石頭裏。

這時,下面的情況有變,隨着趙旺屍體捱了我這一杵,盛開的鈴鐺居然“鈴鈴”狂響起來。盛開在一樓大堂正在和解鈴過招,兩人握拳絞力。突然鈴鐺暴響,盛開擡起頭難以置信地看了一眼二樓的屍體,他用盡全力逼開解鈴,拿起地上的鈴鐺快速搖動。

隨着他的搖晃,趙旺屍體也在抖動,骨節“嘎嘎”作響,整具屍體如同提線木偶,黑暗中看來,滲的人頭皮發麻。

我一看形勢不好,翻出樓梯欄杆,瞅了瞅下面,一橫心也跳了下去。

二米多高,摔在地上,左腳先落地,就覺得腳踝一陣痠痛,好不容易站起來,痛的鑽心,可能是腳崴了。

盛開搖鈴,屍體抖了幾下,突然身體筆直地後挺,砸在二樓的走廊上,一聲巨響,砸的煙塵四起。

盛開愣了一愣,知道屍體報廢了,他用手指着解鈴,滿臉都是恨意,還沒說話,張嘴噴了一口血。

解鈴皺眉“你居然用人屍和合法。這是邪術,太傷天道,你會毀了你自己,你師父是誰?”

“此仇不報非君子。”盛開指着他,說了一句話。

東西來不及收拾,他抄起隨身的揹包,拿着鈴鐺,跌跌撞撞推開門,跑進黑漆漆的大院沒了蹤影。__l;

那小夥子和銅鎖扶着我一瘸一拐來到解鈴近前,小夥子說“朋友,謝謝你們。”

解鈴看看他,突然抓住他的手腕子,猛地一撅,小夥子下意識反抗,用盡全力和解鈴較勁。最後還是敗下陣來,解鈴把他的胳膊撅到身後“好大的膽子,竟敢半夜來偷東西!走,去公安局。”

小夥子疼的疵牙咧嘴“朋友,兄弟,我真不是小偷。”

“大半夜的,非奸即盜,走!”解鈴大吼一聲,手上加了力氣,小夥子疼的嗷嗷學驢叫。

“我說我說。”小夥子疼着說“我是俺爹叫來的,我本不想來,老爺子用藤條揍我,不得不來。要不然我閒的啊,大半夜不摟着媳婦睡覺,跑這鬼地方。”

解鈴問“你父親是什麼人?”

這時,小夥子的手機響了,他甩甩手示意解鈴鬆開“俺爹來的電話。”

解鈴鬆開他,他打開手機看看信息,猶豫一下說“朋友,我把你們的事告訴老爺子吧,看看他想怎麼做。”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