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夜叉的鬼爪一沉,竟然如同武林高手一般,抓住了葉知秋的左手腕!

殭屍鬼爪力道極大,如鐵鉗一般。

葉知秋痛徹骨髓,左手完全被控制,心中大驚,這番是死定了!

柳煙急忙一伸手,衣袖裏飛出數點銀光,射向飛天夜叉的鬼臉!

飛天夜叉吃了一驚,急忙縮回手護住雙眼。

葉知秋得了這個機會,飛起一腳,踢在飛天夜叉的胸前,將飛天夜叉踹得連退兩步!

“快進地宮!”柳煙這次學了葉知秋的動作,後背一撞,將葉知秋頂進了地宮通道里!

葉知秋剛剛站定,正欲再次殺出去,柳煙卻也進了通道。

兩人合力,各自催動法器,將飛天殭屍逼退幾步。

柳煙隨手在牆上一按,機關啓動,斷龍石隨即降下!

就在斷龍石即將墜地的前一刻,柳煙一揮手,那道黃色的符咒,貼着地面低飛而回,落在她的手裏。

嘭地一聲響,斷龍石砸在地上,堵死了地宮的進口。

斷龍石外,是飛天夜叉的嘶吼和砰砰撞擊之聲。

葉知秋終於稍稍放心,一屁股跌坐在地,大口喘氣,說道:“柳煙,今天多虧了你呀……憑我一個人,真的頂不住……”

“沒到天亮,能否頂得住,還是未知之數。”柳煙微微蹙眉,說道。

葉知秋又喘了幾口氣,起身說道:“別怕,等我在斷龍石後面,佈置井獄咒,就算他們破了斷龍石,我們也能借着陣法周旋。再堅持兩個小時,我們就算贏了。”

現在已經過了夜裏十二點,只要熬到凌晨兩點以後,氣場就會有變化,天地之間陰消陽長,無論是殭屍或者百鬼,都會退去。

“好,你佈陣,我去看看姐姐。”柳煙點頭,走向柳雪的棺材。

葉知秋喘勻了氣,這纔打開揹包,在斷龍石後面佈陣。

外面的撞擊聲,更加猛烈密集,似乎飛天夜叉已經發狂了。

柳煙看了看柳雪,又走回葉知秋的身邊,看着葉知秋佈陣。

葉知秋這次的陣法,是利用硃砂加水,在地上畫符,以陽克陰,和上次在傢俱廠的陣法,略有不同。

陣法的面積,也有半間屋大小。

幾分鐘以後,陣法佈置完畢。

但是斷龍石的撞擊聲,卻也更加駭人。

地宮的斷龍石,是一塊巨大的鐵板,厚度有兩三公分。

在飛天夜叉的連續撞擊之下,斷龍石中間部分已經有所變形,向裏微微鼓起。

而且,斷龍石兩邊的牆壁上,都已經出現了裂縫。

如此看來,飛天夜叉撞開斷龍石的可能性,也非常之大!

“這樣下去,斷龍石也擋不住飛天夜叉……”柳煙皺着眉頭,問道:“知秋,如果斷龍石被撞開,你的陣法可以抵擋多久?”

“實話實說,我也不知道。”葉知秋不敢再吹牛逼了,說道:“但是我會盡力而爲,捨命保護你和你姐姐。要死,我死在前面。”

“那好,我出去引開飛天夜叉,你留在這裏,陪着姐姐。”柳煙從衣袖裏拿出一個黑乎乎的管狀物器,說道。

“等等,你手裏的東西,又是什麼法器?”葉知秋急忙扯住柳煙,問道。

那個管狀物只有七寸長左右,比笛管稍粗,前端有數點小孔。剛纔葉知秋被飛天夜叉抓住手腕,柳煙的衣袖裏飛出數點亮光,應該就是這黑色管子發出的。

“錢王射潮弩,吳越王留下來的法器,內藏氣箭無數,遇妖邪而發。”柳煙說道。

“臥槽,原來世間真有這種法器!”葉知秋又驚又喜。

傳說中,吳越王錢鏐,曾經大戰潮神,持弓弩射退錢塘江之潮頭,令潮神迂迴而退,不敢過六和塔。但是葉知秋一直以爲這是傳說,沒想到是真的。

但是葉知秋還是不能讓柳煙出去冒險,又說道:“你別出去,現在打開斷龍石,放他們進來,我自有辦法對付!”

“你還有什麼辦法?”柳煙有些意外。

“我還有絕招沒有使出來,別怕。如果他們過了我的井獄咒,我就放大招!”葉知秋說道。

柳煙半信半疑,遲疑不決。

“相信我,不會有錯的。”葉知秋又說道。

柳煙一咬牙,啓動牆上的機關,吊起了斷龍石。

斷龍石剛剛升起一點,柳煙便將自己的黃色符咒放了出去。

隨後退開幾步,手持錢王射潮弩,嚴陣以待。

葉知秋也集中精神,準備催動井獄陣。

斷龍石漸漸升高,飛天夜叉第一個衝了進來,一腳踏進井獄咒中!

“四縱五橫,六甲六丁,禹王治道,蚩尤罷兵,吾今斷後,不許復生——九道皆斷,急急如律令!”葉知秋急忙一聲大喝,掐訣點向井獄咒。 井獄咒受到咒語催動,騰地一下紅光爆閃,將飛天夜叉困在其中!

緊隨其後的伏遊殭屍見勢不妙,生生收住腳步,不敢近前!

“嗚……吼!”飛天夜叉感受到了井獄咒的威力,在其中橫衝直撞,咆哮連連。

葉知秋只是唸咒,加固陣法。陣法中紅光大盛,將飛天夜叉的身上,鍍上了一層紅暈。

井獄咒如同深井之獄,是茅山派百試不爽的封禁之術,祕傳千古,飛天殭屍也不能破咒而出。就算葉知秋停止催動陣法,飛天夜叉也不能殺出來,除非是氣場變化,陣法變異,或者是陣法受到外力破壞。

但是葉知秋想把飛天夜叉收服,讓他在陣中龜息,也更加不容易!

形勢嚴峻,柳煙也很緊張,手持射潮弩,嚴陣以待。

後面的百鬼隊伍,被飛天夜叉和井獄陣阻擋,一時間倒也進不了地宮,都被堵在飛天夜叉的身後。

但是老鬼許兆麟也不見了,不知道他剛纔大戰百鬼,結局如何。

“四縱五橫,六甲六丁,禹王治道,蚩尤罷兵,吾今斷後,不許復生——九道皆斷,急急如律令!”葉知秋繼續唸咒,聲音很大,語速很急。

而且,陣法的紅光稍稍暗淡的時候,葉知秋就會咬破舌尖,一口血噴在自己的指訣上,以加強威力。

柳煙在一邊看着,皺眉道:“知秋,你老是噴血,也不是個辦法……一個人的身上,能有多少血?能堅持到天亮嗎?”

葉知秋不能回答,只是繼續維持陣法,希望鎮住飛天夜叉。

其實葉知秋也不想噴血啊!

但是遇到強敵,葉知秋也只能利用自身血氣,來激增自己的道行。

如果不噴血,只能等死。

血是好東西,命,更是好東西啊!

“嗚……吼!”飛天殭屍被井獄咒困住,半天不能突圍,似乎也怒火萬丈,奮力向前強衝。

茅山井獄咒,竟然被飛天夜叉帶動,整體向前移動了二尺!

惹上大明星:偷心俏佳人 葉知秋站在陣法之外,也被頂着向後退了兩步!

陣法向前移動,通道入口就被打開了。

飛天夜叉身後的伏遊殭屍和夜行百鬼,都從陣法兩邊的間隙裏,漸漸擠了進來!

“知秋,看來還是頂不住啊!”柳煙大叫,一邊催動射潮弩,阻擋百鬼和伏遊殭屍。

葉知秋看看時間,這才一點多,距離黎明還早。

但是根據這形勢來看,的確撐不到天亮了。

井獄咒可以困住飛天夜叉,但是陣法卻被飛天夜叉帶着整體移動,地宮通道被打開,夜行百鬼和伏遊殭屍就會進入地宮。

那時候,柳煙也應付不來。柳煙一旦倒下,葉知秋孤軍奮戰,更是死路一條。

最後,葉知秋只能和柳雪柳煙兩姐妹一起死去。

“葉知秋,你不說還有絕招嗎?”柳煙一邊奮戰,抽空瞪了葉知秋一眼,說道:“我看你是黔驢技窮了,你把陣法向一側偏移,我衝出我,前後夾攻!”

專屬美妻 “少廢話,護法,看我放大招!”葉知秋卻忽然向後退了兩步,雙掌一合,腳跺地手指天,口中唸唸有詞。

柳煙急忙頂住,招回黃色符咒,封住左側缺口,手中射潮弩封住右側缺口,一人獨擋通道,爲葉知秋護法。

下一刻,葉知秋收掌在胸前,兩手翻飛,不斷地變化結印,口中大喝:“翻天印,結掌心,弟子有請,師公上身。違道者死,順道者生!”

咒語聲中,葉知秋的身上散發出一層淡淡光暈,整個人都顯得莊嚴而威武,彷彿神仙降臨。

“柳煙閃開,看我除魔衛道!”葉知秋緩步上前,手中桃木劍上電芒纏繞,有如銀蛇飛舞。

柳煙急忙回頭,卻見葉知秋面色冷峻目光冷厲,完全不是平時嘻嘻哈哈的風格,不由得心裏打了個寒顫,急忙退後。

飛天夜叉身後的百鬼,見到葉知秋的模樣,竟然都嚇得一呆,定在當地!

“順道者生,違道者死,殺!”葉知秋眼中殺氣一閃,身如離弦之箭,衝進井獄陣中。

飛天夜叉吃了一驚,急忙揮動鬼爪,攻擊葉知秋。

葉知秋一揮桃木劍,嗖地一聲,正中飛天夜叉的右肩!

“吼……”飛天夜叉一聲慘叫,連胳膊帶手,被葉知秋一劍斬落!

“順道者生,違道者死,殺!”葉知秋又是一聲大喝,反手一劍,挑向飛天夜叉的腹部。

劍光閃過,飛天夜叉腹部中劍,被挑開了一條長口子。

“嗚嗷……”飛天夜叉不敢再戰,急忙轉身而逃。

伏遊殭屍動作稍慢,被葉知秋趕上,一劍劈下,分爲兩半!

“這小子師公上身,快走!”夜行百鬼更是發一聲喊,紛紛轉頭逃竄。

“魑魅魍魎,一個也別想走!”葉知秋冷笑一聲,桃木劍交在左手,右手平託銀色短劍,向前一送:“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嗖嗖嗖!

無數道劍氣射出,通道中,所有老鬼都是一聲慘叫,被射成了篩子!

飛天夜叉也是一樣,被葉知秋的劍氣射中,身上多了十幾個透明窟窿。

但是飛天夜叉動作迅疾,此刻已經出了通道,衝向廂房之外,然後一跺腳,飛天而去。

葉知秋身如鬼魅,隨即追出:“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追!”

劍氣嗖嗖射出,向天而去。

“吼——!”飛天夜叉被再次射中,但是沒有墜地,依舊遁入夜空消失不見,只留下一聲慘叫。

葉知秋看看天空,知道追之不及,轉身走回通道,揮劍斬殺其他夜行百鬼。

剛纔的老鬼們,都被葉知秋重創,道行十不存一,早已經被柳煙的黃色符咒和射潮弩解決差不多了。

伏遊殭屍更是徹底報銷,兩半的身體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知秋,你好厲害!”柳煙一邊收拾剩下的幾個老鬼,一邊驚喜地說道。

真沒想到,在危難關頭,葉知秋果然還有絕招救命。

“這裏交給你了……我去看看你姐姐……”葉知秋卻臉色慘白,嘴角帶血,微微搖頭,踉蹌着走過柳煙的身邊,走向柳雪的棺材。 “知秋?”柳煙覺得葉知秋狀態不對,回身來看。

撲通一聲,葉知秋已經一頭栽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手裏的桃木劍戳在地上,也咔吧一聲,斷爲兩截。

絕世醫妃,病嬌王爺太腹黑 “知秋!”柳煙大吃一驚,急忙收回符咒和射潮弩,落下斷龍石,撲到葉知秋的身邊,輕輕搖晃着:“知秋,你怎麼樣了?”

只見葉知秋面如金紙氣若游絲,一點反應都沒有,竟似奄奄一息之相!

“知秋,你醒醒!”柳煙驚恐起來,大聲叫道。

如果葉知秋就這樣死了,柳煙可要一輩子心中內疚。

柳煙搖晃呼喚了半晌,葉知秋才睜開眼來,勉強擠出一個微笑,斷斷續續的說道:“飛天夜叉,已經……被我重創,不會再回來了。你守着地宮,不要……出去。”

“知秋,你爲什麼會這樣?剛纔不都好好的嗎?”柳煙焦急地問道。

“師公……上身,我的身體承受不住,所以……”葉知秋一句話沒說完,竟然白眼一翻,又暈了過去!

師公上身,是茅山弟子的保命絕招,但是不到一定的修爲,強行使用,對自身的損害極大。

好比一輛馬車,忽然上了鐵軌,開到動車的速度,肯定受不了。

葉知秋這也算是強行裝逼,殺敵一萬,自損八千。

“知秋!”柳煙抱着葉知秋,紅着眼圈說道:“你別怕,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

說罷,柳煙用力地抱起葉知秋,一步一步,走向柳雪的棺材。

好在地宮裏面積不大,柳煙抱着葉知秋,緩緩走到了棺材前,彎腰將葉知秋放了進去,讓他睡在柳雪的身邊。

譚思梅飄了出來,帶着哭腔問道:“柳煙,知秋這是怎麼了?他會不會死?”

“不會死的,他只是透支了太多的修爲,氣血不濟,精疲力竭而已。我們不要打擾他,讓他睡在姐姐這裏,不用多久就會恢復。”柳煙說道。

“我不打擾他,我就在這裏等着他醒來。”譚思梅點頭說道。

“好,你就在這裏看着知秋,我去外面看一看。”柳煙點點頭,轉身走向通道,在斷龍石後面側耳傾聽一番之後,吊起斷龍石,出去查看。

後院中一片寂靜,那些夜行百鬼,大多魂飛魄散,此刻鬼影散盡,僅僅殘留着一絲鬼氣。

伏遊殭屍的兩半屍體,還躺在通道之中,斷龍石之外。

柳煙將伏遊殭屍的兩半屍體拖了出來,就在後院之中,澆上汽油,點火焚燒。

隨着烈焰的騰起,一股惡臭,也在夜風中散發開來。

但是這熊熊火光,也給柳煙帶來了一點安全感,給這個寂靜的孤村,帶來一些生氣和光明。

遠處的村莊裏,已經有晨雞曉啼,聲聲入耳。

“總算是熬到天亮了……”柳煙低聲自語,看着東方的天空出神。

……

葉知秋再次醒來,是兩天之後的下午。

迷迷糊糊地睡在棺材裏,睡在柳雪的身邊,葉知秋覺得身上痠痛,就翻了一個身。

誰知道一翻身,葉知秋的右手,剛好捂住一團軟軟的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我在哪裏?葉知秋很困惑,想睜眼,卻覺得很累,於是順手在那個軟軟的東西捏了捏……

“葉知秋,別耍流氓,拿開你的手。”忽然間,柳煙的聲音傳來。

“柳煙?”葉知秋愣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

眼前一張絕美的臉,正是柳雪。而葉知秋髮現,自己的右手,無巧不巧地放在柳雪的胸前。

“臥槽,我怎麼睡在這裏?”葉知秋急忙縮回手,忽地坐起:“罪過罪過……我不是故意的,柳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終於醒了。”柳煙站在葉知秋的身後,說道。

“柳煙?”葉知秋扭過頭來,關切地問道:“怎麼樣,你沒事了吧?我暈倒過後,有沒有什麼別的情況?今天是什麼日子?中元節過去了沒有?”

“你看我和姐姐的樣子,有事嗎?今天已經是十六了,中元節一過,百無禁忌。”柳煙的臉上帶着微笑,說道:“出來吧,檢查一下你自己的身體狀況,看看怎麼樣了。”

葉知秋又看看柳雪,這才扶着棺材幫子,緩緩站起。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