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真多,反正都是死,說那麼多有用?」帝溟寒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對方道。

「哈哈哈哈……很好,我欣賞你的勇氣,年輕人有脾氣是不錯的,但是希望你們等會兒不要後悔!韓兄,看起來他們不領情,我們也沒有必要心慈手軟了!還是那句話,我只要他們幾個死,至於他們身上的東西,全部歸你們韓家……」宗政博看向韓雷說道。

「好,動手吧!」韓雷聞言冷笑的說道。

宗政博和韓雷幾乎是同時舉起左手,打了一個手勢,接著所有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紛紛不斷的快速移動著,他們沒有把墨九狸和帝溟寒等人包圍在其中,而是在墨九狸等人的對面,快速擺出一個隊形來,看起來似乎是一個攻擊的陣法,但是墨九狸都沒有看出來對方到底在擺弄一個什麼攻擊陣法……

「這好像是我們宗政家族失傳已久的滅神陣!」這時韓瑜身邊的黑衣老者皺眉的說道。

「怎麼可能?滅神陣不是早就失傳了嗎?如果真的存在,我們怎麼可能不知道?」另一個老者也皺眉驚訝的說道。

「對,不可能是滅神陣的,如果真的是,我們幾個沒理由不知道的!」其餘幾個老者也紛紛說道。

他們八個人本來就是宗政家族的核心力量,不然也不會讓他們幾個保護宗政家族的少主宗政雲天了!因此,他們覺得宗政家族沒有任何事情是瞞著他們的,這一點自信七個人還是有的…… 我手起劍落,很快就斬殺了數只殭屍,空氣中屍血散發的腥臭味兒,越發的濃重。

沒多時,那些殭屍們死的死,廢的廢。

我好不容易抽出身來,閃到一邊看到那些被我斬殺的殭屍,殘肢碎體,黑血就像雨水將地面都浸透了,場面十分血腥,連我自己都有幾分後怕。

可就在我想喘口氣的時候,冷不丁傳來青衣老道低沉如雷的聲音,“死丫頭,我倒要看看你到底還有多少本事!”

他的話落定,我就覺得周遭炁場開始劇變,隱約間周遭似乎響起一陣轟鳴。

而那墳地上的藍幽幽的鬼火,越來越盛,越來越扭曲。

只是一個眨眼的工夫,我突然覺得眼前情景全變,阿牛,以及那些殭屍都不見了。

四周此時只剩下一簇簇鬼火,還有嗚嗚的鬼哭聲。

我激靈靈打了一個寒戰,心想壞了,這莫非是進了青衣老道法陣裏?

我剛想念淨心咒,眼前一晃突然出現一個人影兒。我一瞧,那不是唐瑾嗎?

那唐瑾笑着對我走過來,一邊還喊着我的名字。

我心中嘆息,這也不知道哪個惡鬼,裝也不會裝的像一點兒,且不說別的,那唐瑾何曾主動對着我笑過。

單就這一點兒,差評!

不過,我雖明知那唐瑾是假的,但意志和身體明顯兩條線,還是身不由己的向那個假唐瑾走過去。

“南南!”唐瑾笑着走到我面前,伸手觸撫我的發。

我心裏掙扎着念着淨心咒,但是咒力極其薄弱,根本不夠我擺脫那蠱惑力。有一種有心無力的頹廢感!

那個假唐瑾笑容蠱惑,微微的低下頭來。

我知道他這頭一低下來,咬中的就是我的咽喉,下一刻我就要噴血斷命。

可是我就是不能動,眼見那假唐瑾露出獠牙,對着我的咽喉咬過來,我的脖子突然一疼,像是有什麼抽在我的脖子上,愣是將我給抽地摔了一個跟頭。

就是這個跟頭,讓我成功擺脫了假唐瑾。

我再一瞧,我左臂上的蛇紋又在幽綠髮光,隨即想起這蛇紋如青衣老道所說,本來是蛇魄,就惱火的一陣臭罵,“你老抽我有個屁用?既然宿在我身上,倒也露出你的本事讓我瞧瞧,竟來這沒用的,神馬玩意兒?”

我罵聲落地,只見那蛇紋在我胳膊上開始扭曲,宛如一條遊蛇在那裏遊走,我以爲它是要顯形幫我了,但結果那蛇頭部分翹了翹頭,就不動了,漸漸的連那幽綠的光也沒了。

此時,憑空就響起青衣老道哈哈大笑的聲音,“死丫頭,那蛇魄剛剛涅槃重生,現在就宛如剛出世的嬰兒,自顧不暇,哪裏有什麼本事幫你?”

我聽到這裏心裏算是對這蛇紋徹底厭惡了,幫不了我,還沾在我身上噁心我,所以,對空中說道,“師父啊,您老人家不是想要這蛇魄嗎?趕緊拿去,趕緊拿去。”心裏的話了,這麼嚇

人的蛇紋,誰會稀罕要?

青衣老道冷笑兩聲,“是你說的!那就連同你的小命兒一同給我吧!”話音落地,就有一隻巨手從半空伸過來,對着我的腦袋就拍了過來。

這要是被拍中,我直接就成一團肉泥了,死就死吧,還讓我死的那麼磕磣,誰能忍?

我這時候爲了求活命,也就不藏真本事了。就算讓青衣老道知道我會《道陵真經》的本事,大不了,我將他滅了,魂魄交給地府秦老道,我還能跟那老道做個交易。

我先是利落的往旁邊躲閃,之後心中默唸《道陵真經》裏的經文咒語。

逐漸的,真氣擴散全身,我身上的炁場開始增強,對着那隻巨手,我使出一張魁神攝邪符,嘴裏高念魁神攝邪咒“猛吏飛砂走石,撼天天崩,撼地地裂。撼落鬼魂,撼鬼鬼滅……袞天天崩,袞地地裂。袞人人生,袞鬼鬼減。急急如律令。”

就在那隻巨手,連同那個假唐瑾對我聯合攻擊之時,我周身泛出微光,手裏的符咒拋出去,只聽“轟”的一聲,我感覺整個空間都在扭曲,變形。

隨後氣波散去,一切幻象消失,我眼前又重現之前的殭屍場。

不過,這時那阿牛已經被幾隻殭屍給圍了。

我見他頭上的蓋頂符已經不見,趕緊上前三下五除二,將那幾只殭屍給解決了。

那阿牛身上被濺了屍血,嚇得瞪大瞳孔的驚叫。

我踹了他一腳,怒斥他,“你殺豬宰羊的那英雄勁兒,哪裏去了?”

阿牛窩囊的說了句,“可他們是人啊!我不敢殺人!”

正巧一隻殭屍又撲了過來,我手握魚骨劍對着那殭屍就是一劍。

魚骨劍穿透那殭屍的屍身,殭屍立即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

下一個瞬間,那幽藍如鬼火的眼珠子,如彈簧球一樣的從眼眶裏蹦了出來,那臉上的血管也在迸裂。傷口處更是青煙繚繞,不多時就癱成一堆肉泥。

死人陳腐的味道,下一刻就鋪張開來,讓我好一陣噁心。

我捂着鼻子咳了幾聲,才轉身對阿牛說,“這些都是死屍,你不殺它們,它們也活不了了,但它們若是殺你,你就一條命,丟了,沒人給你賠!”

阿牛諾諾的應着,我將魚骨劍給他,讓他見到殭屍只管殺就好了。

這時,又有幾隻殭屍圍過來,我轉身用符籙對付那幾只殭屍。

那阿牛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話激了,膽氣也上來了,雖然他一臉慫樣,逼着眼睛亂砍,但這小子運氣居然超好,劍不落空,每一劍都恰好解決一隻殭屍。

我一邊殺着殭屍,一邊還是不放心阿牛,看到他背後有隻殭屍,我一個箭步過去,剛想用符籙解決那隻殭屍,那阿牛手裏的魚骨劍極快的突然對着我刺過來。

這我可萬萬沒想到,根本來不及閃躲,那魚骨劍對着我的肚腹刺過來。

我心裏哀鳴一聲,這下子我要是死了,都沒地兒訴冤去!

可眼瞧着阿牛手裏的魚骨劍對着我肚腹刺過來,但結果那魚骨劍神奇的一歪,“噗”的一聲,血氣四濺。 「可是,我覺得好像真的是!」韓瑜皺眉道。

「滅神陣是什麼?」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滅神陣是宗政家族先祖的獨家陣法,宗政家族的先祖是一個了不起的陣法師,曾經他就是憑藉一個滅神陣,帶領著跟他關係不錯的十幾個傭兵兄弟,在雲下界建立了宗政家族,而且憑藉這一個宗政家族,使得宗政家族無人敢犯,才有了如今囂張強大的宗政家族!但是,這個滅神陣想要發揮力量,必須需要一個天賦極好的陣法師來做核心指揮,也就是所謂的陣眼!因此,自從宗政家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出現陣法后,滅神陣也就徹底失傳了,因為已經有不知道多少萬年,宗政家族都沒有出現過一個陣法師了!可是,現在怎麼連韓家的人,似乎也會這個陣法呢?」韓瑜身邊的黑衣老者實在不解的說道。

「如果這樣的話,我想我知道為什麼了!」韓金武這時開口說道。

「為什麼?」韓瑜看向韓金武問道。

「可能是宗政家族為了對付你們,跟韓家聯手了!我二叔韓閱是一個出色的陣法師,只是為了保護我二叔,為了我們韓家多一個底牌,這件事在韓家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你們看,站在左側中心位置的老者,就是我二叔韓閱……」韓金武看向對面說道。

「那個位置確實是陣法的陣眼!」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沒有想到,你們兩個竟然逼得宗政家族除此下策啊!」黑衣老者聞言說道。

這件事情不知道是宗政博臨時起意,還是說宗政博早就跟韓家合謀,練習了滅神陣,不管因為什麼,宗政博將滅神陣跟韓家共享一事,都讓他們無法接受,沒有想到宗政博還有事情在隱瞞他們,這是讓他們十分寒心的事情……

「可是這陣法看起來沒什麼威力啊?」墨九狸有些疑惑的看著對面道。

「滅神陣最大的作用就是將陣法罩住所要擊殺的目標,一旦被陣法籠罩,將無法逃出來,直到魂飛魄散為止!」黑衣老者說道。

「這個陣法也是靠著他們這些人的靈力支撐吧!」墨九狸聞言眯著眼睛道。

「沒錯,滅神陣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不需要全部是強者來布陣,因為陣法一旦開啟,其中強者的靈力,就可以分散輸入給其餘實力差一點的人,且靈力可以在陣法上端循環,供支撐陣法的使用,似的靈力不會枯竭,陣法生生不息,而滅神陣成無形無影,讓人防不勝防,無法逃脫,輕易就能把敵人置入陣法中,無法逃生……」黑衣老者十分認真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對滅神陣有些好奇,她相信黑衣老者的話,可能宗政家族的滅神陣真的是很厲害,但是對面現在弄出來的這個陣法,絕對沒有黑衣老者口中說的那麼牛逼……

其實,墨九狸還是有些期待對方陣法,能給自己一絲驚喜的,不過現在看到對方的隊形, 在我身後一具殭屍應聲倒地,我這才知道阿牛誤打誤撞,居然殺死了一隻偷襲我的殭屍。

只是他這個瞎貓碰上死耗子一般的舉動,着實讓我覺得巧的不可思議。

可是殭屍還在源源不絕的衝殺過來,我哪裏有時間多想。就對阿牛說了一句,“徒弟,好樣的!”

那阿牛依舊一臉慫樣,半哭着說,“師父,我會不會下地獄啊!我殺……我殺……”說完瞧着他手上的屍血,一副恐懼的無法自已的樣子。

我剛誇了他,他一點兒士氣也沒漲上來,我瞧着這不是欠抽嗎?當即惱火的罵他一句,“你不殺它們,那你現在就會下地獄,自己看着辦!”

說完我轉身殺殭屍去了。

也不知道那死老道,打哪裏弄來這麼多殭屍,那墳地裏的殭屍就跟韭菜似的,割完一茬又長一茬。

我一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決定拼死一搏。

但我還沒來得及爆發最後的能量,這下子大地轟隆隆的發出鳴音,我腳下的地面甚至塌陷下去,我機警的就地一滾,躲開塌陷的地面,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這時阿牛突然大叫一聲,“俺地娘哎,這是個啥啊?”

我爬起來順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個巨大的通體赤紅的殭屍從破裂的地面中冒了出來。

周遭的空氣剎那間冷了十幾度,凍得我骨頭裏都發寒,可見這新冒出來的殭屍絕非一般的厲害。

我之前就知道殭屍分好幾種,紫、白、綠、毛、飛等等數種,瞧這眼前的殭屍全身顏色赤紅,想必比那最厲害的紫殭屍還要高出一籌!

買來的娘子會種田 眼前那隻赤色殭屍,兩隻眼睛血紅髮光,兇狠惡毒,全身周圍燃着藍幽幽的鬼火。他只是一張嘴,就有一股寒風從他嘴裏噴出來,氣勁兒足的,隔了三四米,居然也能噴到我身上,我的胳膊上霎時結了一層冰霜。

我剛在心中驚悚這赤紅殭屍的厲害,同時卻發覺全身骨頭都給凍住了似的,居然動不了了。

我還沒遇過這陣勢,也不知道自己是中毒了,還是真的被凍僵了,試了用真氣衝破身上的那層冰霜,效果不大。

而那赤紅殭屍眼見就要過來了,我情急之下對着我左臂上的蛇紋求救。

感知到我求救,我左臂上的蛇紋幽幽的現出綠光,之後又被那個遊蛇的蛇尾給狠狠的甩了一下,這次我被甩中臉頰,我感覺就像被人打了一個大耳光一樣,腦袋直嗡嗡。

這一下差點兒把我氣死,要不是情勢不容分心,我一定會氣得不惜以剜掉我的臂肉爲代價,將那蛇紋從我身上徹底剜掉。

這什麼玩意兒?還什麼柳仙精魄?它一點兒忙也幫不上我的,反倒是狠狠的抽了我三次了。一次還比一次狠。等處置了眼前的危機,我非得跟這蛇紋好好計較一下不可。

好在我身上的那層冰霜已經沒了。另外,之前兩次我的都只顧着疼,沒注意別的。這次因爲剛剛被那赤紅殭屍凍住了身體,身體僵冷,所以被蛇尾抽了之後,我這次才能很明顯的感覺到一股灼力輸入我的體內。

之後,我體內的真氣強盛起來。感覺被那蛇紋甩了那麼一下,就跟吃了補藥似得。

這時候,阿牛逞英雄似得擋到我前面,對我說,“師父,這個大個兒的就交給我了。”

我還沒來得及提醒他,他已經衝上去,結果那赤紅殭屍根本都不屑跟他對打,一揮屍臂,就將阿牛給打飛了。

阿牛慘叫一聲,身子足足飛出去十幾米,落到草叢裏,我都看不見他了。

我心裏一急,但哪裏有時間去看他有沒有事?那個赤紅殭屍已經邁着大步,對我襲擊過來。

他開始還想故技重施,想用嘴裏的寒氣將我凍住。

但這次寒氣襲來,我卻一點兒事兒也沒有。後來我才知道,之前我被凍住,那是中了寒毒。若不是我吃過蛇膽,身體抗毒的能力強了很多,換做一般人,哪裏是被凍住那麼簡單,當場就被毒的死翹翹了。

之前那蛇紋也算多少幫了,幫我解了外毒。

那赤紅殭屍一看寒毒對我不起作用,震了下身子,他周遭燃燒的那些鬼火,就對着我撲過來。

我不急不躁,口唸咒語,真氣凝於掌心,雙手一鼓動,就有氣旋從我的指間出現,將撲過來的那些鬼火給吹開擊散。

下一刻,我動作輕盈若脫兔,三兩步就逃到一邊的空地,然後抽出幾張符,咒語起,符無火自燃,轟然變成一個火球,對着那個赤紅殭屍撲過去。

那赤紅殭屍被我的符火擊中,全身頓時燃燒起來,空氣中散發出一種毛髮燃燒後的臭味兒。

在赤紅殭屍被符火燒的嗷嗷大叫之時,我腳往前踏一步,右腳半懸,左腳彎曲,雙手按照《道陵真經》上法印姿勢,結了一個看起來極其古怪的印法,然後直對着赤紅殭屍,將法印捶出去。

法印加持的力量,撞上赤紅殭屍,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那個赤紅殭屍愣是被我隔空震飛了出去,他摔跌在地上,立時發出滲人的鬼嚎聲。

等那赤紅殭屍爬起來,他的眼睛已經紅得像兩盞血紅燈籠,放着兇光。面目則變得越發恐怖猙獰。他從地上一躍而起,對着我撲過來。

我也倏然前衝,同那隻赤紅殭屍交起手來。

那赤紅殭屍身形高大,佔盡優勢。且他的指甲如刀,每一次對着我抓過來,都猶如帶起一陣陣強勁的腥風。

好在這傢伙畢竟是殭屍,但凡殭屍就逃不開身體僵硬死直這個缺點。

這時候我身材遠比赤紅殭屍矮小的缺點,就逆襲成了我和他交戰中的優勢。

相比赤紅殭屍,我動作靈活敏捷,雖然出手並不多,大部分時間都只是繞着赤紅殭屍,在他旁邊遊走,然而一旦得見機會,我即毫不猶豫的雙手結印,猛然捶在赤紅殭屍身上。

雖然我的身形靈巧開始佔盡優勢,也多次將赤紅殭屍擊倒在地,但是這赤紅殭屍居然皮糙肉厚,極爲抗摔打。

我雖然藉助《道陵真經》已經修習到一些道行,但是眼前這赤紅殭屍至少年頭也在千年左右,我維持個平手已經不易,時間耗得久了,體力就有些不支,動作漸漸慢下來。

而這一慢不要緊,給了那赤紅殭屍機會,他趁機加緊攻勢,一時間,我有些招架不住,腳步錯亂,一次躲閃不及,就被那赤紅殭屍的匕首一樣鋒利的指甲劃中,挑走了一塊皮肉。 還有對方韓家那個所謂的出色陣法師韓閱的指揮等等,讓墨九狸對他們的陣法,完全沒有了興趣……

「怎麼了?」帝溟寒看到墨九狸嫌棄的表情問道。

「你想看他們的陣法成嗎?」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

「都可以,很難看的話就算了!」帝溟寒聞言想了想說道。

「不如等會兒我們這樣……」墨九狸勾唇一笑的傳音道。

「好,聽你的!」帝溟寒聞言說道。

「等會兒,大家跟著我們走!」墨九狸看了眼身邊的幾人說道。

眾人雖然不懂墨九狸想做什麼,但是也都點點頭,墨九狸看著對面宗政博和韓雷自信的表情,忍不住打擊對方的說道:「你們還要多久呢?如果這陣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好,要不要我們回去睡一覺,明早再戰?」

「你……不管現在你怎麼囂張,等會兒就是你的死期!」宗政博怒道。

這滅神陣是他們宗政家族先祖的至寶,如果不是因為宗政家族已經數萬年沒有陣法師了,他才不會在多年前韓雷的提一下,將滅神陣交給了韓閱的……

畢竟,對於沒有陣法師的宗政家族來說,擁有滅神陣也沒用,但是他沒有想到煉丹世家韓家竟然出了一個陣法師韓閱!因此想來想去,宗政博答應了韓雷的提議……

並且韓閱也發誓將會把宗政家族的人和韓家人一起訓練滅神陣,到現在韓閱已經修鍊滅神陣一百多年了!只是因為滅神陣實在太過強大,縱然是韓閱的陣法出色,領悟起來也不容易,又不能拿著滅神陣去請教別人,只能韓閱自己領悟……

五年前韓閱終於領悟成功了滅神陣,可以成功布陣了,滅神陣也在五年的時間內,不斷的練習,雖然效果沒有先祖傳下來的那麼強悍,但是威力也是無窮的……

韓閱更是因為韓家是煉丹世家的關係,在滅神陣中還加入了毒藥,一旦入陣的人都會中毒,哪怕陣法威力不住,結合毒藥也是事半功倍……

現在唯一的缺點就是因為訓練的時間短暫,滅神陣啟動畢竟慢而已,但是宗政博和韓雷對滅神陣還是十分有信心的……

因此,不管墨九狸怎麼說,他們憤怒卻沒有被墨九狸激怒的動手,站在前面擋著墨九狸等人,阻止他們在韓閱啟動滅神陣的時候,打擾陣法啟動……

「唉……真的是太慢了!如果不是因為我很好奇你們這個名字很好聽的滅神陣,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你們這個陣法已經不復存在了!」墨九狸看著宗政博冷笑的說道。

「哼……好奇害死貓,這個道理你馬上就會知道!你的好奇會給你帶來慘痛的教訓!不過,也沒關係,反正你也活不過今天了……」宗政博看著墨九狸冷笑道。

「那你們可是要快點才行,否則我怕自己沒耐心,直接殺了你們哦!」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那是不可能的!」這時宗政博和韓雷身後華光一閃, 我吃痛的往旁邊一滾,躲開赤紅殭屍的又一下襲擊。(小說網)

等我瞧一眼肩頭的傷口,鮮血已經瞬間染紅大片衣物,我疼得更是牙齒打顫。

而明顯的那赤紅殭屍的指甲劇毒無比,即使百毒不侵,這下子也難抵屍毒氣,一半的身子瞬間麻木。可以想象要是平常人,沾了這屍毒,那必然定死無疑。

而那赤紅殭屍越戰越勇,見我處了劣勢,加緊攻勢,鬼吼一聲,對着我就襲擊過來。

這時候,我才發現將魚骨劍給了阿牛成了大錯,我沒了武器,徒手和赤紅殭屍血拼,哪裏能抵抗的住?

情急之下,我目光觸到差點兒將我絆倒的殭屍殘臂。那殘臂露着骨頭茬兒,讓我心下一動,立馬將其撿了起來。就以那截殘臂當武器,聊勝於無。

我雖處於劣勢下,但幸在身體靈敏,周旋中好不容易得了一個機會,我氣從丹田,凝於雙掌,用殘臂的骨頭茬狠狠的紮在赤紅殭屍的小腹上。

本來這殭屍全身皮肉如鐵皮一樣僵硬,但巧的是那殘臂的骨頭茬剛好刺中赤紅殭屍的肚臍。

這肚腹臍本來就是人身上比較柔弱的部分,何況又是肚臍部分,這一下居然將赤紅殭屍的肚臍給戳出小洞,那赤紅殭屍肚腹裏的臭氣瞬間衝出來。

那惡臭味兒讓人難以承受,但我好不容易得了擊敗赤紅殭屍的機會,這時候哪裏肯放過,再加了把力氣,將那殘臂的骨茬戳得更深。

一霎時,那赤紅殭屍就像是被戳破的氣球,他那肚腹變得越來越扁,之後踉蹌着倒退幾步。

算是我走運,那赤紅殭屍退後正好跌入塌陷的坑洞,身子就像個蘿蔔中到了地裏,我得了機會,扔到殘臂,掌貼雷符,對着那赤紅殭屍的後腦就是一掌,

“砰”的一聲巨響,在我掌力之下,那赤紅殭屍的腦袋爆裂,屍血混着腦屍漿,“刷”的飆飛出來,濺了我滿臉都是,差點兒沒噁心死我!

好在,那赤色殭屍這次算是徹底完了。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