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玉報了仇之後,將屍體扔入了河中,隨後張小凡離開了此地,出來的時候,周佳佳打來電話,說是待會吃個飯,順便感謝張小凡。

兩人在保鏢的護衛下,來到周佳佳自己的房子,是一間挺豪華的別墅,不過許久沒人住了,有些冷清。

保姆很快煮好了飯,吃飯的的時候,周佳佳直接遞來一張二百萬的卡,說是謝禮。

張小凡本來是不想收的,不過心中還是挺想要的,畢竟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多錢呢,於是半推半就之下,這廝把卡揣兜裏了。

“小凡,這幾天住我這吧,我帶你在附近玩玩,怎麼樣?”周佳佳說。

說實話,張小凡還真挺想玩的,不過給自己的時間不多,因此他忍住誘惑,斷然拒絕,說:“不行,我還有事呢,對了,你這附近有沒有聽說鬧鬼的地方?”

如今自己還需要抓兩隻三級的鬼,現在正好劉玉在身邊,張小凡本身有免費勞力不用白不用,畢竟以自己的實力,對付鬼還是有些夠嗆,雖說可以在商城買些厲害的符紙,但對張小凡來說,能省一點不是更好麼? 第二百八十章:

昏暗的天空,到處都是充滿著晦暗氣息的煞氣,死寂一般的四周只有奇形怪狀的灌木盤根錯節的生長在黑褐色的地面上,好似下一刻身邊就能竄出來害人妖魔鬼魅,往遠處看,又好似能吞噬人的妖魔巨口。

蕭楠和南宮風華各自在自己四周罩了一個靈氣罩,小心翼翼的邊走邊查看四周的環境,擋著不斷吞噬靈力的煞氣近身,成了這一片昏暗天空中的一抹亮光。

「哇…哇…哇…」嬰兒的啼哭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好似在你的耳邊,又好似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直擊神魂,在這陰森的空間里說不出來的詭異,讓人從心底升起一股煩躁。

蕭楠兩人停下了腳步,手裡拿著各自的本命法寶,神情緊張的看向四周,除了霧蒙蒙依舊有些昏暗的天空,沒有發現一點異常,越是如此,兩人越是警惕。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怎麼如此難纏?」蕭楠略帶英氣的雙眉此刻緊緊的皺起,語氣有些急躁,兩人自從來到這幽冥鬼蜮之後,在確定了要去的地方的方向之後,還沒有走出人類守護的城池多久,就被這東西給盯上了,每當兩人決定停下來把它揪出來的時候,每次卻都是只聞其聲不見其影,就是兩人想要加快速度,把這東西甩在身後,憑藉著蕭楠的瞬移神通都沒能如願,真真是令人氣惱。

蕭楠對於幽冥鬼蜮的了解,只是在剛進入御劍宗的時候,在御劍宗的藏書閣內看了一些關於這華冥界內的幾塊大陸的簡單介紹,那個時候的蕭楠只是個剛踏入修真界的菜鳥,幽冥鬼域對於她一個剛剛步入築基期的修士來講,不過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也就沒有太放在心上,來此之前,師傅和葉洛辰簡單的普及了一下幽冥鬼域的起源和如今的境況,只知道魔族的魔焰逃到了這裡,其次就是這裡的一切生物除了殭屍之外,除了金丹以上的修士和已經化了形的妖修之外,很少有生物能在這裡生存,這才不得已開口詢問這個常年都有族人駐紮在這裡的南宮風華。

蕭楠的急躁南宮風華都看在眼裡,其實心裡比之更加焦躁,蕭楠是不知者不畏,但是南宮風華則是不一樣,作為上一世的埋骨之地,再加上前一段時間的事情,也不知道魔焰到底在這裡做了什麼,這幽冥鬼蜮早就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只是這些事情三大世家中人犧牲了好幾個化神尊者,這才剛剛才探索出來一些安全區域,不過,由於天涯英雄榜的舉辦,可能高階修士也有不少人聽到了些風聲,不過還沒有在修真界傳揚開來。

自從踏入這裡之後,南宮風華心裡總是焦躁不安,有種不祥的預感,但是,前方有大機緣,機會難得,卻不得不來,這些事情南宮風華卻沒有開口,不是不想說,只是害怕一旦說出來,蕭楠會打退堂鼓,不與自己一同前來,少了這個精通陣法,速度有不亞於化神的蕭楠,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有上一世中的好運氣,能再次踏入那個寶地。

南宮風華心思攆轉,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面帶疑惑的問道:「你不知道嗎?難不成玉衡真君和葉洛辰那個傢伙沒有向你提及過這裡的事情?」雖說有些事情已經放下了,但是一旦有機會,南宮風華還是不忘黑一下葉洛辰,能給兩人之間添些堵也不錯。

蕭楠聞言,頓時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反問道:「什麼事情?說清楚點。」師傅自從那次□□之後,不是在閉關,就是在煉器,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葉洛辰到是見了幾次面,但是兩人見面的時候,兩人只是交流了一下最近做的事情,和一些陣法和修鍊方面的心得,並沒有提及過多少這些的事情。

「自從魔焰那個魔族逃到這裡之後,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找到了當年的封印之處,這裡的魔氣增加了不少,一些地方開始出現了低級魔物,還有些殭屍竟然能吸收魔氣,發生了一些易變,變得比以前更加厲害了,至於這個東西,可能是新增加的品種,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南宮風華說著也不忘偷偷查看蕭楠的臉色,見她的臉色越來越陰沉,也不再多說話,到了這個時候,說再多也晚了,只好全力以赴了。

「小心些。」蕭楠說完不再言語,只是腳下的步伐邁得更大一些,不管如何,那東西既然沒有露面,嚎叫聲暫時沒有攻擊性,她們自然不會上趕著動手,一切小心就是。

「等等。」南宮風華猛然頓住了腳步,揚起手掌蜘蛛了身後緊跟著的蕭楠,一臉肅穆,神情非常難看。

蕭楠不明所以的開口詢問道:「怎麼了?停下來做什麼?」聽著那嬰兒啼哭的聲音再次圍了上來,蕭楠反射性的想要伸手捂住耳朵,手伸到一半才想起這樣做一點用處都沒有錯,這才放下手來,心裡一陣煩悶,恨不能封閉五官感觸,但是在這裡,要是這樣做了,無疑是找死的行為,這才不得不放下這個念頭。

「你現在還沒發現嗎?我們好像被它一直牽制著走。」嘴上說著,手裡動作不停,從儲物袋裡拿出了破除陸詩雨音攻之術的那座破鍾,原本這殘破不全的靈器丟棄的,但是一想到它讓自己壓了陸詩雨一頭,就鬼使神差的保留了下來,並且煉製成了喇叭的形狀,又在上面鐫刻了加成的陣法,作為勝利的見證的同時,作為一件專破音攻之術的法寶存放了起來,沒想到這麼快就又用到它了。

南宮風華單手舉起破鍾,氣沉丹田,大喝了一聲,「嗡鳴」的聲音如水上的漣漪,一圈一圈的蕩漾開來,離得近些的樹木直接就遭了殃,如狂風過境一般,被這「嗡鳴」的聲音摧殘的枝葉凋零。

南宮風華不說還不覺得,仔細一想,兩人自從聽見這嬰兒啼哭的聲音之後,發現這聲音直擊人的神魂,不敢大意,逃又逃不掉,就下意識的避了開來,一直朝著聲音稍微弱一些的地方行走,而且每一次這聲音出現的時候,「恰好」有一處是聲音薄弱之處,修真界那裡有什麼巧合,分明是它故意為之,這樣一想,忍不住冒了一身冷汗。

蕭楠一時沒有想到,心裡暗惱的同時,也暗暗敬佩南宮風華的警惕細心,這或許就是她這個外來人與本土人之間最大的區別了,一個在和平年代長大的人,即使處在這樣一個地方時時警惕,也不如他們那種刻在骨子裡的防備。

看到南宮風華的舉動,蕭楠反應的也很迅速,等南宮風華一聲落下,就把人直接拉起瞬移離開,與之同時神識大開,搜尋那東西的同時,不忘確定方向,往早就定好現在卻偏移了方向的目的地移動。

一連瞬移了十次,也不過是三息的時間,再出現的時候,兩人已經出現在了萬里之外,由於是接連的瞬移,兩人一直都處在虛無的空間里,這是蕭楠目前為止能在空間節點裡最長的時間了,兩人剛一露面,身影很快又消失在了原地,要不是地上有幾株被踩折了的青草緊緊地貼在地皮上,好似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什麼。

這個距離還在化神尊者的神識探索範圍之內,要是這樣還不能躲過它的探索的話,那就只能硬拼了。

蕭楠一連瞬移了幾百萬里,這才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直接往地上盤膝而坐,趕緊拿出靈石補充體力,兩人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磨合,配合得越來越默契,在蕭楠坐下的同時,南宮風華拿出陣盤輸入靈力啟動,為蕭楠護法的同時,時刻警惕著四周的動靜。

神識在四周掃過,除了零星的幾個低階殭屍在樹林里徘徊以外,暫時沒有發現其它異樣,這才稍稍鬆了口氣,在這幽冥鬼蜮中都是煞氣,修士不能吸收,無法直接修鍊,所有身體內的靈力只能靠著靈石和靈藥來補充靈力,南宮風華雖然流失的靈力不多,還是拿出了一塊靈石修鍊,爭取讓自己時刻處在最佳狀態。

蕭楠這一次接連瞬移,身體內的靈力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光是吸收靈石內的靈力恢復得太慢了,蕭楠又取出一個玉瓶,打開瓶口,往手心裡倒出了兩枚元華丹,直接就吞下了,丹藥入口即化,化為一股精純的靈力滋潤著已經有些乾涸的經脈,與之裡面殘留的靈力匯成一股壯大。

「哇……哇……哇…….」

蕭楠猛然聽見這哭聲,幕然睜大了眼睛,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沒想到這沒有見過面的東西竟然這麼厲害,這麼快就又追了上來,實力如何還不好說,唯一確定的就是神識不輸於化神尊者初期的修士。

南宮風華扔掉了手中已經被吸光了靈力的靈石,看了蕭楠一眼,道:「我先出去會會它,你抓緊時間恢復。」說完手中的九影鞭化成一張燃燒著紅色火焰大弓,邁步走出了防禦陣。

出了陣法,南宮風華也沒有看方向就拉弓,一枚紅色箭羽出現在弓弦之上,「嗖」的一聲箭羽離弦,沒入樹林之中,箭羽落下的地方騰的一聲,周圍的樹木灌林燃燒了起來,手上動作不停,一枚枚冒著火焰的箭羽散落四周,放箭的同時警惕著四周,很快除了兩人所在之地,其他方向都燒了起來。

這張大弓的弓弦乃是九影神鞭所化,箭羽身上所帶著的火焰自然不是一般的靈火,上面含有鳳凰神火,一旦沾染上很難熄滅,還就不信了,這樣還不能把那東西給逼出來。 聽了張小凡的話,周佳佳陡然一驚,說:“你沒事問這種邪門的幹嘛?”

“呵呵,這不是好奇嘛,我這人愛冒險。”張小凡胡謅說。

周佳佳回憶了一下,突然笑着說:“倒是有一個,前不久新聞上不是播放張義謀大導演在拍攝一部電影的時候,片場死人了麼?聽說很詭異的,到現在警察還沒查出原因,後來我看到圈裏人發的消息,說是有鬼……”

張小凡說:“真的假的?那片場在哪?”

“你還真去啊?片場就在本市的影視基地,這樣吧,我幫你問問,順便帶你去片場看看,反正我馬上要復出了,就今天下午好幾個導演給我片約呢。”

張小凡嘖嘖嘴,大明星就是大明星,一復出片約就不斷啊。

隨後周佳佳給張義謀打去電話。

“什麼?又死人了,現在片場封了?”周佳佳驚訝的說,隨後掛了電話,面色難看的說:“小凡,不好意思了,張義謀大導的片場又死人了,現在暫時沒在拍了,你還要去嗎?”

張小凡心道死人才好,不死人去個毛?

不過嘴上卻是說:“又死人了啊,哎,真是倒黴,不過那些人是怎麼死的?”

周佳佳說:“一共兩個,一個是打雜的,在搬貨的時候突然被頂上的貨物砸死,另一個……就有點嚇人了,片場不是因爲死人了麼,於是晚上的時候就派那個人看着片場,沒想到第二天的時候,發現那個人上吊了。”

“知道原因麼?”

周佳佳搖搖頭,“現在都說那個片場拍戲的時候,惹到不吉利的東西了,所以纔會死人。”

說完,這妞擼擼手臂,說:“好恐怖啊,晚上又睡不着了。”

張小凡說:“那明天咱們去看看吧,我正好挺好奇的。”

“啊,你就不怕啊?”周佳佳震驚的說。

“這樣吧,到時候你在外面,我一個人進去。”

“這……”

“行了,就這麼定了。”張小凡笑了笑。

第二天,由周佳佳司機開車,送兩人前往那個鬧鬼的片場,停下車之後,周佳佳和張小凡也一起下來。

“佳佳姐,你不用來啊。”

周佳佳傲然說:“昨晚我問過張義謀大導了,他說那兩個人的死完全是意外,所以沒什麼好怕,再說了,張義謀大導說了,他還派了三個人看着這裏,怕什麼?”

張小凡沒想到這裏還派了人,想到這裏,覺得周佳佳跟着的話,他進去也方便,於是點頭同意。

兩人經過一條羊腸小道,隨後便看到前面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上搭着很多很大的帳篷,就連塔吊都有,還有很多攝影器材,應有盡有。

這裏一看就是挺長一段時間沒有人過來了,滿地都是灰塵,看來兩次的死亡事件確實弄得人心惶惶。

奇怪的是,外面並沒有人看着。

“怎麼沒人?”張小凡奇怪說。

周佳佳指了指前面的一個小帳篷說:“估計人還在休息吧,我們就不要打擾人家了。”

這正和張小凡意,他現在只想自己好好調查一下這裏,最好能遇到三級的鬼,那就直接讓劉玉去抓,想想就爽歪歪。

兩人步入到一個大的帳篷門口,上面寫着道具。

“是道具間,專門存放道具的。”周佳佳解釋着,她對演戲的工作很熟。

帳篷居然沒什麼鎖着的,走進去,一股陰涼的氣息傳來,張小凡眉頭一皺,有些不對勁。

走進去,地上有一灘血跡,不過早已幹了,張小凡擡頭看着高高的貨物,心想應該就是被砸的人留下的血跡。

“小凡,你說這世上有鬼嗎?”周佳佳突然問。

“當然有。”張小凡沒說話,倒是前方陰暗處,一個人影突然說話了。

兩人死死的盯着前面,這黑燈瞎火的帳篷裏,居然還躲着一個人。

“咳咳咳,你們是誰,進來幹什麼?”說話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他慢慢走出黑暗,他的身形很瘦,微微駝背,臉色白的厲害。

“老師傅,你是看這裏的嗎?其他兩個人呢?”周佳佳禮貌的問。

“他們兩個在睡覺,這裏現在不拍戲了,你們過來幹什麼?”老人悠悠的說。

“過來看看。”周佳佳回。

“有什麼好看的?哼,年輕人啊,有些地方不該來,來了就會惹上麻煩咯。”

張小凡問道:“不知會惹上什麼麻煩呢?老人家,要不你說說?”

老人家瞥了張小凡一眼,說:“你們不知道這裏死人了麼?”他指了指張小凡腳邊,說:“就死在那,被砸死的,腦漿都飛出來了,哎,可憐哦。”

“沒想到老人家你這麼敬業,在死過人的房間還看着,我和張義謀導演認識,你叫什麼,我回頭讓他獎勵你。”周佳佳友好的說。

老人家說:“我叫……人家都叫我老勇!”

聽到這話,周佳佳臉色煞白,她後退幾步,由於重心不穩,差點摔倒,好在張小凡見機的快,連忙扶住周佳佳。

“佳佳姐,怎麼了?”張小凡皺眉。

一摸周佳佳的手,媽呀,都是汗,額上也是汗,都是冷的。

周佳佳呼吸都困難了,她指着老人家說:“他他他……他居然是老勇……”

“怎麼了?”張小凡奇怪的問。

“昨天張義謀導演說,被壓死的人是……是老勇!”周佳佳說完,張小凡倒吸一口涼氣。

看着眼前的老人家,暗罵着:他難道是鬼?

老人家還在絮叨:“哎,那個人死的慘啊,整個人被壓扁了,你們知道爲什麼他會死嗎?因爲一面鏡子,那個人貪小便宜啊,看到道具裏有一面鏡子,於是拿着想帶回去自己用,可是拿出來的時候,鏡子裏看到……”

說到這裏,老人家突然笑呵呵的說:“你瞧瞧,我真是年紀大了,和你們說了這麼多,居然沒讓你們坐一會,哎,你們坐一會,我回去,給你們倒水……”

他轉過身,這一刻,張小凡和周佳佳齊齊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看到了…… 第二百八十一章;

箭矢所到之處,很快就燃起一片大火,熊熊火焰把整個昏暗的天空都照亮了,熱浪滾滾,南宮風華一身紅衣站在這火海之中,美艷不可方物。

「哇…….哇…….哇……」

嬰兒的啼哭聲音急促而凄厲猛然在東南的方向響起,在這寂靜的空間里傳得很遠,就是南宮風華一直做足了準備,還是被這尖銳的聲音嚇得一抖,握著弓箭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一瞬間的功夫就又恢復了過來,知道現在不是膽怯的時候,手指再次搭上箭弦,紅色箭枝化成一道紅光向著東南方向射去。

在箭羽射出了以後,南宮風華則是保持著高度的警惕,不管是在這一世,還是在上一世,兩輩子加起來,還沒有和這種速度實力堪比化神的「人」交過手,明知道實力要比自己高,卻在這一刻沒有一絲膽怯,心底深處甚至有著隱隱壓制不住的激動,要和這不知名的東西好好的過過招,最後還是處在邊緣處的理智重新回籠,這才沒有即刻衝出去,反而是腳步往後退了一步,讓自己隨時都能推進戰法之中,本來自周身往外釋放的神識也被收了回來,向著東南方向鋪張。

神識穿過火海,在一片火光之中,只見一隻小獸在火海中翻滾,身形也在翻滾的時候時隱時現,聲音凄厲的嘶叫著,發出的聲音卻像是嬰兒在啼哭,渾身上下漆黑一片,一雙紅目格外顯眼,除此之外,就數尾巴與眾不同了,竟然像一道銀色的閃電般倒豎著,在這片天空中格外引人注目,尾巴上的白光一明一暗的閃動,在這一明一滅間,周圍的火光也漸漸的熄滅,以它為中心火勢漸弱。

要不是此刻身處的地方火光照耀,那東西很容易被這昏暗的天空同化在一起,看來這一路上就是被這東西追趕,怪不得兩人一直都沒有發現,不過,光是看這東西的外表,實在很難相信兩人就是被這東西跟了一路,像是貓追老鼠一般,被這隻小東西戲耍了一路。

「就是它嗎?」身處在不明危險之中,蕭楠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才恢復身體內流失的靈力,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到最佳狀態,一出陣法,就看到遠處的不明物體,開口詢問道,剛才被它追得疲於奔命,現在看著它被這鳳凰火燒的叫聲凄慘,難道只是「虛有其表」?

蕭楠雖這樣問著,神識卻向著四周蔓延開來,確定在方圓千里之內,只有這一隻不明生物之外,並沒有其他東西之後,這才又開口詢問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蕭楠自問在這修真界也生活了幾十年,早已經不是那個剛來這裡什麼都不懂的菜鳥了,尤其是在水藍幽海被追殺的那一段日子,什麼樣奇形怪狀的妖獸沒有見過,甚至是還在海底躲過一段時間,還真沒有見過眼前這個物種,甚至是相似的物種也沒有見過,不由得開口詢問這個家族底蘊深厚的同伴,傳承了幾萬年的家族底蘊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怎麼也比他這個小門小戶的知道的多些。

南宮風華兩世為人,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了,但還真沒有見過眼前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上一世里,魔焰並沒有從秘境中逃脫出來,在南宮家被滅族之後,她逃到了這裡,在這裡苟延殘喘了十幾年的時間,雖不能說對這幽冥鬼域了如指掌,但也和別人組隊幾乎走過了大半個區域,從來也沒有見到過這種新物種,難不成這個東西是被魔焰製造出來的?心裡這樣想著,手中的動作卻不停,搭箭拉弓,動作一氣呵成,紅色箭羽再次射向那隻無名小獸。

蕭楠這段時間與南宮風華相處,兩人之間早就有了默契,蕭楠見南宮風華已經動手,自己手上的動作也不慢,一招「漫天飛舞」使出,圍繞著那隻小獸四周下起了一片花雨,粉紅色的花瓣鑲嵌著灰色的花邊,從空中慢慢飄落,明明是一副美好的畫面,那些花瓣卻在半空的時候變成了一把把鋒利的尖刀,一刀刀的刺向那無名小獸的身體。

一把把尖刀穿過身體,「哇……哇……哇…….」無名小獸的叫聲更加凄慘,紅色眼睛里滿是恐懼,為了躲避這穿透力極強的刀雨,慌不擇路的四處亂竄,一不小心身上就沾染上了還在燃燒著的鳳凰火,閃電形狀的尾巴閃動的光芒更加明亮,卻不及鳳凰火燃燒的速度,南宮風華瞅准機會又射出一箭,這支箭射的極准,正好射在中間的腹部,這下子情況更糟,整個身子都燒了起來,不一會的時間,那本就小巧的東西就被燒成了一堆灰燼。

兩人對視一眼,滿臉的不可置信,就這樣輕鬆的解決掉了?卧槽!要知道如此容易就能幹掉,她們何必慌不擇路的逃了那麼久?

蕭楠上前來到那隻小獸燃燒的地方,看著地上散落下來的一點點灰燼,不死心的在地上扒拉了一下,除了與樹木混合在一起燃燒留下來的灰燼以外,確實沒有其它異物,這才抬起頭來看了看南宮風華聳了聳肩,這是危機解除了嗎?

南宮風華嘴角抽了抽,抬手打出一道靈訣,四周還在燃燒著樹木的火焰好似被吸走了,竟然慢慢熄滅了,「走了。」管它是個什麼東西呢,只要不威脅到她們的安危,又何必再坐計較,雖是這樣想著,還是把剛才兩人與那隻小□□手的影像刻錄了下來,等刻好了以後,用傳訊符發往了南宮家所在的駐地城市。

南宮風華拿出了羅盤看了看兩人所在的方位,此時兩人所在的地方已經與兩人此行的目的地不遠了,這一路上,兩人看似慌不擇路的逃竄,實際上都是被那東西若有似物的圍堵,被它牽制著來到了此地,現在那東西已經被消滅了,心中的不安下去了一點,但是那種危機感並沒有完全消失,不由得皺了皺眉。

「該往哪個方向走?」蕭楠看了看南宮風華不算好看的臉色,開口說道。「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不太好的感覺。」明明神識放出去沒有一點異樣,那種壓在心裡的悸動並沒有消失。

「我也有這種感覺,還是小心點吧!這裡離那個地方不遠了。」南宮風華一想到那個地方,心裡的那點不舒服就拋到九霄雲外了,要是去了那個地方,那個地方……雙手緊緊地攥在一起,壓下心理的洶湧澎拜,現在還沒有進去,現在要淡定……淡定……

蕭楠奇怪的看了看,也沒有吱聲,這次跟著南宮風華來這裡之前,幾次開口向她詢問這次的目的地到底是什麼地方,都被南宮風華輕描淡寫的給岔開了,只是一再的許諾,一定不負此行,原本蕭楠還有些猶豫,但是看到每次提到那個地方的時候,南宮風華一臉壓制不住的喜悅和狂熱,這才下定決心陪她走一遭,到底是什麼引得她如此狂喜,謎底很快就要解開了呢。

兩人一前一後相互依託的飛行了幾千里,就見前面的南宮風華猛然停下了腳步,蕭楠猛然一回頭,看著前方不遠處站著的一排排挺立的身影,不由得心下一寒,雖沒有細數,但是這幾排總有幾百人,只多不少,斂去了身上的所有生機,站在灌木叢里一動不動,身上又穿著灰色衣袍,很好的融入這環境當中,要不仔細觀察的話,很容易就被忽視了過去。

「走。」毫不遲疑的立馬做出了反應,蕭楠與南宮風華調換了個位置,自己駕馭者飛行法器往後方撤退,南宮風華則拿出了本命法寶,拉弦搭箭,警惕著身後那些個殭屍。

兩人一動,原本如木樁子似得站立著一動不動的殭屍慢慢恢復了生機,雙目散發著褶褶光輝,如飢餓的狼群見到羔羊般,一個個的速度飛快的追了上來,不同尋常的是,這些個殭屍即使是奔跑著,也沒有亂了陣型,就像是世俗界的軍隊一般,一看就是被人訓練過的。

南宮風華一見殭屍有異動,手上的箭羽都沒有停過射擊,但是這個殭屍都相當於金丹期修士的實力,南宮風華的本名法寶雖然厲害,但受修為限制,並不能做到一擊致命,因此,射出去的箭支不少,殺死的殭屍卻不多,好在蕭楠駕駛的飛行法器的速度夠快,這些殭屍雖然倒下的不多,好在趕不上她們退走的速度,雙方的距離慢慢拉遠。

兩人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這些原本散養著的殭屍現在被馴服了,要是他們抱成團攻擊修士在這裡建立的安全駐地的話,那麼後果將比先前被那些殭屍攻入酆都城更加嚴峻,兩人這樣想著,也不再想著這次來次的目的了,一定要把這個消息送出去不可,這樣想著,兩人就想來時的方向退走。

「砰……」的一聲巨響,一棵兩人合抱都抱不過來的巨樹在兩人行走的前方炸了開來,蕭楠正駕馭著飛行法器疾馳,眼看著就要撞進這爆炸範圍,硬生生的控制著轉了個方向,一抬頭,看著前方猛然出現的隊形,心下一沉,猛然停下了飛行法器,兩人隨著慣性一個踉蹌,好巧不巧的躲開了一枚攻擊而來的雷球,雷球在兩人身邊炸裂開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后,地面上留下了個十來米深的巨坑。 這一刻,張小凡和周佳佳齊齊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看到老人家整個身體,居然都是扁的。

之前由於老人家是陰暗的地方慢慢走出,只能看到正面,乍一看還看不出什麼,可是當他回頭的時候,兩人一目瞭然。

周佳佳緊緊抓着張小凡手顫抖說:“走……”

張小凡心中罵着劉玉:“他是鬼你怎麼不早說?”

劉玉說:“我還奇怪呢,這人不像是鬼。”

“怎麼可能,都這個樣子,還不是鬼?”

劉玉說:“你經常接觸鬼應該能察覺出他們身上有鬼的氣息,可是這個沒有,據我推斷,這只是靈屍。”

“什麼是靈屍?”

張小凡拉着周佳佳退後問。

“靈屍就是一種屍體形成的鬼怪,因爲某種原因,人死之後,他的魂魄留在了屍體內部,但是本身他又死了,爲了生存,靈屍要吃人肉人血,才能保證屍體本身的能量。”

“那不就類似於吸血鬼和殭屍,還有喪屍?”張小凡回憶着以前看過的電影說。

“不一樣,吸血鬼和殭屍屬於同一物種,他們是受到吸血病毒的感染才形成的一種生物,但是這種生物可以和人一樣修煉,吸血也不一定一定需要人血,而且智力和人差不多,所以屬於高等生物,至於這靈屍,完全就是爲了殺人而殺人。”

說話間,老勇這頭靈屍感受到我們退後,他扭過頭,手中拿着茶杯,呵呵說:“這麼害怕幹嘛呀,留下喝茶吧。”

“不了,我們要走。”張小凡說話的時候,連忙後退,與此同時問劉玉:“這靈屍弱點在哪裏?”

“很簡單,毀滅他肉身,讓他的魂魄無處可藏。”

“那魂魄呢?”

“這個要看他魂魄具體實力了,實力低的幾張符紙搞定。”劉玉說。

“這樣啊,那你給我幫忙。”張小凡大言不慚說。

“滾蛋,老孃可不做你的打手。”說完這話,劉玉不做聲了。

張小凡利用劉玉的願望落空。

就在要跑出門口的時候,門口突然衝進來一個吐着長舌頭的人,他舌頭一甩一甩,猛地朝兩人跑來,這速度比被砸死的老勇快得多。

周佳佳瞪大了眼睛被嚇了一大跳,隨後直接暈了,張小凡心中狂罵,早知道不帶這妞過來了,現在真是麻煩。

趕緊把她往邊上的海綿墊上扶好,隨後手上火焰升出,這招雖然好用,但是很耗精神力,張小凡知道要速戰速決。

嗖!

長舌頭射來,張小凡一閃,隨後火焰打在他身上,頓時長舌靈屍疼的滿地打滾。

那老勇靈屍立刻撲了過來,也不知道他怎麼修煉的,手上的利爪很長,直直朝張小凡刺去。

張小凡趕緊放出火焰,卻沒想到身後的長舌靈屍的舌頭捲了過來,瞬間卷緊了脖子,直直拉着張小凡退去。

長舌靈屍此時身上滿是火焰,張小凡被拉的大氣都喘不出,連忙摸了摸身上,摺疊刀掏出,嘩啦一下將舌頭斬斷。

“砰!”

這時候老勇靈屍撞了上來,張小凡後背出現一道黑色的爪痕。

“我曹,這沒毒吧?”張小凡大罵。

“廢話,肯定有啊,快燒死他們。”劉玉着急說。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