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估了冥界的本事,至於斗轉星移無極之亂,我相信,冥界也有高明之士,已經可以躲避了。說不定,老鬼們也能在無極之亂修煉,藉此提升修爲。那個高明之士,很有可能,是你們茅山派的鐵口老道。”

葉知秋微微點頭:“我看冥界的舉動,的確是想借此機會,剷除我們和聻鬼,還有……青丘狐國。可是我不明白,鴉鳴聻國被冥界追殺,爲什麼還有餘力,對我們道門發起進攻?”(6.23日,第三更。) 大真人的氣色有所好轉,笑道:“這件事分析起來很有意思,我覺得,冥界了鴉鳴聻國的當,被聻鬼們迷惑了。”

葉知秋一愣,表示不解。

大真人卻岔開話題,繼續說道:“先前在仙水巖,射向我們的暗影,知秋你可看清楚了?”

葉知秋點點頭:“好像是一道氣箭,我看到羽箭的模樣。”

大真人頷首:“那一招太厲害,定是聻鬼鬼帝所爲。因爲聻國鬼帝,是后羿之靈,而後裔的武器又是射日之弓。所以我覺得,聻國鬼帝已經出來了,只是冥界不知道而已。”

葉知秋擰眉:“那麼大真人覺得,聻鬼們下一步,會怎麼行動?”

天師微笑,說道:“據我所知,聻鬼們和冥界,以前是爭奪陰司控制權的。後來鬼帝失敗,被擠壓至天山一帶。現在靈界大亂,冥界攻打聻國,恐怕聻國也要奪取冥界酆都城!”

葉知秋一愣,隨後笑道:“果然如此,那好玩了!”

天師點頭:“我猜測,聻國定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所謀者大。現在,我們面對的是冥界和聻國,有點像三足鼎立的形勢。這場大劫之,誰能活下來,要鬥勇,更要鬥智啊。”

葉知秋思索了片刻:“依我看,冥界和聻國,都不是好東西,最好一打盡!”

天師苦笑:“一打盡,需要很強的力量。我們道門之,還有這樣的力量嗎?而且,冥界被消滅以後,陰司交給誰掌管?我以前說過,你打破了現在的陰陽之道,要重新建立一個道。知秋,你做好準備了嗎?”

葉知秋搖搖頭:“冥界經營多年了,善惡報應輪迴轉世之說,深入人心,我沒有能力,重建新的陰陽之道。”

重建陰陽之道,涉及到信念問題,葉知秋沒有本事,改變人類幾千年來建立的信念。

天師點點頭,手指在茶几輕輕敲擊,低聲說道:

“所以,我建議繼續和冥界合作,消滅聻鬼,然後……廢掉不聽話的十殿冥王,另選老鬼坐鎮冥界,將冥界,控制在你的手裏……”

控制整個冥界? 快穿:杠上腹黑大佬 葉知秋吃了一驚,這個想法,有些逆天了!

天師越說越興奮,又道:“以你現在的威望和道行,可以做到。以後雪兒姑娘回來,你更是如虎添翼。”

葉知秋想了想,搖頭道:“大真人的謀劃不錯,可是我和冥界合作不了。因爲冥界要攻打青丘狐國,我勢必和他們翻臉,有一場死戰。”

“那和聻鬼合作!這些聻鬼圍攻龍虎山,本來是想逼我合作的。我礙於面子,不願意合作,也指望冥界派兵來支援。誰知道,冥界陰了我一把。”天師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我見機行事吧,總之,只要有我一口氣在,都會極力維護三清道門。”

天師滿意地一點頭,又說道:

“知秋,你現在道行高深,只可惜道法太少。 重生娘子在種田 好像一個大力士,渾身是力氣,卻只會簡單的幾招。如果你再多一些精妙的道法,更是如虎添翼。”

這句話,戳到葉知秋的痛處了。

誠然如此,葉知秋現在的道法,還停留在茅山派的法術之。

而茅山派的法術,葉知秋大多數都已經學會,雖然繁多,但都是捉鬼的,大規模戰鬥或者遇到高手的時候,那些基本的法術,都用不。

葉知秋點頭承認,說道:“誠然如大真人所言,可是茅山術,我基本都已經學全了,恐怕再難有進展。”

大真人一笑,說道:“茅山派屬於清門下,清一脈,玄法無數。我聽說,你們茅山仙人洞,藏有道門‘天罡地煞’的玄功祕籍,只不過,無緣者不可見。”

“天罡地煞?”葉知秋心頭一喜。

“是的,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能夠學會其其三五般神術,對付聻鬼和冥界,有何難哉?”天師說道。

葉知秋起身道謝:“多謝大真人指點,等我有時間,一定在仙人洞裏尋找一下!”

天師點頭,從身邊摸出了五雷天師令遞給葉知秋,說道:

“五雷天師令,可以五雷連發,與天雷對衝。你帶在身邊,或許可以憑藉天師令,將雪兒姑娘找回來。也可以對付冥界和聻鬼,急難之時,可以保身。”

葉知秋有些躊躇:“這是龍虎山的至寶,我不敢窺覷……”

“都什麼時候了,還分龍虎山和茅山?”天師將令牌塞在葉知秋的手裏,說道:“你拿着令牌,這下山,安排自己的事吧。我累了,要休息。”

葉知秋不好再推脫,稽首道謝:“既然如此,那恭敬不如從命了,弟子告退,大真人多多保重。”

天師頷首,閉目躺了下來。

葉知秋轉身,走出書房,辭別天師府。

然而,葉知秋剛剛走到天師府儀門之外,忽然聽見身後有人召喚:“葉道友,大真人仙遊了!”

“什麼?怎麼可能?大真人剛纔跟我說話,都好好的!”葉知秋心頭一驚。

重回天師別院,葉知秋看到別院裏一片死寂。

天師府的執事人員和龍虎山的道士們,都在發呆、哭泣或者唸咒。

天師座下大弟子姚老大前,對葉知秋說道:“師父去了,留下一封書信給葉道友。”

葉知秋接信來看。

信寥寥數語,說道:

“我被后羿之箭震碎內丹,天命已盡。知秋,道門之事,全部託付給你了。從此以後,你掌管天師印和五雷令牌,爲天師府主持……斗轉星移、靈界平定之後,你可將天師令和五雷令歸還龍虎山,抽身而去……”

葉知秋看過信,問道:“大真人剛纔好好的,爲什麼……這麼快?”

姚老大說道:“師父是自爆內丹而亡的,連魂魄都震碎了。師父說,大劫當前,他衛道無力,無顏苟活於世,連魂魄也不願意存留。”

葉知秋沉默半晌,走進書房裏,衝着大真人的金身敬香,稽首禮拜:“金闕玄穹主,高玉皇尊。妙相冠諸天,慈光燭三界。真聖妙道師,天人依仗師。大乘垂法語,正一指迷途……”

頌咒完畢,葉知秋向姚老大等人辭行。

姚老大瞪眼,怒道:

“我師父將龍虎山和天師府託付於你,你爲何如此無情?我師父屍骨未寒,你便要走?你現在是龍虎山的主持,難道不應該主持師父的齋醮之事?”

此言一出,龍虎山諸人,都對葉知秋怒目相向。(6.24日,第一更。) 此言一出,龍虎山諸人,都對葉知秋怒目相向,覺得葉知秋無情無義。

姚老大說的也是實情,老天師仙遊了,這是大事,必須有人主持齋醮儀式。

而葉知秋現在是老天師定下的傳人,自然要擔任這次的主持。

葉知秋看看大家,很冷靜地說道:

“非常之時,有非常之禮。道門危急存亡之刻,大家覺得,需要給大真人安排盛大的齋醮儀式嗎?如果是尋常時期,這樣的齋醮儀式,至少要舉辦七天。但是現在,還是從簡吧。”

姚老大餘怒未消,瞪眼道:“就算是從簡,你也應該等齋醮過後,才能離開!”

葉知秋點頭:“按理說應該如此,但是大真人將擔子交給我,我不敢有任何懈怠。所以,我只能以外事爲主,不能管理龍虎山的內務。各位,告辭了!”

說罷,葉知秋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姚老大等人氣得吹鬍子瞪眼,大罵葉知秋無情。

……

葉知秋遁出龍虎山之後,直奔茅山。

還好,茅山一切平安,聻鬼們沒有再來打擾。

見了師父和兩位師叔,葉知秋將龍虎山大真人仙遊的事說了一遍。

鐵冠道長不勝唏噓,嘆息道:“一代天師,如此結局,難免讓我等生出兔死狐悲之感。從此以後,道門之中又少了一位高人……知秋,你應該留在天師府,等待齋醮以後再走的。”

“師父,我擔心夏道長和龐昊等人,所以急欲抽身,還有青丘狐國之事……”葉知秋說道。

鐵冠道長點頭:“也是。”

萌妻送上門 葉知秋又問道:“夏道長等人,可有消息?”

鐵冠道長搖頭:“只聽說在湘西大山,還沒有消息,也不知是兇是吉。”

撒旦老公:惡魔總裁傲嬌妻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我親自去湘西走一趟,將夏道長等人接回來。青丘狐國那邊,我讓四個鬼童子去送信。”

“如此也好,你速去速回。”鐵冠道長說道。

葉知秋離開安排鬼童子和兩個鬼王,去青丘狐國送信,自己則前往湘西。

這次,葉知秋把茅山大印留給了師父,自己則帶着龍虎山的大印。

葉知秋試過,龍虎山的大印,自己也一樣可以催動,沒必要再帶着茅山大印。

此時已經是隆冬,萬物蕭瑟。

葉知秋一路遁行,抵達湘西大山以後,抓了幾個孤魂野鬼,打聽當地的情況。

幾個孤魂野鬼立刻說道:“聽說牛頭山一帶,有鬼哭狼嚎之聲,好像是陰兵過境……”

牛頭山就在湘西大山的腹地,正是羣山環抱的山窩。

葉知秋來到這裏,卻發現戰鬥並不激烈,只有小股的聻鬼在這裏;

冥界也沒有佈置多少鬼兵,只有兩個五錢鬼將,配合夏偉玲等人,和聻鬼們僵持不下。

葉知秋從聻鬼們的隊伍裏衝過去,會合夏偉玲許佩加等人。

還好,夏偉玲和吳治瑋龐昊許佩加等人,都安然無恙。

“葉師兄,你怎麼來了?”許佩加等人看見葉知秋,驚喜不已。

葉知秋一一打招呼,說道:“夏道長,冥界背信棄義,暗中算計我們,我們沒必要跟他們合作,替他們收拾聻鬼。大家這就離開吧,保存自己實力要緊……”

夏偉玲等人不明白葉知秋的意思,各自驚愕。

葉知秋將龍虎山的事說了一遍。

得知天師仙遊,夏偉玲也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

吳治瑋嘆氣,問道:“冥界如此陰險,暗中算計我們。天師大真人又仙遊了,我們道門今後,該何去何從?以誰爲首?”

葉知秋倒是謙虛,微微一笑:“天師印和五雷天師令,都在我的手上……”

衆人一喜,各自恭喜葉知秋。

夏偉玲問道:“知秋,我們現在立刻撤離嗎?冥界和聻鬼之間的戰鬥,我們不管了?”

“不管了,讓他們狗咬狗一嘴毛。大家先回茅山,然後見機行事。”葉知秋說道。

“你現在是道門老大,我們聽你的。”夏偉玲點頭。

衆人計較已定,就此撤離。

冥界兩個鬼將上前,攔住葉知秋等人,說道:“各位大師,如果陰陽兩界大亂,冥界依仗各位剿滅聻鬼,你們怎麼這就走了?”

葉知秋冷笑:“老鬼,你別跟我假惺惺的。當我不知道你們冥界的打算嗎?你回去告訴十殿老鬼,多行不義必自斃!”

說罷,葉知秋揮手而去。

帝少獨愛小魔妻 接應夏偉玲等人回到茅山,葉知秋立刻轉向青丘狐國。

不過,葉知秋沒有進入狐國,只是在狐國大門之外的野馬嶺一帶轉悠。

冥界想要攻打青丘狐國,必定從這裏強攻。

恰好,鬼童子和鬼王找來,向葉知秋彙報:“老大,我們已經傳信給了青丘狐國,夭桃公主回話說,狐國已經做好了準備。還有……大家都很擔心你,希望你可以回狐國,跟大家見上一面。”

葉知秋搖搖頭:“我就在這裏等待冥界的老鬼,將老鬼們攔在狐國之外!你們散開,布控整個野馬嶺,嚴密監視!”

鬼王得令,帶着鬼兵們,分佈在整個野馬嶺上,監控任何風吹草動。

葉知秋找了個背陰之處,安心練功,調理自己的丹氣。

三日之後的夜裏,千眼鬼王來報:“老大,果然不出你所料,冥界鬼兵向這裏集結,前鋒即將到達!”

葉知秋冷笑,問道:“領隊的是誰?”

“只看見鬼兵前鋒的首領,是地窮宮宮主都金城!”千眼鬼王說道。

“好啊,又是這個老鬼!這次,我一定將他剿滅在這裏。”葉知秋點點頭,下令道:“收回你們的全部鬼兵,潛伏起來,看看冥界如何行動!”

千眼鬼王得令,會同三頭鬼王,收回了全部鬼兵,跟在葉知秋的身邊。

葉知秋躍上野馬嶺一帶的最高峯,開了天眼,掃視四周。

陰風浩蕩,從西南方捲來。

無數鬼兵藏在陰風之中,鋪天蓋地,聲勢浩大。

隨後,一對招魂幡出現,鬼兵部隊現形,鬼王都金城站在一對招魂幡的中間,左右打量,桀桀怪笑。

有幾十個鬼將維護在都金城的身邊,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有鬼將主動請命,說道:“宮主,末將願意打頭陣,撞開狐國大門!”「6.24日,第二更」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都金城卻搖頭擺手:

“急什麼?我們只是先頭部隊,大軍未到,不必急着行動,以免狐國的狐狸精們殺出來,我們寡不щww..lā半個時辰以後,第二殿普明宮主楚江王、第三殿紂絕宮主宋帝王、第四殿太和宮主五官王,都會趕到。到時候發起總攻,可以一戰而定!”

葉知秋聽得清楚,心裏冷笑,果然冥界下了大本錢,竟然出動了三個冥王!

都金城身邊的鬼將不服,說道:

“宮主,我覺得狐國幾千年避世不出,一定沒有什麼大實力,咱們不必過分小心。如果在三殿冥王趕來之前,我們拿下第一功,也是宮主臉上有光啊。”

都金城手摸下巴,似乎有些動心了。

鬼將們更是蠢蠢欲動,極力遊說。

都金城終於忍不住,點了十幾個鬼將,命令道:

“你等各自帶領部下鬼兵,試着衝擊一下狐國的大門。根據情報,狐國大門就在一個魔鏡山洞之中,大家衝進山洞最深處,便可以強攻!”

鬼將們大喜過望,響亮地答應一聲,各自點兵準備進擊。

葉知秋嘿嘿一笑,帶着兩個鬼王四個鬼童子,搶先遁在了魔鏡幻象洞的洞口前。

三個冥王老鬼沒到,葉知秋不想暴露自己。

如果葉知秋現在出手,可以毫無懸念地擊殺都金城。

但是這樣的話,勢必會打草驚蛇。三個冥王隨後而來,一定會扯皮推脫責任,說自己沒有攻打青丘狐國的打算,只是都金城的擅自行動。甚至他們會倒打一耙,說都金城只是路過,被葉知秋伏擊。

等到三個冥王全部出現,親自下令攻打青丘狐國的時候,葉知秋跳出來,纔可以讓冥界無法抵賴!

在洞口前,葉知秋凌空出指,虛畫符咒:

“四縱五橫,六甲六丁,禹王治道,蚩尤罷兵,吾今斷後,不許復生!天道斷,地道斷,人道斷,鬼道斷,九道皆斷,急急如律令!”

一道道符文從葉知秋的指尖飛出,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個方圓三丈的井獄咒陣圖,鋪在洞口之前。

這是葉知秋設置的第一道障礙,試探一下都金城手下鬼將的修爲。

井獄咒布成之後,葉知秋後退,進入魔鏡幻象洞中。

半柱香過去,都金城手下的鬼將殺到,揚威耀武而來。

當鬼將們進入井獄咒的範圍之內,啵地一聲輕響,陣法啓動,紅光四射!

“不好,狐狸精們有防備!”鬼將們陷在井獄咒中,驚駭地大叫,掙扎。

身後的鬼兵們剎不住車,又撞來一大批,頃刻間將井獄咒填滿。

“我們中了埋伏,快撤,快去報告宮主!”鬼將們掙扎不出,氣急敗壞地大叫。

後方的鬼兵們急忙回身大叫:“不好啦,狐國有防備,這裏有陣法……”

鬼叫聲一層層傳遞出去,此起彼伏,一片混亂。

葉知秋躲在洞中,掐着指訣默唸密咒,以加固陣法威力。

鬼王都金城聞聲趕到,站在井獄咒之外,皺眉道:“狐狸精們果然狡猾,佈陣,撞破陣法,開始強攻!”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