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姥姥也不會一開始就讓我找小白。

想着想着,蔚軒突然低聲說道:“不好……身體在慢慢變虛弱。”

意識到了這一點,蔚軒立即抱起爲我朝洞穴外跑去,小白他們則跟在後面。

剛一出洞穴,那裏面的藤蔓延伸而出,蔚軒趕緊放下我,拿出長劍斬着那些藤蔓。

現在火符也幾本用完,我一個只會拖後腿,小白看上去傷的挺重。

蔚軒和凌夕根本不能靠近藤蔓,只有被碰一下,陰氣就會被吸走。

一條藤蔓向我飛來,突然想起,我身上也有陰氣。

控制着匕首飛向藤蔓,但威力太小。

就在藤蔓在快要打到我時,蔚軒突然出現在我身前,藤蔓直直的插進他的肩膀。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血液不斷涌出,但每次在涌出一點血後,血液都會被藤蔓吸收。

瞬間便站在原地,腦子一片空白。

他拔出藤蔓,回頭對着我冷聲到道:“站遠點。”

我張嘴嘴巴半天說不上話,自責,心疼。

爲什麼我一點用都沒有。

凌夕咬着牙,憤恨的盯着我,說道:“害人精……”

說完便準備消耗自己的陰氣來給蔚軒療傷,蔚軒卻冰冷的說道:“管好自己……”

凌夕愣了幾秒,一副失落的表情,然後轉頭看向我,一副想吃掉我的模樣。

讓我心中的愧疚感加重許多,不斷在心裏自責着。

小白走過來,摸着我的頭,笑着說道:“不用自責,我們保護你是應該的。”

看着小白那和善帥氣的面孔,眼眶溼潤起來。

小七則跑過來拍了下我的肩膀,裝作格外老陳的說道:“這有什麼,不想自己被保護,那就讓自己變強不就行了,自責又不能解決問題。”

如同恍然大悟一般,直直的看着小七,突然握住小七的手,激動的說道:“小七,第一次發現,你真男人。”

小七撓着後腦勺,不明所以的笑了起來。

小七說的對,我一直只會自責,只會愧疚,但從來沒有做出行動過。

我需要救孟瑤,要找姥姥,不能再讓蔚軒與小白爲我受傷,我必須變強。

緊握匕首,盯着面前的藤蔓,不說能斬斷它,但至少要會擋下那些藤蔓的攻擊。

不知怎麼回事,藤蔓越來越多,憑我的力氣根本不能全部當下。

看其他人的模樣,好像也很吃力。

堅持了這麼久,體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可那些藤蔓只見變多,不見少。

突然好幾根藤蔓同時朝我飛來,下意識的用胳膊去擋。

可意想之中的疼痛感和身體被刺穿並沒有出現。

只聽見小白和蔚軒同時發出“噴”的聲音。

凌夕則大吼道:“軒王……”

趕緊睜開眼,看見小白和蔚軒同時擋在我前面。

同時被藤蔓刺穿身體,留下數個孔,沒有流血,但疼。

所有的血都被藤蔓吸走。

其他藤蔓乘機把蔚軒和小白包裹起來,拉進了洞穴。

整個人瞬間不知如何是好,眼淚奪眶而出,大聲吼道:“蔚軒……小白……”

眼瞳擴張,呈現抓狂狀態。

爲什麼他們兩個都會擋在我前面,我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我其實就是個廢物。

爲什麼每次都把我看得那麼重,比自己還重。

凌夕生氣的走過來,眼瞳中只有殺氣,看這我,緊咬着牙。

“啪……”

臉上傳來焦疼敢,看着面前打了我一巴掌的凌夕卻無力還手。

“賤人……叫你走,還不聽……”

是我害了他們,他們都是因爲我才變成這樣。

臉上的疼已經被心口的絞痛所掩蓋。

已經不知道如何回敬她的罵語。

呼吸都覺得困難。

小七走過來,拉了胸口一直起伏的凌夕一下,說道:“現在關鍵是救人,收斂下情緒。”

凌夕這才把目光移開,瘋狂的朝藤蔓揮舞着長鞭。

抱着頭不斷的哭泣,抓着頭髮,救人,怎麼救。

我們現在根本就無法靠近,一步都靠近不了。

恨自己的無能,怪自己沒力量。

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胳膊,指甲刮在皮肉上,想用這種痛來爲自己贖罪。

“力量……你需要力量。”

那個女人,又是那個聲音,現在那個聲音出現的越來越平凡。

而且是每次在我無助的時候出現。

“沒錯,我需要力量,強大的力量。”

“我可以給你力量,你滿意的力量。”

“能救出我想救的人嗎,能保護我想保護的人嗎?”

她用尖銳的聲音笑着說道:“相信我,相信我的力量,只要你把身體給我,我能讓你做到一切你不能做到的事。”

身體,又是身體。

可是如果蔚軒和小白死在裏面,我就算有這副身體又怎樣。

“給你,都給你,只要你能救出他們。” “給你,都給你,只要你能救出他們。”

身體放鬆下來,除了心口還在痛以外,全身都失去了知覺。

只聽見,十七擔心的叫着小雨子。

眼皮緩緩閉上,隱隱約約看到十七湊過來,看着我,嘴角微微上揚,露出狡詐的笑容。

想詢問他爲什麼會這樣笑,但身體已經不是我能控制。

慢慢的連最後的意識也失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來時,發現自己被小白用身體護着,但他整個人已經昏迷過去。

她的手緊緊捏着我的胳膊,掰了好久才完全掰開。

在掰他手指時發現,他的這隻手心中有一大塊黑。

慢慢從他的身體下面出來,掐了下他的仁中,看見他眉頭皺了皺,然後睜開眼。

“沒事真的太好啦,蔚軒和其他人呢,都沒事吧。”

而他看到我後第一反應就是抱住我,聲音沙啞的說道:“你終於回來了!”

疑惑的摸了下他的頭,然後說道:“我不是一直在這嗎?”

剛說完,就想起在暈倒前,那個聲音說要我的身體,難道那個聲音真的用我的身體做了什麼。

小白沒有回答,只是欣慰的看着我,揚起那只有着一塊黑的手,準備摸我的臉。

但在他發現手上那塊黑後,立即收回手,神情也變得緊張起來。

“澄澄……我們一起離開這吧,一切都會變,到那時,你會後悔的。”

他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但我不敢正視,我想留在蔚軒身邊。

“小白……先不說這些,你手上的那塊黑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失落的低下頭,然後擡頭對我笑着說道:“沒什麼,髒東西。”

那絕對不是什麼髒東西,而且從皮膚深處透出來的黑,就像胎記。

小白到底爲什麼要隱瞞。

盯着他看了一會,然後問道:“其他人呢?”

“也在這裏面,要找找。”

環顧一下四周,發現,現在還在那個藤蔓洞穴裏。

只是周圍的藤蔓全部零碎的落在地上。

洞穴也下陷一半,皺着眉找尋找蔚軒的身影。

在一處堆滿藤蔓的廢墟中,找到了蔚軒和凌夕。

等他們醒來後都用怪異的眼神看着我。

久久都不開口說一句話。

“怎麼了,哪不對嗎?”

聽到我這樣問,兩人的眉頭分別都緊皺起來。

蔚軒身上被藤蔓攻擊的傷基本好了,但剛纔我看見小白身上仍然有傷。

蔚軒臉一沉,起身,抓住我的手腕,憤怒的說道:“以後不管我死活怎樣都不需要你來保護你來救……”

他捏着我的下巴,湊近我繼續說道:“你以爲你是誰?覺得救我很偉大嗎?”

瞬間整個人就慌了,趕緊擺着手說道:“不……不是的,我……我只是……”

我想說我喜歡你,所以不想看見你受傷,更加不想看見的是爲我而受傷。

但還沒等我說出口,他便甩開我的下巴。

背對着我,說道:“喜歡我嗎?哼……但我極其厭惡你,就算,你想盡一切辦法救我,依然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只要以後你救我一次,我就砍斷你一隻手……”

心像被萬劍穿過一般,眼淚不聽使喚的往外涌。

他知道我喜歡他,那天跟凌夕的對話他聽到了,爲什麼他明知道,但還可以表現得這麼淡定。

趕緊走到他前面,望着他冒着怒火的眼眸,扯過他的衣角,抽泣的問道:“爲什麼?剛纔還拼命保護我,你說的根本就不是事實對吧,你爲什麼要這樣說?”

他用力的扯回衣角,雙眼充血,手握長劍,直直的看着我,說道:“你覺得我說的哪一點不是事實,砍下你的胳膊嗎?”

剛說完,他就舉起長劍,朝我的胳膊砍下。

我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蔚軒,任憑眼淚不斷在臉頰滑落。

我不相信他真能砍下去,如果他真的厭惡我,那他爲什麼一次一次的救我?

看着長劍快速下落,直到割破我肩膀上的皮肉,依然沒有停下。

溫熱的血液慢慢溢出,就像我的心在滴水一般。

緩緩閉上眼睛,他真的恨我,厭惡我,原來一切都有隻是我的一廂情願。

“夠了,我會帶她離開。”

聽到小白突然這麼說,我趕緊睜開眼睛,看到小白正攙着十七,另一隻手握着蔚軒的長劍。

手上的血一滴滴往下滴落。

蔚軒瞪着小白,用力的收回長劍,冷聲道:“其實你一早就知道,那次算計我也是因爲她!”

淚眼模糊的看向小白,到底知道什麼,爲什麼他要隱瞞所有人。

但他沒有說。

掃視了在這裏的所以人,每個都緊皺着眉盯着我。

我到底幹了什麼。

突然想起,爲了救蔚軒和小白,把身體給了腦海中那個聲音。

難道是因爲那個聲音?

敢確定,蔚軒和小白肯定是那個人的力量救的,爲什麼每次我明明把身體給了那個聲音,最後身體還能回來。

他們見過那個人,這一切的轉變都是因爲那個人嗎?

我趕緊擦掉眼淚,跑到蔚軒面前,拉起他的手,問道:“你不是厭惡這個我,而是厭惡另一個我,是吧。”

他猛地看向我,眉頭皺得更緊,隨後用力的甩開我的手,傷口的疼痛感讓我全身一顫,發出了噴的聲音。

他心疼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又恢復了冷冽的表情。

“以後少碰我,骯髒……”

胸口處再次傳來劇痛,一陣陣的痛着。

小白放開十七,走過來,把我攬進懷來,摸着我的頭,輕柔的說道:“有我在,我會保護你,一直都會……”

趴在小白胸前,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放肆大哭起來。

凌夕突然說道:“軒王……你這樣做合適嗎?他體內可是有那……”

“閉嘴……”

聽到蔚軒憤怒的聲音後趕緊閉上了嘴巴。

“這裏沒有不死草,我們回去吧!”

小白對我說着,我默默的點了點頭。

聽到不死草,就想到,在我失去意識時,鄭十七對着我詭異的笑了下。

難道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嗎?

走了兩步,立即跑到鄭十七面前,憤怒的說道:“你在耍什麼陰謀,你是不是故意把我們引到這的。”

他愣了一會,立即笑道:“我的情報的確是說這裏有不死草,不過在來之前,我就說明過,不能保證一定有。不過現在收穫也不少。”

凌夕立馬閃到十七面前,捏住他的手腕,冷聲說道:“你是不是也在打那個的主意?”

鄭十七舉起被握住的那隻手腕,說道:“你再不放手我就要叫非禮了。”

凌夕颳了他一眼,趕緊放手。

“沒有一點矜持,我對那東西興趣到不大,但也不是沒興趣,最關鍵的是,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那東西的在哪,這可是個搶手東西,你們應該感謝我。”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