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龍少決道。

金俊看着面不改色,穩如泰山的龍少決,桃花眼裏寫滿了疑惑,老大怎麼會對這件事情這麼平淡,難道……難道他根本就不喜歡楊暖暖。

這樣的想法一出現,金俊心裏的所有疑問,似乎都得到答案了。

“怎麼不會說話了?”龍少決擡頭看了一眼表情古怪的金俊。

金俊忽然的沉默不語,來的很奇怪。

“你讓我說什麼啊,黃段子嗎?”金俊有氣無力的說。

“說說我弟弟是怎麼勾引楊暖暖的吧。”龍少決提議。

“你想聽?”金俊問,該不會老大是在試探我。

“恩,反正現在閒着也是閒着。”龍少決點頭。

“我靠,你沒搞錯吧,你看看這文件就堆成了小山了,你哪裏閒了?”金俊跳腳,他拍了拍茶几上厚厚的一摞文件道。

“你說暖暖對着他笑?”龍少決盯着電腦,快速的遊覽上面的信息。

“對啊,笑容可燦爛了。”金俊回答,“她對龍少軒笑的時候,笑容絕對是由心而發的,楊暖暖平時對着我們時,那假笑……嘖嘖嘖,笑的哭都難看。”

“恩。”龍少決毫不在意的應了一聲。

龍少決漠不關心的平靜態度,讓金俊沒有一絲添油加醋的衝動,他說完一句話之後,索性就抱起龍少決身邊的一堆文件,走到龍少決的辦公桌前。

燈光昏暗的書房之中,時不時傳來一陣敲擊鍵盤的聲響,龍少決金俊而二人平靜都似乎沒有的呼吸可以完全忽略不計。

“咚咚。”也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書房的門被人輕輕的叩響。

龍少決金俊面面相覷,這麼晚了,會是誰呢?

現在他們所在的位置絕對安全保密,一般人的絕對不可能找到這裏來。

龍少決甩了一下頭,示意金俊去開門看看來者何人,金俊心領神會的點點頭。

金俊步伐穩重無聲的走到雙開的大門前,他吸了一口氣,身體稍微有些偏左,他伸手拉開半扇門。

“嗨,金弟弟,好久不見。”

小心翼翼的金俊一拉開門,看到就是左白帆燦爛的笑容,左白帆對着金俊熱情的揮手。

“我去,你怎麼來了?”金俊鬆了一口氣,問。

“我有事找老大。”左白帆走進書房之中,緩緩的說。

“什麼事?”龍少決合上電腦,站起身問。

“關於天命書地命書的事情。”左白帆看着龍少決笑嘻嘻的回答。

“恩?”龍少決幽深的眼眸一暗,左白帆怎麼知道他再找這二書。

找書的事情龍少決只交給了王奎,就連金俊都不知道,左白帆是怎麼知道的。

“什麼天命書地命書啊?”金俊就像丈二的和尚,完全摸不着頭腦。

“金弟弟你不知道?”左白帆詫異的睜大眼睛。

“我不知道啊。”金俊回答。

“找二書的事情,我只交代了王奎,你是怎麼知道的?”龍少決大步走上前,說話間他的手伏在腰間,腰上彆着手槍。

“老大老大,等一下,等一下。”眼尖的左白帆一眼就看到龍少決的手摸到槍了,他看起來很慌亂,步步後退,雙手伸向前。

“……”金俊察覺出不對勁,他沉默着改變了站姿,與龍少決並肩而站。

左白帆看着近在咫尺的龍少決金俊二人,他不緊不慢的緩緩解釋道:

“是這樣的,上次我和老王喝酒,他喝多了,舌頭一大,就把你讓他找天命地命的事情告訴我了。這些日子我也都有留意找書的事情,剛剛我得知了一些新情況,就立馬來向你報告了。”

“是嗎?”金俊看着左白帆,對他剛剛的話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龍少決看了一眼左白帆,他放下手,轉身回到沙發上。

龍少決的反應讓金俊一臉懵逼,正在等左白帆進一步解釋的金俊,看了看龍少決,又看了看淡定的左白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金俊苦着臉看着龍少決:“老大~”

“我相信老左。”龍少決道。

“我也相信左爺爺,呵呵呵。”金俊不好意思的看着左白帆,說着說着乾笑了兩聲。

左白帆拍了拍金俊的肩膀,寬慰的道:“金弟弟我理解你,時刻保持警惕是向我們這樣的人生存的必備技能。”

金俊離尷尬致死已經只有一步之遙了。

“新情況是什麼?”龍少決問。

龍少決的詢問解救了犯了尷尬癌的金俊,逮到機會的金俊慢慢的走出書房,剛出書房,金俊立馬腳底抹油,一下就沒影了。

金俊邊跑邊想,三個月之內,老子絕對不見左白帆了。

修養了一個多月,楊暖暖的腿已經完全好了,病假還沒有結束,蘇月建議楊暖暖現在別去公司,因爲王心最近又升職了。

說好辭職的蘇月,遲遲沒有打辭職報告。

呆在家裏白吃白喝的楊暖暖,心裏想等蘇月辭職了,我也就辭職,再也不去王心手底下做事了。 盛夏的午後,小區花園裏,蟬鳴聲吵得人心煩意亂,楊暖暖撐着遮陽傘從花園裏路過,這樣炎熱的正午小區里人很少,大多數人都呆在空調房裏,不願意出門受罪。

楊暖暖撐着傘快步的往超市走,出了小區,再走五百米左右就有一個挺大的連鎖超市。

從家裏到超市,不過十分鐘,楊暖暖臉上都是汗水,身上也被汗水打溼了。

她一頭鑽進超市裏,涼爽的室內溫度,讓楊暖暖有一種墜入天堂的舒適感。

楊暖暖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她放下遮陽傘,推着購物車,先是去買了幾大包衛生棉,然後就開始在超市裏慢悠悠的轉了。

購物車越來越滿,堆的都是各種各樣的零食。

楊暖暖走着走着,忽然覺得不對勁,她時不時警惕的回頭看。

“奇怪,怎麼感覺有人跟着我。”楊暖暖低着頭,小聲的喃喃自語,“難道是我的錯覺。”

楊暖暖推着車快步小,她的身後,一個穿着藍色T恤衫,波點休閒褲的男人,緊緊的尾隨着的楊暖暖。

楊暖暖加快步伐,身後那個人速度也隨即加快,等楊暖暖停下腳步回頭看時,身後卻是空無一人。

楊暖暖越想越害怕,憑藉對超市內部結構的熟悉度,楊暖暖放好購物車,從車裏拿起一把菜刀,小心翼翼的躲在貨架後面。

那個一路尾隨楊暖暖的人,小跑着追上來。

“爲什麼跟蹤我?”刀光一閃,楊暖暖將菜刀抵在距離左白帆脖子還有三公分的位置,她眼裏帶着殺氣,高聲問。

左白帆額前碎髮被凌厲的刀鋒吹起,他下意識的一縮脖子,雙手高舉,做出投降的樣子,“是我,是我,別衝動,別衝動,衝動是魔鬼。”

楊暖暖自己也被嚇了一大跳,她稍微的移了一下視線的角度,一看到自己手裏鋒利的刀刃,離左白帆的脖子只有那麼一絲距離的時候,楊暖暖臉刷一下的白了。

楊暖暖看到跟着自己的人有點眼熟,她收回了菜刀,好險,好險,差一點就殺人了。

要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將一個素不相識的大男人割喉致死,楊暖暖會火的。

楊暖暖心有餘悸,她的腿都有些發軟,要是自己剛剛力度有那麼一絲偏差,她這輩子就完了。

左白帆好笑的看着驚魂未定的楊暖暖,這傻妞,膽子也太小了吧。

楊暖暖以爲是自己傻人有傻福,吉人自有天相,所以才能精準的把握住下刀的力度,其實不然,剛剛要不是左白帆反應快,楊暖暖的刀早已經落在他的脖子上了。

“你是誰?”緩了一會,楊暖暖問。

“你不記得我了嗎?那天你腿受傷就是我幫你做的手術,我是一個沒有行醫資格的無良黑醫生,開着一個黑診所,我叫左白帆。”左白帆笑着開玩笑。

“啊?”楊暖暖大跌眼鏡,這個人是黑醫生。

“哈哈,開玩笑,開個玩笑。” 厚愛,婚非不已 左白帆爽朗的一笑。

“哦,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楊暖暖說。

想起左白帆,楊暖暖的腦海裏就浮現出龍少決的影像,楊暖暖現在不想再和龍少決有任何來往。

“你也在這裏買東西啊?”左白帆問。

“對啊。”

“剛剛我離遠看到你的身影,不敢確定究竟是不是你,就跟了你一會。你可別把我想成變態跟蹤狂啊。”左白帆繼續他的黑色幽默。

“……”楊暖暖沉默。

“其實我看到你,就是想問問你的腿恢復的怎麼樣。”左白帆問。

“我的腿已經完全好了,連一點傷疤都沒留,非常感謝你精湛的醫術。”楊暖暖退後半步,對左白帆鞠了一躬。

“好了就好。”左白帆道。

“那……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楊暖暖說。

“恩,再見。”左白帆笑着對楊暖暖揮手。

楊暖暖推着購物車,走了兩步回頭看,左白帆依舊站在原地看着她。

楊暖暖尷尬的對着左白帆點頭笑了笑,左白帆回以楊暖暖更燦爛的微笑。

楊暖暖與左白帆短暫的交談結束了,旁邊貨架,一個藏在許多薯片之中的黑色鏡頭緩緩的抽出,這個鏡頭將將他們兩個人交談的所有內容都清晰的記載下來了。

夜晚低調奢華的歐式裝修風格的別墅之中,穿着睡袍的阿king光腳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他披散下來的黑髮嘀嗒嘀嗒的往下滴着水,半裸着的健碩胸-膛上也掛滿了晶瑩的小水珠。

窗外是一大片玫瑰園,正值盛花期,熱烈綻放的玫瑰花,一眼望不到盡頭。

阿king湛藍色的眼眸像是結了一層冰霜,他眼神冷漠無情,毫無一絲情感的流動。

夜風撩起純白色的薄紗窗簾,阿king回過神,他甩了甩頭,掛在黑髮上的晶瑩水珠,四處逃散,他頭髮的長度已經及肩頭,平時大多紮起來的頭髮,也只有在洗完澡之後纔會散開。

一個從頭到腳罩着黑袍的人影從,緩緩的從緊閉的雕花暗色大門走進來,他的身體就像空氣一般,可以自由的穿破任何堅硬的物體。

這這個人從頭到腳都被黑炮罩住,身高大約在一米七左右,僅憑身高體型,完全分不出是男是女。

黑袍拖在地上,步伐輕盈無聲的朝着站在落地窗邊的阿king走過去,也不知道黑袍之下的那兩隻腳究竟是不是在走,或許他就是飄來的。

“怎麼樣?”黑袍人停在阿king的身後,尖銳刺耳的聲音不男不女,依舊分不清ta的性別。

這樣的聲音如果是個男人的話,道和古代的太監有相似之處,若ta是個女人,那未免也太恐怖了。

“跟蹤了48天,龍少決沒有見過哪個女人一次。”阿king道。

“哦?”聲音本就難聽,ta說話時,還故意拖長音調,這聲‘哦’就像是從地獄傳來的鬼怨一般。

“我承認這一局我輸了,下一步按照你說的辦。”阿king撥了撥已經被夜風吹的半乾的頭髮。

“你要是早聽我的,現在冥界的龍帥就已經是夜帥了。”

龍帥是冥界衆人給龍少決的尊稱,管着冥界的所有正規的武裝力量,位置如同現代的元帥。 阿king沒有再理會這個黑袍人。

“龍少決——龍帥。夜霆皇——夜帥……霆帥,皇帥。”

阿king的早已經離開了,黑袍人站在阿king剛剛站着的地方,低着頭,還在琢磨着兩個男人的名字。

琢磨了許久,黑袍人像是得到了一個滿意的答案,ta直起腰板道:“皇帥好聽。”

黑袍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風似乎都畏懼這個人的能量,從ta出現之時,夜風陡然消失,四周安靜的嚇人。

就連躲在黑夜裏偷偷綻放的紅玫瑰,似乎都屏氣凝神,放棄綻放自我的最好時機。

黑袍人靜靜的站在窗前,清新甜膩的花香讓ta沉醉,ta忍不住伸出了手,寬大的黑袍依舊罩在手上,ta還是沒有一塊皮膚裸露在外。

一支帶刺的紅玫瑰憑空出現在黑袍人的手心,花落在掌心的一剎那,那個黑袍人就緊緊的抓住了長滿尖銳小刺的玫瑰。

烏黑的血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嘀嗒聲迴盪在諾大的別墅之內,很久很久之後,地板上的烏血成片,黑乎乎的粘稠血液看起來很噁心。

黑袍人緩緩的鬆開手,手心裏哪裏還有花朵。

脆弱的玫瑰花,早已經消失的乾乾淨淨,無影無蹤了。

“可憐的花兒啊。”黑袍人寬袖一揮,轉身輕盈的離開。

傍晚時分,楊暖暖挽着蘇月的胳膊,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坐在小區外廣場旁的花壇邊沿上,炫酷的最炫民族風縈繞在她們左右,熱情如火的大媽們,動作整齊劃一的跳着舞。

看了一會,被大媽們熱情感染的楊暖暖和蘇月,也情不自禁的加入她們之中。

胖乎乎的蘇月一跳起來,渾身上下的脂肪似乎都在顫抖。

楊暖暖肢體和大腦的協調度基本可以忽略不計,同手同腳跳了一會,她就識趣往後退。

楊暖暖看着笑容燦爛,身體靈活的蘇月,她沒有注意身後,一直往後退。

“小心。”蘇月擡起頭,她眼神一變,對着楊暖暖喊了一聲。

音樂聲太大了,蘇月的聲音完全被音浪遮住,楊暖暖只看到蘇月的嘴巴動了動,並沒有聽清她在說啥。

“小心。”蘇月朝着楊暖暖跑過去,她扯着嗓子又大喊了一句。

誘君 說時遲那時快,楊暖暖腳下一滑,身後就是滿滿當當的一湖碧水,楊暖暖大驚失色,心裏想着這下完了。

剛剛楊暖暖只顧着看跳舞的大媽們了,她完全忘了身後這個人工湖的存在。

楊暖暖雙臂在空中劃了劃,她搖搖晃晃,眼看着就要落水。

楊暖暖放棄了揮臂,她展開雙臂,就要仰面倒入湖水裏,還好,還好,現在廣場這裏都是人,就算落水也不會淹死。

楊暖暖閉上眼睛,靜靜的等着身體被冰涼湖水包裹的瞬間。

一隻戴着半截軍綠色牛皮手套的大手緊緊的抓住了楊暖暖的手腕,就在楊暖暖的身體就要落水的瞬間,顧栩不知道從哪個方向而來,他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楊暖暖的手腕。

顧栩單手抓着楊暖暖,雙腳分開三十公分距離,這樣的距離能讓他站的更穩當。

楊暖暖腰下傾50度,雙手張在空中,柔順烏黑的長髮髮梢似乎已經飄在水裏。

顧栩抓住楊暖暖,他看着眼睛緊閉眉頭緊皺,屏着呼吸的楊暖暖,她半天都沒有動靜,這樣的反應也太遲鈍了吧。

楊暖暖等了一會,她還是沒有感覺到水,她嘗試性半睜開眼睛,眼前的顧栩戴着帽子,圍巾,口罩,穿的嚴嚴實實,即便他包裹的如此嚴絲不露,楊暖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

別人穿着背心褲衩過夏天,顧栩一天到晚還穿着厚衣服,看起來和周圍的人並不在同一個季節。

顧栩用力一拉,楊暖暖遠離了湖堤。

楊暖暖尷尬的看了看顧栩,隨即打招呼:“嗨,顧大影帝,好久不見。”

“你的腿好了嗎?” 冷帝的小寵妃 顧栩輕聲問。

現在他雖然已經宣佈退出娛樂圈了,難免身邊還有熱情的粉絲,要是他現在被認出了,那可就不好了。

“已經完全好了,謝謝關心。”楊暖暖拍了拍腿道。

“對了,你爲什麼突然就宣佈退出娛樂圈了?”楊暖暖問。

“演戲演久了,很累,就想給自己放個假,出去旅旅遊,放鬆放鬆。”顧栩的解釋很官方。

“噢,這樣也好。”楊暖暖說。

“你回家去準備一下吧。”顧栩拉了拉圍巾,他敏銳的察覺到對面有一個女生正在拿手機拍他。

顯然那個女生並不能確定這個人是不是顧栩,所以她一直悄悄的跟在他的左右偷拍。

“啊?準備什麼啊?”楊暖暖詫異的瞪了眼睛問。

“我去旅遊,你和我一起。”顧栩指了指楊暖暖道。

“爲什麼啊?”腦子短時間內轉不過來彎的楊暖暖爲什麼三個字脫口而出。

“因爲你是我的私人助理,雖然我現在暫時退出娛樂圈了,我還是嘉恆影視的股東,你也繼續是我的助理。”顧栩說。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