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除得?”李信又問。

“就是讓皇上的心回到起兵之時,讓他認識自己,認識到這個天下。”楊子大聲說道。

“不錯,這個正是下官的疑慮,不過要怎樣才能讓皇上認識到自己了。”李信忠心報李自成的知遇之恩,希望李自成能夠戰勝一些妖孽,最終真正的得到天下。

“就是讓崔老丁這妖孽在皇上面前原形畢露。”楊子對崔老丁這隻蠍子精的所作所爲也是恨之入骨,竟然把陳圓圓獻給李自成。

“可皇上專寵崔老丁,看來這並不好使。”李信覺得要想除去崔老丁,絕非易事。

紅娘子聽不下去了,衝李信叫道:“不要相信這個大騙子,他這樣無非是想利用我們。”

“利用你們,利用你們這些無能之輩,你這潑婦太把我師父給估低了吧,我師父可是要往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要不是在時空山迷路了,也不至於來到你們這所謂的大順。”張孫是越聽越氣,心想我們要不是倒黴,從時空山淪落到什麼大順,怎麼會這樣。

“什麼尋找真經,什麼時空山,本將軍看你們是說大話也不看看地點,連這樣的謊話都說得出來。”紅娘子只是大順的將軍,怎麼能夠明白什麼尋找真經,什麼時空山。

“真是不學無術的傢伙,連這些簡單的事都不知道。”張孫嘲笑紅娘子道。

楊子聽在耳朵裏也不舒服,心想照他們那樣吵下去也不是辦法,衝張孫叫喝道:“張孫,你就少說兩句吧。”

張孫可不想閉口,但見師父都這樣說了,瞪了紅娘子一眼止口了。

“那麼國師真的是來幫大順,是來保皇上統一天下的?”李信還是有很多疑慮。

“當然。”楊子應道。

“國師,下官有一事不解,你是怎樣知道下官心中所想的。”李信對楊子通靈之術不知所以。

“李大人,本仙通靈這一點並不奇怪。”楊子通靈可是上天賜予地能量。

李信遲疑了一下,又道:“國師,可這一點誰會相信你呢?”

楊子冷冷一笑道:“容不得你們不信。”

“國師用什麼方法使下官相信國師有通靈之術呢?”李信始終以爲楊子是一個大智者,才能知道別人心中所想,他可不相信什麼通靈之術。

楊子想了想,知道看來不動用一下自己的本事,李信夫婦是絕不會相信的,隨即問道:“李大人,你看着本仙手中有什麼沒有?”

“沒有。”楊子手中當然沒有什麼,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可就在瞬間楊子手中竟然有了一柄寶劍,一柄透着寒氣的寶劍。

“啊!”李信夫婦一聲驚息,沒想到這楊子果然有這種非凡之能,難道他真是仙人。李信想到這裏,疑惑地道。“國師,你真的是西上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人嗎?”

“當然,本仙沒有騙你,也沒有必要騙你。”楊子實話實說。

“既然國師果真神人,就請國師爲天下萬民謀福利,讓皇上回心轉意,挽救我大漢子民吧。”李信大聲叫道,同時“撲通”便給楊子跪了下來。

“李信你瘋了,給這種人下跪。”紅娘子以爲不妥,高叫道。

“夫人,大國師真的是來幫我們的,幫皇上的。如果他不是來幫我們幫皇上,早在宮廷之上,便已經讓我們死無葬身之地,再說他又是真有其能,又怎麼會與我們說這麼多好話。”李信是乎明白了這件事情的原委,就連楊子在宮廷之上也是救了自己,於是說楊子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李信,你難道不懷疑他這樣做是爲了收賣我們嗎?”紅娘子還是以爲不妥。

“大國師法力無疆,爲什麼還要收賣我們這些小人物了。”李信大聲迴應。

紅娘子愣住了,覺得丈夫的話還是有一定道理。

楊子一聽李信的解說,隨笑道:“本仙來到大順,就聽說大順李信才智過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下官不才,還請大國師賜教。”李信畢恭畢敬地說道。

“好,既然李大人信得過本仙,本仙也就助你們一臂之力,剷除崔老丁這個妖孽,讓皇上做一個好皇上。”楊子見李信如此看得起自己便迴應道。

“大國師““““““““““““““`。”李信剛要向楊子討教。就聽見下人進來通報:“稟告大國師,崔丞相求見。”

‘崔老丁,他來得好快呀。’楊子暗叫道。

“師父,崔老賊來幹什麼?”張孫對崔老丁這個妖孽,也沒有什麼好印象。

楊子衝張孫一揮手,衝下人喝道:“快傳崔丞相。”

崔老丁是當朝丞相,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但今天切顯得畢恭畢敬,來到國師府便給楊子施了一禮,說道:“下官見過大國師。”

楊子看了看崔老丁這個妖孽,想了想說道:“不知崔丞相來此有何貴幹?”

“大國師,下官此次前來一是登門拜訪大國師,二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與大國師商量。”崔老丁認真地說道。

“崔丞相,你看這兩個人該如何處置纔好了?”楊子指着李信夫婦,故意先問崔老丁。

崔老丁看了李信夫婦一眼,說道:“大國師聰慧絕頂,下官不敢妄言,只能洗耳恭聽。”

“哈哈““““““。”楊子是哈哈一笑道:“崔丞相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小仙只不過懂一些玄幻之術罷了,怎可與丞相相題並論。”

“大國師?”崔老丁暗暗叫苦,因爲他知道楊子這個通靈之人可能已經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楊子暗暗一笑,道:“崔丞相,有話就直說吧。”

崔老丁當然有很多話要對楊子說,但要當着李信夫婦的面說這些話,還是覺得不妥,話音一轉,說道:“下官有些話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哈哈“““““““。”楊子是哈哈一笑,也早已知道崔老丁的心思,隨即便衝下人們一聲叫喝:“把李大人與紅將軍先給帶下去。”

下人也很利索,立馬便將李信夫婦帶了下去。

“妖孽,我師父早已經查明你的身份,你就是一隻千年蠍子精,還不快快現出原形。”張孫不等師父說話,便叫道。

“啊!”崔老丁一聲驚叫,一時驚嚇過度摔倒在地,高叫道:“大國師饒命呀,小妖也是迫不得己,纔來到闖王麾下的。”

“妖孽,不管你是有什麼苦衷,都等着受死吧。”張孫大叫道。

崔老丁忙亂之中,向楊子跪了下來,哀求道:“大國師饒命,請聽小妖把話說完。”

楊子衝張孫一揮手,張孫立即啞了口,與師弟一起靜觀師父是如何與這隻蠍子精對決。

“妖孽,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本仙可等不及了。”楊子沒好氣地叫道。

“大國師,實不相瞞,小妖是受邪惡老人指使,纔來大順作亂的。”崔老丁道。

崔老丁說了一句實話,楊子的通靈之術正告訴自己,這是真的,不過這裏面一定有文章,即問:“邪惡老人,他是什麼妖孽?他爲什麼要指使你?”

“回大國師,邪惡老人是什麼妖孽,小妖法力尚淺不能查覺,不過他曾說闖王終不能成事,命小妖來亂他軍心,敗他臣民。”崔老丁如實報告。

楊子愣住了,他邪惡老人是什麼妖孽,怎麼會與師父無上老人一樣知道闖王不能成事,難道他們都是法力無邊的世外高人。不過就算他邪惡老人真的法力無邊,對付他可能心有餘而力不足,但對付這隻蠍子精還是綽綽有餘;想到這裏便道:“那你現在是什麼打算?”

“大國師,小妖願意爲大國師馬首是瞻,奉大國師爲主人,保大國師得大明江山。”崔老丁邪念不改,依然指望讓李自成不成事。

楊子可不想李自成不能成事,叫道:“本仙即刻便要前往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根本沒時間做皇上,這個皇上還是讓那些凡人來當吧。”

“大國師,天皇、地皇、人皇,三皇中唯人皇爲大,大國師難道要失去這個好機會?”崔老丁的意思好像楊子只要願意當這個皇上,就手到擒來。

楊子一愣,對崔老丁的話有些不解,隨說道:“妖孽,你的意思是說只要本仙願意,就可以得到天下?”

“小妖不敢撒謊。”崔老丁一本正經。

楊子更加不解,當然張孫與孫二也不解,張孫更是心裏藏着蜜糖,心想如果師父是皇上,而師父又沒有子嗣,自古傳長不傳幼,我張孫豈不是太子,‘啊!哈哈“““““““。’張孫想到這裏只差沒笑出聲來。

楊子瞪了張孫一眼,心想就算我當了皇上,但你比我年長七十歲怎麼把太子之位傳給你,再說等我當了皇上就有三宮六院,還怕沒有兒子,真是笑話。可孫二倒好,心無雜念的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倒真擔心師父想當什麼皇上呢。

“妖孽,皇上那會這樣容易就得到了,你不是蒙本仙嗎?”楊子可不信這妖孽的話。

“大國師有所不知,只要讓闖王得到陳圓圓,大國師就能得到皇上之位。”崔老丁一口咬定這個事實。

“此言怎講?”楊了是百思不解。

“闖王得到陳圓圓,吳三桂自然降其清軍,或者另立門戶。如今吳三桂手下無將帥之才,他要想重新得到陳圓圓,就只有投降清軍。如果大國師趁機前往山海關,遊說吳三桂說只有大國師纔可以讓他重新得到陳圓圓,吳三桂必定止住降清之念奉大國師爲王,然後集合大明殘餘力量北抗清軍南掃叛軍,重新一統天下。”崔老丁說得振振有詞。

“那豈不還是大明天下。”楊子心想這樣集合大明殘餘力量,豈不是又重新回到大明。

“大國師有所不知,吳三桂天生反意,必定會有謀朝篡位之舉。可是他那時已經失去了民心,大國師便可名正言順取而代之成就楊氏天下,爲楊氏之開國天子。”崔老丁說的是比唱得都動聽。

“哈哈“““““““““。”楊子越聽越覺得不可思議,心想這蠍子精好像是說評書一樣,真是可笑之至,笑道:“傳聞吳三桂忠心於大明,可謂是鞠躬盡瘁,死而後矣,怎麼可能反他大明,生叛逆之心。”

“大國師,請相信小妖,這裏面沒半點疑團。如果大國師運用一些投機取巧的妙招還能在吳三桂、闖王之間左右逢緣,得天下真是易如反掌。”崔老丁道。

“蠍子精,本仙看來這些都是你編出來騙本仙的吧?”楊子不以爲然。

“大國師,這些都是真的,小妖不敢騙大國師。因爲這都是邪惡老人說的。”崔老丁這一次又搬出了邪惡老人。

“這些都是邪惡老人說的,而你就這樣相信邪惡老人的話?”楊子對邪惡老人越來越感到神祕。

“大國師有所不知,邪惡老人前知五千年,後知五千年,他的話比史書都要真實。”崔老丁把邪惡老人說得天花亂墜。

‘邪惡老人真的就這樣厲害嗎?’楊子的心中涌現一道陰影。

崔老丁下去了,他說要楊子儘快給他答覆。楊子這次也沒有用斬妖劍結束他的命,因爲那個邪惡老人如果真的這樣厲害,會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會不會結束自己西上無極之地之旅。

“師父,徒兒覺得這蠍子精說師父可以成爲真龍天子,師父有沒有考慮他的話了。”張孫還在想着自己做太子的事。

“張孫,你爲什麼這個時候竟然想着要當什麼太子了?”楊子不滿地叫道。

‘太子?’孫二糊塗了,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師兄。

張孫立即啞口了看了一眼師弟,心想師父也真是就算知道徒兒的這份不軌之心,也不要當着師弟的面說出來吧,讓我這個師兄在師弟面前丟面子。 79 穿越時空之押解天牢

79穿越時空之押解天牢

李自成正在皇宮裏想着陳圓圓,想來想去感覺不妥,於是下令傳陳圓圓上來。不時,陳圓圓失魂落魄的來到御書房,行了個萬福,道:“妾身拜見皇上。”

李自成早已經色心蕩漾,從皇椅上站了起來,便來攙扶陳圓圓,溫柔地道:“圓圓快快請起。”

陳圓圓可是一個聰慧的女子,她早已經查覺到李自成的意思,賴在地上不敢起來,哀求道:“皇上,小女子不過是吳三桂的妾室,不敢受皇上錯愛。”

李自成知道陳圓圓的話意,喝道:“圓圓,你怎麼到這個時候還想着吳三桂?難道你就對朕沒有半點好感?”

“皇上,從古到今一女不事二夫,今妾身雖與夫君相隔千里,但這份情永真,這份意永駐。皇上明鑑。”陳圓圓可沒有半點負吳三桂之意。

李自成勃然大怒,叫道:“圓圓,你就不怕朕揮師北上,血染山海關嗎?”

“皇上,是一朝明君,又怎麼會做這等荒唐之事,再說皇上若放妾身回去,夫君必定感恩皇上,爲皇上馬首是瞻,到時候還憂天下不在皇上手中。”陳圓圓可說出了利害之處。

李自成冷冷一笑,道:“圓圓,當年朕不過區區數者,便拿下大明半壁江山,如今還有用得着他吳三桂嗎?再說待朕拿下山海關,他吳三桂便死路一條,什麼事你自己看着辦吧?”

陳圓圓暗暗驚叫,因爲雖然吳三桂驍勇善戰,但要真與闖王的大軍對決,恐怕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到那時不但救不夫君,反而搭上夫君的性命,如何是好呢?

李自成自然看出陳圓圓的疑慮,喝道:“圓圓,如果你能聽朕的,不僅可以使自己的永保鳳冠,還能保他吳三桂榮華富貴,何樂而不爲了。”

陳圓圓暗暗叫苦,心想這不正是做爲一個女子想得到的嗎,可是就因爲這樣就忘記夫君的山盟海誓,肺腑之言嗎?就在陳圓圓猶豫不決之際,走進來一個小太監,稟告道:“皇上,大國師求見。”

‘大國師?他來幹什麼?’李自成百思不解叫喝道:“快傳。”

不時,楊子便來到御書房,向李自成一叩首道:“臣楊子拜見皇上。”

“愛卿,有什麼事稟告?”李自成白了楊子一眼,不滿地道。

楊子看了陳圓圓一眼,說道:“皇上,臣以爲皇上應該放了陳圓圓,讓他回到吳三桂身邊。”

“爲什麼朕要放了陳圓圓這大明餘孽?”李自成有些怒火,喝道。

“皇上,吳三桂雄據一方,如果皇上扣下其愛妾,其必定反我大順,到時候兵臨城下對皇上極爲不利呀。”楊子道。

“哼!”李自成早已被勝利衝昏了頭腦,怎會採納楊子的建議,怒道:“吳三桂雖然雄據一方,但要與朕的千軍萬馬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怕他幹什麼?”

“皇上,這正是臣所憂心的,因爲他吳三桂根本不能與皇上抗衡,但又爲了奪回愛妾,唯有降關外的清軍,然後引清軍入關。到那時吳三桂與清軍組成聯合軍席捲中原,當到了那一天,恐怕我不好收拾。請皇上三思呀。”楊子苦諫道。

李自成那裏聽得下這一套,衝楊子叫喝道:“大國師,這裏沒你的事了,你下去吧。”

“皇上,忠言逆耳利如行。”楊子不放棄最後機會。

李自成對楊子忍無可忍,要不是看在想讓楊子幫他求長生不老之術,早就將楊子殺之;叱喝:“來人呀,把大國師給帶下去。”

皇宮裏的御林軍立即闖了進來,押住楊子便拖了下去。

“皇上,三思 `。”楊子的苦心看來是白廢了。

大國師府,楊子整夜無法平靜下來,想着陳圓圓可憐巴巴的樣子,心中都一陣感傷,是暗下決心,一定要救出陳圓圓,不管是爲了他李自成還是吳三桂。正在這時,府外是人聲鼎沸。張孫慌慌張張跑了進來,叫道:“師父,大事不好了,皇上派兵把國師府給包圍了。”

“爲什麼?”楊子百思不解,心想李自成不是急於要我給他修煉長生不老之術,怎麼會?

話說間,一大羣御林軍便衝了進來,向楊子叫喝道:“奉皇上密旨,大國師妖言惑衆,擾亂朝綱,立即殺無赦。”

楊子愣住了,他感應到李自成要殺死自己的氣息,不過還感應到另外一種氣息,一種妖氣,崔老丁?一定是這一隻蠍子精,因爲在自己面前原形畢露,又擔心自己壞了他的好事,惱羞成怒便要皇上下密旨意將我置於死地。不過楊子可不傻,一聲叫喝:“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假傳皇上旨意,謀害國之重臣,你們該當何罪?”

爲首的軍官一愣,衝了上來叫道:“末將陳宏手中確實有皇上密旨,這還有假,我看你這是死到臨頭,故弄玄虛吧。”

“荒唐,本仙受皇上錯愛官居大國師,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皇上要處死本仙,本仙難道會不知道。再說本仙手中還有皇上的親筆密函,密函中說無論何時何地均不負大國師,現在又怎麼可能要處死本仙了。”楊子竟然說出自己也有密函。

陳宏一愣,心想怎麼他大國師也有密函呀,那我手中有密旨?不過自己手中的密旨可是有皇上的大印蓋在上面,不可能有假,他大國師的密函了?隨疑惑地叫道:“大國師有沒有密函這是大國師的事,末將只知道君令難違,恕末將失禮了。”

“本仙要見皇上。”楊子心想或許只有見到皇上,才能把這件事的原委說清楚。

“那是大國師的事,大國師見了皇上自然分曉。”陳宏說罷,便朝御林軍一揮手,御林軍得令,即衝了上來,把楊子師徒綁過結結實實,帶往天牢。

天牢的歲月暗淡無光,楊子師徒轉轉又被奸人所害關入天牢,過着這種不見天日的日子。

“師父,我們怎麼辦呀,他李自成忘恩負義呀。”張孫哭喊道。

“張孫,別擔心,師父不是告訴你什麼事都有師父嗎。”楊子還是這樣安慰張孫。

孫二看了師兄一眼,叫道:“師兄,你就別問師父了,師父正在想辦法,鬥一鬥那隻蠍子精。”

‘不錯,孫二說得一點都沒錯,師父一定要打敗那隻蠍子精,讓他無處遁形。’楊子想到這裏暗下決心,一定要打敗這隻蠍子精,還要救陳圓圓這位癡情女子。外面忽然出現了一種妖氣,一定是蠍子精來了,他來幹什麼?是來羞辱我們嗎,還是有其他的陰謀?不過什麼事都只有等蠍子精出現後才能分曉。

崔老丁赫然出現了天牢牢門外,迫不及待地笑道:“哈哈 “楊子你把我崔老丁估得太低了吧,你以爲我崔老丁就這樣對你俯首聽命,真是荒謬之至。”

“蠍子精,你好奸詐。”楊子叫喝道。

“哈哈 正所謂兵不厭詐,你敗得並不冤枉,因爲能敗在我蠍子精手下,也是一種榮幸。”崔老丁得意忘形。

“不知你用什麼方法說服皇上,讓他改變初衷要置本仙於死地。”楊子對這事還是不清楚,他想聽聽崔老丁怎樣說。

“哈哈 `,我只是向皇上說你楊子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仙,而是妖言惑衆,唯恐天下不亂的妖孽。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吳三桂的同黨,這次是爲了營救陳圓圓才委身如此的,皇上一心想得到陳圓圓這個美人,而你切要壞他的好事,他自然忍不下這口惡氣,所以要將你置於死地。”崔老丁笑得忘形。

“妖孽,果然是妖孽。但未到最後輸贏未定,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了。”楊子可不相信自己會敗在蠍子精手下。

“哈哈 “,你還不認輸呀,告訴你吧明天午時就是你的死期了。皇上就要把你斬首了,哈哈 。”崔老丁說完話都不忘一陣大笑,

“妖孽,別高興的太早,我師父可是一代宗師,法力無邊無際一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張孫罵道。

“張高人,不高興不行呀,因爲明天你就會跟着你的師父到西方無極之地尋找到真正的真經,功德圓滿了。”崔老丁是高興的無法形容。

“師兄,你少說兩句吧,別浪廢了口水。”孫二看了一眼師兄勸道。

張孫看了師弟一眼,明白師弟的意思,止口了。

“蠍子精,我不是嚇唬你,明天午時並不是本仙的死期,而是你的死期,你真是大錯特錯也。”楊子擡眼望了崔老丁一眼,隨即哈哈大笑道。

“荒謬。”崔老丁絕不相信明天午時會是自己的死期。

“信不信由你,本仙的話已經很明白了。”楊子笑道。

崔老丁愣住了,儘管他不相信明天午時是自己的死期,但對於這個通靈的大仙,還是有些顯得措手不及。

夜深人靜,楊子失眠了,等他醒來便看到了一陣清風飄了進來,那是一道什麼風楊子可以肯定,那是小盧的靈魂。

“師父,徒兒要怎麼樣才能救您?”小盧認真的說道。

“小盧,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着要救師父嗎?你難道忘記了師父曾經殺害了你的師兄與師妹嗎?”楊子想不到小盧竟然要救自己,忘記了殺兄殺妹之仇。

“師父,徒兒的師兄師妹罪大惡極,死有餘辜。徒兒已經痛改前非,怎麼還能步入他們的後程。”小盧痛心地叫道。

“小盧,算師父沒有白收留你,如果明天師父不能打敗蠍子精,你就走吧,也好保住自己的一條小命,在全心全意修成正果,不枉師父的一番苦心。”這便是楊子這位做師父的心願,他可不希望弟子慘死。

小盧愣住了,隨即向天牢外飄去,他要飄往何處?前面有一個大莊院,上面寫着丞相府,丞相府不就是崔老丁的府地,小盧去幹什麼?勸崔老丁,殺崔老丁,還有降崔老丁?

崔老丁得意洋洋在那裏睡大覺,一陣寒風襲了進來,令人毛骨悚然,崔老丁也嚇了一跳,從睡夢中醒來,驚叫道:“在下崔老丁,閣下是?”

“盧剛。”小盧的聲音。

“盧兄 “。”崔老丁一陣驚喜。

盧兄?崔老丁稱小盧爲盧兄?莫非他們認識,而且交情非淺,若不也不會以兄長相稱。不錯他們確實是一對朋友,不過是一對蠍朋驢友罷了。不僅如此崔老丁與朱子慎、令狐香都是朋友,不過是豬狗驢蠍之朋友。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