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啊,有病吧。”陳沖不耐煩的嚷嚷着。

“咯咯,好多人呢!乖,快起來吧。他們說大學城到市中心有接近兩個小時的車程呢,而且太晚出發的話,擔心路上堵車。到時候錯過比賽開始,就麻煩了。”冰屍蹲在牀邊,手裏拿着一條擰乾水的熱毛巾。

“啊!!我真是服了!”陳沖掙扎着從牀上坐起,將毛巾往臉上一蓋,又有倒下去繼續睡覺的衝動。好在毛巾的溫熱逐漸活絡了神經,這才緩緩提起精神。

然後在冰屍的幫助下,又是洗頭又是刷牙,忙活了五六分鐘左右,才換上乾淨清涼的短袖短褲,夾着最喜愛的人字拖,提起拉桿箱就往樓下走。

“喲,陳老闆,早啊。”李胖子的聲音傳進耳朵,陳沖擡頭一看,只見餐館門口站了將近十人!

除了李胖子與趙四外,還有秋童、白阿姨、周查理、胡二胖子等人,然後,一身職業女性裝束的李香則站在更遠的位置與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人交談着什麼。

陳沖上次在茶樓見過這位中年人,是李建邦的助手,叫做金漢。

“你們這是..”他驚訝道。

“當然是去給你們加油咯。”白阿姨今日穿得很優雅,彰顯着成熟女性特有的溫婉氣質。

“本來其他老闆也想去的,但是考慮到一下子走了這麼多人,美食街怎麼也得有人守着,免得那些師大的學生沒飯吃。”秋童笑道。

“那你們不做生意了?”陳沖追問。

“放心,周查理的蛋糕店不用隨時守着,老白的養生湯館也有她侄女看着,至於我烤鴨店,嘿,關兩天就關兩天,剛好給自己放個假。”胡二胖子招了招手,“行了,有什麼事情上車再說,走吧。”

“好。” 快穿:渣男洗白實錄 陳沖點點頭,“冰冰,這兩天就你一個人看店了,有什麼事隨時給我打電話,我走了。”

“放心吧。”冰屍快速給陳沖捏了捏肩膀,“老闆,加油哦!”

“那必須的。”陳沖嘿嘿一笑,拖着行李箱與李胖子等人一同朝街尾的路口走去,只見兩輛洗得一塵不染的商務車並排停在那裏。

衆人不由分說,在李香的安排下,趕緊上車坐好。

只聽發動機轟鳴,兩輛商務車一前一後的匯入主幹道,消失在視線盡頭。

冰屍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然後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了一行字以後,帶着黑貓進入廚房。

“接下來,就是本仙女的個人表演時間了,咯咯咯..”

“喵。”

黑貓兇狠的揮了揮爪子,以示鼓勵。

見狀,冰屍也不廢話,先是點火燒水,接着將昨晚準備好的大量包子興沖沖的拿了出來。

……

在陳沖等人出發前往市中心的時候,龍江市的許多地方也在上演相似的一幕。

金匱盟 位於龍江市西北面,靠近機場路的大食代門口,二十幾個身穿白色廚師服的身影在衆多女粉絲的簇擁下,座上了印有‘興盛天街大食代’字樣的專車。

“聽說大食代的王興主廚還不到三十歲吧?天吶,人又高又帥,還是美食高手,簡直是完美老公啊!”

“大食代加油!王興主廚加油!”



龍江市東南面,這裏屹立着一座高度388米,素有龍江第二高之稱超高建築。建築一層至五層屬於望江閣。樓下,一羣身穿黑色服飾,個性鮮明的男男女女正圍在一起合影,然後一名杵着柺杖的老婦人在助手的攙扶下,笑着爲衆人整理衣領。

“你們都是咱們望江閣的年輕力量,去吧,去展現你們的才華,讓更多人知道望江閣的名字!”老婦人顫顫巍巍的說道。

“董事長放心吧,我們一定不負衆望!”領頭的黑衣男子是個光頭,兩個耳垂分別帶有兩三個金屬耳環,小臂也紋着彩色刺青。

這番形象不僅沒有任何張揚與桀驁,反而透着年輕人特有的朝氣以及衝勁,反正隊伍中的好多女生都看得入迷。

“好好。”老婦人握着光頭男子雙手一個勁的叫好,“不過羅峯,雖然你已是望江閣的廚師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但切記不可驕傲,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光頭羅峯認真點頭,“董事長放心,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廚藝很強,這次雖然想爲咱們望江閣取得榮譽,但也很想和其他高手過過招,希望能學習到更多技術。”

“年輕可爲,年輕可爲!”老婦人無限唏噓,然後指着大門口停放的一排黑色轎車,“出發吧,時間不早了。”

“是。”羅峯深吸口氣,對着衆人一揮手,率先開門上車。



大學城體育大學附近,當趙小康帶着美食城的精英們來到廣場時,外面已經圍滿了體育大學的學生,那人頭攢動的場景,就像在舉辦某種大型活動一樣。

“輝記餐廳加油!我們今天在直播間給你們助陣!”

“體育大專屬彈幕已經集結完畢,就等你們開播了,話說,到底幾點開播啊?”

“時尚炒飯的主廚有沒有參加比賽啊?好喜歡他做的炒飯!”

“花香甜品的劉姐呢?怎麼沒看見她的身影?”



聽着周圍絡繹不絕的聲音,趙小康露出了滿意的神色,看來比賽之前的宣傳費用沒有白花,起碼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生輝,這次團體賽就靠你了,龍哥的主要目標是個人賽,恐怕沒有時間到場給你加油了。”

“嗯,我會拼盡全力的。”一名兩鬢斑白的中年人緩緩點頭,旋即也不多說,帶着身後的精英們坐上了幾輛價值不菲的豪車。

趙小康與這次負責直播的年輕人則坐上打頭的一輛車。

“趙哥,輝哥還不知道美食街也參賽的事情吧?”青年皺着眉頭問道。

“我沒告訴他。”趙小康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氣得牙癢癢。

“那..”青年欲言又止,神色擔憂。

“放心,生輝的性子我瞭解,如果是其他事情,他可能會念及昔日的舊情而留手,但若是牽扯到美食這一塊..呵呵,他這個人啊,美食就是淨土,他不會允許任何事情將其污染的。”趙小康輕笑兩聲。

當年若非杜文龍在廚藝上碾壓了李生輝,令後者一直想要超越,否則,這傢伙根本不會跟着離開。而若真是如此,美食街現在絕對是塊難啃的骨頭。

“至於美食街..我會親自處理的。起碼不會讓他們順利比賽就是了。”

望着趙小康嘴角若隱若現的弧度,青年不再說話,他知道,一旦前者能說出這樣的話,那代表美食街就要遭殃了。

甚至,比輸了比賽還可悲!

“出發。”

……

“朱旺,咱們現在怎麼說?會寢室睡個回籠覺,還是找個地方吃早飯?”美食城的廣場上,膚色黝黑,人高馬大的林強拍了拍同伴的肩膀,問道。

由於最近兩天廚神大賽的緣故,美食城的許多特色餐飲店都處於關門狀態或者學徒掌勺,所以大家參加完歡送儀式後,大部分人都選擇返回學校,只有一小部分仍堅持尋覓早餐。

“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都快七點了,回去能睡幾分鐘?”朱旺的嘴脣很厚,身高也也比林強矮一頭。

若單從身高判斷兩人的優劣並不合適,因爲林強是主練調高的,而朱旺則是主練舉重的,項目不同,詫異也非常明顯。

“那就吃早飯咯。”林強無所謂的聳聳肩膀,“不過,我們常吃的輝記餐廳肯定是那個學徒在掌勺,味道和他師父李生輝做的的差距太明顯了。”

“美食城這麼大,隨便換一家咯,我們剛纔可是領了不少優惠券呢。”朱旺說着就往美食城裏走。

之所以剛纔有那麼多人過來助威,完全是衝着優惠卷的誘惑而來可是,否則的話,誰願意起那麼早?

當然,除了那一小部分死忠粉以外。

“別呀兄弟,現在美食城的精英全都去參加比賽了,這個時候用優惠券,肯定不划算。”林強抿了抿嘴,“要不趁着時間還早,咱們去美食街那邊看看吧,我還從來沒去過呢。”

“美食街?算了吧,那個破地方環境又差,味道也難吃,只有龍師大那幫傢伙會選擇。”朱旺不削的說道。

“我主要是想吃豆漿油條了!美食城雖然也有,但不是小時候吃的那種現炸油條,沒感覺啊。”林強道出心聲。

美食城早上雖然也有專門賣豆漿油條的餐廳,可那些油條炸出來之後,就跟西餐糕點一樣,儘管好吃,但差異還是很大。

說實話,他想吃到的,是那種路邊攤,攤販在一口大油鍋裏現炸現賣,十里八里都能聞到味道。

西方美食側重環境,而華夏美食則側重氣氛!

美食城..太西化了,沒有小時候的感覺。

“你這傢伙,不是找虐麼。”朱旺笑了一下,卻也沒有一意孤行,“行吧,那就去美食街找找看吧,估計也只有那種破地方還能見到這種油炸方式了。”

“走。”

二人說走就走,僅僅十分鐘不到,就已經能看見美食街的路過。

“臥槽,真有!”林強一眼就看見路口停着一輛銀白色的手推車,前面隨意擺着一些小桌子,很多龍師大的妹子坐在那裏吃飯。

當然了,這麼遠的距離其實很難看清那裏賣的什麼早餐,但油條特有的油炸味卻早已飄蕩過來。

“好多妹子啊。”朱旺下意識嚥了口口水。

他們體育大學雖然也有妹子,但..搞體育的..肌肉型、健將型,稍不注意,還有被捶成豬頭的風險。

“愣着幹什麼,趕緊走啊。”林強催促一句,一馬當先走了過去。

不過,當林強二人走進之後才發現,原來第一個手推車的後面,還停着更多的推車,全都圍滿了學生以及早起的上班族。

這些推車經營着油條豆漿、特色腸粉、稀飯糕點等等,就連那種手工現場執着的芝麻糯米糰都有!

還別說,這美食街的環境看上去的確很糟糕,離主幹道也不遠,各種汽車的轟鳴不絕於耳,感覺十分嘈雜,但這種充滿懷舊氣息的氛圍卻是美食城不曾見到的!

“你不是要吃油條嗎,買呀。”朱旺瞅準了一桌只有兩名可愛女生的位置,想過去拼桌。

“我突然又想吃那個糯米糰了。”林強感覺糾結起來。

“我靠,這還需要想?你過去買兩個打包過來不就行了?還怕咱兩吃不完?”朱旺說着話的時候,已經坐在兩名女生對面,同時心裏生出一股強烈的自傲。

與龍師大這幫學生的就餐環境相比,他們體大的學生當真是幸福無邊了!那些裝璜漂亮的餐廳、各種華麗的吊燈、一塵不染的地磚還有隨時開放的中央空調..

呵呵,這些東西,美食街一樣都沒有!

怎麼形容呢..

美食街..

Loser! “好煩啊,羣里居然沒有一個人知道陳老闆今天參加比賽呢,害得他們走的時候,都沒人給他們加油助威!”

“估計陳老闆本身也沒想讓人知道吧..你瞧,上次要不是楚瀾主動詢問,估計我們到現在還被矇在鼓裏,不知道有關廚神大賽的事情呢。”

“我都能想象他們幾個孤苦伶仃參加比賽的落魄背影..對了,我記得上次不是有個什麼直播麼?一會兒我要組織咱們四羣的所有粉絲給陳老闆他們助威。”

“那必須的!不過,聽說第一輪比賽是下午的事情了,還是想想中午咱們吃什麼吧。”

“中午啊,這就有些犯難了,實在不行就在食堂裏面吃也可以。”

“不行不行,我這兩天倒黴透了,每次都來晚,逼得我只能在食堂吃飯,各種白菜系列,我快吃吐了。”



趁着林強去買糯米糰這會兒功夫,朱旺剛好趁機裝模做樣的偷聽兩名女生的閒聊,頓時覺得好笑。

這如同拆遷區域的美食街竟然也參賽了?而且聽她們的口氣,還似乎非常支持那個什麼陳老闆?

高手在民間?噗嗤,別逗了,這種如同蒼蠅館的地方,能有什麼高手?頂破天炒兩個拿手小菜就已經不錯了!但,廚神大賽那種地方,光靠小炒就能取勝嗎?顯然不行。

再一個,師大的學生到底在忍受什麼樣的煎熬啊?吃着早飯的同時,就開始考慮午飯的問題了?

這種情況似乎在體大從未發生過吧?不對,也經常發生,但不是考慮吃什麼,而是糾結吃什麼! 足球之超級巨星 因爲美食城的美食實在是太多了!

兩者之間僅差兩個字,意思卻完全不同。

不得不說,體大的學生太幸福了,若是讓那些浪費糧食的傢伙來美食街這邊呆上一段時間,恐怕會改掉這個臭毛病吧..

朱旺一邊嘲笑着美食街,一邊又心疼師大的學生。當然,僅限女學生!

“同學,請問這家的豆漿油條好吃嗎?”見對方聊得差不多了,他適當的插入話題。

“豆漿油條還分好吃和不好嗎?我覺得沒什麼差別吧?”其中一名短髮女生微笑道。

唉,沒見過世面的可愛妹子啊..

朱旺心裏嘆了口氣,“當然有區別咯,我告訴你們呀,你們是沒吃過那種帶奶香的油條,可好吃了,而且用的油也都是健康油。”

“帶奶香的油條?”另外一名眼鏡妹子狐疑一句,“那還能叫油條嗎?”

“當然是油條咯,做法都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是,融入了新的創意。”朱旺認真的解釋道。

“也許是吧,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傳統的油條,吃着舒服。”

短髮女生夾起一截切好的油條放進豆漿裏,然後筷子稍稍用力一摁,將其完全沒入,待重新浮上來時,油條裏已經吸滿了豆漿。

新鮮熱油條的好處在於,只要不一直泡在豆漿裏,放入口中的時候,外層依舊是酥脆的,口感層次鮮明。這也充分說明老闆的油炸技術非常到位。

話題結束得比想象中更快,朱旺略有些不知所措,於是趕緊在腦海中思考,打開新的話題,“對了,剛纔聽你們聊天,似乎也知道廚神大賽的事情,如何,你們覺得哪些隊伍有機會衝進第三輪?”

“哪些隊伍?”眼睛女生掩嘴偷笑,“不好意思,我們連參賽隊伍有幾支、有哪些都不是很清楚,更別提預測哪些隊伍衝進第三輪了。不過..”

“不過什麼?”朱旺追問一句,非常期待聽到對方說出‘美食城’三個字。

“雖然不知道哪些隊伍能衝進第三輪,但我知道哪隻隊伍能奪冠!”眼鏡女生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非常堅定,不似開玩笑。

“這你都能知道?”朱旺打趣一句,越發覺得兩位妹子實在是太可愛了,而且還很會聊天!

“當然知道了,那肯定是美食..”

“城?”朱旺掐準時機說出最後一字,期望和對方來個不期而遇,心有靈犀。

“不不不。”眼鏡妹子慌忙擺手,一字一句的糾正道:“是美食街!”

聞言,朱旺一頭黑線,只能尷尬的笑道:“妹子,你還真夠單純的。”

“單純?噗嗤..”兩名女生對視一眼,笑得合不攏嘴。

重生庶女毒後 “難道我說錯了嗎?”朱旺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沒有沒有,小哥哥挺有眼光的。”短髮女生大方承認,旋即說道:“你呢?你覺得哪些隊伍能衝進第三輪,哪隻隊伍又能奪冠呢?”

“我呀,我覺得機場路那邊的大食代、第二高樓的望江閣、市中心的好吃廣場、半山上的竹林茶園以及古道魚俯這些隊伍都有很大希望進入第三輪吧。”朱旺掰着手指說道:“至於哪隻隊伍奪冠,那當然是上一屆的冠軍咯。”

“喲,你對這個比賽還挺了解的。”眼睛女生略微驚訝,“那上一屆的冠軍是誰啊?”

“美食城啊。”朱旺指了指身後的方向,正想開啓自己的裝逼之路,卻發現兩位女生興致不高。

這..

也對,既然她們對廚神大賽並不瞭解,必然只希望自己熟悉的隊伍取勝,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如果傻乎乎的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觀念,那就是真的憑實力單身了。

於是趕緊轉換話題道:“那個,我剛纔聽你們說到直播間的事情,那你們知道直播間會在比賽期間送出價值十萬的禮物嗎?”

“知道知道。”兩位女生頓時激動起來。

有戲!

朱旺的嘴角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弧度,彷彿一切盡在掌握,“那你們又知道送禮物的規則嗎?”

“啊?既然是禮物,還需要規則?”短髮女生張了張嘴,一臉茫然。

“不是你們想的那般複雜,聽說這一舉動是爲了更好調動觀衆的興趣,不至於在觀賽過程中感到無趣。”朱旺解釋道:“其實也很簡單。比賽開始之後,主播會在直播間的下方設置所有參賽隊伍的名字,然後由觀衆自行點擊支持,每一輪比賽結束之後,禮物將會在晉級隊伍的支持者中隨機發放。

當然了,每一輪開始之前開放,結束之後清零,一直到比賽結束。所以啊,能否準確預測每一輪的晉級隊伍,直接影響獲得獎勵的概率!”朱旺笑道。

“原來如此,這種抽獎模式倒是有趣。”短髮女生點了點頭。

“那麼,你們還打算支持美食街嗎?”朱旺笑道。

“當然了。”兩名女生想都沒想。

聞言,朱旺嘴角微微抽搐,頗有種對牛彈琴的感覺!喂,我可是在好心提醒你們,若選錯隊伍,那麼獲得禮物的概率就是0%!

怎麼如此死腦筋呢?

“同學,我覺得吧,你們還是選美食城比較好,畢竟是上一屆的冠軍,再不濟,衝進決賽是妥妥的。”他耐着性子繼續勸說。

“小哥哥,你是體大的學生吧。”短髮女生忽然說道。

Views:
8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