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們指著鄭方大笑。

男女老少,每個人都是那幅譏笑的樣子,彷彿在說: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我們走。」鄭方甩袖離開。

這裡發生的事情很快就傳進了蘇府。蘇家姐妹知道龐氏做的事情后,一個個露出佩服的神色。

「娘,你要是一直這樣堅強,我們就放心了。」蘇慕玉依偎在龐氏的懷裡撒嬌。「以後不要嚇我們了。」

龐氏摸著蘇慕玉的腦袋:「娘想明白了。以前是我鑽牛角尖。你爹不在,我更要堅強,這樣才能保護你們。」

正是因為她過於軟弱,所以才會被別人欺負到頭上。要是她從一開始就堅強些,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 枯骨一言不發,羅衫女怕得全身顫抖,而所有的姑娘們僵立着,那邊堆着的骷髏頭,此時竟是彌起森森的陰冷之氣。

“哼,沒有戾氣上升,棺胎不見,鎮魂木異動,哪去了?”女人冷聲而問。

我沒有回答,我擡眼看着枯骨和羅衫女,媽地,你們前緣舊事,到底是和這女人搞得什麼鬼,怎地一來就衝着你們,現在我可以想到,完全是因爲你們追了來,而將這女人引了來,無端地讓姑娘們命懸一線,這他媽地有事了倒是不說話了。

羅衫女突地掩面而泣,顫聲說:“棺胎由這小娃娃回答,我搭上一生的自由和性命,還不夠麼,你到底要怎樣?”

女人轉頭看着羅衫女,黑紗輕抖,看得出,女人內心也是翻滾不停,我真的不知道這到底有什麼恩怨過節,而讓羅衫女成這個樣子。

“你一生無有自由,我一生又能好過?”女人冷聲。

嘩地一聲,我的媽呀,女人掀起黑紗罩,我的天啦,我心裏隨之一冷,而旁的耿子和胖子,竟是呀地一聲驚叫出聲,我們看到了一張怎樣的臉呀,我的天啦,上面刀痕遍佈,竟是黑沉一片,而整張臉看上去,全然劃爛,這哪是一張臉呀,駭然張目,上面滿是刀痕呀。

“毀我容顏,我恨一次,就劃一次,哈哈哈哈,你看到了吧,這下滿意了吧。”黑紗呼地放下,老子心裏涼成一片,女人竟是微微顫抖。是什麼恨,讓女人竟然在臉上這麼劃自己,而這一條條的刀痕,是什麼故事呀。

呀呀呀!

羅衫女突地幾聲慘叫,竟是一掌捶至胸口,撲地一聲,一大口鮮血狂噴而出,鮮血落地,哧然有聲,而鮮血竟是如一條索,呼地直衝向骷髏堆,我的天,全然彌進骷髏堆裏,而那面相朝外的骷髏堆,竟是如吸血一般,轉瞬羅衫女這一口鮮血,竟是忽地不見,而這堆骷髏頭竟是突地長高了一截,森森的冷氣更是強勁。

目瞪口呆呀。媽地,老子實在轉不過彎呀。先前不是找我要血嗎,現在一掌,全身的血怕不是全然噴出了呀,這骷髏堆,是吸血的東西?

羅衫女撲地倒地,枯骨忙着想去扶。

“住手!”女人冷聲。枯骨全身一顫,竟是一下呆在原地。百倒在地上的羅衫女,臉上全然慘白,又似開始我看到的樣子,媽地,這血沒有了,怕是羅衫女也要去了呀。

“血還你,要命你來拿,放了小娃娃,這些姑娘本無過錯,還有什麼不能過去的。”地上的羅衫女聲氣微弱,白得慘人的臉上,竟也是慢慢地浮起焦黑來,與那些姑娘們一個樣子。我的天,這他媽地是什麼怪異。

老子等不得了。管你媽地什麼怪,你枯骨怕事,老子不怕事。一個眼色,胖子和耿子會意,三人一下子衝上前,扶起羅衫女。

而我的手一搭上羅衫女,陰冷刺骨,卻是熱流陡然涌動,注入羅衫女之身。 放任的青春 我奇怪,我倒是沒什麼異樣的感覺,倒是羅衫女臉上的焦黑一下子止住了,但只是止住了,並沒有復原。

羅衫女對着扶她起來的三人慘然一笑,微弱得輕閉了眼,只有出氣沒有進氣,這樣下去,我怕是這女人也是命不久矣。

“你到底要怎樣?”我高聲怒叫。耿子和胖子甩開扶着羅衫女的手,耿子順手撿起地上的一截樹棍,胖子隨手操起了地上的石塊,狠狠地盯着面前這個陰成一片的女人,怒目而視。這是要打架的節奏,三人在學校時,經常就是這架勢,但這樣能行嗎。

哈哈哈哈!

女人冷聲一笑:“還想打架!”手一揮,我的天,陰風疾起,耿子手中的樹棍斷成一截截掉到地上,胖子手中的石塊瞬間碎成細末飛了開去,三個一下呆在原地。媽地,這打個屁呀,看來,這女人,真的不好對付呀。

耿子和胖子迅速地跑到我身邊,“老大,怎麼辦,看來這次是真的攤上事了。”

而一地的姑娘們還是僵着,我扶着的羅衫女也是臉上焦成一片,枯骨還是呆在原地沒有反應,這怎麼辦。

“骷髏塔急需陰血供養,我十萬陰屍無有着落,你隨我走一趟,到時無事,自然放過你們。”女人冷聲道。

我聽懂了,媽地,這不是隨她走一趟的問題,這是要姑娘們填了那十萬屍身的空呀。你騙老子們跟你走,這是隨便能走的嗎。

我冷聲說:“你先救得姑娘們,要怎樣,我隨你而去行不行?”

女人突地歪着頭看着我,聲音有點怪,說:“看不出你小子倒是有情有義呀,這也成,到時你別後悔就成。”

我說:“君子一言,絕不反悔,但你必得放過這些姑娘,還有羅衫女,包括枯骨。”

我說着,用手指了指枯骨,枯骨怪異地朝我看了一眼,全身似一震,或許他沒想到,最後我會這麼說,連帶着也要放過他。

女人雙手一揮,突地陰風四起,骷髏堆嘩地一下散開,竟是直撞向樹林的邊緣,轉瞬不見。我知道,其實樹林的出口,就是活死人道,想來這些骷髏頭都是被這女人趕到活死人道上去了。而隨着陰風四起,地上突地呀聲一片,而衆姑娘們,如夢中醒來一般,一下子全然活轉了過來。

我內心一片欣喜,是的,衆姑娘,包括羅衫女,臉上的焦黑退盡,恢復了往日的模樣。而四大護法,在桃紅的帶領下,一下子圍到我身邊,緊緊地盯着前面的女人。

“哈哈哈哈,圍着也沒用了,你們的主人決定丟下你們,跟我去快樂逍遙去了,哈哈哈哈!”女人的陰笑,如尖刀劃在毛玻璃上的聲音,讓人全身不舒服。

“怎麼着,想賴皮?”女人緊緊地盯着我。

我拉過耿子和胖子,對桃紅說:“只能是託付於你了,還有這些姑娘們,別擔心我,沒事的,我凡胎肉體,大不了一死,死了倒好,回來再找你們。”

桃紅眼窩泛紅,一下子就知道了我們的交換條件,嘴脣動得幾動,想說什麼,終於沒有說出來。冰雪聰明一樣的姑娘,她知道此時再多說無益,女人肯定不會答應,憑我們的實力,決然是鬥之不過的。

桃紅堅定的點頭,倒是讓我放了下心。我眼望向枯骨和羅衫女,怪異的是,這兩個戾氣滿身的傢伙,竟是也衝着我點了點頭。媽地,看來壞人在最關鍵的時侯,還是有心性迴歸的可能的。

耿子和胖子哭成一片,我扶了兩人說:“哭個屁呀,別流這沒用的貓尿了,精明些,記住,如有可能,可得找回見虛道長。”我話至此,兩人明白,狠狠地點了點頭。

我邁步走到女人身邊,天,冷,刺骨的冷,這女人,就像是立着的冰棍一般,走近她的身邊,陰冷入骨。

我說:“走吧,我可不會飛的,跟不上你別怪我。”

女人又是注意地看了看了,突地說:“你這人倒是奇怪呀,怪不得那狐狸精對你一往情深呢,倒還是有些趣的。”

狐狸精?

媽地,怎地又弄出個狐狸精來,是誰?

我卻是無心想了,全身被女人一抓,耳這呼聲而起,竟是一下子被她帶得飛掠而去。

確實是樹林,我被帶得陰風裹起,眼都睜不開,但能感到,是在樹林裏穿行。

我大叫着:“帶我去哪呀?”

女人冷聲說:“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不會死吧,我說你這麼漂亮,幹嘛要學別人殺人呀,你殺了我,沒用的,我不頂用,倒不如放下我,你辦你的正事去。”老子反正是橫了心了,不就一死麼,索性嘴巴快活些,老子瞎說一氣。

明顯感到身上一緊,倒是這女人一震。看來,不管是什麼人,只要是女人,都喜歡別人說她漂亮呀。

“再瞎說,撕了你的嘴。”女人突地冷聲而語。

“我命都是你的,撕我嘴算什麼呀,你儘管來好了。”

我大聲地說着。

“你和那狐狸精在一起時,也是這樣貧麼,怪不得那狐狸精喜歡你呢,看來,我還得多小心些,別被你們這些臭男人給騙了,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說一套做一套,盡騙人的人渣!”女人又提到了狐狸精,媽地,冷語中似對男人恨得入骨。這他媽地,象電視劇呀,看來,這也是一個被男人情傷遍體的女人呀,對男人這種徹骨的恨,顯然吃過大虧呀。

我嘿嘿一笑,冷風一下直擠進了嘴裏,太冷了,飛掠太急,我猛然地咳嗽起來。

“你不舒服?”突地,女人竟是問出這話。

“你又飛又跳還會殺人,我是隻曉得吃飯逗樂的凡俗之體,你這抓着我象飆車,我哪能受得了呀。”我咳嗽過後,終於緩了口氣,連着說。

明顯地感到慢了下一來,突地雙腳觸地,落了實,媽地,這是到了麼。

猛然睜開眼一看,我的天,我倒吸一口涼氣……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姐,這是什麼?」

蘇雪瑜剛進門,看見蘇雯瀾坐在窗前,面色有些糾結。

她很少看見她這幅樣子。

蘇雪瑜好奇地看了她手裡的帖子一眼,將披風解開,扔給身後的婢女。

蘇雯瀾將帖子遞給她。

「肅王妃派人送來的帖子,說是她生辰,邀請我們蘇家人做客。」

蘇雪瑜嗤了一聲。

剛嗤完,打了個噴嚏。

「你這是染上風寒了?」蘇雯瀾抬頭看向旁邊的婢女。「把她的披風拿過來給她披上。」

「是。」婢女馬上給蘇雪瑜披上披風。

蘇雪瑜覺得累贅。她向來不喜歡穿得太厚實。可是最近的天氣又不是很好。

「姐,我覺得肅王妃不喜歡你,這樣的邀請咱們不去吧!」

「要是不去,別人會說我們蘇家的姑娘無禮。皇上賜的婚,這樣的場合不去那不是沒有教養嗎?要是有人借題發揮,還會說我們不滿皇帝的安排。」

「本來就不滿意,他們愛說就說唄!皇帝要是敢動我們蘇家,也不會讓我們活到現在。說到底還是忌憚的。」

蘇雯瀾彈了一下蘇雪瑜的額頭:「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連皇上都敢埋怨了。」

「本來就是嘛!」蘇雪瑜看了看四周。「這是我們的家,還怕有姦細不成?那姐,你準備要去嗎?」

「肯定要去。現在考慮的是我一個人去,還是帶著你們一起去受罪。」蘇雯瀾將帖子扔到旁邊。

「我是不想去的。可是你要去了,我總不能扔下你不管。」蘇雪瑜拿起旁邊的果子吃著。「準備送什麼禮物?」

「庫房裡有這麼多東西,隨便送一件。金銀首飾就算了,免得讓別人有機會說我俗氣。至於其他的……古董字畫,錦衣綢緞,這些也不合適。」

「我知道送什麼。」蘇雪瑜突然說道:「不是有尊觀音像嗎?要是送觀音像還會被人挑刺,那就說不過去了。」

蘇雯瀾抱著蘇雪瑜的脖子,在她身上蹭了蹭。

「你這丫頭越來越聰明了。」

蘇雪瑜得意地哼了哼。

房間里的幾個丫環都笑了起來。

半夏在旁邊提醒:「小姐,送的壽禮確定了,你和小姐們的衣服和首飾還得提前打算好。」

「對!我們要去艷壓群芳。」 抓個女妖當老婆 蘇雪瑜挺了挺胸膛。

蘇雯瀾看著越來越精緻的蘇雪瑜。

要是蘇家沒有衰落,以蘇雪瑜的姿色,不知道多少王孫公子求娶。現在卻落得無人問津的地步。

「你有沒有喜歡的人?」

蘇雪瑜瞪大眼睛。

重生之都市仙尊 「我整天呆在府里,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姐幹嘛懷疑我?」

「……」蘇雯瀾翻了個白眼。「行,多此一舉。」

「我聽說甄家的兩位姐姐最近在安排定親。 暖婚蜜戀在八零 不過,二表姐好像不是很高興,整天哭喪著臉。她還讓我給你帶話,讓你去給甄府的夫人說說,讓她再留兩年。我就想了,這是甄府的事情,哪裡輪得上你來指手劃腳?再說了,甄府的幾位舅母也挺好的啊!不像是賣女求榮的。她這幅絕望的樣子真是奇怪。」 白得耀眼,明晃晃地一片。這是出了樹林嗎?樹林外邊是活死人道,我先前見過,但不是這般的光景,那裏是黑沉的一片,不似這般地慘白呀。

說實話,嘴裏強硬,心裏還真的是害怕,呆立着,四下裏看,不知道這女人把我帶到了哪裏,飛掠而來,我完全沒有了方位感。

嗚嗚嗚!

耳內突地傳來隱着的嗚咽之聲,慘然而刺耳,如平地裹起涌來,而在這一片的白茫茫中,更是讓人駭成一片,似到了一個萬千陰魂集聚之所,但卻是白得慘然,不是平常所見的陰森一片。

女人不動,我全身發緊。

“看到了嗎,聽到了吧,這都是你造的孽!”女人的冷聲又起。

天,這還和我有關係。我可是連申辯的心思都沒有了,這哪跟哪呀,我幾時造過什麼孽呀。女人接着說:“還記得先前活死人道上,你們燒出棺胎,棺胎異動,那一隊的陰屍,皆不能落土爲安,此時浮游一片,你說你們做下這等的大錯,怎麼說。”

女人這樣一說,我倒是知道了。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高聲說:“你說來說去的那十萬陰屍,你不是也要送入山石林作養料麼,與其記它們不得善終,不如在這裏倒還是一個好的所在呀。”

“哼,你倒是以你之心度陰界之道呀,你知道,陰屍無血,魂遊無終,只有入得山石林,寄魂於樹,成得鎮魂木,借棺胎之力,才能重生,你將之盡浮於上,不得安生,這就是你們陽界所說的殺人害命呀。”女人冷冷地說。

這下我倒吸一口涼氣,先前只道是山石林必要陰屍給養,以爲那是害人的樹林,沒想到,萬物循環,卻原來在陰界,這倒是那些本來無有房錢的陰屍的一條重生之道呀。我先前沒有聽見虛道長說過,只知道,棺胎是必然之引,沒有棺胎,鎮魂木無法啓動,那麼,萬千的陰兵不能發動,卻沒想到,這個系統之中,陰屍最後的得以重生,還只能是這樣的一種循環呀。

我低下頭,只能是輕聲說:“無心之舉,我本不知道,現在我待如何。”

女人冷笑着沒有出聲。突地陰風更勁,而耳邊,竟是傳來了女人的聲音,很多的女人的聲音,在一索府第,也是這種聲音。

而瞬間,竟是隨着風裹而至,一大羣的姑娘們,竟是一下子圍了過來。

“大小姐,回來了?快進去呀,大小姐辛苦了,找到那個人了嗎,看來是找到了呀,快進去呀。”

一片的雜聲。放眼看去,花紅柳綠的,姑娘們顏色鮮活,各色衣物,倒是活力泛然,而且,不似一索府第那裏,盡是白裙,媽地,這是到了女兒國還是怎地,都稱這女人爲大小姐,難不成還是個高門府第呀。

而眼前,突起一牌樓,一道府門,立於眼前。這個時侯聽清了,媽地,那嗚成一片的聲音,就是從那府門內傳來的,只是白得慘然,全然讓人心裏不是個滋味,怎麼能這麼白,比之一索府第的那種白,更白得讓人心裏發涼。

女人手一揮,帶頭朝着府門裏走進去。而那一衆的姑娘們,嘻嘻哈哈地,簇擁到我身邊,這個扯我一下,那個拉我一把,哈哈地笑着鬧着,推着我朝着府門裏走進去。

天,老子真的有點恍惚呀,穿越般的感覺,不是前面那陰成一片的被衆姑娘稱爲大小姐的女人,還有她先前掀起黑麪紗露出的森森刀痕的面容一直刻在我心裏的話,我真的懷疑,媽地,這就是到了一個世外桃源的女兒國呀,這些姑娘,倒是天真得緊,哪有半點怪異的樣子,似與我逗鬧一般,完全不是那種要把我怎麼樣的感覺。

而隨着姑娘們的人流,進得府門,突地全身發緊,周邊雖滿是姑娘們的嘻笑聲,但卻看到,通道很長,直通裏面,我的天,這通道兩側,竟是遍佈骷髏頭,而腳下,踩着的,也是骷髏頭呀,裏面,倒不是外面那般的慘白,卻是陰森冷然,讓人周身發緊。這些骷髏頭,熟悉得很,想起來,莫不就是先前在樹林裏堆起來的骷髏頭或。

一念及此,心下駭然。我先看到過,那堆着的骷髏頭,是滿吸了羅衫女的鮮血的,這也就是說,這些骷髏頭,可是要吸血的呀,我的天,老子莫不是走進了一條吸血的通道?

但耳邊滿是姑娘們的嘻鬧之聲,這哪有半點吸血要命的節奏呀。

而通道走完,眼前無端地一黑,卻又是滿目燦然。兩邊盡是素黑之人,全身黑,如那女子一樣,也是全然罩了黑素衣,瞧身形,是男的。而卻是滿地花香,花草很多,綠樹也很多,如果不是這些黑衣人,全然一片的花草燦然的景象。

“大小姐回來了,大小姐辛苦了。”

整齊的聲音,確實是排成兩排的黑衣男人。而那些姑娘們,簇擁着我走進來後,全然散開,待弄花草去了,說是待弄,更準確地說是在花草間嬉戲呀,天,這反差太大了。而只有一紅一綠兩色衣衫的姑娘,緊跟着全身罩着黑紗的大小姐,我跟在後面,四下裏瞧着,心裏直打鼓,說害怕談不上,但確實是搞不清這地方。

不象烏託幫!這我可以肯定,烏託幫裏,全是點頭骷髏頭的長明燈,那幫主,也是個女的,但絕對不是面前這個大小姐。媽地,除了烏託幫,竟然還有另一個所在呀。

萬屍冢裏的骷髏頭,全然發着瑩綠的光,而這裏的骷髏頭,沒有光,但府裏卻是亮得出奇,看到了,原來,是壁上間雜的那種白,發出的光。而這種白,就是府第外的那一地的慘白。哦,原來,這或許就是一種土吧,發着慘白的光,府第裏間雜着鑲着,用來照明呀,這倒怪得緊。

我正胡思亂想着。突地女人說:“坐吧,歇會。”

媽地,倒是象招呼客人的語氣,難道把我擄了來,不是要我的命?

而那女人,也就是稱爲大小姐的女人,此時坐在了當堂的一把圈椅上,而旁邊,確實是有些椅子,竟然還有茶几,媽地,老子真的恍如隔世呀,這象是到了哪個朋友的客廳裏一般。

一紅一綠的兩個姑娘站到了依然是黑紗罩面的大小姐左右兩側。我坐下,立時有姑娘奉上茶來,還有鮮果,看不出是什麼果子,反正擺在盤子裏。我本能地接了,放在茶几上,說實話,你借老子幾個膽,老子也不敢喝茶吃水果呀。

這時擡眼看向那一紅一綠兩個姑娘,我的天爺爺呀,老子敢發誓,除了吳亞南在我心裏我覺得是最美的姑娘外,這兩個姑娘,天仙一般呀。脣紅齒白,臉如滿月,眉似彎鉤,而那豐膄的身姿,還有粉而隱含的嬌嗔,我的媽或,誰說前面的如果真的是鬼,媽地,老子也認了,真的感謝老祖宗創造了一個詞,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看來,一切的創造都是來源於生活呀,老子的面前,就是對這個詞的活生生的詮釋呀。

兩個姑娘見我半張着嘴,緊盯着她倆,突地對我嫵媚地一笑,還調皮地眨了眨了眼。

天,這下子,倒是把我鬧了個大紅臉。媽地,男人這點色心,就算是刀懸於脖子之上,那心裏想什麼,還是會表現出來的,男人的劣根性,也就這點出息了。

“看夠了嗎,要不還多看一會,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見色起歹,就這點出息。”女人突地冷冷地說。

我紅着臉一下子低下頭,媽地,到這性命相關的時刻,倒是被這女人搶白了幾句。而那一紅一綠的兩個姑娘,竟是捂嘴偷偷地一樂,那個嫵媚勁,我的天,要是胖子在這,怕不是口水早流成河了。

我訥訥地說:“大小姐,到底要我來作什麼呀,要不把我當個屁放了得了。”

我知道,正說說不過,打又打不贏,只能是貧了。

“哦對了,大小姐,你一直提的什麼狐狸精,我可是沒遇到過呀,如果真的遇到了,我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聽大小姐這麼一說,這狐狸精肯定是天姿國色了,我索性跟她去了得了。”我接着說。其實我心中一直不解,我哪碰到過什麼狐狸精,這女人,話裏話外的,說過幾次什麼狐狸精了。

“這個不忙,你會遇到的,現在,倒是要請你幫個忙了。”女人的聲音,突地一變。我一驚,竟是那種清麗的女聲,不是先前那種冷得發硬的聲音,而且,看得出,女人的整個的坐姿,柔軟了不少,說出的話,不是那般地強硬,竟還有着一點商量的意思。

“我來都來了,但憑大小姐吩咐了。”我嘴裏說着。心裏卻是轉開了,看來,還真的有事。這女人都稱爲大小姐,哪的大小姐呀,與烏託幫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你去過荒城,也到過烏託幫,是吧?”大小姐看着我,輕輕地掀開面紗。

我本能地一低頭,點着頭說是呀是呀,我是誤打誤撞進去的,嚇死我了。

“美死你了吧,那裏的風月,你們男人不是最喜歡麼?”還是清麗的女聲。我狐疑的是,這女人的聲音怎地會變呀。不過,我一直不敢擡頭,說實在的,這女人看着身形妖嬈,聽着聲音清麗,可那臉上,我的媽呀,我在樹林子裏見過,可真的是條條刀痕,嚇死個人。

吃吃的笑聲。是兩個姑娘發出的。

“大小姐,他不敢看你了,呵呵。”嬌聲而語,這兩個姑娘,天,也是人間至物呀,中聲音,直化得開男人的心目呀。

聽這話,我一下擡起頭來,卻是驚得差點跌倒在地,我的天,我看到……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她不想嫁,不是因為不想訂親,而是……人不對而已。」

蘇雯瀾想了想,還是打算告訴蘇雪瑜實情。

蘇雪瑜這丫頭心直口快,想到什麼說什麼。有時候得罪人都不知道。

二小姐甄青雨是個敏感的性子。有時候蘇雪瑜是想安慰她,指不定說出來的話反而變成刺激。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