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羽瑟瑟發抖的縮在一起,「嗷嗷嗷」你自己先放點血,這叫契約的儀式。

唐明好半天才看懂它的意思,眼中一亮,自然知道這叫契約的儀式,他曾經在古樸的書上見到過,而且和高級的神獸契約,自然是不一樣的。 09號貴賓室裏,心思各異的金雀幾人,注視着房間中央相對站立的陳志凡和大江錦川兩人。門外,以兩個東非巫師爲首的一幫黑大個,情緒漸漸有了躁動的跡象。

忽然,過道上響起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卻是之前離開的那名中年大漢,手上拿着銀行卡劃賬歸來。

接過手下遞過來的銀行卡,聽着他在自己耳邊悄聲說着話,大江錦川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低頭看了手上那張金邊黑紋的花旗至尊卡一眼後,他擡起頭來看向某青年一臉肅然的嘆道:“沒想到小泉先生會受到大鄉武夫如此大的器重,10億美刀,足足10億美刀啊!想我拍賣行去年一整年的利潤,也不過是這張卡里原先金額的三分之一不到而已。”

蠻妻嫁到 伸手接過大江錦川遞過來的銀行卡,陳志凡不甚在意的聳肩說道:“錢對我而言,只是一個個數字而已。我所求的,是像巨獸之心這樣的天地奇物。”

大江董事聞言,精神微微一振說道:“那小泉先生你就更應該加入我紫櫻花了……”

“不急,我這裏有一件事情還得請教大江先生你。”揮手打斷大江錦川說話的某青年神念一動,隔空將那個厚厚的彩色相冊攝到了自己手上。

一旁壁角,看着相冊好似被一個無形的人捧着般很快落入了那個年輕男子的手上,安德烈和懷特兩個公子哥臉色晦澀的彼此互望了一眼。這種凌空攝物的手段,已經被先入爲主的他們認爲是有一個人形靈物給拿過去的。

把手上相冊正對着大江錦川,陳志凡翻到最後一頁,指着上面的王母鼎圖片挑眉問道:“這個鼎,今晚上爲什麼沒有出現在拍賣會上?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出現在這裏,就是爲它來的。”

“大凡哥……”一旁金雀細眉輕皺,輕聲說道,“你忘了我們來這裏之前,老大是怎麼說的啦?”

陳志凡回頭朝她笑了笑,擺手示意無妨後,復轉頭看着大江錦川凝聲說道:“我們三個漂洋過海來到扶桑,求的就是它。但是非常讓人失望的是,它今天晚上並沒有出現在我的眼前。”

當一眼看到相冊上那個黑色小鼎的圖片時,大江錦川心裏就咯噔一響。再聽到陳志凡親口說出就是爲它來的後,他更是心裏驀然一動擡頭皺眉問道:“小泉先生,你知道這個小鼎的來歷?”

“知道。”眨了眨眼,某青年直接承認了,隨後用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沉聲說道:“我也不怕告訴你,它對我極其的重要,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不論它在誰手裏,我都勢在必得。天若阻我,我就滅天!地若擋我,我就滅地!人若攔我,我就滅人!”

三滅之言一出,一股讓人身心顫慄的氣勢瞬間就統治了整個貴賓室的所有空氣。呼吸急促的衆人,臉上駭然之餘,也不得不硬起頭皮竭力吸起了氣來。

好在這股氣勢來得猛,去得也快。兩三個呼吸後,空氣似乎恢復了流動,衆人這才面有餘悸的暢快呼吸了起來。

“小泉先生……”眼底閃過幾分震驚光芒的大江錦川,語氣裏帶有好幾分鄭重的說道,“對於臨時更換拍品這件事情,我代表紫櫻花拍賣行,向你表示深切的道歉!”

弓腰敬了一個近似於90度的禮後,他直起身來臉上現出幾分無奈的說道:“其實我也不願意這麼做,畢竟影響的還是我紫櫻花拍賣行。但是拍賣行終究是黑龍會的一份子,就在拍賣會開始前不久,總部來人要求把包括小鼎在內的三件拍品給提走了,身爲黑龍會的一員,我也不能反對啊!”

“你的意思是,現在小鼎在你黑龍會的總部?”抓住其中要點的陳志凡撩眉問了一句。

大江錦川眼裏閃過一抹狐疑的深深看了他一眼。問這話的意思……難道還想直接去總部討那小鼎不成?

眼裏閃過一抹灰芒的他,臉上閃過一絲不耐,再次凝聲喝問道:“告訴我,小鼎到底在不在黑龍會總部?”

大江錦川還沒說什麼,他身後的那個白臉大漢就不滿了。踏前一步,白臉大漢臉上怒意勃然的暴喝道:“大膽!這是我黑龍會的執事長老,是你能隨意喝問的嗎!”

喲,這是不忿剛纔被若靈給降服,現在又跑出來對着老闆表忠心了?某青年表示,咱不慣你這狗腿子的毛病!

兩眼一眯,陳志凡眼瞳深處神光爆閃,右手屈指向前一伸,外人看着,就好似有一股強勁的無形吸力驟然在他的掌心出現般,那名身強體壯的白臉大漢就一臉驚惶的揮舞着四肢,身不由己的被吸扯了過來。

單手扣住白臉大漢的脖子,將之高高舉起的某青年,微微歪頭看着大江錦川第三次問道:“我再問你最後一次,那個小鼎是不是在你黑龍會的總部?”

臉色漸漸變得有點暗沉的大江錦川,在深深看了他一眼後,頷首回道:“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小鼎應該是在我黑龍會的總部。”

停頓片刻後,掃了被舉在半空,臉上已經一片赤紅的手下一眼,大江錦川冷聲說道:“小泉先生,這裏是我黑龍會的地盤,爲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看你還是把我手下放下的好。”

陳志凡不爲已甚,揮臂一甩,就把那幾乎要斷氣的白臉大漢給扔到了大江錦川腳下,冷冷瞄了那大漢一眼後,他笑了笑漫聲說道:“看好你的人,要是再敢跟我呲牙,我不介意送他歸西。”

“哼,看來小泉先生之前一直是在戲耍我了!”低頭看了軟軟趴在自己腳下的白臉大漢一眼,臉上陰沉一片的大江錦川擡頭凝視着陳志凡說道,“就是不知道小泉先生你有多大的底氣,能扛下我黑龍會的雷霆之怒?”

好似想起了什麼般,他嘴角浮現出一抹近似於高人一等的高傲表情說道:“我猜你來這裏之前,應該沒有和幼龍社的大鄉武夫說過吧。要不然的話,他一個小小的幼龍社社長,怎麼敢答應讓你來這裏鬧事!”

“嗯,我要告訴你兩點事情。”豎起右手食指和中指的陳志凡一臉淡然的說道,“首先是恭喜你猜錯了。三天之前,大鄉武夫就知道我今晚會來這裏,要不然你以爲那張卡里怎麼會有那麼多錢。” 沒有遲疑,唐明當即直接用一把匕首,在自己的胳膊上劃了一下,將血液流了出來。

他心中很是高興,因為很快他就會得到一隻高級的神獸。

而且雪羽現在還是個幼獸,將來的成長肯定會更強大!

現在他一定要好好的培養它,然後助他日後更上一層樓。

唐明將手伸在雪羽的跟前,等著它來契約。

然而在他的手臂距離雪羽還有一點點距離之時,雪羽突然張嘴,猛地噴出一口火。

雪羽口中吐出的火,沾染到唐明的衣服之上,立即燃滿了全身。

唐明立即大叫一聲,「該死的!你竟然敢騙我!!」

旋即,唐明便發現,他衣服上的火越燒越大,居然怎麼都甩不掉,反而還越著越旺,這讓唐明的心中一驚,急忙在地上滿地打滾,渾身狼狽。

可是火還是依舊不滅。

山洞旁邊,還有一池黑乎乎的臭黑水,唐明沒有猶豫,咬了咬牙,一溜煙兒的跳了進去。

隨即快速的將衣服全部扒了下來。

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搶手 他再慢一步,渾身就要被燒熟了。

看到唐明落到這個下場,雪羽立即興奮的捧腹大笑,笑的直打跌,肚子疼。

哈哈哈哈……

「嗷嗷嗷」

我死都不可能服從你!

我的朋友,只有小澈兒一個,主人也只有小澈兒一個。

想到這裡,雪羽不禁眼淚汪汪,小澈兒,你在哪裡啊?趕緊來救救我呀。

小羽好想你!

半晌之後,唐明才終於從黑水中爬了出來。

此刻的唐明變得狼狽極了,渾身滿是髒水,皮膚也是黑一塊白一塊。

唐明很快又從空間裡面掏出了一件新的衣服,勉強的穿了上去。

旋即陰森森的走到雪羽的身旁說道,「哼!你給小爺等著,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屈服於我!」

「嗚嗚嗚」雪羽被唐明這陰險的眼神給嚇了一大跳,渾身瑟瑟發抖。

一雙大眼睛的眼淚汪汪,暗道,小澈兒你怎麼還沒來呀?

它該不會還沒有等到小澈兒就先自己丟了性命吧。

小東西,別以為我沒有辦法對付你,唐明冷笑一聲,伸手直接將籠子帶著雪羽一起提了起來。

「嗷嗷嗷嗷!」你這個大壞蛋,大混球,你要帶小爺去哪裡呀?

雪羽不斷的咆哮,但是很快,它卻咻的一下,被唐明直接收進了空間中。

唐明摸了摸空間戒指,嘴角勾起一抹得意陰鷙的笑容。

山洞外面。

千邪寒依舊蹙著眉,看向龍星天,再次問道,「你還沒說,來這裡幹什麼?」他只是告訴了他小澈兒的眼睛為什麼會突然變成紫色,但是卻沒有告訴他究竟來這裡幹什麼。

龍星天聞言看了他一眼,旋即解釋道,「因為小寶貝遭到反噬,消耗了太多精神力,所以需要補充靈力,當然不是一般的靈力。」

千邪寒聞言,還沒有來得及再說什麼,突然眼睛一眯,冷冷的丟下一句話,「我去找個人。」隨即便轉身走了。

望著千邪寒離開的背影,龍星天眼中閃過一抹笑意,暗道,這傢伙倒是個熱心腸的人,並不像他的外表看上去那麼冷淡。 隨後,龍星天又緩緩的收回視線,落到懷中的小少年身上。

眼中閃過一抹疼惜,又從身上掏出一枚丹藥來,塞進他的口中。

……

千邪寒身形宛若鬼魅一般,輕手輕腳的跟在了少年的身後。

沒錯,他剛才四處觀望的時候,正巧發現了這個小子的身影。

他找了唐明很久了,沒想到他居然藏在這裡。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放過他。

以千邪寒的本領,想不讓唐明發現他,自然很容易。

千邪寒悄悄的跟在唐明的背後,眼中殺機畢現。

可隨即望著唐明鬼鬼祟祟的小身影,他的眉頭一蹙,暫時不想這麼快殺了他了。

因為他有一種預感,繼續跟著他,應該還會有新的發現。

躲在一旁的龍星天也很快發現了唐明的身影。

旋即和千邪寒對視一眼,兩人一起悄聲無息的跟在了唐明的身後。

也幸虧千邪寒並沒有選擇直接出手宰了唐明,而是繼續跟蹤他,否則,他們絕對不會發現,靈山當中所謂的結界,根本就是一個障眼法,而不是真正的入口。

跟著唐明,卻順藤摸瓜走了進去。

這裡的建造很是奇怪。

是一排排的園林。

要進,很不好找。

兩人悄悄的跟著唐明,左拐右繞的,終於來到了一處新天地。

眼前煥然一新,居然是另一個石洞。

千邪寒和龍星天兩人對視一眼,繼續悄聲無息的跟在唐明的背後。

接著,就看到唐明反手劈暈了守護在這裡的護衛,然後打開機關。

嘩啦啦——

轟隆隆——

咚——

巨大的石壁的門打開。

裡面隱隱約約的有一陣陣奇異的吼聲傳了出來。

好像是龍吟聲音。

「哈哈哈哈!」

愛情,總在轉身以後 唐明大笑一聲,很快就閃身進入。

石洞將要關閉,兩道如鬼魅一般的身影快速的閃了進去。

唐明絲毫沒有察覺。

唐明就去之後,便將雪羽從空間里放了出來,丟在了角落之中。

這裡面,有十幾條龍,它們被關在這裡面很多年了,又臭又|騷,屎尿全部在一起。

「呵呵,看我怎麼收拾你!」唐明看向雪羽,猖狂一笑。

「嗷嗷嗷」大壞蛋!雪羽吼了一聲。

這裡的龍,長年被關,差不多都快被關成傻龍了。

平時用它們的血液來給九幽之地的王祭奠。

唐明冷冷的說道,「現在我就把你關在這裡,然後這些龍就會吃了你,不,我不會讓它們吃了你,我要讓它們每天咬你一口,呵呵!直到你什麼時候想明白了的話,我才會放你出來!」

唐明一邊說著,還一邊動手焊了一個架子。

準備將雪羽放出來,然後給綁在這個架子上,逗這些傻龍們玩兒。

「哈哈哈哈哈!」這樣想著,他不禁得意的笑出了聲。

然而正在忙活的唐明絲毫沒有發現,自從他帶著雪羽進來了之後這裡之後,這裡大大小小的幼龍,居然都不動了,一個個眼珠子齊溜溜的朝著雪羽看過去,碩大的腦袋盯著雪羽,怔怔的發著呆。

雪羽也好奇的盯著這些龍看,無形之中,它們之間,好像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共鳴。 09號貴賓室裏,當着周圍衆人的面,陳志凡放下食指,獨留一根中指豎起對着大江錦川,挑眉說道:“其次是,你的消息已經落伍了,就在昨天晚上,幼龍社已經改了名。說來也是巧得很,新名字跟你們的差不多,赤龍會,怎麼樣,聽着不錯吧。”

眼睛看着那根分外刺眼的中指,大江錦川一股無名火冒起了三丈高:“赤龍會?哼,他大鄉武夫即使有那個膽子改了會社名字,但其他的那些長老、股東也有膽子敢陪着他一起胡鬧不成?”

尼瑪這些開門做生意的,就是受得了氣,都這麼明顯的挑釁了,居然還能忍得下去。

收回自己故意豎起的那根中指,陳志凡暗自嘆氣不已。本來是打算用這個國際通用、不是很禮貌的手勢激怒對方動手,自己也好藉機出手,以便好好出出心中悶氣的。奈何這大江錦川就是不上當,頗有唾面自乾的本事,算是讓他躲過了一劫。

暗自惋惜不已的他,一腳踢開鋁合金箱子,看着裏面那顆巨大的心形肉塊,撩眉說道:“胡鬧不胡鬧,不久的將來你就知道了。不過既然拍賣行已經結束,那我們也就不再打擾,只希望以後若是還有什麼好東西,還請大江先生不吝告知。”

大江錦川帶着嘴角的絲絲冷笑,揮手示意隨便後,轉身帶着他那四個手下就走出了門。一直在旁邊打醬油的渡邊信義愣了一下,掃了牆壁角下的兩個公子哥一眼後,聳聳肩,也扭身走了。

看着拍賣行的人轉眼就一個不剩的全走了,安德烈和懷特徹底傻眼。過了一會兒,兩哥們互望了彼此一眼後,由懷特先鼓起膽子往外邁了一步。

眼角餘光注意到兩人動作的陳志凡,倏地轉身,揮手一丟,兩顆若靈珠瞬間化作兩個渾身散發出冷冰冰氣息的少女飄到了他倆眼前。

“兩位,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些事情沒有說清楚?”嘴裏說着話,某青年從衣兜裏掏出了剛纔動手之前順手塞進去的千年龜,“對了,剛纔你們三個氣勢洶洶的踹門闖進來,是不是來找麻煩的?”

完了,這是要算總賬的節奏啊!

面面相覷的兩個公子哥,頓覺一陣心慌氣短。就在他倆絞盡腦汁找些什麼理由可以脫身的時候,從門外走進來的一幫黑大個給他們爭取了許多寶貴的時間。

“有事?” 致燦爛的你 陳志凡轉身看着那兩個東非巫師簡單問了一句。站得近了,他纔看到,左邊那個體型更爲強壯的東非巫師左臉上,畫着一隻纖毛必現的八爪蜘蛛。而右邊那位,則是在右臉位置上,畫着一隻活靈活現的蠍子。

臉上畫有蜘蛛的東非巫師在聽到某青年的問話,伸手指着地上打開了蓋子的鋁合金箱子,用發音不太標準的鳥語慢慢說道:“巨獸之心,是我們的。”

伸出腳背一勾合上蓋子後,陳志凡注視着蜘蛛臉的東非巫師,搖了搖頭:“它現在,是我的了。”蜘蛛臉伸手從衣兜裏掏出一小把在燈光照射下發出璀璨光芒的亮晶晶小東西說道:“我們,有錢,可以給你,換。”

“哇喔!好多鑽石!”身爲一名女人的金雀,又如何能逃得了亮晶晶鑽石光芒的誘惑。陳志凡卻不爲所動,攤手說道:“不好意思,我不差錢,不換。”

通往三樓的電梯裏,渡邊信義一臉不忿的說道:“錦川叔叔,我們不應該做點什麼嗎?那個傢伙實在是夠囂張的,居然敢在黑龍會的地盤上找事!”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大江錦川當先跨出電梯沉聲說道:“在他們沒有邁出拍賣行的大門前,我們最好不要出手。不過不用急,那兩個東非的巫師會幫我們好好教訓一下他的。”

扭頭看着身後臉上已經恢復了正常的白臉大漢,他輕皺了一下眉頭後,冷着一張臉吩咐道:“交代下去,不管二樓發生什麼情況,哪怕是讓他們給拆了,讓底下人也不要去管。哼,赤龍會?錯過今晚,黑龍會一定會讓你後悔取這個名字的!”

一聽陳志凡說不換,蜘蛛臉巫師臉上的那隻蜘蛛忽地扭曲了兩下。站在他旁邊的蠍子臉巫師見狀,嘴裏嘰裏咕嚕說了幾聲,蜘蛛臉巫師偏頭同樣嘰裏咕嚕回了他幾聲。

兩人嘰裏咕嚕了一番後,蠍子臉巫師大叫一聲,伸出一根黑油油的手指指着陳志凡惡行惡相的嘰裏咕嚕了起來。

有聽沒有懂的陳志凡眼裏漸漸騰起了一絲兇光,看那黑乎乎大臉上的樣子,估計也不會是什麼好話。

本來就因爲沒有得到王母鼎而心裏不爽的他,看着蠍子臉還嘰裏咕嚕個沒完了,怒氣陡然而生,體內屍氣翻滾中,胸腔一鼓嘴一張,一聲“滾!”,直衝以那兩個東非巫師爲首的一幫人而去。聲波如雷,吼得那幫黑大個們身不由己的踉蹌着在門口倒作了一團。

房間裏,風聲四溢,站在陳志凡身後的金雀和夜刃只是感覺腦子裏有點嗡嗡作響。一旁壁角下,被兩個若靈嚴密盯視着的安德烈和懷特就有點慘了。

兩人只是被聲波餘浪輕輕擦掛了那麼一下,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似被塞進了一個從千米高山上放下去的滾筒裏,然後一路滾到了山腳。其間好一陣天旋地轉、天翻地覆、天沉地淪,直欲讓人一把掀開自己的腦殼,掏出腦漿好好的平鋪在地上。

貴賓室的大門口,一幫黑大個眼睛裏全是蚊香圈的疊成了一堆。

過了幾分鐘之後,從人堆裏費力站起來的兩個巫師眼神茫然的看了四周一眼,神情萎靡的晃了晃頭後,他倆嘴裏呢喃出聲,身上漸漸浮現出幾許蒼茫、厚重的氣息來。

藉助某種神奇的大地力量,迅速從陳志凡一聲大吼的音波功裏恢復了神智後,兩人那黑乎乎的大臉盤子上,蜘蛛、蠍子眼見着就活躍了起來。

“凡哥,你要小心他們的巫術,無影無形,一不注意就會着了道。”

眼底閃過幾許憂慮的夜刃開口提醒了一句。他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夜晚,整整一個部落的數百人,不分男女老幼,都在無聲無息之中被一個巫師祭出的巫術給奪去了性命。 前夫,你好渣 甚至就連圈養的家禽家畜,都沒能逃脫毒手,非常形象的解釋了“雞犬不留”的含義。 「嗷嗷嗷」

雪羽對著這些龍咆哮了一聲,突然發現,它和這些龍,居然可以交流。

於是乎,雪羽便和這些龍們,一大一小的,互相打著招呼。

一時間,它們都紛紛玩得不亦樂乎。

但正在忙活的唐明卻絲毫沒有發現這一幕。

或者就算他發現了,他也聽不懂這些龍在說什麼,也根本不會去在意。

突然,雪羽圓溜溜的眼珠子閃了閃,對著籠子裡面的龍說了些什麼。

接著,一條離的唐明很近的龍便探出腦袋,噗的一下,噴了一口氣。

這一口龍息非同小可,唐明的身體瞬間被拋飛到了對面去。

Views:
8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