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觸犯了殺生的戒律,我背後的清水聖蓮也都完全消失了,從此失去了操控水和土的能力。

青樓樓主卻再度的爲我寄來了視頻,在視頻裏面,青樓樓主居然和許雲瓊出現在了一起。

他告訴我,他兌現了自己的諾言,錢已經讓許雲瓊給我打到了賬號上,而許雲瓊,就是她要送給我的女人。

但是,由於我始終不肯聽命於他,青樓樓主卻決定毀了我,而三滅魘,就是他下在我身上,用來毀滅我的東西。

小七要我兌現誓言,而他的身世也由此揭開。

他的母親是陰母龍姬,一個生存了四百多年,專門要靠吸收女人鮮血而存活的人,她的足跡遍佈天下,在歐洲,甚至於被人稱爲血腥瑪麗。

這幾百年的時間裏,陰母龍姬會不斷的與男人交合,並且用處女的血洗澡,用來維持自己的美貌和年輕。

在與這些男人交流的時候,陰母龍姬七次懷孕,每一次懷孕,都會把孩子打掉,而這被七次打掉的孩子就是小七。

由於怨恨的時間太久,小七也學會了很多當世沒有的東西,並且獲得了本命神通陰煞白骨火。

陰母龍姬找上了我,並且把我綁去了祕密的基地,爲我吃下了脫陽化骨散,要我和她交合而亡。

小七卻帶着許雲瓊及時趕到,爲了救我,許雲瓊替我擋下了一記陰火,最終死在了我的懷裏。

許雲瓊慘死,我痛恨自己的沒用,終日裏以酒買醉。

在這段時間裏,龍母陰姬通過暗影團的勢力不斷的去吸引美處女,並且要開始用她們的血洗澡。

而黃寧兒,也因此被陰母龍姬抓了去。

與此同時,薛晴再度的掃清了暗影團的全部勢力,並且配合配合六組殺了陰母龍姬的幾名手下。

龍母陰姬大怒,要薛晴來隻身去她洗浴的地方交換黃寧兒。

薛晴太過危險,我和薛晴又面臨生離死別,特意的在一起呆了一晚,薛晴告訴了我她父母的故事,並且告訴我,這次無論她生死如何,她都不希望我再走他父親的老路,加入六組。

秦陽來找我,並且告訴我,薛晴的爸爸臨死前的最後一句話,是他守護了他該守護的東西,所以即便是死也都不後悔。

最終我決定哪怕是死,也要守護薛晴。

. ttκan. c o

正是由於我的決心,我發現清水聖蓮再度出現,而我的能力,也都全部的恢復了。

我及時趕到血池,與陰母龍姬一番大戰後,最終殺死了陰母龍姬,和薛晴最終團圓。

但是,當我告訴她他父親最後的故事後,薛晴沉默了,表示一切決定,都可以有我做主,她不會再幹涉。

(本章完) 各位。

如果將自己比喻成一種蟲子,你認爲自己會是哪一種呢?

你已經開始思考了嗎?還是根本沒有打算想這個問題,正在繼續往下看呢?

大概有的人會在拼命想了很久後說“我像那種蟲吧?”總之應該是可愛的樣子吧?

當然,也會有人說,“我爲什麼會是蟲子呢?我纔不是那種噁心的東西。”

將蟲子稱爲是噁心的,恐怖的東西。

然而作爲一個人。

你是否也做的合格了呢?

而那個孩子卻對我說。

【——我並非人,我只是一隻蟲。】

在這個世界上,對於我們來說,往後眼前出現的那段關於夏天記憶的畫面,總是以一種寬闊視野下俯視的角度呈現在我們的腦海。

陽光匍匐在靜寂的空地處,林間及膝的雜草如軟骨生物般,在棉絮的清風中折擺。

冗長的小道常年狹隘而寂靜,凝視凝固藍的天空,數餘隻飛鳥從叢間竄出飛向了晴空。

這是十歲那一年的夏天。可是,城鎮卻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Ⅰ

男孩在一米左右的雜草內奔跑,像稚蟲時期成長於水中,咀嚼口器在成體時就會徹底退化的蜉蝣般。

吱吱喳喳的聲音從及膝的綠植間響起,蟲吟頻率相等的嚷鳴就像是支指揮有素的交響樂隊。

男孩奔跑的聲音消失在了草叢中。

“摩哆哆……”

女孩的聲音從前方綠植的縫隙內揚起。

男孩順着呼喊自己的聲音源頭走去。陽光灼目,倒射出了雜草的影子。

每一步踏前,腳底的草植都會發出“吱——呲——”一聲。

三個孩子橫躺在前方的草植中。之前呼喚着摩哆哆的女孩睡在兩個孩子的中間。

“來照相吧?”

摩哆哆拿着手裏一隻扁平的銀色物,對躺在茂植中的三人說道。

相機聚焦下的光亮照在了造泰的臉上,男孩在橫躺着的三人中第一個直起了身。

造泰伸出蒼白過度的手,企圖抵擋住眼前刺眼的光。腹部因爲弓背而突起一疊肉。

意識到手中相機的光,摩哆哆很快將那部東西擺放在了自己的背後。光源的點消失了。

造泰這次放下手掌,開始在嘴裏“咕嚕——咕嚕——”的含糊不清地自言自語道:“來……來照相吧。照相吧。”

造泰學着摩哆哆的聲音,一邊說着一邊將兩隻寬厚的手掌撐在了身體兩側的草叢中,一邊開始雙手歡快地拍打起兩側的泥土和綠植。

雜草被男孩的手掌壓扁了,植物的液體粘在了造泰的手掌心裏,烈陽下黃綠色的汁液彷彿讓青草的蒸騰之味瞬間擴大了般。

“造泰、虛赫、潘多拉啦,我從阿姨那裏借來了照相機哩……”

摩哆哆看着造泰怪異的表情,男孩的眼睛瞪得圓溜溜的,好像幾天前在水族館內看見的比目魚。

“好啊!”

第一個從草叢中站起身來的,是之前閉目呼喚着摩哆哆名字的那個女孩潘多拉啦。

潘多拉啦在直起身的那一刻,環視了一下叢間四周。最後,女孩將視野鎖在了距離十米之外的一處斜坡道。

“去那裏呀!”

潘多拉啦的聲音浮進了空氣裏。她撒開腿,開始朝着之前提議的地方跑去。

摩哆哆看着女孩漸行漸遠的身影。

“啊……等等呀!”

虛赫也扭過了頭,就在隨着身前潘多拉啦的背影追逐而去的時候,之前還一直坐在叢間的造泰也不甘示弱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潘……潘多拉啦,潘……潘多拉啦。”

造泰的聲音充滿了結巴感,男孩爬起的動作顯得異常笨拙。

造泰在奔跑中不斷搖晃着自己的腦袋。粗闊的脖子上,那個大大的腦門開始像個撥浪鼓一樣晃個不停。

造泰身體的姿勢很不協調,摩哆哆看着造泰緩慢的走着,兩側的手笨拙地搖個不停,有時交錯有時同行,有幾次,造泰在前行幾步後便會回過頭來看看身後的摩哆哆。造泰蒼白的臉孔堆積出的笑容彷彿剛出世的嬰兒般,有時若是太高興,就會連眼眸也抿的只剩下一條薄縫。

自從認識造泰起,造泰說過最多的話,就是叫潘多拉啦的名字。摩哆哆不曾聽過造泰叫喚過自己。他們四人都居住在這個小鎮上。造泰的家離虛赫家比較近,而自己和潘多拉啦則是同一水平相隔兩戶獨立門的距離存在着。

在這個小鎮上裏,除了摩哆哆他們以外,沒有人任何一個孩子願意和造泰玩。

對於這個城鎮的其他孩子而言,造泰從出生起就是這個鎮上的怪物。

造泰的舉止怪異,不能正常協調起來的肢體和完整組織的言語,讓造泰在6歲那一年,便在暗地裏被其他孩子們叫做“噁心怪面”。

現在,造泰已經10歲,和摩哆哆他們同齡。

然而對於同樣是10歲的造泰來說,在異常緩慢下成長的心智,讓那個男孩看起來永遠像一個5歲且不會成長的孩子一般。

四人一起跑到了斜坡的階梯上。

摩哆哆站在三人前面的灰色石桌上,男孩舉起手裏的相機試了試鏡頭,之後便將那枚薄平的銀色機器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眼下的石桌上。

就在摩哆哆用手指按下延時鍵時,小小的銀色按鈕便陷了下去。

“來啦!來啦!來啦!要拍了!”

男孩一邊興奮地叫着,這次便衝到了三個人的中間。

“咔嚓——!”一聲,前方銀質的照相機發出了一陣閃光。

四個站在臺階的孩子還未反應過來。

“啊?搞什麼呀……”

虛赫站在三人的最右邊,男孩一邊憋着嘴一邊皺起了眉。自己剛纔還在看旁邊綠植裏的蟈蟈,完全沒有準備好。

“就是嘛!根本都沒有準備好!”

潘多拉啦低下了頭。

而摩哆哆之前也正低着頭把玩着口袋裏的一隻迷你高達。

四人中只有造泰在笑。造泰面部的肉擠在了一起。

“什麼嘛!……剛纔就只有造泰一個人在笑啊。我們根本就是造泰的陪襯一樣嘛。”

虛赫說着,憋着嘴的脣始終沒有放鬆下。

四人從臺階上走了下來,摩哆哆拿起來之前支在石桌上的相機。照片拍的跟想的一樣糟糕。

右側的虛赫轉過了頭在看身旁的綠植,而旁邊的摩哆哆那時則因爲在思考這樣的站姿好不好,而一直低頭看着自己的足底,糾正姿勢。潘多拉啦則斜着頭看身旁的造泰。只有造泰,臉部堆積着一如往常的怪異的笑容,雙目始終凝視着鏡頭。

“喂喂,差死了……!”

虛赫的嘴裏發出了一陣埋怨。

“刪了吧?刪完重拍一張好啦。”

摩哆哆手指擺弄着相機屏幕,就在男孩的指尖來到【刪除鍵】那格時——

“喂!摩哆哆……”男孩身旁的潘多拉啦,這次叫喚了對方一聲:“摩哆哆……你看,這個,不是很好看嗎。”

“咦?哪個……?”

摩哆哆的視線,落在了身側潘多拉啦手指指着的地方。

女孩纖細的手指指在了屏幕的右上角,位於造泰的腦袋上方,一束呈現出異樣耀眼的綠色光芒正打在了造泰的腦門上。造泰笑的連眼睛也沒有了。而那時,一隻翅身鮮亮的蝴蝶正從四人的上空飛走。

“那是什麼蝴蝶?好大隻!”

虛赫看着屏幕裏顏色綺麗異常的蝴蝶,男孩的語氣裏發出了不可思議的感覺。

“啊……真的好漂亮……”

摩哆哆一邊感嘆着,手指在先前指着的【刪除鍵】處挪開了。

現實的陽光重新迴歸,照在了四個人分開的腦門上。

寧靜的下午,足底青草與泥土蒸騰下的氣味襲進了孩子們的鼻腔。

奇異的陽光,樹蔭的斑駁,飛空的豔蝶……

而對於那時的四個人來說,恐怕那一刻誰都未曾預料到,這張意外留下的相片,在往後將成爲四人唯一的最後的紀念。

夏天時,因爲城鎮四周常年被綠木灌柱,因此即便氣溫攀上一個高度,這裏的空氣也遠不如大城市一般,在無截止的噪音中摻透着狂暴與焦躁的白晃熱量。

摩哆哆、虛赫和潘多拉啦三人唸書的學校是小鎮附近的一所公立小學。

虛赫和潘多拉啦同在一個班級,而摩哆哆則就讀於兩人隔壁的教室。

造泰因爲腦袋不好,從出生起似乎連幼兒園也沒有去過。

造泰的母親是一位家庭主婦,父親那時在小鎮附近的工廠上班。迄今爲止,造泰能完整表達的語言只有寥寥幾句。

造泰總是習慣在黃昏時,跑到四人經常遊玩的斜坡前的綠叢中。將自己的身子藏進一米多的雜草裏,等到夕陽西下,望見從遠處揹着書包漸漸走近這裏的摩哆哆三人時,就會突然從綠植裏鑽出身,然後爬起來“哇啊——”的大喝一聲。

最初,潘多拉啦總是會被造泰的舉動嚇到。女孩害怕的“哇哇哇——”大叫着,而那時,造泰就會咧開嘴巴露出緊繃的牙齒,發出一陣“嘎啦——”“嘎啦——”的怪異的笑聲。

造泰用屬於自己的獨特方式迎接着三人的放學。之後,四人便以手拉着手排成一字的形式,並肩回家。

最初的時候,造泰並不知道傘這種東西有什麼用。每逢下雨,造泰仍然會跑去附近的那片綠植等待放學回來的摩哆哆他們。

造泰鑽進被雨水澆灌的叢間,足底是被雨灌溼後黏糊糊的泥土,泥巴粘在了造泰的腳上,造泰不喜歡粘稠稠的東西,只要是雨天,男孩的眉頭會皺在一起,造泰不明白襲擊自己的液體是什麼,那一束束有時打在身上有些疼的水將造泰淋了個溼透。身上的衣服也變成造泰討厭的粘糊糊的感覺。

發現前方撐傘的摩哆哆三人,造泰瞬間變成一隻訓練有素的狗,一下子竄出草叢,然後拼命甩了甩自己的頭,將粘在自己身上的雨水抖掉。笑着看向三人。

黑色的髮絲粘在眼角擋住了造泰的視線,造泰嘴裏結結巴巴地說着“討……討厭”。

自那以後,摩哆哆、虛赫以及潘多拉啦就不允許造泰再在雨天出來等自己。只是造泰即便點着頭,卻也從來沒有聽話的一天。

於是,潘多拉啦便開始教造泰傘的用途。但結果教了幾次,造泰不是橫舉着把傘當槍一樣射擊,就是夾在兩腿間當女巫的掃帚跳着玩。

往後凡是下雨,造泰還是會鑽進草叢。造泰手裏會拿着一柄長長的傘,但卻從來也沒有打開過。

高維尋道者 斜坡下的那片草叢,漸漸成爲了摩哆哆、虛赫、造泰以及潘多拉啦四個人的祕密基地。那裏的雜草以驚人的速度開始成長。

有時,小鎮上的其他孩子會結伴路過那片灰色坡地。

看見造泰,孩子會用手指指蹲在草植中的四人,然後再竊竊私語幾聲後,開始發出一陣嗤笑。

摩哆哆從他們的眼中看見了一種叫做藐視的東西。他們看不起造泰,同樣也看不起和造泰在一起的他們。

幾個孩子有時也會用手指向摩哆哆他們,然後一邊竊笑着一邊私語起來。臉上好像寫着“和智障在一起的人,也是智障”。

“看什麼看啊!你們這羣傢伙……”

虛赫反感那些孩子的舉動,這時他就會從身邊的草叢裏撿起一些碎石,之後便一邊大罵着,一邊朝着坡地上的孩子們丟去。

在四個孩子中,虛赫的膽量總是比其他三人更大一些。

“那些人,真討厭……”

潘多拉啦皺着眉的臉,顯得很難看。

“腦筋不好,根本不是造泰的錯啊……”摩哆哆跟着說道。說不介意,一定是騙人的。

爲了不讓身後的造泰聽到,男孩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而當三人之後逐漸意識到,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會被小鎮上的其他孩子們排斥的,不僅是造泰,還有自己時,三個人那時都出現了短暫緘默。

“……如果……我們也不理造泰的話,那麼……造泰就太可憐了……”

幾分鐘後,潘多拉啦的聲音微微揚了起來。

“也是啊……”

摩哆哆想了一會兒,最後迴應道。

幾秒後,男孩的說話聲,隨着身後傳來的造泰那“嘎啦——”“嘎啦——”的怪異笑聲,最後消失在了青草中。

虛赫凝視着草叢的周遭,然而就在這之後的不久,這片草叢便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



離開夏季的草叢再也聽聞不到蟈蟈的聲音。

草叢彷彿在秋後寒冬之際,變得異常安靜了起來。

然而,即便沒有蟈蟈的齊鳴,但草植間仍存在着無數微蟲存活的身影。它們不發聲音但四肢發達。像個體育健將往往在草植的細幹間來回跳躍,沒有定點。

虛赫喜歡抓草間的蟲子玩,到了冬季的時候,男孩已經有了一隻屬於自己的昆蟲瓶。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