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毛屍煞此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已然僵斃多時。

白毛屍煞的胸口,此刻還有一個碗口大的傷口,血跡模糊。看上去觸目驚心。

在這白毛屍煞的身後,靠牆一側,地面之上放着一件猩紅色的衣裙,衣裙一側還有一頂白帽子,白帽子上繡着兩粒米。

我心中碰碰亂跳,急忙奔了過去,將那一頂白帽子一把抓了起來,拿在手中,然後轉過頭來,對石敢當激動的道:“石敢當,這是我四爺爺戴的帽子啊,怎麼在這裏?”

石敢當低聲道:“你四爺爺是五斗米之中的祭酒了?”

我點點頭,既然石敢當知道這些,那麼我也不用隱瞞,我對他道:“我現在是鬼卒,也是四爺爺領我進門的。”

石敢當看着地面上那一襲紅裙道:“那個又是誰的?”

我恨恨道:“就是適才那個點燃冥香的那個女人。”

石敢當目光閃動,慢慢道:“應該是女鬼才對。”

我恨恨道:“是女鬼的話,我要將她的魂收走。”

石敢當擡起頭來,看了看四周,這才神色凝重,緩緩道:“這裏應該是一處機關,咱們進到這裏,然後磚牆後面的人啓動機關,將咱們困在這裏了。”

我點點頭,心裏暗自鬱悶,忍不住大聲罵道:“躲在牆後面的王八羔子,有種的你出來,跟老子會一會。”

任由我怎麼罵,那磚牆後面的人就是不接茬。

石敢當走到我身前,低低道:“我看這墓室好像一個圓盤,既然能夠順時針 ,那麼自然也就可以順時針轉動。我聽爺爺說,五斗米門下,只有你們招魂師纔有鬼推星盤,你看這個像不像那鬼推星盤?”

我琢磨了一下,心中暗道:“別說,這石敢當所說的還真的是差不多。這一間穹頂墓室真的和四爺爺桌子上擺放的那一座鬼推星盤差不多。只不過這墓室裏面多了一口棺材。”

我點點頭道:“有點像。”

石敢當低聲道:“那你就用那鬼推星盤的操控之法,讓這墓室再次轉動起來,不就行了?”

我苦笑道:“大哥,你以爲那鬼推星盤是那麼好練的嗎?告訴你,我四爺爺也只學會了兩鬼推星,我可是連入門都沒有入呢,只不過是會了一些法決罷了。”

我擡頭,看着這墓室穹頂上方密密麻麻的小孩眼睛,心裏暗道:“要是真的學會了這鬼推星盤,操控這百鬼推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一幕。”

石敢當一時無語。過得片刻,石敢當皺眉道:“咱們總該要想個辦法,終究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

我皺眉道:“有什麼辦法好想?要是四爺爺在這裏就好了。”

自己雖然跟四爺爺學了三個月的驅鬼招魂,但是被困在這樣一個密閉的空間裏面,所有驅鬼招魂的法術都失效了,一時間一籌莫展。

石敢當慢慢走到那一口黑柒棺材之前,伸手掀了掀,一掀之下,那棺材蓋紋絲不動。原來這一口棺材已然被釘上了棺材釘。

石敢當毫不氣餒,竟是伸手從背後的揹包之中取出專門起釘子的羊角錘,將黑柒棺材四角的棺材釘一根根的起了出來。

隨後,石敢當招呼我:“來,小五,跟我把這棺蓋擡到一旁。”

石敢當知道我的名字,一定是先前聽我四爺爺這麼叫我,這才知道的。

我走了過去,跟着石敢當一人一面,將這棺材蓋慢慢擡起,放到一旁地上。然後站在棺前,向棺材裏面望去。

只見這棺材之中赫然躺着一個身穿鐵甲的相貌威武的大漢。

這大漢容貌似乎並非漢人,長手長腳,臉皮黑黢黢的,不知道死前做了什麼處理,臉上的肌肉竟然沒有消失殫盡,臉孔也沒有塌陷,雙目緊閉,竟似和睡着了一樣。

石敢當戴上手套,在這棺材裏面一陣掏摸,不多一會,就從這死屍的左手一側,摸出一塊腰牌來。

只見那腰牌上刻着一行稀奇古怪的文字,我可是一個字也認不得。

石敢當皺了皺眉,想來他也不認識這幾個字,於是又將那一塊腰牌放了回去。

就在石敢當將這腰牌放下來的剎那,黑漆棺材之中的這一具殭屍募地睜開眼來。

我嚇了一跳。

那石敢當似乎早已經見怪不怪,只是一伸手從懷中取出一隻黑漆漆的大碗,而後將那隻大碗猛地扣在棺中那一具殭屍的胸口之上。

我一呆,心道:“這是做什麼?”

拿着這一隻大碗就可以降服這殭屍嗎?

說也奇怪,那殭屍睜開眼睛,眼睛之中冒出的那一股陰森森的煞氣,被這大碗扣上之後,那煞氣竟然慢慢消退。一雙眼皮也隨即慢慢合上。

適才緊緊握着的一雙骨節奇大的雙手,也緩緩放鬆開來。

緊接着,石敢當將那火摺子交給我,然後又取出那一隻酒壺,倒了一滴黃色液體在他自己的掌心,而後右手蘸了幾滴液體,點在那棺中殭屍的眉心之上。

就在石敢當將那液體點在棺中殭屍眉心的時候,我就看到那殭屍的眼皮下面,一雙眼睛似乎動了一下,這才停止。

我心中好奇,忍不住問道:“這一隻大碗怎麼這麼神奇?竟然還能夠將這殭屍鎮住。”

石敢當將那殭屍胸口的大碗拿了起來,然後小心翼翼的擦拭乾淨,這才裝入自己的揹包之中,向我低聲道:“你們招魂師門中有三寶,百鬼囊,招魂符,鬼推星盤,我們趕屍匠門中也有三寶,這就是其中一寶,叫做移神碗。”

我一呆,心道:“移神碗?我看叫做鎮屍碗還差不多。”

我斜眼看着這石敢當,心道:“這小子懂得還挺多,我們門中的事情他好多都知道了。不過這個人的言語之中,好像也是不盡不實,哪有人叫什麼石敢當的,估計是假名。”

我還是忍不住問道:“你真的叫石敢當?”

石敢當笑了一笑,道:“這個自然。”看我神色之間半信半疑,這石敢當隨即解釋道:“我父親從泰山路過,看到一條長街之上,立着這麼一塊石頭,就叫做泰山石敢當,覺的這個名字好,寫出來好看,叫着也響亮,回到家,正好趕上我剛剛生出來,於是就順理成章的給我起了這個名字。”

頓了一頓石敢當低低道:“不過我爺爺不太喜歡,說我這個名字,倒過來念,就成了當趕屍,那樣豈不是一輩子當個趕屍匠?我父親沉默片刻,告訴我爺爺,人的命天註定。要想一輩子當個趕屍的,也需要緣分不是?”

我心裏暗暗道:“看來石敢當這個名字和我的那個徐無福倒是半斤八兩,都不是什麼好名字。嘿嘿,鄉下人叫阿貓阿狗的活的更長一些。”

石敢當跟我說話之際,我手中的那一隻火摺子募地裏無風自動,火摺子上面的紅火也陡然間變成了綠油油的。

我大吃一驚,急忙擡頭望去,只見站在我身旁咫尺之遙的石敢當的一張臉孔也是被那火摺子上面的綠火映襯的鬚眉皆碧。

整張臉綠油油的,這麼一望之下,竟是比那棺中的殭屍的那一張臉孔還要讓人感到恐懼。 「南宮問天,你我的事情,以後再說,今日,我要先處理我北山家的事情!」

北山池悟懶得再跟南宮問天深究,直接岔開道。

「哎,別啊!今日是你北山老賊的大壽,可不得熱熱鬧鬧的嗎?」

南宮問天臉上露出一抹笑意,看向身旁的南宮正:「正兒,你對樂理也頗有研究,那鍾就你來敲響吧,為你北山爺爺賀壽!」

「是!」

南宮正點點頭,隨後便是要走向卡車。

「南宮問天,你不要太過分了!」

北山池悟臉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了。

一個秦穆然砸場子就算了,現在就連你南宮家主也來砸場子!

真的當他北山家族好欺負?

「過分了嗎?還好吧!」

南宮問天微微一笑,絲毫沒有在意。

「今天這鐘若是敲響,那就是你南宮家族與我北山家族開戰!不死不休!」

北山池悟直接放出了狠話。

六合家族的實力都很是非凡,而若是其中兩大家族開戰,這種後果一般的人很難承擔!

「呵呵,這就不死不休了?北山老傢伙,你還真的是紅眼了啊!」

南宮問天微微擺手,南宮正便是停了下來。

看來,即便是南宮家族現在也沒有做好與北山家族不死不休的準備。

「今日,他拂了我北山家族的面子,必須死!」

北山池悟指著秦穆然說道。

「北山家主,秦大哥是我諸葛家的上賓,你這是什麼意思!」

諸葛倩聽到北山池悟的話,臉色一變,急忙道。

「字面的意思!」

北山池悟冷哼一聲:「既然他是被諸葛家的上賓,那這個鐘就是你諸葛家送來的了!」

「莫非,是你諸葛家要跟我北山家開戰?」

北山池悟話音落下,石月天,石月彪,石月虎三兄弟齊齊站出來,向著諸葛倩和秦穆然逼近。

「我……」

諸葛倩被這麼一問,倒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若是以秦穆然朋友的身份,她定然會毫不猶豫地護住他。

只是現在,她不僅僅是秦穆然的朋友,更是諸葛家族的家主。

她要站在諸葛家族的角度上考慮!

以目前諸葛家族衰落的情況來看,若是真的跟北山家族翻臉了,根本就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諸葛家族那麼多人,絕對不能夠因為自己一時衝動就毀滅!

秦穆然看著諸葛倩為難的樣子,也知道她在擔心什麼。

他微微一笑,坦然走出:「北山池悟,你以為今天這鐘是給你送的?」

「錯!是給你整個北山家族!」

秦穆然霸氣說道。

此話一出,哪怕是南宮問天等人都震驚了。

他一個人,要給整個北山家族送鍾?

要知道,北山家族在六合家族之中實力可是排的上前三的。

他一個人,如何對抗?

就算是他們都不敢輕易和北山家族對抗!

一個家族,不光他們的資產龐大,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背後還有古武宗門!

那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

不涉及古武的,根本不知道一個古武宗門意味著什麼!

「哈哈哈!給我北山家族送鍾?憑你?」

北山池悟聽到秦穆然這話,忍不住大笑。

「老夫縱橫川省幾十年,你是第一個敢這麼跟我說話的,年輕人,你很膨脹啊!」

北山池悟看著秦穆然,冷冷說道。

「膨脹不膨脹的,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秦穆然絲毫沒有給北山池悟面子,看著他目光中流露出一絲的殺氣。

「祭日?哼,今日,老夫就送你下去見閻王!」

北山池悟徹底忍耐不住了。

大壽之日,被人送鍾,還說明年今日是他的祭日,若是不給個交代,恐怕他北山家族要成為整個川省的笑話。

什麼阿貓阿狗的以後都能夠來北山家族惹事!

北山池悟一聲令下,驟然,石月天,石月彪,石月虎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來的正好,讓我看看你們北山家四大金剛的厲害!」

秦穆然冷笑一聲,站以昂揚。

石月天速度最快,已經衝到了秦穆然的近前。

一拳不帶任何花招地朝著秦穆然的胸膛砸了下去。

秦穆然神色淡然,一步向著一側微微一偏。

石月天的拳頭轟擊落空。

拳勁轟擊在地上,地磚轟然炸的四分五裂。

「化勁初期?」

秦穆然看著石月天,問道。

「小子,化勁不可惹,今日我們三化勁便要了你的命!」

石月天見秦穆然躲開,並沒有多想。

身為化勁大能,實力自然是超脫的。

一個化勁可能不是秦穆然的對手,但是三個化勁,即便你是化勁後期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哼!一群廢物!」

秦穆然冷哼一聲,全然沒有將這些人放在眼裡。

尤其是知道了北山家族是害死自己父母的真兇后,秦穆然對於他們更加是出手狠辣。

今日,他就要以殺止殺!

秦穆然目光一寒,體內勁氣涌動,手迅速探出。

「轟!」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有如蒼龍出海,勢如破竹!

秦穆然的出拳速度相當的快,如今的他實力已經直逼沖氣境,這些人根本就不會是他的對手。

不要說你們三個人了,就算是三十個化勁,在秦穆然的眼中也如糞土般。

秦穆然的拳頭已經送到了石月天的面前。

石月天的反應也是迅速,只不過,即便他的反應再快,也抵擋不住秦穆然的速度!

「嘭!」

一拳實實在在轟擊在了石月天的身體之上。

石月天哪裡能夠承受的住秦穆然的一拳之力。

「噗!」

一口逆血從石月天的口中噴出,隨後整個人如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落地,沒了動靜。

一拳秒殺化勁!

秦穆然的實力竟然強大到了如此地步。

石月彪和石月虎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不過箭在弦上,已經不得不發。

他們的二哥也死了,這個血海深仇,必須要報。

「殺!」

兩人紅著眼,齊齊怒吼了一聲,一道寒芒閃過,兩人皆是拔出長劍,朝著秦穆然的後背殺了過去。

就在這時,一道寒芒從遠處橫空而來。

狂暴的劍氣如梨花般綻放,瞬間籠罩在了兩個人身上。

石月彪和石月虎兩人沒有想到秦穆然還有外援,在劍氣籠罩之下,也不得不向著一邊躲閃!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