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想起那天被汽車支配的恐懼,不由渾身又想抖一抖。

但是……儘管那麼可怕,但不得不說,那種感覺真的太刺激了,太真實了!

最近自己直播間莫名涌進了好多大佬,都是大筆打賞後想要她透露一些消息的。

這種行爲雖然給陸綿綿帶來了一些壓力,但她也着實收入不少。

畢竟,那些粉絲們差不多個個都有實力,而他們身邊的朋友,也基本上不會太差。

傳來傳去,期待的人自然變得多了。

此刻聽到下個星期就將開賣,她也難得的激動起來:“真的嗎?確定嗎?我待會上直播就跟大家說!”

一邊說着,一邊一把抓住周霜霜的手。

“霜霜,你一定要好好給你的親戚打工!那個眼鏡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說不定你做的好了,等到畢業以後就直接成爲高層了!”

她說的很是誠懇:“現在在他們艱難的時候,你務必務必要用心啊! 攻心日常:首席的危險新妻 如果有哪些難處,記得跟我們說。”

“畢竟人多力量大嘛……”

她一邊說着,眼看時間就要到了,又趕緊急急忙忙拉簾子、放佈景、打燈、開直播。

周霜霜突然嘆了口氣。

——陸綿綿這樣的女孩,如果不是第一印象有點差,真的很難讓人討厭她。

她現在,就已經完全放下那些小矛盾了……

…………………………………………

這邊,陸綿綿的直播已經開始了。

她倒也直接,眼看直播間的人數越來越多,第一時間就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

“大家好啊,這裏是綿綿雪兔直播間,房間號……我得到消息,上次那副vr眼鏡的正常版本,將在下個星期網店開賣,大家只要準備好自己的小錢錢就行了……”

彈幕有一瞬間卡了。

但下一刻,屏幕間接連炸出了許多潛水的大佬,個個都是大額的打賞!

託他們的福,綿綿雪兔直播間最近得到的推薦資源也相當不錯,此刻更是隨着氣氛高漲,越來越多的人進入……

陸綿綿此刻,真是喜不自勝!

就在這時,一條金色的彈幕出現在她的眼前。

——“VR眼鏡?”

哦~~~~

彈幕裏,有知情人看到,就開始搞事情了。

陸綿綿談男朋友並不是什麼隱祕的事情,反而因爲公開,許多人都特意進直播間來看看,所以直播資源也得到了小小的提升。

此刻,那金色的彈幕就是粉絲榜第一名說出的話。

陸綿綿咬咬脣。

鄭維宏最近忙於自家公司vr眼鏡推廣的事情,已經許久沒來直播間了。

陸綿綿上次發個短信告訴他,不需要他的眼鏡贊助,他也只是隨意應了聲就沒當回事。

但他沒想到,今天才一上直播間,就看到女朋友提到的另一家vr眼鏡的事情。

怎麼回事?

他立刻皺起了眉頭——一段時間不見,怎麼覺得頭頂有點綠?

彈幕還在瘋狂的搞事情——

“要想生活過得去,就得頭上帶點綠。”

一排排綠油油的字幕刷起來,鄭維宏在電腦那端,臉色已經相當難看。

——這是活生生打他的臉。

他倒也不是個沉不住氣的人。

等到陸綿綿直播結束,他第一時間打來了電話。

“陸綿綿,你提到的那個vr眼鏡,到底怎麼回事?”

哪怕事情不在掌控,鄭維宏的聲音聽起來,依舊多情又溫柔。

陸綿綿咬咬牙,隨即就淡定的回道:“沒什麼,我同學最近在幫親戚賣這個,我就接了這個推廣……”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慢吞吞的聲音打斷了。

“你什麼意思?”

那頭鄭維宏說道:“我以爲,你還是我的女朋友。”

wWW_ Tтkan_ c o

陸綿綿又想起來他在自己面前,漫不經心擺弄袖釦的樣子。

眼尾上挑的弧度,在跟朋友介紹自己時,顯得格外輕佻又無所謂。

不過,各取所需嘛……她說到底,也不過是鄭維宏包着的小網紅罷了。

陸綿綿也看的很開。

此刻,她溫柔的笑了起來:“維宏,你們家家大業大,本來也沒打算讓我這個網紅來推薦的是不是?所以,我接了同學的生意,應該也沒什麼……” 鄭維宏並不打算在電話裏跟一個女人扯這些無所謂的事。

因此,他只是冷靜的說道:“行了,電話裏說不清,既然你已經關了直播,老地方見見面吧。”

鄭維宏的脾氣,陸綿綿還是摸得出個123來的。

他既然這樣說,那兩人之間肯定更沒戲了,她咬咬牙:“行。”

反正走到這一步,她也是早有準備的。

……………………………………

她眉頭緊鎖的收拾着東西,還不忘給自己拾掇一個美美的妝再出門。

周霜霜等人聽到了這場對話,此刻面面相覷,大氣也不敢出。

——這眼見着就親臨分手現場了,導火索還是……

大夥的眼神一致瞅向始作俑者周霜霜。

周霜霜憑空背一口大鍋,此刻一愣之下,連連擺手:“我什麼都沒幹呀,我就是問她接不接廣告……”

誰知道接着接着,人家這就要分手了……

“哼……”

陳雪薇鄙視她。

“什麼都沒幹?”

“陸綿綿的男朋友家裏最近把vr眼鏡推廣的這麼轟轟烈烈,你倒好,蹭一波東風直接就上了,不鬧矛盾纔怪呢。”

周霜霜訕笑——她最開始是有蹭東風的意思,可第二波宣傳自己給忘了,到最後雷聲大雨點兒小,只能又按最初的設想,從網店開始。

說真的……

她訥訥道:“我這眼鏡的價位……跟綿綿男朋友家的那種,也不影響吧。”

陳雪薇的想法就更全面一些了。

“原本呢,是不影響的。”

她回味着那種身臨其境的感覺:“你走你的高端路線,鄭維宏走他的高性價比平價路線……可你也不看看,你這眼鏡高端成什麼樣子了?”

陳雪薇想起那天的場景仍舊有些念念不捨,那是真真正正的身臨其境。

她甚至揪了一把草葉子,青色的草汁都粘指甲上了。那麼清晰又真實的VR世界……

“你告訴我,你這樣的眼鏡,還只賣2500塊錢。對大家來說,選哪個根本不用多考慮啊!”

“一次性付三四百,跟一個月出三四百分期做個付款的差別,在這種品質的對比下,其實根本沒有。”

“沒……沒那麼厲害吧……”

周霜霜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也就是現在,她說到底還是個學生。

學生們談生意,都不叫生意,都講感情。換做是鄭維宏有了這樣的大殺器,談什麼感情?生意場上不把人碾壓得落花流水,他還不罷休呢!

陳雪薇嘆口氣:“肯定也不是所有人都會買的……世界上總有那麼些人,不相信那種眼鏡的效果啊。最開始說不定會買名氣更大的呀,或者土豪不差錢,一個一個買回來玩玩……”

“但不管怎麼說,陸綿綿作爲鄭維宏的女朋友,這麼做差不多相當於擺了他一道,今天,估計要吵架了。”

周霜霜想起陸綿綿剛纔的表情,不由有點緊張起來:“不是吧?”

她喃喃道:“早知道,我就不找她做推廣了……”

“你呀,可別想這麼多。”

精怪登錄器 魯麗此刻從牀上伸出頭來給她分析:“你那個眼鏡效果這麼好,綿綿作爲第一個給它做廣告的人,到時候肯定身價也要起來一點。”

“就像你之前說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感覺她人還可以,雖然最開始有點作,可現在不是已經沒有了嗎?”

周婷婷也點頭:“她之前那些勸你好好幹的話,不是熟人,人家還不跟你說呢。”

“怕的,就是你工作沒有分寸,耗光了陪老闆打江山的情分,這纔多囑咐的。”

周霜霜點頭:“這個我懂。”

“那……”

她看着宿舍裏幾個姑娘,有點糾結的問:“因爲這個事兒吵起來,他們今天,不會真的分手吧?”

“鄭維宏據說挺有本事,但有錢不代表人品好啊,萬一到時候帶着些狐朋狗友欺負她怎麼辦?”

這話一說,大家都沉默了。

宿舍幾個人目前都還是單身,誰也不知道談戀愛是個什麼感覺。

最後,陳雪薇猶豫道:“那……要不咱去看看?”

說着,她又接連澄清道:“我不是想湊熱鬧,我就是想着霜霜力氣那麼大,萬一她受欺負了,你不還可以揍人家一頓嗎……”

聲音越來越小。

周霜霜卻贊同道:“說得對!”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分手……”

她麻溜的收拾好自己:“走!”

幾個人齊齊出動。

不過,話說回來,他們……在哪喝一杯呢?

……………………………………

咖啡廳外,周霜霜往裏邊瞄了一眼,接着轉頭就對陳雪薇豎起了大拇指:“雪薇,你真可以!人家說喝一杯,你就知道是這個地方了……”

陳雪薇翻了個白眼,嘀嘀咕咕道:“我都看見好幾次了……”

再說了,這咖啡廳是她家的呢。

她沒多說話,只伸手掏出了會員卡,招呼服務員給她們安排一個與陸綿綿相鄰的卡座。

綠蘿層層疊疊鋪下枝蔓,將她們幾人的身影牢牢擋住。

此刻,四人都沒有說話,只靜靜聽着隔壁的動靜。

本王命不久矣 …………………………………

“綿綿,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可最近辦的事,我怎麼越來越看不懂了呢?”

陸綿綿輕啜一口咖啡,小指微翹,姿態曼妙,神情淡然。

只見她微微一笑,女神氣質分外明顯。

“鄭維宏,不是你看不懂你的女朋友,你只是沒把我放在心上而已。”

“咳。”

鄭維宏失笑,嗆咳了一下,他趕緊用手帕按住自己的嘴角。

此刻,這張英俊臉蛋上高高挑起的眉頭,還有此刻露出來的眼神,分明是戲謔而又輕視。

“哎,你不會是生氣了吧?”

他難得的擡高了聲音。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你還當真了……女朋友?”

他的眼神不動聲色在陸綿綿臉上轉了轉,一邊下意識轉了轉袖釦。

“誰家的女朋友會像你一樣,明知道我接下來主推VR 眼鏡,這邊還接下另一個不入流的同款……怎麼,同學給你的很多嗎?有我給的多嗎?兩萬?三萬?”

陸綿綿也笑了笑,對他輕視的神色視若無睹,只伸手將小銀匙輕輕放在杯託上。

“錢倒不多,只有5000塊錢而已。”

……………………………………… 綠蘿後邊,陳雪薇等人瞪着周霜霜:“五千塊錢,你賺大便宜了!”

她可是經常看直播的,一個綿綿雪兔等級的直播,接一次廣告差不多在一萬到兩萬之間,還不能保證後續沒有同類型產品出現。

但陸綿綿就收了五千塊,卻連自己的男朋友都推了,簡直……

太夠意思了!

幾人擠在一團側耳傾聽,神態十分專注。

…………………………………

陸綿綿說的輕描淡寫,鄭維宏的臉色卻有些難看。

“5000塊錢?”

他咬牙切齒:“我平時手指縫裏漏出來的,難道還不值這區區5000嗎?”

他還以爲是什麼樣的誘惑,才導致女朋友做出這樣叫他丟臉的事,然而沒想到,居然只有五千塊錢!

他鄭維宏的臉面,難道才值五千嗎?!

陸綿綿眉頭都未擡一下。

“鄭維宏,你到底也是個男人,多少該大氣一些。”

“指責我不地道之前,先收拾收拾你的表情。”

她雙手抱臂,此刻終於捨得擡頭認真看着對面的男朋友,神情格外冷清。

“咱倆所謂的交往,具體是個什麼情況,你該清楚。”

“你說我真把自己當成你的女朋友?不,沒有。”

她嘆口氣:“女孩子的真心,向來都是很寶貴的。但是,有的時候,也相當廉價。”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