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現在不想見你。”藍珠道:“也不好意思見你,畢竟你們快要成親了嘛。”

“好了,知道了。”我心煩意亂道:“你先出去吧。”

“我等着收碗呢。”藍珠說。

“你出去吧!”我大聲道。

“好吧。”藍珠見我確實是心緒不佳,便轉身走了,臨走的時候,又囑咐道:“一定要把湯喝了啊,那是小姐親自爲你烹飪的。”

“知道了!”

等藍珠走了以後,我看着那湯,怔怔的發呆,發了一會兒呆,也無計可施,愁悶的端起了碗,慢慢的往嘴邊送來。

就在此時,“啪”的一聲響,雖然很輕很輕,但是我卻聽得清清楚楚,有誰在房頂上經過了!

我剛仰面一看,上面就掉下來了一個東西——是個卷着的紙張!

我狐疑的往上瞧了瞧,已經什麼縫隙都沒有了。

我把紙撿起來一看,裏面寫着五個字:湯是孟婆湯! 拿着那紙條,我看着那碗湯,呆呆的說不出話來。

孟婆湯,慕芊芊居然要哄騙我喝下這孟婆湯!

我雖然沒有來過陰間,可是我也聽說過這孟婆湯的大名!

幾乎是人人都知道,陽間離開人世的人死了之後,變成鬼,如果喝了孟婆做的湯,就會忘掉前世的一切愛恨情仇,對前世再也無牽無掛!

шшш .ttkan .¢o

難道就是因爲我在夜裏,在睡着的時候,反覆的喊了楊柳的名字,以至於慕芊芊感覺到不滿,所以要讓我喝下孟婆湯,從而忘掉陽世間的一切,只記得這陰間的事情嗎?

如果我真的忘掉了陽間的一切,在這裏重新開始,也未嘗不可,只是爲什麼想想就會不寒而慄呢?

我仍舊是感覺慕芊芊的做法無可厚非,她也一定是無可奈何,纔出此下策的。

怪就怪我。

我在遇見楊柳之前,曾經喜歡過慕芊芊,還許下了娶她的承諾,這本沒有錯,可錯就錯在我居然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忘記了這件事情之後,我又遇上了楊柳,陰差陽錯,和楊柳走到了今天這種地步,可結果就在我一心一意愛着楊柳的時候,慕芊芊又出現了,而我也想起來以前的事情!

我該如何做抉擇?

楊柳和慕芊芊應該都是無辜的,那麼我呢?

最痛苦的或許是我吧。

當初,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忘掉了這一切,又是什麼原因,讓我想起了這一切?

是什麼原因讓我愛上了慕芊芊,又是什麼原因,讓我愛上了楊柳?

我不由得想起了那個夢,那個救了慕芊芊的夢,夢中有一個惡道,那個惡道的話,突然間,一句一句重新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那些情景,也一幕一幕重現在眼前!

“無極子……”

那道士面色猙獰的看着我,惡狠狠的說了一聲:“想要我的命,還差一點!”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一道人影一晃而現,卻是一個面帶白紗身着素衣的婀娜女子,她俯身在那道士跟前,驚聲而呼道:“教主!”

“走!”那道士喝了一聲,道:“讓五大堂口的堂主來見我!”

……

無極子,是說我嗎?

我怎麼會是無極子?

教主?那個惡道是個教主!五大堂口的堂主……

剎那間,我猛然醒悟,那個惡道就是異五行的總教主!

我的臉色不由得變了——

在陽世的三年前,七月十五的夜裏,我在夢中用陰陽鏡打傷的那個人就是異五行的總教主!

而且,似乎是從那以後,異五行的五大堂口才開始收集五行鬼衆!

難道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嗎?

異五行的總教主,是因爲被我的陰陽鏡給打傷,所以要收集五行鬼衆來療傷?

這個似乎沒有什麼道理啊。

……

在此之後,我又遇上了楊柳,我們之所以產生瓜葛,是因爲那口陰沉木棺。

也是在夜裏,也是不由自主,也是做了一個夢,因爲夢,所以獨自出門,然後揭了陰沉木棺的白金封皮,釋放了鬼木郎的詛咒!

爲什麼無論是慕芊芊,還是楊柳,都是夢中遇見的女子?

楊柳最終是真的愛上我了,可是究竟是不是因爲鬼木郎的詛咒呢?

如果是的話,那鬼木郎的詛咒豈不是要靈驗?而我豈不是有朝一日,要殺了楊柳?

想到此處,我又是一個寒噤。

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難道我這次在陽間身死,是上天給我的一個解脫,讓我不會有機會去傷害楊柳,更無法殺她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喝下孟婆湯,對楊柳來說,豈不是好事一樁?

喝了孟婆湯,我就會忘了楊柳,忘了和她之間的一切因緣際會,我不會再想着去找她,她也找不到我,既然我們無法再相會,那又怎麼會互相有所傷害?

想到這裏,我的眼睛亮了起來。

我看着那孟婆湯,突然感覺,這真的就是一場解脫!

喝了它,就沒了煩惱,沒了憂愁,不會再傷害楊柳,也不會再對不起慕芊芊!

既然如此,還猶豫什麼呢?

我緩緩的端起了那碗湯,盯着它,慢慢湊到嘴邊,嘆息一聲,在我喝之前,還是好好再想想前世的一切吧……

義兄、德叔、邵薇、成哥、池農……別了!

老爸、老媽……別了!

楊柳,別了!

我一咬牙,碗口已到嘴邊!

那湯的味道,聞起來,就很香甜,讓人忍不住要喝下去!

“嗤!”

頭頂之上突然傳來一聲輕響!

我擡頭仰望,只見一顆腦袋從房頂伸了進來。

我吃了一驚,那顆腦袋的嘴卻朝我“噓”了一聲,示意我不要叫喊。

我一愣,緊接着就看見那腦袋越伸越長,然後是肩膀露了出來,再然後胸膛,是小腹……

最終,整個身體都從房頂鑽了進來,輕飄飄的滑落下來,落地的時候,連一點聲息都沒有。

是個女孩子。

白白淨淨的年輕女孩子,看樣子像是十七八歲的模樣。

白色的裙子,白色的靴子,白色的頭花,從上到下,都是白的。

那打扮跟藍珠很像,只是顏色上有所差異罷了——藍珠穿的是藍色的裙子,藍色的靴子,從上到下都是藍色的。

“咱們小聲點說話,以免隔牆有耳——我是白雪。”

不等我問,那女孩子就先低聲的自我介紹道:“白色的白,雪花的雪,你看我像不像一片雪花?”

想起她悄悄滲透進來,又無聲無息飄落下來的樣子,我點了點頭,也壓低了聲音,說道:“像,像是雪花。”

白雪笑了笑,道:“我是慕府中的十二大丫鬟之一。跟您之前見過的藍珠,是一個級別。”

“哦?”我愣了愣,然後道:“你們都是用顏色作爲姓氏的嗎?十二大丫鬟,就有十二種顏色?”

“對呀。”白雪說:“沒想到你這麼聰明,我還沒說,你就猜出來了,怪不得我家小姐會喜歡你!”

“呵呵呵呵……”我笑了笑,心中暗道:這很難猜嗎?

嘴上卻說:“謝謝姑娘誇獎!只是,在下不知道,白雪姑娘以這種出場方式,悄悄的潛入我這屋子裏,想幹什麼呢?”

“你以爲我要幹什麼?”白雪瞪了我一眼,讓我瞬間覺得這是個很厲害的姑娘,她問我道:“你剛纔有沒有撿到一個紙條?一個卷的很細很細的紙條?”

“有啊。”我道:“那是白雪姑娘丟的嗎?”

“是啊。”白雪道:“那你有沒有看到上面寫的字?”

“看了。五個字,湯是孟婆湯。”我說:“謝謝姑娘的提醒。不過,姑娘你爲什麼要提醒我呢?你這麼做,就不怕你家小姐知道嗎?你家小姐如果知道了,難道不會怪罪你嗎?”

“剛剛我還誇你聰明,沒想到你這麼笨蛋!”白雪道:“我當然怕我家小姐知道了,所以我才偷偷的進來了!還有,我爲什麼要提醒你,原因更簡單了,因爲我要救你啊,笨蛋!”

被罵了兩次笨蛋,我的臉不由得紅了,正想說一兩句話來辯解一下,白雪卻一把將我手中的碗給搶了去,端到自己的嘴邊,然後一仰脖子,“咕咚”、“咕咚”的給喝了,把那裏面的孟婆湯,給喝了個乾乾淨淨!

這下把我給震驚的,完全嚇住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白雪,吶吶道:“白,白雪,你,你怎麼把它給喝了?這,這是孟婆湯啊!”

“我當然知道這是孟婆湯!”白雪白了我一眼,然後“哈”的出了一口氣,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脣,道:“真是香甜可口,又酸又開胃又解渴,我都好久沒有喝過了……” 白雪把碗給放到桌子上,大咧咧的坐到椅子上,看着我,道:“笨蛋,你既然知道這是孟婆湯了,你爲什麼還要喝?”

“我還想問你呢。”我說:“你既然知道是孟婆湯了,你爲什麼還要喝?”

白雪道:“我無所謂啊,我已經喝過一次了,前世的事情,早忘記的乾乾淨淨了,只記得這輩子在陰間的事情,所以就算再喝一碗,再喝十碗,也沒什麼。而且,這孟婆湯,是真的很好喝啊。尤其是你這一種,還是酸酸甜甜的,不是苦的辣的鹹的那種!”

我無語了。

白雪盯着我,道:“問你話呢,你怎麼不吭聲?爲什麼要喝這孟婆湯?前世到底有什麼事情,讓你這麼快就想給忘掉?要知道我們來陰間,喝孟婆湯,都是被逼迫的!所有準備投胎轉世或者留在陰間加入鬼籍生活的鬼魂,都得喝孟婆湯,如過有誰刁鑽、狡猾、頑固、執拗……不肯喝湯,就會有陰兵用鉤刀割斷雙腳,用鋼針刺穿喉嚨,被強迫灌下喉嚨去!你倒好,沒人逼你,你還要喝,什麼毛病?”

我有什麼毛病?

我還不是給逼的?

這話我也沒法跟白雪說,再者,我根本就不清楚這白雪的來頭,她突然塞個紙條,突然出現,突然把孟婆湯給搶走喝了,突然指責我……這一系列的舉動,把我給弄的完全摸不着頭腦。

我看着白雪,道:“姑娘,你先告訴我,你爲什麼要提醒我這是孟婆湯?你爲什麼要阻止我喝呢?”

“你先告訴我你爲什麼喝?”

“我想喝。”我道:“我就是想要忘了陽間的一切,然後跟慕芊芊好好生活下去。”

“哎呀?”白雪一瞪眼睛,道:“好哇,沒想到你是這麼個沒心沒肺,見色忘義的東西!我不管你了,你隨便!”

說完,白雪站起來,氣沖沖的要走。

我冷眼旁觀,道:“你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出去?我看你還是從房頂上鑽出去吧,免得藍珠就在外面,逮你個正着。”

“隨便!”白雪道:“我又不怕那個吊死鬼!再說了,就算她逮住了我,也不能拿我怎麼樣?!”

“那她問你進我這屋子幹什麼,你怎麼說?”

“我就說是被你哄騙進來,強迫進來的!”

“啊?”我一愣,道:“我爲什麼要這麼做?”

白雪笑道:“你說呢?我長得這麼白,這麼美,像雪花一樣純潔。你見到了,心癢癢,就把我弄進屋裏,要扒我的衣服,你說你想幹什麼呢?”

“你,你……”我指着白雪,急道:“你,你究竟是來幹什麼的?咱們遠日無冤,近日無仇的,你幹嘛要誣陷我?”

“誰叫你好色呢?!”

“我怎麼好色了?”我道:“你站這屋子半天了,我碰你一手指頭了?”

白雪愣了愣,隨即點點頭,道:“也是,看你的樣子,分明不是好色之徒嘛。”

“本來就不是。”

“好了。”白雪突然又換了一副嘴臉,重新坐到椅子上,笑嘻嘻的看着我道:“不逗你玩了,實話告訴你吧,我真的是來救你的,救你回陽間的,所以不能讓你喝了孟婆湯,你如果喝了孟婆湯,我還怎麼救你?救你也沒什麼意義。”

“啊?”我先是一愣,然後又驚又喜道:“你是來救我的?能讓我回陽間?真的假的?”

“我廢這麼大功夫,冒着生命危險,難道是來玩的?”白雪瞪了我一眼,道:“我是陳護法安插在慕家的,也是奉了陳護法的命令,特意來搭救你的!”

“陳護法?”我驚詫道:“他,他到底是誰?”

“他是誰?”白雪一愣,道:“陳護法,當然就是陳護法了,還能是誰?你怎麼這麼笨啊!”

“我當然知道陳護法就是陳護法了。”我着急道:“可是我想知道的是,他跟我有什麼關係?他在陽間的時候,又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救我?”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白雪道:“等到哪天,你能見到陳護法的時候,你可以親自去問他!總之,是昨天,黑水河伯派了鬼兵去第五王殿找陳護法和司馬大人求救,結果八王爺都市王就在第五王殿中,找閻羅王包天子下棋,指定陳護法和司馬大人相陪,黑水河伯派去的那個鬼兵根本就沒空見着陳護法和司馬大人。”

我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一直都沒有救兵來,原來是這個樣子。

如此想來,都市王去找閻羅王下棋,指定陳護法和司馬貌相陪,是故意的!

他知道我在昨天會來陰間,所以就派魏一昂來算計我,想讓我馬上就轉世投胎成爲畜生。

而都市王又怕第五王殿會有救兵去救我,所以事先拖着他們。

如此一想,這其中的水很深啊!

首先,都市王是怎麼知道我會來陰間的?

其次,都市王又爲什麼要算計我?

可是眼下,已經不是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了,我問白雪道:“那陳護法又是怎麼知道我會喝孟婆湯的?還讓你來阻止我?”

白雪道:“不要小看了陳護法,他身爲第五王殿的第一護法,是閻羅王包天子的心腹親信!他的爪牙暗中佈置的整個陰間都是!孟婆莊裏也有一個他的眼線!你昨天夜裏睡覺的時候,喊了一夜另一個女人的名字,結果讓慕芊芊傷心了,這事兒被捅到了慕鴻飛那裏,慕鴻飛勃然大怒,他就去孟婆莊那裏找到了孟婆,要來了一碗孟婆湯,帶回來紅騙你喝了,想讓你從此以後,一心一意的對慕芊芊好,心中只有慕芊芊一個。”

原來是慕鴻飛的主意,不是慕芊芊要我喝的。

聽到這其中的緣由如此,我的心情不由得好受了許多。

只聽白雪繼續說道:“孟婆莊的眼線知道了以後,就立即把這件事情報告給了陳護法,陳護法也給我緊急傳令,要我阻止你喝下孟婆湯,而且還讓我設法告訴你,他在想辦法,幫你回到陽間!你也真是走了大運,竟然能得到陳護法的幫助!難道,你是陳護法的子孫?”

“別瞎說!”我翻了翻白眼,道:“我以前不姓陳,不是陳家人生的。”

“哦。”白雪點了點頭,道:“那就更奇怪了。不過,不管怎麼樣,我能阻止你喝孟婆湯,又把消息帶給你,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我道:“王樹梓呢?他怎麼沒影了?”

“還說他呢。”白雪哼了一聲,道:“如果不是他過去跟慕鴻飛說你忘不掉前世的情人,慕鴻飛會勃然大怒?要不是王樹梓提議,慕鴻飛會能想到去孟婆莊,給你弄來孟婆湯喝?”

“啊?”我大吃一驚,道:“這,這,這怎麼會?”

我萬萬沒想到,這一切居然是王樹梓的主意!

怪不得他說去求情,卻一直都不回來見我!

他,他怎麼能這樣?

白雪道:“你也不用生氣,他應該也是爲了你好,他想着你已經死了,再想念陽世間的事情又能怎樣呢?不如一了百了,在陰間好好過活。而且,他也不想得罪慕鴻飛,更想巴結着慕鴻飛這一棵參天大樹!我聽說,老陰山的山神之位,慕鴻飛已經許給王樹梓來做了。他王樹梓在黑水河當河伯,可是當了很長的時間了,按照陽間的時間來算,差不多也三年了,正常的情況下,還要兩年去做,也是按陽世的時間來算,這他怎麼能忍受得了?”

我默默的點點頭,對,誰也不能怪罪,沒有誰,會真正的無私去爲了另一個人。

站在王樹梓的立場上來說,他沒有錯。

可是,我的心,再次被刺痛了。

權勢,利益,真的可以腐蝕掉一切嗎?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