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等人到了宮門口,恰好孟超也到了王宮門口。

七公主站在城樓上看到了秦巖等人,立馬跑下了城樓在王宮門口迎接秦巖等人。

七公主問:“你們是一起來的嗎?”

秦巖說:“我們是恰巧在門口遇到的。”

七公主說:“還真是緣分,連到的時間都一樣,我在這裏就是爲了迎接你們,還好你們都在,不用我出來再迎接一次了。”

秦巖說:“那以後我們跟公主有約的話,我們先約在一起再過來,你說對不對孟公子?”

孟超說:“秦大哥說的對,以後我們約在一起省的七公主接我們兩次。”

七公主覺得秦巖跟孟超此刻怪怪的,但是現在她不好多問什麼,七公主說:“你們兩個不要在這裏說這麼客氣的話了,裏面請吧。”

雖然孟超知道今天的宴會不止他一人,但是他沒想到秦巖他們也是貴客之一,按他的猜測國王現在應該忌憚秦巖纔對,爲什麼會這麼友好呢?

秦巖等人跟着七公主一起進了王宮,魚人世界的王宮可以說是非常的富麗堂皇,裏面的很多建築是琉璃建造的,非常漂亮。

周小雨小聲的在秦巖身邊說:“看來魚人世界真富有,這也太有錢了。”

跟樹人世界的木質結構的房屋相比,魚人世界簡直就是富人區了。

秦巖小聲說:“你淡定點,不要表現出來,咱們雖然沒有這樣的建築,但是咱們也很富有呀。”

周小雨笑了笑說:“嗯,我們是很有錢,不羨慕別人。”

九窈問:“你們兩個嘟囔什麼呢?”

周小雨說:“在討論魚人世界建築的材質,真是有特色。”

七公主聽到周小雨說的建築,她知道他們肯定在說網宮內的建築,七公主說:“我們王宮的建築大多都是琉璃材質建造的,還有少部分的水晶宮。”

周小雨說:“好有創意的建築。”

魚人世界普通的房子都是小石頭砌成的,跟人類世界的建築相比還是很有特色的。

七公主說:“你們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房子嗎?”

周小雨點點頭說:“我們見到過各種各樣的房子,你們這麼特別的很少見。”

七公主說:“跟着秦巖大哥走南闖北就是好,能增長很多的見識。”

秦巖說:“公主不是也去過其他的世界嗎?難道對那裏的建築沒有印象了嗎?”

七公主說:“我當時只顧着跟你說話了,哪裏有心情看那邊的建築呀!”

秦巖說:“公主果真是受苦了,希望以後我們能夠合作愉快。”

七公主說:“一定會合作愉快的,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在我其他姐妹身上。”

一羣人有說有笑的來到了宴會廳,國王特別客氣的把秦巖請到了上座。

秦巖說:“國王真是太客氣了。”

國王笑着說:“應該的,你救了我小女兒,也算對我有恩了,過來坐不要客氣。”

刑司府的趙大人帶着大夫人跟二夫人也來了,周小雨跟九窈見到大夫人的時候有種怪怪的感覺。

好在大夫人那天並沒有看清她們的長相避免了尷尬,只是趙大人跟白洪就不一樣了。

他們是認識周小雨跟九窈公主的,沒想到如今他們能在一起吃飯喝酒。

所有的人坐好以後,國王就宣佈上菜了,舞姬也紛紛上場。

看來不管什麼世界,人們追求生活品質的心是一樣的。

大將軍痛失愛子,現在估計在府內只顧傷悲了,不會有心情參加宴會的。

國王率先舉杯說:“感謝各位的幫助,小女才能起死回生。”說完一飲而盡。 其他的人見國王喝完了,也全部一飲而盡。

國王說:“大家隨意的吃喝,不要客氣,今天我們這裏沒有君臣,只有朋友。”

周小雨跟七公主坐在一起,七公主問:“周姑娘,請問你在水府見到蔣哥哥了嗎?”

周小雨說:“我見到他了,但是他已經不記得魚人世界的事情了,他告訴我讓我轉告魚人世界的親人,他現在很好,不要再牽掛他了,希望大家都好好的生活。”

七公主紅着眼眶說:“謝謝你了周姑娘。”

周小雨說:“不要客氣,希望公主日後好好的生活,其實你身邊有更好的風景。”

周小雨說完看向了孟超那邊。

七公主隨着周小雨的目光看向了孟超。

七公主問:“周姑娘,你的意思是孟公子喜歡我?”

周小雨有點驚訝的問道:“公主難道不知情嗎?”

七公主說:“我從來不知道他喜歡我。”

周小雨說:“孟公子對七公主也是一片真心,七公主如果有意可以考慮一下。”

七公主笑着說:“對於他,我只有感謝之情,真的沒有其他感情。”

周小雨問:“難道七公主的心裏只有已經去世的蔣公子嗎?”

七公主點了點頭。

周小雨說:“看來他讓我傳達的話,你是一點都沒有聽進去呀。”

七公主說:“不是沒有聽見去,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是不想傷害孟公子而已。”

周小雨說:“我明白的,如果有個人突然對我說喜歡我,我肯定也會一時接受不了的。”

孟超的眼睛一直往七公主這裏看,他知道以後他將很難再見公主一面,所以他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國王問秦巖:“秦仙帝,請問你們一行人打算在我們這裏呆多久?”

秦巖知道國王的目的,國王這是在探聽他的想法,如果他遲遲不走,證明秦巖對魚人世界虎視眈眈,他就算升神走的時候也不會安心的。

秦巖說:“我們在這裏還有些事情,辦完就回去了。”

國王聽了秦巖的話很滿意,國王問:“請問仙帝娶妻了嗎?”

秦巖點了點頭笑着說:“我的孩子都有兩個了。”

國王說:“仙帝這麼年輕居然孩子都有兩個了,秦仙帝這次出門爲什麼不帶着孩子呢?”

秦巖說:“他們還小,帶着他們很不方便,您也知道小孩子現在是非常頑皮的。”

國王點點頭說:“仙帝說的對,我現在也有外孫跟外孫女了,現在的孩子都非常的聰明。”

國王心裏有點可惜,這個秦巖結婚了,如果秦巖不結婚沒有孩子,他是很樂意讓他的小七嫁給秦巖的,秦巖已經娶妻,他的女兒要是嫁給他了,以後只能是妃子之類的做不了王后,爲了七公主不受欺負,他暫時忍下了。

大公主一直在偷偷的看着詩詩,詩詩跟小白在一起坐着,詩詩特別的緊張,一直都不敢擡頭,她怕有人認出她,畢竟跟過大公主的人現在跟着秦巖,如果秦巖知道了,那肯定會懷疑她的。

今天大公主見到詩詩的時候,也着實的虛驚一場,同時她也很生氣,怎麼詩詩會跟着秦巖一起來參加聚會。

小白見詩詩一直低着頭,跟平時大大咧咧率真的模樣一點也不一樣:“詩詩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詩詩小聲說:“我沒有事情,不要跟我說話。”

小白好心詢問詩詩,詩詩居然這麼說話,小白的心立馬像冰水澆灌了一樣特別的寒心。

小白委屈的說:“我也是關心你才問問你的,你最近說話怎麼這麼衝呀!跟以前的你一點都不一樣了,一點也不可愛了。”

詩詩聽到小白囉裏囉嗦的,真想狂揍他一頓,但是她現在不管有什麼情緒都必須忍着。

詩詩瞪了小白一眼,她第一次如此的討厭一個人,儘管這個人對自己很好,她知道這個人對她沒有壞心,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討厭他。

儘管詩詩一直低着頭,但是在這種宴會上,越是低着頭越是能夠引起別人的注意。

國王看到秦巖身邊的人總是低着頭,國王問秦巖:“秦仙帝,那位總是低着頭的女孩子怎麼了?”

秦巖順着國王的話說:“她是我來這裏救的女孩子,估計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場合有些害怕吧。”

國王說:“原來是我這裏的人呀?跟着仙帝來到王宮有什麼好害怕的。”

國王跟秦巖說完話,立馬站起來舉起杯說:“我們大家一起喝一杯吧,世界這麼大,能夠遇到真是太有緣分了。”

國王都站起來了,在座的人也站了起來,小白站起來後,看着低頭的詩詩說:“詩詩,你怎麼了?趕緊站起來呀!”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詩詩,詩詩沒辦法只好硬着頭皮站了起來,她站起來後很多人都認出了她。

大公主看到她扭扭捏捏的樣子後,氣的不行不行的,真是太笨了,越是閃躲越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

李天霸裝作無意的向詩詩跟小白這裏掃了一眼,小白也沾了詩詩的光,成功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看向小白的人越多,小白越是高興,因爲以他的本事,這輩子都別想來到王宮這樣的地方,今天他不但來了,還有這麼多的權貴關注着他。

三公主看到詩詩後,走到詩詩身邊問:“你不是我大姐身邊的破曉嗎?你怎麼跟秦仙帝在一起了?”

詩詩最不想遇見的事情發生了,雖然她想好了怎麼解釋,但是現在卻說不出口。

沒等詩詩開口,小白笑着說:“這位公主您一定是認錯人了,她不叫破曉她叫詩詩哦。”

國王聽到三公主的話後,看向了大公主。

大公主此時也恰好想看看他父王的反應,大公主見她的父王也看向了她,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大公主向她的父王笑了笑,立馬就看向了詩詩那邊。

國王知道那個叫詩詩的女孩子跟大公主絕對有關係,但是當着秦巖的面不能揭穿,他的孩子在客人的身邊安排了眼線,如果傳出去是多麼丟人的事情。 白洪此時也注意到了詩詩,這個詩詩能夠從刑司府逃脫,肯定不是一般人,原來此人不是秦巖他們身邊的,是大公主身邊的。

白洪看了七公主一眼,七公主的神情有些凝重,或許七公主也相信三公主的話吧。

秦巖知道現在的氣氛很是尷尬,爲了避免出現不和諧的氣氛笑着說:“此女是我身邊的侍女,我想三公主肯定是認錯人了,如果是大公主身邊的人,大公主肯定會認識,不如請大公主看一看到底是不是她府上的人?”

七公主說:“秦巖仙帝說的對,我想只是跟大姐府上的人長得相似而已,大將軍府的冒牌蔣公子不也是冒充了蔣少爺好幾年沒有被發現嗎?我想世界上長相相似的人一定很多。”

大公主知道秦巖跟七公主的意思,無非是不想破壞今天宴會的氣氛而已,大公主說:“如果不仔細看,這位詩詩姑娘跟破曉還真的很像,三妹一定是看錯了,她長得比我府上的破曉好看多了,破曉被我派去東海辦事情了,所以這位詩詩姑娘怎麼可能是破曉呢?”

詩詩也明白大家都在替她解圍,詩詩笑着說:“謝謝大公主誇獎。”

國王說:“既然是認錯人了,那就是誤會一場,我們大家繼續喝酒。”

宴會結束後,七公主邀請秦巖前往府內休息,她身體剛剛恢復好,趁着秦巖進宮好好的跟他談一談。

秦巖帶着九窈一起進了公主府,周小雨、李天霸還有小白三人在宴會結束後就開始找詩詩,但是一直沒有找到。

小白問李天霸:“詩詩不會真的是大公主身邊的人吧?”

李天霸點了點頭說:“你難道沒有發現嗎?”

小白搖搖頭說:“我沒有發現,我覺得她挺好呀!她怎麼會是大公主身邊的人呢?”

李天霸說:“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以後多漲點心眼吧。”

小白問:“原來你們早就發現詩詩是奸細了。”

李天霸說:“上次我變成趙大人的二夫人,進入刑司府親眼見到了詩詩把刑司府的侍衛全部打倒了,自己飛身出了刑司府。”

小白有些生氣的說:“你那會就已經知道了,你爲什麼不告訴?。”

李天霸覺得小白問的有些好笑,李天霸帶着笑意說:“我告訴你了,你能做什麼?”

小白說:“我做不了什麼,我可以感化她呀!萬一她覺得我們好,倒戈我們這一邊了呢。”

李天霸對周小雨說:“小雨我們回府吧。”

兩人向前走去,小白在後面邊追邊嘟囔說:“她怎麼能夠這樣!太傷我心了。”

大公主在皇宮外的一處根據地見了詩詩,大公主看到詩詩後,生氣的扇了詩詩一巴掌。

大公主生氣的說:“你明明知道你會被認出,爲什麼還出現在宴會之上?”

詩詩說:“對不起大公主,給你找麻煩了,我也不想去的,只是我沒有推辭掉。”

大公主說:“你現在的身份已經暴露了,你不要回去了,你先去東海呆一段時間吧,暫時先不要回來。”

詩詩急忙問:“公主,現在是成大事的最關鍵時刻,我要是走了,你怎麼辦?”

大公主冷冷的盯着詩詩說:“你現在不要管我了,你能管好你自己就不錯了,你現在留在這裏對我纔不利,我父王跟那個秦巖都不是好糊弄的,我想秦巖他們早已經知道了你的身份,對你已經有了防範,你現在在這裏也幫不上我的。”

詩詩說:“大公主我現在就起身去東海。”

趙大人帶着他的兩位夫人走在回刑司府的路上,突然間一羣黑衣人把趙大人的轎子圍了起來。

趙大人打開轎子的簾子向外看,看到了很多的黑衣人:“你們是什麼人?”

黑衣人什麼話都不說,直接殺死了趙大人的轎伕,向趙大人發起了攻擊。

大夫人跟二夫人的轎子緊跟在趙大人的後面,被黑衣人攔住後,大夫人也掀開了轎簾向外看去,看到外面的情形以後嚇的她花容失色。

趙大人跟黑衣人打在了一起,有的轎伕向皇宮內跑去搬救兵。

除了大夫人的轎子沒有人攻擊外,二夫人的轎伕也被殺了,二夫人雖然有法術,但是很快就被擒住了。

趙大人雖然抵抗了一會,但是也很快被黑衣人擒住,趙大人問:“你們是什麼人?”

黑衣人說:“姓趙的,你好大的膽子,我們成府的人你都敢動?”

大夫人一聽成府,她立馬想到了自己寫給孃家的那一封信,大夫人急忙從轎子中跑了出來大聲說:“住手,快把趙大人放了。”

帶頭的黑衣人把蒙在自己臉上的黑布揭了下來,大夫人高興的說:“四弟,是你呀?你快放了你姐夫。”

大夫人的弟弟說:“姐姐,這個姓趙的膽敢打你,我今天一定給他點顏色瞧瞧。”

大夫人那天被趙大人哄好了以後,就忘記了她跟孃家寫的那封告狀書信了。

趙大人說:“夫人呀,你說你跟家裏說什麼了,讓成然這麼誤會。”

大夫人說:“誰讓你上次打我了,你打了我,我就寫了一封信給家裏面,後來我就忘了我寫信這件事情了。”

大夫人弟弟成然說:“姓趙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竟然敢打我姐姐,你以爲你怎麼對她的我們不知道嗎?”

趙大人說:“這都是誤會,成然我們回府再說好不好?”

成然說:“怎麼了趙大人,難道你怕光天化日之下被老百姓看到你狼狽的樣子嗎?你在府內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難道別人就不知道嗎?”

大夫人急忙跟他弟弟說:“四弟,你快點放了你姐夫,他可是命官呀,你這樣對他,國王知道了一定會怪罪我們成家的。”

成然說:“姐姐,是他欺負你在先,國王要是知道了,我就請國王替我們成家評評理,看看我做的過不過分。”

二夫人此時被一羣黑衣人按倒在了地上,二夫人對着大夫人喊:“大姐救我呀,我還被他們按着呢。” 大夫人向後看了一眼,然後裝作什麼都沒看見,對着身邊控制着趙大人的侍衛說:“趕緊把姑爺放了,你們這是做什麼?想造反是嗎?”

侍衛看了大夫人一眼,又看了大夫人的弟弟成然一眼,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他們現在聽誰的都不對,但是現在似乎只能聽他們少爺的了,畢竟他們是成府的人,雖然大夫人是他們的小姐,畢竟已經嫁了出去。

二夫人見大夫人無動於衷,二夫人對趙大人說:“大人快救救我啊,我這肚子裏可是剛懷了您的孩子!”

就在李天霸進府那天,李天霸說給趙大人去做衣服,趙大人當晚就去了二夫人房間過夜,也就是那個時候二夫人懷上了。只是大夫人現在還沒有孩子,二夫人高調的宣揚自己懷孩子後,爲了避免大夫人的情緒,二夫人懷孕這件事情只有趙大人知道。

大夫人不可置信的問趙大人:“她說的是真的嗎?她真的懷孕了?”

趙大人點了點頭說:“夫人呀,你能不能跟成然好好說說,把二夫人給放了,畢竟那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

成然生氣的說:“姐姐你看到了吧,這個男人不是花天酒地就是跟那個女的在一起,他的眼裏哪有你,依我看把他們兩個全部都殺了吧,你現在跟我回府,不要再受這種窩囊氣了。”

大夫人有點不相信二夫人的話,她跟趙大人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一直沒有懷孕,她甚至都懷疑趙大人有不孕不育症,沒想到趙大人居然讓二夫人懷上了。

大夫人說:“四弟,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好嗎?”

周小雨跟李天霸回府的時候,剛好看到了這一幕。

周小雨問李天霸:“這些黑衣人是什麼人呀?爲什麼會襲擊趙大人呢?”

李天霸說:“肯定是這個趙大人平時做的壞事太多了,現在遭到報復了。”

周小雨說:“好像不對,你沒看到嗎?大夫人在跟黑衣人說話,好像她一點事情都沒有。”

Views:
6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