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你自己的別墅待著,來我這裡做什麼?」

「不是說過,那件事情沒有開始前,我們不用見面,免得引起陸司寒懷疑的嗎?」連靜不解的問。

連靜心中有些害怕,是不是上回她在傅南初面前,險些暴露行蹤的事,被松本莓發現,所以過來斥責。

「但凡能有別的辦法,你以為我就願意和你擠在這樣一個破地方。」

醫妃有毒:鬼面屍王請鬆牙 「作為頂級催/眠師,身價數十億,卻住在這種破舊房子裡面,真是不懂享受。」松本莓閃身進入公寓。

公寓裡面開著燈光,讓松本莓無法感覺安全,索性直接將燈全部關滅。

「這裡可是我的家,你是不是有些過分。」

「現在是特殊時刻,陸司寒以為現在的我,已經搭乘飛機,前往錦都。」

「什麼?!」

「這樣一來,你的身份不是非常危險?!」連靜問道。

「是這樣,現在找不到可以住的地方,所以就住這裡。」

「還有計劃提前。」松本莓說完,進入連靜的卧室,開始休息。

從司寒哥哥這個態度來看,松本莓感覺,他們很快就要查到自己意圖。

所以計劃必須提前,而且明天可是一個好日子。

翌日清晨,涼風習習。

南初與陸司寒用過午餐以後,一起前往沙灘。

「潛水,燭光晚餐已經試過,現在該做什麼?」

「今天玩滑翔,飛到空中。」陸司寒說出計劃。

「降落在那裡嗎?」

「那裡是什麼地方,好漂亮!」南初指著遠方問道。

遠遠的她就看到海中心有做小小島。

「可以,那就降落在那裡。」

「如果可以,我想降落在你的心上。」陸司寒摸摸南初的頭。

準備滑翔需要檢查很多設備。

在檢查設備時候,陸司寒接到戴禮一個電話。

嬌美妻,小寵兒 「先生,松本莓根本沒有前往錦都?」

「什麼意思,難道松本莓中途轉機?」

「沒有,應該是松本莓,從來都沒乘上這班飛機。」

「因為我們在飛機上面找到一個女人,生的很像松本莓,整整八九分像,所以來了一招瞞天過海。」 可是白仁靜的閨蜜楊絲絲卻不相信,她認爲白仁靜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了,她安慰白仁靜睡下,還給她推薦了一個心理醫生,白仁靜去看了兩次心理醫生,可並沒有什麼卵用。

第二天,白仁靜頂着兩隻黑眼圈,眼睛裏面全是紅血絲,很顯然晚上失眠了。她向着對面坐着的一位白大褂心理醫生求救道:“醫生,你得幫幫我。”

“白小姐,你彆着急,你先跟我說說那件困擾你的事。”

“醫生,我最近撞見鬼了!是這樣的……”白仁靜就把她最近發生的一切告訴了那個心理醫生。

心理醫生讓白仁靜將手機翻出來,給他看看那張自拍照片,那張照片也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就只是白仁靜和另一個男人的自拍照。他們身後是一個空蕩蕩的飄着落葉的街道作爲背景。

可白仁靜偏要指着那空蕩蕩的街道,情緒激動的說:“是真的,醫生你可要相信我,這裏當時有一個路邊攤,還有一個臉上帶着疤痕的老頭啊!”

“可現在這裏什麼都沒有!”很顯然心理醫生是不會相信她的,已經把她當做神志不清了。“白小姐,你醒醒吧,根本沒有什麼路邊攤和帶疤痕的老頭,那只是你的幻覺。”

“不可能,這裏還有那人的電話,不信你打過去問。”白仁靜據理力爭道,掏出手機,把田大寶的電話號碼給了那個心理醫生。

心理醫生接過電話號碼就給田大寶閃了一個電話過去。

嘟嘟。

電話叫了兩聲。

對面的電話居然接通了!

這怎麼可能?!白仁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上次自己打過去,不是顯示空號,不在服務區嗎?

“喂,你好,請問是田大寶先生嗎?”心理醫生留了個心眼,開了個免提,想讓白仁靜徹底死心。

像這種喜歡幻想恐怖場景的患者,他見多了,必定得讓她心服口服,才能治療好她的症狀。

“是啊,我就是田大寶,你是?找我有事嗎?”電話那頭的人有點懵逼。

“你是田大寶?我是一個心理醫生,請問你認識白仁靜嗎?”心理醫生試探性的問道:“她說她認識你。她生病了,你能來幫她克服心理障礙嗎?”

“白仁靜,不認識。”田大寶語氣很淡,似乎在談一個他重來不認識的人,“他是誰?你們爲什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

“她是我的患者。”心理醫生尷尬了,“你的號碼存在她手機裏,想必你們是認識的。”

“我說了,不認識。”田大寶的聲音特別堅決。

對面那邊傳來的正是田大寶的聲音,這聲音白仁靜打死都不會忘,她簡直驚呆了!

白仁靜一把搶過手機,衝對面那人聲嘶力竭地吼道:“你是田大寶,你真的是田大寶?你沒事啊?太好了!”

“你又是誰?”田大寶的聲音特別冷漠,有點不耐煩。

“我是白仁靜啊!昨天我們還見過的啊!”白仁靜更加覺得不可思議了。

一個好好的人,昨天才見過面,今天就不認識了。這怎麼可能?要不是因爲電話對面的聲音和田大寶一模一樣,估計白仁靜都很懷疑對面的人到底是不是他?!

“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爲什麼有我的電話號碼,但是我真的不認識你。”顯然田大寶生氣了,“所以你們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來,打擾我的生活,否則我會報警。”

皇叔寵妃悠著點 田大寶砰的一聲就把電話給掛了,只剩白仁靜一個人呆在那裏!

這下那心理醫生更加認爲白仁靜,要麼不是腦子有問題,要麼就是在逗他玩兒。

白衣大褂醫生也有點生氣了:“白小姐,你鬧也鬧夠了,電話打也打夠了,現在還有什麼疑問?”

“醫生,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騙你,昨天晚上他的電話真的是空號,真的不在服務區。”白仁靜還是不死心。

心理醫生搖了搖頭,感覺白仁靜真是早該來看醫生了。

“你若是不信,要不要我再打一遍。”白仁靜拿着電話就準備撥過去。這次電話是關機,她滿臉驚恐道:“醫生,你看,是真的有鬼啊!”

“好好好,白小姐,你情緒不太穩定,今天會診先到此爲止。”心理醫生覺得這病得慢慢來,先安撫了白仁靜的情緒,“對了,你最近先暫停工作,回家好好休息,多放鬆心情。”

聽了心理醫生的話,白仁靜暫停了工作。

發生了這件事後,白仁靜每天晚上在牀上翻來覆去的,她怎麼睡也睡不着,望着天花板,天花板上出現那老頭的醜陋的臉龐,對着她咧嘴笑啊笑,她的夢裏也老是有那股瘮人的笑聲在她的耳邊旋蕩。

這天晚上,她不死心,又給田大寶打了個電話過去,誰知一到晚上,田大寶的手機就不在服務區,或者是空號!

白天卻又恢復正常,天天給他打電話,田大寶都給她拉黑了。

後來,她在qq上艾特那個“好死不如賴活着”,也沒人回她。

若那人真是田大寶,怎麼會不回她,怎麼會忘記她?!

從那天開始,白仁靜心裏就開始有種不好的預感了!

她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屋子裏,藏在被窩裏,總覺得有雙眼睛在盯着自己,他在對她笑,笑的特別的瘮人。

整整半個月來,每天如此,白仁靜的精神都快完全崩潰了!

白仁靜受不了了,她有次差點自殺!幸虧楊絲絲及時趕到!

聽白仁靜說的這件故事,郝健也覺得那個田大寶肯定凶多吉少了。至於,那個老頭爲什麼要纏着她,大概就是怕她報警,走漏風聲吧!

郝健問她爲什麼不報警,她說她不敢報警,就算報警,警察也會像那個心理醫生一樣把她當個瘋子。說不定還將她送進精神病院。

因爲她總不能告訴警察,她撞見鬼了!鬼把田大寶給抓走了!然後田大寶的家裏又有個假的田大寶吧!

這是不可能的事,白仁靜這纔想着向郝健求救,郝健說他會抓鬼,纔有後來這一出的! 第975章滑翔傘解體

「所以松本莓現在會在哪裡?」

「屬下認為——」

「在島上是嗎?」

「從一開始松本莓來到島上,就想住進別墅裡面。」

「後來這個計劃不成功,松本莓想利用海蛇,讓我們對她改變想法。」

「而她做的所有一切,最終目的似乎都是想要接近南初。」

陸司寒一點點思考,抽絲剝繭,終於明白松本莓的方向。

而松本莓知道她的行蹤肯定很快就被發現,所以不會一直停留在這,而是選擇立刻行動。

「是的,先生,現在夫人情況非常危險。」

「先生必須一直陪在夫人身邊,這樣才能防止不出事。」

戴禮說完后,陸司寒掛斷電話,抬眼發現目光所及根本不見南初。

準備滑翔需要做身體測試,需要檢查設備。

要是松本莓混在中間,想要帶走南初,雖然困難,但是不是不可能。

「陸先生,可以開始穿戴防護用具,再過三十分鐘,風向不錯,可以上去試試。」幾名工作員工拿器材過來說道。

「南初在哪裡?」

「傅南初,現在在哪裡?」陸司寒質問道。

「陸先生,陸夫人當然是在女士專用的滑翔器材那兒。」

「這點陸先生不用擔心,我們有專業工作員工,陪在她的身邊。」

儘管這名員工這樣說,可是陸司寒依舊無法放心。

就算滑翔器材已經穿到一半,陸司寒還是脫掉一切,匆匆去看南初。

女士器材間里,因為今天只有南初和陸司寒滑翔,所以工作人員沒有攔住陸司寒。

只是當陸司寒來到女士器材間時,發現幾名員工正在聊天,偏偏沒有見到南初身影。

「南初,究竟在哪裡?」陸司寒冷聲斥責道。

整個女士器材間,因為陸司寒的到來,感覺氣溫降低不少。

器材室的責任人連忙看向幾名員工:「問你們話,陸夫人究竟在哪裡?」

「陸夫人,剛剛說是想去洗手間補個妝,所以我們沒有跟著,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幾名員工當中,資歷最老的員工率先反應過來說道。

陸司寒臉色已經相當難看,松本莓要是趁著現在去洗手間,將南初帶走,到時根本無法找到南初。

於是陸司寒腳步匆匆來到洗手間,直接推門進去。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你們過來這邊做什麼?」南初剛剛塗完口紅,看到陸司寒浩浩蕩蕩帶著一批員工進來,非常奇怪。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但是這段時間不準單獨出去,身邊必須多帶幾個人。」

陸司寒看著南初光鮮亮麗出現在他面前,看她一切都是好好的,心裡安定不少。

「不過就是化個妝,還要別人陪著,這多奇怪。」

「走吧,真想立刻穿上滑翔裝備,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開始飛到半空中去。」

南初拉著陸司寒來到外面。

按理說,陸司寒應該到屬於自己的男士器材室,穿上裝備。

但是陸司寒就是不放心南初,再三權衡以後,公司做出讓步,就讓他們一起在這換上裝備。

二十分鐘后,換上裝備,南初與陸司寒一起站在沙灘上面。

等到汽艇飛馳出去時候,他們就能依靠風的力量飛到半空當中。

此時此刻他們所有注意力都在這場空中之旅上面,完全沒有注意黑壓壓的遊客當中,有個帶著鴨舌帽的女人。

她塗著黑漆漆的粉底液,看起來像個黑人,但是五官無法欺騙,這就是亞洲面孔!

松本莓看著他們相處模樣,嘴角勾起一抹笑。

二十分鐘后,在風向最佳時刻,汽艇發動,有專業教練指揮,南初感覺一陣狂風來襲,整個人飛在空中。

陸司寒用的另外一個滑翔傘,同樣飛到半空當中。

暖暖的風吹在南初身上,讓南初感覺分外舒服。

滑翔傘飛出一段距離,南初耳邊傳來陸司寒喊聲:「南初,朝下面看看。」

「我不,這裡好高!」飛在一千多米的空中,南初還是有些害怕的。

「下面特別漂亮,絕對不能錯過。」

在陸司寒的再三要求下面,南初微微睜開眼,朝下面看去。

下面是一片蔚藍海岸,原來人在面對海洋時是這樣的渺小。

微微抬眸,朝著遠處望去時候,南初才是徹底驚呆。

就在一開始他們來到這邊時候,南初就說想在海中心的小島上面棲息。

此刻從高空中往下俯視,南初發現這個小島上面居然有字。

【2.14】

【南初,生日快樂!】

南初有些錯愕,這段時間發生太多的事,南初完全忘記今天居然已經到二月十四號,到她一年一度的生日。

難怪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陸司寒都要等到今天過去之後,再回國。

因為他在今天準備一個這樣讓人感動的驚喜給自己。

他說他想降落在她的心上,原來一點都沒說錯,這座海中心的小島,居然還是一個心形的。

南初想要回頭,告訴陸司寒自己非常高興時候,突然滑翔傘發出異響。

南初抬頭看去,發現螺絲鬆動,這個滑翔傘隨時都可能解體。

這個想法剛剛在腦海中冒出,滑翔傘直接解體,然後南初在幾十米的高空中,直接往下掉。

沙灘上的遊客看到這幕都覺得驚險萬分。

一千多米的空中掉落下來,南初想要抓到一點什麼東西,結果卻被一道鋒利的缺口割傷手臂。

「司寒。」掉落下來時候,南初瞪大眸,滿是恐懼。

陸司寒在的位置,就在南初旁邊,面對這幕同時不敢相信。

這家滑翔傘公司,是他親自挑選,絕對不存在被松本莓買通這種情況。

現在滑翔傘破裂,只有可能是松本莓就在人群當中,暗中搞鬼。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