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樣,也想問問你,究竟為什麼三番兩次想要置我於死地?」

「我們之前明明根本不熟,關係不好不壞,但是為什麼一次次都要看不慣我?」

胡芹聽到這句話,嗤笑一聲。

「好吧,我告訴你,反正今天誰都逃不出去,整艘燦爛號郵輪下面埋滿炸彈,只要按下按鈕,我們立刻屍骨無存。」

「南初,你也不要想著求救,這裡信號屏蔽,無人知道。」

「其實,我不恨你,但是你的男人擋到別人的路,就該被針對!」

胡芹幽幽的說,語氣之中毫無求生意志,此生對不起父親,胡芹願意用命去還。

「別人的路,這個別人是誰?」

「他在你們身邊,關注你們一舉一動,他是天下最聰明的,他才應該成為繼承者!」

「他就是——」

胡芹想要在爆炸聲中說出此生最愛的人,所以按動爆炸按鈕。

「就是誰啊!?」

只差一點,只差一點,姜南初就能知道這些年,究竟是誰一直都在暗中搞鬼。

「不對,為什麼按鈕沒有用?為什麼沒有爆炸?」

「不應該,不應該的!」

胡芹懶的回答問題,不停按動按鈕,但是沒用,根本沒有半點爆炸痕迹。

「沒關係,不靈沒有關係,那我直接殺你,要用尖刀直接戳穿你的肚皮,殺死裡面那個孽種,省的以後讓他不順心!」

胡芹說著從包包中拿出以備不時之需的刀,開始朝著姜南初衝過去。

一個孕婦,反應不夠靈敏,思維轉的不夠迅速,胡芹擁有絕對把握能夠殺死。

姜南初站在原地不動,就在刀尖距離自己十步距離,一道身影在觀景台上方跳下,制服胡芹。

看清身影面容,赫然就是沈承特助。

沈承不給胡芹任何可以掙扎機會,直接用力拗斷她的手骨腳骨。

「咔嚓。」

「咔嚓。」

隨著兩聲響動,胡芹發出凄厲的喊聲。

不應該,不應該這樣,究竟是哪裡弄錯?

「沈承,怎麼會出現的,明明——」

「明明你就安排別人守在D.E集團門口,明明你就親眼看到無人跟蹤?」

姜南初淡淡開口詢問道。

胡芹憤怒看向姜南初,自己的確搞不明白這些。

「早在發送郵件那天,我就已經產生懷疑,半雨不應該挑選游輪這種地方,咖啡廳才會成為首選。」

「因為半雨患有深海恐懼症,這個秘密沒人知道,只有和我提過。」

「儘管這樣,我卻仍舊有些不放心,前往D.E集團計算機總部,調查郵箱是否異樣。」

「你猜,他們和我說了什麼?」

胡芹的臉色一點一點變的難看起來,原來她的沾沾自喜,完全就是一場笑話。

「後面內容,依照你的智商應該不難猜到,我就選擇將錯就錯,另外安排一場局給你。」

「計程車司機與私家偵探沒有說謊,但是燦爛號游輪上面的人早在兩天前全部被我收買。」

說出壓在心頭兩天的秘密,姜南初覺得放鬆不少。

「胡芹,我們做個交易,我可以放過你,可以放過胡家,但是必須告訴我,幕後兇手究竟是誰。」

姜南初自認為這個條件已經非常優越,正如胡芹所說她們之前沒仇,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幕後黑手,現在生命與幕後黑手之間,胡芹應該選擇前者才對。

聽到這話,胡芹低頭痴痴的笑起來。

「姜南初,如果有天需要你在生死與愛人之間做出選擇,你會怎麼選擇?」

「究竟想說什麼?」

「我猜,你會選擇愛人,我們都是一樣的。」

「為他,我是願意去死,你們永遠不會知道他是誰,他在哪裡,他會為我報仇!」

胡芹說完,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利用明明已經骨折的手,做出根本不能完成的動作一把搶過沈承的槍,抵在心口。

「砰!」

幾乎沒有猶豫,她知道落在陸司寒手中,將會是無法承受的酷刑,與其這樣不如死的痛快一點。

血花飛濺出來,幾滴落在南初臉頰上面。

「等等,不準死,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問你。」

「究竟什麼時候開始謀划這件事情,帝都墓地的事,是不是故意安排的,謝半雨究竟有沒有活著?」

姜南初跪在地上,一把扯過胡芹肩膀,想要逼她說話。

「都是……都是我的計劃。」

胡芹嘴角扯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其實自己根本不知道什麼帝都墓地的事,就是不想姜南初好過而已。

話音落下,胡芹的手軟軟滑下,再也沒有力氣。

港口不遠處,停留著一部黑色賓士,已經整整半個小時。

「這束菊花,替我扔進海里。」

「是的,少爺。」

警衛雖然不解,依然拿起剛從花店買來,還是新鮮的白菊花,扔進波瀾壯闊的海水中。

戰材昱到底還是晚一步,用盡人脈找出胡芹目前地址,但是游輪已經發動,遠處傳來槍聲。

戰材昱深深嘆出一口氣。 可重生次數,減到了43次。

“看來這所高中,我暫時出不去。”舒暢再次在自己的宿舍清醒過來,李波和他的兩個馬仔已經好好的堵住了宿舍門。他微微嘆了口氣,也暫時懶得管他們,自顧自的查看起自己的屬性來。暌違17年,看到自己的本命屬性以及一衆卡牌,他覺得親切無比。

舒暢(人類青年態)

目前等級:3

生命值:50/50

幽能:80/80

智慧:11

資質:1.5

綜合攻擊力:3.5

能量密度:6.2/40

技能:吞噬

卡牌:5 (本命卡牌)(劣質惡靈卡牌—老煙槍)(二級吞噬卡牌(綠卡)(低劣惡靈卡牌—琴光)(極低劣惡靈卡牌—青雲)

遺物:1

可重生次數:43

勳章:1

他很滿意。隨着身體的成長,生命值和幽能上限比嬰兒時分別增加了10點左右。而且因爲十七年前拼死吞噬了那個厲鬼,身體裏還多了一張青雲卡牌。

舒暢仔細的看向這張當初來不及看的卡牌。

——極低劣惡靈卡牌,青雲(破損殘魂)(白卡)。召喚需要幽能值1點,無冷卻時間,每次召喚爲期一天,無需幽能維持召喚,不佔用召喚卡槽。召喚物可用技能:神魂交流。

一個沒有野心的人,算不上一個成功的人。

青雲老道從小資質不錯,運氣極好,順風順水。他師從峨眉派,在一百歲那年修煉到了黑袍一階初期。但是他的好運同樣在一百歲那年戛然而止。受限於修爲無法寸進,極有野心的他,偷取了峨眉派寶物陳氏之骨,被峨眉掌門打成重傷。

逃脫的他神魂受損,道法從黑袍一階降爲黃袍二階,裹足不前。可是他至今仍舊沒有放棄自己的野心,等着殺回峨眉派的那一日。

“臥槽,這傢伙牛逼人啊。”舒暢看着青雲卡牌上的簡介,看的目瞪口呆。進入驅鬼高中的他,得益於一年多的辛苦學習,理論知識紮實無比。

從前他不懂什麼黃袍黑袍白袍的,現在看了教科書,就全明白了。現在的世界,仍舊是原本的那個世界。只是舒暢當初的境界不夠,根本接觸不到而已。例如他在C城讀了四年大學,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大學附近,竟然有一座濟仁道術中學。

十多年前每每從這所高中走過,只是感覺裏邊的學生都很拼罷了,斷然不會想到,這裏邊的每個學生,竟然都會抓鬼的本事。而如今,重生後的他,竟然也變成了這個學校中的一員。

青雲老道高峯時期的黑袍境界有多變態,舒暢實在是難以想象。道法的境界,是通過道袍的顏色來劃分的。道術修爲每升到一個階段,道袍就會自行產生變化。

身後的道袍是白袍的,就是道術入門的學徒,還不能稱爲道士。等白袍九階過後,道法僥倖跨一個境界,背後的道袍就會變爲黃袍,這纔是真正的跨入了道界之門,可以被尊稱爲道士了。

道士之後是鬥道士,穿黑袍。再之後是遊道士,穿藍袍。而至於更高級的紅袍伏道士、紫袍化道士,甚至紅紫袍的天師。到如今科學昌明的時代,已經聽都沒有聽說過了。以濟仁道術中學爲例,這裏的校長也不過只是黃袍一階中期而已。

教師大部分不超過白袍七階,全是中級學徒,稱不上道士。而這還不算完,道術修爲沒那麼好升級。一個大階段,又分爲三個小階段。例如白袍一階,要從初期修煉到中期再到巔峯。越過巔峯後,才能升入白袍二階初期。

如果以舒暢的等級劃分,每三級就是一個小階段。白袍九階巔峯,足足要升到27級。黃袍一階初期,要升到28級纔夠。當舒暢再一次看到自己的屬性後,許多以前不懂得地方,對照教科書,現在就全懂了。

他現在的系統屬性爲3級,對應的正好是自己入學時候測試的白袍一級巔峯的潛能。這纔是哪怕自己笨,自己魂根不佳,濟仁道術中學最終也將舒暢收進來的原因。畢竟高一前沒學過道法,就能達到白袍一階巔峯,也算是個小天才了。當然,老媽苗問薇的賄賂,也起了一定的作用,但絕不是決定性的因素。

而自己屬性上的資質一項,對應的應該就是道術課本中提到的魂根,因爲它們的數值相同,都是1.5。

1.5的魂根,確實很垃圾,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這也是舒暢一年多來,哪怕每一次書面考試能拿滿分,卻一直吊車尾的原由。

所以青雲老道竟然是黑袍一階,這實力實在是太驚人了。對應舒暢的系統等級,大約是55級左右。而且舒暢隱隱聽說過,每年五十多萬人爭取的那八所驅魔大學的牛逼校長們的實力,彷彿也不過就是黑袍一階罷了。

其實濟仁道術中學,大多數人,道法修爲恐怕最終也就止步到白袍6階就不得了了。

不過,卡牌中那個叫神魂交流的技能,又是什麼怪東西?

“對了對了,天賦系統還沒去看過”舒暢沒時間去嘗試這個技能,他突然想起來,當初得到遺物後,似乎系統自動開啓了什麼勞什子的天賦系統。

他在神魂裏找了找,好不容易纔在紫色的本命卡牌中發現了一個小小的黑色空間。一靠近,心神頓時落入了一片星空當中。

“這裏,就是天賦空間?”舒暢驚訝的看着這一天斗的繁星,眯着眼睛,不知道究竟應該將視線落在哪裏。看了好一會兒,他發現這繁星下,似乎長着三棵巨大無比的樹。

龐大的樹各有各的顏色,但是它們的每一根枝丫都呈現出了黑色的背景。玩過遊戲的都知道,這些樹丫應該是處於某種未解鎖狀態。

“系統是在赤裸裸抄襲啊。”舒暢越看越覺得這天賦形成的樹,很像某一款經典RPG遊戲。巨大樹木的最底端,有一截閃爍着淡淡灰色,彷彿在吸引舒暢點下去。

舒暢靠近了些,三棵樹立足在虛空中。虛空裏有一個大大的數字1。

“這個一,應該是得到遺物後,給我的一點自由分配點數。”舒暢摸着下巴,在天賦空間中,將三棵大樹的可選天賦都看了一眼。

第一棵藍色的樹,基礎天賦:

——1級卡牌專精。

卡牌專精天賦,可增加一個卡槽,可以讓您擁有更強的卡牌使用效率。使您在任何時候都能同時激活兩張惡靈卡牌。需要等級,3級。

第二棵紅色的樹,基礎天賦:

——1級回溯

回溯技能,能夠在您死亡後,隨機保留一部分死亡前的數據,加載到重生後的您體內。讓您死後,保留的不再僅僅只是單薄蒼白的可憐記憶。需要等級,3級。

第三棵綠色的樹,基礎天賦:

——1級熔爐

熔爐天賦,將爲您開啓熔爐功能。一級熔爐可以將兩張惡靈卡牌,熔鍊合成爲一張更加強大的卡牌。備註:合成成功率根據熔爐等級不同而不同。一級熔爐煉製出垃圾機率百分之80,煉製出一次性消耗卡牌機率百分之15,煉製出更高級卡牌成功率百分之五。需要等級,3級。

舒暢一個個看完天賦空間中的三個基礎天賦,口水頓時就流了下來。

這特麼簡直是撞大運,發達大了! 第687章回到雲城,指定瘋成野狗

「少爺,不過就是死掉一名手下而已,為什麼嘆氣?」

警衛自三年前跟在戰材昱身邊,成為他的心腹。

警衛認為想要成就大業,自然會有犧牲,這次不過損失一個女人而已,沒什麼了不起。

「死的不僅僅只是手下,而是這個世界上面唯一真正喜歡我的女人。」

「回去吧,再待下去,反而容易引起懷疑。」

戰材昱苦笑著說,因為沒有權利地位,所以弔唁資格都是沒有的。

一小時后,陸司寒匆匆趕過來時,這裡已經結束一切。

原本陸司寒是要提前上游輪的,方便時刻關注南初。

但是南初說什麼都是不同意,畢竟依照胡芹性格,如果游輪上面一有不對,立刻就能察覺出來。

所以南初只是安排沈承保護而已,畢竟沈承只是陸司寒身邊一名特助,極有可能被忽略過去。

如今燦爛號游輪靠岸,陸司寒看到姜南初身影,立刻上前緊緊抱住。

「怎麼樣,聽說胡芹當你的面自殺,有沒有受到驚嚇?」

「沒有這麼嚴重,只是仍舊什麼有用線索都沒找出來,白白浪費人力精力。」

姜南初垂頭喪氣的說,更加使她難受的是胡芹死前最後一句話。

胡芹說帝都那件事情也是她的計劃,這就說明南初他們當時看到那抹身影根本不是半雨。

果然半雨已經去世,一切都是陰謀詭計而已。

「夫人,千萬不要這樣說,屬下認為並非沒有收穫,胡芹說過一段話,她說那人就在你們身邊,看來非常熟悉才對。」

沈承說出自己見解,陸司寒點頭同意。

「不管有沒有線索,現在先去醫院檢查一趟,之後我們回家休息。」

陸司寒原本就是拒絕姜南初以身犯險,但是她的性格就是決定要做的事,幾頭牛都拉不回來。

至於胡芹屍體,拿回去也是沒用,陸司寒安排沈承直接扔進海里就是。

然後兩人一趟醫院來回,時間已經晚上。

姜南初回到家中,官寧錚已經睡下。

今天官寧錚又陪苗寶整天瘋玩,覺得累也是應該的。

短短几天又是發生這麼多事,姜南初發現很久沒有聯繫容幼儀,趁著陸司寒正在洗澡,索性拿起手機撥通她的電話。

電話僅僅只是響起兩聲,就被接通。

「南初,晚上好呀,怎麼現在打我電話?」

「沒什麼事情,就是想要聽聽你的聲音。」

「幼儀,前段時間我在帝都墓地看到半雨,實際都是胡芹搞鬼,半雨或許真的早已去世,但是我卻還是沒走出來。」

容幼儀細細聽著,感覺姜南初語氣低落,立刻安慰起來。

「傻姑娘,你還有我,還有盼夏,我們都會在你身邊,陪著你的。」

「至於半雨,我想她會默默守護你的,只是換種方式陪在你的身邊,比如化成雨水,化成陽光。」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