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獎勵:直至電影世界結束,完成任務的玩家免疫楚人美任何形式的攻擊。

失敗懲罰:原地爆炸。

黎曉曉沒見過原地爆炸是怎麼個炸法,但從這四個字透露出的殺意看來,恐怕他和任天是別想活命了。

所以,不想死的話,這任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電影時間,就是十二天,現在只剩下九天了。

第二個任務很簡單,他已經做了。

接了任務他立刻去找到了被葉輕眉他們破壞的管道,記下位置後纔回去揹着任天回來,剛剛在樓下的超市裏已經給相關部門打了電話,他們承諾會連夜搶修,就算需要一天時間修好,剩下的八天也足夠完成任務。

畢竟香港是個十分擁擠的城市,就算這幾個片區位置偏僻,也至少得有十幾萬人吧!這麼大的基數,讓662個人喝下潭水簡直就是小意思。

只是這任務數目很奇怪,讓黎曉曉比較在意。

爲什麼是662個人,不是100不是1000?遊戲的話,殺怪數目不應該都是整數麼,這有整有零的是怎麼回事?

難道……

黎曉曉忍不住腦洞大開,心想着難道是楚人美殺夠一定數量的人之後就能打破桎梏修煉到更高一層的境界?!!

很快黎曉曉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亂想,眼下還有讓他頭痛的事情呢!

第二個任務裏,讓Rubbish、Annie、大B、Biggie四個人喝水並不難,只要等任天醒了給他們四個打電話、以小明失蹤爲由讓他們來小明家,黎曉曉就能把他們一網打盡。

撂倒Jack也不難,等找到‘失蹤’的小明屍體,他必定會陪着小明的姐姐Cissy一同出現。

關鍵是李強。

黎曉曉不知道他在哪裏。

讓他喝水很簡單,但找到他很難。

當初主角小明是怎麼找到李強的?是毛老師利用自己在相關部門的關係搞到了香港所有年齡相符的、名叫李強的大爺們的住址,然後一個個去敲門確認身份找到的。

可這個方法不適用於黎曉曉,他對這個電影世界裏的香港是兩眼一抹黑,他都不知道查居民資料該去哪個部門,更不要說搞到這些不可能告知普通人的資料了。

怎麼辦呢……

黎曉曉揪着自己的頭髮,愁的臉都要擠成一團了。

……

黎曉曉是被任天一聲慘叫吵醒的,看了一眼窗外,天剛麻麻亮,不知不覺的他又浪費了寶貴的一夜時間,而怎麼找李強卻一點眉目都沒有。

黎曉曉不由得嘆了口氣。

“鬼!!鬼!!鬼呀——”任天雙手抱着腦袋,驚慌失措的四處張望,嘴裏不停的喊着有鬼。

黎曉曉沒理會他,任由他鬼叫,自顧自的去冰箱找吃的。

任天這是被楚人美嚇出的後遺症。

當時在水潭邊,黎曉曉爲了活命不得不接下楚人美髮布的任務那一瞬間,楚人美就撤去了對他們的幻象,只保留了自己的形象,懸浮於水面之上。

可能是因爲組隊共享任務的緣故,原本不應該看見鬼的任天也看到了楚人美。

當任天看到一個懸浮於水面之上穿着青衫披頭散髮的女鬼瞪着一雙只有眼白沒眼黑的眼珠子看着他的時候,連點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來就咕咚一翻白眼直挺挺昏死了過去。

果然和他自己說過的一樣,他很怕鬼。

真是個豬隊友。

任天嚎了足足五分鐘才消停下來,連滾帶爬的挪到黎曉曉身邊一把抱住他的大腿,滿臉驚恐,“黎哥!我看到鬼了!”

“嗯。”黎曉曉喝了一口牛奶,面無表情。

“我真的看到鬼了!”任天熱淚盈眶。

“我知道。”黎曉曉點了點空氣,“她還給我們發佈了任務呢,你看完再嚎吧!”

任天抹了一把鼻涕眼淚,打開任務欄。

然後任天哭喪着臉看着黎曉曉,“黎哥,原地爆炸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黎曉曉憂鬱的比劃了一下,“就是,我們像兩個人體炸彈一樣,嘭的一聲,炸成兩堆老乾媽。”

“那不就是死了麼。”任天淚如雨下,抱着黎曉曉大腿更緊了,聲音裏帶着哭腔,“黎哥,我還年輕,不想死啊……”

“所以我們要努力完成任務啊!”黎曉曉拍拍任天的腦袋,“你放心,大部分任務我心裏都有數,只有一個任務目標不太好找到,不過世上向來是辦法總比困難多,我們倆努力想總是能想出辦法的。”

任天點點頭,抹了一把眼淚,“我都聽你的,黎哥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你去水潭那裝桶水帶回來。”黎曉曉說。

剛剛爬起來的任天哐當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再次抱着黎曉曉的大腿放聲大哭,“黎哥!黎哥!你是我親哥!饒了我吧……”

……

…… 過了幾分鐘,牀上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葉輕眉扭頭看了一眼,魏強已經起身坐在了牀邊上。

“醒了。”

葉輕眉招呼一聲,順便看了眼時鐘,早上五點半。

“還沒到換班的時間呢!”葉輕眉說。

“睡不着了。”魏強應了一句,順手端起葉輕眉喝了一半的咖啡,走到沙發後面把窗簾拉開,“天快亮了。”

“嗯。”葉輕眉收回目光,繼續看着手裏的英文書。

魏強轉身看着背對着他的葉輕眉,臉上露出冷漠的神色,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葉輕眉纖細的脖子!

!!!!

葉輕眉大驚失色!

驚的不是魏強突然對她出手。

葉輕眉信任魏強,因爲他們是長期組隊刷副本的親密隊友,若沒有那份相互間的信任,他們也不可能合作到今天。

所以葉輕眉心中一片清明。

不是魏強想殺死她,而是她不知不覺間進入了楚人美編織的幻境!

葉輕眉知道,此時她想掰開掐住她脖子的手並不可能,呼救更是無稽,魏強根本不可能聽到。

“都是幻覺,都是幻覺,這傷不到我……”

葉輕眉一動不動,在心裏默默的唸叨着。

不過看起來沒什麼效果,脖子上的手勒的越來越緊!

這就是楚人美的可怕之處!

她的幻境能讓你明明知道不是真實的,是幻覺,但卻絕望的無法掙脫這幻覺,就像是被強迫着拉進了一場夢魘、無法醒來一樣。

嘭!

一聲巨響!

葉輕眉脖子上的壓力瞬間消失,她喘着氣癱在了沙發上。

旁邊魏強一臉後怕的看着她,“你沒事吧!”

喘了幾口氣,葉輕眉才點頭,“我沒事。”

然後倆人一同轉頭看向那個被魏強一腳踹到牆上當壁花的酒店保安,這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剛剛掐住了葉輕眉脖子的人就是他!

這個人被楚人美控制了!

九重行 葉輕眉和魏強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恐。

他們從沒聽說過這種事,楚人美竟然能控制其他喝了潭水的人來殺人!

不過想一想,卻又合情合理,畢竟電影裏就有這種情節,Biggie不就是被楚人美控制後殺了自己的母親然後自殺的嗎?

電影最後Jack不也是被楚人美控制、給Cissy強灌下潭水的麼。

楚人美可以控制喝下潭水人的行爲,這一點毋庸置疑。

想透了這一點,葉輕眉面色慘白,她活下來的希望更渺茫了。

“不能讓他們把那根水管修好,不然我們真的沒活路了。”魏強面色肅穆道。

他也想起了電影裏的那些情節,別看他現在沒喝泉水,但並不代表着他就絕對安全了,只要他在這電影世界裏,就要吃飯喝水,楚人美隨便控制個喝過水的普通人就可能給他的食物飲水裏‘加料’,根本防不勝防。

葉輕眉點點頭,現在喝了水的人並不算很多,不能讓楚人美控制更多的人!

“去守着那邊吧!”

兩人簡單準備了一下,就揹着行禮去了水管斷裂的地方,準備守在那裏不讓多管閒事的人發現上報。

不過很顯然,他們晚了一步。

黎曉曉這個‘閒人’已經報上去了。

葉輕眉和魏強趕到地頭的時候,剛好看到施工隊正在熱火朝天的修復水管……

“有沒有辦法讓他們停工?”魏強問葉輕眉。

葉輕眉皺眉搖了搖頭。

兩人相對無言,沉默着。

過了半晌,葉輕眉輕聲開口,“魏強,你說那個菜鳥會不會真的找到了隱藏商人?”

魏強立刻明白了葉輕眉的意思,“你想賭一把?”

葉輕眉點頭,“眼下的情形,我想活着離開這個副本看來是不太可能了,與其等死,不如賭一把,如果人都死了,還要靈幣幹什麼用?就算是假的,也不外乎一個死字,若是真的,可就是死裏逃生了,而且——”

葉輕眉眼睛閃了閃,“若真有免疫楚人美精神攻擊的護身符,我們還可以再去試一次!”

聽到這裏,原本一臉不贊同的魏強也是眼睛一亮,無他,楚人美首殺對他的吸引力太大了!不光是那豐厚的獎勵,還有巨大的名聲!

這遊戲存在不知道多少年了,連大名鼎鼎的貞子都被玩家幹掉好幾回了,可這楚人美的首殺卻還是虛位以待,從沒有人完成過,倒是折損在她手裏的高手數不勝數。

如果能殺掉楚人美,能讓他們身價倍增!帶來無盡的好處!

不過魏強還是足夠冷靜,沒有被這巨大的誘惑衝昏了頭。

“就算那小子說的是真的,我們帶着符咒獵殺楚人美真的可行嗎?如果可行,爲什麼從沒有人殺死過她?”魏強謹慎的問道。

“因爲隱藏商人非常難找。”葉輕眉解釋道,“找隱藏商人這件事根本就毫無規律,純粹碰運氣,系統絕不會安排一個與劇情有關的人成爲隱藏商人,百分百是一個毫無干系的路人NPC,香港那麼多人口,刻意去找無異於大海撈針。”

“運氣?”魏強撇撇嘴,“我還是很難相信那小子會有這種逆天的運氣。”

“那可說不準,萬一人家真有主角光環呢?”葉輕眉笑了笑,“走吧,我們找那小子去!”

“上哪找?”魏強有點茫然。

“主角小明家啊!他們之前不是和小明在一起的麼。”

魏強點點頭,和葉輕眉並肩離開。

這電影世界他們來過不止一兩回了,自然知道主角小明住在哪裏。 黎曉曉和任天坐在早餐店門口,一邊呼嚕嚕的吃着腸粉,一邊眼神亂飄偷瞄路上的美女。

然後黎曉曉就看到葉輕眉和魏強朝他們走了過來。

“真巧啊!”黎曉曉有點意外,“你們也來吃早餐?”

葉輕眉懶得和他廢話,坐在他對面直截了當的開口,“之前你不是要賣免疫楚人美精神攻擊的護身符嗎?我現在要買,兩個!我現在就把四萬靈幣給你!”

“哦——”

黎曉曉拖長了聲音,賊兮兮的看看形容憔悴的葉輕眉,又看看面色不虞的魏強,立馬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合着這倆人是頂不住楚阿姨的熱情招呼了,雖然心裏對他依然懷疑,還是來找他買護身符了。

你們這些資深玩家也不行啊!還不到24小時就慫了啊!黎曉曉有些幸災樂禍的想着。

然後黎曉曉眼睛珠子一轉,就笑嘻嘻的回答,“葉姐姐啊,一個護身符兩萬那是昨天的價兒了,今天漲了,一個五萬,兩個十萬!”

“你敢坐地起價?!!”魏強騰的站了起來,怒視黎曉曉,“你就不怕有命賺沒命花?!”

我不光坐地起價,我還獅子大張口了呢!威脅我?誰怕你啊!

黎曉曉毫不在乎的挖挖耳朵,之前魏強也說了,他現在是新手保護期,那倆人就是再不爽也不能威脅到他的性命,頂多揍他一頓泄憤。

用一頓揍換十萬靈幣,太值了啊!黎曉曉心裏樂呵呵的想着。

葉輕眉臉色黑的跟鍋底似的,玩這遊戲那麼久,無恥之徒她見得多了,但像黎曉曉這樣無恥的這麼理直氣壯的還真是少見。

拉住了想要上前揍黎曉曉的魏強,葉輕眉冷冷說道,“行,十萬就十萬,你現在立刻去給我買護身符,你的同伴要留下。”

“等等,我還沒說完呢!”黎曉曉笑嘻嘻道。

葉輕眉眼睛一豎,饒是冷靜如她也不免怒氣騰騰了,“你別得寸進尺!”

“別生氣嘛葉姐姐,女人經常生氣老得快!”黎曉曉依舊笑的沒臉沒皮,“還有個條件,對您來說小事一樁,我接了個支線任務需要找到李強,你幫我找到他,我立刻麻溜的去買護身符!”

“哼!”

葉輕眉拿出一疊便籤紙和水筆,刷刷的寫了個地址丟給黎曉曉,“這是李強的地址,你立刻去買護身符!”

他們這些資深玩家對電影世界裏幾個主要角色的地址都是門清,根本不用去特意找。

“好嘞!”

黎曉曉把紙條揣兜裏,拎起手邊的水瓶子,對旁邊鼓着腮幫子的任天說了一句“你在這等我,我去去就回來。”就去路邊攔車了。

任天咕嘟嚥下滿嘴的食物,才急急吼出聲,“黎哥!別丟下我啊——”

可是晚了,黎曉曉已經上了出租車,一溜煙的跑了。

任天想追,卻被一隻大手按住了肩膀。

魏強凶神惡煞一般的瞪着他,“你現在是人質,給我老實點!”

“哦……”任天從善如流的一屁股重新坐下,扭了扭肩膀,一臉不好意思的看着葉輕眉和魏強,“大哥,大姐,我不是想跑,是,那啥,錢包在黎哥身上呢……”

任天指了指一桌子的狼藉,羞澀的說着,“我沒錢付賬呢……”

葉輕眉一扭頭,看到早餐店的胖老闆正拎着刀冷冷的盯着他們,不由得胸口一滯,感覺一股氣在裏面翻騰,上不來,下不去……

……

……

路上黎曉曉想過很多個讓李強喝下潭水的方案,臨到門口了心裏也沒定下個合適的章程。

敲門,門開。

看到風燭殘年的李強站在面前,離他只有一步之遙,黎曉曉決定用最簡單的一個辦法。

還沒等李強反應過來,黎曉曉一把把老爺子摁在了門框上,一瓶子就搗人嘴裏開始灌水,等李強被嗆的劇烈咳嗽起來時,黎曉曉丟下空瓶子一溜煙的……跑……了……

稍過片刻,李強緩過來的時候,連黎曉曉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只能一邊暴跳如雷一邊一臉懵逼的召喚了香港警察……

……

黎曉曉看着任務欄裏的0/6變成了1/6,美的不行,跨進黃天師院門的時候,想到轉手就能賺上八萬靈幣,心裏更是樂呵。

不過快樂總是短暫的。

黎曉曉看到黃天師的商店頁面時,之前的好心情頓時全飛了!

Views:
6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