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解釋,白臉青年的前後矛盾就解開了。

而且苗苗在洪村時候的感覺和處理方式是對的,白臉青年背後確實有勢力,只是沒有出手乾脆洪村詭事的發展,一直旁觀着,或者說監視。

“所以當初你就拿我當投名狀送進大魔城?”我盯着他,所謂聯絡鬼王殿,那是客氣話;說投靠恐怕更加的準確。

當初他設計將我用五鬼搬山的方法送進了大魔城,險些妖心被奪走,要不是白香月及時出現,自己恐怕早就掛了。

如果只是聯絡根本沒

必要把我送進去,因爲我背後站着是白香月,這樣做是有風險的。白臉青年被我誅心一言弄的臉色微微一變,沉默着,算是承認了。

“好吧,大魔城事暫且放在一邊,我想知道的是,你們聯絡鬼王殿做什麼?它們又爲什麼要拒絕你們?”我接着追問,直覺是鬼官是靈棺守護者,身上的烙印根深蒂固的緣故。

白臉青年遲疑了一瞬,說:“因爲幽姬來過這裏,具體做了什麼我也不知道,自那以後沒多久,鬼官大人便不在試圖聯絡鬼王殿。”

白香月來過?

我眉頭猛的一跳,這點之前沒預料過。

不過一想,好像也不復雜,白臉青年將我送進大魔城,被白香月發現,她順藤就摸到了這裏。

至於沒出手滅了這裏的鬼官,肯定是因爲靈棺守護者的身份,因爲白香月的幽靈船上面也有一口靈棺。

當然,白香月的到來並沒有立刻制止鬼官對妖心的企圖,因爲之後白臉青年又對我下手了幾次。

直到他發現我是不祥人之後,或者說是鬼官見過我之後。

鬼官肯定發現了什麼。

“那你知道鬼王殿要我的心做什麼嗎?”我繼續,奪取這顆心的存在當中,白臉青年還算不得激烈,最激烈的應該是老嫗鬼。

它數次想置我於死地,出手毫不留情,不像白臉青年一樣明顯猶豫着。

“我也不清楚妖心的根底,所以不知道有什麼用,但它屬於洪家,因爲洪家是妖心的守護者,正如我家鬼官大人是靈棺的守護者一樣。”白臉青年到。

“原來是這樣!”我腦海頓時被照亮了一角。

妖心是和靈棺同等重要的存在,只不過守護者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

這樣來看的話,洪家老祖恐怕也不是妖心最開始的守護者,還要更加久遠。這顆心一直溫養在活人的體內,跳動着,似乎永不會停歇。

如此以來,幽靈給我發的第一條短信也有了恰當的解釋,內容是:保護好洪家最後的子嗣。

洪家絕後,妖心便沒了寄居之所,所以幽靈纔會叮囑我。

可後來妖心卻自主的選擇了我,而沒有選擇洪安,也就是洪慶生唯一的兒子,洪家最後的子嗣。

我不知道這裏面是什麼緣故,有可能是洪安太小,也有可能是洪安和我互換過魂魄。

同時我腦海子也漸漸浮起一個念頭:幽靈一直以來都指揮着我去尋找各個地方的靈棺,我對他來說,算不算一顆棋子?

想到這,我甚至有些不寒而慄。如果幽靈就是酆都大帝的話,它到底想幹什麼?

……

(本章完) “那好,我現在問最後一個問題,你們現在和鬼王殿是什麼關係?”我看着白臉青年;他找我來肯定是有事情,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坦白了這麼多,也幫助我解開了那麼多疑惑。

所在在他提要求之前,我必須確定它們和鬼王殿沒有瓜葛,雖然基本可以肯定,但多問一句總是應該的。

“鬼王殿無視封門村乃禁地,任憑魔物衝進村內,自然就是敵人了。”白臉青年咬牙道。

我笑笑,道:“那你找我來,是爲了?”

“清除那些魔物。”白臉青年道:“魔物盤踞封門村,不管對我們還是對你都不會有好處,你明白我在說什麼。”

我點點頭,不禁有些奇怪,說:“你們封門村少說數百口人,這麼大一股勢力,竟拿那些魔物沒辦法?”

可話剛說完我就反應過來了,封門村的人都拜鬼,時間一長身體都陰的很,就如白臉青年。甚至有一種說法說拜鬼的人身體會慢慢變輕,最後也變成鬼。而鬼都有一個特性,容易被魔化。

弄不好封門村這些拜鬼的人,根本就不敢接近那些魔物。尤其是魔物死亡的時候,還會散發出非常濃重的魔氣。

別說鬼或者體質偏陰的人了,就是正常人吸一口進去都有可能造成發狂,而失去理智。

果不其然,白臉青年爲難道:“我們體質偏陰,容易受到魔氣影響。”

我點頭表示理解,但沒急着答應,而是沉默着,既然他來求我,光給點消息還不夠,得來點實際的。

白臉青年見我沉默,明白我的意思,道:“如果幫我清除了封門村的魔物,我就幫你找到洪慶生一家人。”

“你確定找得到?”

我動心了,但還是不動聲色的問了一遍。

洪春梅事關我爲什麼會捲入一系列詭事的祕密,很重要;必須儘快找到她。之前苗苗已經耗費了很多的資源去尋找,可每每都是找到了線索,最後又撲空了。

苗苗的判斷是有一股勢力把洪慶生一家人藏起來了,不斷的變換位置,似乎在躲避着什麼。而且那股勢力很強,苗苗派出去的人還和它們交過手,結果折損了不少精英。

這事甚至在苗家內部造成了一些風波。

我怕苗瀚父子趁機抓苗苗的小辮子發難,便讓她縮小規模或者暫停。直到滅掉趕屍門後,她又才重新佈置人手,可到目前爲止還沒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海梅蓉和洪春梅都是封門村的後代,我們有辦法。”白臉青年很肯定的說道。

“行,成交!”

我立刻點頭,想了想問:“那你有什麼計劃嗎?我只帶了三個人,人手不足。”

“田家的力量可以借用,據我所知田家此刻正有求於你苗家,而苗家小主又和你關係非凡,你辦得到。”白臉青年道。

“你倒是調查的挺清楚。”我微微一笑,說:“那好,你現在告訴我,村裏面有多少鬼被魔化了?”

“鬼官大人干預,被魔化的數量並不多,你只需白天衝進去將魔物清理乾淨就成,剩下的交給我們處理。”白臉青年道。

我說好,他得到回答後便緩緩退如後面的樹影下,化爲一道黑影一扭就消失了,速度比我還快,但炁能強度已經不如我了。

我打了個響指,轉身往回走。只要魔化的兇靈不用去管,只是清除魔物,那問題的難度就下來很多了,這事有譜。

回到民居的時候胖子和瓜哥還等着我,見我回來都鬆了一口氣。

胖子問:“春子,誰找你?”

我於是把和白臉青年見面的過程,還有最後的交易條件說了一遍。

“那這件事得找苗苗姐了。”胖子道。

瓜哥也點頭,說:“奇門聯盟剛剛建立,頭緒還沒怎麼理清楚,那邊施壓恐怕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

我點點頭,是這個理。

於是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用短信描述了一邊,發給了苗苗。

接着我們討論了一會兒,瓜哥說有這一個次目級堂口的力量已經差不多了,大不了我們打頭陣,省得他們退縮。

胖子也認爲只要魔化的兇靈不多,白天進去的話問題就不大,最好正午行動。

之後我們合計一會兒,便歇下了。

第二天一早苗苗回過來短信,說正在接洽田家高層,說直白點就是給田家施加壓力。

我不知道苗苗是怎麼操作的,但沒多久龔文海就來了,說了一通,意思就是田家馬上要進封門村剿滅魔物了,邀請我們助戰。

我們三人對視了一眼,都有些狐疑,因爲龔文海表現的比我們還積極。

不過,積極總是好的,田家人馬集合的很快,三個大目級的堂口整裝待發,直奔封門村。

龔文海還安排了一輛直升機給我們。

上午十點左右,所有人便到了封門村外。

“有點可惜,天公不作美。”胖子擡頭望天,嘀咕了一句。

我也看了一眼發沉的天色,剛纔來的時候,天上還時不時路出點陽光下來,現在全陰了,而且雲層還在變厚。

魔物屬陰,雖然不見得十分懼怕陽光,但陽光到底對它們有剋制作用,少了太陽的助力,事情肯定會麻煩一些。

龔文海帶着三個大目走上前,遞給我一張地圖,客氣的說道:“這是封門村的地形圖,我們計劃兵分東西兩路,朝村子中心魔物最聚集的位置包夾,馬次目看看有什麼需要完善的?”

我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龔文海兵分兩路確實更加能發揮出優勢,省得陷入捉迷藏的境地,胖子點點頭,我便說可以。

接着龔文海又提議,說他帶一半人馬和兩個大目走東邊,剩餘的一半和一個大目跟我們走西邊。平均分,一邊有三個百年道行以上的人,一個半大目堂口的人力。

我說沒問題,之後便開始各自準備,約定半個小時之後動手。

我們帶人運動道封門村的最西邊,裏面的房屋老舊不堪,但數量很多,我能明顯感覺到裏面有很多的眼睛盯上我們,分外陰冷而暴虐。

田家跟我們一起的大目叫田立,和胖子一樣也是個胖子,但笑起來比胖子憨厚,當然,年紀也大上一個等級。胖子一笑給人的感覺就一個字,賊。

等約定的時間一到,我便和瓜哥摸出武器朝封門村小步快走。

田立要在後面壓陣指揮,所以我和瓜哥是尖刀。

七彩鷹也沒閒着,撲棱棱一下飛上天空,朝封門村裏面飛了進去。

我和瓜哥一點點的深入,田立押着隊伍在後面二十來步的位置。

前面是一棟三層樓高的房子,而且破爛的門還關着。

我和瓜哥對視一眼,瓜哥點點頭,我奮起一腳超門踹了過去,門直接碎成了七八塊,瓜哥一閃便衝了進去。

兩個魔物趁機從房樑上面撲了下來,瓜哥就地一滾躲了開去。

魔物撲空,我閃身衝過就去一刀!

龍牙刀一斬而過,兩頭魔物連慘叫都沒來及發現,便被斬成了兩半,化爲濃重的魔氣緩緩消散。

接着我們檢

查了一下,沒發現魔物,便清理下一間。

房屋很多,得一間間的清理,然後由田家的人把手關鍵的路口,這樣才能最終清理乾淨,否則就變成了捉迷藏。

一間一間的清理過去,發現的魔物並不多,一連二十多間過去了,只有四間房有魔物盤踞,最多也才三隻。

“當心點,看來魔物聚集了!”瓜哥叮囑。

我點點頭,之前龔文海說過,說這裏的魔物數量在三百左右;大致和我們進來的人數相當。

這已經清理了不算小的面積了,一共才十隻不到。

明顯不對勁!

前面出現了一所大宅子,面積很大,光門就三個,一個正門兩個側邊,還修建了圍牆。我看了一眼七彩鷹,它一直在這棟大宅子上空盤旋,似乎覺察到了什麼。

觀察了一下沒發現什麼,我和瓜哥翻進圍牆將大門打開,等田立只會人馬依託圍牆建立防禦之後,便朝着裏面走去。

“吖!”

剛走了沒幾步,七彩鷹發出一聲高亢的鷹鳴。

緊接着“轟”的一聲,許多魔物忽然從樓上的門洞,窗戶涌了出來,直接撲向我們。

我心頭一跳,好多!!

我立刻閃開,順手一刀便解決了一個,但這裏的魔物少說上百隻,他們越過我和瓜哥直接衝向田立帶領的人馬。

我和瓜哥手起刀落,奮力斬殺,但根本止不住它們的勢頭,很快,它們便越過圍牆,衝進了人羣裏面。

田立指揮沒什麼問題,但問題是魔物太兇殘了,竟然悍不畏死,沒幾下人羣便不可避免的發生了混亂。

“嗡!”

一排弓弩手在一個小目的指揮下放箭,尖端帶點祕銀的弓弩一下便將四五隻魔物炸的重傷垂死,但下一刻,他們便被衝的七零八落。

“殺!”

後方幾個小目見前方被衝亂,立刻在田立的怒吼下就地組織防線,朝着魔物發起衝鋒。

魔物雖多,但人更多,還有弓弩,它們短暫的突進之後便減緩了衝擊力,人獸開始了互相絞殺和混戰。

我和瓜哥以及田立都是出手便沒空着回,專挑魔物聚集的位置劈殺;胖子也不賴,龍牙的威力讓魔物只要被劃傷立刻就會煙消雲散,殺起來格外順手。

七彩鷹也時不時俯衝下來攻擊。

防線的穩固很快讓勝利的天平倒向了我們,五六分鐘後,戰鬥結束。

涌出來的一百多隻魔物絞殺一空,而代價是田立的手下傷亡了三十多個。

“靠,這些魔物不對勁!”

田立雖然憨憨的,但遇到這種事也不免有些跳腳了。一個大目級的堂口一共就一百人,這纔剛剛遇到點阻力就去了三分之一,損失數有些難看。

畢竟魔物的實力並不算太強,也就是小目級別,而且帶祕銀的弓弩可以完全剋制它們。

“它們有指揮,有首領!”胖子皺眉道。

田立咬了咬牙,說:“之前沒想到的,這羣魔物還有隻會。”

我也微微皺眉,魔物分散的時候都是獨立行事的,沒見過有首領,這裏卻出現了,不太對勁。

“待會兒小心點,我們損失大,但魔物的損失更大,快接近一半了。”瓜哥道。

田立無奈點點頭,這時候也容不得它退後了,因爲東邊也傳來了打鬥聲。

我心微微一沉,這邊一百那邊一百就去了兩百,魔物如果一共就三百,那就沒什麼力量了。

就這麼簡單的了事?

……

(本章完) 我直覺這事沒那麼簡單,弄不好龔文海偵查的情報是錯的。

因爲從剛纔的情況來看,指揮的頭領很聰明,既如此,它會那麼輕易的泄露自己的實力?

七彩鷹重新飛上天,依舊什麼都沒發現,因爲魔物都在屋子裏面,它在天上也很爲難。越是這樣,就越說明魔物的紀律性非常的好,很服從指揮。

不是一個好兆頭。

但我沒說話,一來沒法說,二來怕把田家的人馬嚇跑了。

隊伍稍稍整頓了一下繼續前進,一間一間的清掃,零零碎碎的幹掉了十來只。

這時候已經快要接近正午了,再後面魔物就消失了,所有打開的屋子都是空的。

“該不會都剿滅了吧?”有人輕鬆的說道。

田立不敢肯定,本能的看向我們。

胖子微微皺眉,說:“如果魔物的數量是三百的話,那就應該剿滅的差不多了,數字準確嗎?”

“應該準確,但只是估算,沒辦法仔細清點。”田立道。

“應該。”

我心裏嘀咕了一句,不怕應該,就怕不應該。

七彩鷹落在一處房頂上,將房頂的瓦劃拉開,朝下面看了一下飛走了,顯然沒發現,接着又檢查下一棟……

但這隻能是檢查了最上面一層,下面的還得靠人。

又搜查了二三十間,還是沒能發現魔物,七彩鷹也同樣沒有發現。好消息,天空上厚厚的雲層竟然敞開了,陽光傾瀉下來,讓原本陰森森的村子變得明亮了許多。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天公作美,有陽光在,能一定程度上遏制魔物。百十米開外,龔文海帶領的人馬已經出現在視野內了,雙方匯合,將中心幾十棟房屋給包圍了。

“看來應該是清理的差不多了。”田立笑道。

胖子和瓜哥也都呼出一口氣,就連我心裏都鬆了幾分,或許是自己太疑神疑鬼了吧。

兩路一間接一間的清理過去,沒發現異常,很快,就剩中央的一棟大宅子了,兩路人馬正式合圍。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