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還準備尋找古墓中的靈地,將靈土運出去。

九窈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我父皇和自己的。”

秦巖帶着秦昌齡他們離開大殿,拿出羅盤念動咒語開始搜尋靈地所在。

幾分鐘後,秦巖根據羅盤所指找到了靈地。

這塊靈地比秦巖想象的還要好,其中蘊含的靈力足以支撐秦家和衆閣派所有靈花靈草吸收了。

“好充裕的靈力啊!”感受到強大的靈力後,秦昌齡忍不住感慨起來。

其他長老也激動無比,紛紛彎下腰將地上的靈土拿起來放在鼻子下面聞。

不過緊接着,秦昌齡有些發愁:“這麼多靈土,我們怎麼運回秦家?”

秦昌齡的話提醒了其他長老。

他們雖然有十個人,但是這裏的靈土太多了,即便送上五六十次也運不完。

這裏的靈土如果全部收集起來,足夠裝十幾卡車了。

秦巖想了想,對秦昌齡說:“爺爺,我去讓唐皇幫忙吧!他那邊有很多殭屍,有他們幫忙,我們絕對可以將這些靈土絕運回秦家。”

秦昌齡點了點頭:“好,就按照家主說的來。”

就在秦巖準備轉過身去請唐皇的時候,秦砼長老卻攔住了秦巖:“家主,你等一下,如果我們這樣大張旗鼓的讓殭屍爲我們運送靈土,絕對會被其他勢力知道,你覺得我們現在這樣做合適嗎?”

“咱們之前不是討論過嗎?沒有必要去在乎其他勢力的想法。”

“可是這一次和救唐皇他們不一樣,救唐皇我們不一定會被發現,但是讓殭屍給我們運送靈土一定會被發現。”

原來秦砼長老就是之前反對秦巖來救唐皇的長老。

他之前同意秦巖來救唐皇,一是因爲秦巖說的很有道理,二是因爲他們被發現的可能性極小。 “家主,不如這樣吧,我現在立即給家族中的人發通信信,讓他們派人來這裏。雖然路上會耽擱一天的時間,但是我想應該沒有任何問題。”秦砼想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秦巖想了想,笑着說:“秦砼長老,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恐怕我們早就被其他勢力發現了。”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既然我們知道昌邑王和唐皇的大戰,我敢肯定其他勢力也知道,如果我沒有估計錯的話,現在我們幫助唐皇的消息早就傳到了各個勢力的耳中。”

聽到秦巖的話,秦砼長老臉色大變。

他不希望秦家在還沒有強大起來的時候,被其他各大勢力孤立起來,那樣的話,秦家絕對不是各大勢力聯合起來的對手。

即便秦家僥倖能和各大勢力對抗,他們也會死傷慘重。

秦巖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不要考慮太多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說罷,秦巖轉過身離開了。

不一會兒,秦巖來到了剛纔的大殿。

此刻唐皇盤腿而坐,正在療傷,九窈守在他的身邊爲他護法。

其他殭屍圍在九窈的四周形成了一個銅牆鐵壁。

九窈看到秦巖後,一躍而起從衆多殭屍的頭頂飛過,輕飄飄的落在了秦巖的面前:“秦巖,你的事情辦完了?”

秦巖點了點頭:“我辦完了,不過我想麻煩你一件事情。”

“你說!”

“是這樣的……”緊接着,秦巖將他想說的事情告訴了九窈。

“我還以爲是什麼大事,原來是這種小事,你放心吧,等我父皇療傷完,我馬上派人幫你運送靈土。不過,你恐怕要等一會兒。”

九窈話音剛落,唐皇從地上站起來,他大聲說:“不用等了,我已經好了。”

唐皇一邊說一邊向秦巖走來。

原本圍在他四周的殭屍們紛紛向兩邊退開,給唐皇讓開一條通路。

唐皇走到秦巖身邊,上下打量了一眼秦巖:“九窈一直將她的心放在你身上,其實我是不同意的。因爲我覺得你不過是個普通的小道士,根本不可能給九窈幸福,現在看來是我的眼光不行。我真沒有想到你會發展的這麼快。秦巖,爲了九窈,你們兩個儘快完婚吧!”

聽到唐皇的話,秦巖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了?居然讓我娶九窈。

九窈也楞了一下,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緋紅。

她害羞的低下了頭,不敢再看秦巖。

看到秦巖有些猶豫,唐皇立即挑起眉頭語氣不善的說:“秦巖,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覺得我們家九窈配不上你嗎?”

說罷,唐皇冷笑起來,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

“父皇,你怎麼和秦巖說話呢?你不要這麼說。”九窈挽住唐皇的胳膊,向唐皇撒嬌,讓唐皇對秦巖客氣一些。

唐皇摸了摸九窈的頭,嘆了口氣說:“傻孩子,愛情不是隻有你一味地付出,那樣是不對的,你和秦巖的事情也該開花結果了。我知道一個祕方可以讓你懷上孩子,雖然你們的孩子肯定是小殭屍,但是未來也可以繼承我的皇位。”

聽說要讓自己生小殭屍,九窈的臉更加紅了。

她害羞的低下頭,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了,秦巖,下個月八號是一個黃道吉日,我希望那天你能來古墓裏面把九窈接走。否則的話我不會對你客氣的。”

不等秦巖答應,唐皇轉過頭對身後的殭屍說:“你們馬上跟着駙馬爺去搬運靈土,誰如果敢偷懶我就將他挫骨揚灰。”

“是!”所有的殭屍全部恭聲應是。

秦巖有些懵,他還沒有從駙馬爺這三個字中回過神。

“秦巖,你還愣着幹什麼,趕快帶他們走啊!”唐皇對秦巖大聲說。

秦巖回過神尷尬的笑了笑:“唐皇,你這個決定是不是有些快啊?我還沒有準備好。”

唐皇瞪大了眼睛,眼神陰冷的看着秦巖:“這有什麼可準備的,不就是上牀嗎?莫非你想始亂終棄?我們家九窈對你不薄,你可不要辜負了她。”

秦巖苦笑起來,他沒有想到唐皇居然向他逼婚。

“這個……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吧!”秦巖打了個哈哈,想糊弄過去。

“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你如果到時候不娶,我就把九窈給你送到秦家。”

不等秦巖說話,唐皇轉過身走了。

看着唐皇的背影,秦巖一陣無語。

九窈拍了拍秦巖:“你別往心裏去,我父皇只是隨便說說。”

秦巖知道九窈這是在安慰他,以他對唐皇的瞭解,唐皇可是說一不二的人,這絕對不是隨便說說那麼簡單。

畢竟每個皇帝都信奉一件事情,那就是君無戲言。

也就是說,他們說出的話那就是聖旨,不允許任何人更改。

“但願如此吧!”秦巖尷尬的笑了笑,他然後轉過頭對幾百名殭屍說,“大家跟我來。”

“是,駙馬爺!”這些殭屍恭聲應是,跟着秦巖來到了靈地。

有了這些殭屍的幫忙,靈地的靈土不一會兒就被挖掘一空,殭屍們扛着裝好的靈土就像礦工一樣將靈土全都背到了古墓外。

與此同時,在古墓外面其他勢力的探子都看到了這一幕,他們紛紛將這裏的消息傳送了出去。

一天後,在秦巖的帶領下,殭屍們將靈土運到了秦家山下。

秦家弟子們紛紛出來接應,將靈土扛到了靈花谷中。

不過他們只將一半的靈土倒在了靈花谷中,將另外一半靈土像小山一樣堆積起來,準備抽時間運到衆閣派。

就在這時,秦巖收到了高長老的通信符。

拿到通信符,秦巖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覺得這肯定是高長老和他要靈土、

他太瞭解高長老了。

高長老是一個非常吝嗇的長老,不但不捨得將自己的東西拿出去,而且還喜歡把其他的東西往自己的道派裏面放。

不過高長老對秦巖可是大方的很,什麼都願意給秦巖。

當秦巖打開通信符後,通信符上對於靈土的事情隻字未提,卻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高長老在通信符上說,在全真派的倡導下,全真派準備舉行一場空前盛大的道會,不但邀請了各個道派的掌教,甚至還邀請了各個隱祕世家的家主。

шшш●тt kán●¢ 〇

一般情況下,道派開道法大會只會邀請各大道派。

世家開道法大會也只會邀請各大世家。

因爲道派和世家不在一個層次上,這就像一個單位裏面,老總們開會是不會讓經理來的,經理們開會也不會請所有的老總來。

而且高長老在信裏面特別指出,這個道法大會只針對秦巖。

因爲秦巖和殭屍勾結的消息在一夜之間傳遍了大江南北,全真派想借用這件事情對付秦巖。

哼!這個不要臉的齊璠,居然還敢和我作對,既然這樣那我就殺了你。

想到這裏,秦巖眯起了眼睛,並且立即給高長老回了一封信,讓他暗中派人前往道法大會。

與此同時,秦巖也收拾妥當,準備前往道法大會見一見其他各大道派的掌教,以及隱祕世家的家主。

三天後,道法大會正式在昌龍嶺舉行了。

昌龍嶺是全真派的所在地,前來參加道法大會的道派和隱祕世家特別多,幾乎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只有極個別的道派和隱祕世家因爲有事情而耽擱了。

每個進入議事大廳的掌教和家主,全真派的接待員都會大聲介紹。

當秦巖走到接待員面前的時候,接待員伸出手向秦巖索要邀請函:“這位天尊,請您出示一下您的邀請函。”

“我沒有邀請函,我是秦家家主秦巖。”秦巖對接待員冷冷的說。

聽到秦巖的話,不但接待員愣住了,就連站在接待員身後的幾個全真派弟子也愣住了。

他們沒有想到秦巖居然不請自來。

不等接待員說話,秦巖大步流星的向議事大廳裏面走去。

“秦家主,你等一等。你沒有邀請函,不能進去。”接待員一邊說一邊伸出手去拉秦巖。

可是他的手還沒有抓到秦巖的袖子,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魂力將他推的向後翻了一個跟斗。

他坐起來驚駭的看着秦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這麼強,居然什麼都沒有做,就將他掀翻在地。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秦巖不但可以將他掀翻在地,而且還可以將他殺於無形。

只不過對付這種小嘍囉,秦巖懶得去殺他,因爲太不值得了。

看到自己無法阻攔秦巖,接待員大聲的吼起來:“秦家家主秦巖到。”

聽到接待員的聲音,原本熱鬧非凡的議事大廳頓時安靜下來。

所有的人都從門口看去,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會不請自來。

要知道他們這次討論的會議主題就是如何聯合起來對付秦巖,可是秦巖現在不請自來,讓他們感到十分的詫異和不自在。

夢幻西游之重新來過 秦巖走進了議事大廳,在萬衆矚目下向齊璠走去。

齊璠眯起眼睛,眼神陰冷的看着秦巖,同時在心中暗想:秦巖,你是來找死的嗎?

當秦巖走到齊璠面前後,突然伸出手向齊璠抓去。

齊璠嚇了一跳,他立即閃身躲避,可是令齊璠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沒有躲過秦巖的手,被秦巖一把抓住了衣領。

緊接着,秦巖就像丟垃圾一樣將齊璠扔到了大殿中。

而秦巖則大搖大擺地坐到了齊璠的位置上。

現場的所有人都被秦巖的身手驚呆了,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在所有人中,無論是各大道派的掌教,還是各大世家的家主,齊璠的實力最高。

就連實力最高的人都不是秦巖的對手,那他們就更不是秦巖的對手了。

如果是以前,秦巖肯定無法做到,但是現在秦巖吸收了一部分千年血玉的魂力後,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天尊後期的最頂端。

也就是說,現在的秦巖乃是天尊之下的第一人。

除了天尊巔峯高手,沒有一個人再是秦巖的對手。

秦巖掃視了一眼在做的所有人,語氣陰冷的說:“聽說你們開道法大會是爲了針對我,是嗎?”

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全都愣怔的看着秦巖,就連齊璠也不敢說話。

因爲齊璠知道他根本不是秦巖的對手。

剛纔他爲了躲避秦巖,已經使出了全真派最高深的道術,可是依然就像是小雞仔似的被秦巖揪住扔了出去。

這讓齊璠的心在瞬間涼了一大截。

“怎麼?你們不說話了嗎?剛纔一個個不是談的挺高興嗎?”秦巖一邊說一邊向各大道門的掌教以及各個陰陽世家的家主望去。

無論是誰,只要看到了秦巖的眼睛就趕快低下了頭。

看到這麼多人都慫了,秦巖翹起嘴角冷笑起來:一羣烏合之衆。

“大家不要怕,我們有這麼多人,秦巖只有一個人,他即便道法再高深,只要我們一擁而上肯定能殺了他。”

齊璠突然大聲叫起來,指着秦巖對在場的所有人說。

他不甘心就這樣被秦巖比下去,他更不甘心自己辛苦籌劃的道法大會就這樣失敗了。

聽到齊璠的話,各大道派的掌教以及各大世家的家主都有一些心動,只是他們不敢做出頭鳥。

誰都不是傻子,誰都知道他們一擁而上絕對能耗死秦巖,但是沒有人敢做出頭鳥。因爲做出頭鳥絕對會死。

“哈哈哈!”秦巖不屑一顧的哈哈大笑起來。

他掃了一眼在坐所有的人,口氣陰冷的說:“我看誰敢上!誰敢上行我就第一個殺了誰!”

看到秦巖犀利的眼神,再聽到秦巖霸氣的話,除了齊璠後,所有的人都低下了頭。

秦巖眯起眼睛向齊璠望去,眼中寒芒閃爍:“齊璠,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既然這樣,那我就送你去死。”

說罷,秦巖突然消失在椅子上,當他再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齊璠的面前。

齊璠駭然失色,大聲的叫起來:“佈陣!布護法大陣。”

齊璠話音剛落,整個昌龍嶺響起了一陣轟鳴聲,這聲音就像天崩地裂一樣震耳欲聾。

很顯然,全真派的護法大陣被打開了。 雖然全真派的人打開了護法大陣,但是秦巖卻無動於衷。

他不屑一顧的看了一眼齊璠,語帶譏諷地說:“你們全真派的護法大陣早就被我的人破掉了。”

原來秦巖在來之前已經派出秦家人和衆閣派的衆多高手封住了全真派護法大陣的陣眼。

全真派的護法大陣即便啓動了,也無法威脅到秦巖。

不等齊璠說話,秦巖一把抓住齊璠的頭髮,“砰砰砰”的將他接連摔在地上。

眨眼間的功夫,齊璠就被摔的滿臉血污,沒有人樣了。

其實秦巖原本可以當場殺了齊璠,但是他不想這麼做。

他要讓在場所有的人都看看,和他作對的下場就是這樣的。

齊璠躺在地上,難以置信的看着秦巖,他沒有想到自家的護教大陣居然沒有發揮作用。

秦巖轉過頭向在場的所有人望去,並且大聲的吼起來:“還有誰?”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