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界村村民今天進進出出勞作耕耘的時候都能看到村對面的林子裏宋德華和秦殤霜的身影,有時候這兩人坐在一起說着什麼,通常是大個子在很認真的講,秦殤霜則是坐在地上雙手抱膝蓋,眼睛眨呀眨的看着。

有時候這兩個人又在比劃起來,大個子手中拿着木柴,秦殤霜則是拿着她那從不離身的長劍。大個子在動,秦殤霜也跟着動,模仿着大個子的動作……

“看到沒?殤霜將來一定會成爲我們村子裏第二個武林高手。”

夕陽西下,之前出去耕耘勞作的村民回來的時候依舊能在之前看到宋德華和秦殤霜的位置上看到他們,他們依舊在比劃着,只不過現在變成兩個人交手。你打我,我打你。動作緩慢,只是村民們卻對秦殤霜抱有很大的希望。

只要有恆心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眼前的情況就是這樣。秦殤霜對武學的癡迷早晚能讓她成爲村子裏第二個武林高手。比以前的李春毅肯定要強上不少!

“這招天下第一人主要就是爲了體現出劍者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那種凌人、獨孤天下的氣勢。所以當你使用的時候雖然刺只是一個動作,可更重要的是氣勢。也就是意境!”

秦殤霜確實很聰明,學東西很快。幾乎宋德華一教,秦殤霜就已經學會了。可是,這也止於形像和神不像,依葫蘆畫瓢。

所謂形,就是招式的動作。這只是最基本的動作,也就是模仿的意思。當然這種模仿天賦也很重要,模仿的好才叫成功的開始,若是畫虎爲貓,那麼秦殤霜這個傢伙只能說不適合武學。

形有了就只缺神,神也就是神態,在宋德華看來則是氣勢的註釋,同時也是意境。

武學的造詣巔峯就在於對意境的領悟有多少,當招式和意境融爲一體的時候,那麼所發出來的攻擊才具備一定的威力,才能百步取人項上人頭如探囊。

“什麼是凌人?爲什麼是獨孤天下?大個子,你不是騙我的吧?我以前遇見的武林高手教我的時候只告訴我招式要配合着心法用纔可以發出強大的威力。”

秦殤霜提出質疑,原因就是宋德華現在說的有些東西她根本就聽不懂。

宋德華呆滯,現在他纔想起來秦殤霜只是個七八歲小孩,現在他在講這些類似人境界的東西她當然不懂。最實際的還是實打實,招式和心法配合修煉。直到她的武術高到另一個程度後才能更明白和參悟意境的重要性。

當然意境對宋德華來講沒有半點難處,因爲他是魂師。所以意境其實也是靈魂深處裏的感覺,只有靈魂比一般人強大的人意境才能達到某一個境界,領悟的更徹底。

“心法我也有呀,遮天蔽日大羅心法,九靈九獸心法,心經……”說的這些東西宋德華有的別人沒有,別人有的即便宋德華暫時沒有,可是很快也能有。電腦在手,天下我有!

宋德華列舉了很多心法,聽的秦殤霜是雙眼帶光,興奮無比起來。

這種日子一直維持了半個月,好在半個月的時間裏宋德華身邊也沒發現什麼異常,但這也是如今讓宋德華失落的。他要等的人依舊沒有出現,那個手執銀質桃木劍的老道似乎憑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包括他的所有音訊。

這半個月時間裏宋德華晚上掌管玉魂殿,白天則是和陶媛一起睡覺……咳,咳……白天則是進入陶媛夢魘的世界裏教導秦殤霜武術。

“我出去了,今晚應該不回來了。”在宋德華躺在椅子上思緒還要不要繼續放出餓死鬼來誘惑自己要等的人時,猥瑣站起來說了一句話後向玉魂殿外走去。

如今他也是玉魂殿成員,從前幾天他的傷都好以後算是正式加入吧。畢竟宋德華當初的意思就是讓他跟自己混,而猥瑣的唯一任務就是暗中保護李靜。

晚上有龍軍,白天有猥瑣,這樣宋德華也可以省心點,以免到時候李可欣的殘魂因爲在李靜身體裏因爲李靜受傷同時讓李可欣殘魂受傷。

既然是殘魂,這也就表示着不能再經受大傷害或者波動,不然只怕這一絲殘魂都保不住,而宋德華也將愧對自己,後悔一生。

“又準備復仇了?小子,跟我混了之後你最好還是老實點,不然你戾氣重只怕早晚出事。”

宋德華苦口婆心道。這話他已經重複了又重複,可是猥瑣從沒聽進去,依舊我行我素。

這次也是這樣,宋德華說完後猥瑣也出了門,沒有其他的語言。

“這小子……”宋德華沒有責怪的意思,只是無奈搖頭。一個人變成這樣自然少不了因爲受到打擊太大的原因。

宋德華最後也就任由猥瑣自己忙活去了,有些東西只有自己最清楚,鞋子合適不合適也只有穿這個鞋子的人知道。所以宋德華沒有打算阻止些什麼,只是任由猥瑣自己去闖蕩。只要他不受傷不被人欺負,宋德華都不打算理會太多。

孩子長大了總該自己出去闖,幼鳥長大了總要展翅飛翔。

“下一個。”現在還沒到半夜,所以宋德華招呼着下一個人進來。

最近生意比過去又要好上不少,這半個月裏都這樣,隊伍都已經排成長龍,連街道都堵塞了。還好的就是這條路車輛不算多,不然還真的會很麻煩。

可是即便排的隊伍那麼長,但是能進入玉魂殿的人卻很少,所以這裏排隊的人裏有不少排了一個多星期的,可也還差一兩天才能輪到他們。沒辦法,人太多。

“先生……”

這次進來的人居然是之前的中年人,當宋德華看到他的時候立馬就想到了什麼。這人只怕還是爲了四君子來的吧?

“需要什麼自己看?”宋德華還是客套說了句話。

中年人臉帶敬畏,謙虛彎腰道:“先生,我想問你還有沒有四君子……”

中年人果然和宋德華想象的一樣開口就提及到四君子。只是上次宋德華已經說的很明確,四君子已經沒有了。現在看來是眼前這個人不死心呀。

“沒有。”宋德華依舊冷漠開口,表示他說過的話不會重複第二遍。

“先生,難道就真的沒有了嗎?”中年人不厭其煩詢問,而宋德華則是沉臉看着他,不說話。

中年人也看着宋德華,即便來之前他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他是多麼希望自己有四君子,當初第一眼看上就深深喜歡上了,爲了它,中年人不惜變賣家產不惜借高利貸……

當初開出來的價格是五百萬!因爲眼前的先生說他命運不濟,命中無玉所以不適合戴玉,尤其是四君子,還說會陰氣入體害死他之類的話。所以五百萬就是爲了讓他望而卻步。

可是他真的喜歡,並且傾盡所有。但是,四君子沒了,中年人感覺自己整個天都沒了一般。這些日子裏他就像是橫屍走肉一般,沒有任何感覺知覺。

吃的沒問道,喝的沒感覺,連自己一天到晚做什麼也不清楚。渾渾噩噩,混混沌沌……

“命中註定,緣分如此。有些東西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強求不來。而且四君子不是適合每一個人,希望你能忘記吧,換點別的也是挺不錯的。”

眼前中年人的癡心感動了宋德華,可是這個人真的不適合戴玉,尤其是四君子這種由百年老鬼灌入鬼氣的玉佩。有些人戴金會過敏,有的人戴銀會發黑,也有人戴玉會喪命……

“我知道了,先生……”

中年人失魂落魄,低頭離開。可是他心中卻是不相信宋德華的話,因爲宋德華的意思是他和四君子無緣。可是當初他明明在看到四君子的時候整個人身臨其境,能感受到風和青竹清,梅花香……

難道這就不是緣分?不是命中註定?那個時候的他感覺自己魂魄飛天,然後衝入四君子裏面,這種玄妙,終身讓他難忘呀!

“癡心。”宋德華看着中年人的背影,低聲道。 人的信念很可怕,當一個普通人的信念強大到一定的時候他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將是非常驚人的。這就如一個普通人在泛臨死亡的時候因爲信念,很有可能死而復活。

當然,還有一種恐怕的力量就是癡念,癡情的男人面對鍾情的女子能做出的事情可謂讓人匪夷所思。可是,這種癡念往往表現出來的另一面卻是邪惡,所以當宋德華看着中年人的背影時突然心道這個人千萬不要做出點什麼不明智的事情纔好。

不然……

宋德華雖然不是道士,可是這個人因爲四君子做出任何事情,宋德華都有間接的原因。這也就表示,宋德華該出手解決。雖然宋德華覺得中年人應該不會做出什麼讓人遺憾的事情。

可是宋德華絕對想不到的是,中年人走出玉魂殿後走去的地方卻是對面高有二十九層樓的地方。行屍走肉一般,走着……

“下一個。”現在是晚上十點,玉魂殿還有兩個小時才關門。這就意味着,宋德華應該等待半夜的到來。

“哎,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誰讓你們插隊的?難道你不知道這裏是玉魂殿嗎!”

“警察辦案,你們再說多一句試試?”

……

就在宋德華等待下一個人的時候外面吵鬧,隱約中宋德華聽到警察兩個字,同時內心疑惑起來。警察怎麼會找上他?是李靜?絕對不是李靜,她來找宋德華的話必然不會這樣。

朱文章厭惡看着這些說他們插隊的人,這些人是來光顧那個混蛋的?那就全部趕走好了,讓那個混蛋沒生意可做。

“哎,你們還在這裏排隊做什麼?最近有單命案很有可能這裏是第一案發現場,你們都站在這裏是不是想當疑兇?”

朱文章隨便扯蛋,反正這東西他說了算,天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朱文章的話起效了,原本排隊的衆人聽到他的話後紛紛低聲議論並且後退離開,遠遠觀看。他們當然不知道是不是有命案,可是眼前兩個人身穿警服,所以由不得他們不去相信。

胡月明站在旁邊看着眼前情況內心冷笑,所有得罪他的人又有幾個有好下場的?不說別的,以後他每天來這裏查一次,隨便編個理由把這些光顧宋德華的客人全部嚇跑,看他宋德華以後還怎麼過生活。

這裏一帶很繁榮,所以也代表着租金高。在租金高的地方又沒生意做……這可是無形殺人最好的方法了。到時候只怕宋德華見到他胡月明只會遠遠就開始鞠躬巴結……

“誰說有命案的?”宋德華出來的時候看着朱文章和胡月明兩人,質問。宋德華在裏面聽到朱文章的聲音後就知道今天麻煩找上門。

“你就是店鋪老闆是不?你出來的正好,我懷疑你跟一單……所以請跟我回警局一趟吧!”朱文章重複之前的話,同時把宋德華當成疑犯看待準備將宋德華帶走,手中手銬明晃晃擺弄着,得意非常。

他這樣做純碎就是搗蛋,可問題是即便他搗蛋也沒人能拿他怎麼樣,因爲他是警察!

胡月明桀驁,在旁邊看死人一般看着宋德華,冷笑。

“什麼命案?拿出逮捕證來!”宋德華又怎麼會不知道眼前的朱文章和胡月明是存心來鬧事的?上次在咖啡廳的事情看來是沒完沒了了。

朱文章和胡月明呆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宋德華會來這一套。逮捕證?他們當然沒有!該死的是剛剛朱文章是說要帶宋德華回警局……

“沒有?沒有就別妨礙我做生意,你們該滾還是滾遠點,免的我投訴你們。”

宋德華瞥了眼他們兩人,接着看他們警號。胡月明和朱文章不傻,連忙藉故躲閃開或者用手有意無意遮擋。

“怎麼了?害羞?”見到他們遮擋,宋德華笑了。沒那個本事還想和他宋德華鬥?警察又怎麼樣?

“喂,你的店鋪有沒有偷稅漏稅?”胡月明急中生智,連忙對着宋德華吼道。

“對、對!你的證件齊全嗎?我們懷疑你無證開店,安全措施做好沒?有沒有隱患……”朱文章也連忙道。

宋德華聽到這裏笑了,笑的開心。

“還笑的出來,你傻了呀!”朱文章見到宋德華這樣後連忙吼道。

這種人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難道他就一點不害怕?還是已經被他們嚇倒了?

胡月明也看着宋德華,內心忐忑。不知道爲什麼,他總感覺眼前的宋德華是在嘲笑他。

“兩位警察大人,請問你們是工商局還是衛生局的?或者說消防局?”宋德華爲朱文章和胡月明的智商捉急。

他們是什麼身份都不知道?居然隨便找理由就來誣陷他,這未免太荒唐好笑了吧?

“嗎的,你耍花樣是不是,你信不信……”

“警察局嗎?我懷疑在我店鋪裏有兩個冒充警察的人,現在他們利用警察的身份在欺壓我這個老實的店主……編號?樣子?編號好像是……”

宋德華也懶得理會胡月明和朱文章兩人,在朱文章出聲警告他的時候宋德華已經撥通警局電話並且尋求幫助。

胡月明和朱文章看到這裏臉上尷尬,隨即胡月明和朱文章兩人右手食指隔空點了點宋德華的鼻子,灰溜溜走了。

宋德華看到這裏,掛了電話。眼睛看着遠走的呼籲名和陳文章兩人,他們還會來的,宋德華可以肯定。

“沒想到是假的。”

“對呀,太可惡了,簡直就是欺騙我們感情,下次見到警察我可不給面子了。”

……

之前閃開的人羣議論紛紛,對胡月明你們憤怒和失望。

“下一個!”宋德華沒在理會遠走的胡月明兩人,衝着散開的人羣道。不管誰來,想佔他便宜可不見得有多好佔。

很快,原本散開的人羣立馬搶奪一般上前並且站好隊伍,繼續等到進入玉魂殿內選購極品玉器。

他們都是衝着玉器的獨特來的,價錢不是問題,只要是心意的東西,那就行了。

清晨的時候有救護車呼嘯而過讓好不容易爭取一點時間休息的宋德華醒過來。這救護車和外面人羣的騷動是宋德華始料不及的。當然,警車也來了。

宋德華看着對面高樓下圍滿的人羣質疑,不知道發生什麼重要事情引的那麼大場面。

“醒了?”玉魂殿外猥瑣站着,感受到身後有人並且看清楚是宋德華後道。

這些天猥瑣都習慣宋德華的生活模式,日夜顛倒,並且似乎很忙碌的樣子。

通常白天不見人影,晚上開店到天亮。中間稍有時差就是他睡覺的時候,所以猥瑣即便在這裏待了半個月,可是和宋德華感情並不算好。

現在他沒地方去,而且還沉浸在兩個小弟死亡的悲痛事件中,所以他暫時就留在玉魂殿內。即便宋德華救了他,可他沒有認宋德華爲主的打算。

宋德華救了他,他感激。可不代表猥瑣以後就要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不代表猥瑣以後就跟他混。

“恩。外面是怎麼了?”宋德華看着越來越多的人羣道。

這附近很少有這種事情發生,現在外面的大圍觀讓宋德華萬分好奇起來。

“死人了,跳樓的。”猥瑣道。說話的樣子和宋德華相差無幾,很冷漠。即便死人,可是他還是沒有半點同情心在裏面。

“哦?”宋德華仰頭看着高達二十九層的樓頂,心道跳樓的人估計四分五裂了吧?

嘆息一聲人生不易,宋德華轉身洗漱,準備到陶媛家裏去。

“德華?”李靜的出現讓宋德華眼前一亮,這個女人居然一大清早出現在他面前?這種感覺帶着驚訝和親切,讓宋德華打量眼前制服美女起來。

“李靜長官那麼早來這裏該不是來處理那個的吧?”宋德華用手指指着對面圍觀人羣道。

李靜搖頭,她現在是出來辦事。

“最近有個殺手集團在對一些名人下手,我們知道後開始展開調查,準備將這羣人逮捕。”

李靜的話讓宋德華雙眼微微跳了跳,上次方友亮被鬼上身,做的事情似乎就是……

“哦?都是什麼名人值得別人花大錢請殺手殺他們?不過我好奇的是,難道他們身邊就沒保鏢什麼的?”

宋德華相信上次方友亮手中拿的袋子是個腦袋,所以這次的事情極有可能是同一人所爲,那個能驅使鬼魅上身,控制他們做事的人。是個女人……

“很多,不過大多以企業家爲主。死的人沒了腦袋,手法一樣,更奇怪的是現場沒有留下任何打鬥痕跡之類的。至於保鏢什麼的,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暈死過去的。醒來的時候他們要保護的人已經死去多時。”

李靜說這些話的時候聲音有些顫抖,這些天她到現場查找線索的時候親眼看到了那些人的死狀,太恐怖了,讓她一個女孩子難以忍受。

只是忍不住她還是要忍,她是警察,選擇這一個職業開始就已經沒有其他女人的矯情。

半個月時間,一連三個企業家死了。三個企業家都是城市中比較有名有錢有權的人,所以事件已經引起恐慌,不少企業老闆早已經離開。

可是,即便他們逃到別的城市,依舊有人死了。對方完全就像是那種鎖定了目標不管天涯海角都要追上並完成任務的樣子。 所以他們的難度很大,尤其是在所有企業家都亂的情況下使得他們警力緊張,即便幾個城市的警察已經聯手,可是依舊頗感吃力。

每一個和之前死去企業家有相關背景或者類似的人都成了他們保護對象,偏偏警察公信力不如以前,企業家不相信警察的同時也就不在乎警員的警告,做出一些讓跟隨企業家警員吃力的事情。

比喻讓他們不要到處走,偏偏他們天天坐車飛來飛去。讓他們不能到人多的地方聚會,他們依舊和過去一樣過自己的生活等等。

雖然這樣的人是少數,但也確實讓人頭痛。警民不合作,能不頭痛?尤其是這些所謂企業家很多脾氣很大,個性強,也看不起人。這種情況讓不少警員苦不堪言,甚至寧願辭職不幹等等。

“腦袋值錢嗎?”宋德華輕笑道。

他沒有笑那些死人的意思,而是笑自己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果然和他想的一樣。居然有玄道的人利用道法控制鬼魅附身到普通人身上,從而讓他們成爲另類的殺手。

這種殺手具備鬼魅的力量變的人不人鬼不鬼,更主要的是他們的力量增幅不是一倍兩倍,而是一個很恐怖的數據。所以他們殺人又怎麼可能留下蛛絲馬跡?宋德華也可以肯定,等李靜他們發現什麼線索的時候那些企業家也都死的差不多了。

可是讓宋德華奇怪的是,爲什麼要選擇企業家下手?

李靜聽到宋德華這樣說倒是有些尷尬了,宋德華怎麼能這樣說呢?腦袋肯定不值錢,可是沒了腦袋人會死。

“不說了,我要跟上步伐,不然會責怪的。”李靜衝着宋德華吐舌頭顯得可愛。

剛剛她也是經過這裏看到玉魂殿纔想起宋德華曾經說過的話,剛好宋德華在玉魂殿外,所以才上前聊幾句。反正師兄們對她也還算照顧,這一點聊天時間他們還是會給她的。

這不,李慶發他們正站在十餘米的地方聊天,實際上就是在等她。

爲了不耽誤工作,她也只能和宋德華草草聊幾句,然後離開。

宋德華對着李靜搖手示意再見,接着宋德華又擔心起來。

李靜他們面對的人不是普通人,現在他們去尋找線索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宋德華看着猥瑣,剛好猥瑣也在看着他。

“猥瑣,幫個忙,幫我看好這個女人。我怕最近事端很多,這個女人性命擔憂。”

宋德華實話實說,這幾天猥瑣也在幫忙暗中保護李靜,但是那種保護和監視差不多,只是負責觀察到有異常的時候稟報給宋德華而已。但是現在不一樣,情況似乎有些嚴重,而且猥瑣也許也會有生命危險。

猥瑣只是看了宋德華一眼,向着之前李靜消失的方向走去。這讓原本還想說什麼的宋德華閉上嘴巴,呆滯看着這個比他還冷酷的猥瑣。

再見到秦殤霜的時候那小傢伙依舊躲在樹上,這幾天她都藏在樹上,這讓宋德華不得不好奇起來。

“小東西,你天天躲樹上捉螞蟻嗎?”宋德華在十界村的外號叫大個子,所以秦殤霜也就成了宋德華嘴裏的小東西。

秦殤霜神氣,看着宋德華道:“大個子,我在守護我們村子。最近山賊猖狂,洗劫了附近三十多個大小村子,我怕他們會來這裏。”

這些山賊肆無忌憚,燒殺搶無惡不作,所以這一次對各大村子來講是末日一般。人們充滿恐慌恐懼,終日惶惶。

“不怕,你的村子那麼窮,何況你不是說上次已經被洗劫過了嗎?所以他們應該不會來的。”

宋德華是山賊的話肯定不會到回以前洗劫過的地方,因爲沒什麼好搶的了。山賊都是一次光,當去到一個地方的時候必然把值錢的全部帶走,不留半件。

“大個子你腦子不好用,你知道這附近有多少山賊嗎?”秦殤霜神情暗淡,她已經聽了太多關於山賊的事情,也聽了很多村子遭山賊搶奪的消息。

這種讓所有人生活在水深火熱,惶惶不安的日子中,越來越多的人因爲這樣流離失所,四處流浪安家尋求庇護。

“對哦,我怎麼忘了壞人總比好人多來着。”宋德華開玩笑道。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就變的嚴肅起來。

地面微微抖動,似乎來了不少人。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