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算如此,童言還是早早的準備了。他今天是鐵了心要幹掉這龍虎五仙,不過現在的情況要比他預料的好上不少,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此次潛伏龍虎山雖然與計劃稍稍有些出入,不過也還算是能夠接受,繼續留在此地,已沒有任何意義,於是一行人打算就這樣離開。

然而就在此刻,天空之上竟響起一聲雷鳴,緊接着,就看到一條金色的電龍從天而降,直向着那正在摧毀大殿的怪物砸去。

童言見此,先是一愣,接着忽然得意一笑道:“有點兒意思,沒想到還有意外之喜!走,我們過去瞧瞧!” 青冥聽此一愣,立刻不解的問道:“小童,天雷是對付那個怪物的,我們過去幹什麼?”

童言神祕一笑道:“去了你們就知道了,走吧!”說着,他率先向着已經倒塌的三清殿方向奔去。

撒旦首席盛寵暖妻 青冥和白烏鴉相視一眼,只得無奈的跟了上去。

他們還未靠近,天雷已經當頭砸到了那怪物的身上。在電光之下,這纔算是將那怪物看了個清清楚楚。

只見這怪物通體血紅,一身紅色的皮毛直立着。身高約在五十米上下,身材魁梧,長有四肢。雙臂比雙腿還要長,鋒利的黑色指甲長有半米左右,一雙血紅色的雙眼滿是兇光。它有一個朝天鼻,兩根尖銳的獠牙從嘴中凸出來,像極了大猩猩。

在電光的刺激下,怪物忍不住的仰頭嘶吼起來,一對爪子向上抓着,彷彿有滿腔的怒火無從發泄,又似乎是在跟上天抗衡,不肯低頭。

一道電光沒能奈它何,黑雲之中緊接着又降下了第二道,第三道……

連續幾道天雷的輪番擊打,怪物終於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童言在心中默默的數着,到現在爲止一共降下了五道天雷,天雷一般都是一三六九,現在是第五道,也就意味着還有最後一道。

能在連續五道天雷的擊打下還能不死,這怪物已然十分的了不得了。不過童言卻不認爲它能扛下第六道,如果第六道它也扛了下來,那這大傢伙估計也就可以踏入仙道了。

童言他們並沒有完全靠近,而是在距離大怪物不足三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三個人都在等,等那最後的一道天雷。

終於,隨着“咔嚓”一聲巨響,第六道天雷終於降下。

擡頭一看,好傢伙,這天雷足有水缸那麼粗,宛若一柄金色巨劍,這一下子要是轟在怪物的身上,估計這怪物也基本玩兒完了。

三人耐心的看着,第六道天雷速度極快,幾乎眨眼之間就來到了怪物的頭頂。

這怪物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只見它猛地撐起身體,接着嘴巴一張,一顆紅色的小球立刻從它的嘴中飛出,並已極快的速度向深山之中飛去。

童言一看,趕忙開口道:“青哥,白烏鴉,這大傢伙的肉身交給你們,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我去追那怪物的精元。之後我們在鶴山會合!”

青冥聽此,立刻提醒道:“小童,你一個人多加小心。如果實在追不上,就任由它去吧!明白嗎?”

童言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先走一步了!”說着,他劍指一點,黑蛟龍所化的金劍立刻先一步的追向了紅色小球。

有黑蛟龍尾隨着,童言自信這紅色小球一定跑不掉。

童言的速度雖然不快,可是黑蛟龍的速度卻是快得出奇。一人一劍就這樣開始了對紅色小球的追趕,沒想到這一追竟然足足追了大半日。

此刻的童言已經和萬鬼之厄解體了,在沒有萬鬼之厄的輔助下,他變得有些步履蹣跚。之前在跟龍虎五仙的一戰中,他硬抗了好幾掌,雖然並沒有傷到他的心脈,可也讓他的肋骨斷了好幾根。

跟萬鬼之厄合體時,他根本就感受不到疼痛,現在這一解體,那錐心的疼痛還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有黑蛟龍尾隨着那紅色小球,他倒也不用擔心追不上。不過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最好還是先找個地方安心的療傷爲妙。

正巧前方有一個小鎮,童言單手捂着胸口,踉踉蹌蹌的走了進去。

南方的鎮子相對北方而言,是要繁華一些的。乾淨的街道,整齊的屋舍,漂亮的路燈,琳琅滿目的商鋪以及川流不息的人羣,這都說明眼前的鎮子熱鬧富饒。

童言四下看了看,正巧被他看見了一個小診所。他稍稍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擡腿走了進去。

診所裏只有一個上了歲數的老大夫,他一看童言進來,趕忙起身迎上前。

“小夥子,你這是……這是受傷了?”

童言點了點頭道:“是,大夫!我的肋骨好像斷了幾根,麻煩你幫我固定一下!”

老醫生聽此,趕忙說道:“好,你快點兒到牀上躺下,我來幫你看看。”

童言聞此,立刻依言在屋裏唯一的一張病牀上躺了下來。

不到一個小時,童言斷的肋骨便被老醫生用****固定帶固定下來。

童言感覺自己好受了一些,便打算付錢離開此地。

然而有些意外的是,這老醫生竟開口阻止道:“小夥子,你的傷勢不輕,依我看,你最好還是先在我這裏修養幾個小時,然後再去大醫院住院觀察下爲好。”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謝謝你了大夫,不過我還有事情要辦。先走了!”說着,他從口袋裏拿出兩張鈔票,便塞給了老醫生。

老醫生接過錢後,有些無奈的道:“行吧,你既然非要走,那就走吧!不過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童言聽此一愣,隨即不解的問道:“大夫,你想說什麼?直接說吧,沒有關係的。”

老醫生笑着點了點頭,接着略顯神祕的道:“小夥子,你是從龍虎山的方向來的吧。早些時候,那裏雷聲滾滾,想必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你急匆匆的到我這裏治傷,又要急匆匆的離開,該不會是爲了追什麼吧?我奉勸你一句,有些東西你能追,有些東西你最好不要追。因爲就算你追到了,也不見得你就能得到。得到了,到頭來也會失去。又何苦給自己惹麻煩呢?”

童言微微皺了皺眉頭,立刻再次將這老醫生打量起來。此人年約六十多歲,個頭一米七左右,臉上紅光散發,一頭銀髮油光發亮,一雙眼睛炯炯有神,這麼一看,他的確不是普通人,搞不好也是個修行之人。

童言舒展開眉頭,然後淡淡笑道:“大夫,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也不是尋常之輩。說吧,你這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對我的忠告吧?”

老醫生呵呵一笑道:“忠告談不上,只是給你提個醒罷了。從這鎮子再向西有一片林子,那林子裏住着一個名門望族,你一路追趕的東西應該就在那林子裏。不過嘛,那林子裏的家族可不簡單。外族人甭說進入,就算是靠近都是要倒大黴的。所以老夫奉勸小兄弟你,最好不要進入,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的!”

“會後悔?是嗎?那我倒要好好會上一會了。既然你對那林子裏的家族如此瞭解,想必你就是那家族中人吧?”

話聲剛落,童言眼中寒光一閃,單手化爪直向着這老醫生的脖子抓去…… 老醫生沒想到童言會突然出手,一個猝不及防之下,立刻被童言死死的扣住了脖子。

“說,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會知道我在追趕一個東西?你還知道什麼?”

老醫生被童言扣住脖子,一張老臉立刻漲的發紫。

“好……好漢,饒……饒命。我說……我說……”

童言聽此,這才鬆開了手,隨即一掌拍出,敞開的房門立刻“砰”的一聲重重的關上了。

處理完這些,他直接在牀上坐下,然後冷冷的道:“說吧,你最好不要隱瞞什麼,否則,我一定讓你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

老醫生大口的喘息了兩下,接着開口說道:“小兄弟,我……我對你真的沒有惡意。我確實是這裏的醫生,不過……不過我也是吳家的人。”

“吳家人?就是你說的那個林中的家族?”

老醫生點了點頭道:“沒錯兒,鎮子西頭野人林就是我吳家的老宅所在。雖然族中的人並沒有多少人住在裏面,但是逢年過節,我們都是要回去祭祖的。就在兩個小時前,我收到了來自家族的傳信。說在林中捕獲了一縷靈獸的精元,此靈獸很可能跟龍虎山的天雷有關。所以讓我們在鎮子裏的吳家人打起精神,如果遇到有人追趕而來,就直接攔下,不讓他們靠近祖林半步。我剛纔爲你治傷,發現你體內有真氣流動,所以料想你可能是爲了那個東西而來。所以才……所以纔給你提個醒兒。”

童言聽此,輕笑一聲道:“所以說,你是爲了我好嘍?那你可知道那東西本就是我的東西?你們吳家憑什麼據爲己有?無需多言,速速帶我進入野人林。不拿到那東西,我絕不善罷甘休。”

童言現在心裏有點兒氣憤,自己一路咬牙追趕到這兒,竟然被一個什麼吳家給捷足先登了。區區一個家族,憑什麼搶奪自己看中之物。不拿回來,他又豈能解心頭之恨。

老醫生見童言讓自己引路,不由得犯難起來。他如果真的給童言引路了,那就是出賣自己的家族。這樣的事兒,他又怎能去做呢?

不過童言現在怒目直視,他又不敢不從。他隱隱覺得面前的年輕人不簡單,搞不好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人。

在思量片刻之後,他終於點頭道:“好吧,但是我只能送你到林子裏。剩下的就得靠你自己了,不然的話,我以後可沒法再在這裏生活了。我族裏人肯定會把我趕走的。”

童言聞此,冷笑一聲道:“去了再說吧,如果你要是敢跟我耍什麼花樣兒。後果是什麼,我想你應該明白!”說到這裏,他站起身來,然後一運真氣,猛地一掌拍在了身後的病牀上。

只聽到“嘎嘣”一聲響,鐵架子的病牀竟然被他一掌拍成了兩半。

老醫生將這看在眼裏,不自覺的乾嚥了一口吐沫。

在老醫生的引領下,童言跟着他不用半個小時就來到了鎮子西頭的一片林子前。

剛到這裏,童言就看出了異樣。現在是下午時分,天氣也算晴朗。可是這林子裏竟然黑氣瀰漫,實在有些怪異。

老醫生伸手向前面的林子指了指,然後開口說道:“這就是野人林了,我們家族的老宅就在這林子裏的最深處。”

童言聽此,立刻說道:“那還愣着幹什麼?帶我進去!”

老醫生輕哦了一聲,立刻擡腿踏入林中。

童言擔心這林子裏的黑氣有毒,不自覺的摒住了呼吸。以他現在的修爲,屏住呼吸半個小時是完全沒有問題的。相信半個小時的時間,足夠他尋到追趕到此的黑蛟龍了。

老醫生在前頭走着,童言在後面跟着,兩人步伐不能算慢,可也不快。童言倒是沒有催趕這老醫生,因爲走的慢些,他也好更容易的防備突如其來的暗器或者機關。

越是向前走,林子裏的黑氣就更濃,如此一來,可見度也變得越來越低。

老醫生又走了幾步,接着不解的問道:“小兄弟,你難道就沒有感到什麼身體不適嗎?”

童言聽此,冷笑一聲道:“謝謝你的關心,我好的很!”

老醫生聞此,輕哦了一聲,然後又問道:“不知小兄弟你貴姓啊?是哪裏人啊?”

童言聽此,剛要開口說自己叫童言,可就在這時,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童言”只是他的化名,他的真正名字是“吳寂”。沒錯兒,他也姓吳!

童言猶豫了一下,接着開口說道:“我姓吳,北方人。”

老醫生一聽此言,不由得全身一顫,接着轉身震驚的道:“小兄弟,你真的姓吳?這林子中的黑氣乃是毒氣,非我本族人不得入內。你走到現在都沒事兒,難不成,你跟我們是同宗?”

吳姓乃是大姓,在百家姓裏面都排名前十。這老醫生說童言跟他是同宗,天底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

不過童言卻沒有直接說穿,直到現在他都在屏住呼吸。自己是否真的可以無懼這林子裏的毒氣,他自己心裏也是沒底。但他也犯不着試,只有傻子纔會這麼做。

他想了想,然後搖頭笑道:“不可能吧,我雖然是吳家人,可是天底下姓吳的人多了去了。至於我沒有中毒,也許是我修爲深厚,或者是我體質好的原因吧。”

老醫生聽此,趕忙解釋道:“不可能的,非我本族人,就算修爲再高,吸了這裏的毒氣也是會中毒的。可看你現在面色不變,而且你還姓吳,搞不好你真是我們同族人啊。”

童言聽此,故作驚訝的道:“真的?你沒有騙我吧?”

“我當然沒有騙你,小兄弟,你如果真是我們同族人。我帶你去見族長都沒問題的,畢竟你這是認祖歸宗啊。”

那靈獸的精元已經落入了這吳家人的手中,看來真的得去會會這位神祕的吳家族長了。

童言想到這裏,立刻說道:“好,那你就帶我去吧。可是你真的認爲,我跟你是同族人?”

老醫生呵呵笑道:“放心吧,錯不了!我們這裏的吳家人是黃帝后裔,我們的血統是不會錯的。等你見了族長,只要用鳳凰血一試,什麼就都知道了。”

鳳凰血?這吳家人竟然還有鳳凰血?童言真是越來越期待見識一下這神祕莫測的吳家了。在這裏,他又會遇到些什麼呢? 這老醫生說他們吳家人是黃帝后裔,想必就是出自姬姓。相傳商朝末期,黃帝后裔古公亶父帶領部落在岐山下的周原(今陝西岐山一帶)定居下來。他有三個兒子:太伯(又稱泰伯)、仲雍和季歷,季歷兒子姬昌很有才能,古公想讓季歷做他的繼承人,那樣就可傳給昌。太伯爲了讓位,與仲雍帶着家眷遠走南方的吳越一帶,建立了吳國。

春秋後期,吳國崛起,後來被越國所滅,吳國的遺民就以國爲姓。這支吳姓至今有兩千六百多年的歷史。太伯沒有兒子,他去世後,弟弟仲雍繼立爲吳君。仲雍接任國君後,繼續開拓太伯奠定的基業。在吳姓的發展史上,仲雍的地位僅次於太伯。仲雍下傳三代到周章。周章因不忘自己是周人後裔,故名爲周章。周章繼位時,周武王已滅掉商朝,建立了周朝。周武王大封天下諸侯,派人尋找太伯、仲雍的後裔。 重生之薔薇妖姬 由於周章已當上吳君,就因地正式封周章爲句吳國君,周章的弟弟仲,被封在周原附近的虞(今山西平陸境內),建立虞國,仲被稱爲虞仲。周武王又追封太伯爲吳伯。太伯,被後世吳姓人稱爲開氏始祖。仲雍,被稱爲吳姓傳代血緣始祖。

按照這樣的說法,吳姓就是來源於姬姓。而姓姬的周文王姬昌以及周武王姬發都跟鳳凰有着各種的傳說。最爲被廣泛傳播的就是周文王時期,在陝西鳳翔、岐山一帶,就有“鳳凰集於岐山,飛鳴過雍”,自此周朝遂興的傳說。

從這些來推測,這吳家人有鳳凰血倒也不無可能。如果真有這樣的傳承,這個神祕的吳家人恐怕非同小可。童言這樣進入,還真的風險不小。

童言看了看老醫生,隨即微微一笑道:“倘若真的如你所說,那我今天可真的要好好見識見識了。如果能在這裏認祖歸宗,又何嘗不是一件幸事?”

老醫生聽此,呵呵笑道:“是啊,如果你真是我們吳家人。那這一切就都是天意,是老天讓你來認祖歸宗的。走吧,時候也不早了。等會兒天就黑了,到時候再想進入老宅,恐怕就得多費一些工夫了。”

童言點了點頭,然後略感歉意的道:“老伯,我之前對你出手,真是抱歉。還請你恕罪!”

老醫生哈哈笑道:“有什麼好恕罪的?正所謂,不知者不罪嘛!你不用太過介意,我都忘了剛纔的事兒了。哈哈……”

童言聞此,笑了笑不再言語。

他現在心裏其實也沒底,他姓吳是千真萬確的,可是否跟這裏的吳家人屬於一脈,他卻是不能確定。

如果他跟這裏的吳家人不是一脈倒也還好說,到時候見了面也就沒有諸多顧慮,實在不行就直接動手搶回那靈獸的精元。

怕就怕真的是一脈,同脈之人他又怎好拔劍相向,又怎好大打出手?

童言現在心裏也沒有主意,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老醫生在得知童言也姓吳之後,明顯對他的好感大增。本來對他不管不顧,現在倒好,處處提醒。

“小夥子,你別亂走,這林子裏呀不僅有毒氣,還有很多陷阱。你就沿着我走的地方走,這樣才能躲開那些要命的陷阱。”

“小夥子,你可別碰這樹上的葉子,這葉子上面都是細小的尖刺,這要是劃破皮了,你的身上都得潰爛。”

……

童言靜靜的聽着,真是哭笑不得。就這樣在老醫生一路的關懷之下,童言他們終於穿過黑氣,來到了一條筆直向前的石板路前。

在這石板路的兩側種了很多梧桐樹,有言道,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看樣子,這吳家與鳳凰真是有不小的淵源。

在石板路的最前頭立着一塊滄桑感十足的石碑,石碑上刻着兩行大字,雖然是用篆體刻就,但童言還是認了出來。“非本族人不得入內,外人擅入者死!”

童言盯着看了看,不由得苦笑起來。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搞這一套。不過如此倒也凸顯出這吳家的神祕之處。

老醫生見童言看向石碑,立刻開口笑道:“這石碑一直都立在這兒,其實能夠看到石碑的人不多,因爲沒有本族人帶路,外人是很難走到這兒的。行了,天色將晚,咱們還是快點兒去老宅吧。”

童言點了點頭,然後和老醫生並排沿着石板路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前方突然射來一道金光。童言擡眼一看,臉上隨之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金光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來到了童言的跟前。

他把手向前一伸,那金光立刻在他的手腕上繞了一繞,接着便化爲了一個金色的手環。

這金光不是旁物,正是童言之前放出前去追趕那靈獸精元的黑蛟龍。其實沒有這老醫生的引路,童言按照與黑蛟龍之間的感應能力,也是可以走到這裏。

不過卻不會有現在這麼順利,估計就算到了這裏,也得把這林子裏的機關陷阱趟上一遍。

老醫生盯着童言手腕的金色手環看了看,有些驚訝的道:“小夥子,你這手環可是寶貝啊。可是爲何我之前沒有看到呢?”

童言微微一笑道:“我先讓它一路追蹤那靈獸的精元,現在我也到了這裏,它自然要回來找我了。看樣子,那靈獸的精元果然已經被你們族人得到了。可不知道他們是否肯將它歸還於我。”

老醫生聽此,呵呵笑道:“你若真是我們本族人,一切都好商量。可如果你不是,那就另當別論了。不過嘛,事情無絕對。也許老祖宗大發慈悲,就將那靈獸的精元還給你了。”

童言聞此,淡淡笑道:“希望如此吧!”

老醫生輕嗯了一聲,繼續帶着童言向前走去。

然而令童言沒有想到的是,在進入了吳家的老宅之後,不可思議的事情卻發生了。是什麼呢? 沿着石板路一直向前走着,沒想到地勢竟變得越來越低,不僅如此,路兩旁也開始出現一個個高大的石俑,這些石俑都是雙手拄劍而立,臉上似笑非笑,給人一種十分詭異之感。

看這些石俑身上所刻的甲冑,恐怕他們的年頭不短,搞不好得在春秋戰國年代。

按照這一點來推測,這吳家老宅怕是得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

越是底蘊深厚的家族,往往越有着驚人的傳承,這吳家實在是越來越讓人捉摸不透了。

繼續向前走着,前方出現了一個荒廢的村落。村落裏一地落葉,房舍坍塌,完全不像是還住人的樣子。村子的規模不大,房舍不過二三十間,這與一個傳承了兩千多年的大家族相比,實在有點兒不匹配。

童言盯着看了一會兒,最後將目光落到了這村子裏唯一沒有倒塌的老屋上。

這老屋不像是住人的普通房舍,房門是石質的,而且關得嚴嚴的。在屋子的門口還擺放着兩尊也不知道是什麼野獸的石雕。石雕看上去有點兒像母獅子,但也有點兒像老虎,更爲驚訝的是,這兩尊石雕只有雙足,下身則是有點兒像蛇的尾巴,不過卻很粗很短,就那麼垂在地上。

這樣的異獸童言從未見過,估摸着是這吳家人自己想象出來的神獸,用來在這裏鎮門。

老醫生此刻正是向這唯一沒有倒塌的屋子走去,全然沒有理會童言眼中的驚異之色。

走到這屋子的門口,他這才停了下來,然後轉身向童言說道:“這裏就是老宅的入口了,你先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先替你去通報一聲。 冷帝寵溺的復仇皇妃 不然的話,老祖宗和族長一定會怪罪我的。”

童言聽此,點了點頭道:“好,那就有勞老伯了。”

老醫生微微笑了笑,隨即回身推開屋子的石門,直接擡腿走了進去。

童言本想看看這屋子裏到底有什麼,可沒想到的是,這一看之下,他竟看到了一張凶神惡煞的大臉。

仔細一瞧,他這才恍然大悟,感情在這門後是一尊巨大的石像。石像所刻的是一個巨大的頭顱,這頭顱上長着一對類似牛角的角,面相比那地獄的惡鬼還要嚇人。

老醫生繞過石像,直接沒了蹤影,而那石門也詭異的自動關閉了。

這吳家處處透着古怪,童言的心裏不自覺的有點兒發毛。他現在甚至生出了直接離開這裏的念頭,因爲他也不知道接下來所會遇到的事情,是不是他一個人就能應付的。

可是都已經到了這裏,若是就這樣離開,實在有點兒慫。不管怎樣,總要見見這吳家的族長。等等,這老醫生剛纔說,擔心族長和老祖宗怪罪自己,難道他口中的族長和老祖宗並非同一人?

這個老祖宗,該不會是個活了兩千多年的老妖怪吧?

童言繼續胡思亂想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腦子裏怎麼會冒出這麼多古怪的想法。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他腦子裏的想法越來越多。

這屋子並不大,而且裏面放了一尊那麼龐大的頭顱石像,莫非……莫非那吳家的老宅不在地面之上,而是在這地底下嗎?

童言再次四下放眼瞧了瞧,又結合自己之前所看到的那些石俑。一個更加大膽的想法在他的腦中出現了。

這吳家人搞不好都住在古墓裏,那些石俑通常都是在大型古墓的門口或許裏面才能見到,不僅如此,這裏地勢很低,而且房舍坍塌嚴重,不可能是風吹導致,更像是因爲地下的震動而將上面的屋舍震碎。

如若真是這樣的話,那老屋前面的兩尊石獸以及這屋裏的巨大頭顱石像都很可能是鎮墓獸。但話說回來,一個極其龐大的家族,爲什麼會住在古墓裏呢?

也許是他猜錯了,這裏應該只是一個地宮罷了。但到底是地宮,還是古墓,恐怕只有進去看過之後,才能知曉。

Views:
9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