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某饕餮兄表示很憤怒啊!

扭過頭從一個胖子變回了自己的本體,背對着林寒生悶氣。

“如果你能夠帶我們離開這裏,我們願意成爲你的獸寵,請問你願意嗎?”起饕餮只顧吃的性格,混沌更希望的是能夠離開這個鬼地方。

“沒興趣,我的寵物很多了已經。”且不說豆腐和紫菜,還有貪貪……

臥槽!貪貪!他怎麼把貪貪給忘了!

“幫我好好守着禁地,我要外出一趟。” 我在星際打怪升級 林寒想着連忙要往外跑,沒走兩步一把被人抓住了衣角。

“大哥!千萬年啊!足足千萬年!你當可憐可憐我們哥幾個!帶我們出去玩玩吧!”是檮杌,用那種可憐到有些悽慘的眼神看着林寒。

被困一個地方足足千萬年的時間,對好動的檮杌來說,是有些悽慘的。

林寒於心不忍,但是一下子帶三個出去,會難以控制吧!

“我出去一次,只帶一個,這次你跟着吧!”有一隻聖皇巔峯修爲的兇獸跟着,自己的安全是更多了一份保障。而且現在這片大陸,他和這隻兇獸的修爲已經是巔峯的存在了。所以對付光明族的那些他還是需要一個助力的。

“帶我!”檮杌毫不猶豫的開口,這副狗腿的樣子看的另外三隻有些醉了。

“呸!好意思說自己是兇獸!丟人!”

“是!狗腿成這樣!”

“丟死個人!”

另外三隻反應過來之後無一例外的選擇唾棄,這個讓檮杌有些不高興了。

“老子出去爲了什麼!想不想吃好東西了?想吃的麻溜閉嘴!否則老子回來不給你們帶吃的!”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不過這威脅是很有效的,某三隻立馬噤聲不說話了,另外兩隻都變回了獸形,轉過身被揹着他們畫圈圈。

“我們走吧!你們三個,保護好我的妻子們。”林寒開口吩咐了他們一句,現在這片大陸沒有哪裏古獸族禁地更加安全了。

三隻很是哀怨,並且表示不想理會這沒良心的一人一獸。

“回來給你們帶好吃的。”林寒加了一句話,這三隻一臉羞憤的低下了頭,依舊不選擇回頭,背對着他們,點了點頭。

得到了他們肯定回答,林寒跟檮杌放心的離開了這裏,離開之前,林寒在自己所居住的房子附近佈下了絕殺陣法,誰敢靠近,可不止三隻兇獸會找他們麻煩,連這絕殺陣法,都不會放過他們。

林寒將檮杌收入了自己的空間,這個結界破不掉,想要將這四隻兇獸帶出去,必須身爲古獸族族長的人將它們放入空間帶出去。

但是古獸族自從米舒位之後,這四隻兇獸作爲古獸族的保護獸守護着古獸族的禁地。

古獸族的禁地是變相的牢籠,囚禁着這片大陸最兇猛的四隻兇獸,還有古獸族纔有的至寶冰蓮。

那滿滿一池子的冰蓮,是化解火毒的至臻異寶。

三隻兇獸含恨的看着自己的老不死夥伴被林寒帶出了空間,有種我心慼慼的感覺。

“你身跟獸祖的主僕印記怎麼消除?”離開了空間之後,林寒開口問了檮杌一句。

“嗯?你想收我當獸寵?”檮杌很是激動,因爲他感覺林寒獸祖靠譜,至少林寒的性格重情重義,衝這一點,他可以相信,他若是飛昇到層仙境,一定會幫助他們的。

“算是吧!不過是爲了到外面更好的約束你們。”林寒開口回答。

檮杌聽到林寒的這句話有些不大樂意了,什麼叫好好的約束他們?

他們看起來這麼不聽話哦……

好像的確不聽話,若是聽話,當初也不會被封在禁地了。

“古獸族有一個池子叫獸靈池,只要取了那池子裏的水跟我們喝下,能取消契約。然後你再賜我一滴精血,我能夠改認你爲主了。”檮杌開口回答。

“那好,出去之前,先認主。”林寒點點頭,走向了大廳,

林寒的忽然出現在古獸族造成了莫大的動靜,他們的族長在成爲他們古獸族的長老的八個月後,總算願意從禁地裏出來了。

受寵若驚之餘,當發現林寒身邊跟着的那個威猛身影,所有長老都是目瞪口呆,連話都不敢說一句。乖乖的低頭看着地面,壓根連林寒是什麼模樣的都不敢看。

“族長,你這是……”大長老迎了來,三分奉承,七分畏懼的開口問道。

“暗黑族的暮林長老的婚禮,我去。”林寒開口說了一句。

大長老連連說好,其實他壓根不想去,因爲光明族的關係,還有新族長的吩咐,古獸族成了大陸爲孤立的大族。他們已經很少跟其他兩族聯繫了,尤其是光明族,每次見面更是不死不休的情況。

而這次,聽說這場婚禮,暗黑族還邀請了光明族,依照古獸光明兩族現在的情況,見面只怕是打起來。所以族長自己去,自然是最好的。

林寒去暗黑族有兩個目的,如此盛舉,他知道他所熟悉的人和事都會過去,他想將那些他從下界帶來這裏的人都帶回古獸族。第二是他想要見見暮林,因爲吸收了連天寶石的靈力,他的修爲已經到達到了聖皇巔峯水準,突破是遲早的事情,只要突破,回去層仙境。

【雞蛋說八更會八更,只是雞蛋是人,這字都是一天天敲出來的,所以時間會有些晚,不過大家不是都晚看書的嗎?嘿嘿,所以也不算晚對不對?】 聽說層仙境的格局很複雜,他需要去了解一下。 畢竟他對層仙境一無所知。

“去將獸靈池的池水取來,我有用。”去那裏之前,還是先抹去檮杌的主僕印記,讓他成爲自己的獸寵再說。

“好!”大長老哪裏敢忤逆林寒的意思,連忙去辦事了。

等到大長老將獸靈池的池水取來之後林寒讓檮杌自己動手辦事了,檮杌有些鬱悶,這抹去印記還需要靠自己……那他要他這個主子幹嘛?

不過也沒辦法,既然他這麼說這麼做唄!誰讓他打不過他啊!

大長老從頭到尾都在觀察族長和族長身邊出現的彪悍大漢,不明白這大漢到底是族長從哪兒倒出來的。當發現族長逼出凝聚出一滴精血滴到對方身時,他驚了。

詫異的看着那個大漢,隱約間在精血滴到他身的那一刻,對方的真身猛地化爲一團虛影朝着他撲了過來。

嚇得大長老直接摔在了地。

“族……族長!這是四大凶獸之一的檮杌!”大長老結巴了,這新族長還真是什麼事情都敢做啊!

“沒錯。”林寒點點頭,成功的發現了自己的丹海出現了一個印記,一個檮杌腦袋的標誌。

這檮杌是遠古四大凶獸之一,他的本身是一個傳,只有在神史排的命的兇獸在跟主子締結契約之後纔會連丹海里都會出現印記,這種印記一旦種下,是窮盡生生世世都難以破解的。除非林寒自願解除這個印記。

“這……”檮杌有些懵逼,當這精血沒入自己身體的一剎那,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的力量猛地又漲了許多。他偷偷的看了看林寒,發現林寒的表情並沒有多少的分改變,他選擇不再說話。靜靜的低着頭,臉盡是困惑的表情。

“好了,出發。”林寒在前,檮杌緊跟在後,一前一後離開了古獸族的核心宮殿。

檮杌緊跟在林寒的身後,手裏還偷偷的藏了一些東西,趁着林寒不注意,他直接將手裏的一個水滴送入了口。

然而這水滴沒有起到一絲的作用,這讓檮杌有些懵了。

“怎麼?想用獸靈池的池水抹去你我之間的主僕印記?”走在前面的林寒停了下來,轉過頭看着檮杌,眼底出現了一絲危險的笑意。

這笑容簡直髮怒還要可怕,檮杌打了一個哆嗦。

“不……我只是想要試驗一下而已,以前從來沒有哪個人締結主僕印記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連獸祖都沒有。”檮杌被林寒的笑弄得有些頭皮發麻,立馬開口辯解。

“別人我不知道,但是成爲我獸寵的靈獸或是鬼獸,沒有我親手解開印記,主僕契約,至死方休!”他的手下還沒有哪個獸寵敢主動抹去跟他的契約,一個是沒有這個能力,另一個則是,歷來他的獸寵都不會想着要跟他解開契約。只要的原因是,他對他的獸寵都是真心的。

“對不起主子!我絕對再犯!”這少年遠他想象的要厲害許多啊!

檮杌算是看清了,連忙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你跟窮他們的終極目標只是飛昇層仙境,但是因爲那個封印結界,你們只能永遠被困在下層仙境。修煉受到了限制,哪怕窮極了千萬年,都無法飛昇過聖皇更加高的階品,你們甘心嗎?”說到底,當年的四大凶獸跟獸祖只有一階之差,若是獸祖真心待他們,也不至於他們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聽到林寒的話,檮杌的雙手緊握成拳,眼底充滿了仇恨。

“不甘,從你的眼神裏,我看出了不甘。所以,成爲我的獸寵,我會帶你們離開下層仙境,給你們想要的生活,去層仙境,殺了那些曾經欺辱你們的人!如何?”林寒的話越聽,檮杌越是心動,聽到最後,緊握的雙拳鬆開,他下定了一個決心。

“只要能夠讓我們飛昇層仙境,我們兄弟四人,願永遠爲奴!絕無反心!”若不是那獸祖自私,他們兄弟四人怎麼會變成禁地兇獸的下場,所以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獸祖!他擔心帶着他們四獸去了層仙境之後,依照他們的能力會趕超他,成爲那層仙境古獸族的主宰。也知道這古獸族的獸靈池水能夠化解主僕契約,他苦心經營,是爲了保全他不死鳥族的地位。

這一切一切的,都是那個該死的獸祖!

“答應過你們,我說到做到,只是以後,你們永遠只能成爲我的獸寵,並且,絕不可有二心,希望你記得,我帶了你們去層仙境後,你們絕對不能背叛我。否則,我有一千萬種的辦法,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林寒的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那四獸也知林寒是那種說道做到的人。

自然不敢忤逆林寒的意思。

告誡完了檮杌,他們兩人幻化爲獸形,一躍而天際。

一隻是體型龐大的不滅妖凰,另一隻則是檮杌真身。

當他們從天際一閃而過的時候,幾乎大陸所有站在巔峯的強者都報以凝重的眼神。

“檮杌出世!四大凶獸……”對檮杌,稍微有點年紀的人都是聽說過的,那可是古兇獸啊!在它身邊那隻看起來既像鳳凰又像不死鳥的物種到底是何物?能夠跟檮杌並駕齊驅,可見修爲不低。

Wшw▲ttκǎ n▲℃o

林寒跟檮杌一路加速,沒過片刻之,已經從古獸族抵達了暗黑族。

在抵達暗黑族之際,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幾乎所有的人都正襟危坐,警惕的眼神紛紛對了林寒身邊的檮杌。

檮杌宛若未見,跟着林寒直接飛下了天際。暗黑族曾經是林寒居住那麼多年的地方,認出林寒的人自然不少。

可當他們看到林寒竟然跟四大凶獸之一的檮杌在一起時,全場都震驚了!

“林寒!”對林寒最爲仇恨之人莫過於光明族人,這次,是易光帶着人過來賀喜的,當發現林寒竟然也過來之後,他走了出來,將矛頭直指林寒,“你不過是暗黑族拋棄的廢物,有什麼資格來參加此次的婚宴!”林寒跟暗黑族斷交的消息早在十幾年前傳遍了大陸,這十幾年都未曾見他出現在暗黑族境地過,爲何此時他來了。 檮杌狠戾的眼神掃了易光一眼,易光的身子直接騰空飛起,重重的摔了出去。

“他是我古獸族族長!豈容你這個廢物在他面前叫囂!”檮杌的眼神充滿了殺意,彷彿只要林寒一聲令下,他能前將易光斬殺。

“古獸族族長!”檮杌的這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到了。

他們自然也是聽說過古獸族族長換了人,只是那個族長一直都很神祕,誰都不知道古獸族的族長到底換做了誰,算衆人擠破了腦袋都不會想到,林寒是古獸族的族長。而且此時此刻的他看起來完全不似當年,眉目的清冷之色,暮林還更甚幾分。

他靜靜的站在那裏,宛若一尊神明般高不可攀!

而他的身邊還站着素有大陸最兇猛的四大凶獸之稱的檮杌,更是顯得他今時不同往日。

“易院長似乎有些淨忘,你是不記得,你們光明族今時不同往日了嗎?”林寒看了一眼易光,從他的眼神裏看到了一絲恐懼,嘴角揚了一個愉悅的弧度,只是這笑嚴肅的表情更加森冷,讓人不寒而慄。

“好好說!都好好說!”一道身影從人羣站了出來,急匆匆的來到了他們的面前。“哥。”是暮楓,他看着此時煥然一新的林寒,有些不敢相認。下意識的一聲哥,卻沒有得到林寒的任何迴應。

林寒直接當做自己沒有聽見,朝着暗黑族內部走去。

暮楓見狀連忙要跟,結果發現自己竟然跟不林寒的腳步了。林寒的修爲,幾時變得如此可怕了!

不過須臾十多年的光陰,這十多年間,在林寒的身到底發生了什麼。

“暮族長請留步,族長是來參加暮林長老的婚禮,所以他是去見暮林長老,跟你無關。”檮杌感受到了林寒傳達給自己的話,擡手擋住了暮楓,開口近乎命令的一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氣。

在別人的族羣裏還敢這麼囂張的,林寒算得古往今來的第一人。

暮楓站在他們身後,眼底出現了心痛的神色。

當年,若是他沒有那麼苦心算計,是否他跟林寒的感情還是一如既往……

“林族長好大的面子,我族長老,豈是你說見見的?”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隨即,一個人影擋在了林寒的面前。

這個人,是化成了灰,他都認得。

“滾……”林寒目光直視前方,連看他一眼都懶得看,直接吐出了一個字。

“林族長!你這是何意!”林寒這架勢根本不是來參加婚宴的,而是過來打架的吧!

被林寒當衆羞辱讓他滾,器老怒了,暗暗催動靈力打算對林寒出手,卻發現自己的靈力直接被人擋了回啦。

被自己的靈力反噬,他吐了一口黑血出來。目光森然的看着林寒跟檮杌,眼色難看的厲害。

這冒牌貨倒是厲害!哪兒找了一個聖皇巔峯的幫手助陣!

忌憚的眼神在檮杌的身來回流轉,最後被檮杌以一記兇惡非常的眼神瞪了回來,不敢再做打量了。

“林寒!”器老沒能阻止林寒的前進,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視線裏。“你能來參加我的婚禮,太好了。”是暮林,他看起來跟林寒的關係很好。

一邊說,一邊迎了來。

“我來此地,是爲了幾個人。”對暮林,林寒的表情總算有了一絲絲的暖意。

“嗯!那也先等參加我的婚宴再說,快請。”暮林連忙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林寒點點頭,跟着他的腳步進入了婚宴的現場。

走進婚宴的場地,發現賓客們都陸陸續續的進入了其。

林寒的身份讓他被安排在了第一個位置,也是第一排第一個,他的身邊則坐着易光跟暮楓。

易光對林寒是敢怒不敢言,至於暮楓,臉色極爲複雜。

他不明白,爲什麼林寒願意跟自己哥哥交好,卻不願意原諒他。

“哥,你來此地是爲了何人?”婚禮還沒有正式開始,無止境的沉默讓暮楓沉不住氣了,轉頭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林寒擡手,打斷了他的話,“你的哥哥,在頭。”林寒指了指站在舞臺的暮林。

“但你也是我哥哥的分魂,按道理來說,也是我哥哥。”他跟擎天都是哥哥的分神所化,所以他也是自己的哥哥。

“這聲哥哥,林某擔當不起,或許以前我是你哥哥的分魂,但是今時今日,我已經是自己獨立的個體了。希望暮族長能夠明白,不要再說錯了話。”林寒沒有去看暮楓,目光始終看着舞臺身穿新郎裝的暮林和身穿一襲新娘禮服的米菱。

看到他們兩個人成婚的場景,林寒的眼底總算有了一絲絲的暖意。

他回憶起了自己跟兩個妻子成婚時的場景,也是如此,充滿了溫馨和溫暖。

暮林所辦的婚禮是西式婚禮,跟自己的截然不同。在器老的宣佈下,兩人交換了對戒,真正成爲了一對恩愛的夫妻。

這算是一場遲來了千萬年的婚禮吧!

看到暮林跟米菱臉燦爛的笑容,林寒有些欣慰,由衷的爲他們感到高興。

但是這種歡欣雀躍並沒有持續多久,當一張面目全非的臉蛋出現在林寒面前時,現場的氣溫在瞬間驟降了好幾度。

“林寒……”這張臉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小臉衝了進來,一把撲入了林寒的懷裏,哽咽的開口喊着林寒的名字。

檮杌纔想要前將這小傢伙給丟出去,結果被林寒阻止了。

他伸出手,將這個小傢伙抱到了自己的懷裏。

“誰打的?”林寒開口,語氣冰冷的足以將人凍了起來。

“暗黑族的人不是人!他們都欺負我!當年你離開帶走了主子和白妖妖,但是把我給忘了……他們知道我是你的人,所以變着法子來欺負我!今天我聽到別人說你來了,連忙趕過來見你,但是他們不讓我來,還抓着我打。我是用了低階的法術逃過來的。”貪貪抽抽噎噎的開口,這十多年在暗黑族所過的生活,豈止用豬狗不如來形容。 “怎麼回事!”暮楓看到這一幕也驚到了,他自然知道這小孩是誰。 他是哥哥在下界收的鬼寵,只是林寒離開之後的十多年,他都將他給遺忘了,他以爲他也被林寒帶走的,卻沒有想過他還在暗黑族,並且還被人欺負。

“我替你做主,將那些欺負你的人,全部說出來。我相信,暮族長會給我一個交代的,對不對?”林寒轉過頭對暮楓的眼神。

從林寒眼神裏透着的殺意來看,暮楓清楚的明白,若是不給暮楓一個交代,是說不過去的事情了。

“貪貪,你說出來,誰欺負了你。”暮楓已然明白,林寒的性格是何其的護犢子,如今他的人在暗黑族被欺負成這樣不給一個交代說不過去了。

“這一屆的暗黑族聖子,是他帶人虐待我的!”貪貪直接將對方名字說出來,霎時間賓客都鬧開了鍋。

暮楓更是一臉的難以置信,這新一屆的暗黑族聖子可是自己親自選出來的,怎麼會這樣呢?

他有些驚訝,起身朝後座看了一下,發現這後座哪裏還有那聖子的身影。

“檮杌,去,將人抓來。”林寒平靜的開口,對站在一旁的檮杌開口說道。

檮杌點頭,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誰也沒有想到林寒竟然這麼狂,狂到直接在別人族裏對別族的聖子動手。

檮杌一走,器老跟易光眼底出現了殺意。

最可怕的存在已經走了,只是一個林寒又有何懼!

思及此,他們兩個人同時對林寒出手了。

暮楓跟暮林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在他們伸手要抓住林寒的時候,林寒的身影帶着貪貪一起消失在了原地。等到他再次出現,修長的身影出現在了半空。

低頭看着錯愕的衆人,嘴角勾起了一記冷笑。

“怎的?器老跟易院長是想要做什麼?”林寒將手裏拎着的貪貪直接丟入了自己的空間裏。擡手捏了捏自己的拳頭,發出了咯咯聲響,淡淡的開口問了一句。

“今日我必定殺了你!爲我苦命的侄兒和光明族枉死的人報仇!”林寒若是新一任的古獸族族長,那意味着他們光明族山谷聖地是被他給洗劫掉的。所以易光自然不會放過林寒。

“殺了你,小主子的靈魂纔算完整!納命來!”兩個聖皇強者同時對林寒出手,所有人似乎都可以預料到了林寒的結果。

“不要!”暮林和暮楓異口同聲的阻止,但是來不及了。

這兩人使用全部的靈力,對林寒發出了致命的一擊。

Views:
4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