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不吃?」她將咬了一口的蘋果遞到樂天的面前。

「我不吃!你還有沒有點普了……偷蘋果?你的錢買不起蘋果嗎?」樂天看著唐巧。

他將唐巧放了下來。

「花錢買多麻煩啊。」唐巧嘟囔。

她打量著樂天。

「你怎麼在這裡?不會是來找我的吧?」

「我參加了一個探險隊……有人付錢請我做保鏢。」樂天回答。

「真的嗎?我正好閑著無聊……我也去吧。」唐巧驚喜的問道。

「你想得美……很危險的。」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唐巧嘟著小嘴,小臉也耷拉了。

「幹嘛?我都說了很危險了……要不你去山海市等我行不行?」樂天無奈的勸道。

「不要!」唐巧哼哼。

幾個乘警沒有找到唐巧,就又找了過來,看到樂天居然和唐巧在一起,他們也是一愣。

「同志……」他們喊道。

「誤會吧?這是我的朋友,她只是看到那位客人的蘋果很好吃的樣子,就偷偷拿了個蘋果,我願意幫她賠償蘋果的價值。」樂天解釋道。

幾個乘警一愣。

只是因為一個蘋果?

結果回去讓丟東西的乘客檢查一下自己而丟了什麼,卻被告知什麼都沒丟……

正主連丟了一個蘋果都不知道。

樂天賠了十斤蘋果的錢給失主,幾個乘警也離開了。

唐巧一直跟著樂天,樂天走到哪,她跟到哪。

刻骨驚婚,首席愛妻如命 李大涵看著唐巧。

「誰?」他問。

「我女人。」樂天無奈的回答。

李大涵挑了挑眉。

唐巧歡喜的依偎在樂天的懷裡。

「她非要跟著我,你是什麼意思?不行的話我就讓她離開。」樂天問道。

唐巧看著李大涵。

「無所謂。」李大涵將腦袋扭到一邊看著車窗外的景色。

「耶!我可以跟著你啦。」唐巧笑呵呵地說道。

「我可警告你,對於未知事物必須要提高謹慎,到時候我可能自保都來不及……務必要小心你周圍的任何情況!」樂天提醒道。

「知道啦。」

唐巧看了看李大涵。

樂天警告的眼神明顯的帶著這個傢伙不是好人的意思,唐巧已經提高了警惕,她只是愛玩,又不是傻……否則還不早被人打死了。 短暫的假期就在這個“一百塊”跟一直循環往復的噩夢纏繞間悄然過去了。

眼下迎接她的是畢業前的一輪警訓。

刑偵班四十多個女生都校服筆挺的站在操場上等待教官過來。

其實每一年都有警訓,沈寧是偵察班的,體能訓練向來強度很大。

至於教官,每一年過來的都不同,這次肯定也是新面孔。

站在沈寧身邊的室友杜小翼壓低聲音嘀咕了句,“不知道今年來的教官長的好不好看,往年可都失望了,不是歪瓜就特碼裂棗。”

杜小翼睡在沈寧的上鋪,從開學第一天就結成了好友,在大學的四年,沈寧也只交了她一個聊得來的朋友。

沈寧忍不住笑出來,快速斂了脣邊弧度淡淡回了句,“小翼,還有一個月就畢業了,你到時候可以慢慢找。”

她和杜小翼的交談即便很輕,還是被一向較真又嚴謹的班導發現了。

“誰在說話?嚴肅點!警校是玩的地方?”似男子般剛烈的女音幾乎可以震破人的耳膜。

她倆抖了抖,消停了。

十分鐘後,一輛改裝過的防爆越野車駛進校門,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車身漸近,也不知怎麼的,沈寧的心莫名抽了一下。

“車停了呢,一個月警訓期也不短,這次千萬要是個養眼的,看看都好。”杜小翼好像全然忘記了剛剛班導的訓斥,和唸咒語似的一直碎碎念着。

沈寧看過去,正好車門打開,車裏下來一個男人。

突然間操場上四十多個女生全愣住了。

眼前一臉青春痘的男人就是今年負責警訓的教官?那磕磣程度,恐怕得回爐改造幾回才能救得過來。

沉默過後,低低的哀怨交錯縱橫的鑽進沈寧耳朵裏,就連班導都控制不住聒噪的場面。

男人不以爲意,站姿英挺地介紹道,“同學們好,我是張遠,是你們今年的……”

張遠話都還沒說完,似暴風般捲起的重低音由遠極近,地上的塵煙嘩的一下四散開來。

沈寧和其他同學都下意識的循聲望去。

原來是馬力超過40匹,最大時速超過45公里的重機發出的聲音。

重機朝停車場急駛而去,似閃電般一溜煙就不見了。

張遠這才繼續之前未說完的話,“我是你們今年的助教。剛剛從你們眼前‘嗖’一下‘飛過’的就是你們今年的教官於深然。”

張遠的話一說完,現場頓時死寂。大夥都被驚得說不出話,這股子靜謐少說也持續了十分鐘。

於深然!今年的教官竟是於深然!

關於他的傳聞一向不絕於耳。有人說他浪蕩不羈,脾氣暴躁。也有人說他英俊偏執,作風嚴謹。更有小道消息稱於深然的父親是某行業的金融巨鱷,公司在英美法韓都設有辦事處。

年僅二十八歲就身爲頂級破案專家的於深然,卻一直低調的好像從未出現過似的,唯一一次上過某雜誌的專訪,也只限於文字報道。

可對沈寧來說,即便過了整整四年,即便從沒見過於深然的廬山真面目,這個名字卻是心裏一根拔不出來的刺……

人羣之中,她冷冷的擡起眼,專注的看着那輛車的方向,眼神卻是變幻莫測。 「下車了。」

李大涵突然站起身。

幾個年輕人從熟睡中醒了過來,他們看到唐巧的時候都有些意外,得知這個漂亮妹子居然是樂天的女朋友,也都頗為奇怪。

幾個人下了車,每個人的身上都背著一個大包,但是包裡面看起來並沒有帶許多的東西。

「給你們半天時間去採購所需要的用品!記住了……這一次我們去探險的時間至少在五天以上!半天後在這裡集合……」李大涵提醒道。

「知道啦……我們又不是新手!」王修傑滿不在乎的說道。

李大涵沒有再說話,他轉身離開了。

樂天本來就是空著手的,唐巧也是兩手空空。

「我們也去買個包吧?要不太另類。」唐巧提議。

樂天點點頭,他有魔笛這個東西,有多少東西都能放進去,但是樂天試過了,銅匕首是無法放進魔笛內的,但是魔偶卻可以!

樂天也搞不懂這是為什麼。

兩個人去了超市,買了兩個質量很好的背包,又買了一些零食……

「需要買壓縮餅乾嗎?」唐巧看著樂天。

「應該不需要吧?野外生存能力我還是挺強的。」樂天回答。

「要不稍微買一點吧,以備不時之需?」唐巧提議。

壓縮餅乾是很重的,這些東西都被樂天放進了魔笛裡面,兩個人的背包裡面都是零食,什麼牛肉乾、薯片、巧克力之類的東西。

水樂天也買了許多,全部放在魔笛內。

樂天發現魔笛這個東西實在是太方便了,他如果願意,甚至不用付賬就可以將整個超市搬走。

半天後,兩個人回到了集合點,幾個年輕人都來了。

李大涵卻遲遲沒有出現,又過了一個小時,李大涵回來了,他居然騎著一輛三輪車?

「什麼意思?」吳燕雨疑惑的問。

「那裡的路不好走……也不通車,這個方便,到了不通車的地方可以直接扔掉。」李大涵回答。

幾個人上了三輪車,擠得滿滿當當,唐巧甚至就坐在樂天的懷裡。

李大涵開車離開了,車子走到了郊外,這裡是一個進山的路。

「我們要去的地方叫做封門村!是一個很久以前就廢棄的村子……據說那村子里的人死的一個不剩!」王修傑拿出了地圖,指著地圖說道。

「我們真的可以見到鬼嗎?」陳瑾秀詢問。

鬼這個東西還是讓人恐懼的,所以問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有些哆嗦。

「這個可說不好,如果可以見到鬼,那就真的太好了!」周鑫磊看起浪費興奮。

「好什麼好啊?會死人的!」吳燕雨沒好氣的說道。

「切……膽小鬼! 佳期如夢 我聽說鬼只是一種能量,它可以影響到人的腦電波,只要你可以有強大的定力剋制內心的恐懼,鬼也拿你沒辦法。」張清宇哼了一聲。

唐巧看了看樂天。

這些傢伙敢在一個專業大仙面前談論鬼?真的是可笑。

「說的不錯,只要你的內心足夠強大,鬼是拿你沒辦法的。」樂天點點頭。

「看吧!」張清宇得到了樂天的肯定,得意的說道。

李大涵一直沒說話,路越來越難走,到最近甚至都沒有路了。

「這裡的人都不會進山嗎?為什麼一條小路也沒有?」夏梅四下看了看。

周圍太荒涼了,現在這個季節已經到了下雪的時候了,到處都是齊腰深的枯草。

這個問題沒有人可以回答。

「這座山叫做封門山!據說其中有三廟鎮山的說法……」王修傑看起來像是做過不少的功課,他指著深處的那個山頭說道。

車子突然停了。

「沒路了……」李大涵說道。

所有人都下了車,李大涵拿出了指南針看了看。

「沒錯!剛剛小王指的方向是對的……那座山就是封門山,我們盡量在天黑之前趕到山腳下。」他說道。

幾個人都開始步行。

一開始的路程還是蠻有趣的,沒有發現什麼危險,唐巧一直圍著樂天嘰嘰喳喳,倒也讓樂天感覺到了一种放松的心態。

「李教授……能不能和我們說一下這三廟鎮山是什麼意思?」吳燕雨詢問道。

她很喜歡聽故事,特別是這種山野傳說。

「這個的說法就多了,大部分的說法都是因為封門村內鬧鬼,連累了整個山都被陰魂所累,所以就有高人在這座封門山上建造了三座廟,這三座廟位於山頭的東!西!北!三個方向的!而且寺廟的大門也是向著東西北這三個方向!」李大涵說道。

「為什麼不向南?」吳燕雨追問。

「這個就要和封門村內房子的朝向有關了,據說這個村子裡面的房子都是東西朝向的!也就是說……大部分的房門所向的方向都是東!只有一間房子的朝向是向南的!這間向南的房子就是有鬼傳出去的源頭!不過具體的事情就早無法考究了。」李大涵回答。

樂天看了看他,沒說話。

吳燕雨還在追問。

唐巧看了看樂天。

「真的有這種事?」她問道。

樂天才是專業的!

「不好說……三廟鎮山這種事明顯是胡說八道,我估計就是這個山頭的四周以前應該有三個村子,那個時候的人都比較的迷信,每個村子都會有自己村的神廟!三個村子,三座廟,僅此而已。」樂天回答。

唐巧「哦」了一聲,恍然大悟。

「那……那個什麼封門村也是存在的?」唐巧問。

「存在!不過這個村子其實不叫封門村。」樂天回答。

對於這些百年前的野史,樂天其實看的很多,說起來封門村算是一個比較有名的野史記載地點了,不過因為哪裡的路極其難走,所以極少有人去查看。

樂天的話引起了不少人的興趣,他們都圍了過來。

李大涵看了看樂天,他繼續趕路。

「哥們,你是做什麼的?怎麼對這些事情這麼了解?」王修傑好奇地問。

「我勸你還是不要對我的工作有興趣……」樂天笑了笑。

「不叫封門村,叫什麼?」吳燕雨詢問。

「叫風門村!東南西北風的風!」樂天回答。

一群年輕人都愣住了。

「你給我們解釋解釋吧?」吳燕雨好奇的追問。 強烈的悲愴盡數涌進沈寧眼底,怒意猛地竄上心口,她腳步一邁,快速走到張遠面前。

班裏同學全都一愣,猜不出沈寧要幹什麼?

大學四年,沈寧應該算是十分沒存在感的一個,往常上課連主動提問都沒有過。

今兒個是見鬼了?

沈寧全然不顧周圍目光,腳步在張遠面前停下。

她擡手看了眼表,“張遠助教,於深然身爲教官難道不該遵守時間觀念麼?通知我們和教官見面的時間是早上9點,現在已經是8點59分50秒,還有10秒他就遲……”

“十秒,似乎足夠了。”一聲淡泊的,似乎熟悉的男音從沈寧背後響起,陡然將她未盡的語聲打斷!

沈寧緩緩回頭,睫毛狠狠一顫。

一米八三的身高極具壓迫感,英俊的臉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好似結冰的黑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緒,與臃腫款警服完全不同的黑色夾克將他逼人的氣場完全體現。

沈寧死死盯着眼前這張過分好看的臉,最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就是‘一百塊先生’

刻進腦中四年的名字,幻想過無數次的樣子,就這麼猝不及防的有了具體的模板。

沈寧的情緒很複雜,垂在兩側的手不自覺的攥起褲子的布料隱隱摩擦着。

熾烈的陽光霸道強勢,沈寧額前的細汗順着平滑光潔的皮膚流淌下來。

她死死盯着於深然,一雙清澈的眸子此刻卻滿溢着越來越濃的怒火。

最強嫡妃,王爺乖莫鬧! 於深然注意到她的眼神,但並未多想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

Views:
17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