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惱羞成怒,忽然摸出一柄散發着絲絲黑氣的匕首,朝着肖遙的胸口刺來。

肖遙早有防備,迅速擡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再用力一擰,女子“啊!”的叫了一聲,手裏的匕首掉落在地。

肖遙將女子的手反到身後,一手按住她的後背,使她弓下了身子。

“我說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說吧,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誰知這話剛說完,忽然數道火光飛射而來。

“臥槽!”

肖遙大叫一聲,急忙鬆開女子,往旁邊閃躲,

還好他反應夠快,躲過了火光的襲擊,但女子卻被火光擊中,身體立刻劇烈地顫抖起來。

肖遙猛地擡頭,望向火光射來的方向,發現一道黑影一閃而過,但很快便不見了蹤影。

瑪了個蛋!

這鬼地方居然還有第三個人!而且這傢伙還會甩飛鏢!

女子身子一軟,癱倒在地上,痛苦地扭動着身體,併發出陣陣呻吟。

阿祁快速來到肖遙身旁,衝他問道:“主人,你沒事吧?”

“沒事!尼瑪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我哪知道,不過他們懂得隱術。”

“隱術!?”肖遙微微一怔,

隱術在日本又被稱作忍術,再聯想到剛纔女子對那名黑衣人說的日語……

肖遙不由得吃了一驚,

難道說這些傢伙是日本的忍術高手!?

那麼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跑到這湖心島上來的,來這兒的目的又是什麼?他們和青山觀那幫僞道士,又有什麼關係?

一連串的疑問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

不行!這事必須查清楚!

“阿祁!你幫我盯着周圍,那傢伙要是再出現,直接幹他!”

肖遙說完,立刻蹲下身子,將癱倒在地的女子抱起來,

女子的身體顫抖地很厲害,

肖遙再一看她的臉,不由得吃了一驚,只見她一雙眼睛血紅,而且臉色十分猙獰。

女子瞪大眼睛看着肖遙,嘴裏艱難地吐出兩個字:“救……救我……”

她話音剛落,忽然大量黑霧從她身體之中散發出來,

肖遙的皮膚沾到這些黑色霧氣,頓覺一陣火灼般的疼痛。

“臥槽!”

他急忙放下女子,起身往後連退了好幾步,

“這……這是怎麼回事!?”

阿祁說道:“她是中了魔瘴之毒,只怕活不了了。”

肖遙微微一怔,立刻在心裏默問系統:

“魔瘴之毒是怎麼回事?”

系統回答:“魔瘴之毒一般產生於湖泊、沼澤底部,人死之後沉入湖底,元陽之氣被湖底淤泥所封存,日積月累,地陰之氣與封存與淤泥之中的元陽之氣混合,便會形成魔瘴之毒。”

“那中了魔瘴之毒該怎麼救?”

“魔瘴之毒屬於瘴毒的一種,可用解瘴毒的方法解魔瘴之毒。”

肖遙一聽,立刻取出了銀針,《岐鬼經》中就記載瞭解瘴毒的方法,一般需要藥物化解,不過這一時半會兒他弄不來藥,只能用鍼灸的法子了。

可尼瑪她身體散發出大量魔障之氣,怎麼靠近她是個問題。

肖遙手握銀針,正猶豫,系統又道:

“宿主沒必要枉費力氣,此女子心臟與魂穴均中了毒鏢,魔瘴之毒已侵入她的五臟六腑、奇經八脈、三魂七魄,中毒太深,你非但救不了她,只怕反而會被魔障之毒反噬,還是避而遠之爲好。”

聽系統這麼說,肖遙嘆了口氣,說:“美女,不是我不救你,實在是無能爲力。你去了陰曹地府,可別怪我,大不了……”

沒等他把話說完,一旁的阿祁打斷了他:“主人放心吧,她去不了陰曹地府。”

“爲什麼?”

“魔障之氣會侵蝕她的魂氣,她只會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之前有章節被屏蔽,導致章節混亂,目前已恢復,如有讀者發現有章節重複的情況,可清理緩存後嘗試。)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吃了一驚:“臥槽!還有這種事!?”

阿祁又道:“不過主人你也不必爲她感到惋惜,她能夠活到現在,而且還以爲保持青春靚麗,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就算去的陰曹地府,也是下油鍋的命。”

“等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主人你沒看出來麼?這女人至少已經一百歲了。這麼大的年紀,身體還能像十八歲的小姑娘,一是因爲常年不見陽光,完全靠着地陰之氣滋潤,這二嘛,就是靠着吸取純陽之體的人的精血。”

聽阿祁這麼一說,肖遙恍然頓悟,

南湖公園每年失蹤的陽年陽月陽日出生的人,都是被躲在這地堡裏的魔頭給擄來了,而且,已經被他們給吸乾了精血。

原本肖遙對這女子還抱有一絲同情,現在知道了真相,氣不打一出來。

特別是想到自己剛纔居然被一個已經活了一百多歲的魔女誘惑,他真是有一種衝過去踹上一腳的衝動。

不過他終究還是忍住了,

沒辦法,主要是對方身體還在冒着濃濃黑霧,根本下不了腳踹。

他又轉頭看了一眼被阿祁解決掉的傢伙,躺在那兒一動不動。

“你把那傢伙怎麼了?”

“我把他脖子咬斷了。”

“臥槽!你把他殺死了?”

阿祁理直氣壯地說:“他早已入魔,不殺他做什麼。”

肖遙長嘆了一口氣,他本來還想從這兩個傢伙的嘴裏問出一些有價值的線索來,至少搞清楚他們到底是什麼人,現在兩人都掛了,還問個毛線。

數分鐘過後,女子的屍體完全萎縮乾癟,而且通體發黑,看起來就像是被火焚燒過一般。

這種狀況,從她的屍體上幾乎是不太可能再發現什麼線索了。

肖遙朝着另外一具黑衣人的屍體走了過去。

這傢伙是被阿祁咬斷了脖子而死,屍體還算完好,肖遙在他身上摸索了一番,很快有了發現。

他找到了一塊腰牌,跟上回白咖啡在青山縣夏塵家附近追那黑衣人叼回來的令牌幾乎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這也是一塊屬於九菊一派的腰牌!

雖然還未能揭開最終的謎團,但真相正逐漸變得清晰。

肖遙在心裏整理了一番思路脈絡,認爲情況應該是這樣:

日本人當年在這島上修建基地,其實並不是進行所謂的細菌試驗,而是爲了挖掘鐵冠道人張中的墓穴,尋找那本曠世奇書《透天機》。

這一男一女兩個傢伙,應該就是七十年前來到這裏的日本人,他們從未離開過這裏,因爲練了某種邪法,像天山童姥似的活到了現在。他們之所以待在這兒不走,想必是《透天機》尚未到手。

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就算張中的墳埋的再深,哪怕是用手慢慢地刨,也該把他的墳刨出來了。而這幫日本鬼子卻還是沒能得到《透天機》,恐怕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張中墓裏設置了十分厲害的機關,他們根本無法破解,所以也就沒能進入放置張中棺槨的主墓室。

而這個十分厲害的墓室機關,很可能與南湖公園風水局有關!

肖遙剛想到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恭喜宿主,完成4級任務,獲得經驗值40000點,

陽氣值+600,

法力值+24,

獲得任務獎勵:天書殘卷。”

臥槽!看來這就是真相!

肖遙心裏又驚又喜,總算是完成一項4級任務,破解了南湖公園風水局之謎。

等等!

又獲得了一份天書殘卷。

肖遙立刻查看物品欄,裏面果然又多了一塊殘缺不全的布帛。

其材質看起來與之前那塊一樣,不過上面依然沒有任何文字圖案,他嘗試着將兩塊布帛拼接,也完全拼接不上。

瑪了個蛋!

這所謂的天書,到底是啥啊?

肖遙問系統:“這天書殘卷到底有什麼用?能降妖除魔麼?”

“不能。”

“那有什麼用?”

“它的作用,就是能夠拼成一本完整的天書。”

“天書是什麼鬼?”

“等你將所有的天書殘卷都搜齊了,拼成之後就知道了。”

系統諱莫如深,並不肯透露更多信息。

肖遙只得又問:“那到底有多少塊天書殘卷呢?”

“讓我想想。”

系統陷入了沉默,足足過了半分鐘後,它纔回答:“應該是七七四十九塊殘卷。”

“臥槽你大爺!這麼多塊!”

“那當然,這可是一冊無上天書,要是那麼容易被人得到,早就落別人手裏了。”

肖遙在心裏嘆了口氣,

七七四十九塊殘卷,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全都找齊,我TM還是別想這茬了。

肖遙將兩塊天書殘卷收好。

在思索了片刻之後,做出了一個決定:

繼續尋找《透天機》!

雖說他已經完成了任務,但接下來,他不能眼睜睜地看着日本鬼子繼續打這本奇書的主意,而坐視不理吧。

張中設置的風水局就算再厲害,日本人鍥而不捨,遲早有一天能夠找到破解的法子。

他想起歷史老師曾經說過,清朝末年,日本人之所以開啓了明治維新,是因爲得到了魏源所著的《海國圖志》的啓發。

這本書被清廷列爲禁書,卻被日本人奉爲聖典。

最終的結果,就是日本人在甲午海戰中全殲清廷北洋艦隊,中國從此被這麼個鳥國足足壓制了半個世紀。

要是這本號稱博古通今知後世的天機神書落到日本人手裏,那還了得!

歷史絕對不能重演!

所以,必須阻止這幫日本鬼子,而最好的法子,就是先於他們得到那本《透天機》!

想到這,肖遙轉頭對阿祁說:“阿祁,你應該知道這裏面有通往地下深處的入口吧?”

“當然知道!這怎麼能瞞得過本大聖呢!主人你隨我來。”阿祁說着,迅速往一旁躥去。

肖遙立刻跟在了它後面。

阿祁來到一處角落裏停了下來。

這角落裏堆放着不少早已空空如也的汽油桶。阿祁將手朝着那些汽油桶一指,說:“主人,只要搬開這些鐵桶,你就能看到通往地下深處的入口。” 肖遙盯着那些汽油桶看了看,衝阿祁反問道:“你確定?”

“當然確定!本大聖能夠感應到陰陽氣場的微妙變化,這些鐵桶周圍瀰漫着很重的陰氣,想必正是通幽之地。”

肖遙立刻將孔德壽以及一幫子骷髏陰兵召喚了出來,讓他們幫忙,將那些汽油桶搬開。

孔德壽將手一揮,衆骷髏陰兵一擁而上。

不過數分鐘過後,二三十個汽油桶便全都被搬開到一旁。

一個直徑差不多有一米,井欄呈八角形的古井呈現在眼前。

古井井口被用一塊大石板蓋着。

肖遙立刻走上前去,伸手抓住蓋在井口上的石板,用力一掀,石板被掀開到了一旁。

他探頭往井內瞧了一眼,

瑪了個蛋!

這井可真夠深的,望不到底,簡直就像一個無底洞。

“臥槽!這井怎麼這麼深?”

阿祁說道:“要不怎麼說是通幽之地呢。”

肖遙憑藉第三隻眼技能無法探查到井下的情況,他只得取出了手電筒,拿手電筒往井裏照了照。

這井怕是得有二十米深,井底有水,而且似乎是活水,暗流涌動。

肖遙有些納悶地嘀咕道:

“真是奇了怪了,旁邊就是一座湖,照理來說,應該挖不了多深就能挖到水啊,這麼深都沒挖到水,明顯是挖錯了嘛!還一直往下挖,腦子有問題吧。”

阿祁輕描淡寫地說:“也許人家挖的本來就不是井。”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阿祁的話令肖遙心頭一怔。

挖的不是井!?

肖遙立刻蹲下身子,仔細觀察了一番這口古井的井欄,井欄上佈滿了青苔,上面刻着的文字依稀可見,從那些文字的風格來看,似乎是來自於古代。

所以,這口古井應該跟小日本沒啥關係,十有八九是建造張中墓穴的時候,挖出來的。

難道說,這口古井,其實就是風水局的陣眼所在!?

風水局要藉助地陰靈氣和天地間風水氣勢,就不能是一個完全與世隔絕的密閉空間,一定會有與外界相通的出入口,出入口又名陣眼。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最有可能的陣眼,就是這口古井!

肖遙又探頭往井裏看了看,從物品欄中取出了早就準備好的一捆繩索,

他將繩索的一端固定在井欄上,另一端扔進了井裏,便順着繩索往下滑去。

Views:
8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