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旭峰知道想報仇很難,於是是管家兩人出了城,在城外一處小路附近,發現一個廢棄的茅草為,主僕兩人相依為命住在那裡!

大概是因為家族落魄,讓劉旭峰更加賣力的修鍊,修為也是直線提升,最後沒有修鍊資源了,就起了打劫的心思,專門挑那些一個人趕時間不走官道,走小路的人……

好在劉家主僕只求財不殺人,因此沒有遇到什麼危險,發現對方實力強,或者人多他們也不會出去打劫!

一點點的劉旭峰的實力突破了神王,打劫的人也多了, 情況緊急,一木大師的聲音也比較大,王叔和秦晴都聽見了。我們三個面面相覷,我從秦晴的臉上看出了憤恨,從王叔的眼神中讀出了惋惜。

“算了,時間還早,我們先去看看情況,說不定能提前找到韓羅的蹤跡。”王叔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也正有此意,案子十有八九又是韓羅做的,就算真兇不是他,那也跟他有關係。說不定找到更有價值的線索,能儘快找到韓羅,要回蘇陽。

“報一下具體位置,我這就過去!”我衝電話喊道。

一木大師告訴我具體地址之後,我跟他說了句謝謝,畢竟他在警局處處受限,能在案發之後第一時間通知我,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

但一木大師猶豫了片刻,迴應道:“你不用感謝我,就算我不給你打電話,鄭飛也會讓你和王建偉都過來。有證人看到,這次襲擊受害者的,好像是你的兄弟蘇陽。”

我渾身一震,腦海中頓時一片空白,怎麼會這樣?該死的,肯定是韓羅對蘇陽做了什麼手腳,控制蘇陽犯的案。當然,也有可能是另有兇手,假冒蘇陽犯案,但我和王叔一致覺得第一種可能性更大。

電話裏面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王叔加足馬力,一路狂飆,用最快的速度闖到了案發現場。這次的案發現場是一條比較僻靜的街道,平時沒什麼人經過,比較適合作案。

到了之後,我們看到的是忙碌的警察正在勘察現場,街道的兩頭都已經拉上了警戒線,時不時有好事之人前來圍觀。

但因爲案件影響比較大,鄭飛派了大量人手維護秩序,只要有人妄圖接近案發現場,就立即被驅趕。我們三個也差點被警察趕走,多虧鄭飛出現,才得以進入警戒線內。

蜜愛甜妻,BOSS太危險 “哼,王建偉,你真是收了個好徒弟啊!”鄭飛見到我們的第一面,先對王叔冷嘲熱諷。

我知道他是在報復我和蘇陽之前對他的冒犯,毫不客氣的反駁:“事情還沒查清楚,你別妄下結論。我的兄弟我最瞭解,他絕對不是兇手。”

話還沒說完,鄭飛就笑了:“你的兄弟?物以類聚,人以羣分,怪不得蘇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我靠,我當時就火大了,丫的會不會說話?這不僅是對我的侮辱,也是對蘇陽的侮辱。鄭飛這廝還真是小肚雞腸,不就因爲我們倆之前沒按照他的命令做事,現在就這麼仇視我們,我估計他很可能會公報私仇。

王叔也火了,吼道:“他再怎麼樣,也是我徒弟,當着我這個做師傅的面侮辱我徒弟,不太好吧?鄭飛,你不要逼我,我們王家之人也不是好欺負的!”

我第一次見到他這麼硬氣的呵斥別人,鄭飛臉憋的通紅,甚至有對王叔動手的意思。王叔臨危不懼,硬着脖子跟他對峙,還真特麼爺們。要是真打起來,我一定幫王叔,痛扁這個自尊心畸形的傢伙。

一旁的一木大師趕緊上來勸架,讓我們以大局爲重,不要內訌。當然在勸解的同時,他還不忘抹黑鄭飛,讓鄭飛心裏憋屈,卻又不好發作。

“鄭飛這人,就是這樣,性子直,有什麼說什麼,眼裏揉不得沙子。你們多擔待點,其實他也是想盡快破案。”一木大師如是說道。

聽起來像是在爲鄭飛說好話,但實際上他很隱晦的在加深我們和鄭飛的裂痕,說鄭飛眼裏揉不得沙子,那就是說蘇陽和我們就是那沙子?

我當然也是不想事情鬧大,案子還沒破,蘇陽還沒找回來,之後我們有的是用得着鄭飛的地方。他這個人討厭歸討厭,但辦事能力還是很強的。

一番和稀泥之後,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當然,如果一切都結束,我絕對要找找鄭飛的晦氣,出口惡氣。

我們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案子上,這次的受害者是個普通的白領,身份沒有特殊之處。她是外地人,出租的房子就在這條街的深處,案發時間是下午六點二十分左右,她應該是剛下班回來。

這個受害者跟之前的一樣,慘死之後靈魂也完全失蹤,就算是用一些極端的手段,也無法從她那裏獲得線索。

這裏因爲地段偏僻,所以並不繁華,行人很少,也沒有監控設備,按理說很適合作案。但兇手偏偏選擇在下班點動手,就算再謹慎,也有可能會被別人看到,我懷疑兇手是有意爲之。

當時有幾個剛下班回來的人,碰巧目睹了兇案發生的過程,根據他們的證詞和指認,鄭飛等人斷定兇手是蘇陽。在殺了受害者之後,蘇陽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案發現場。

我覺得這兇手別有企圖,可能是變成蘇陽的摸樣作案,或者是用了別的手段把罪行加在蘇陽身上,擾亂警方視線。王叔和一木大師也是一樣的意見,只有鄭飛一言不發,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大家都知道,之前跟我調查案情的時候失蹤,至今下落不明。我和王叔查出他是被一個叫韓羅的人帶走,而且韓羅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兇手。”我解釋道。

鄭飛的表情有些不自然:“韓羅?怎麼會是他?”

我心中一動,質問道:“鄭飛,你認識韓羅?你們是什麼關係?”

“沒錯,我認識他,之前還交過手。至於我們之間的事情,與案件無關,我就不說了。”鄭飛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重要的細節,連聲逼問。但不管我怎麼問,鄭飛執意不開口,反而引開了話題,質問我爲什麼蘇陽失蹤的事情他不知道,他覺得蘇陽的失蹤就是我的騙局。

原來之前一木大師並沒有把蘇陽失蹤的事情告訴鄭飛,他也是有私心,不想讓鄭飛調查出蘇陽的下落,搶了功勞,和我們緩和關係。

這個時候一木大師趕緊出來解釋,王叔也出面作證,纔打消了鄭飛的疑慮。對於韓羅抓走蘇陽這件事,鄭飛也沒有任何頭緒,他坦言自己根本找不到韓羅,因爲這件案子,他也在努力尋找蘇陽,卻毫無所獲。

鄭飛態度堅決,根本不肯說出他和韓羅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發生過什麼。我無奈的放棄了對他的逼問,趁着所有人都在,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韓羅做過不少殺害無辜者,攫取靈魂的事情。但是他所殺的,都是一些陽壽將盡之人,因爲種種原因,一直沒有被地府追究責任。我查過第一個受害者秦嵐,她命格先天有缺陷,身患先天性心臟病,陽壽無多。”我說這些的時候,先跟秦晴說了一聲,免得她心裏難過。

鄭飛微微皺眉:“你的意思是,如果那些受害者都是陽壽將盡,就能斷定兇手是韓羅?這未免太武斷了!”

我正色道:“就算不能直接斷定兇手是他,那也肯定跟他脫不了干係。這畢竟是一條重要線索,不能忽視。”

一直沉默的秦晴也突然開口,冷笑道:“除了韓羅,還能有誰會做這些喪心病狂的事情?那些受害者的靈魂,只怕都落在了他的手中,他一直都用這種手段攫取別人的靈魂,修煉邪法。”

我有些詫異的看了秦晴一眼,提到了韓羅的時候,她很激動,似乎對韓羅頗有成見。但想想也正常,以前她跟韓羅之間就因爲理髮,有一段不愉快,現在韓羅又很可能是害死秦嵐的真兇,她怎麼可能不激動。

鄭飛想了一下,我們都先動身回了警局,立即派人去檢查所有受害者的屍體,發現確實有些人身體有暗疾,極有可能短時間內失去生命。

也有一些人身體無恙,但一木大師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似乎是掐指算了算,嘆息道:“這些人也都命格兇險,福緣淺薄,陽壽將盡。”

“果然,韓羅就是兇手,鄭飛,趕緊派人尋找韓羅的下落。最好是帶足人手,去陰間理髮店圍堵韓羅!”秦晴激動的說道。

我伸手抓住了秦晴的手腕,發現她的手都在顫抖着,擔心的問道:“秦晴,你沒事吧?”

秦晴深吸了一口氣,恢復了平靜,勉強衝我擠出一個笑容:“放心吧,我沒事。”

說實話,我也贊同秦晴的觀點,我們所有人都去抓捕韓羅,這樣救出蘇陽的機會也就更大。除了一木大師的身份有些特殊外,我們都算是小輩,如果葉不凡真的出手,我想孟老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鄭飛眉頭緊蹙,猶豫很久,沉聲道:“這還是不能肯定韓羅就是兇手,我們沒有足夠的理由去抓捕韓羅。”

我急了,冷哼道:“我看你和韓羅就是一夥的,不然爲什麼一直偏袒他?”

“不,我這不是在偏袒他。你不知道韓羅的性格,也不知道他的可怕之處。我們這麼貿然闖上門,絕對會激怒他,後果,會很恐怖。”鄭飛嘆息道。

鄭飛剛說完這句話,有個警察一臉慌張的跑了過來,小聲的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混蛋,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怎麼會讓周文強死了?”鄭飛怒吼道。 第4009章

偶爾還會去官道上打劫一些實力弱的人,久而久之他的打劫隊伍也就越發強大起來!

重生之都市狂仙 劉旭峰經過家族的變故,整個人的心思和實力同步提升,也很會收買人心,才有這麼多人跟著,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是真的忠心於劉旭峰,但是那對劉旭峰來說沒什麼關係!

他相信,有利益在,這些人就會為他所用,他們就住在不遠處的山谷內,裡面有他們的據點,隱藏的很深,極難被發現,加上這一帶距離柳城很遠,一般是沒有人往這邊來的!

所以,他們多年來就一直選擇在附近打劫路過的靈舟,也不是每次都順利,但是都有驚無險,只是沒想到這次遇上墨九狸等人,徹底栽了……

「這些年,你們殺了多少人?」墨九狸淡淡的繼續問道。

「我們確實殺過一些人,但都是因為對方反抗,先攻擊我們,我們才出手的,只要對方不反抗,把東西交出來,我們是不會殺人的!」老者聞言一頓的說道。

「是嗎?我覺得不對吧!我可不信你們那麼好心的把人放了,難道你們不擔心對方走了之後,帶人回來找你們報仇?」

「別跟我說你們打劫的都是弱者,看著沒勢力的人,我可不信!」墨九狸聞言直接說道。

聞言,老者和很多人臉色都是一變!

這些年他們自然殺過不少人的,畢竟墨九狸說的沒錯,萬一被人回來報復呢,他們也不想惹麻煩,誰知道放走的人是不是很有背景啊,因此這麼多年他們幾乎沒放走過人的,偶爾有些實力強的從他們手裡逃走後!

那麼他們接下里就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出現的,免得被對方找到了!

可是他們現在卻不敢說出來,因為他們覺得說出來就必死無疑了!

墨九狸見狀,大概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黃文和黃武反應過來,也十分氣憤的瞪著他們,沒想到這些人如此無恥,竟然劫財害命,真的是不可饒恕!

「主人,這些人都死有餘辜,不能放過他們!」黃武氣憤的說道。

「行了,把地上的東西你們三個分一分,然後收起來!」墨九狸聞言道。

「啊,主人我們不要,都給你吧!」黃文黃武一愣的說道。

「不用,都收起來吧,你們兩個選擇能夠用上的留著,其餘沒用的單獨放起來,等到找個城池賣掉換錢,神石你們留著或者給三界都行,就當日常花銷了……」墨九狸直接說道。

聞言,黃文和黃武看了眼三界,在三界的眼神威脅下,只能去選擇自己覺得有用的,靈舟下面的近百人,看著是羨慕不已啊!

等到黃文和黃武選擇完了之後,三界把其餘東西都裝到一個戒指裡面,然後收了起來!

「主人,這些人怎麼辦?」三界看著墨九狸問道。

「把他們的靈舟留下來,把他們全部送到靈舟裡面,然後放在這裡自生自滅好了!」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三界和黃文還有黃武三人一起動手, 周文強是之前的副局長,也就是上次帶隊把我們抓緊警局的傢伙。那小子應該也知道什麼內幕,但他一直被鄭飛控制着,沒想到現在竟然也死了。

“鄭飛,周文強一直在你的手裏,你有沒有問出什麼有用的線索?”

鄭飛猶豫了一下,緩緩道:“線索,是問出了一些,但現在我還不能說。人多嘴雜,如果被泄露出去,後果很嚴重。”

他這麼說話,就相當於是得罪了我們所有人,什麼叫人多嘴雜?他分明是在懷疑我們,覺得我們不值得信任。

但面對我們的質疑和憤怒,鄭飛根本沒有解釋的意思,直接轉身離開,去了關押着周文強的密室。因爲周文強的身份比較特殊,專門被關押在局裏最隱蔽的地方,還派了好幾個警察看守着。

我們自然也跟着鄭飛一塊過去,看守的警察見到鄭飛之後,臉上都露出恐慌之色。相對於他們之前的上司,鄭飛實在太鐵血,讓人心生畏懼。

“我需要一個解釋。”鄭飛面色陰沉的站在房間門口,冷聲道。

那幾個警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後頂不住壓力,有個警察站出來說道:“我們都看的好好的,門也一直緊鎖着,沒人進去,不知道怎麼回事,等我們打開門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

鄭飛輕哼了一聲:“也就是說,這間屋子裏之前一直沒人?你們連他什麼時候死的都不知道?我讓你們看好他,你們就是這麼看的?”

說話的警察支支吾吾的,非常緊張的一直擦汗,解釋了好一番之後,我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周文強畢竟是他們以前的上司,積威已久,雖然現在算是淪爲階下囚,也沒人敢把他怎麼樣,大家有些不好意思單獨面對。

所以鄭飛雖然讓他們嚴格看守,但他們也只是把門緊鎖着,不讓周文強離開。誰曾想,等再次打開門的時候,周文強已經慘死。

“哼,一羣廢物,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鄭飛很憤怒。

但憤怒也無濟於事,人都已經死了,法醫認真的檢查了周文強的屍體,依然沒有任何收穫。

這是一宗密室殺人案,門口看守的警察並沒有讓任何人進入房間,周文強也絕對不是自殺。他的死狀也跟昨天半夜那些倒黴的警察一樣,渾身沒有任何傷口,但面色猙獰可怖。

連環殺人案中的受害者,算是陽壽將盡,但那些警察和周文強可不一樣。周文強的命理,一木大師認真的算過,他雖然不是什麼好人,卻沒有短壽之相。

“現在連周文強這條線索也斷了,案子越來越棘手。兇手,到底想怎麼樣?”鄭飛沉聲道。

秦晴不耐煩的說道:“現在一切都很明顯,兇手就是韓羅,直接抓了他就行,何必那麼麻煩?”

鄭飛皺起眉頭:“事情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沒有足夠的證據,我們沒法下手。”

我不知道他到底在顧忌什麼,但這麼畏首畏尾的,太墨跡了。我忍不住抱怨道:“越往下拖,死的人就會越多。現在蘇陽已經落在了韓羅手中,無論如何我今晚都要去會一會韓羅。”

“就憑你?你根本不是韓羅的對手,他的實力超出你的想象。”鄭飛搖了搖頭。

王叔也有些看不慣鄭飛,站出來幫腔:“就算羅漢不行,還有我。”

這次鄭飛沉默了,過了很久,嘆息道:“早知道這件事跟韓羅有關,我絕對不會來蹚渾水。算了,待會我先跟上面請示一下,這個案子牽扯麪太廣,我也不得不謹慎行事。”

話是這麼說,但我對鄭飛不報什麼希望。不知道是因爲顧忌韓羅的實力,還是他從周文強那裏知道了什麼了不得的線索,他變得有些畏首畏尾。

我和王叔商量了一下,準備直接去陰間理髮店等着,此時已經接近十點鐘,等到了地方,再等一兩個小時陰間理髮店就會開門。

臨走時鄭飛已經離開了警局,不知道去做什麼。一木大師私下跟我們聊了幾句,不過他對韓羅的瞭解也不多,只知道鄭飛曾經敗給過韓羅,而且輸的很慘。

我想事情應該不會只是兩人交過手那麼簡單,但這其中的內幕,鄭飛不願意說,我們根本不會知道。

在去理髮店的路上,我們買了些吃的,不單單是要給自己補充一下能量,也算是給蘇陽準備的。王叔說,蘇陽那小子飯量大,這麼久沒吃飯,肯定餓了。這件小事,讓我對王叔的印象,頓時上升了一個檔次。

到了理髮店門口,我看到店已經關門,在午夜十二點之前都不會再開門。當然,午夜的陰間理髮店,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到的,畢竟那是屬於爲鬼魂服務的地方。

透過緊鎖着的玻璃門,我看到熟悉的場景,不禁想起以前在這裏上班時的場景。那時候劉超還在,我們兩個最喜歡在店裏暫時沒生意的時候到門口抽根菸,討論着來來往往的美女。每天下班後,去路邊攤吃點燒烤,喝喝啤酒,小日子美滋滋。

我走下車,到了我們倆平時抽菸的地方,自己點了一根,同時也給劉超點了一根,放在地上,聊表心意。我大大咧咧的坐在地上,算是陪他,秦晴和王叔都很識趣的坐在車裏,沒下來打擾我。

新之劍解 “劉超,估計你也該投胎了,兄弟暫時忙,沒時間看你。這根菸其實你也抽不着,但不給你點一根,我總覺得自己抽菸沒什麼意思。希望你能投胎成個高富帥,以後大把大把妹子倒貼,趕緊結束你的處男之身。”我絮絮叨叨的說着。

我自認爲也不是矯情的人,可想到昔日的好兄弟就這麼離開,心裏很不是滋味。劉超走了,許峯也走了,現在只剩下個蘇陽,我絕對不能讓他出事。

“哎呦,漢子,你怎麼回來了?”突然,有人很驚喜的叫道。

我渾身一震,這麼熟悉的聲音,一瞬間我差點誤以爲是劉超出現了。但劉超是真的已經走了,連孟婆湯都喝過,不會再記得我。而且下了地府,哪還能再出來?

來人跟我一樣一屁股坐在我們店前面的臺階上,掏出煙:“來,漢子,抽我的。你小子離開那麼久,還知道回來啊?我都以爲你跟你們店長一樣失蹤了。”

我有些詫異的問道:“我們店長失蹤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人是我們隔壁一家小超市的老闆,叫孫華,以前我和劉超經常去他們家買菸,所以一來二去就熟了。他們店估計也是剛關門,出來時看到我在這坐着抽菸,就湊了過來。

孫華點起煙,猛抽了一口,唏噓到:“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要不是他家裏人從老家過來鬧了一場,我還以爲他關店回老家去了。”

說來慚愧,自從遇到劉超那件事之後,我再也沒有回到過我們店裏。之後的那段時間,也不知道店長都是怎麼過來的,理髮店裏一個員工都沒有,他應該也挺鬱悶。

孫華告訴我,他剛開始發現整個店裏的員工都不見了,只剩下我們店長一個人,還很好奇。趁我們店長去買菸的時候,他隨口問了一句,得到的答案是所有人都辭職了。

而後他見到店長開始張貼招聘廣告,招理髮師,而後還真有兩三個人過去應聘,上了幾天班。本來孫華以爲一切會步入正軌,誰知道突然有一天我們店沒開門,那幾個新來的理髮師在門口徘徊了一陣就走了。

從那之後到現在,我們店就只開過一次門。大概一個月前,店長的父母從老家趕過來,沒找到自己兒子,報警了。警察撬開了店,進去查看了一圈,什麼都沒發現。

“你說,這店開的好好的,怎麼說關就關了?真不知道你們店長到底怎麼想的,走了也不給家裏報個信。你知道他的下落不?”孫華問道。

我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前段時間我一直在老家,就這兩天才過來,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那你跟我說說你們上次爲啥集體辭職?這麼久沒見劉超那活寶,還真覺得生活像是缺了點什麼。”孫華大笑道。

劉超就是個活寶,不管什麼時候都能把別人逗樂。他就是傳說中的逗比,有他在,我們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智商簡直快趕上愛因斯坦了。

但我笑不出來,嘆息道:“他再也不會來了,那小子,就算走了還能有人記得,值了。”

孫華愣了愣,試探性的問道:“劉超出事了?”

我點點頭,告訴他劉超出了意外,孫華又是一陣唏噓,也學着我給劉超點了根菸。接着我們倆又隨便聊了聊,他急着回家,留下聯繫方式之後就離開了。

他走之後,我更覺得悲愴,真是物是人非啊,沒想到我們店就這麼徹底垮了,連店長都失蹤了。但店長到底去了哪,會不會也跟韓羅有關?

一陣涼風吹過,我覺得有些冷,忍不住到了個哆嗦。把抽完的菸頭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腳,擡起頭剛準備回車,突然發現王叔的車不見了,他和秦晴也沒了蹤影。 第4010章

很快把近百人都弄到靈舟裡面去了,然後回到靈舟上面,把對方的天羅地網也收了起來,然後驅動靈舟離開了!

名門貴公子 漆黑的夜幕下,五艘靈舟落在地上,裡面的人一個個欲哭無淚,雖然墨九狸沒有殺了他們,但是他們體內的靈力完全用不上,也不敢動一下!

生怕動一下就死了,畢竟之前遇到的都是因為走一步就掛了啊!

「還有多遠能夠到諸神城?」墨九狸看著下面問道。

「應該用不了一個月就能夠到了!」黃文說道。

「前面遇到城池就停下,休息兩天再繼續趕路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距離神殿招收弟子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他們的時間還是很充足的,所以墨九狸打算先到中域一個城池停下來,打聽下情況!

幾天後,三界等人在一座叫做觀月城的城外落下來,幾個人步行進入了觀月城,從空中看的時候,觀月城並不大,但是近來后卻發現城內十分的熱鬧繁華!

墨九狸四個人找了一間比較大的客棧觀月客棧住了下來,老規矩在大廳內用餐!

這次墨九狸幾人的收穫不小,沒想到剛來到觀月城就聽聞到一些消息,其中一個最吸引墨九狸的就是,有人說極寒森林出現天才地寶,神殿的副殿主和總殿主兩人都去了!

雖然沒有人看到神殿兩位殿主的容貌,但是卻有很多人都聽到了兩人的談話聲音,這些人把神殿總殿主慕容盈盈的聲音描述的是如同仙女一般的美妙……

墨九狸想到哥哥千源給自己的消息,慕容盈盈可是跟那位神殿的副殿主帝浩天有染的,在墨九狸看來,慕容盈盈應該不是為了去尋寶,而是為了私會情郎吧!

看起來這個慕容盈盈不過活多久,那水性楊花的性子倒是一點都沒變啊!

還有一個消息就是諸神城外的暗夜森林深處,據說也發現了寶貝出世,因此現在有一部分人前往極寒森林,也有一部分人前往暗夜森林!

當然了,前往極寒森林的人比較多,眾人都是很想看一眼神界第一美人慕容盈盈的!

「主人,我們要不要去暗夜森林看看?」三界看著墨九狸問道。

「怎麼了?有什麼發現?」墨九狸看著三界問道。

「恩,有一點,但是不太確定!」三界點頭道。

「那明天就去看看好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