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這,我急忙草草的吃了早餐,然後讓秦之允帶着我去了公寓。原本我還以爲秦之允會跟我一起上去。

但是,我下車後,秦之允卻說,他不方便上去,他去了阿彩會更加難堪,他準備去公司。並告誡我不要先入爲主提起這件事,權當什麼都不知道,這樣阿彩就不會覺得尷尬。

聽着秦之允的話,我怎麼覺得他這麼聰明呢! 極品無敵女 爲人處事簡直是太厲害了!我感動的急忙親了一下秦之允的臉頰,並對他說:“秦之允,這輩子我賴定你了!你簡直是我的老師,我的老公,我的哥哥,我的弟弟,我的……”

“夏雪,你這樣表白不太好吧?”秦之允立刻白了我一眼,但他的嘴角明明在笑。

“好吧!那我不說了,你走吧!晚上記得來接我。”我對秦之允揮手,秦之允點頭,我目送着他離開。

站在公寓外,我不禁一笑,難道我說的不是嗎?秦之允像老公一樣愛我,像老是一樣指點我各種事情,還像個哥哥一樣疼愛有加,更像個弟弟一樣跟我各種撒嬌……

嘁!!!

我自戀的想着……我怎麼遇到這麼多面的男人呢?真是頭疼!萬一哪一天我不想跟他在一起了,那我豈不是連分手的機會都沒有?

就比如我提出分手了,他會變幻出各種型男的角色,來對我不是嗎?

哈哈——

我也是自戀的不要不要的了,都怪秦之允!!都是跟他學的自戀。

嘴角揚起一抹幸福的笑意,我轉身進了公寓,在敲門前,我換做一副平常的表情,免得被阿彩看到,讓她心裏難受。

叩叩叩——我輕輕的敲門。 開門的是柳林,她在我還沒有進入房間之前,先把我推了出來說:“雪姐姐,你可來了,這幾天……”柳林一副擔憂的模樣回頭,看了看房門急忙又說:“阿彩姐姐最近心情特別不好,好像跟蘇聆風有關。”

“我知道,那她現在是什麼狀態?”我點頭,其實我最擔心的是阿彩現在帶死不活的躺在沙發上,或者是喝着酒等等……讓自己難受。

柳林看了我一眼,最終嘆了口氣說:“你還是自己進去看看吧!”我點頭,拉着柳林的手進了公寓。

當我踏入公寓的瞬間,我簡直是被裏面的一切給驚呆了,這……

只見——

房間裏被打掃的乾乾淨淨,房間裏放着舒緩心情的音樂,而阿彩則是坐在地上做瑜伽,嘴角始終掛着笑意,好像這個世界上……她是最開心的人。

完了!完了!阿彩一定是受刺激了,不然她這一反常態做什麼?可是……我該不該去打擾她呢?不是說做瑜伽心情會好嗎?我去了會不會打擾到阿彩,萬一讓她心情不好了怎麼辦?

然而……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阿彩突然睜開眼,見我來了之後,立刻一笑說:“夏雪,你來了?”

我點頭,看着阿彩異常的開心,我怎麼感覺阿彩好像並沒有什麼不高興的樣子呢?就在我疑惑時,阿彩坐在我身邊,擦着身上的汗水笑道:“這幾天休息的還好嗎?”

“還行啊!你打電話做什麼?不是說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我假裝不知道的模樣問着,我怎麼覺得阿彩好奇怪的樣子呢!

阿彩看了我一眼,隨後說:“我打電話叫你來,就是想跟你說說話,沒什麼啊!”阿彩對我笑着,眼睛卻紅了,眨眼睛,她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我見狀,急忙拿過紙巾爲她擦眼淚問道:“你怎麼了?心情不好?是不是大姨媽來了?”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我覺得我說的這個理由簡直是太爛了!

都怪秦之允!!要不是他不讓我說,我會裝的這麼辛苦?我會找出這麼懶的理由來跟阿彩說話?呸——說的都是什麼呀!

阿彩被我的話逗得一笑,隨即打了我一下說道:“我就不信秦之允什麼都沒有跟你說,你跟我說什麼大姨媽?夏雪,你最近可是越來越貧了哦!”

阿彩哭着又笑着,看着她這樣,我心裏真挺難受的。同時也十分痛恨秦之允!他都給我出的什麼鬼主意?瞧瞧!!都被阿彩看穿了。

“那個……”我撓頭,一頓不好意思的說:“阿彩,你也別怪我和秦之允,我們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怕提這件事後,讓你難受。”

阿彩看了我一眼,隨即擦着眼淚說:“我沒事,就是覺得好像一切都變了。”

我呆呆的看着阿彩,忍不住問了句:“那天……你跟蘇聆風那個了?那你們倆……我的意思是在哪?”我感覺自己現在說每一句話都那麼小心翼翼的,生怕讓阿彩難受。

而阿彩看着我,突然一笑說:“那天……我本來是打算帶着蘇聆風去醫院的,可我又怕蘇聆風的身份畢竟是警察,要是去醫院了,被醫生識破身份什麼的,會讓他難堪,所以我就把他送到酒店了。”

阿彩說着,又擦了擦眼淚說:“本來我也沒想太多,誰知道進去後,蘇聆風就把我給……夏雪,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我怎麼感覺我毀掉了我和蘇聆風之間的感情了呢!”

看着阿彩無助的樣子,我心想蘇聆風清醒後,一定對阿彩說過什麼吧? 妖精小姐姐別過來 於是,我看着阿彩問:“那他說了什麼不好聽的話了?”男人不都那樣嗎?明明自己控制不住,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女人的身上!!

然而,阿彩看着我卻搖頭說:“蘇聆風當時……”阿彩咬着脣,仰起頭控制着自己的情緒和眼淚說:“他說他會對我負責!”

什麼?蘇聆風真這麼說的?天吶!!這不是好事嗎?那阿彩還難受個什麼勁兒呢?難道阿彩現在不樂意了?

就在我剛要發問的時候,阿彩對我說:“夏雪,你知道嗎?蘇聆風對我道歉或者怎麼樣都行,可是他卻說要對我負責,你知道我當時是什麼感受嗎?我當時的心情就是……我強迫了他!”

我愣住,原來阿彩難受的是這個?也就是說……阿彩不想讓蘇聆風說對她負責,應該是想讓蘇聆風發自肺腑的想要跟她在一起吧?

“阿彩,別難受了,或許蘇聆風想通了就好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阿彩,我想我說的這句話應該是對的吧?

然而……阿彩卻搖頭說:“夏雪,你不懂……我只想讓蘇聆風知道,只要他遇到了什麼事情,我都可以無條件的爲他付出,但他……根本就不懂我的想法。”

我無奈,咬了咬脣說:“你既然那麼喜歡他,那你爲什麼不跟他說呢?你要是說了,或許蘇聆風就同意了呢?”

阿彩搖頭,再次苦笑的說道:“夏雪,你不瞭解他,我之所以害怕就是這個,我要是真的跟他表白了,那我們倆的關係也就完了,所以我一直隱忍着。”

我不解,連忙說:“可是你現在已經這樣了啊!你跟他的關係已經不行了,你還怕什麼呢?阿彩,你爲他付出的,我相信蘇聆風不是看不到,可是你越是害怕越不行啊!你得說啊!你就當那個……破罐子破摔!反正都已經這樣了,你怕他做什麼?”

聽着我的話,阿彩頓時呆愣愣的看着我,或許她沒有想到這樣的話是我說的吧?可不管怎麼樣,我總不能看着阿彩難受吧?再怎麼說,阿彩也是無辜的,而且,蘇聆風到底是想要怎麼樣?他那樣跟阿彩說話,那不是在讓阿彩難受嗎?

“阿彩!”我抓住阿彩的手,滿是無奈的說:“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不要臉,你看你跟蘇聆風已經這樣了,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呢?是不是?”

阿彩聽了我的話,似乎明白了什麼似的,張了張嘴剛要說什麼,又不說了。我剛要問話,她又說:“夏雪,你說的話,我明白了,但這件事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謝謝你跟我說這麼多。”

我一聽,立馬垮下臉來,看着阿彩鬱悶的說:“阿彩,我們是好朋友,你跟我這麼客氣幹什麼?”

“對呀!我是雪姐姐和阿彩姐姐的好妹妹!你們也是我的好朋友!”柳林在一邊高興的說着,或許她覺得阿彩心情好了,這纔敢出聲吧?

我把柳林拉過來,我們三個人坐在沙發上傻呼呼的笑着,氣氛忽然變得好開心。

到了下午,秦之允過來接我了,我起身跟阿彩和柳林道別,誰知……阿彩看着我,忽然邪魅的一笑說:“夏雪,你是要走了嗎?那你等一下。”

說罷,阿彩走進我原來的臥室,從裏面拎出了兩個大箱子對我說:“喏!秦之允說這個房子是我的了,爲了避免他後悔,我已經幫你把東西收拾好了。”

看着阿彩,我頓時有一種被坑的感覺,我怎麼感覺阿彩對蘇聆風的事情並不是那麼上心,反而是把我的東西拿走,將這個房子的產權留給她纔是最主要的呢?

“阿彩……你這樣真的好嗎?”我失望的看着阿彩問着,畢竟我們是好朋友,就算這個房子已經是阿彩的了,她也沒必要把我這個朋友的東西着急撇出去吧?

然而……阿彩卻看着我一笑說:“夏雪,畢竟這東西也沒多少,留着我也沒用,你就帶走唄!” 我去——

我額前冒黑線,我怎麼覺得阿彩這麼勢力呢?是怕秦之允隨時把她趕出去嗎?

“阿彩……你這樣的話,我們連朋友都沒得做了。”我一本正經的看着阿彩說着,不管怎麼樣,她總要給我留點面子吧?

然而,就在這時,柳林從房間裏跑出來,捧着一個盒子說:“雪姐姐,這個也是你的吧?你也一起帶走吧?”

這……

我失望的看着阿彩和柳林,剛剛不是還很好的嗎?說好的好朋友,好姐妹呢?這會兒就變了?

一念成癮:傅少的心尖寵妻 不過……看着那個盒子,我忽然一驚,哎呀!那不是小蠶嗎?難道它一直趴在盒子裏睡覺呢?

我急忙上前,剛要從柳林的手裏接過盒子,誰想……柳林的手忽然不斷的抖動,當我看着那個盒子時,只聽砰的一聲,盒子自己打開了。

柳林嚇得大叫一聲,急忙把盒子丟到了地上。

我驚愕的看着那個盒子,只見裏面爬出來一個血紅色的小蠶,它好像長大了一些,爬出來的瞬間,小蠶立刻看着我喊道:“媽媽,媽媽,我好想你。”

我嘴角抽搐,看着朝我爬過來的血紅色的東西,頓時一陣毛骨悚然,這……還是小蠶嗎?這顏色未免也太嚇人了吧?

“哼!媽媽不喜歡小蠶的新模樣嗎?”小蠶站在原地,對我一頓生氣的說。

我急忙蹲下身,看着它好一頓爲難的撒謊說:“沒有,媽媽很喜歡小蠶呢!”說完,我急忙上前去“迎接”小蠶,畢竟小蠶也救過我不是?

然而,小蠶像個孩子似的,高興的趴在我肩膀上,蹭啊蹭的撒嬌。

我無奈的看着小蠶問:“小蠶,你怎麼變成這樣了?”艾瑪!這也太嚇人了吧?

小蠶嘟着嘴,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說:“我就是吃了那些胚胎才變成這樣的呀!媽媽是不是不喜歡小蠶?”

我無奈,就算我不喜歡,我敢說嗎?於是,我再次撒謊說:“喜歡,怎麼不喜歡呢?不過……你這個樣子是不是病了?要不你回盒子裏睡覺好不好?”

小蠶想了想說:“好吧!那媽媽記得把我帶走哦!我可不要跟這兩個兇巴巴,又沒有媽媽長得漂亮的女人在一起。”說完,小蠶快速的回到了盒子裏。

而我尷尬的看向阿彩和柳林,只見她們倆看着盒子裏的小蠶,一副要殺了它的模樣。

我見狀,急忙笑道:“那個……其實吧!童言無忌是不是?那些東西我都不要了,我帶着小蠶走就行了。”語畢,我急忙撿起盒子要離開。

阿彩見狀,立刻叫住我說:“夏雪,我覺得這個東西挺有意思的,要不……你把它留給我?”

“別!小蠶要回家了,秦之允在樓下等我半天了,我先走了哈!”說完,我急忙奪門而出,我可不想跟她們再說什麼了,不然……小蠶可是要遭殃了。

下樓後,秦之允故意提醒我,按了幾聲車子的喇叭,我見狀,立刻上前,原本心情還挺好的,可當我看到秦之允帶着墨鏡,一副耍酷的模樣,當即不高興的問道:“你這樣做什麼?是準備撩妹子去嗎?”

“我撩你就行了,撩什麼妹子呢?”秦之允滿是得意的看着我,我怎麼覺得他今天怪怪的呢?

就在這時,我想起了被阿彩揭穿的事情,於是,我把小蠶放到一邊,立刻看向秦之允問道:“秦之允,你今天是不是坑我沒夠?”

“坑你?”秦之允將車速放慢,看着我不解的問道:“雪寶寶,我可是一心一意的對你,你怎麼說我坑你呢?”

封神輔助系統 我白了秦之允一眼,立刻沒好氣的說道:“你還好意思說?秦之允,你難道沒有想過阿彩其實是知道我已經瞭解了她和蘇聆風的情況了嗎?你還說什麼讓我裝傻,我都被阿彩揭穿了!”

秦之允一聽,立刻一笑說:“那有什麼?你要是進門就提那件事,她會不知所措的。”

切!說的好像你知道很多似的,不行!我是不會原諒你的,於是,我嘟起嘴,滿是不開心的說道:“秦之允,我生氣了,你要負責哄我開心。”

此話一出,秦之允立刻爽快的回答:“沒問題啊!只要雪寶寶提的要求,我秦之允必定全都滿足了,再說了,我秦之允向來就知道疼老婆,老婆大人的一點要求算什麼?”

見秦之允上當了,我忽然有了個主意,當即看着他說道:“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聽到沒有?”

“肯定不會反悔啊!”秦之允說着,看着我邪魅的一笑問道:“不過……我倒是很好奇我們家雪寶寶會用什麼方式來懲罰我,畢竟我們家雪寶寶肯動腦子來對付我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我嘿嘿一笑,衝着秦之允挑眉,相信等一下,秦之允一定會後悔他現在的決定的。

呵呵……

都說我夏雪命好,可惜我命再好,我吃了再多的苦,我也從來都沒有做過飯,我相信我做的飯一定會讓秦之允難忘的。

到了家,我立刻着手給秦之允做飯,可是做什麼呢?我想那些西餐太繁瑣了,不如……有了!做麪條,打滷麪,哈哈,一定會讓秦之允愛不釋嘴的。

很快的,我把麪條做好了,端到秦之允面前時,秦之允一副好好吃的模樣,貪婪的聞着麪條裏的香氣。

但我心裏知道我做的東西多難吃,所以,我看向秦之允邪魅的一笑說:“全部都吃掉哦!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做飯給你吃。”

秦之允得意的一笑,接過麪條便放在了桌面上說:“老婆大人做的飯,肯定全都吃掉。”說罷,秦之允便吃了起來,我看着他吃的那麼香,忽然有一種說不出話的感覺。

我剛剛已經嘗過了,很難吃啊!秦之允爲什麼吃的那麼香呢?他是假裝的?

“好吃嗎?”我問着。

秦之允邊吃邊享受的點頭,嘴裏嘟囔着:“太好吃了,我從來都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麪條!等下再來一碗。”

我一聽,頓時眉心一皺,不可能啊!我都嘗……難道是吳嫂?我驚訝的看向廚房裏的吳嫂,剛剛我昨晚麪條時,出去了一下,而吳嫂始終都在廚房裏,難道是吳嫂動了手腳了?

“你拿來,我嚐嚐!”我搶過秦之允手裏的麪條,狐疑的看了一眼秦之允後,立刻大口的嚐了起來。

這不嘗不要緊,一嘗頓時讓我有一種嘔吐的感覺……

這分明就是我做的那個麪條啊!秦之允是怎麼吃出好吃來的?

秦之允看着我,一臉責備的說:“幹嘛!自己不喜歡吃就別吃,我可喜歡着呢!拿來!”秦之允說完,又把碗搶了過去,吃了起來。

我嚥着唾沫,看着秦之允不解的問:“你是不是味覺出問題了?”

秦之允擡頭,惡狠狠的白了我一眼說:“你難道不知道一件事嗎?那就是……你的戀人,尤其是老婆大人,她爲你做多難吃的東西,你都不許嫌棄她手藝不好,就算再難吃,也要強忍着噁心吃下去。”

我:“……”

就在我無言以對時,秦之允又說:“更何況我老婆做的這麼好吃,我怎麼能不吃呢?”

我無語了,既然秦之允喜歡吃,那就吃吧!我千萬別“強人所難。”

“夏雪,去把藥喝了,不然……等下我可不帶你去玩了哦!”秦之允收起碗筷,優雅的擦着嘴說着。

我不解的看着秦之允,只見他對我詭異的一笑說:“等下包你滿意,絕對刺激哦!”

滿意?刺激?

這傢伙該不會是想要跟我到外面去車,震,或者是……玩什麼新花樣吧? “秦之允,你要帶我去哪裏?”我一臉好奇的問着,儘量收起自己邪惡的想法。

這時,吳嫂把藥給我端來了,她看了一眼秦之允,眉頭緊鎖,看她的樣子,應該很詫異秦之允會把那碗麪給吃了吧?

我聞着難聞的酒味,看着秦之允無奈的說道:“秦之允,你看我已經活蹦亂跳的了,這藥就別喝了吧?”

我的話立刻引起了秦之允的不滿,他看着我說:“老婆,這是最後一劑藥了,你再怎麼好了,這最後一碗藥你不會不喝吧?”

最後一劑藥了?我高興的看着秦之允,急忙端起那碗藥便喝了起來,也不管它多難喝了,反正我喝下去就對了。

喝完藥,秦之允一邊合着湯,一邊從兜裏拿出奶糖遞到我面前說:“快點把糖吃了。”

我嘴角抽搐,這傢伙竟然把那碗難吃的麪條給吃了?天吶!他是不是瘋了?我把糖放到嘴裏後,伸手去搶秦之允手裏的碗。

“幹嘛!?”秦之允見我把麪條那碗給搶走了,當即不悅的看着我問着。

幹嘛?你是傻子嗎?你說我幹嘛?真是……“不幹嘛,因爲這麪條太難吃了,所以……你還是別吃了,能吐就吐出去吧!”

秦之允不以爲然的抹了抹嘴,滿是不解的看着我問:“我幹嘛要吐出去?明明很好吃啊!滿滿的幸福感!”

我無奈的看着他,我覺得秦之允一定是失去味覺了,不然……算了!我現在最好奇的就是秦之允要帶我去做什麼刺激的事情。

於是,我看向秦之允問道:“秦之允,你要帶我去哪裏?做什麼?”

秦之允看了我一眼,當即蹙眉,滿是不解的模樣看着我問道:“雪寶寶,你這樣期待的看着我幹什麼?難道……你在期許着什麼?”

“什麼……我沒有啊!”我頓時覺得臉紅,難道我的想法被秦之允發現了?驀然間,我感覺好尷尬呀!於是,我看向秦之允說道:“秦之允,不是你說要帶我去玩刺激的嗎?我問你呢!”

秦之允努起嘴,一副他要想一想的模樣,一雙眼時不時的瞟向我,搞的神神祕祕的。

“你倒是說呀!”我急的要死了都,他在那裏想什麼呢?沒想好就別說給人家新鮮什麼的!真是的,幹嘛呀!

就在我急的不行的時候,秦之允終於開口了,他走到我面前,伸手托起我的下巴問我:“雪寶寶,你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我??

我不解的看着秦之允,我最想做的……沒什麼啊!我現在最想知道明明就是他想帶我去哪裏找刺激好嗎?

我瞪了一眼秦之允,着急的問道:“秦之允,你說要帶我找刺激的,你問我做什麼?”

此話一出,秦之允立刻邪魅的一笑說:“在找刺激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別的事情?嗯?”

別的……走開啦!我白了一眼秦之允,立刻打掉他的手,滿是生氣的看着他說道:“不說就算了!扯別的做什麼?秦之允,你這個人太沒勁了!”

真是的,每天想的就是那些事情,就不能想點別的嗎?我生氣的跑到沙發上坐下,而秦之允見狀也急忙追了過來,一隻手輕輕的撫摸着我的肚子,滿是溫柔的說:“雪寶寶,其實我覺得我們倆應該先把備孕這件事兒解決了。”

沒完了!!!

我感覺我的世界就快要被“備孕”這件事給毀滅了,就不能有點別的追求嗎?現在整天雪寶寶,老婆的叫着,對我百般的疼愛,那我生了孩子,滿足了他“備孕”這個事情後,是不是我在這個家都沒有任何地位了?

一想到這裏,我立刻不高興的掐住秦之允的臉頰,看着他生氣的問道:“秦之允,你是不是特別喜歡小孩子?有了寶寶後,你是不是都不喜歡我了?”

秦之允無奈的抿了抿嘴,最後給我的答案是:“我覺得有可能!”

尼瑪——

我手上用力,生氣的擰了一把秦之允的臉頰,只聽秦之允哀嚎一聲,廚房裏傳來吳嫂的低笑。

我得意的對他嘿嘿一笑急忙說:“怎麼樣?這就是說錯話的後果!哼!”

我起身,剛要離開沙發,誰知……就在我經過秦之允身邊時,他的一雙魔爪立刻攬住我的腰,滿是邪笑的將我按在了他的身子上。

我掙扎的起身,我就不信了,我還擰不過你?然而……就在我剛要起身時,秦之允一把將我按在了沙發上,還不忘把我的雙臂舉過頭頂,用他的手死死地壓着我的手。

我見狀,一咬牙,擡腳便朝着他下面的地方踹去,誰想,秦之允早有防備的一笑,立刻用他的雙腿把我的雙腿給夾住,隨即俯身壓了過來。

他雙眼帶着赤果果的神色看着我說:“怎麼樣?這下是不是不能動了?雪寶寶,你已經輸了,還不乖乖束手就擒?”

我咬牙,當即瞪着秦之允說:“你是不是傻?吳嫂在廚房呢,你打算在這裏跟我……你是不是瘋了?”

此話一出,廚房裏頓時響起了關門聲,我感覺我世界裏最後一扇窗已經被關上了。

吳嫂,您至於這麼坑我嗎?

Views:
7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