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幽揉了揉太陽穴,點頭:“混小子,也不多來拜訪幾次。”

“冥界事情多呢,不願他!”

這時,盤旋樓梯上,一清瘦的少年,穿着淺色套裝,慢慢的下樓來。

馨馨循聲望去,卻見鍾毓下樓。

他走到一半,向小幽點頭道:“阿姨!”

“小毓,來來,給我好生看看,好幾個月沒見了,是不是又長帥了。”

鍾毓優雅從盤旋樓梯下來後,走到馨馨對面沙發前,對小幽微笑說:“阿姨,這次準備來京多久?”

“可能會有段日子,太久沒見馨兒了,高興呢。”

鍾景坐下,問小幽:“君無邪會讓您離開他這麼久?”

“他在冥界,天高皇帝遠,管不着我。對了鍾景,陰陽乾坤袋放在你這兒把,接這個機會,我想還給馨馨,怎麼樣?”

鍾景目光落在馨馨身上,巡視一圈,說:“馨兒沒了以前那般的靈氣。”

“沒靈氣會怎麼樣?”

“不一定能驅使的了陰陽乾坤袋,袋子在她手上,就跟普通的小八寶袋一樣,累贅。”

“你先拿來,馨兒在袋裏這麼長的時間充當袋靈,你也知,君凌那小子纏着她,她遇到的小鬼,可能多不勝數。有個東西護着也好,不然我不放心。”

“ 馨馨安靜的坐在沙發上,聽見鍾景和小幽談論着陰陽乾坤袋。

一開始毫無感覺,像他們在談論天氣,可聽到後面說陰陽乾坤袋是自己的,還需要靈氣驅使,有點懵。

小幽對鍾景說:“你看馨馨資質怎麼樣?”

鍾景反問小幽:“你想讓她當天師?”

“這倒沒有,只是想讓她有辦法自保。”

“自保,驅使陰陽乾坤袋?”採魅問?

“對!”

鍾景點頭:“馨馨或許當過袋靈的原因,資質不錯,頗具靈性,但她的靈性被壓制了,應該是君無邪給她壓了一道封印。”

小幽不解道:“爲什麼?”

“小幽,馨馨身世你又不是不知道,煞氣重,功德柱上缺損陰德,這樣的是不能投胎爲人的,君無邪是走了後門,將她煞氣封印了,自然會將靈性一起壓制。”

“那她豈不是不能驅使乾坤袋了?”

“也不一定,事無絕對。採魅,你先上樓把乾坤袋拿下來,原本袋子是馨馨的。”

採魅微笑道:“好!”

鍾毓已下樓,坐在沙發上。

鍾景交代鍾毓:“去,上樓把我的靈符拿下來,小姑娘最近確實諸事不順,就連君凌都不能護着她,得靠她自己了。”

鍾毓跟着母親上樓,拿靈符去了。

此時,大廳裏還剩下三個人,有些安靜。

小幽還拉着馨馨的手不放,微笑着。

她說:“馨兒,一會隨我去酒店住下可好?多陪我幾天。”

其實,馨馨跟小幽相處很不習慣,不知爲什麼,可能第一次遇見君凌母親,又出奇的年輕,不知什麼心態跟她相處,很不自在。

她也看的出,小幽是真心喜歡自己,那種感覺像她們認識很久很久一樣。

“阿……阿姨,我能回……”

小幽聽馨兒喊自己阿姨,噗哧笑了一聲:“唉,你叫阿姨,我還挺不習慣呢,叫姐姐吧。”

叫姐姐,君凌和自己同輩!尷尬……

馨馨:“小姐姐,我能回學校嗎?”

“不想跟我處啊?馨兒?”

鍾景看出來了,笑說:“小丫頭挺緊張,你把人嚇着了,隨她回學校把,在京城多住一些日子,想見她隨時可以。”

“唉,我想把她當成親閨女疼!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欲速則不達,給小女孩適應的時間。”

“行,馨兒下午回學校,有空經常賠我走走啊。”

…………

回去的車上,鍾景讓鍾毓親自送馨馨去學校。

德雲小師叔 一路上,馨馨沉默,反覆的看陰陽乾坤袋。

小袋子沁涼沁涼的,袋子正面是黑紅色的金線繡着陰陽八卦陣,反面是一個封字。

小幽告訴她,是專門吞噬鬼魂的,沒有袋靈可惜了。

這個袋子吞的鬼魂越多,會越強大。

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普通袋子,先讓她帶在身邊,看看能不能培養出袋子的靈性。

本王命不久矣 還說,袋子以前就是自己的。

她真能驅使袋子?

鍾毓見她反覆看袋子,說:“收好,不要讓惡鬼進入袋子充當袋靈,否者會很難辦。”

馨馨點頭!

“君凌早上可有生氣?”

“上車後,他就猜到了。”

鍾毓淺笑了聲:“果然,君凌一如的聰明,阿姨好像沒那麼排斥你們之間的事,你如何打算?”

完全沒有!

“你喜歡君凌嗎?”

就連鍾毓都這麼問。

馨馨不知如何回答。

馨馨岔開話題,默默道:“司焰烈的背景,查到了嗎?昨天晚上肖曉不是沒死,爲什麼能出現在頂樓,將我從樓上丟下去……”還差點摔死。

鍾毓臉色瞬間刷白,往常在學校裏的無往不利,大出風頭校草。

此刻,卻被馨馨問的懵了,不敢面對她的問題。

內疚,慚愧,狼狽……

許久,他才說:“對不起,馨馨,昨天我應該跟着肖曉上急救車的,她在急救車上,用醫生急救箱的手術刀,插進喉嚨裏,當場死亡。我完全沒料到她會這樣做,是我疏忽。”

“不是剛死的生魂都很弱嗎?爲什麼她這麼強大。”

“她怨氣太大,一連自殺兩次,怨氣不解,而且還有厲害的鬼魂相助。所以……我很自責,以後保證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接着,鍾毓說:“早上沒去開車接你們,倒不是怕君凌生氣,而是,真不知如何心態面對你。”

馨馨轉頭看了眼鍾毓側門。

清雋俊逸,眉眼柔和,五官生的柔美又恰到好處,看一眼就會讓人喜歡心動的治癒系的男生。

只可惜,這樣的男生只能遠觀。

像天上的神袛,落下凡間,如果姿勢和速度不對,會摔的滿身泥土,四腳朝天。

神還是那個神,臉還是那個臉,只是滿身沾染凡間的灰塵,美中存有缺陷。

原來神也跟凡人一樣會摔跤的,跟王八一樣摔的難看!

很久,馨馨咧嘴笑了笑,說:“沒關係,我不怪你的!”

他聽令君凌,沒義務圍着自己。

馨馨將陰陽乾坤袋吊起來,晃了晃,問他:“有沒有讓袋子注入靈氣的方法?”

“有,不過不太容易。”

“什麼意思?”

“去靈氣旺盛的地方,讓袋子自行吸收,然後從吞噬弱小鬼魂開始,慢慢煉化,全憑它自己!”

“有什麼地方嗎?”

“京城我知道幾個靈氣重的地方,不過很久沒去了,我先去查一查,等君凌上來後,他帶你過去。”

“行!”

…………

鍾毓送馨馨到新房樓下,馨馨上樓,準備打開門,掛在手機吊鏈上的袋子,晃動了兩下。

馨馨將手覆蓋在門後。

門,冰涼陰冷!

她準備掏鑰匙的手頓住,鑰匙從門孔裏迅速抽出來。

這一霎那間,嘭,門打開了,一道颶風把馨馨往房間內吸去。

嘭!

門迅速關上。

而馨馨猛地一撲,摔倒撲在地上。

她擡頭。

房子客廳裏,司焰烈正坐着,他是現代裝扮,穿着白色的剪綵立體的襯衫,皮膚雪白,嘴脣殷紅,一滴似鮮血顏色從嘴角沿下。

手上拿着一杯加冰的紅酒,慢慢搖晃着。

眼眸血紅妖嬈,注視着馨馨,像兇獸在注視自己的小獵物。

哪眼神赤果果的說,我應該是將你從哪裏開始吃呢,胸口,喉嚨,大腿…… 馨馨額頭汗簌簌往下落,聲音頓時卡在喉嚨裏,發不出聲。

怎麼會是他!

君凌不在凡間,被趕下冥界了,沒人幫她了。

完了!

面前坐沙發上的男人,放下酒杯,抽起桌子上一紙巾,擦拭一抹脣角殷紅血跡。

血脣勾笑:“小寶貝兒,地上涼,快起來,要是傷着了你,莫說君凌,我都會傷心的。”

馨馨心緒逐漸平靜,好大一會兒才從地上站起來。

她立在門後,手背抹乾額頭汗水。

司焰烈指着身邊的大沙發,笑着對馨馨說:“小寶貝兒,快過來坐那,我和你都這麼熟了,別見外。”

馨馨依舊站在門背後不敢動。

經歷過昨天晚上驚星動魄的一幕,馨馨對司焰烈懼怕到了極點,更何況君凌不能及時的出現救她。

見馨馨不動,司焰烈脣角的笑,一點點的冷下來:“小東西,你可知道我的耐心不太好呢,不乖乖聽話,保不準下一秒,我控制不住自己,把你怎麼樣了……”

接着,司焰烈控制不住的大笑,說:“到時,得不償失呢,你說是嗎?

馨馨掩藏在身後的手,抖抖抖……

怕,很害怕!

這個鬼,太傷心病狂了,什麼事都做的出。

嗚!好想君凌,他快點來救她!

好一會兒,司焰烈收斂魔咒一般的笑聲,雙手放在沙發靠背,殷紅詭異的眼眸微眯,說:“過來,陪我喝一杯酒!”

馨馨沒動!

“寶貝兒,過來!不要惹我生氣,告訴你,我生氣起來連我自己都怕!”

馨馨不敢與之對視。

因爲他眼眸裏都是紅,像血一樣的紅,血色瞳孔下暗藏無盡的煞氣。

那種煞氣,讓馨馨很害怕。

見馨馨不爲所動,司焰烈含笑耐心的誘哄着:“乖,過來,很久很久沒有人賠我喝過酒了,我孤寂的年歲,多到連我自己都數不清。”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誰?過來,我就告訴你!”

“冰箱裏有你們人類的喝的飲料和啤酒,你取出來,賠我喝一杯,喝高興了,我就告訴你,乖!”

司焰烈一遍遍的蠱惑馨馨,瞳孔煞氣漸漸的收斂,有些渙散,像喝醉了般。

就連說的話,漸漸有些口齒不清。

馨馨沒有去冰箱裏取酒,也沒有做到他那張大沙發上,而是做到斜對面的小沙發。

坐下後,她冷漠的說:“行了,我坐下來了,你可以說你是誰了嗎?有什麼目的,爲什麼要纏着我。”

司焰烈看了馨馨冰冷的小臉蛋,呵一聲又笑了,將喝光的紅酒杯放置在馨馨桌前:“寶貝兒,幫我倒酒。”

馨馨疏離的看了他一眼,端起紅酒,將他酒杯倒滿。

看起來是紅酒,可是顏色卻如血一樣的紅,很詭異。

好在,倒下去,這液體並沒有發出血一樣腥味。

馨馨將酒杯移到司焰烈面前,說:“酒倒了,可以說了嗎?”

紅酒被子自動飛到司焰烈的手中,他將紅酒杯接住,輕抿了一杯酒。

嘴脣,立即染上血一樣的顏色。

他食指輕輕的觸碰了脣,勾起笑意說:“寶貝兒,別急嘛!別怕呢。這不是血,我沒有喝血的癖好!”

馨馨冷漠的看他,說:“你到底想怎麼樣啊?”

“也不想怎麼樣,我就想拿到身體而已,拿不到身體一輩子就像孤魂野鬼這樣的飄着,拿到了,或許還能跟正常人一樣,跟小寶貝結婚生子喲。”

馨馨有點火了:“你別開玩笑了,不可能的。”

他不喜歡她!

接近她,目的是君凌!

“小寶貝兒,事無絕對,你沒試過怎麼知道自己不會喜歡我呢?”

“我不會喜歡你!”馨馨冷漠又堅毅道:“我不會沒腦到喜歡一個想要殺死自己的人?”

“瞧瞧,這小嘴兒凌厲的,是不是爲了昨天的事情生氣?彆氣了,不就是那個新魂把你從樓頂上丟下來嘛,下面有我接着你,你還真以爲我捨得殺你?乖乖,疼你還來不及,怎麼會捨得殺呢!”

“畢竟,你是第一個看見我的女人,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緣分,或許,上輩子我們是夫妻也說不定!”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