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姑娘因為都受過傷害,所以她們對傷心的人非常的敏感,樂天只需要在這個單間靜坐一會,讓自己的心情保持一種平靜的狀態,在這些女子的眼中,自己就像是一個受到傷害的人了。

因為這幾天平靜的生活,讓她們的警惕性和恐懼性也放鬆了許多,所以她們會主動的過來安慰一下樂天。

這就給了樂天一個鑽空子的機會……

這樣樂天到時候進行攝魄之術就簡單多了。

主動的配合和被動地強制攝魄有著天壤之別。

樂天走出了隔離地帶,他將這些女子全部都治療了一遍,天色已然都黑了,他自己也累的夠嗆。

蘇紫萱也不知道去哪了,辦公室里沒人。

樂天就自己離開了警局。

電話突然響了。

樂天看了看,是高小秋。

「怎麼了?工程完了?」他問。

「沒有啦……不是說了需要兩天嗎?是你要的假人肉來了……」高小秋說道。

「哦?在哪裡?」樂天問。

「在我的小店裡……你自己過來拿。」高小秋說道。

掛上了電話,樂天就趕了過去,高小秋也在小店裡,她看起來很趕時間。

「你好慢哦,這個給你……我要馬上回去。」高小秋著急的說道。

樂天接過了一個小盒子,他晃了晃,裡面居然還有流水的聲音,嘩啦嘩啦的。

「你要去基地?」他看著高小秋。

高小秋點點頭。

「我那邊已經到了關鍵期,你要準備隨時進行攝魄之術了。」她看著樂天。

「我已經準備好了。」樂天點點頭。 樂天帶著這個小盒子離開了高小秋的小店,高小秋也緊跟著離開了。

樂天去了孫浩南的洗浴中心拿回自己的車,他坐在車上,小心地打開了那個盒子。

盒子的裡面是一個玻璃的透明容器,裡面放滿了看起來黏糊糊的液體,一塊透明的白色東西在其中漂浮。

這個東西就是極其罕見的假人肉,它和那些普通太歲有著極大的區別,是太歲中極其罕見的一種。

樂天也是服氣了,幸好遇到高小秋,否則光是這個玩意,自己估計幾年都遇不到這樣一塊。

他小心地將東西收起來,放在車子里的裡面。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樂天的肚子也餓了,他開著車在路邊慢慢的轉悠,想找點什麼吃的。

路邊有一家涼皮店,現在的溫度越來越高,吃這個東西正合適。

樂天靠邊停車,人就下了車。

不少人看著他走進了涼皮店,開這樣豪車的人居然吃涼皮?不少人心裡都泛起嘀咕。

涼皮店裡面沒座位了,樂天拿著涼皮就坐在路邊吃,車子就停在旁邊。

「小哥哥……這個車是你的嗎?」

一個姑娘奇怪湊了過來。

樂天看了看她,點點頭。

姑娘奇怪的看著樂天,自己已經這麼主動了……這個人怎麼沒有反應呢?還在吃著涼皮?

「小哥哥……我可以去你的車上坐一會嗎?」她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樂天奇怪的看了看這姑娘。

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 「去唄。」他幾口吃完了涼皮,無所謂的點點頭。

姑娘一看,面色一喜,急忙拉了一下車門。

樂天用鑰匙打開車門,兩個人重新上了車。

「小哥哥……這個車好闊氣啊!需要幾百萬吧?」姑娘熱情的很,她還衝著樂天飄了個媚眼。

樂天挑了挑眉,他就是個瞎子也該看出這姑娘的意思了。

他咂了咂嘴,有點不知所措了。

這姑娘看到樂天居然一臉的緊張,她更是有點奇怪了,不過她的膽子也大了許多,她不去理會樂天,居然拿出手機在車上拍來拍去。

「那個……我老婆來了,你還是趕緊下車吧。」樂天說道。

姑娘一愣,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不想對我做什麼嗎?」她小聲的問。

樂天咽了口口水。

都說有錢人的艷遇會從天上掉下來……可是他也不是有錢人啊,這艷遇掉到自己的腦袋之後,自己這也接不起啊。

「下次吧……我老婆來了,不合適。」樂天重複說道。

「你騙人……你會有老婆?」

姑娘明顯不信,她非但沒有下車,反而往樂天的身上貼過去。

一隻手拿起樂天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樂天下意識的捏了一下,軟乎乎的……

「那個……我老婆真的來了,你這樣……我不好解釋的。」他急忙收回手。

姑娘看了看樂天。

「你們男人可真的是……既想偷吃,又不想負責任!行啦行啦,人家不用你負責任……行了吧?」她嬌嗔地說道。

樂天吸了口氣,這特么的……

自己又不是聖人,這女人這麼兇悍的攻擊自己,自己怎麼扛得住?

「老婆……」

樂天突然沖著車窗外喊了一句。

這姑娘根本沒理會樂天,她從副駕駛爬起來,整個人都貼在了樂天的身上。

夏依奇怪的扭過頭,剛剛他好像聽到了樂天的聲音?

「老婆……在這呢!自己家的車都不認識啦?」樂天招手。

夏依這才看到停在路邊的豪車,還有裡面的樂天,樂天的身上還有一個女孩。

「咦?你怎麼把車停在這呀?」

她走過去,奇怪的問道。

「我這不是等你嗎?你化個妝怎麼這麼久?」樂天說道。

夏依莫名其妙,什麼化妝?

樂天身上的姑娘奇怪的看著夏依,她打量了一下夏依的臉蛋,急急忙忙的從樂天的身上爬下來,打開車門就快速的離開了。

因為這個老婆……實在太漂亮了,她自愧不如。

樂天長長的鬆了口氣。

「上車。」他笑呵呵的看著夏依。

夏依上了車,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那個女孩……」

「不認識的,突然要上我的車,還往我的身上蹭……」樂天無奈的說道。

夏依輕輕地笑了。

「這是好機會啊,你為什麼不把握?」她問道。

拿出紙巾夏依遞給樂天。

「什麼機會?那女人臉上的粉有二尺厚,你看看我身上的白面子,我不喜歡濃妝艷抹的女人。」樂天擺擺手,沒接夏依遞過來的紙巾。

「臉上……」夏依提醒道。

樂天一愣。

夏依無奈,只好伸出手給樂天擦了擦臉。

「那姑娘留下的口紅。」她說道。

樂天一動不動的看著夏依,夏依突然發現兩個人的姿勢非常的曖昧,自己這個動作樂天可以清清楚楚的透過自己的領口,看到自己的衣服裡面……

她急忙收回手,臉都紅了。

「呃……謝謝你了。」樂天尷尬的說道。

明顯自己剛剛沒收住眼神的動作被人家發現了。

夏依搖搖頭。

「你孩子的事弄好了嗎?」樂天問。

夏依嘆了口氣,搖搖頭。

「現在一個好的幼兒園都不好上了……所有的家長對孩子的關注都太高了,我就去那家幼兒園院長家裡的那麼一小會,就有十幾個去送禮的了……而且人家送的東西都比我的好的太多了。」

「哪個幼兒園啊?我看看有沒有認識的熟人。」樂天問。

「新家和幼兒園。」夏依說道。

樂天點點頭,記下了這件事。

「小晗這丫頭怎麼樣了?上次見面這小丫頭還有點怕我呢。」他不著痕迹的詢問。

「還不錯,能吃能睡的……」夏依說道。

樂天點點頭,看起來短時間內是沒有問題的。

「你要去哪裡?我送你。」他問道。

「我就是想去一趟前面的超市……」夏依指了指。

「行!」

樂天點點頭。

將夏依送到了超市,樂天才開著車離開了。

他拿出電話給錢小楠打了過去。

「喂?」錢小楠接起電話。

「在哪呢?」樂天問。

「在公司啊……我這幾天都不敢回家。」錢小楠回答。

「行!你等著,我過去找你。」樂天說道。

錢小楠有點奇怪,這傢伙突然找自己做什麼?難道要幫她將別墅的野貓趕走嗎? 本來我還想問李隊長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但是現在看到他這個樣子。我也沒有繼續再問。我知道現在就算再問。他也不會告訴我的。

不過他的表現,讓我感覺到這件事兒更加棘手了。李隊長是那種非常正直的人。能夠讓他出現這種感覺,絕對是一個他絕對能夠信任的人,甚至很有可能是他的上司或者忘年交之類。當然。這只是我的懷疑。

看着李隊長失魂落魄的走掉之後,我一時之間感覺心裏空蕩蕩的。李隊長離開之後,我幾乎就等於斷了線索。

之前關於這件事情的所有線索。都是從李隊長那邊得到的。李隊長的離開,再加上之前方大師的警告,讓我也不清楚這件事兒到底應不應該查下去。

“葉子哥。你在想什麼?”正在我感嘆的時候,旁邊的囡子抓着我的手靠在我的身邊,有氣無力的問道。

我笑着揉了揉囡子的頭髮。她昨天晚上一夜都沒有睡覺。笑着臉上帶着疲憊。

“沒事兒,走,咱們先去吃飯,然後好好睡一覺。”我抓住囡子的手,開始朝着範老頭的鋪子那邊走去。

在到了鋪子那邊的時候,囡子的媽媽已經等着了。囡子看到媽媽之後,整個人都在往我身後躲,有些不敢見到她媽媽。囡子媽媽臉色十分的難看,看上去就像是要抓過囡子狠狠的教訓一頓。不過她的眼睛裏已經充滿了淚水,我揉了揉囡子的頭髮,然後上前去擋在了囡子媽媽的面前。

這事情我不敢跟囡子媽媽說的太細,害怕她會更加擔心,所以就說囡子去了同學家玩,纔有了剛纔的那一幕。

“嬸子,你放心吧,囡子沒事兒。今天就讓囡子在我家住吧,明天就要上學了,到時候你把她領回去。”我說話的時候,囡子整個人就躲在我的身後。

接下來的整整三天時間,我再也沒有看到過李隊長,給方大師打電話時候,他的手機再次陷入了關機狀態。囡子他們班級的同學也沒有出任何的問題,囡子的班主任雖然醒來了,但是他的胳膊還沒有恢復,因此也沒有再去上課。

好像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恢復了平靜,但是我知道,這種平靜不正常。 我和你來日方長 尤其是上次李隊長認出來了那個幕後之人的時候,整個人都像是崩潰了一般。那個人,肯定是有什麼目的,現在還沒有達成,所以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可是聯繫不上李隊長,我所有的線索都斷了,也只能夠乾着急。

到最後,我再次把目標定在了王小明身上,想從它這裏來得到突破口。當然不是直接從它的身上,而是要想辦法帶着它去見一見那個瘋了的老奶奶。到現在爲止,她雖然開始否認了王小明就是她孫子,可是我忘記不了當時她抱着石條那個背影,所以敢肯定,眼前這個王小明有九成就是她的孫子。

我根本不知道王小明晚上會在哪裏飄蕩,但是在囡子家門口肯定能夠找到它。

這回找它的時候,我沒有驚動囡子。自從上次回去之後,囡子的媽媽就把囡子關的緊緊的,到了晚上天剛剛黑就把門關了,不再讓囡子出去。所以當我看到王小明的時候,它看上去有些委屈。

“大哥哥,你怎麼在這兒?”王小明看到我之後,也有些意外,甚至眼神中有些請求。我知道它想見囡子,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沒有辦法把它帶進去。上次囡子出事兒之後,囡子的媽媽連我都不信任了。

當然,我也理解囡子媽媽的做法,畢竟誰都不想自己的小孩兒出事兒,那種提心吊膽的煎熬她肯定也不想再經歷一次。

“小明,你想不想回家,想不想去看奶奶?”我忍不住伸手想去摸它的頭,可是剛剛摸到一半,又把手給收了回來,想起了上次摸它的頭時候,手直接從它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聽見我這麼說之後,它臉上的表情更加的充滿了期待,直接興奮的點頭。它的臉上,還殘留着黑色的巴掌印,看上去特別的讓人心疼。

我並沒帶它先去療養院看她的奶奶,現在大半夜我也沒有辦法把它帶進去。況且,我現在還不能夠百分百確定那就是它奶奶,因此我帶着他出來打車直接朝着那個村子裏而去。只要它能夠確認家就住在那個村子裏,那麼我就可以肯定那個老婆婆就是它奶奶,到時候再帶它去見面。

在車上王小明不斷的在朝着我問各種各樣的問題,我一個字都沒有回答,因爲我剛纔有幾個動作已經讓前面的司機有些起疑心。如果我現在再說話的,真怕嚇到那個司機,更害怕他把我趕下車。

夜裏十一二點鐘的時候,我帶着王小命到了村子裏。

剛進村,整個村子裏就狗吠雞叫的,好像又有了活力。看到那些狗和雞,王小明十分的害怕,躲在我的身邊東張西望的。

“這裏是不是你們村子?” 步步驚婚 我有些期待的朝着它問道。

好半天時間,它才搖了搖頭:“我們村子都是瓦房,只有幾間平房,沒有這麼多樓房。”

剛纔看到它搖頭的時候,我整個心裏都是一沉,不過聽到後面它的話之後,總算是好了一些。要知道它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沒有回過家了,所以村子裏這幾年發生這樣的變化也一點都不奇怪。

它一路邊走還要邊到處看着,尋找記憶中的那種感覺。但是我卻是隨時注意着周圍的情況,生怕出來個人撞見。

直到遠遠的看到那個土牆瓦房,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而旁邊的王小明看到那個瓦房時候,整個就大聲喊着“奶奶”興奮的衝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我就知道絕對錯不了。那個老婆婆,就是王小明的奶奶。

但是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村長他們這些人會說沒有王小明這個人呢?還有那個老婆婆,只是到了療養院第二天,就堅決說王小明不是自己的孫子,這其中到底又發生了些什麼?

正在我想這些的時候,竟然聽到王小明在房子裏面哭了起來。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它哭,之前受過那麼多委屈,臉上的巴掌印到現在都沒有消退,都沒有聽到它哭過。但是這次,竟然哭了起來。我趕緊收起心思,朝着房子裏面跑去。它現在的哭聲太過於嚇人了,雖然我知道是它,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如果這哭聲讓村子裏的其他人聽到的話,估計得嚇個半死。剛纔還狗吠雞叫的村子,現在變得十分的寂靜,那些雞和狗就好像被嚇壞了一般,再也不敢多嘴。

進來之後我趕緊蹲在它的面前,低聲的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子哥,奶奶不見了。”它已經在房子的內外找了一大圈,沒有找到奶奶,所以纔開始哭了起來。

我趕緊安慰它,說自己知道它奶奶在哪兒,等明天就帶它去找奶奶。 愛她入骨:二嫁婚妻不要逃 聽到我這麼說之後,它終於停止了哭聲,然後滿臉期待的盯着我。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