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起洛陽鏟朝着木條下面的泥土繼續挖動,約莫挖了十來分鐘,本來還只露出了小半米的木塊,赫然被我挖出了一米長的木條,約莫有七八塊木條用鐵釘封住了入口。

“這上面掛了好多的黃符紙啊!”小胖子不禁感嘆。

惹時生非:總裁爹地別搶我媽咪! 我點點頭,看了一眼這木板上都被黃符紙全部貼滿,莫非這墓裏有什麼厲害的東西,需要鎮壓住才行。這個墓室問題這麼多,這如果單純是純陽子的墓室,應該不會這麼邪門,怕是有人利用了純陽子的墓室,做了什麼手腳纔可怕了。

我正準備伸手弄着一條條被扣死的木板,這小胖子立即制止了我,“哥,使不得啊,你看這上面這麼多符紙,咱們要是把這個木板拆了,萬一這鎮壓裏面的東西呢,被我們給破壞了,指不定要出大事啊。”

我心裏一沉,話雖然如此,可我也走到了這裏,沒了法子,必須要進去一探究竟才行,我立馬轉過頭,一本正經的看着小胖子說,“放心吧,有我在不會出什麼事情的。”

小胖子無奈的聳了聳肩膀,一旁的小女孩一臉好奇的看着我們,似乎對於墓裏東西她並不是很能理解。

我用力將這木板子一個一個全部拆了下來,立即露出了一個入口,我打開電筒往這裏面照去,一片黑乎乎的啥也看不清楚,只是隱隱約約看見有幾個臺階,但是臺階後面的視線被擋住了,不清楚裏面到底是怎樣的格局。

“跟着我,別走丟了。”我嚴肅的對着他們說,立即邁着步子朝着裏面走了進去。

剛走進去沒兩步,四周黑乎乎的一片,看上去有些空洞,我拿着手電筒照在前方,正好看見了一個臺階,順着臺階走下去,竟然是一條長長的梯子,盤旋在這墓室中。

(本章完) 花護法聞言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你發現了嗎?」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

「確實不對勁!看起來這東方神尊府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帝溟寒點點頭說道。

「晚一點兒我們兩人去看看吧!」 名門寵婚 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好,先吃東西!」帝溟寒點頭道。

幾個人吃完了東西之後,各自回到房間休息了,許久一道黑影從小院外離去……

墨九狸和帝溟寒在屋內等到對方離開許久后,兩人才紛紛起身,出了院子,帝溟寒帶著墨九狸輕車熟路的,直接來到了東方神尊的院子,可是當兩人剛靠近的時候,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周圍隱藏了許多的高手……

帝溟寒拉著墨九狸隱到了暗處傳音道:「這裡之前是東方川居住的地方,不知道為何現在這麼多人把守!我們在這裡等等看……」

「我回你空間,你帶著我進去吧,你一個人應該沒問題的!」墨九狸想了想說道,她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足,怕是會讓周圍的高手發現!

「好。」帝溟寒聞言說道。

然後,墨九狸直接回到空間,讓雲夏化為紋身貼在的手背上,小書將空間敷在雲夏身上,墨九狸的聲音傳入帝溟寒耳中道:「好了,走吧!」

帝溟寒聞言看了眼手背上的雲夏,縱身直接潛入了院內,周圍的高手一點都沒有發現帝溟寒的身影。帝溟寒神識散開小心翼翼的潛入進去后,四周觀察了一下,在其中一間屋子內,察覺到一絲氣息……

帝溟寒縱身飛掠進去,進去之後發現一個中年男子,盤膝坐在屋內的床上打坐修鍊,帝溟寒察覺到屋內並沒有其餘人,暗處也沒有隱藏任何人,微微釋放了一點氣息……

床上的中年男子似乎察覺到有人進來了,眼皮動了動說道:「聖子還是回去吧,當初的事情我已經問心有虧,絕對不會再幫你做任何事情了!」

帝溟寒仔細一看,床上的中年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東方神尊東方川,可是東方川根本沒有睜開眼睛看他,卻把他當成了聖子墨紫陽,看起來墨紫陽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找東方川了……

帝溟寒站在一邊沒有說話,也沒有動……

東方川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繼續說道:「我東方川一輩子從來做事都無愧於心,當初為了這東方神尊府的位置,聖子你曾經幫過我,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幫你做了很多事情,即便違背良心,我念著你的舊情我也幫你了!我自認這麼多年來幫助你做過的事情,足以還你當年的恩情!如今,那些人我根本沒有反坑的能力,所以我不想再去做那些事情了!如果他們和聖子不滿意,大可以直接說一聲,我自行了斷就是了……」

東方川說完察覺到還是沒有動靜,有些好奇的睜開眼睛,卻看到一個陌生男子站在屋內,心中驚訝,他被囚禁在這裡,外面的人喊出一個都在他的實力之上的…… 小胖子愣了愣,立即對我說,“哥,這下面到底有多深,這梯子完全看不到頭!”

我深吸了口氣,我也沒有底,這深不見底的梯子,怕是一時半會走不出去。

小女孩突然想起什麼來了,立即說,“這梯子我好像聽我爹說過,他說這個梯子極其詭異,每下一層,都有奇奇怪怪的東西阻礙他,他說若不是爺爺當年教了他幾手,他是根本走不出這梯子。”

“這梯子什麼來頭?”我十分不解,不過是一個梯子,竟然還有如此玄乎的事情。

小女孩一本正經的告訴我,“爹說,這梯子很可怕的,具體是什麼他也沒說清楚。”

小胖子臉色早就不好了,從我一開始決定要進來時候,他整個人的臉色就慘白的很,這我也能明白,畢竟小胖子上次差點就死在山谷之中,要不是江離逆天改命救了他,他此刻早就成了地下亡魂了。

他這麼害怕也是有原因的。

而我既然是他的哥哥,就一定不會讓他受傷害,好歹他和爺爺流着同一個血脈,雖然爺爺與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可我心裏早已經認定自己姓陳,就是陳家的人,至於杜海,我從來沒有認爲他是我爹。

所以,小胖子對於我而言,和我流着同一個孃的血液,是我目前唯一的親人,就算是我自己付出所有,也絕對不會讓任何傷害小胖子的。

我們順着梯子往下走,走了約莫十來分鐘,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小胖子無聊之下就問我,“哥,你說陰長生和周武王他們真的會復活嗎?”

“也許會吧,陰司那邊應該已經有了把握復活周武王了,估計就差陰童心了,所以你要小心一點。”我說。

小胖了哦了一聲,又繼續問我,“你說這陰長生和周武王打起來會是個怎樣的場面?”

我想了想,以前聽江離提起過周武王和陰長生反目,聽說打起來的時候場面極其壯觀,特別是酆都城是極其的熱鬧,後來陰氏弟子將幾面山移到酆都城門外,將酆都城包裹的嚴嚴實實,不讓這些人出來,才叫一個霸氣。

但是說到底,我還是不喜歡看見鬥爭,畢竟受苦受難的,還是道徒和陰差們,他們是最下面的老百姓,卻成了人肉靶子。

那種就是犧牲,說到底我還是不喜歡這樣的感覺,我更敬佩陰長生所遵循的帝道,以理服人,而不是用暴力。

其實周武王這個人我也並不瞭解,大多數都是從別人的嘴裏聽來的,只是從他的行事作風上來看,的確不是個君子,但也不是小人吧。

其實對和錯這個事情來看,沒有絕對的答案,只是大家彼此的信念不同而已。

“滴滴滴——”

這像是電報的聲音忽然又一次出現,來的毫無防備,一瞬間我們都停下了腳步,仔細聽着聲音的位置。

小胖子一臉擔心的看着我說,“這聲音又出現了,怕是有鬼在打電報啊!”

“淡定點。”我一本正經的看着小胖子說。

這電報的聲音的確有些不大對勁,一直重複這同一個頻率,而且聲音明顯不對勁,像是就在四周發出來的聲音,我仔細看着每一步的梯子。

“等等,這聲音又沒了。”我繼續說。

小胖子一愣,連忙側着耳朵聽,“誒,真的沒了,剛纔我還聽見的,怎麼我們一停下來,這聲音就沒了,難不成幻聽了?”

“如果說一個人聽錯了是幻聽,而我們三個人同時聽到了,就絕

對不是幻聽,所以剛纔我們聽到的東西肯定是存在的。繼續走兩步看看。”我說。

小胖子和小女孩都點點頭,對我說話的並沒有任何疑惑,跟着我一起邁着步子朝着梯子繼續走了下去,剛走沒兩步路,這像是電報的聲音,又一次傳了過來。

“我去,這聲音又來了,該不會是鬼吧?”小胖子叫了起來。

我一臉冷靜的看着四周,空蕩蕩的一片,除了梯子是一點其他的東西都看不到,這梯子究竟有多長,連我也不清楚。

綜深淵之獄 我繼續朝着梯子走了下去,這個聲音一直出現,極其有頻率,我只好又一次停下腳步,想要看個究竟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這剛一停下步子,這聲音就突然又沒了。

我不免覺得有些奇怪,這聲音爲什麼一會出現,一會沒有的,莫非還能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不成,那也太詭異了。

這小胖子也發現了這個問題,立即說,“哥,不對勁啊,咱們一走,這聲音就出來了,我們一停下來,這聲音就消失了,難不成我們每下一步梯子的時候,這聲音就會跟着我們?”

我也納悶了,這聲音按理來說不應該會跟着人走,莫非是這個梯子有什麼問題不成。

我立即蹲下身子,朝着梯子看了過去,這每一階梯子,似乎都有點不大對勁,看着材料應該就是普通的水泥石,我伸手敲了敲這地板,果然這如同電報聲的聲音又一次出現了。

可我一收回手,這聲音就赫然消失了,證明這電報聲是因爲這個梯子的原因,只要觸碰梯子就會發出聲音,我不免好奇了起來,究竟是爲什麼要這麼設計,難道這電報對墓室有什麼保護作用麼?

“胖子,你仔細想想,關於墓室的格局,你之前不是專研過墓地下的東西嗎?有沒有什麼和這梯子有關係的?”我問。

小胖子仔細想了想,皺着眉頭苦大仇深的模樣,隔了一會,這小胖子就說,“這墓室裏建造梯子確實有很多的說法,其中有一個就是把非本族的人迷惑進另一個方向,但是這裏本來就只有一個梯子,應該不是。”

“還有沒?”我繼續問。

小胖子皺着眉想了許久,“還有關於梯子的就是防禦工作了,可能和這個電報聲音搭不上邊。”

這千百年來的墓室萬變不離其宗,無論怎麼變化,有些東西卻始終有些雷同。

防禦……排除迷惑我們的可能,這防禦莫非和這電報聲有些什麼關係不成。

“這電報是來傳遞消息的,我們每走一步,也許會通知這墓室裏的東西,會不會有這種可能?”我問。

小胖子撓了撓後腦勺,倒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一語不發的小女孩倒是忍不住的問了句,“可是我們在墳塋的時候不也聽到了這個聲音嗎?可是那個時候我們並沒有下去呢?”

這話倒是的確說到了點子上,莫非這墓室裏有其他人比我們先進來。

我仔細一想,整個墳塋這麼大,指不定也有其他的位置可以進入這個墓室,可是誰會比我們先搶先一步進來,我就還真有些不知所然了。

“我們小心一點,只怕這墓室裏不止我們幾個人,還有其他人也在裏面,他們應該是從其他入口進來的。”我一臉嚴肅的告訴他們。

這小胖子仔細一想,立即說,“那會不會是陰司的人,只是這裏是純陽子的墓室,他們也沒有道理來這裏吧?”

“怎麼沒有了,你忘了老婦人當初說的話

了嗎?之前有一羣冒充我龍虎宗的道士,應該就是陰山派的人,他們身旁有個老嫗,應該就是陰司的人,這墓室裏面除了純陽子,還其他什麼東西我們就不知道了,指不定對陰司也有什麼利害關係。”

我們順着梯子一直往裏面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腿都快走軟了,卻還看不見盡頭。

小女孩赫然停下腳步,“小哥哥,我覺得不對。”

我愣了愣,“什麼不對?”

小女孩指了指梯子,“這個梯子不對,你看我們一直是在往下走,可是從墳塋裏進來,應該是在地下沒錯,可也不可能直線向下,那豈不是都可以走到地殼裏去了!”

這小女孩這麼一說,我倒反應過來了,我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這個電報音上面去了,卻忽略了這個最直接的問題。

我心裏一愣,怕是這梯子是個幻境,把我們困在這裏,應該是從我們下梯子的時候,觸碰到了電報聲音,這梯子裏東西就傳遞了消息給這墓室裏的機關,讓其幻境產生,將我們困在這裏面。

我赫然拔出赤紅寶劍,用力朝着梯子一揮,赤紅寶劍也像是有了感應一樣,發出極其妖異的紅光,一瞬間,將這梯子斬成了半截。

只聽見‘轟隆’一聲,這四周突然發出了嗡嗡的聲音,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倒了一樣。

緊接着又是一聲,‘砰’——

無數的飛石不斷降落,赫然在牆面上炸開了一個洞口。

我再回過頭一看,這原本看不見底的長梯子,赫然只有一小節,正好是朝着另一扇門對準了過去。

我仔細一看,這突然被炸開的牆是怎麼回事?

“好奇怪,我明明是砍斷了幻境,怎麼這裏莫名其妙的炸開了一堵牆。”我有些鬱悶的說。

小胖子仔細一看,立即說,“我們出了幻境,怕是這裏面的人還有沒出來,但是他們一定觸發了什麼,所以把牆都炸開了。”

“你的意思是,他們在幻境裏,我們已經出來了,所以我們現在在同一個位置,但是他們看不見我們,我們也看不見他們,是這個意思嗎?”

小胖子點點頭,“對。哥,你看着牆上的洞,顏色暗沉,應該炸了一會了,而我們從幻境出來,這裏才突然被炸開,說明什麼?”

“時間倒轉?”我微微一愣。

小胖子點點頭,“我們在破壞這個幻境的同時,時間上也發生了變化,只怕整個墓室有一個更大的困境籠罩着我們,怕是有高人在這裏坐陣,能使用這樣的道法,實在太過於高深,這樣的人只怕和江離的道行有的一比。”

見小胖子一臉嚴肅的樣子就知道,他說的肯定有道理,小胖子這個人我清楚的很,平日裏雖然膽小,可遇到事情他分析起來的頭腦可比我厲害多了,這也爲什麼江離要讓小胖子冒險陪在我身邊的原因。

“困陣中還設置了幻陣,現在被困陣顛倒了時間,我們應該是回到了困境裏那批人才進來的時候的時間。”我一本正經的看着小胖子說。

那些人是什麼人,什麼時候來的我們都不知道,更不清楚一點眉目了。

小女孩歪着腦袋看着被炸開的洞子,一臉興奮的對着洞子裏面的人喊了聲,“爹!”

我和小胖子面面相覷,她爹不是已經成了血屍了,怎麼會在這裏。

我立即朝着小女孩看去的那個方向,果然,對面站着一個人,和我在墳塋裏挖到的血屍,長得一模一樣。

(本章完) 「你是誰?」東方川看著帝溟寒問道。

「我是誰,東方神尊不必過問,你如果想出去,我帶你出去就是了,你如果不想出去,那麼我有些事情想問你,希望你能如實相告!」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你說墨紫陽的人?」東方川看著帝溟寒問道。

帝溟寒聞言沒有說話,東方川冷笑一聲道:「你有什麼事情需要問我?我所做的事情,不都是墨紫陽逼我做的嗎?如果不是因為被他的表面所欺騙,我又豈會落得今天這般地步!」

「當初神主墨湮一家被發打入遺失禁地,可是你們四方神尊所為?」墨九狸傳音給帝溟寒,帝溟寒看著東方川問道。

「我不管你是誰?如果你是墨紫陽派來的人,想要讓我承認那些莫須有的罪名,那就回去吧!我做過的事情,我都敢承認,至於我沒有做過的事情,你用什麼辦法也沒用,我不想見任何人,你走吧!回去告訴墨紫陽,不必再來這裡了……」東方川閉上眼睛說道。

帝溟寒見狀非但沒有離開而是再次說道:「你願意老實的被囚禁在這裡,應該就是因為你的妻兒吧!」

「你想做什麼?墨紫陽答應過我,只要我不離開這裡,不做背叛他的事情,婉柔和晴兒就依舊會是東方神尊府的主人,絕對不會為難她們母女的!」東方川聞言睜開眼睛,看著帝溟寒眼神冰冷的說道。

「呵呵,你緊張什麼,我並沒有說什麼不是嗎? 萬界之我開掛了 只要你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帝溟寒微微一笑問道。

「哼……不必白費心思了!我是不會跟你說任何事情的,如果墨紫陽敢動我的家人,我寧可跟他同歸於盡……」東方川冷冷的說道。

帝溟寒聞言唇角露出一抹笑意,停留了片刻轉身離去,感覺到帝溟寒消失,東方川再次閉上眼睛打坐……

他根本沒有過多的懷疑,斷定帝溟寒是墨紫陽的人,畢竟如今他所在的地方,別人想進來根本不可能的……

帝溟寒離去后直接在神尊府裡面搜索了一圈,最後來到一處亮燈的院子,墨九狸從空間內出來,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說道:「東方川只有一個妻子和女兒,他一直十分疼愛他的妻子和女兒,為了讓妻子能常伴他左右,據說在他妻子沒有成為神尊前,東方川差一點廢了自己的修為,為的是跟妻子一起隕落,後來她的妻子不忍閉關數千年,終於突破神尊!而且我們出事前,我記得東方神尊的女兒剛出生,可以說是附近的盛事了……」

也正是因為東方川的專情,讓帝溟寒對他印象一直很好……

「看起來,想要讓他開口,我們只能從他的妻女身上下手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嗯,但是我們並不了解他的妻女,所以我看還是先觀察一段時間的好!免得到時候有什麼差錯……」帝溟寒聞言說道。

「那還是你帶著我在暗處觀察幾天吧!不然我擔心這府里還有高手,我暴漏了了我們的身份!」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只是此時此刻他爹身上那些被我用洛陽剷剷傷的傷口已經沒了,這證明此時此刻站在我們面前的人,和我們的時間是完全不同的。

小女孩一臉興奮的看着他爹的出現,他爹倒是顯得尤爲驚訝,“你們在這裏做什麼,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否則我們一輩子都出不去了。”

這話說的極其玄乎,我陳蕭從小到大下過的墓室多的很,倒還從來沒說個怕字,加上這是純陽子的墓,我就更不怕了,畢竟道門中人做的墓室,裏面的規律我也都通宵,無非是關乎八卦、陰陽、奇門遁甲、五行等等東西組合而成的,只要摸着規律進去,基本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小女孩一個勁興奮的撲了上去,“爹,你們怎麼會醒來了?”

他爹皺着眉頭,“發生什麼事情了,什麼叫我會醒來?”

我愣了愣,莫非這世間顛倒的有些不對勁,這個爹,現在還是沒有死的時候,因爲小女孩死的早,定格在了這個年齡,所以他爹見她的時候,倒也沒覺得有問題。

小女孩歪着腦袋一臉好奇的看着他爹說,“爹,你不是葬在這上面的墳塋裏嗎?我們進來的時候還不小心挖到你的屍體呢,沒想到過去這麼多年,你的屍體一點都沒腐爛,還有血流出來呢!”

小女孩自然是把什麼話都說了出來,畢竟眼前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親爹。

她爹微微皺着眉頭,一臉嚴肅的看着小女孩說,“孩子,趕緊離開這裏,這個地方不太對勁,能夠操控時間和幻覺。”

我心裏一沉,看來他一定是經歷了什麼,看見了什麼,所以才如此果斷的說出了這句話。

我立即上前,“叔叔你好,我是道門龍虎宗現任掌教陳蕭,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墓室裏到底有什麼問題?”

他爹一臉詫異的看着我說,“你就是陳蕭?”

我愣了愣,莫非他認識我不成?

不對吧,他死的時候,我還沒出生呢!

他爹見我一臉茫然,又繼續說,“我下墓之前曾去五里村找算命世家給我算了一卦,他們說我此行危險,但如果遇到一位叫陳蕭的道士,也許會爲我逆天改命,逃過一劫。”

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能在幾十年前就推算出我的存在,我都還沒出生,就能斷定我會來救他?

“算命世家?是五里村東北的那羣人嗎?”我問。

她爹皺着眉頭思索的一會後搖搖頭,“不是,那個算命的只在我們五里村待過小半個月,是個老瞎子,看上去說話很有道理似得。”

瞎子?

我和小胖子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了句,“老瞎子?”

這老瞎子竟然在幾十年前就斷定我陳蕭會出生,也就死說老瞎子早就算準了我會出現在這裏,那麼從一開始,老瞎子就盯上我了?

英魂一鐵甲 可這老瞎子爲何會知道我的存在,這麼一想也就太過於可怕了,一回頭想到我三個爺爺全都都是聽了老瞎子話,出去在外闖

蕩後,回來做的事情全部都被老瞎子一一說準了,這老瞎子神機妙算,他到底還知道什麼,他想做什麼。

隱隱約約,這老瞎子在暗中已經操控了我們全家,就我連我弟弟也成了他的徒弟。

小女孩她爹繼續說,“這麼說,我本來應該是死了,死後又被你找到了,那你們現在豈不是已經中了時間顛倒?”

我可以理解我們穿越了嗎?

雖然這是被人用困陣所導致的,我也不能解釋的清楚裏面的一些緣由,但是我知道,這個東西真的無法用常人的方式去解釋。

Wωω ▪тTk an ▪Сo

我點點頭,“據說這裏應該是純陽子的墓室,一路上我們都挺到了奇怪的電報聲音,一直跟隨這下樓梯發出來的,不知道你有沒有經歷過。”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