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瞳,你別鬧了,你看我這都什麼樣了”我沒好氣的對王鶴瞳說道。

“誰跟你鬧了,我跟你說真的”王鶴瞳這話不但給我整懵了,也把柏皓騰給整懵了,我們倆不知道這個王鶴瞳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王鶴瞳,大師姐知道你說這個能不能打死你”柏皓騰在一旁插了一句。

“柏師兄,你猜道教協會準備派哪個長老來幫我們”王鶴瞳一臉凝重的望着柏皓騰說道。

“派誰來?跟林兄弟還有你大師姐有關係嗎?”柏皓騰問到。

“當然有關係了”王鶴瞳一本言辭的說道,我躺在沙發上則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看着他們倆。

“別扯了”柏皓騰搖着頭說道。

“道教協會要派我大師兄過來”王鶴瞳嘆着氣說道。

“你是說長老們要派張海波過來?”柏皓騰眯着眼睛問道。

“沒錯”王鶴瞳一臉不高興的說道。

“難怪你要把你大師姐介紹給林兄弟”柏皓騰一臉無奈的說道。

“你們倆在哪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明白”我在一旁疑惑的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王鶴瞳最討厭的人要來這了”柏皓騰在一旁笑道。

“就是你們說的那個張海波?”我問道。

“你別問那麼多沒用的,我就問你喜歡不喜歡我大師姐”王鶴瞳固執的向我問道。

“別鬧了鶴瞳,我有克妻命”我根本就沒把鶴瞳說的話當真。

“沒事,只要你喜歡我大師姐,我讓我師傅給你改命,我師傅最疼我了,我說的話他也會答應的”

“我還是睡覺吧”我再一次的閉上眼睛把身子轉了過去,也不知道爲啥,我這腦海裏老是會出現暮婉卿那冰冷的面孔。

“你可真完蛋”王鶴瞳沒好氣的數落着我。

“大師姐,知道是張海波來嗎?”柏皓騰問道。

“知道,大師姐現在比我還愁着呢”王鶴瞳嘆了一口氣說道。

此時我有點好奇王鶴瞳嘴裏說的這個張海波到底是什麼人,能讓暮婉卿感到愁的人一定不會是個簡單的人物,師傅曾經說過道教協會裏面都是一些藏龍臥虎之人,因爲能在道教協會裏混的那些人都是各個門派的精英人物。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你們都在啊”這個時候王思琪推開茅山堂的門走了進來,她一臉笑容的看着柏皓騰還有王鶴瞳打着招呼,王鶴瞳沒說話只是對王思琪微笑的點了一下頭。

“思琪你來了”柏皓騰熱情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對王思琪打着招呼。

“林不凡他怎麼了”王思琪看我臉色蒼白的躺在沙發上關心的問道。

“受了點傷”柏皓騰對王思琪說道。

“受傷在家躺什麼,趕緊去醫院”王思琪走到我身邊用手推着我說道。

“我沒事,小傷而已”我睜開眼睛對王思琪說道。

“什麼小傷,你臉一點血色沒有,這傷肯定不能輕了,趕緊起來我開車拉你去醫院”王思琪拽着我的胳膊說道。

“王思琪我真的沒事”

“隨便你吧,懶得管你”王思琪坐在我身邊陰着臉子說道

“這關係真是越來越亂了”二柱子在一旁插了一句。

“你放心吧思琪,林兄弟的傷沒多大事,休養幾天就好了”柏皓騰看出來王思琪對我有些擔憂。

“那好吧,你要有是哪裏不舒服的話,給我打電話”王思琪一臉關心的看着我說道。

“謝謝你了”一向任性的王思琪突然這麼關心我讓我覺得很彆扭。

“鶴瞳,二柱子,我帶你們兩個逛街去”柏皓騰站起身子對二柱子說道。

“我想留下來照顧我師傅”二柱子坐在柏皓騰身邊沒有起身。

“你要不跟我走的話,我可在你師傅面前給你穿小鞋了”柏皓騰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這….”二柱子向我看了過來。

“去吧,我不是給你錢了嗎!你跟你柏師叔去買兩套衣服穿去”我對二柱子囑咐道。

“我知道了”二柱子聽我這麼說,這才起身跟着王鶴瞳還有柏皓騰離開,柏皓騰臨走的時候給我使了個眼神,我這才知道這柏皓騰是故意將王鶴瞳還有二柱子支走留下我跟王思琪單獨在一起。

“我給你那一千塊錢,你給柳涵了嗎?”我向王思琪問道。

“給了,她沒要,我打算這個月做工資的時候,把這一千塊錢劃到她的工資裏”王思琪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幹嘛這樣看着我”我莫名其妙的向王思琪問道。

“沒事”王思琪趕緊把臉轉向一旁,此時王思琪的臉羞的通紅。

“你想吃點什麼,我去給你買吧”王思琪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看我,她的眼神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什麼都不想吃,你不用麻煩了”此時我覺得茅山堂的氣氛有那麼一點點尷尬。

“二柱子,你小子怎麼一點事都不懂”剛走出茅山堂柏皓騰就沒好氣的指着對二柱子說道。

“怎麼了柏師叔”二柱子不明白柏皓騰說這話的意思。

“你不知道那個王思琪是你師傅的小相好嗎?”

“這個還真不知道”二柱子搖着頭笑道。

“柏師兄你可別鬧了”王鶴瞳在一旁笑道。

“二柱子,你說讓我大師姐給你當師孃好呢,還是讓那個王思琪給你當師孃好呢”王鶴瞳閒着無聊也開始打趣着二柱子。

“可不可以讓我師傅兩個都選”二柱子說這話的表情非常的認真。

“哎呦喂,沒想到你這小子還挺會爲你師傅着想的,爲什麼讓你師傅兩個都選”王鶴瞳笑着問向二柱子。

“她們倆各有各的好處,暮師姐長的漂亮,王思琪雖然醜但是她有錢,她們倆要是都嫁給我師傅的話那就完美了”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鼻涕泡都差點美出來了。

“又不是給你做媳婦,你美個什麼”柏皓騰看着二柱子那美滋滋的樣子就有點忍不住想笑。

“我替我師傅高興”二柱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好了,不逗你玩了,今天你看上的衣服,師姑都包了”王鶴瞳爽朗的對二柱子說道,接觸這個二柱子時間長了,就連王鶴瞳也有點喜歡這個二柱子了。

“不用了,我師傅給我一千塊錢夠了”二柱子從兜裏掏出一千塊錢說道。

“這一千你還是自己留着買吃的吧”柏皓騰也在一旁說道。

中午柏皓騰他們幾個都沒回來,只留下我跟王思琪在茅山堂裏,我躺在沙發上看着棚頂發呆,而她則是坐在我身邊玩着電話,我們倆也不說話。

“你在這坐着,我去給你買飯”王思琪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就站起身子向外走去,過了半個多小時,王思琪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就走了進來。

“絲”我剛要從沙發上爬起來,我這胸口就傳來一陣疼痛,我疼的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你還是躺着吧,我來餵你”王思琪說完這話就拿起勺子開始餵我。

“我還是自己來吧”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別墨跡,張嘴吃”王思琪用勺子把餛飩送到我的嘴邊說道,這頓飯吃的是我最難受的一次。

“王思琪,你要有什麼事就去忙吧”我吃完飯對王思琪說道。

“今天我沒事,我看你這傷的也不輕,你別在家躺着了,趕緊跟我去醫院吧”王思琪皺着眉頭看着我紅腫的胸口,他還是有點不放心我。

“真的沒事,這都是小傷,咳咳”說到這的時候我咳嗽了兩聲。

“你是不是沒錢了,我這裏有錢”王思琪以爲我是沒錢呢。

“我有錢,我真的沒事”我對王思琪的熱情感到有些無語。

“林不凡,你說我這個人很不好相處嗎!”王思琪一臉認真的向我問道。

“還可以,挺好相處的”我擠出一絲微笑說道。

“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有些怕我”王思琪直勾勾的看着我問道。

“沒有啊,我爲什麼怕你”

“那沒事了”王思琪一臉失落的轉過身望着茅山堂外,我也不知道王思琪爲什麼要這個樣子。

等到下午兩點多的時候,柏皓騰他們三個人提着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到了茅山堂。

“林哥,這是給你買的衣服”王鶴瞳將兩個袋子扔到了茶機上。

“鶴瞳,你再別爲我花錢了”我不好意思的說道。

“其實這也沒幾個錢,我看着天也冷了,你身上穿的都是單衣服,所以就自作主張給你買了兩套棉服,應該合身”王鶴瞳一邊說着一邊把衣服從袋子裏拿出來在我身上比量着。

“師傅,師姑也給我買了,這衣服挺貴呢,一套就一千多”二柱子在一旁插嘴說道。

“鶴瞳,我桌子的抽屜裏有錢,花了多錢你去拿”

“林哥你這個人就是死板,我一個當妹妹給你買套衣服也沒什麼,你要是這個樣子我生氣了”王鶴瞳撅着小嘴說道。

“林兄弟,鶴瞳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咱們也都不是外人”柏皓騰有些看不過眼我這扭扭捏捏的樣子。

“那真是謝謝你了鶴瞳”我一臉感激的看着王鶴瞳,其實我一直想要買什麼衣服,但是卻一直沒有時間,關鍵是我懶得去買。

“林哥你以後不要跟我這麼客氣了,你還當我是你妹子嗎!”王鶴瞳搖着頭說道,聽到王鶴瞳這麼說我只好尷尬的笑了笑。

“既然你們回來,那我就先走了”王思琪從沙發站起來就往外走去。

“思琪,留下來晚上一起吃飯吧”柏皓騰對王思琪挽留道。

“不了,我晚上還有應酬,再見”王思琪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茅山堂。

“林兄弟,我看這個王思琪的臉色不太好,你是不是剛纔惹人家姑娘生氣了”柏皓騰坐在我身邊問道。

“沒啊”我搖着頭說道。

“柏師兄,你這一口一個思琪,叫的還蠻親密的啊”王鶴瞳瞪了柏皓騰一眼數落道。

“這也沒什麼啊”柏皓騰沒聽出王鶴瞳說這話的意思。

“那你還想發生點什麼嗎?”王鶴瞳的語氣有點酸,態度還有些強硬。

“這時間也不早了鶴瞳,你還是趕緊去找大師姐去吧,你要回去晚了大師姐又要說你了”柏皓騰聽出王鶴瞳的意思了,他趕緊故意轉移話題。

“柏皓騰,你別給我轉移話題,我還沒發現你什麼時候叫我的名字叫的那麼親密,你什麼意思”王鶴瞳不依不饒的說道。

“你可別鬧了,人家王思琪是林兄弟的小相好,我柏皓騰是什麼人你不知道嗎!我能搶林兄弟的女人嗎?”柏皓騰紅着臉對王鶴瞳說道。

“那好吧,我原諒你了”王鶴瞳聽柏皓騰這麼說,再就沒說什麼。

“我說你們倆吵架能不能不把我帶上,這什麼跟什麼啊”我躺在沙發上一臉無辜的看着王鶴瞳與柏皓騰說道,這兩個人簡直是夠了。

“鶴瞳,你趕緊回去找你大師姐吧,這時間也不早了”我看着牆上的鐘也對王鶴瞳囑咐着。

“時間還早着呢,林哥你是不是煩我了”王鶴瞳淚光閃閃的看着我,她完全是在跟我裝可憐呢。

“我怎麼會煩你呢,我只是不想你被你大師姐趕回龍虎山”我裝作一副關心的樣子對王鶴瞳說道,王鶴瞳聽我這麼一說她這心裏還真有些顧忌。

“那好吧,既然你這樣說,我回賓館找我大師姐去,對了你這房子還有幾天能住啊”王鶴瞳是一點也不想住賓館,她的心思完全都在柏皓騰的身上。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我剛要說還有三天能住,柏皓騰在王鶴瞳身後趕緊擺着手然後伸出一個手掌,我知道柏皓騰的意思“還有五天能住”我回答道。柏皓騰則是對着我豎起了個大拇指。

“啊,還有五天,我恨不得明天就搬過來跟你們一起住”王鶴瞳一臉失望的說道,而我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這個人不善於說謊,我怕我說多了會說漏了嘴。

“鶴瞳,等這面能住了,我會打電話通知你跟大師姐的,你趕緊回去吧”柏皓騰幽幽的說道。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真是討厭”王鶴瞳轉身就向外走去。

“柏師兄,你開車送我回去吧”王鶴瞳走到門口的時候轉過身向柏皓騰說道。

“你自己打車回去吧,也不遠”柏皓騰有點懶得起身,畢竟他今天陪二柱子還有王鶴瞳逛了好幾個小時的街,他有點累了。

“你到底送不送我”王鶴瞳怒瞪着雙眼衝着柏皓騰大聲的喊道,她這一嗓子喊得有些突然,給正在看書的二柱子嚇的從沙發上掉在了地上。

“姑奶奶,我送,我送你還不行嗎?”柏皓騰站起身子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

“怎麼了,送我不情願唄”王鶴瞳撅着嘴不樂意的說道。

“情願,只要你是快樂的,我就是幸福的”柏皓騰的臉上勉強的擠出一絲微笑說道。

“這還差不多,那我們走吧”王鶴瞳說完這話這才走出茅山堂。

“唉”柏皓騰嘆了一口氣也往外走去。

“哎呀我的媽呀,這鶴瞳師姑也太嚇人了”此時二柱子依然是坐在地上。

“看你的書去”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喝道。

過了半個多小時左右,柏皓騰開着車回到了茅山堂,從柏皓騰的身上我能感受到他的無可奈何。

“送回去了啊”我衝着柏皓騰笑道。

“恩,送回去了”柏皓騰現在是欲哭不能。

“柏兄弟,你跟鶴瞳嘴裏談的那個張海波是誰啊”我好奇的問道。

“你是不是看上我大師姐了”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露出一副賤賤的表情。

“這都什麼跟什麼,我就問問那個張海波是誰,你怎麼又把你大師姐扯上了”我面對王鶴瞳還柏皓騰真是無奈了,他們兩個還真是一對冤家。

“這個張海波是王鶴瞳和大師姐的大師兄,也是我們道教協會的長老,他之所以能當上道教協會的長老完全是因爲龍虎山正一教掌教的原因,當然他的能力還是有的。張海波也喜歡我們大師姐很久了,他一直纏着我們大師姐不放,大師姐礙於張海波是她的大師兄,所以只能處處的忍讓他,沒有跟他鬧翻臉。大師姐的師傅也有意想把大師姐跟張海波撮合在一起,可是大師姐不願意,因爲大師姐根本就看不上張海波。別說大師姐看不上張海波,就連我們道教協會裏的人都看不上他,尤其是王鶴瞳。要問王鶴瞳這世界上最害怕的人是誰,那無疑就是大師姐,要問王鶴瞳這世界上最討厭的人是誰,那就是鶴瞳的大師兄張海波,至於張海波這個人怎麼樣我就不想說了,到時候你見到他你就知道了,那絕對是奇葩中的奇葩”柏皓騰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下來,而我則是對這個張海波充滿了好奇。

“師傅,這是我的生辰八字給你”二柱子把他的生辰八字寫在一張紙條上遞給了我。

“你放在桌子上吧”我也沒接,讓二柱子放在桌子上。

“那師傅,你打算什麼時候收我當徒弟啊”二柱子湊到我的身邊興奮的問道。

“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能收你嗎!改天再說吧”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二柱子哦了一聲再沒說話,我躺在沙發上腦子裏一直在想着暮婉卿還有王鶴瞳,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會想起她們倆。

“柏師叔,我背誦一下《道德經》你聽聽有沒有錯的地方行嗎?”二柱子把手裏的《道德經》遞給了柏皓騰說道。

“你背吧,我聽着”柏皓騰根本沒有接二柱子手裏的《道德經》,他不需要去看,因爲書裏的內容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裏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二柱子朗朗的背誦着,此時我跟柏皓騰都感到非常的驚訝,這二柱子看着《道德經》也就不到兩天的時間,沒想到這個小子這麼快就把這本《道德經》背誦了下來。

“行啊,你小子可真厲害”當二柱子把《道德經》從頭到尾唸完一遍的時候,柏皓騰豎起大拇指對二柱子誇獎道。

“二柱子,你這麼聰明唸書肯定好,你爲什麼不好好唸書呢”我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

“在上小學的時候,我的成績一直都是全年組第一,初中一二三年級的時候也是,中考那年我的老師還有我媽都對我充滿了期望,他們覺得我一定會考進市裏重點高中學校,可最後我辜負了他們。不是卷子上的題我不會,反而我覺得那捲子上的題對我來說很簡單,想到了我父親走的早,我母親一個人含辛茹苦的把我養這麼大還要供我念高中,念大學的時候我這心裏就不是個滋味,所以我決定放棄唸書下來打工賺點錢粘貼家用,於是我故意將卷子的答案填錯,那一年中考我落榜了,這大大出乎了班主任還有我媽的意料,我以爲我媽會罵我,沒想到她不但沒有罵我還安慰我,母親把積攢的一萬多塊錢全都給了我,讓我拿着這錢去念自費,後來我跟我媽說我就是念不下去了,她聽我這麼說是真生氣了,她哭着打了我兩個耳光,之後我就離家出走到城裏打工,打了一年工也沒賺到什麼錢”二柱子低着頭對我跟柏皓騰說道。

聽了二柱子的敘述,我跟柏皓騰這心裏有些不舒服,中國就是這麼國家,百善孝爲先,一個懂得孝順父母的孩子,他絕對壞不到哪去。

“二柱子,如果你現在想去念書,我可以供你,從高中一直供到你大學畢業,反正你年齡還小來得及”柏皓騰開口說道。

“謝謝你了柏師叔,我已經放棄了,即使唸到大學也沒什麼用,沒有錢也分配不到一個好的工作單位,我現在這個樣子挺好的,起碼吃穿不用愁,我願意跟着我師傅,雖然我師傅有時候對我有些嚴厲,但我知道他是個口是心非的人,他對我的好我都記在心裏,如果沒有他的話,我媽他…..”說到這的時候二柱子默默的流下了眼淚。

“好吧,既然你這樣想我們尊重你,你好好的跟你師傅學吧,你這潛質不錯,將來會有那麼一天超越我跟你師傅的”柏皓騰走到二柱子的身邊拍拍二柱子的肩膀安慰道。

“恩,謝謝你了柏師叔”二柱子擦着眼淚點着頭說道,之前因爲王鶴瞳的原因二柱子心裏有點討厭柏皓騰,但是接觸柏皓騰時間長了,二柱子也喜歡上了柏皓騰,當然二柱子也在心裏放棄了喜歡王鶴瞳,他也不傻,他看得出來王鶴瞳喜歡柏皓騰,柏皓騰也喜歡着王鶴瞳。

大約過了兩天,我在二柱子的攙扶下已經能下地走動了,只是這胸口還是有些隱隱作痛,畢竟我這傷受的不輕,要徹底恢復的話也得個七八天能好差不多,這兩天王思琪天天都有來,而且還買了一大頓補品給我,有補血補氣的,強身健體的,其中還有一個六味地黃丸我問王思琪是補啥的,王思琪沒有說,二柱子說那是補腎的,當二柱子說完這話的時候王思琪那半邊好臉羞的通紅。

“林不凡你要有什麼需要的話你就跟我說”王思琪望着我說道。

“王思琪你沒必要對我這麼好”我回道。

“你別想多了,我只是把你當朋友而已”王思琪的這句話把我噎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柏皓騰在一旁低着頭偷笑,二柱子則是耐心的看着那本符籙大全。

“我剛纔上樓看了一下,大白已經幹了,等我明天過來的時候買好牀墊被褥你就可以上去住了”王思琪削了一個蘋果遞給我說道。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