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沒有技術的嫁禍手段,也虧金四娘使得出來。

這裂開的口子原本應該是有一條縫線的,在腰身處抓的一個褶子,在裏面縫的暗線。這件儒裙的款式新穎,抓褶的做法估計也是模仿西洋的服飾,倒是別緻。只不過金子可是從現代來的,本身也留過洋,渡過金,還是從事法醫這一職業,心細如塵是她的最大特點,是而,這點如此顯而易見的紕漏,又如何能逃得過她的火眼金睛?

若是不出金子所料,這儒裙八成是被人從裏面事先挑破了縫線,因爲是壓的褶皺,割開縫線後,儒裙倒也能維持原來褶皺的特點,抖開的話不細看也是看不出來的。畢竟這儒裙料子是極好的,金四娘也捨不得真撕毀了,撕爛其他地方,可就不好補救了。

金子也不想將事情弄得太僵,況且重新縫合的話,也就幾步針線活的事兒。

“既然裂了,就先留下來,讓笑笑縫好之後再親自送過去你們娘子那裏吧!”金子擡頭道。

沐沐沒曾想剛剛眼神還犀利得想吃人的金三娘竟是這樣就認癟了,嗨,真真一顆軟柿子!

“留下,那可不行,我家娘子今日就要穿着這件儒裙出去,要是奴婢這會兒空着手回去,只怕少不得受一頓打罵……”沐沐剛剛見金子那般態度,這會兒底氣卻是更足了,聲音也高了幾個分貝。

得了便宜還賣乖是吧?

金子嘴角一抽,笑道:“原來四娘竟是這麼潑辣不容情之人麼?嘖嘖……看來,沐沐你這丫頭在她那,沒少受氣,動軋打罵的,也真是難爲你們了……”

沐沐臉色驀然一陣青白,忙辯解道:“奴婢可不是這麼個意思,娘子可別誤會……”

“哦?是麼?呵呵,你家娘子來了,你可以自己好好的向她解釋解釋,你壓根就沒有將她詆譭成一個潑辣刁蠻,不講道理的主子!”金子淡淡笑道。

金妍珠疾步走來,剛聽到這話,臉色一下就變了,黝黑的眸子掃向沐沐,就像剜人一般銳利。

“娘子,不是的,奴婢根本就沒那麼說過!”沐沐着急的解釋道。

金妍珠卻不再理會她,回頭看着金子,冷哼道:“聽說笑笑那個賤婢竟然弄壞了我的儒裙,如今,三娘你不好好處置她,給我一個交代,難道是要護短麼?”

“護短?你還真是說對了!”金子上前一步續道:“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儒裙是笑笑弄壞的時候,我這個當主子的,不維護她,難道要不分青紅皁白將她推出去?”

“哼,事實就是那賤婢弄壞的?多少雙眼睛看着的,容不得她抵賴。既然三娘你不秉公處理,那就讓我來動這個手。”金妍珠咬着吐出一句話,隨後轉頭朝身後的幾個丫頭吩咐道:“給我將笑笑那個賤婢拉出去,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身後幾個丫頭剛要動手,就見金子掩嘴笑了起來:“哈哈……四娘你還真當自己是根蔥呀?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倒是學爹爹的口吻,學得像那麼一回事兒。”末了,金子斂去笑意,冷冷說道:“打狗還要看主人呢,我的丫頭,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指手畫腳?我剛剛已經說了,儒裙只是裂了一道縫線,幾個針腳就能補回來,至於這麼大動干戈麼?”

“不懲罰這等沒有眼界的賤婢,那下次每個奴才都故意弄壞主子的物事,以爲可以後續補救就可以了事?府中的規矩,你若是不知道便去細讀一遍……哦,對了,也不知道你這個病了十幾年的人,能不能看得懂字呢,不懂也沒關係,改明兒,我讓房裏的小丫頭來給你念念,她們跟在我身邊久了,都是識文斷字的!”金妍珠冷笑道。

狠狠踩踏別人的同時,還不忘擡高自己!

真想不到一個十四五歲的丫頭就這般多心眼,說話還這般繞舌帶刺的……哎,這個萬惡的,吃人的舊社會呀……這高門大院裏的宅斗真是荼毒了無數青少年呀!

不等金子感慨完,笑笑卻是忍不住自家娘子被人如此出言不遜,“四娘多慮了,我家娘子如今神智清明,別說識字了,就是詩文詞集,也都能品讀,不勞您擔心……”

“笑笑!”金子喚住笑笑,示意她不要出頭。

金妍珠聽了這話之後,卻更是咄咄逼人,指着金子的鼻子罵罵咧咧的,還冷嘲熱諷一番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奴才,金子全程含笑地聽着她一番高談闊論,到最後又繞到了儒裙這件事上。

“總之,這件事就是那賤婢的錯,若是不解決,休怪我不客氣!”

“不客氣?”金子走近金妍珠,附耳在她耳邊細細的說了一番耳語,衆人不知道金三娘到底跟四娘說了什麼,只看到四娘子的臉色一陣陣青白交加,到最後只剩下赤紅。

“怎麼?還要對我怎麼個不客氣法?要不要我隨你過去找找殘留的線末?”金子含笑道。

“你……你……”金妍珠驚恐的看着金子,瞳孔一陣收縮,腳下微微踉蹌:“你到底是誰?你……這不可能……一個癡呆兒……”

“誰說我家娘子是癡呆兒?哼,我家娘子是天女!”笑笑滿臉自豪。

“笑笑,你這丫頭胡謅些什麼?”樁媽媽立即喝了一聲,不忘白了笑笑一眼。

這是天女的話能胡說麼?

少不得讓人認爲是怪力亂神的事,本來,娘子恢復清明,開口能言已經惹得府中議論紛紛,若讓他們捏着什麼不放,豈不是自找麻煩?

笑笑也深知自己話多了,不由吐了吐舌頭。

(ps:親們,這幾天的點擊和推薦真心不給力,收藏也增長很慢。千語一直認爲,只要你認真寫,寫得好看,讀者們一定會支持投票的。開書到現在九天的時間,你們已經給我很多的感動了,謝謝!請走過路過的親們,別忘了給千語投一張票票,你們的每一個點擊,每一張票,都是對千語莫大莫大的支持,謝謝!) 第4307章

「有事?」墨九狸挑眉問道。

「你能不能不把東西都倒出來,你自己神識去裡面選就好了,不管你選到什麼都可以拿走!」許棠咬牙說道。

「反正是最後一枚戒指了,就聽你的吧,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才是!」墨九狸聞言勾唇一笑的說道。

接著神識進入戒指中,但是墨九狸的神識剛剛進去,就感覺到一道強悍的靈魂攻擊,襲向自己的神識,墨九狸的眼神一閃,原來還有這樣的,難怪對方讓自己用神識查看!

如果換做別人,怕是直接就被擊傷神識了!

可惜,對方遇到的是自己啊,怕是要讓對方失望了!

墨九狸直接無視了對方的攻擊,法陣對自己也造成不了傷害,墨九狸這才看清楚攻擊自己的,竟然是一隻漆黑的蠱蟲,此刻對方身上散發著濃郁的魂力,正在不斷的在攻擊自己!

而對方的魂力碰觸到墨九狸的神識,就直接被墨九狸吸收了,不僅沒能讓墨九狸受傷,還間接的提升了墨九狸的魂力,墨九狸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對方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攻擊對墨九狸沒用了,好奇的停下來,看著忽然出現的陌生人墨九狸!

墨九狸掃了眼蠱蟲,然後檢查了下許棠的最後一枚戒指,發現裡面的東西還算不錯,罕見的藥材,就有十幾種,還有這個會靈魂攻擊的蠱蟲!

除此之外,墨九狸還發現一塊金色的石頭,連墨九狸都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最後墨九狸選擇了三株不常見的藥材,金色的石頭,還有黑色的小蠱蟲,把這幾樣東西拿了出來!

許棠在看到被墨九狸拿出來的黑色蠱蟲的時候,眼中一片的絕望,本來以為可以用最後的底牌,控制住對方,卻沒想到還是失敗了!

而東風在看到黑色的蠱蟲時,臉色一沉盯著墨九狸問道:「寒澤,你沒事吧?又沒有被這蠱蟲咬到?」

「沒事,這個雖然不清楚是什麼蠱蟲,但是太弱了,攻擊一點力量都沒有,我沒事的!」墨九狸解釋道。

「沒有就好!」東風鬆了一口氣的說道。

然後東風的臉色一沉,看向許棠冷聲質問道:「碎魂蠱?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屬於神殿的東西,為什麼你身上會有?」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許棠聞言心中一驚,立即否認道。

「呵呵……很好,看起來神殿有人在隱族販賣碎魂蠱蟲了,既然你說自己不知道,那我就讓這顆碎魂蠱蟲來告訴我,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東風聲音一冷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著東風十分好奇的問道:「東護法,難道隱族的人都不認識你嗎?你又沒易容,他們竟然不認識你是神殿的東護法么?」

「哼……怎麼可能不認識,只能說明他們等級太低了!」東風冷哼一聲的說道。

而許棠打死也沒想到,自己眼前的老者,竟然是外界神殿的東風護法,雖然隱族跟神殿不發生衝突,隱族的人也不像外界勢力那麼懼怕神殿! (ps:賣萌打滾,星星眼求票票!親們,走過路過,記得把票票留下哦!)

天女?

笑笑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卻像石子一般,砸在金妍珠心中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她望向金子的眼神陰晦不明,貝齒輕輕的咬着下脣。

而金子卻是從容有度,初來乍到的,若是能好好相處,她自是不願跟任何人起衝突,鬧得不愉快難堪下不來臺的,因便淡淡道:“聽說四娘今日要出門,只是這儒裙只怕無法穿出去了,不如且放在這裏,今兒個一定讓笑笑修補好,再送過去。不知你意下如何?”

金子含笑看着金妍珠。

這可是給你天大的面子了,沒當着大家的面揭穿你拙劣的嫁禍手段,你見好就收吧,可別給臉不要臉。

金妍珠這會兒也徹底醒過神來了,看來她這個呆兒姐姐還真是不簡單呀。

自己原先以爲賃憑她那股呆氣,就算活了下來,也不過一個無魂的木偶,不想,今日一番交鋒,才發現自己的想法當真是大錯特錯,反而被對方一番嘲笑,笑自己手段拙劣,還敢拿出來獻寶?

這不是打臉是什麼?

真是豈有此理,可偏偏現在不能再拿她怎麼樣。不過來日方長,咱們騎驢看唱本,且走着瞧!

“算了,笑笑的女紅,本娘子可不敢恭維。這次的事,我就權當賣個面子給三娘,不予追究了。”金妍珠眸光微閃,看着沐沐吩咐道:“將儒裙送到針線房,讓曲娘子親自給我修補好,她的女紅可是最精緻細膩的!”

沐沐微微一愣,鬧了半天,就這樣收場了?剛剛娘子咄咄逼人的態度,可不像是要買三娘子帳的意思,怎麼一番耳語後,這話鋒便急轉直下?

不過沐沐到底只是一個小丫頭,自然不敢開口問娘子究竟是啥意思,只得唯唯諾諾的應下,可憐自己還被抓破了嘴脣,這傷痕,估計得好幾天吧?這次真是倒了血黴了,娘子答應給的賞錢,應該不會打了水漂吧?

見金妍珠肯小事化無,笑笑自然是高興的,眉眼間滿是抑制不住的雀躍。

金子冷眼看着金妍珠一臉不甘的樣子,悠悠說道:“如此,就謝謝四孃的寬宏大量了!”

“哼!”金妍珠冷哼了一聲,卻是一刻也不想再呆在清風苑了,生了一肚子的憋悶氣,這會兒只覺得連呼吸也不甚順暢。她揚手招呼着身邊伺候的幾個丫頭,輕喝道:“都給本娘子滾回梧桐苑。不是你這個丫頭惹出這事,我這會兒該是跟阿兄出門去玩了,也不知道阿兄是否還在母親那裏等着我,快,回去更衣去!”

金妍珠雖然是罵罵咧咧的,但說到阿兄要帶他出去玩的時候,望向金子的眉眼間?帶炫耀之意,隨後在沐沐等丫頭的簇擁下施施然的離去。

金子在她提到阿兄的時候,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張俊逸帥氣的容顏。

那個人?是三孃的哥哥?

額,好帥呢!

只不過那個傢伙,一點也不喜歡自家妹妹,丫的,難怪金三孃的記憶中,對哥哥的關愛那麼的渴望……

一個嫌棄自家妹子的男人,估計也好不到哪裏去。

金子甩了甩頭,樁媽媽以爲金子是累了,忙過來扶住她,問道:“娘子是累了吧?哎,您這一好起來了,就多少雙眼睛都盯着呢,咱們以後要想在府中安安穩穩的生活着,少不得要謹言慎行,這樣,主院那位才能……哎!”

金子卻是抿嘴一笑,這林氏,從她醒過來之後就連派個人過來問一聲都沒有,想來是真的厭惡金三娘,要想讓她不尋這邊的錯處,只怕不那麼簡單吧?

“樁媽媽說的不錯!笑笑,以後離那些人遠一點,這次,沒讓他們嫁禍成功,也是萬幸了。不然,憑我現在的地位,要想保住你,也怕是不易!”金子吩咐道。

笑笑這丫頭也是聰明的,從剛纔金四娘肯善罷甘休離去時,她便曉得一定是娘子看穿了她們的把柄漏洞,四娘顧全自己臉面這才肯息事寧人。但怎麼說這次能讓她們有機可乘,也是自己好奇心害死貓的緣故,遂不得不上前再三保證道:“娘子,奴婢一定會謹言慎行,不再給娘子招惹麻煩的!”

金子笑着拍了拍笑笑的手背。

這邊主僕三人打算謹言慎行,奈何主院那邊卻是從一開始就絞盡腦汁的想要尋這邊的錯處,好有理由將這個礙眼的不祥人給掃地出府去。

黃昏時分,金妍珠從馬車上下來,?繢檠詬竅碌牧成瞎易怕?闈倚呱?男θ蕁?p

阿兄果然是守信用的,今日隨着他外出,如願在春風樓再一次見到了辰郎君。

一顆心砰然躍動,儘管這是第二次見到他了,但從第一次與阿兄外出與他偶遇相見後,他的音容笑貌便深深的刻入了腦海之中。雖然他看不清?繢橄倫約旱娜菝玻Ω檬嵌宰約河杏∠蟮陌桑?p

金妍珠走在通往馨容院的甬道上,腦中還在回憶着辰郎君的俊美外貌。

高大挺拔的身軀,瑩潤白皙的膚色,高挺的鼻樑,幽深的眸子,不厚不薄的嘴脣,每一處的曲線,都猶如刀刻一般,沒有絲毫的瑕疵……只一點,就是他的性格十分的冷漠,冷得就像雪峯上千年不化的冰層。不過,也正是他的與衆不同,纔會在初次見面就深深的吸引了自己吧?

廊下,有丫頭看到徐徐往這廂而來的四娘子,忙往房內遞了話。

丫頭們躬身施禮問安,又爭相打起了簾子,金妍珠這才恍然回過神來,已經到了母親房裏了呀。

進去給林氏請了安,林氏平日裏本就疼寵小女兒,便留了飯。

飯後,少不得一番說教。

金妍珠搖頭晃腦的聽着林氏語重心長的教誨,這些,她早就聽得倒背如流了,一般情況下,也不好拂了母親面子,左右不過是左耳進,右耳出罷了。

林氏伸手輕點了一下女兒光潔的額頭,嗔道:“如今女兒家就該有些女兒家的做派,少纏着你阿兄帶你出去玩,他回來這三天也不是閒的,這會兒只怕到衙門那邊跟你父親辭行了,聽說府州那邊出了個案子,知府大人派人來催你阿兄回去了。”

“怪不得阿兄看到那捕快的信後,便說要趕着回去,連母親都來不及知會一聲,想必那案子定是急得很!”金妍珠應道。

林氏點點頭,母女二人有寒暄了半晌,當林氏聽到女兒說金瓔珞的婢女笑笑竟不知廉恥地稱那呆兒爲天女後,眼中頓時波光閃爍,似乎猛然想起了什麼。

當下便沒有了與女兒秉燭談心的熱情,急急打發了金妍珠下去後,便喚來了青黛,讓她去傳馮媽媽過來。

[bookid==《庶女仙途》]簡介:特工穿越成醜陋庶女的僞修仙故事,踏步青雲路,一人一劍笑花間!155萬字已經可以領取神光了哦! 第4308章

但那也是隱族真正有實力的宗門才會不懼神殿,而他們烈焰宗在隱族囂張,完全是因為那些大宗門,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才讓他們有機會放肆,否則他們也不敢啊!

而他身上的碎魂蠱蟲確實也是來自隱族,還是他利用關係得到的,但是他更加清楚,神殿的碎魂蠱蟲屬於秘葯一類的,是不能對外販賣的,誰要是販賣就是死罪!

因此,他一直藏著沒用!

特別是這次十大宗門大比,他更加清楚外界很多人來看熱鬧,更加不敢用了,如果不是因為墨九狸擼了他的戒指,他也不會……

誰能夠想到他運氣這麼差,竟然遇到了神殿的東風護法啊!

這件事要是查出來,到時候給他碎魂蠱蟲的人,還有……

想想許棠就忍不住驚出一身的冷汗,立即對著東風說道:「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桃山,不知道您是東風護法,實在對不起,這蠱蟲是我從在歷練的時候,救了一個人,他送給我作為報答的,真的不是買來的啊!還請東風護法諒解啊……」

「呵呵……你以為我會相信你說的?」東風冷笑一聲的說道。

接著直接把碎魂蠱蟲抓到手裡,片刻后許棠發出一聲慘叫,從許棠體內飛出一隻大一點的蠱蟲,正是碎魂蠱蟲的母蠱!

接著子蠱瞬間回到了母蠱的體內,東風把母蠱放在手裡,結出一個手印,打在母蠱體內,瞬間母蠱頭頂出現一個不太大的光幕!

裡面的畫面剛好是墨九狸熟悉的,是他們前不久消失在北冥怒氣下的金寶樓內的一個包間,許棠跟著一個老者去了金寶樓的包間,接著一名身穿金寶樓服裝的老者進來!

幾個人談話的內容也清晰的傳了出來,原來在隱族販賣碎魂蠱蟲的人就是金寶樓,而金寶樓是西延護法麾下西閣的據點,這一切應該都是西延所為了……

東風沒想到還有如此收穫,西延還真的是做死啊!

隱族雖然神殿一直沒發展分殿,是因為隱族的強悍勢力不少,神殿想來隱族分一杯羹,要麼打進來,自損一部分強者,要麼用金錢收買,也是需要大筆的神石才行!

但是最終考慮隱族有能力的勢力,大部分都是心如止水,沒有爭搶之心,而那些咋咋呼呼的,像烈焰宗這些小勢力,實力都太差了,最後神殿才沒來隱族發展的!

卻沒有想到西延私底下竟然,在隱族建立了金寶樓,這次如果不是跟著北冥來隱族,東風一直都被蒙在鼓裡啊!

「我問你,金寶樓什麼時候開始在隱族立足的?」東風看著許棠問道。

「幾萬年了好像,當初還沒有我們烈焰宗的時候,就有金寶樓了,金寶樓的東西都不太貴,而且很多東西都是隱族沒有的,因此為了買到更多更好的東西,一般人都不敢招惹金寶樓,否則會直接被金寶樓拉入黑名單……」許棠不敢隱瞞的說道。

「帶你去金寶樓買碎魂蠱蟲的人是誰?」東風再次問道。 且說馮媽媽被林氏召喚進馨容院內一番詳談。.

房外幾個統一穿着絳紫色比甲中衣的小丫頭坐在廊下納着鞋底,不時交頭接耳的討論着什麼,大丫鬟青黛親自守在屋外,丫頭們也沒討論些逾越的事情,她也索性不去理會,自顧自的在一旁磕起了瓜子。

東廂內屋,林氏咬着牙笑道:“什麼天女,既然她如此自諭,跟咱們玩起了這種鬼把戲,若是不成全她,倒是可惜了這麼個好機會!”

“夫人的意思是……”馮媽媽擡頭看了林氏一眼。

林氏招手示意馮媽媽附耳過去,貼在耳畔一番耳語後,馮媽媽雙目微凝,面容一僵。

林氏見馮媽媽半晌沒反應,面色古怪,似笑非笑道:“難不成這點你都不能辦到?那可是越活越回去了,往後,你讓我如何放心將內院的一切庶務交由你去管理?”

馮媽媽面色尷尬,低頭道:“老奴慚愧,定不辱夫人之命!”

“很好!”林氏笑容一斂,用手按了按鬢角,說道:“下去安排吧!”

馮媽媽不敢多做停留忙匆匆施了禮,便退了下去。

珠簾一陣晃動,林氏斜斜的倚在矮榻上,露出一絲不鹹不淡的笑意:“天女?你還真敢說,我不管你以前是真呆還是假愣,鷙伏了這麼多年,原是想要打着天女的旗號興風作浪,真真是癡人說夢!”

翌日,宋姨娘帶着兒子榮哥兒到馨容院給林氏請安時,見大丫鬟青黛正在幫林氏更衣,一問才知道林氏這是要去清風苑那邊。

“夫人這是要過去那邊探望三娘?”宋姨娘帶着一絲驚詫。

這後院中有點眼力勁兒的人,誰人不知道林氏向來不喜清風苑的那位,今日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竟要屈尊去探望那個不祥人?

“再怎麼說也大病了一場,老爺衙門裏忙,雖說素日裏也不見得他常去看三娘,但老爺是你我的枕邊人,難道他的心思,你我還能看不出來麼?如今聽說三娘也見大好了,還能言善辯的,我少不得也要替死去的姐姐儘儘母親之責……”林氏含笑道。

哪能看不出來呀?只不過素日裏您對那位是恨得牙癢癢的,我哪裏敢去奉承……

宋姨娘看着林氏這笑容,心裏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這笑容,怎麼看都是笑裏藏刀嘛。

還沒來得及尋思着找個藉口離開,就聽到林氏朝這邊說道:“趕巧你也過來了,就帶上榮哥兒一去過去吧,這還是自己家的姐姐呢,彼時也因着三娘犯着病,榮哥兒打出生還沒見過三娘呢!”

宋姨娘見林氏話語堅定,深知她是打定了主意,多說無益,便唯唯應道:“是!”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到清風苑時,着實嚇了金子主僕三人一跳。

金子今日用完早膳,剛想回去補個回籠覺,就聽笑笑驚驚乍乍的跑進房,手指着院子的方向,一口氣差點沒緩過來。

金子還以爲這丫頭又忘了前天的教訓,跟其他院裏的丫頭又起了衝突,忙問了因由,緩過勁兒來的笑笑才擺手,忍俊不禁的說道:“是夫人和宋姨娘帶着五郎和一幫子婆婦殺過來了!”

“殺過來?”金子蹙眉笑了笑,這丫頭也太誇張了,貌似從重生到現在,她都沒有得罪過那個林氏吧?

哎,有心想關起門來過清清靜靜的生活,奈何人家還看不得你清靜呢。

金子吩咐了笑笑爲她更衣,又正經地梳好了髮髻才嫋嫋娜娜的出了房門。

樁媽媽已經搬好了椅凳,又遞上了茶水,正殷勤仔細地在院子中伺候着。

林氏穿着一襲兩件套的襖裙,上衣是一件水綠色的交領式短襖,前襟上繡着密密的牡丹花,陣腳細膩,栩栩如生;下身配着鐵鏽紅的馬面裙,看起來榮光滿面,精神奕奕,奈何金子一看到這身打扮,腦海中只跳出了一句話:紅配綠,不是賽狗屁麼?

目光往後移去,落在一個美少婦的身上。面容也算清麗,年齡在二十二三歲左右,挽着婦人頭,比起林氏,少了一絲風韻和嫵媚。雖然金子也不認識這婦人,但剛剛笑笑不是說了麼,想來,這個就是她老爹納的妾室宋姨娘了。

一件紅色的交領短襖,下身配着淡紫色的百褶馬面裙,額,看來這二人的品味還真是獨特呀,都喜歡將鮮豔的顏色混搭在一起,宋姨娘這裝扮,在現代叫:紅配紫,賽狗屎!

思及此,金子抑制不住,好沒節操的笑出聲來。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