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一出,立刻讓安然震驚了。

怎麼會,怎麼會解散了?

“到底怎麼回事?”

婁秋語想了想之後,便說道:“當初你離開這裏的時候,我們就接到了一些警告,當時我們還沒有怎麼回事,只是越來越多的退貨事件發生後,我們也沒有辦法堅持。而且,我也很對不起你,我哥讓我解散了工作室,等到更加成熟之後,再開。”

安然一愣,雖然聽着她口中的話很簡單,但是想來事情也不能夠是如此輕易的,婁家也算是很富裕的家庭,有着數億的資產,到底是怎樣的情況下,纔會讓她放棄工作室,實在是讓她不得不想繼續深究下去。

“然然,你也不要難過,我都跟老師說好了,到時候讓你去進修,我們就能夠一起了。”婁秋語繼續說道。

安然

垂下頭,覺得實在是讓人有些難過了,怎麼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這麼多讓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沒有得到迴應的婁秋語也有些不安起來,“然然,你倒是說話啊,我是真的跟老師商量好了的,而且你也不用擔心,那個是不佔用名額的。雖然以你的能力,肯定能夠獲得那個推薦的位置的。”

安然考慮了好久,終於說道:“這件事情不是這個樣子的,算了,我們回去再說吧。”說着,看着進入機場的標誌之後,便掛掉了電話。

婁秋語卻在那頭焦急得不行,突然有些覺得自己當初做的決定很可能是錯誤的了。

不過她哥哥當初勸說她的原因,自然是安然很快就會跟紀峻在一起打拼,她根本就不能夠分出半分的心思來看她們的工作室。

而且紀峻的佔有慾絕對是非常強的,她也不想去趟這個渾水,既然工作室本來就有些問題,解散了倒也是好事。

但是,她也沒有想到,然然會這麼快就回來了,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一些吧。

唉,一想到這個問題,她就開始頭疼了,早知道就不聽自家哥哥的了。

安然一到機場,便看到了等待着的婁秋語,有些驚訝地走過去,“你怎麼來了?”

婁秋語很無奈地攤手,“是不是我不主動去找你,你就不告訴我你什麼時候到?”要不是紀峻打電話過來,她可以肯定,然然不會告訴她到的消息的。愛蓴璩

安然搖搖頭,對於她的態度也有些捉摸不透,“我只是想要自己想一些事情。”

“然然,聽我的吧,真的,你去國外進修一段時間,回來的時候,肯定不一樣。”婁秋語見她這樣子,便把之前在電話裏面沒有說清楚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安然笑了笑,“算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好了,總會有自己的辦法的。”她如此堅定地相信着。

“你怎麼就不好好地考慮下呢?這個機會可是別人求之不得的啊。”婁秋語見她這麼固執也有些無奈了,她一個人出國肯定是不放心然然在這裏啊。雖然自家哥哥也在,但是總感覺肯定不會有那麼方便的。

然然本來就不是一個習慣表達自己的人,要是再遇到自家哥哥,更是什麼也不會說吧。

安然卻執拗地看着她,眼神堅定:“我自己可以的,你就放心的離開吧,到時候你回來的時候,我還要靠着你的名氣呢。”

婁秋語卻一把搶了她那爲數不多的行李,“然然,我要怎麼跟你說呢?現在其實真的不好做啊,雖然剛開始我們挺好的,但是很快就有其他嫉妒的人來找麻煩了。你都不知道,我們被逼得有多慘。”一個便宜又好的品牌,肯定會讓更多人來看,而這樣自然會影響到其他人的利益。

“我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你就放心吧。”安然還是堅持着,不管婁秋語說什麼她都不加理會。

婁秋語拉着她的行李箱,有些着急起來,“然然,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就這麼固執嗎?”

相對於婁秋語的氣急暴躁,安然很是平靜,“秋語,你不知道我到底是打算做什麼的,如果,我是靠着你們纔有那樣的成就,我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但是我卻可以肯定,這樣的事情和我的初衷相違背的。”她要超越紀峻,必須在這之前,靠着自己,努力,努力,很努力地奮鬥才行。

現在的她纔是真的什麼都沒有了,連唯一維繫的紐帶都消失不見了,那麼她也沒有什麼好顧及的了。

婁秋語見她根本沒有辦法說動,很是着急了,“你到底在怎麼想?”

“沒有想法。”她現在的想法很簡單,努力,努力地站在更高的地方,那樣,纔會離他更近。

婁秋語拉開了車門,將行李放了上去,而後讓安然也坐進了車裏,本打算繼續開口勸說,卻見到安然有些恍惚的神情也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安然靜靜地看着周圍並沒有太多變化的風景,想着自己經歷的這些,感慨萬千,旁邊的秋語沒有再說話了,但是她卻有了自己想要說的:“秋語,你知道爲後面爲什麼會這麼堅持嗎?”

婁秋語沒有答話,卻是認真地看着她,等待着她之後的回答。

“因爲我想要看看自己,只憑着自己,是否能夠追上他的腳步。”安然的話在婁秋語聽來有些飄渺起來。

似乎這樣的想法是她沒有想過的。

“正因爲這樣,我纔想要更快地成功。”更快,所以她等不起,等不了學成歸來的兩年,等不了其他。

婁秋語聽着她的話,突然就妥協了下來,“然然,你打算怎麼做?”

安然搖搖頭,“我不知道,但是我會去努力。”這兩天,她需要好好地休整一下。好好地調整自己,才能夠以更好地狀態面對之後的事情。

見安然沒有了說話的想法,婁秋語也放棄了那些東西,說道:“那麼你打算怎樣呢?這個工作室基本上是管了,珊姐我也讓他們離開了。現在這個工作室除了一個空架子,其他什麼都沒有了。”

安然點點頭,“放心吧,我自己會處理的。”

接着便開在座位上,一言不發起來。

回到了家裏,安然忽然就覺得很累了,躺在牀上,人仍然是有些恍惚起來。

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媽咪。”一個糯糯的聲音傳了過來

,讓她的思緒稍稍地清醒了許多。

安然看着突然出現的一個寶寶,心裏一動,下意識地伸出了手,卻沒有想到對方也伸出了手朝着她撲了過來。

“寶寶。”忍不住這樣喊着,安然感受着那軟乎的身體,心裏多了一分溫暖。

“媽咪。”小寶寶笑得開心,看着安然,還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一個輕吻。

安然驚喜地看着他,愛得不行,口中喃喃地說着,“寶寶,寶寶。”

“媽咪,媽咪,咯咯!”寶寶也學着她的口吻,喊着她。

安然覺得心裏滿足了起來,“寶寶,媽咪好愛你。” 寶寶卻咬着手指頭,“愛嗎?媽咪明明不要我了。”那泫然欲泣的神情,讓安然有些心疼。

“寶寶,媽咪肯定是愛你的,相信媽咪。”安然鎮定地說着話。

寶寶卻有些茫然地看着她,“那爲什麼媽咪不要我了?”

安然一愣,抱着寶寶的手臂一僵,不知道該如何迴應了。

“媽咪,媽咪,別不要我……”寶寶帶着哭腔的話語遠遠地傳來。

安然卻只能夠看着自己懷中的寶寶在慢慢地消散着,等到沒有了蹤影,她才驚呼出聲,突然驚醒了過來。

耳邊似乎還傳來了寶寶那糯糯的聲音,讓安然更是心裏難過起來。

看着空空的手掌,似乎那種感覺還存在着,是她難以忘懷的存在。空空的牀,外面的月光透過窗戶射了進來,灑下一片白色的光暈,卻是如此地礙眼,讓她似乎又看到了寶寶那白皙的肌膚。

“紀峻,要怎麼,才能夠彌補我們的罪過?”一滴淚水落下,安然看着映射着點點白光的牆,一時晃神。

第二日,安然早早地便被門外的門鈴聲吵醒了過來,讓她有些難受。昨夜被那個夢驚擾,竟然到了很晚才睡覺。

走過去打開門,發現竟然是婁秋語,也不好說什麼,便讓她走了進來,接着說道:“你怎麼來這麼早,是有什麼事情嗎?”她最近是一點不想動,就想好好地休息一陣,然後再去處理工作室的事情。

婁秋語看着她的眼神裏面帶着一點點的擔心,“然然,你是真的要接這個工作室嗎?現在的工作室真的不好弄,而且,我們還有一大批的衣服都堆積在倉庫之中。原本是和一個商家談好了的,結果那個商人寧願不要定金,也沒有要那些衣服。我猜應該是他們商量好了的。”婁秋語一說出話,就管不住嘴,尤其是說到那幾天比較困難的時候,還是覺得有點難以遺忘。

“那些衣服,你們沒有處理嗎?”安然聽到她這麼說,立刻說道。

婁秋語搖了搖頭,“我們要怎麼處理?本來打算賣掉的,結果我哥說不要了,便堆在那裏,我當時想的是先留着,等到以後有了時間再去找到很好的方式處理,畢竟這些衣服都是我們的心血,要是賤賣,我肯定是不願意的。”

她的話一出,安然也是點着頭,只是心裏卻想着,他們面臨的問題,似乎比自己想象之中更嚴重。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看看那些衣服吧。”安然聽到她說着這些,忽然就沒有了休息的念頭,改變主意,將那些東西處理好纔是。

婁秋語看着她那憔悴的樣子,搖搖頭,“算了吧,你先休息休息,之後我會把這些衣服都找個很好的辦法賣出去。”

“不,我過去,這些衣服,說不定是我今後發家的主要起步資金呢。”安然認真地說着,她現在是沒有多少存款,要真的想要做大,除非是給別人當設計師,不過她想着自己還沒有畢業,估計沒有幾個人願意要她吧,就算是要了她,也不會有多好的對待。

與其這樣,倒不如自己去闖,說不定還能夠闖出一片天地來。

安然這樣想着,反倒是多了一分自信了。

“真的可以嗎?你這樣子。”婁秋語有些擔心地看着她。

“放心,我自己會有把握的。”她決定了,一定要把這些東西都弄好才行。

婁秋語見她這麼堅持,也不再說什麼了,拿出了鑰匙,遞給她,“這鑰匙,你應該知道的吧,我估計後天就要離開了,然然,你不會怪我吧?”

安然立刻微笑着搖頭,“不啊,你有自己的打算,我也有我自己的做法,我們也不是非得要綁在一起不可。”

“然然,你不能夠這麼說,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婁秋語立刻糾正她的話。

安然拉着她:“是,最好的朋友,以後發達了可一定要罩着我。”

“那是必須的,你還沒有吃早飯吧,我去幫你買點早餐。”婁秋語被她的話惹得心情不錯起來。氣氛沒有剛纔的低迷。

“不了,我自己隨便做點什麼就好了。”安然答道。

“算了吧,你現在可是什麼也沒有呢。”

最後,安然還是屈服了,讓婁秋語帶了一些東西,當做早餐,胡亂地吃了些,便直接進入了正題。

“你帶我去看看那些衣服吧。”安然現在還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她是真的沉下了心,想要一點點地把那些事情都處理好,慢慢的,即使是重頭開始,也沒有什麼。

婁秋語看着她堅持的模樣,知道怎麼勸說都沒有用,只能夠先把她帶到她們的倉庫中。

安然看了看,裏面的衣服都還是種類繁多,看來在她離開的時候,秋語也花了很大的心思,設計出了很多種衣服,而且數量是相當的客觀。

安然的手慢慢地掃過那些衣服,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從現在起,她就必須靠着這些衣服起步了。

“這些衣服本來是準備發給一個大型的商場的,可是卻在途中發生了一些事情,就被停滯了下來。然然,你應該不會生氣吧,我們都沒有完成任務。”看着安然正在打量着那些衣服,婁秋語出言解釋了起來。

安然笑了笑,“怎麼會生氣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只是這些衣服要是賣出去,我應該要很久才能夠給你分成,你不介意吧。”

婁秋語聽着她的話,怎麼聽怎麼不是一個滋味兒,“然然,你這是打算做什麼?不會是打算一個人把這些賣了吧,這樣根本就不行啊。”

安然卻點點頭,“我自己會想辦法的,不管怎樣困難,我都會努力地去做的。”念頭一旦升起,安然已經下定了決心,有種破釜沉舟的感覺,她的心在此刻卻是如此地堅定地,堅定地認爲只要自己努力一點,再努力一點,就能夠達到自己想要的高度。

“我最近都不能夠幫你啊,你一個人,真的行嗎?”婁秋語有些猶豫地看着她,當初離開其實還是因爲她一直認爲然然和紀峻能夠複合的,結果卻是出乎她的意料。

安然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當然了,我自己肯定能做到。”

“那我去找我哥幫你找個店鋪吧,現在找馬上找到一個店面還是很不容易的。”如此地堅持着,讓婁秋語根本找不到理由去阻攔,只希望在自己離開之前,能夠盡最大的努力幫助到她。

安然卻搖了搖頭,“不用了,店鋪這些,我會自己想辦法的,你就不用管了。”

“那你總得要告訴我啊,你這樣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我想不到在這個城市裏面,還有誰能夠幫你。”婁秋語聽着她的話,總覺得心裏有那麼一點的不對勁,似乎對方沒有在說實話,被人瞞住的感覺真的非常讓她覺得不舒服。

“我不打算租店鋪。”安然淡淡地答道。

“不租店鋪?那你打算怎麼賣?”婁秋語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不清楚她爲什麼會選擇這樣的方式,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吧。

安然看了看她,“組鋪子的話,還得付租金,這裏的店鋪每個月的租金都不低於五位數,我就不出這筆支出了。”她自己也是想好了的,以她現在這些衣服沒有半點的名氣,能夠賣出去,賺的錢絕對是鳳毛麟角,估計一個月下來,根本連租金都沒有辦法付得起。

“你不用擔心,租金我可以出。”婁秋語立刻豪爽地說道。

安然笑了笑,“算了吧,我自己來處理這件事情,所以你就不必擔心了,我總會找到自己的辦法。”安然想着,現在是能省一筆就省一筆了,對於那些不必要花費的錢,根本沒有必要去浪費。

她突然有種回到了當初在超市上班的感覺了,這樣的感覺說不出好,也說不出不好,剩下的只是淡然,對於所有事情的淡然,似乎一切都不過是存在記憶中,不足爲道的一點小事情而已。

“不行,這件事情我也有份啊,必須出點什麼才行,況且我馬上要走了,你要是不讓我付出點什麼,我真的不放心的。”安然的堅持讓婁秋語覺得不太放心,總覺得自己要是不做出些什麼事情,就算是欠了很大一分情。

安然看她那副樣子,心裏有些感動,但是這件事情她已經決定了要自己去做,就不想再假借他人之手了,所以對於婁秋語這份心意,她只能夠婉拒了。

“放心吧,我自己有辦法的,到時候真的開不下去了,我在給你打電話啊,而且你哥哥也在這裏,根本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安然不能夠直接說自己不想要她幫助,只能找了些藉口。

婁秋語聽着她的話,好像表面上真的是這份意思,但是卻又在之後感覺什麼不對,想來想去,只能夠想到一個原因,以安然的性格,她要是遇到困難了,肯定不會給她聯繫的!

就像是之前她出事了,要不是自家哥哥,然然肯定不會告訴自己的。

“好吧,那時候你可一定要給我打電話,不然要是讓我聽到半點的風聲,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算賬。”婁秋語做出很兇的態度,就是想要讓安然記得自己的承諾。

安然用力地點頭,“放心,就算不是找你,我也會去找你哥哥幫忙的。”似真似假的話,才更容易讓人相信。

“那說好了,好了,我們看了這些東西,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婁秋語看着她的樣子,還是有些不放心起來。

安然無奈地看着她,“你不會是不想走了,打算留下來幫我吧?”

婁秋語有些猶豫了。

安然一看她這樣子,立刻說道:“放心吧,我是真的有了自己的打算,先把這些衣服賣掉,之後就會有很大一筆的錢,到時候在慢慢地重新起步。肯定會很快賣掉的。”

“你真的行嗎?”婁秋語的猶豫肯定是有的。

“當然了,當初我們不是也把它推銷出去了嗎?我肯定能夠行的。”安然有着自己的想法,不管怎樣,都要把這件事情解決纔好呢。

婁秋語眼神開始四處轉動起來,想了想,還是說道:“那我幫你把珊姐他們叫回來吧,到時候有他們的幫忙,我也放心很多。”

安然看着她那天真的模樣,實在是不好打擊她,但是要是不說明了吧,她還真的以爲錢這個東西真的那麼好掙的?

“如果能夠付得起他們的工資,我就會考慮租店鋪了。”安然如實地說道,見婁秋語還想着要說些什麼,她立刻打斷了她的話,“對了,我們現在去吃點東西吧,我突然有些餓了,而且你馬上要走了,我總要買點東西給你吧。”隨便地說着話,她努力地想要將婁秋語的注意力轉移。

幸好婁秋語還是很聽安然的話的,所以在安然說出那樣的話的時候,她還是接口道:“吃東西可以,但是買東西就算了,你還要省錢開店呢,我哥哥肯定都會幫我準備得非常好的。”那些東西她根本就不擔心會出問題。

安然也不強迫,“好吧,那樣也可以,到時候你再回來的時候,我就給你補償好了,那時候,我可是要給你買好多好多的東西!“一定要好好地補償才行!

兩個人隨意地說着話,安然將所有的話題都控制在了其他的方面,努力地不讓婁秋語繼續再糾結她接下來的事業了。

吃了一些點心之後,安然以太累了的原因,立刻跟婁秋語分開了,她怕她在堅持下去,對方肯定會在找其他的事情,到時候她可就沒有辦法自己幹了。

婁秋語體諒她回來還是有些趕的,也就沒有往別的地方想,就說了一些關心的話,將安然放回了自己的住處。

安然還真的有些疲憊,也不知道是受傷了之後還沒有痊癒還是怎樣,總覺得體力方面還是差上了許多的樣子。

看看時間,安然覺得還是很早,便打開了電腦,開始搜索起最近的地方,比較容易賣衣服的地方,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要擺攤絕對不能夠在白天擺,萬一遇到城管,那些衣服可就要不回來了。

所以,最好的時間段,便是晚上。

夜市,是最好的銷售地點。晚上,那些城管都已經下班了,自然不會去管她們,而且晚上的話,很多人才剛剛下班,也很適合去買衣服,加上晚上的氣氛也不錯,燈紅酒綠,絕對是人流高峯。

確定了什麼時候去賣的安然,便開始鎖定地點了,一個好地方,人流量大,而且也比較適合她的衣服的羣體。

挑來挑去,安然終於看到了一個比較好的地方,那就是她所住的地方的五公里外的廣場附近。

從地圖上看,那一片是人流量非常大的,而且附近還有非常大的一個地方,可供商販擺攤,倒是非常地方便,安然把地點確定之後,就開始想其他的事情了。 自己肯定不能夠再打車了,但是要是坐公交車,自己的那些衣服,一定會被擠壓,影響效果,要不自己去買一輛電動自行車?

想着這個辦法,安然還是覺得可行,到時候自己離開也很方便,這樣一想好,她又開始動手了,在網上尋找着性價比比較高的東西。

等到她把這一系列的東西都確定之後,就發現時間竟然已經過了很久,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了。

胡亂地扒拉了一些東西,填飽肚子爲主要的目的,她的想法是儘快就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

不過這麼多的辛勞總是有收穫的,那家廣場便是她的收穫。等到夜晚快要來臨之時,安然就找了一個袋子,裝了一些衣服,準備先拿去試水。

畢竟那個地方到底怎樣還不知道,雖然那個廣場年輕人佔大多數,但是是否會喜歡她們設計的風格,還不知道。

但是能夠找到這麼一個地方,她還是很有幹勁的。提着大大的袋子,安然慢慢地沿着路走了過去,不想做公交車,主要是想要還是先觀察下週圍的人。

觀察的結果讓她很滿意,那些人都還是能夠接受比較新潮的東西,所以對於自己的衣服,她有了很大的信心!

到了廣超之時,夜幕纔剛剛降臨,天色只是有些昏暗而已。安然看了看,發現這個廣場裏面其實就那麼幾個零星的攤鋪,而且那裏面,只有兩三個在賣衣服。

安然的自信更加地大了,找來支撐的竿子,她將衣服都掛在了上面。不過還是有些彆扭的,看着來來往往的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讓他們過來買衣服。

偶爾聽到旁邊有人在吼:“這位妹妹,過來看看嘛,這些衣服都便宜又好看,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呢!”

安然聽着只覺得心裏有種不知道什麼的滋味在蔓延,咬了咬牙,她終於看到了一個約莫二十餘歲的女孩子走了過去。

張了張口,努力了好久,才說道:“你要不要看看我的衣服?”

女孩子回過頭,看了她兩眼,“我不想買衣服。”

安然覺得自己鼓起了這麼大的勇氣,結果卻是這樣的結果,有點不甘心,便說道:“沒關係,不買看看也好啊,這些衣服可都是我們自己設計的,保證只有這麼幾款。”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話感染到了女孩子。

原本不想買衣服的女孩子停下了腳步,走了上來,本來只是聽到設計,還有點興趣,等到拿出了那些掛着的衣服之後,她眼裏就流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你這些都是自己設計的?”女孩子毫不掩飾喜愛的神情,驚訝地問向安然。

安然心裏有些開心,“是啊,都是我跟我朋友設計的。”

“這麼好的衣服,你們很不錯啊。”女孩子看着那些衣服,在身上比劃了一番,口中讚不絕口。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