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笑了笑,說著拿起酒杯,與全美妍碰了一下杯子以後,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嗯!好吃!」

秦穆然喝完酒後,又吃了幾口菜,讚歎道。

「秦大哥你喜歡就多吃點!」

全美妍看到自己精心準備的菜肴秦穆然很是喜歡,開心地說道。

「當然!我從不客氣!」

秦穆然回道。

「全總,真的是你啊!」

就在全美妍沉浸在兩個人的約會中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從旁邊傳來。 蔣舟舟看着身前的黃大師和穆皇后、王平冷冷的對視着,旋風漸漸地將周圍的黃色霧氣慢慢壓縮着一個小球,周圍的景物開始漸漸顯現出來,額頭冒出了一層冷冷的汗。

就在這時,躺在躺在蔣舟舟懷中的郝大寶身體一顫,醒來過來。

“舟舟,歐陽,歐陽老師在哪裏?”

郝大寶醒來後緊張的說道。

蔣舟舟臉上閃過一絲難過,轉頭向着旁邊望去,歐陽蘭若正躺在那裏。

“歐陽老師!”

郝大寶驚呼一聲,剛想起身,但瞬間又倒在蔣舟舟的懷中,並且嘔出一口鮮血。

“別亂動,你前面一下子傷了內臟,再動的話,恐怕會.。”

郝大寶似乎沒有聽到蔣舟舟的勸說,不停的掙扎着,連滾帶爬的到了歐陽蘭若的身邊,將歐陽蘭若擁入了懷中。

“歐陽老師,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

郝大寶喃喃自語道,然後猛然衝着蔣舟舟吼道:“舟舟,還沒有沒辦法就歐陽老師?”

蔣舟舟身體一顫,看着懷抱着歐陽蘭若的郝大寶臉上的淒涼,嘆了口氣。

郝大寶心中一沉,感受到歐陽蘭若的氣息越來越微弱,瞬間雙眼赤紅的看向穆皇后。

“把人種蠱交給我!不然我就讓你死!”

郝大寶大聲的吼道,牽動了內臟的傷,頓時身體前傾,嘔出幾大口血液。

穆皇后搖搖頭,淡淡道:“這女子命薄,承受不起人種蠱這種珍寶,還是就讓她這樣死去吧!”

“你放屁!”

郝大寶大喝一聲,憤怒的看着穆皇后。

穆皇后皺了皺眉頭,眼中閃過一絲厲芒,王平身體緊繃,眼中閃過一絲殺氣,顯然是動了真怒。

“喂喂,你們可真不講理!這人種蠱可是老衲煉製出來的!你們就當着老衲的面就這樣討論,是不是有些太不把老衲放在眼中了。”

黃大師看道場中的變化,眼中閃過一絲慌亂,繼而大呼小叫起來。

“果然只有你這黃皮子纔可以做出這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煉製人種蠱!”

王平轉頭看向黃大師,語氣森然的說道。

穆皇后也望向黃大師,眼中也閃過一絲寒光,冷冷道:“果然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哪怕是修了道,也不過是一個鬼物!”

黃大師感受到了兩人的殺意,不由打了個寒顫,但餘光看到蔣舟舟沒有事情了,心中鬆了口氣。

正當他剛想說些什麼時,穆皇后冷冷的說道:“王平,殺了他!”

話音剛落,黃大師感受到一股森然的寒氣籠罩了自己,然後看到王平雙手身前一握,無數的黑霧匯聚在他的手中,變成了一把閃着寒光的長柄大刀,而在到刀鋒出一條金色的長龍盤旋在上面。

“當年關將軍用着青龍偃月刀斬盡天下鬼物,今日我王平就效仿一下關將軍!”

王平冷哼一聲,身上黑霧閃動,化作一副盔甲披在身上,大步向着黃大師走去。

“臥槽,小子!快點準備放屁,不然的話,我們今天就要死在這裏了!”

黃大師看到王平幻化的大刀,頓時一驚,連忙傳音給蔣舟舟。

“不要,又讓人家放屁,之前就夠難爲情的了,現在還要?我不幹!”

蔣舟舟臉色漲的通紅,羞怒的瞪着黃大師,心中說道。

“小祖宗啊!現在可不是鬧着玩的時候,我面對王平,最多打個平手,可是他加上青龍偃月刀這件大殺器,我就完全不是對手了!”

“況且他旁邊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穆皇后在那裏虎視眈眈着,你如果再不放屁,那我們就完蛋了!”

黃大師看到王平越來越近,不斷地催促着蔣舟舟,蔣舟舟的眉頭擰在了一起,臉上十分的糾結。

“小祖宗啊!我知道之前我強逼你成爲茅山派的掌門是我不對,還有我成爲你的外身讓你心中不爽,更明白你是個有潔癖的人,放屁這種事情你做不來!”

“可是,現在生死攸關啊!先不說你死不死,你看看後面的郝大寶,你難道想讓他們死麼?”

黃大師看到蔣舟舟的表情,心中越發的焦急,同時還有些後悔。

“哎~早知道當初就不要讓這小子繼承茅山派三十七代傳人了!找個弟子完全是給自己找罪受啊!”

就在這時,王平衝到了他的身邊,達到狠狠地向着黃大師劈去。

“該死的,要不是我成爲了鬼器,要從頭修煉,我至少有九種方法躲過去!”

黃大師就地一滾,狼狽的躲過大刀,心中憤憤不平。

蔣舟舟看到黃大師的模樣,知道不能再耽誤,連忙撅起屁股對準了王平。

“噗~”

一道黃色的氣體從蔣舟舟的屁股中噴出,直直的衝向王平。

王平臉色一變,暗自咒罵一聲,連忙向着旁邊閃去。

“哈哈,看見了吧!這就是我的看家本領,有我在此,你們誰敢上前!”

倒在地上的黃大師看到蔣舟舟變成了之前的野獸形態,頓時仰天哈哈大笑道。

穆皇后身前閃過一道綠色的屏障將她包裹在裏面,皺着眉頭看着黃大師得意的表情,眼中閃過一道綠光。

不遠處已經被旋風聚集成一團黃色的氣體瞬間飛起,快速的沒入了黃大師的口中。

黃大師吞入了那團氣體,頓時兩眼一凸,捂住脖子,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

“哈哈,黃皮子,這就叫做自作自受!自己的屁可好吃?”

王平看着黃大師的慘狀,不由大笑道,但隨即地上的黃大師化作一道幻影消失在了空中。

“不好,這傢伙想跑!”

王平看到黃大師消失,猛然身體一顫,驚呼一聲,連忙向着不遠處看去,發現一隻人形的黃鼠狼正揹着郝大寶和歐陽蘭若向着外面跑去。

王平眼中閃過一絲猶豫,而那隻黃鼠狼便已經到了石門口。

“哼~王平,你果然是想放過那個胖子!”

穆皇后冷酷的聲音響起,然後化作一道閃電消失在原地。

“快點跑,蔣舟舟!他們是來辦事情的,肯定不會追我們太遠,只要出了這道門我們就安全了!”

黃大師的聲音在蔣舟舟腦中響起,變成黃鼠狼的蔣舟舟扛着郝大寶和歐陽蘭若快速的奔跑着,同時問道:“黃大師,小川,怎麼辦?”

“放心!師父自有妙計!你只管跑就可以了!”

似乎是黃大師胸有成竹的語氣激勵了蔣舟舟,蔣舟舟的速度猛然激增,石門口也越來越近。

可是就在這時,無數綠色的閃電猛然閃現在他的眼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蔣舟舟腳下一停,緊張的看着眼前閃電中慢慢浮現出來的穆皇后。 突然起來的聲音,讓全美妍下意識地回了下頭。

只見一個身著西裝的年輕男子面帶微笑地走了過來,他的手中,赫然還端著一個酒杯。

「崔先生,你好!」

全美妍還是很有禮貌地回到。

「我今晚剛好也在這裡吃飯,剛才進門的時候就看著像你,直到剛才確認了,才敢過來。」

崔旭東看著全美妍,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說道。

「謝謝崔先生的好意,這件事是我疏忽了,沒有前去打招呼。」

全美妍抱歉地說道。

「哪有!美女在此,當然是我這個男士主動了。不過這位是?」

崔旭東一邊說著客套話,一邊看向了秦穆然。

雖然崔旭東掩飾的很好,但是他眼角一閃而過的狠厲卻是讓秦穆然清楚的感覺到了。

這傢伙不會是喜歡全美妍,要來踩自己吧?

秦穆然瞬間心裡泛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這位是我的朋友。秦大哥,這是漢京集團的總經理,崔旭東。」

全美妍給秦穆然介紹了下說道。

「原來是秦先生啊,能夠跟全總一起吃飯,肯定不是一般的人,你好,我叫崔旭東!」

崔旭東伸出一隻手,便是要與秦穆然握手。

「秦穆然!」

秦穆然微微一笑,也很有禮貌地將手伸了過去。

兩人的手觸碰到了一起,可是下一秒,秦穆然便是感覺到手掌心傳來了一股力量。

「嗯?」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抬頭看著面前的崔旭東,有些意外。

崔旭東注意到了秦穆然的表情,以為是自己的力量讓秦穆然嚇到了,他的目光之中帶著輕微的挑釁。

秦穆然沒有想到崔旭東會跟自己來這麼一招,心裡不由自主有些好笑,陰人?哥開始陰人的時候恐怕你還在喝奶呢!

看著崔旭東囂張的樣子,秦穆然就當沒有看到,既然你想要跟我比手勁,那麼我不介意讓你在全美妍的面前丟丟人。

想著,秦穆然的手掌突然發力,原本還一副勝在必得的崔旭東感覺手中突然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讓他的手掌有種生疼的感覺。

「嘶!」

崔旭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怎麼了?崔總?」

秦穆然看著崔旭東的異樣,關心地問道。

「沒什麼,突然牙疼。」

崔旭東臉色有些尷尬地說道。

「哦,牙疼啊!崔總挺儒雅的!」

秦穆然一邊說著,但是完全沒有鬆手的想法。

「還好…..還….好。」

崔旭東勉為其難地說道。

「哦!沒想到崔總這麼年輕就能夠成為漢京集團的總裁,年輕有為,年輕有為啊。」

秦穆然笑著,手中又增加了幾分力道。

「唔……」

感受到手掌心傳來了疼痛,崔旭東疼的直接叫了起來。

「哎呦,崔總,你怎麼了?」

秦穆然順勢鬆開了手,然後一臉無辜地看著崔旭東關心地問道。

「我….我沒事!」

崔旭東捂著手,憤怒地看著秦穆然,那個眼神,如果可以殺人,估計早就將秦穆然千刀萬剮了。

「沒事你叫什麼,真的無聊!」

秦穆然哦了一聲,隨後坐回座位上面,繼續吃起飯來。

全美妍看著崔旭東這個樣子,如何猜不出發生了什麼,心中對於崔旭東的厭惡更加深了。

「崔總,招呼也已經打了,我還要和我朋友吃飯,您看是不是該先迴避下?」

全美妍說的毫不留情,整個就直接下了逐客令了。

「啊?全小姐,我是來給你敬酒的,你不喝一杯?」

崔旭東見全美妍要讓自己走,立刻端起放在桌子上的高腳杯,問道。

「不好意思,酒剛剛喝完,現在我的頭有些暈,不勝酒力,抱歉!」

全美妍直接拒絕道。

「不勝酒力?不對啊,全小姐,大家都知道你的酒量很好,而且我一直都注意到你,也不過才半杯的紅酒,怎麼就不勝酒力了呢?莫非你是看不起我崔旭東?」

崔旭東冷笑一聲,故意刁難道。

「崔總,你什麼意思?」

全美妍聽到崔旭東這話以後,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道。

「沒什麼意思,就是我身體不適,不能夠喝酒。」

全美妍懶得在解釋,直接沒好氣地說道。

「全美妍!」

崔旭東怎麼說也是漢京集團的總裁,更是未來漢京集團的繼承人,漢京集團在爾城那也是數一數二的企業,雖然比不上酷天集團,但是他卻跟地下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我說,人家不願意跟你喝酒,你就走!在這裡礙手礙腳的,怎麼,你是想當服務員還是什麼?」

秦穆然吃著菜,心情這麼好,旁邊卻還有一隻蒼蠅咋咋呼呼的,讓他所有的胃口都沒有了。

「你說什麼!」

崔旭東對全美妍發不了火,但是不代表他對秦穆然這樣的人發不了火。

「讓你走,你不走,你是想要在這裡當服務員嗎?」

秦穆然放下筷子,抬起頭,看著崔旭東淡淡地說道。

「你放屁!」

說完,崔旭東直接將手中的高腳杯朝著秦穆然的頭上砸了過去。

「啊!」

全美妍沒有想到崔旭東會動手,嚇得下意識驚呼了起來。

「嘭!」

秦穆然的反應如何的快,一個連海皇波塞冬都能夠隨意吊打的人,更不用說一個連三流高手都不是的崔旭東了。

Views:
5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