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張千,崔鈺他們口中的那個傢伙又是誰?

不知道爲什麼,隨着離十五越來越近,對他們口中的那個傢伙,我就越有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那個傢伙,跟我有着什麼千絲萬縷的關係一樣。

這種感覺很奇怪,但可以肯定,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我就這樣站在窗戶邊,一個小時又過去了,外面更黑了,還下起了小雨,風也越來越大,竟是開始有些冷起來。

";砰!";

一聲響聲傳來,我看了過去,雙眼微微一縮。

在不遠處,我看到了一道黑影,黑影頂着風雨,朝百宴飯店走來。

腳步很慢,有點踉蹌,似乎走得很艱難,而剛纔那一聲響聲,便是從他身後傳來的,在他的身後,隱隱約約能夠看到有一個深坑,那道身影,剛纔似乎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我死死的盯着他,他越來越靠近這裏,沒過多久,他終於來了。

是天機!

我臉色微變,天機怎麼會這麼狼狽?

我想要追出去看看,只是剛走到門口,便又想起了張千的話,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

幾分鐘後,天機終於來到了門口,他看了我一眼,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走了進來。

";發生了什麼?";我皺眉問道。

天機,也就是麪館老闆,不是應該也挺厲害的麼?怎麼會這麼狼狽?

";張千在哪?";天機沒有回答我,而是反問道。

";在辦公室裏。";我說道。

天機一聽,直接朝辦公室走去,腳步快了幾分,雖說依然有點踉蹌。

我沒有跟上去,但是我知道,天機肯定是遇到了什麼,否則的話,又怎麼會這樣。

然而,還沒等我多想,我又聽到了腳步聲,轉身看去,來人不是別人,是張大喜!

我臉色微變,張大喜臉色蒼白,似乎也經歷了什麼,走到門口的那一刻,整個人直接倒下了。

我連忙走了過去,一把將張大喜扶了起來,張大喜身體很冷,臉色看上去也十分的蒼白,情況比天機還不好。

我連忙將他扶到一旁的椅子上,讓張大喜坐在上面,隨後朝小劉他們喊道:";快拿熱水來。";

張大喜很虛弱,雖然我知道張大喜是特殊的存在,但是,現在他這個情況,也讓我難以放下心來。

只是,我剛說完,外面又有響聲傳來了。

我看了過去,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思思!

思思也回來了。

只不過,在她身後,還跟着一個人,英嫂。

我看着她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讓我臉色也隨之難看的是,思思看上去也很糟糕,嘴角還帶着鮮血。

這尼瑪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一個個都受傷了,來到這裏?

";思思,告訴我,到底怎麼了?";我看着思思,問道。

我幾乎要瘋了。

這才八月十四,還沒到張千他們說的八月十五,爲什麼就出這麼多事情了,到底是因爲什麼?

我抓了抓腦袋,思思看着我,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你告訴我啊!";我走過去,抓住了思思,我有點激動。

思思似乎被我抓疼了,皺着眉頭,一把把我的推開,說道:";張凡,你冷靜點!";

";你讓我怎麼冷靜? 閃婚總裁大人難伺候:甜寵貼身辣妻 ";我無力的說道。

";你如果不冷靜,最後我們所有人都要死。";思思說道。

我微微一愣,張了張嘴,終究是沒有再說什麼。

冷靜,我又該如何冷靜,一下子發生這麼多事情,我該如何冷靜?

難不成,那個人已經找來了,思思他們,便是被那個傢伙所傷?

想到這一點,我臉色更是難看,那個傢伙到底是誰。

一切就好像陰霾一樣,壓在我的心中,怎麼也揮散不掉。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沒有了燈光。我只能夠隱隱約約的看到思思的臉,看上去竟是有點森冷。

";怎麼回事?";我問道。

";你看看時間。";思思說道。

我微微一愣,拿起手機,臉色不由得難看了起來。

禁慾總裁:甜妻高調愛 八月十五!

這怎麼可能?

";這一定是幻覺,怎麼可能這樣?";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時間怎麼會這樣變化,這完全就不科學啊。

明明還是八月十四,爲何會一下子變成八月十五。

";他來了。";思思說道。

他?

那個傢伙?豆場共血。

我的心沉下來了,他來了,那麼豈不是說,時間已經到了?

";轟! 報告:我的首長老公 ";

一聲怒雷響起,打破了我的思緒。

閃電狂舞,原本漆黑的外面,多了幾分明亮,我愣愣的看着外面,身體微微後退了一步。

我看到了一口棺材,棺材的周圍,還有幾個人,他們都朝着百宴飯店走來。

這一刻的百宴飯店就好像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所有人都朝這裏而來。

閃電亮光之下,我看到了那幾個人的樣子。

其中一人,更是讓我緊握起了拳頭。

簡清!

這些人,來者不善。

他們在百宴飯店的門口停了下來,並沒有走進來。

棺材放在了地上,任由雨水敲打。

щшш ★тtκan ★℃O

";我們又見面了。";簡清看向了我,笑着說道。

我沒有回答他,死死的盯着他,他應該是真簡清無疑了,只是這一次,我在他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

這股氣息,在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而現在,卻有了,很陌生。

";你到底是誰?";我問道。

";你之前已經問過了。";簡清笑道,隨後拍了拍身上的雨水,走了進來。

而跟着他來的另外幾個人,也在這時候走了進來。

是友非敵?

我微微一愣,因爲這時候張千他們已經出來了。

";帶來了?";張千看到簡清便開口。

";已經帶來了。";簡清點頭,指了指身後那口棺材。

張千朝那口棺材走了過去,直接將那口棺材拖了進來,我眉頭微皺,看着張千,張千伸手在棺材上敲了敲,而後說道:";時間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走了。";簡清聞言,點頭說道。

";不看看?";張千問道。

";你們的事我就不摻合了,不過我希望你們不要惹出大麻煩。";簡清搖頭說道。

";既然如此,那路上小心吧。";張千點頭說道。

";不能幫到你們,還請見諒。";簡清說道。

";能夠將它送來,已經是在幫助我了。 寶寶很可愛:爹地太殘酷 ";張千微微一笑,";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多留了,慢走。";

";保重!";簡清微微點頭,看向身後幾人,而後直接朝外走去。

來得突然,去得也快。

我看着簡清,有點摸不着頭腦,簡清到底是什麼人?

沒多久,簡清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雨中,我收回目光,看向那口棺材,張千還站在那。

";確定沒問題?";天機走了過來,問道。

";應該沒大礙吧,其實你應該知道,把它送來,跟這件事也沒多大關係,起不了什麼作用。";張千點了點頭說道。

";她願意,就讓她來吧。 鑽石男神:替身嬌妻來襲 ";天機微微點頭,而後一掌拍在棺材上。

";咔嚓!";

棺材應聲裂開,棺木向兩側倒下,露出了裏面的一道身影。

我臉色微變,看着棺材裏面的人,心中只有震驚。

葉欣!

張千看着葉欣,蹲下身子,將葉欣扶了起來。

葉欣的雙眼突然睜開了,就好像在睡夢中醒來了一樣。

葉欣的臉上帶着笑容,看到張千的時候,似乎鬆了口氣。

";我還以爲就要這樣栽了。";葉欣說道,聲音聽上去並不虛弱,似乎,一切都很好。

";張千爲了你可是做了不少事,不然沒準還真要栽了。";天機在這時候說道。

";別亂說!";張千看了天機一眼,有點微怒。

天機裝作沒有看見,直接將頭扭到一邊去。

而這時候,英嫂走了過來,一臉歉意的看着葉欣,";當日";

";不用說,其實我們都知道。";葉欣擺了擺手,從張千身上站了起來,而後看向了我,";臭小子,你也沒讓我失望啊,本以爲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見不到你了,倒是讓我有點意外。";

我艱難的笑了笑。

現在我已經差不多明白了,確實是一場戲,所有人都在演戲。

思思又抓住了我,似乎是感受到了情緒的變化。

我看了思思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葉欣見我不說話,也沒再說什麼,而是看向外面,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八月十五了麼?";

";早了。";張千點頭說道。

";那個傢伙已經已經來了吧?";葉欣說道。

";嗯,來了。";張千微微點頭。

葉欣聞言,轉身看向其他人,而後微微嘆了口氣,說道:";看來,我還是應該再在那口棺材裏面好好呆着纔是,爲什麼非要跑來攙和呢?";

";這不是你一直要求張千的麼?";天機奇怪的問道。

葉欣聞言,瞪了天機一眼,";是你傻還是我傻?當年張千就是太傻,我不得已,才只能躲在那裏面,若不是後來你找到了我,我還不知道張千會藏在這裏。";

";這個,今天的天氣很好啊。";天機聞言,微微一愣,連忙將頭扭到一邊去。

";現在在下雨。";葉欣白了天機一眼。

";好了,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既然都來了,那就做好準備吧。";張千說道。

";崔鈺呢?";天機問道。

";他不會來了。";張千微微搖了搖頭。

我心再次一沉,崔鈺不會來了,難道真的已經走了麼?

";唉。";天機嘆了口氣,";看來,這次,只有我們了,只是那傢伙,哪裏是那麼好對付的。";

天機話落,又是一聲怒雷響起,緊接着,我便感覺到了身上有一股冷意開始瀰漫。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就好像突然有什麼東西出現在我身上,我只覺得渾身都不舒服起來,再看向其他人,我的臉色在瞬間便難看了起來。

不知何時,所有人已經都看向了我。目光中帶着警惕,就好像,我是他們的敵人一樣。

";怎麼回事?";我皺眉問道。

他們的反應,讓我有點摸不着頭腦。

只是他們並沒有回答我,而是盯着我,就連思思,也緊張的看着我。

我突然感覺胸口一陣劇痛,就好像要被撕開一樣。

不僅如此。我的左手也開始顫抖起來,特別是印有六道的手心一陣鑽心般的疼痛隨之襲來。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我開始有點慌了,他們都那樣警惕的看着我,而現在,我的身體又出現了問題,這一刻,我突然有種被孤立的感覺,他們都把我當成了敵人。

如果不是把我當成了敵人的話,爲何會突然這樣警惕的看着我,就連思思也在這時候從我的身邊離開。站在了我的對面,看着我。

我有點懵了。然而身體的疼痛卻讓我沒辦法去多想,我閉上了雙眼,嘴角微抽,身上的冷意開始加劇,漸漸的,我感覺自己似乎是置身在了冰窖之中。

";哇";

突然一聲嬰兒的啼哭傳來,我愣住了,不由得睜開眼。

在瞬間,我便被下了一跳,在我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嬰兒,嬰兒浮空,正在啼哭。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還不足以嚇到我,嚇到我的真正原因是這個嬰兒的面容給我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就好像,我見過他。

我後退了幾步。嬰兒還浮在空中,張千他們的目光也從我身上移到了那個嬰兒的身上。

而在同時,我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我身上的疼痛之感消失了。

就在那個嬰兒出來之後,那個嬰兒就好像引起我疼痛的罪魁禍首。

我死死的盯着那個嬰兒,我終於想起了那個嬰兒是誰。

就是曾經被我封在往生橋之下的那個嬰兒。

Views:
9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