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一片黑暗,走廊上的光線好像瞬間就被這房間吞噬了乾淨。

“猴子!”我竟然略有些不敢往前走進去,不由得叫了猴子一聲。

可是沒有得到迴應!

我的心臟一跳,心想猴子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不敢大意,又連忙開口大喊。

“猴子,猴子!”一連又喊了好幾聲。

終於,只聽到一聲聲奇怪的,什麼東西摔響的聲音傳出。

“誒,誒,誒,我在,我在呢!”緊接着,瘦猴的聲音傳了出來。他聽出了我聲音裏的着急,又連忙說道,“放心,我沒事,我沒事!”

這下,我徹底的放了心。

然而緊接着,我的眉頭狠狠一挑,差點被眼前出現的情景給嚇了一跳。

現在,這房間裏沒有光芒,裏面沒有光源,後面的光源也照不進去,真的黑得如同墨一般,什麼都看不清。

可就在這時,在這濃重得不像話的黑暗之中,一道光芒陡然間跳了出來。

其實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但是那火光跳出來的時候,彷彿是在憑空出現。

看不到起始,好像眨眼間就憑白無故出現了一朵火光! 是的,情景倒沒有多麼嚇人。

但是着實詭異。

我的第一感覺,就好像是在深手不見五指的地獄之中,突然有一個惡鬼睜開了雙眼盯向了我。

那惡鬼的眼睛是漆黑的地獄裏的唯一的光源,所以在惡鬼看着我的時候,我也完全不受控制地盯着那惡鬼的眼睛一動不動。

越看,就越是讓人心驚。越看,就越是讓人想要逃離,但卻偏偏又沒有辦法逃離!

除此之外,在這火光亮起來的那一剎那,好像整個空間裏都只剩下了火光。

房間內的架子,房間的輪廓也全都消失不見了。

而看到這一幕,我的腦子裏猛地跳出了一個想法。正是這想法,讓我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嚇了一跳。

當然,也正是因爲被嚇了一跳的緣故,我還沒有來得及搞清楚那想法到底是什麼,就被嚇醒了過來。

“小遠,你還在不在?”與此同時,瘦猴的聲音也跟着傳了出來。

我的視線恢復了正常,火苗的光芒也隨着緩緩地散發了出來。火焰之後的瘦猴自然也露了出來。

我趕緊朝着他走了過去。

剛繞過架子走到瘦猴的身邊,他便一臉興奮地指向了他靠着的牆!“還真有祕道,就在這裏!”

說着,瘦猴伸手在牆上輕輕地敲了敲。發出了‘空空’的響聲。

我看了一眼牆,這才注意到,瘦猴站着的地方其實正好就是我們發現慕容潔的時候,她昏迷着的地方。

如今看來,只怕是把慕容潔弄昏過去的人,直接把慕容潔弄進了祕道,讓她從祕道內直接掉下來就沒有管她了吧。

我點下了頭,又連忙向瘦猴說道,“你進去了嗎?”

“進了!”瘦猴這時則一臉奇怪的看向了,“但是這祕密通道並不是通向四樓的,只是剛好通道上一層而已。”

我笑了笑,向瘦猴揮了下手,“這才正常好不好?以這棟要的建築格局,要是這通道能夠直接通到四樓那才叫不可思議。”

要從地底一層直接通道第四層,除了祕道較長之外,還得需要牆體厚實,有大的空間來容納這祕道。因爲這祕道不可能是筆直向上吧,最少也要斜着往上才能通上去吧。

這棟樓裏,一間房間連着一間房間,房與房之間的牆壁空隙也不大,沒有這樣的空間。

現在倒是有一點讓我沒想明白。

把慕容潔打暈的人,要把慕容潔從四樓抱到一樓,再放到密道里。

可當時,當我們知道慕容潔失蹤之後,就立刻跑到了四樓。

按理來說,我們跑到四樓之後,雖然一間房接着一間房的看過了,但只是推開門瞟了一眼而已,花不了多長時間。

而那弄昏了慕容潔的人,則要揹着一個人從四樓跑到一樓,雖然他可以直奔一樓。但在我看來,所花的時間應該也不會太短纔對。

可是我們卻沒有發現一丁點動靜,這似乎有點說不通啊!

除此之外,慕容潔也看到了渾身冒着綠光的無頭鬼。

可這無頭鬼卻是突然隱現的。

如果只有一處奇怪的地方,那可能還能說是巧合。

可如今這個‘鬼’卻神不知,鬼不覺的弄出來了兩件事。我突然覺得,難不成真的是鬼弄出來的?

我咬着牙,一邊擡手在牆上仔細地摸索着,一邊緩緩移動。

“小遠,你說有沒有這種可能?”這時,瘦猴的聲音傳了出來。他竟然想到了我在想什麼。見我看向他之後,他連忙開口道,“有沒有可能,每一層樓都有通向另外一層的祕密通道!”

聽到這話,我的不由得輕輕地皺下了眉。

瘦猴則接着向我說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把慕容警官弄昏的那個人,相當於只是一個人而已。這就有可能在我們不弄出一丁點動靜的情況下,把慕容潔給弄到地底一層了。”

我仔細地思考了一下,最後向瘦猴點下了頭,“的確,如果是這樣的話,的確是能做到的。”

他點下了頭,笑了一下後又急忙說道,“至於這通道嘛!”

想了好一會兒,瘦猴這才接着道,“祕密通道的建造,可以斜着向下。一層接着一層,就不需要多大的空間了。”

沒錯,就如瘦猴所講,只要斜着向下,最簡單的作法只需要在牆角或者是牆邊弄個向下的口子就行了。

我仔細地考慮了一下,最後忍不住擡手在瘦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行啊猴子,想得挺通透的啊!”

瘦猴笑了笑,“咱們一起經歷過了這麼多時間,我要是再不開點竅,那就真是太笨了。”

隨後他又接着開口,“既然這樣,我去樓上好好檢查檢查?”

說完,他彎下腰去,在牆上重重地推了一下。 靈武帝尊 果不其然,一個正方形的,足可以讓人趴着爬進裏面的通道出現了。

瘦猴把火摺子遞給了我,作勢就要向裏面爬進去。

我趕緊拉了他一把,“等一下。”

瘦猴被我拉出來之後,我才接着向他說道,“還有更重要的事。”

見他一臉疑惑,我連忙向他說道,“得需要你幫我們找出入口。”

“慕容潔的那些朋友們估計已經把這地下一層找了一遍了,但什麼都沒有找到。我看啊,這出入口也應該是在一個隱祕的地方。”

“你讓我去找出入口?”瘦猴奇怪地看着我,“要真找着了,兇手搞不好就直接逃了啊!”

我笑了笑,“不會的,兇手不會逃的。”

“爲什麼?”瘦猴連忙看着我。

我好笑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啊,剛剛還說你聰明呢!”

“慕容潔看到了無頭鬼,我們也看到了無頭鬼殺人。按常理來講,兇手就是那個無頭鬼。”

“無頭鬼既然知道這樣一條祕密通道,把慕容潔率先弄到了這地下一層,那他十有八九也知道其他的祕密通道纔對。”

我頓了一下,又接着開口道,“我甚至懷疑,當初那個無頭鬼殺了劉超之後,突然之間消失不見也是利用了祕密通道。”

瘦猴點頭,“現在想起來,的確可能這樣。我到時候再到那個房間裏好好檢查一下!”

我也點下了頭,但沒有接着說這件事,而是開口道,“所以不能排除那個鬼除了知道祕密通道之外,其實也知道出入口。”

說罷,我朝着瘦猴聳了聳肩,“所以,極有可能他是能夠自由出入這間醫院的。他要是想走的話,只怕早就已經走了。”

“是的!是的啊!”瘦猴連忙點頭,跟着我一起轉身往門口走去。

出了門,瘦猴向我說了一聲,就自顧自地跑了出去

“一定要用心啊!儘快找到出口!”看着瘦猴跑開了,我還是忍不住向他說道。 我實在是擔心的很。

慕容潔的弟弟在這裏失蹤了!

然後慕容潔也被人打昏了,弄到了這地下一層來!

我始終覺得,這搞不好真的得和慕容潔有關!

是的,現在死的人不是慕容潔,而是她的朋友劉超。

但這並不能否定此事就和慕容潔無關了。

美女的貼身醫聖 有的時候,活着反而纔是陰謀的風暴中心。

瘦猴也聽到了我的喊聲,朝着我擺了擺手,便跑得沒影了!

我則快速走到了十字分岔路口!

沒有再往前走着,我在十字岔口,朝着四周仔細地打量了起來。

這會兒已經過了不少時間了,我的肚子也開始餓了。

我沒有隨聲身着的表,也沒有用於計時的工具!但還是能夠略微察覺到時辰在何時。

應該是午時已過!

這些慕容潔的朋友們又全都是一些少爺小姐,加上最開始他們幫着慕容潔尋找她弟弟線索的時間,到現在起碼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

他們已經忙活了一個多小時,而且又受到了驚嚇。

這會兒我看到有幾個人靠在走廊的牆邊,大口大口的喘氣,臉色也全都不怎麼好看。

他們這肯定是全都已經累了。

我無奈的搖起了頭。

想要讓瘦猴在儘可能短的時間內找到出口。

一是爲了慕容潔,我不想讓她陷到危險裏面。

二就是這些少爺小姐們。像這種有錢人的後代,基本上都有一個性格特點,那就是耐心不足。

這才過了一兩個小時還算好,他們還能夠忍。

要真的時間久了,他們肯定要暴發。

到時候這個地方非得被他們弄亂不可。

而且像他們這種人,一旦開始鬧情緒很有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那樣就只會擾亂我的調查而已。

除此之外,時間久了,他們也要開始吃喝了。

這裏又只有有毒的飲用水!

他們也只能喝那種水了。

喝完水之後,這些人又肯定全都會產生幻覺。

情緒不穩定,加上又有幻覺產生,這些人非得瘋了不可!

會擾亂我的調查也就算了。萬一兇手趁亂在這個時候大開殺戒,那還得了?

我搖起了頭。

希望這些少爺小姐們能夠儘可能的支持更長一些時間吧!

看了一會兒之後,我收回目光,朝着我們下來的那條走廊走去。

先是到慕容潔休息的那間房門口,貼着門聽了一會兒,能聽到慕容潔和小神婆在裏面聊天的聲音。

還能夠聽到她們兩人是在討論慕容潔弟弟的事情。

我擡起手,想要敲門進去。但想一想,還是搖了搖頭。

慕容潔這纔剛醒,的確是得讓他休息。

她和小神婆的聊天尚且可以稱之爲休息。如果我進去問的話,她非得集中精神不可。

等她休息好了,再問也不遲。

接着,我轉過了身,朝着劉超屍體所在的那間房間走了過去。

爲了不嚇到別人,之前周凱已經把這門關上了。

我輕輕地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屍體還是在原地,沒有動。

尤其這地底之下,寒氣漸重,過去的時候也沒有多長,屍體沒有發臭。

我打量了屍體一眼後,又掃了這房間內的四周掃了一眼,通通沒有看到奇怪之處。

而後,我閉上了雙眼。

把我們第一次進入這房間內的情景重現在腦海之中。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停了下來。睜開雙眼,把剛剛想起來的,我們進來之時,看到那無頭鬼所在的地方看了過去。

隨後,我快速的走到了無頭鬼消失之前所在之處。

既然這裏有祕密通道,那就不得不去想,那無頭鬼消失的地方可能真的有祕密通道。

其實這種可能性在初看一眼之下時是很大的。

因爲那無頭鬼消失的地方是在牆邊的!

我擡起了手,在無頭鬼消失的,挨着的牆輕輕地撫了起來。

牆面冰冷,由於是在地底,這種冷氣似乎能夠透過皮肉,直竄骨血。

讓我覺得十分不好受!

撫了好一會兒之後,我又擡起手輕輕地敲了起來。

在可以碰觸到的地方都敲了一遍,但卻並沒有傳出通透的輕響聲!這代表這牆上沒有祕道之類的。

當然,也可能是我並不擅長這方面。並不敢妄下結論。

等到瘦猴把這裏找了一圈之後,還得讓他看看。

或者等慕容潔休息好之後讓她看看,慕容潔可也是找密室的好手。當初就是她在落鳳村發現了幾個老爺子藏起來的,裝着我那位老祖宗用具的箱子!

牆上沒有發現奇怪的。

我蹲了下來,開始檢查地面。

輕撫了一下之後,我又輕輕地敲起了地面。

依然,還是十分厚實的聲音!地面之下也應該是實體的!

至少我得到的是這樣的結論。

嘆了口氣,其後只能寄希望於瘦猴和慕容潔了。

無奈的笑了笑,其實在走進來的時候,我就想到了結果會是這樣。我單純只是不想要浪費時間罷了!

嘆了口氣,我想要從地上站起來。

然而,就在我的手放到膝蓋上,想要用力把自己撐起來的時候,我的眼睛又落到了地面上。

之前是敲地面,我是用聽的,所以在敲着的時候,我偏過了頭,好讓自己聽得更清楚一些。

Views:
8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