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婆媽了快點過來,我還在等着呢。”可惜氛圍被墨雅一句話打破了。

於是兩人分頭行動,江雨煙獨自去破解自己的線索,藍海辰則去醫院找墨雅。

藍海辰來到醫院,發現墨雅早已經站在大堂等候着。

“就像你預料的,這裏的時間與外面的不同。”墨雅見到藍海辰後開口說。

“果然是這樣嘛,看來我的猜測是對的。”藍海辰和墨雅對了下時間,發現墨雅的時間確實要比他的慢上不少。

“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一環了,成敗在此一舉!”藍海辰開口說。

“快點開始吧,我倒要看看你們的殺手有多可怕。”墨雅說着率先向醫院南部走去。

這間醫院有南北兩扇大門,北面那扇對着藍海辰的遊戲區域,南邊的則對着墨雅的區域,是藍海辰他們不能逾越的禁地。

藍海辰來到南邊的大門前,將江雨煙的頭髮掏出。看着那縷秀髮,藍海辰忍不住湊到鼻前聞了聞。

嗯,好香!江雨煙的味道!

“變態啊,你快點!”一旁的墨雅忍不住說。

“咳咳,好……”藍海辰尷尬的咳了兩聲說,剛纔忘了墨雅還在身邊呢。

於是藍海辰推開南邊的大門,然後一把將江雨煙的頭髮扔出了門外!

在那縷頭髮飛出門外的一剎那,一片藍色的光幕突然出現,一股奇異的力量突然出現,並飛速向四周擴散!

與此同時,兩名殺手的腦中突然出現一條信息:

“江雨煙越過遊戲區域,違反遊戲規定,現在提供一次傳送機會,到江雨煙身邊!” 祕密規則:平民身上所有部位越界都會招來懲罰,哪怕已經離開本體也不例外。

這是藍海辰掌握的另一條祕密規則,方纔他讓江雨煙的頭髮越界正是利用這條規則。

哪怕江雨煙的頭髮已經被減下來,但一旦越界依然會招來懲罰,爲殺手提供一次傳送機會。

但需要注意的是,殺手並不會因此被傳送到江雨煙身邊。因爲越界的是江雨煙的頭髮,所以傳送地點在藍海辰所在的醫院裏!

藍海辰正是要利用這一點,將殺手引來這裏,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藍海辰看着面前的藍色光幕微微一笑,然後轉身藏到旁邊過道里的一間小屋裏,並對墨雅說:

“下面就看你的了。”

“放心,我來對付那些殺手。”墨雅笑着看向北邊的大門,等着殺手前來。

而在另一邊,殺手們剛剛完成第一次傳送,就聽到了江雨煙越界的消息。

年輕殺手興奮了,他高興的大叫起來,手舞足蹈的像個瘋子一般。

“越界,那個江雨煙越界了!真是天助我也,我這就去將她抓過來,問出蒙面的身份後再將她挫骨揚灰!”

“等等,你不覺得這一切太巧合了嗎?”高大殺手提醒道,“江雨煙剛剛從我們的探查中消失就突然越界,你不覺得這像是個陰謀嗎,怎麼會這麼正好?”

高大殺手在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

藍海辰早就想到這點,但他並不擔心對方不上鉤,因爲他們沒得選擇!

江雨煙已經失去蹤跡,現在這次傳送機會是找到江雨煙的唯一可能,殺手們不可能不抓住。

“是陰謀又怎麼樣,別忘了我們纔是殺手!難道在這個遊戲裏我們還會怕那些平民不成?!”果然如藍海辰所料,年輕殺手不可能放棄這次機會。

“那你是要過去?”

“對,跟我過去,咱們一起找出蒙面的身份!”年輕殺手吼道。

“好吧,不過一切小心,那個蒙面絕對不簡單。”高大殺手說,一直以來都是年輕殺手負責出謀劃策,高大殺手已經習慣了。

於是兩人決定傳送,瞬間來到了醫院門前。

高大殺手看着醫院的大門立刻就要進入,卻被年輕殺手攔下。

“等一下不要急,先讓我看看裏面有幾個人!”年輕殺手一慣小心謹慎,即便在這種時候,他依然注意着隨時可能出現的埋伏。

所以年輕殺手對着醫院又發動了一次探查能力,看的一旁的高大殺手一陣肉痛。他們一晚一共就只有三次探查機會,現在什麼人還沒見到,就已經用掉了兩次。

但這一切似乎是值得的,因爲探查顯示,醫院裏只有一個人,就在大廳旁邊!

殺手們探查到的自然是藍海辰,他早就預料到殺手可能會用探查。但因爲墨雅與他們並不屬於同一組玩家,所以是不會出現在探查裏的。

因此殺手們認爲醫院裏只有一個人,事實上則有兩個!

“走,我們進去!”年輕殺手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上當,一馬當先衝入醫院。剛一進去,年輕殺手就發現大廳裏的情況不同尋常,一條血跡從南門處一直拖到大廳一側,正是方纔探查顯示有人的地方。

“怎麼回事,難道江雨煙受傷了?”跟上來的高大殺手見後驚道。

“有誰會襲擊她呢?在這個區域裏只有殺手才能殺人。”年輕殺手也是不解,“我們跟過去看看。”

於是殺手們順着血跡跟去,沒走兩部就發現一個女子的身影在一旁的過道里。

那女子穿着一身白色衣裙,背對着殺手們看不清模樣。她渾身上下滿是血跡,胳膊上尤其嚴重,看樣子正是血跡來源。

這女子正是墨雅,看到殺手到來她裝出慌張的模樣,擡腳往過道深處跑去!

“江雨煙,別跑!”殺手們下意識的以爲看到了江雨煙,於是連忙追上。

墨雅和江雨煙身材本就差不多,再加上醫院裏光線昏暗,就算是藍海辰都有可能認錯,更別說根本不知道墨雅存在的殺手。

墨雅速度很快,她一路跑到過道盡頭,轉身爬上樓梯向樓上跑去。殺手們哪能放過,想也不想就拼命追上,消失在過道盡頭。

下一刻,藍海辰打開屋門看向過道盡頭。此時的他已經換上了蒙面的衣服,在陰冷的月光下更顯神祕。

“哼,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老玩家的厲害!”藍海辰心中想道,也順着過道爬上樓梯,消失在陰影裏。

墨雅爬到二樓,身後的殺手依然窮追不捨。眼看就要被追上,墨雅急忙打開旁邊過道里的一扇屋門,悄悄躲到裏面。

下一秒殺手追上二樓,看着過道里的無數房間,這情景就像昨晚的酒店裏一樣。

“可惜,你沒有蒙面那麼聰明,給我們留下了線索!”年輕殺手看着地上的血液,冷笑着走到墨雅躲藏的那扇門前,一把將門推開!

裏面的墨雅被嚇得一個哆嗦,她抱膝蜷縮在地上,裝作恐懼的看着兩名殺手。

頭髮亂糟糟的散落在額前,讓兩名殺手看不清墨雅的真實模樣。他們一步步走向墨雅,以爲自己接近的是江雨煙。

墨雅慌忙的站起身來,一步步向陽臺靠近。陽臺沒有封閉起來,只有一片柵欄攔着,一陣陣冷風吹入屋內,白色的窗紗隨風詭異的飄動着。

“事到如今你跑不掉了,乖乖的配合我們,我可以讓你死得稍微輕鬆些!”年輕殺手說着每個反派都會說的臺詞,向墨雅慢慢靠近。

墨雅則演技爆棚,渾身顫抖的看着年輕殺手,從始至終看不出絲毫破綻。

“只要你跟我說出蒙面的身份,我就可以折磨你輕一些,只斷你一隻手,就一隻手,怎麼樣?!”年輕殺手說着突然向前,抓住墨雅的衣服!

墨雅尖叫一聲,不知從哪裏取出了一把匕首,狠狠刺向年輕殺手。年輕殺手現在對匕首一類的東西充滿陰影連忙躲開,一旁的高大殺手卻上前一把打掉了墨雅的匕首!

墨雅不顧一切的抓住高大殺手的手臂一口咬下,高大殺手吃痛,下意識用力將墨雅往外推去!

沒想到這一下用力過大,墨雅被推得連連後退,撞到了陽臺的柵欄上。

那柵欄年久失修,墨雅一撞之下居然將其撞開,身體向着陽臺外倒了下去! 兩名殺手大驚失色,跑上前去想將墨雅抓住但卻爲時已晚。

只見墨雅背朝外向樓下倒去,手臂在半空中不斷揮舞,似乎想抓住什麼。但此刻哪有什麼東西能抓,轉瞬間墨雅便墜下樓去消失在殺手視野裏。

緊接着就聽見“碰”的一聲墜落聲,兩名殺手忙跑過去向下看,只見墨雅悽慘的倒在地面上,鮮血濺滿了四周。她面朝下一動不動,似乎已經摔死了。

“死了?不可能,我要下去看看!”年輕殺手氣憤的大喊,說着就要探身爬下樓。江雨煙是他尋找蒙面的重要線索,不能就這麼放棄!

“不行,你快回來!”高大殺手忙攔住同伴,“外面可不是遊戲區域,一旦越界你的身份就暴露了!”

年輕殺手這纔想起外面不是遊戲區域,心中暗道好險,差點就自己把自己暴露了。

“是我莽撞了,差點犯錯。”年輕殺手說,他又想了想,頓時覺得不對,“我怎麼感覺剛纔是蒙面在算計我們,故意想讓我自己往區域外撞!”

“什麼,你說剛纔那是蒙面計劃好的,他早就想到你會想下去?”高大殺手突然覺得背後涼嗖嗖的,如果這真是蒙面的算計,那這個人簡直太可怕了。

“很有可能,否則怎麼會這麼正好,江雨煙就在這時候掉下去。他料定我很看重江雨煙這條線索,就故意用這個激我。”年輕殺手點頭說。

“還好我攔住了你,否則就麻煩了。”高大殺手感到一陣後怕,這個蒙面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江雨煙真的死了?”高大殺手又說。一邊說還一邊向下張望,墨雅依然悽慘的倒在樓下,“這裏只是二樓,掉下去應該不至於喪命纔是。而且只有殺手才能殺人,墜樓是不會致命的。”

“我覺得她死了,別忘了剛纔是你把她推下去的,殺手殺人也不一定非要用厲鬼。而且那外面可是禁止逾越的,如果沒死一定會觸發懲罰,就像剛纔一樣。”年輕殺手說。

年輕殺手的分析不無道理,若是正常情況下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他不會想到倒在樓下的根本不是江雨煙,也不會想到墨雅是另一組玩家。

更絕的是殺手們根本無法去證實墨雅是否死亡,因爲那裏是殺手們的禁區。

墨雅死了嗎?當然沒有。她的墜樓是早就計劃好的,藍海辰他們事先在地面上僞裝了一層氣墊牀,再在上面鋪上細沙與石子,看上去與周圍地面沒有任何差別。

血跡則是事先準備好的袋裝紅酒,憑藉昏暗的光線和足夠的距離,足以讓人覺得墨雅已經摔死。

“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高大殺手問。

“不能在這裏久留,從大廳裏的血跡來看,很可能是蒙面襲擊了江雨煙,利用她把我們引到這裏。

蒙面居然不惜犧牲江雨煙,難保後面不會有什麼別的狠毒計劃,我們得儘快離開!”年輕殺手回答。

就在年輕殺手剛說完,門口突然傳來連續的拍手聲。兩名殺手連忙回頭,發現藍海辰正站在門口不斷鼓掌。

“厲害,這麼快就猜到是我故意引你們過來的看來你也沒蠢到家。”藍海辰蒙着面,通過變聲器發出的聲音冰冷而機械,讓人不寒而慄。

“蒙面!”年輕殺手咬牙切齒的喊道。

“不錯,是我!本來還想讓你們自己越界的,想不到居然沒有成功,最後還得我親自出馬!”藍海辰冷笑道。

“來得正好,看我把你給碎屍萬段!”年輕殺手還在喊叫。

“碎屍萬段?誰碎誰還不一定呢,別忘了剛纔你們已經殺了人,現在已經殺不了我了!”藍海辰不屑的說。

年輕殺手聽後一震,與高大殺手對視一眼,都感到一絲驚慌。雖然墨雅並沒有死,但在殺手們的認知中,他們今晚已經殺了人。也就是說,情況變得跟昨晚一樣,成爲了平民的狩獵時間!

這纔是藍海辰的真實目的,讓殺手以爲自己殺了人,這就可以讓藍海辰直接面對殺手,並將殺手的身份逼出!

兩名殺手連連後退,昨晚與藍海辰戰鬥的場面還歷歷在目,他們很清楚,在沒有厲鬼的前提下自己絕對不是藍海辰的對手。

“現在你們是自己把面具摘下來,還是我來幫你們?或者……”藍海辰看向殺手身後的陽臺,“讓你們像江雨煙一樣,跳下樓去再暴露身份!”

殺手越界會把身份暴露給一名玩家,在這種情況下,這名玩家很可能就是藍海辰!

“爲了自己的目的居然不惜殺死江雨煙,你夠狠!”年輕殺手聽後說。

“彼此彼此,大家都是爲了在這個遊戲裏活下來嘛,憑什麼你們能殺人我就不能?江雨煙已經發揮了她最大的價值,死得也算不冤了。”藍海辰冷冷的說。

另一邊的江雨煙在耳機中聽到這句話,不由得撇了撇嘴。

“雖然知道你這句話是假的,但還是想讓你白天跪搓板啊!”江雨煙說。

藍海辰聽後也撇了撇嘴,女人果然不能講道理。

殺手們不知道藍海辰的真實想法,見藍海辰越走越近,高大殺手終於忍不住,抓起墨雅先前掉落的匕首,欺身上前向藍海辰刺去。

藍海辰哈哈一笑,也掏出一把匕首上前應戰,沒幾個回合便將高大殺手的匕首打落在地。

藍海辰乘勝追擊,匕首以一個刁鑽無比的角度刺向高大殺手。高大殺手避無可避,只得用手臂抵擋,只聽“唰”地一聲,高大殺手的左臂上被割了一條大口子,鮮血淋漓!

“啊……”高大殺手想叫卻不敢大叫,生怕被藍海辰認出聲音,只得捂住嘴努力忍住,樣子狼狽至極。

“想叫就叫出來吧,不用怕暴露,反正你也瞞不了多久了!”藍海辰說着擡手又要再刺,不想這時年輕殺手卻不要命般的衝上前來,一把抱住了藍海辰。

“你也想上?論腦袋你還可以,但打架嘛,你差遠了!”藍海辰擡起膝蓋猛地撞上年輕殺手的腹部,年輕殺手吃痛慘叫,頓時沒了力氣。

藍海辰乘機將年輕殺手一把抓起,直接就往陽臺外面推去! 年輕殺手嚇得魂飛魄散,別說直接墜樓,就算是一根手指越過遊戲區域,自己的身份都會徹底泄露。

所以年輕殺手拼命掙扎,把向屋內拼命使勁。但年輕殺手的力氣顯然不如藍海辰,終究還是一點點被推到了陽臺。

關鍵時刻高大殺手終於趕來,他剛要伸手幫忙,不想藍海辰先踢出一腳,將其踹到一邊。

但年輕殺手卻得到了喘息之機,他努力推着藍海辰向屋內前進幾步,同時召喚出了那個穿着灰色衣裙,會在地上飛快爬行的厲鬼!

在年輕殺手看來,雖然此刻厲鬼已經無法殺人,但總能幫自己阻擋一陣。但同樣的情況落到藍海辰眼裏卻是另一副情況。

只有藍海辰清楚,此刻根本沒有玩家死亡,厲鬼對自己是仍有殺傷力的。所以見到厲鬼出現,藍海辰心中的弦猛地緊繃起來。

灰衣厲鬼見到藍海辰兇相畢露,兩隻全是眼白的眼睛狠狠瞪視着藍海辰。下一秒,灰衣厲鬼欺身上前一把抓住藍海辰的胳膊,一個甩手就將藍海辰甩到一邊!

藍海辰摔倒後飛快爬起,手腕處傳來陣陣疼痛。只是輕輕一抓就有這種威力,藍海辰估計自己在厲鬼面前堅持不了幾秒就會被殺!

兩名殺手也吃驚的看着藍海辰,沒想到厲鬼居然如此厲害,這種情況下還能擊退藍海辰。尤其是年輕殺手,心中更是直接懷疑起來。

“不對,這裏面有貓膩,如果真的已經有人死去,厲鬼絕不可能這麼厲害!”年輕殺手看着藍海辰,心中漸漸明白了什麼。

藍海辰見年輕殺手的反應心中暗叫不好,他計劃的核心就是讓殺手們以爲自己殺了人。但其實計劃實施的過程是漏洞百出的,只要冷靜下來仔細想想就能發現很多疑點。

所以藍海辰把計劃裏的一切都安排的很緊密,不讓殺手有過多思考的時間,再加上環境的影響,這才能讓殺手上當。【零↑九△小↓說△網】

但現在厲鬼的表現打破了這一切,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這其中的破綻!

“看來我們又一次被你耍了,蒙面!”年輕殺手惡狠狠的說,“其實江雨煙根本就沒死對不對?我們的厲鬼也還能殺死你!”

年輕殺手心裏恨透了藍海辰,如果後者此刻能看到年輕殺手的臉,那麼一定會發現那張臉無比兇狠扭曲。

藍海辰冷汗直冒,他知道此刻大勢已去,是時候跑路了!

但怎麼跑呢?如果現在轉身一定會立刻被厲鬼襲擊,小命分分鐘不保。

就在此時,耳機中突然傳來了墨雅的聲音。

“看來你遇到麻煩了,需不需要我幫忙啊。”這次她的聲音平靜中帶着些許顫動,似乎很興奮的樣子?

“嗯!”藍海辰輕輕應了一聲,表示現在很需要幫助。

“你等着,我把他們拖上一會兒,你趁機快點跑。”墨雅又說,藍海辰又應了一聲。

但墨雅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幫助藍海辰呢?

正當藍海辰奇怪之時,一聲響動突然從陽臺那邊傳來。衆人回頭看去,見一隻手突然從陽臺外面伸出,抓住了欄杆!

殺手們嚇了一跳,心想這隻手是從哪裏來的?而後就見一個披頭散髮的白衣女人一點點爬上欄杆,惡狠狠的盯着屋內的衆人。

女人渾身沾滿鮮血,動作也有些僵硬,似乎是死去又復活的殭屍一般!

“這、這!”年輕殺手嚇得連連後退,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有些腿軟。這不是掉下樓的“江雨煙”嗎,怎麼又上來了?而且她現在身處遊戲區域外,遊戲怎麼沒有任何反應?

要知道玩家就算是想走到遊戲區域外也是辦不到的,除了會觸發傳送等懲罰外,遊戲還會有一種力量阻攔玩家,不讓玩家出界。

但此時的“江雨煙”顯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難道她真的死了?

藍海辰則看得一臉懵逼,他當然知道那就是墨雅,只不過沒想到墨雅居然會通過這種方法來爭取時間。

這不就是在裝鬼嘛,姑娘你挺會玩啊,不愧是城裏人,原本就搞不清楚狀況的殺手現在更糊塗了。

藍海辰覺得自己看錯了墨雅,之前還一直覺得墨雅是個看淡一切的高冷女神,現在看來還充滿了惡趣味,回頭一定告訴徐淵。

夜半驚婚 “厲鬼,給我殺了她!”年輕殺手向厲鬼吼道,可沒想到厲鬼竟不聽指揮,茫然的站在一邊不知在想什麼。

墨雅不是這一組的玩家,因此灰衣厲鬼是不會傷害墨雅的。但年輕殺手不清楚,見到厲鬼不聽命令還以爲墨雅真是死人,嚇得聲音都變了味。

“怎、怎麼回事!”年輕殺手問同伴。

高大殺手也茫然的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墨雅玩得不亦樂乎,這還是她第一次把殺手嚇成這樣。但她還沒忘記最重要的,偷偷對藍海辰使了個眼色,表示開溜的機會來了!

藍海辰表示明白,趁着兩名殺手愣神的空擋悄悄回到過道,然後撒腿就跑。

年輕殺手愣了好一會兒才又回頭看去,發現藍海辰早已不見蹤影,頓時急得大叫。

“蒙面呢,他怎麼沒了?!”

一旁的高大殺手也憤怒的看向門口,心中升起一股又被戲耍的感覺。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被耍了。

Views:
8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