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襯衫最害怕的就是遇上咖啡,這一下子,年輕的男子也是忍不住發怒。

「你找死!」

年輕男子大怒,一拳頭呼嘯朝著秦穆然的臉頰打了過去。

秦穆然目光一寒,通過這一拳便是可以看出這個男子的身手不低,他所有的目的都是有意地過來接近,想要襲擊自己!

「哼!終於暴露了嗎?」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面對男子如此近的攻擊,依舊面不改色,只見他一手掌向著身子一側輕輕一拍,便是直接將呼嘯而來的拳頭給拍向了另一個方向。

年輕男子這一拳直接便是打空。

「呵呵!古武境界的高手?」

秦穆然與他拉開了一定的距離,將周雨晴護在了身後,淡淡地說道。

「小子,看來是你殺了笑面彌勒和雲中鶴沒錯了,這個實力倒也是不錯!」

年輕男子見自己暴露了,索性也不掩飾了,直接撕破臉地說道。

「惡人谷的人?」

秦穆然聽他這麼說,已然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上次董宇豪跟自己說惡人谷極其的護犢子,自己殺了他們的人,他們會對自己不死不休的,現在看來,還真的是,這群傢伙,真的是難纏啊! 雖然說,薛美美和李小藍二人都認識李肅沒有多久,但,儘管是認識還沒有多久,可她們心裏知道,李肅是一個好人,是一個捨己爲人的好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人,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人,更是一個。

更是一個不會答應肖和、鄭志平他倆壞主意的好人,李肅的人品,薛美美和李小藍二人還是非常放心的,別的先不說,就說李肅那樣貌,就知道他一定不會是個壞人,再加上和他在一起的接觸,之後可以完全的把他。

把他當成是一個好人,方穎她之所以會說出剛纔那樣的話,其實也還是情有可原的,因爲她畢竟和李肅還不是很。

李小藍其實和李肅也不是很熟,只是他們之間經歷了一次任務,經歷了一次生死,所以,李小藍此時才能這麼的信任李肅,相信李肅,再說了,要是沒有李肅的話,要是李肅沒有那麼好的話,估計李小藍早就已經死了。

“那我們現在就把她們三個扔到海里去”,肖和之後又和李肅說了幾句,看李肅的樣子也和鄭志平差不多,以爲他應該也是被自己的話語所打動了,於是,便這樣說道,他哪裏知道李肅的心裏根本就不是這樣想的。

鄭志平是鄭志平,李肅是李肅,沒錯,鄭志平他是已經答應了,但李肅,李肅他是絕對不會答應的,絕對不會。

“你說什麼,你說的可以活下去的方法就是這個”,聽到肖和說完之後,李肅馬上就有點生氣了,李肅這個人,基本上來說,是不會生氣的,從來都不會,但這時,李肅他真的生氣了,因爲,他沒有想到肖和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說出這樣的話來,太讓人心寒了,實在是讓人心寒,她們三個女生,難道她們就不是人了嗎,難道她們就不是生命了嗎,就只因爲她們是弱者,所以就要被自己的同伴拋棄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還有公平可言嗎。

假如說,當有一天我們變成是弱者的時候,我們的心裏會怎麼想,會怎樣想,是不是也想祈求能夠公平一點,是不是也希望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話,最主要的是,大家都不想死,也都不想死得這麼早,這麼慘,這麼無助。

如果說,是抽牌先抽中了,那麼,也只能是怪自己的運氣不好,命裏該有此一劫,但是,現在呢,竟然有人想要強制性的將自己害死,這種事,隨便擱到誰的身上,估計都不會好過吧,儘管自己最後也難逃一死,但至少。

至少那也是因爲運氣等問題,但如果是這種死法,那又算什麼呢,有時候,一樣東西,它沒有還好,一點,但有時候,它一旦有了,也不見得就是什麼好事,就比如說,魔王它現在設定的這個自行選擇遊戲,其實沒有還好一點。

“當然就是這個,不然,你還有其他什麼好的辦法嗎”,肖和看李肅也是一個老實人,應該是那種不會輕易就衝動的人,相反,李肅他應該還是一個比較冷靜的人,所以,肖和他也不怕得罪李肅,更加不怕李肅對他大打出手。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我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還有,你最好不要再有這種想法”,這次,李肅說話也算是說得比較重的了,也說得比較的明白,不是吹牛逼,就算鄭志平和肖和兩個人一起上,也不是李肅的對手。

甚至可以說,還不夠李肅打的,李肅他不僅僅是道法高深,他的身體素質,敏捷度也都是很高的,看到李肅如此認真的說道,一時之間肖和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不過,之後李肅也馬上就走開了,這才讓。

這才讓肖和他不至於太尷尬,也許,李肅真的是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很生氣,所以,李肅他剛纔纔會這般,不然,基本上還是沒有看到李肅他發火、生氣的,李肅走開之後,並沒有和那三個女生站在一起,而是。

而是,李肅他單獨一人站在一旁,看到李肅說了這樣的話,之後又一個人站在一旁,肖和他知道,李肅是認真的,是真的不會答應自己,竟然李肅不願意這麼做,那自己和鄭志平二人也就沒必要再待在一起了。

於是,肖和他也一個人悄悄的走到一邊,心裏不用說,肯定也是不好,也是,本來可以穩穩的活着離開任務世界,可現在又變成是要賭運氣了,換做是誰,估計心裏面也不會高興吧,好不容易它給了一次這樣的機會,誰知,哎。

其實,也不用太在意了,就當它沒有給過這樣的機會,不就好了,之後,時間一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也來了,最後,當然是不贊成自行選擇的任務參與者人數要多一些,所以,第二輪抽牌遊戲正式開始了。

“接下來,進行無條件分組,第一組:鄭志平、方穎,第二組:肖和、薛美美,第三組:李肅、李小藍,下面,不再進行隨機抽選組,所有的組按從一到三的順序開始遊戲,任務參與者李小藍重新洗牌,之後遊戲正式開始。”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小藍便馬上就開始去洗牌,這時,海里的大水蟒也不再出來“表演”了,也許是看到大家都不付錢,只知道看免費的,所以,一時不爽就都潛水了,不過,它們並沒有走遠。

全部都還在輪船的附近,隨時等待着食物的到來,這時,李小藍她已經把牌洗好了,這一次,也不用再隨機抽選了,從第一組先開始遊戲,第一組是鄭志平和方穎二人,等等,好像第一次也是他們二人一組,也是他們最先。

但這一次的結果還會是一樣嗎,之前的那次,先抽中的人下海不會有任何的危險,而這一次,下海的人基本上可以說,就是去送死,給大水蟒當食物,不知道這一次方穎她還能不能有上次那樣的好運氣,先看看再說。

“沒想到又是我們兩個一組”,鄭志平半開玩笑的向方穎說道,“是啊,不過這一次,我心裏感到比上一次要害怕多了”,方穎畢竟還是一個女孩子啊,天生膽小、害怕,她也怕這一次萬一是自己先抽中了呢。

這個時候下海,大家的心裏都清楚,結果只會有一個,那就是,“其實我現在心裏面也很害怕,但是,沒辦法,我們還是得開始遊戲,不然”,鄭志平此時心裏面確實也是有點害怕,因爲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害怕的話。

那恐怕就沒有機會再害怕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既然被魔王選中了,那麼,也只好認命了,就連李肅都只能是這樣,普通人就根本不用多想了,直接認命就行了,是死是活,此時全憑一張牌來決定,決定到底誰生誰死。

囂張老公無敵妻 鄭志平和方穎二人之間互相說了幾句之後,便開始進行遊戲了,反正事實已經是這樣了,必須得有一個人要死,那麼,就看是誰的運氣好,誰的運氣不好了,此時,第二輪第一組,遊戲正式開始,還是由方穎她先去抽。

方穎伸出手去,從牌堆上拿了一張牌回來,這一張牌,在此時,真的可以說是,決定了她的命運,同時,也決定了。 「看來你小子知道不少啊!」

年輕男子看著秦穆然,臉上露出一絲的意外,不過這種意外很快便是被他給遮掩過去了。

「我知道的還多著呢,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惡人谷四大惡人之一吧!」

秦穆然一雙眼睛盯著年輕男子,似乎已經將他給看透。

「不錯!我正是四大惡人裡面排名第二的浪里浪。」

年輕男子很是傲氣地說道。

不過,其實也難怪他有一種傲氣。

浪里浪全身散發的氣息來看,已經達到了暗勁中期,這個年紀,有這個實力,他足以自傲了。

「浪里浪?呵呵!」

秦穆然聽到年輕男子的名字,要不是現在的氛圍不太合適,恐怕早就已經哈哈大笑了起來。

啷個哩個啷,啊,啷個哩個啷。

這個名字,父母取的也太隨意了吧。

「秦穆然嗎?今天你就留在這裡吧!」

浪里浪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隨後,便是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轟!」

浪里浪一拳轟出,體內的古武心法已經開始自動運轉,丹田之中的勁氣順著經脈蔓延到拳頭上面。

這一拳,蘊藏著極其強大的力量,不得不說,浪里浪的實力很強!

秦穆然看著浪里浪朝著臉頰呼嘯而來的拳頭,他的眉頭第一次皺了皺。

暗勁中期的古武者,遠比他之前遇到的那些還要強上幾分!

只是,即便在強,秦穆然依舊有著唯我無敵的信念!

「轟!」

秦穆然同樣也是以一拳回復。

元龍拳!

如今的秦穆然對於元龍拳的修鍊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一拳轟出,伴隨著龍吟之聲,淡淡的黃氣覆蓋在拳頭之上,《元龍訣》的心法在自動運轉。

「給我破!」

秦穆然怒吼一聲,拳頭與浪里浪的拳頭想碰撞。

古武心法爆發出的勁氣在碰撞,力量有如兩條長龍在撕殺。

「轟!」

一聲悶響傳來,秦穆然與浪里浪兩人雙雙被反作用力震退。一腳后踏,穩住身形,地板都承受不住其中的力量,有如蜘蛛網一般向著四周龜裂開來,桌子椅子也被兩人爆發出的氣場給掀飛了出去。

星巴克里的客人看到有人打鬥都已經慌了,而且再看到他們兩個的破壞力竟然是如此的恐怖,更加覺得不能夠在這裡多待,生怕波及自己,遭受無妄之災。

「報警!快去報警!」

一名類似於店長的人一臉驚恐地對著星巴克里的店員說道。

「啊?是!」

被店長這麼一提醒,那人才反應過來,正準備要撥打電話,卻是被周雨晴攔了下來。

「不用打了,我就是警察,你們先離開,這件事,等結束以後,會有人來交涉的。」

周雨晴安撫地說道。

「好!好!」

聽到周雨晴這麼說了,那些星巴克的工作人員也是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立刻沒有猶豫地逃離開了戰鬥現場。

人員都已經清空,秦穆然和浪里浪兩個人也戰鬥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還真的是小看了你了!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強的戰力!我看你不過暗勁初期的修為竟然能和我打個平手!可以啊!」

浪里浪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看著秦穆然說道。

「呵呵,僅僅是可以嗎?等你一會兒趴在這裡的時候,再說吧!」

秦穆然冷笑一聲,回道。

「我看你是個人才,這樣吧,你要是願意加入我們惡人谷,成為我的夥伴,你殺了笑面彌勒和雲中鶴的事情就此了結如何?」

浪里浪看著秦穆然,誘惑地問道。

「就此了結嗎?」

「當然,我說話算話!」

浪里浪看到秦穆然這樣,以為他心動了,連忙說道。

「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

秦穆然搖了搖頭,不屑地說道。

「你真的不考慮下?」

浪里浪還是有些不死心,畢竟秦穆然實在是太妖孽了,暗勁初期的修為就能夠爆發出暗勁中期的實力,這要是未來成長起來,未嘗不是能夠進入化勁之境。

「這還需要考慮嗎?剛才還一副兄弟情深的樣子,要為他們報仇,現在轉眼就開始招攬我了,你們的兄弟之情,還真的是深啊!看的我都感動死了!」

秦穆然話里話外都帶著無盡的嘲諷說道。

「小子,你這是給臉不要臉,敬酒不吃吃罰酒!」

浪里浪看到秦穆然這個態度,自己好心邀請他,結果他卻狼心狗肺,如此奚落自己,那麼即便你是天驕,你有潛力,那也怪不得他辣手摧花,將未來的大敵扼殺在搖籃之中了!

「讓我看看你們惡人谷的惡人到底有多麼厲害吧!」

秦穆然眼中充滿了熾熱的戰意。

「哼!」

浪里浪冷哼一聲,但是目光之中沒有了先前的輕視。

秦穆然的強超出了他的認知,所以這一刻,哪怕是他也不敢鬆懈。

「碧海連滔掌!」

只見浪里浪一掌探出,周身的氣勢凝聚成一股巨浪般,在掌風的攜帶下,衝擊向了秦穆然。

眼前,好似巨浪翻滾,朝著秦穆然碾壓而來。

「元龍腿!」

秦穆然一步踏出,下一步,整個人的身軀便是在原地留下了一道虛影,速度快到了極致,同時一腿已經以勢如破竹之勢向著浪里浪橫掃了過去。

腿風呼呼,打的空氣都呼呼作響。

「嘭!」

秦穆然一腿,便是破碎掉了浪里浪的碧海連滔掌,掌風破碎,秦穆然一個轉身,下一秒,八極拳使出。

「八極貼山靠!」

秦穆然整個人半彎著身子,以極快地速度靠近浪里浪。

浪里浪的反應也是足夠的快,迅速收掌同時一拳朝著秦穆然打了過去。

「破!」

浪里浪朝著秦穆然砸了過去,那一拳,看起來,足夠能夠將秦穆然的身軀打破。

「劈掛掌!」

就在浪里浪快到打到秦穆然的時候,秦穆然陡然變換,抓住時機,從身軀之中探出一掌,打向了浪里浪。

這一掌,力道十足,直接便是出其不意地打在了浪里浪的胸膛之上。

澎湃的勁氣順著手掌湧入到了浪里浪的體內,霸道卓絕的力量,震碎了他體內的經脈,也同時將他的五臟六腑震碎。

高手之間的對決,就在一念之間。

僅僅是一個剎那,讓秦穆然抓住了機會,便是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其轟殺。

浪里浪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一戰,他會死!

終日打雁,卻被雁啄,而被雁啄的下場就是身死!

「嘭!」

浪里浪雙目瞪得如銅鈴般大,身上已經沒有了生機,秦穆然的一掌太過兇殘了,摧毀了他體內的經脈,震破了他的五臟六腑,讓他還有什麼能夠支撐住?

屍體倒在地上,浪里浪的嘴角緩緩流出鮮血,死不瞑目。 同時,也決定了鄭志平的命運,這一張牌,關係着兩個人的生死,但也又不關兩個人的生死,因爲,方穎她這次沒有抽中,手中的這張牌,它不是的,那麼,下一張牌它纔是真正關係到兩個人的生死,不過,也有可能。

又不是的,那麼就只有是再下一張牌了,再下一張牌,它有可能會關係到兩個人的生死,也有可能不會,現在說這麼多也沒有用,還是要看鄭志平他接下來去抽的這張牌到底是什麼,會不會直接就抽中了,先看看。

看到方穎她沒有抽中,鄭志平也不墨跡了,反正要抽中的那還是會抽中,不會抽中的那還是不會抽中,死就死吧。

經歷了這麼多次的任務,鄭志平他的心裏面早就有了死的覺悟,如果自己不能逃脫出去的話,那這樣的人生又有什麼意義,每天就這樣擔驚受怕的度過嗎,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會不會突然就進入到任務世界。

進入到任務世界之後,自己會不會死,會怎樣死,死得夠不夠慘,死之前,自己還要受多少的驚嚇和恐懼,這樣的死法,可以說是,沒有一個正常人願意的,但被魔王給選中了之後,這一些就由不得你呢,由不得任務參與者。

任務參與者自己了,就算,每一次都能在任務中及時的找出生路,但是,擔驚受怕,還是少不了的,提心吊膽也是少不了的,生怕自己一下不小心就死了,就死在任務世界裏了,死在任務世界裏,到底意味着什麼。

估計,只要是完成五次以上任務的任務參與者都知道,死在任務世界裏,就相當於是在人間蒸發了一樣,家人、朋友等等,他們都別想再看到你,而死在任務世界裏的人,估計連輪迴都去不了了,就相當於是。

相當於是永世不得超生一樣,魔王它可能會,估計魔王它的陰謀還遠遠不止這麼多,大家所知道的,也許還只是魔王它的一點點陰謀,但到底它還有多少陰謀,這個,就連李肅他也不知道,但,相信李肅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會知道它全部陰謀的,還有就是,李肅他總有一天,還會與魔王來一次真正的對決,斬妖除魔,是學道之人畢生都將完成的事情,李肅他也是一刻都不能容緩,自古正邪不兩立,要是李肅沒遇到還好,要是遇到了,那麼。

那麼,李肅就絕對不會坐視不理,即使是付出自己寶貴的生命,李肅他也勢必要將魔王徹底消滅,最終對決,應該也不會來得太晚,不過,這也要看九命怪貓它給不給力了,如果它還能再找到之前那樣的珠子,或許,就真的。

就真的有希望將魔王徹底的消滅了,鄭志平伸出手去,也和方穎一樣抽了牌堆上的一張牌回來,鄭志平把這張牌拿到手裏之後,除了方穎,李肅、薛美美、李小藍、肖和四人也很緊張、認真的想要知道鄭志平他到底。

到底抽回來的是什麼牌,是否抽中,之前方穎在抽牌的時候,衆人的心裏也是一樣非常的緊張,因爲,海里那羣大水蟒可真不是鬧着玩的,現在抽中下海,那無疑真的是去送死,但要說心裏最緊張的,那還是。

那還是莫過於正在進行遊戲的鄭志平和方穎二人,再就是李肅,因爲李肅他是已經知道了一點生路,但由於不是太肯定,所以,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將生路說出來,也沒有按想到的生路去做,這一次,李肅他確實是有點。

有點顧慮太多,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一個人有時候,他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點顧慮的,尤其是,現在還是有生命危險的事,李肅他稍微顧慮多了點,那也是很正常的,這個,相信不管換做是誰,也會和李肅一樣,一樣的顧慮。

鄭志平他的運氣還不錯,也和方穎一樣沒有抽中,其實,早就應該想到,鄭志平他的運氣不錯,畢竟他也是完成了八次任務的人嘛,沒有一點點運氣,那也是不行的,既然鄭志平沒有抽中,那麼接下來就又該輪到方穎了。

之後,方穎和鄭志平二人又都抽了幾次,但二人都沒有抽中,看來,二人的運氣都不錯,但儘管如此,也是沒有用的,反正到最後,總還是要有一個人先抽中,只是看幸福女神更加青睞誰了,而鄭志平和方穎二人一次次的。

一次次的去抽牌,李肅的心裏就一次次的緊張,再緊張,李肅也生怕他們二人之中有一個人馬上就抽中了,因爲,李肅他此時一直在和自己的內心做掙扎,到底自己是不是應該快一點將生路說出來,還是,到底自己該。

該怎麼辦,就在李肅左右爲難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方穎她,她抽中了,看來,幸福女神的取向還是正常的,她可能更加的欣賞男生,看到方穎終於抽中了,鄭志平的心也終於可以放下了,提心吊膽這麼久,終於。

終於,可以稍微的放鬆一下了,完成這次的任務,那麼自己就完成九次了,只要再完成一次,也許以後都不用再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來了,鄭志平暗暗的在心裏想道,此時,他的心情要好很多了,雖然說,還談不上開心,但是。

但是,至少也不用像方穎那樣傷心、悲痛了,沒錯,方穎在看到自己抽中了以後,內心是拔涼的,同時,也是非常傷心和悲痛的,因爲,她知道,自己抽中了以後將面對什麼,自己的父母知道後會多麼的心痛,其實。

其實,方穎她根本就不用想這麼多,她現在只要一跳海,那麼馬上就會變成大水蟒的食物,而她的父母也不會知道她已經死了,是怎麼死的,看到方穎抽中之後,還有一個人,他的心裏此時也是非常的不好過,也很痛心。

但除了方穎她自己和這個人之外,其他人倒也沒有覺得有多傷心,有多痛心,還好吧,反正是有一個人會先抽中,不是你方穎,就是他鄭志平了,反正,你們兩個之中會有一個人先抽中,這是註定的,人心冷暖,在這個時候。

Views:
8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