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哥一幫人毫無反抗能力,唐宋就像是抽氣球一樣,想怎麼踹怎麼打都行。

這不,當飛出去的瘦弱中年人爬起來時,金哥等人已經全部倒下,有三個人還被抽暈了……

眼見著唐宋蹦跳過來,瘦弱中年人驚呼:「你敢……」

啪!

話沒說完,一巴掌狂抽過去,甩得中年人原地轉了兩圈才倒下,牙齒與鮮血夾著口水噴出,在空中開了一朵絢爛的花……

門口的女人啊的驚叫,哪顧得上多看,撒腿就跑。那速度,估計她這輩子都沒這麼靈活過。

唐宋沒有理會她,掃視著地上一幫人,挑著陰險的眉頭:「嘿嘿,我可沒說一定是這裡的錢。放心,閻王那邊的錢我一定會燒給你們,一人五千萬……不,五個億,明天就燒。」

這下眾人可算聽明白了,難怪不用銀行卡也能均分。特么燒過去之後會怎樣,鬼知道……

「咳咳,」瘦弱中年人吐著鮮血,又是驚恐又是憤恨,「媽的,你裝逼。」

唐宋無辜的走過去:「沒有啊,我是認真的,從來不裝逼。不是想要錢嗎,我燒。不過,我心裡很困惑。」

蹲在瘦弱中年人跟前,臉上浮現著迷人的笑容,水果刀在手中翻轉,「你可以選擇告訴我答案,或者告訴閻王,我都沒意見。」

說得可真淡定,只是聽起來怎麼這麼滲人!

瘦弱中年人警惕的咬著牙:「你想怎樣?」

唐宋歪著頭笑道:「第一個問題,你們在中京醫院的內應是誰。噓,別把我當傻子,我有腦子。」

沒有內應,怎麼可能知道自己跟方雅有特殊關係?

瘦弱中年人不屑冷笑:「我也有腦子,我今天還在醫院門口鬧,怎麼可能有內應……啊!」

話沒說完,水果刀已經刺入他的大腿。唐宋還一臉尷尬的拔出:「不好意思,手滑了。哎喲,流血了,得封住。」說著又將水果刀插入。

這銷魂,讓瘦弱中年人直接停下慘叫,額頭筋骨暴起。特么還能好好裝逼嗎,一言不合就開捅!

「咿,你好像很爽的樣子。」唐宋滿是詫異,「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痛並快樂?哦我懂了,你是想讓你的兄弟們一起享受。道理我懂,你放心。」

說罷,唐宋又拔出水果刀,轉過頭看著後邊痛苦的金哥等人,笑容滿面,「你們老大說,讓你們一起快活。」

眼見著他笑眯眯的走來,金哥魂兒都冒出來了,喉嚨尤為乾澀:「你……啊!」

根本沒有多說的機會,疼痛已經傳來,金哥直想哭。這他媽哪裡是純潔善良校醫,分明就是禽獸!

按部就班,捅了一次又拔出來,然後再繼續捅一次……

一模一樣的位置,一模一樣的動作,讓剩下幾個青年看得心肝直突突。哪裡還有疼痛,就感覺背後發冷。

「是葛東南,葛東南告訴我們的!」終於有人憋不住了,大聲驚叫起來…… “我記住了,師父,咱們什麼時候開始修煉?”

黃天仇卻答非所問的點頭道:“對於獸王之心我是有所耳聞,但真沒想到能到這份上,元力第一境聚元境你已無師自通了。”

我內心頓時騰起一股怒火,耍人也不帶這麼弄的,如果你保守不想傳授我武功直接說實話便是了,何必把我當傻瓜呢。

或許是看出了我內心的不快,黃天仇立刻道:“你別想得太多,我可不是反悔,元力第一境是爲聚元,就是將全身氣力集於一點隨着招式瞬間爆發,你想想自己剛纔的能力,是不是和這一點完全符合?”

我仔細想了想確實是他說的這個道理,心中怒氣稍平道:“可是我並不懂得聚氣法門,每次都靠危難臨頭才能使出這一招,所以您還是得傳授我修煉法門。”

“哦,原來是這樣,那難怪,你放心吧,你會很快順利突破聚元境,至於何時上第二境重元就得看造化了,我自己修煉聚元境其實不過三年,但到重元境整整練了二十五年。”

我倒抽一口冷氣道:“如此說來何時上第三境還是兩說?”

“沒錯,元力修煉有一段口訣,我說你記在心裏,說的就是八重修煉的實際狀況,一入聚元人如熊,二入重元力無窮,三入歸元氣如虹,四入奪元風破樓,五入混元窺蒼穹,六入真元見神龍,七入地元敵共工,八入天元得神通”

“這段口訣說的就是元力修煉的八重境界,第一境就如你剛纔力氣大的和狗熊一樣,推出的勁風就能把一條巨鱔吹出數米之外。第二境則是以氣養氣,保證你的力道可以源源不斷,用之不竭。因爲人的氣力是由身體生成,總會有極限,而第二境就開始突破極限,正所謂練功易、破功難,這就是第二重境爲何艱辛無比的道理。”

“而歸元境則是進一步發揮自身的氣場力道,好比你本來一拳可以打出五成力,而入了歸元境至少可以憑空翻一倍,五成變十成,十成變二十成、一次類推。”

我忍不住插嘴道:“如此說來這一境又是破功之法的修行。”

“沒錯從第二境開始每一境都是突破自身極限,甚至一破數倍,所以別再用這種弱智問題打斷我的話。”

“而奪元境更牛,它練的不再是本身元力,而是可以奪取或借取外人的元力爲你所用,甚至可以操控空中飄浮的空氣,形成巨大的風力摧垮堅實的城樓,這就是風破樓的道理。”

“可如果你以爲這四境已足夠牛逼,無法再有新突破,那麼就去修煉第五境,這一境可以讓你登天入地,窺探天空。而進入真元境你就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無法見到,無法觸到的事、物,也就是說到這份上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之境,但這些神物隨你而言還是可看而不可用,所以你還必須修煉地元境,身如第七重後便有力敵戰神共工的力量。至於第八重大概無需我繼續解釋了?”

我聽的是目瞪口呆道:“師父,如此說來這第八重境豈不是變成神仙了?”

“還不至於,擁有了操控神通的能力尚且不是仙人,所以如果你湊巧遇到一個靈力和你一樣強大的人,兩人合功一處就能進入真正的第九重境,也就是地仙境,達到這一地步才能算是化羽成仙,不過依然只是地仙。”

我聽的直咂舌頭道:“看來想當個神仙真不容易。”

“廢話,狐狸想修個人形還得經歷十劫難,歷盡一萬年的等待,何況人相當神仙呢,神仙要是吃顆丸藥就能成,這麼便宜的事情還不滿世界都是神仙。”

“您說的是,我在您面前老說不好話。”

“這不怪你,修煉了元力,對你的精神修爲也會有一定層次的提升,到時候你就不會如此沒見識了。”

難不成練功還有把屌絲轉化爲高富帥的附加功能?那我就更得學了。想到這兒我嗵的一聲跪倒在他面前道:“師父在上……”他用手輕輕一拖,根本就沒有和我身體有接觸,但一股柔和的勁氣頂着兩邊腋下,把我頂了起來。

“別弄這些俗套了,你說不會弔氣的法門對嗎,記住,氣由頂升,這個氣和鼻孔呼吸的氣是兩回事,爲什麼說怒髮衝冠就是這個道理,所以想要隨時調用身體的元力集中到一點,首先要做的是你得找到自己腦門頂上藏着的那股氣,你看我的頭髮。”轉眼望去,只見黃天仇滿腦袋如枯草一般的頭髮,忽然豎立而起,接着順倒、接着再起再倒,就像被人操控一般滑稽至極,我差點就笑出聲來。

“好笑嗎?”他板着臉問道。

我立刻收起笑容道:“您千萬別誤會,我這是敬佩羨慕的笑,絕對沒有嘲笑譏諷的意思。”

“別光顧着笑,你得看仔細了,我這一行爲看似玩笑,其實是有大學問的,能以體內之氣頂起自己頭髮,能做到這點至少就算入聚元境了。”

在我和巨鱔搏鬥時,曾感到自己渾身毛孔往外出氣,可以肯定我的頭髮一定豎立而起,想到這兒我在感受小腹那團熱氣,卻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以只要懂得聚起熱氣的法門,第一重聚元境我就算達到了。

他示意我盤腿坐下,道:“下面就傳授你運氣之法,氣是人之命所在,修氣說白了就是修命,所以元力修煉講究無爲、無我、無慾、自然,此爲四大基本法則,否則一旦運動體內真氣,性邪者便是邪火上升,性貪者便是貪功冒進。”

“在元力修煉者眼中何所謂天下奇珍?不是金銀珠寶、美鈔英鎊,而是你每天鼻子裏一進一出的空氣,因爲空氣是天地之靈,萬物生存之本,所以想要調動這無形之物,在這一進一出間你就用自己身體一切器官去感知這空靈的存在,你先摒棄雜念,專心聽自己一呼一吸的聲音,然後在嘗試着用鼻子去感受吸入空氣的氣味、溫度、潮溼感,一點點用心仔細感受。”

按照他說的話,我摒棄腦子裏的一切雜念,這點對於我這樣年紀的人並不難,畢竟生平也沒見過多少事,多少人,讓自己處在一個非常安靜的環境裏,就像黃天仇所言,用心感受着吸入空氣中的每一絲細微元素,包括溫度、溼度,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漸漸感到空氣中細如毛絨一般的水絲點點鋪在我的臉上,那一絲絲的清涼感讓人如沐春風,然而就是在這種微妙的感覺中我猛然感到肚子裏一股熱氣逐漸形成,我不由得心頭一陣狂喜,正要去“趕緊的多多積攢熱氣,來一次小宇宙的爆發”,卻聽黃天仇用極其平淡的聲音道:“無私、無慾、無求、無我、清靜恬淡,空靈悠長。”

幾句口號就像謁語,字字敲打在我心頭,我心中一凜,立刻收心攝魂,重新調整氣息,不再去胡思亂想,片刻之後小腹中的熱氣越積越多,然而這一切情況就像在黃天仇預料中,他繼續道:“但你感受到一股熱氣於體內便嘗試着利用意念控制它在四肢百骸流轉,操控氣體的真法門在於屏住呼吸,繞體三週之後再呼出濁氣,告訴我你的感受。”

我依言閉住呼吸,用意念操控真氣繞周天三次,估計得有個三四分鐘,隨即呼出濁氣,睜開眼只覺得四肢百骸無不舒坦的就像飄在雲端,整個人精神頭也旺盛,就像美美睡了一覺,我忍不住伸了個懶腰,只聽渾身骨骼咔咔作響,嚇的我立刻收了式。 果然是那個主治醫生!

唐宋沒有絲毫意外,抿著微笑掃視驚恐的一幫人:「恭喜你們獲得一個奔跑機會。給你們五分鐘,如果讓我追上,嘿嘿……」

這話一出,金哥率先爬起來。哪顧得上疼痛,連滾帶爬朝著外邊沖,恨不得馬上消失。其他人反應過來,紛紛跟上。

太恐怖了,說好的裝逼遭雷劈呢,為什麼這人裝逼成這樣都沒被劈死?

轉眼間,裡邊就剩下昏迷的三個青年,還有頭昏眼花的瘦弱中年人。

走回到中年人身旁,唐宋始終是人畜無害的樣子,輕聲道:「你得努力了,我今天有點手癢,想殺個人。這裡好像挺偏遠,你說我要是把你殺了藏起來,會有人知道嗎?」

捂著大腿,中年人吃力的往門口方向爬。只是,大腿疼得要命,而且腦袋被抽得嗡嗡作響,根本提不起力氣。

生平第一次後悔平時沒多鍛煉,長得這麼瘦就是為了挨打!

實在爬不動,中年人滿是驚恐的哀求:「別殺我,我知道錯了。是葛東南,他安排我們去醫鬧,所有的情報都是他給的。」

慌裡慌張的,都快哭出來了。

唐宋翻轉著帶血的水果刀:「我知道啊,你肯定沒這個腦子。不過,你好像沒什麼價值……哦對了,今天那個輪椅,應該有用。這樣,我廢了你的雙腿,然後給你一百萬,以後你坐輪椅怎麼樣?」

「不要!」中年人立即恐懼的搖頭,一百萬換兩條腿,誰傻誰賣!「大兄弟,大哥,大爺,你放過我一次……我有價值。我可以幫你揭發葛東南!」

然而,唐宋卻一臉認真地搖頭:「不用,我沒打算揭發他。我從來都是,直接捅死。」

中年人一抽,心肝差點沒飛出來。還能愉快的求饒嗎,難道今天真要死在這裡?

腦子靈光一閃,中年人猛地想到什麼,趕忙大喊:「我還知道,葛東南收了別人的錢,要殺一個病人!」

這話一出,唐宋頗為驚奇:「呀,醫生殺病人?這一波操作,好像有點意思。」

中年人腦子倒是靈光,趕緊解釋:「我偷聽到他打電話,好像說什麼不能讓那老傢伙活過三天,好像說錯過了機會,今天一定會再下手……真的,我沒騙你。雖然不知道是哪個病人,但我敢保證,肯定是很重要的大人物。」

唐宋沒有說話,抿著微笑凝視著他,心頭卻是發冷。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今天他搶救的那個身份特殊的老人!

葛東南,一個主治醫生居然做這種勾當,可真是喪盡天良!

見他不說話,中年人有點發毛,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活著還是快死了。他只知道,氣氛真的很恐怖,他已經嗅到了死神的體味……

好一會,唐宋才嘆了口氣:「今天得讓閻王失望了。」

一聽這話,中年人懸著的心可算落下一大半,差點沒感動得哭出來。

然而,還沒等他多想,唐宋又道:「不過,輪椅該用的還是要用,要不然浪費了……」

「你……不要,啊!」眼見著唐宋舉起水果刀,中年人嚇得驚叫一聲,隨後身體開始抽搐,兩眼泛白,竟然給嚇暈了。

唐宋嘴角一抽,哭笑不得的放下水果刀。仔細探查,沒死,只是驚嚇過度昏迷。

「難道,我真有這麼兇殘?」

唐宋鬱悶的喃喃自語,掃視一眼昏迷的幾人,也沒多說的起身離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過來收拾殘局……

本想打個電話給方雅,可掏出手機后,唐宋還是忍住了。還是得親自過去一趟,畢竟那個病人是他花大功夫搶救過來的。

二十幾分鐘后,唐宋出現在中京醫院門口。很安靜,往來的人並不多。

問了護士,唐宋很快找到上午那個特殊老人的病房。當他出現在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葛東南從裡邊走出來。

見到唐宋,葛東南先是嚇了一跳,很快又冷靜下來,冷然輕哼:「你來幹什麼?你又不是這裡的醫生,這裡的病人與你無關!」

唐宋沒有說話,抬頭審視著他,眼神相當犀利。葛東南被看得有些發毛,雙手插入白大褂的口袋:「看什麼,我知道你厲害,哼!」

說著便想要擦肩而過,唐宋卻橫檔在前邊。嘴唇顫動,笑容也跟著綻放:「你很聰明,注射生水,是吧?」

葛東南猛然一緊,假裝不爽的樣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讓開,我忙。」

唐宋依舊沒有讓開,笑容越發迷人:「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頸部注射,注射量大概是十毫升。嗯,應該在二十分鐘后湊效,病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心率衰竭,然後出現休克,轉而死亡。二十分鐘,足夠你製造不在場證明了。」

這話說得葛東南暗暗倒吸了口涼氣,心臟差點沒停止跳動。難不成,他會讀心術?怎麼可能清楚到這種地步!

不過,葛東南到底是老油條,依舊保持惱火的樣子:「我不懂你說什麼,也懶得跟你啰嗦。讓開,我要工作!」

唐宋依舊擋在跟前,微微歪著頭:「你信嗎,十分鐘后之內,我能讓病人安然無恙?」

葛東南一驚,強裝鎮定的冷笑:「病人本來就沒什麼大礙,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鬼……」

「他是我搶救過來的病人,在我沒有宣判讓死亡的時候,你還沒資格先下手。」唐宋打斷了他的話,語氣變得很認真,一臉的嚴肅。

葛東南面色發黑,故意提高聲音大吼:「關我什麼事,要不是因為工作需要,我才懶得管你的病人!神經病,讓開!」

紋絲不動,唐宋就擋在他前邊。葛東南又不敢撞上去,只能咬牙切齒瞪眼。

好一會,唐宋又露出笑容,微微聳肩:「我本來不想把你怎麼樣,可剛才我想明白了。無論在什麼地方,無論什麼時候,有些麻煩總歸要攬。別誤會,我沒有爆棚的正義感,只是做一點自己該做的事情。」

說得莫名其妙,讓葛東南一臉陰沉,惱火的躋身想要過去:「讓開……」

嘭!

話剛說到一半,葛東南只覺腹部猛然一痛,不自主的彎下腰,兩眼瞪得老大。「你,你打我……」 「對,我就是要打你。」唐宋一邊回答,一邊靠過去,牢牢扣住葛東南的兩個手臂用力按壓。

咯吱……

葛東南甚至能聽得到自己手臂骨頭爆裂的聲音,疼得筋骨不自主舒展,口袋裡緊握的雙拳鬆開。「啊……」

慘烈的叫喊穿透雲霄,整個醫院都聽得到。

值班室的護士跟醫生立即衝出來,卻是有些驚愕的站在遠處,完全沒明白什麼狀況。

葛東南的冷汗不停翻滾,大聲叫著:「救命啊,啊,殺人啦……」

唐宋充耳不聞,慢慢將他的手從口袋掏出。不出所料,白大褂口袋裡有兩根細小的注射器,針頭都還卡在上面。

「啊,你放開我!」葛東南拚命大叫,試圖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唐宋忽然鬆開,臉上又露出笑容:「可以,你這一波操作很強勢,我就喜歡你這樣作死的人。」

兩個手臂疼得發麻,葛東南踉蹌後退,面色慘白的大吼:「你他媽有病……」

嘭!

話都沒等說完,人已經倒飛出去,正好撞開病房的門。摔倒在裡邊,葛東南兩眼瞪大,都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要說上午的衝突還情有可原,可現在這貨居然敢主動上門挑事,而且還這麼兇殘,不怕死?

唐宋慢悠悠的走過去,笑容滿面:「放心,我會給你自殺的機會。當然,我也會給你看我搶救病人的過程。」

噗……

吐了一口鮮血,葛東南兩眼血紅的呢喃:「你……你想幹什麼?這裡是醫院,不是你家!咳咳,救命……」

樓道後邊好多病人探頭出門查看,幾個護士跟醫生也都急匆匆跑過來。

然而,唐宋視而不見,走到葛東南跟前,抓住他的小腿,直接把人往裡邊拖行。葛東南很想掙扎,可是胸口煩悶得喘不上氣,腦子也疼痛得厲害。

病床上,那個老人昏迷不醒,所有儀器都在正常工作,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不得不說,葛東南的注射部位很巧妙。

掃了一眼,唐宋輕聲笑道:「這種手段,十年前我用過一次。看好了,超過五分鐘沒搶救過來,我就讓你活著。」

語氣很溫和,可雙手卻一點都不溫柔。奮力拉拽葛東南的小腿,居然跟甩麵條一樣,朝著角落甩出去。

嘭,哐啷……

葛東南撞在角落,各種器件飛散,疼得他更是銷魂,兩眼直突突,鮮血不停的從嘴角洋溢而出。

實在太殘暴了,根本沒機會反抗!

「看清楚了。」唐宋善意的提醒,目光落到病人身上,兩瞳孔驟然緊縮,雙手迅速朝著病人的胸口狠狠砸下去。

嘭!

病人的胸口被砸得差點沒凹陷,心電圖立即報警。唐宋沒有理會,雙手大拇指按壓病人的胸口,慢慢往下拖,像是在劃線一樣。

等劃到腹部,只見他又扣住病人的脖子,用力拉扯皮肉。病人蒼老的皮膚很快發紅,隨時都可能噴出鮮血。

就在此時,一幫護士跟醫生衝進來,唐宋皺眉的冷哼:「出去!」

說話間,左手順勢一甩,鋒利的手術刀從衣袖飛出,嗤的激射在房門上。

門口一幫人嚇得魂兒都冒出來,趕緊往後退。要知道,病房門雖然不算結實,可這人竟然用飛刀擊穿,完全就是科幻大片!

唐宋沒再理會他們,左手衣袖裡又落下一把手術刀,慢慢割開病人的脖子皮膚。鮮血很快洋溢出來,唐宋沒有理會,而是不停的捶打按壓病人的胸口。

很奇怪的手法,他的手指不停的變換,而且擊打的穴位一直在變化。

眼花繚亂,門口一幫人根本沒看懂。角落昏昏沉沉的葛東南更看不懂,但他隱約感覺到了,自己完了……

果然,很快病人的脖子開始滲透出稀疏的血液,明顯帶著水分。

唐宋鬆了口氣,停下擊打病人。打開病號服,查看今天的手術傷口。還好,並沒有因為他的攻擊而導致傷口爆裂,看來自己的手法越來越精準了。

微微側頭看著角落的葛東南,唐宋輕聲笑道:「看清楚了嗎?沒超過五分鐘吧?」

葛東南掙扎的往後靠,眼神有些迷離,低聲呢喃:「多管閑事!呵,我什麼都沒做,你有什麼證據?」

說這話的時候,葛東南已經知道,自己的命已經沒了。準確的說,沒開口之前,他就已經意識到自己死了……

唐宋聳了聳肩:「你別誤會,我說過,我不是什麼正義人士。當然,也許有人會是。」

話音剛落,方雅正好急匆匆走進來:「怎麼……」

看到裡邊亂七八糟的,尤其是葛東南那悲慘的樣子,方雅頓時傻眼了。

臉色發黑,方雅綳著腮幫走到唐宋跟前,嚴厲的質問:「怎麼回事?別告訴我,你為了今天上午的事情,來尋仇!今天葛醫生已經跟我道歉,你這樣做太過分了!」

脾氣倒是挺火爆,唐宋卻沒看她,目光始終鎖定葛東南:「既然選擇醫生這個職業,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我想,你也曾單純過,可惜現實很殘酷。」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