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的家人就是他們的家人,對於家人,他們都無比的看重,現在李成奇竟然對秦穆然的家人動手了,這就算是李成軒知道了,至少都要將李成奇剁碎了喂狗!

僅僅是廢掉了李成奇,秦穆然對他也太仁慈了吧!

「這種混賬,就算是殺了,都算是髒了我們的手!」

李成軒大怒道。

「李勝恩,這件事你現在怎麼解決?」李成軒看著李勝恩問道。

「人我要帶走,你有意見嗎?」

「沒……沒意見!是我們抓錯人了!」

李勝恩聽到李成軒沒有過多怪罪的意思,立刻點著頭說道。

「呵呵,這件事,我希望你最好爛在肚子里,接下來,九星幫可能會發生一些事情,到時候,你該怎麼做,不用我再說了吧!」

李成軒看著李勝恩,意思很是明白,他要對九星幫報仇了,至於最後擦屁股的事情,需要李勝恩出面來解決。

「明白!明白!我一定最好李董的任務,來贖罪!」

李勝恩連忙點頭說道。

「算你有點見識!老大!我們走吧!」

李成軒白了李勝恩一眼后,便是轉身看向了坐在審訊椅上,翹著二郎腿,老神自在,彷彿所有發生的事情都跟他沒有關係一般。

「老大,事情都搞定了,咱們走吧!」

李成軒臉上堆著笑說道。

「是九星幫嗎?」

秦穆然問道。

「嗯!這傢伙招了,就是李敏煥那個老不死的!」

李成軒回道。

「九星幫的地址我知道了,召集一些兄弟,今天我就要讓九星幫付出代價!」

秦穆然目光之中透露出一股無語匹敵的霸氣。

堂堂西方地下世界的冥王,來到了寒國竟然還遭受了這樣的恥辱,無論是誰都不會咽下的!

既然你九星幫敢對我出手,那我就讓你九星幫知道,你到底得罪了一個什麼樣的龐然大物! 「是!」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李成軒竟然頓時立正,然後對著秦穆然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由於全程秦穆然和李成軒對話都是用的標準的英語,李勝恩的英語水平有限,也是沒有聽清楚說的什麼,不過,當李成軒對秦穆然敬禮的時候,李勝恩卻是懵了。

在寒國,無論你是誰,到了年歲都是要去服兵役的,但是這個軍禮,對於李成軒來說,實在是太難了吧!

不了解李成軒的人,根本就不會知道李成軒在寒國是一個多麼高傲的人,就算是面對寒國首府的時候,他都是不苟言笑,看心情說話的人,就是這麼一個人,對於眼前這個穿著很隨意的年輕男子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鄭重。

「走吧!」

秦穆然伸了個懶腰,站起身來,對著李成軒說了句,便是向著審訊室的門外走了過去。

「是!」

李成軒不敢逗留,連忙跟了上去,同時看了眼身旁的李勝恩,道:「別忘了我說的話!」

「不會,不會!」

李勝恩連連承諾,臉上堆著笑道。

「這件事若思你處理的不錯,一筆勾銷,否則的話……哼!」

說完,李成軒便是不再多說,轉身離開了審訊室。

「老大,我們現在就去九星幫?」

上了車,李成軒看著秦穆然問道。

「報仇不隔夜是我一貫的作風,我們冥王殿的兄弟叫上了嗎?」

秦穆然問道。

「都叫上了,武器也都帶上了,今晚就是他九星幫從寒國徹底消失的時候!」

李成軒眼中也是開始流露出一絲的期待。

扳一扳指頭,已經有多久沒有跟秦穆然並肩作戰過了。

自從從冥王殿的總部回到了祖國寒國以後,李成軒做夢都想和秦穆然再在一起戰鬥,只是都沒有機會,但是現在,秦穆然來到了寒國,他知道,又可以見識到他們這位冥王大人的無上風采了。

秦穆然對於他來說,亦師亦友,自己當初落魄就是秦穆然救了自己,並且讓自己加入冥王殿,給了自己一切資源,就算是自己的這一身本事,也都是秦穆然交給自己的。

可以說,沒有秦穆然就沒有今天縱橫寒國的李成軒!

「雙曲,這幾年過的怎麼樣?你厲害啊,整個寒國都快成為你的了!」

在前往九星幫總部的路上,秦穆然看著李成軒,開玩笑地說道。

「老大,這個寒國怎麼可能會是我的呢,我的都是你的,都是咱們冥王神殿的!」

李成軒笑了笑,認真地說道。

「咦?什麼我的?這些都是你辛辛苦苦賺過來的,給我幹嘛!」

秦穆然看著李成軒回道。

「老大,沒有你,就沒有我的今天,再說了,我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我們冥王殿!」

李成軒說道。

「好啦!這些不用提了,寒國有你在,我以後來玩的時候,你不是還能夠帶我飛嗎!再說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該成家了!」

秦穆然岔開話題說道。

「老大,自從她死後,我真的沒有這個心思。」

一想到往事,李成軒的臉上就有些沮喪。

「人已經走了這麼多年了,該走出來,還是得走出來的,總是沉溺在裡面,對你,對她都不好不是嗎?他要是在上面知道你現在這樣,也會不開心,你說呢?」

秦穆然勸道。

「老大,我現在真的沒有這個想法,我答應過她,當我站立在寒國巔峰的時候,我會給她最好,最浪漫的婚禮,但是她走了,我沒有辦法兌現承諾,我只想給她建造一個唯美的雕像!這個雕像快要完成了,等完成以後,我會讓自己走出來的!」

說到這裡,李成軒便是有些感觸。

作為寒國的大佬,身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但是李成軒對於那些女人沒有一絲的感覺,因為在他的心中,有一個女人才是他真正念念不舍的。甚至都有坊間傳聞,李成軒有龍陽之好,但是礙於李成軒的威名,也只敢私下裡流傳著。

「嗯!希望你真的能夠說到做到吧!逝者已逝,不用再苦苦沉溺於其中了。」

秦穆然點點頭,對於李成軒的愛情,他多少還是知道的。

「那個勢力現在怎麼樣了?」

秦穆然問道。

「這些年我一直努力對抗著,我相信還有幾年,就可以徹底覆滅,為她報仇了!」

說到這裡,李成軒的眼中充滿著濃濃的自信,甚至還有著深深的恨意。

「這一次,我幫你滅了!以前是沒有機會,但是現在我在寒國,就不可能讓你等這麼久!我們冥王殿不喜歡惹事,但是不代表我們怕事!我們是兄弟,你身上的仇,我接了!」

秦穆然拍了拍李成軒的肩膀,鄭重說道。

「老大,不用,我可以的。」

李成軒有些感動地說道。

「要是可以,你就不會等到現在了。」

秦穆然雖然不知道李成軒的仇敵是誰,但是這麼多年了,以李成軒現在的地位和實力都沒有辦法將其滅掉,由此可見對方的力量之強大。

「你幫我滅九星幫,我幫你滅仇敵!這就是兄弟!」

秦穆然堅定地看著李成軒說道。

「老大,謝謝你!」

李成軒聽到秦穆然這話,心中一陣感動。

秦穆然之所以能夠讓這麼多的人死心塌地為他賣命,就是因為他的真誠。

他是冥王殿的領導者,但是他卻沒有任何的架子,對待每一個人都如同親兄弟一般。做事張弛有度,賞罰公明,這也是令人信服的主要原因。

只要他相信的人,就不會有任何的懷疑,這種信任,讓每個人都感到深深的自豪!

「一會兒打進九星幫的總部,小心一點,正好也讓我看看,這麼些年來,你的實力有沒有倒退!」

秦穆然說著,便是從一旁的箱子裡面取出了一把自動步槍,迅速的組裝了起來,拿在手中把弄了幾下,看了看膛線和彈夾,說道。

「哈哈!老大,一會兒你可就瞧好吧!這些年,我的槍法可是快要趕上你了!」

李成軒笑了笑說道。

「牛皮先不要吹出去,整個冥王殿想要趕上我的,可不是你一個,要是這麼容易被超越,我還能是你們的老大嗎?」

秦穆然甩了下額前的劉海,嘚瑟道。

「嘿嘿,一會兒老大你就瞧好吧!」

李成軒擺弄了下自己手中自動步槍,說道。 “這裏是苦兒河的小木屋?怎麼會來到這裏?”

趙小川三人跟着黃大師穿過黑暗的森立,看到眼前的建築物,心中冒出一絲疑問。

進入房間後,黃大師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一根蠟燭點燃,趙小川接着光亮看到房間中還遺留着他們曾經請筆仙時物品,然後對黃大師說出了自己疑問。

“黃大師,看你對這裏似乎很瞭解,莫非你以前來過這裏?”

“恩?聽你們的語氣你們來過這裏?”黃大師臉上有些訝然。

“自然來過!”趙小川點頭,然後將以前的事情告訴了黃大師。

但是讓三人沒想到的是黃大師聽完後猛然一拍桌子,顯得十分的氣憤。

“好啊!原來是你們引來了學校的那幫人,我說我怎麼找不到以前的故人了,合着是被你們給嚇跑了!”

聽到黃大師的話,三人相互對視一眼,發現各自臉上都佈滿了愕然。

“大師,你說的古人不會就是之前我們請來的筆仙吧?”

趙小川猶豫片刻,然後小心翼翼的問道。

“廢話,這裏本來就是我專門爲了防止故人受到山中的那些該死的狐狸和靈體騷擾才建造的,就連門外頭的那塊墓碑都是我幫他寫的。”

黃大師勃然大怒,但隨即聲音一頓,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對了,之前我就發現那塊墓碑不見了,還專門想鄭老頭他們打聽了一番,他們說根本就沒有見到過,你們知道去哪裏了麼?”

“不知道!”

三人聽到黃大師的質問,矢口否認,但其中的趙小川心中卻想到了崔美美和葉楓三人。

“那天晚上看見的那人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拖着墓碑出現在那裏?還有最後葉楓三人說要去找墓碑,想必現在墓碑應該落到他們的手中了吧?”

黃大師看到三人的表情,又用懷疑的目光打量着三人半天,這才漸漸地平靜下來。

“那個大師,那塊墓碑是不是很重要啊?還有既然是你做成的,難道說你和墓碑上的人是朋友麼?”

趙小川見黃大師氣消了,轉念心中想起了趙小樂,然後出聲問道。

“恩?你爲什麼問這個?”黃大師警惕的看着趙小川。

“這個.”

趙小川有些猶豫要不要將趙小樂的事情告訴對方,一旁性子比較急的郝大寶看不下去了,站出來說道:“大師,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半個小時後,趙小川惴惴不安的看着黃大師,問道:“大師,事情你也已經知道了,我想問一下小樂口中的救救他的父母是什麼意思?還有若曦現在沒有事吧?”

黃大師眼神有些複雜,已經沒有了平時的凌人的氣勢,反而嘆了口氣,說道:“你說的這些事情我都不是很瞭解!不過聽你的語氣,應該是我當年的封印出了錯誤吧!”

趙小川疑惑道:“封印?大師,你這是什麼意思?”

黃大師目光掃過三人,嘆了口氣,說道:“想必你們應該從鄭老頭口中得知當年這裏的曾經有過一件大案吧?”

三人點點頭,但卻都沒有出聲,他們知道黃大師肯定還有下文,果然黃大師又繼續說道:“當年我也是剛剛修道有成,仗着自己年輕氣盛接受了他們的邀請來到了老劉莊,恩,現在叫做劉莊子了!”

“來到這裏後,我通過一番勘察後,發現這裏滿山遍野的孤魂野鬼,而且很明顯這裏的風水中透着一股詭異在裏面!”

“當時的我通過大量的典籍驚異的發現這裏的地勢在風水上來說竟然是罕見的‘養屍地’!而且當年火災之後,人們還沒有現在的意識,通常都是將人卷在一張草蓆上草草土葬的。”

“原本這種方式在別處也沒什麼大礙,偏偏在養屍地中,造成了大量濁靈的形成!”

“濁靈?”趙小川出聲問道:“大師,什麼是濁靈?”

“恩?鄭老頭他們連這個都沒有告訴你們麼?”黃大師好奇的問道。

三人連連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

黃大師沉吟片刻,然後說道:“好吧!正好乘着這個機會給你們惡補一下有關鬼道的一些事情,免得你們在中元節的時候再出什麼岔子!”

聽到黃大師這麼說,三人精神一震,豎起耳朵靜靜地看着黃大師。

黃大師捏了捏下巴上的白鬚,說道:“佛家中稱衆生輪迴之地爲‘六道輪迴’!這你們應該聽說過吧!”

“人家知道所謂‘六道’又名六趣,又稱六凡,是衆生輪迴之道途。六道可分爲三善道和三惡道。三善道爲天道、人間道、修羅道;三惡道爲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

一直不說話的蔣舟舟忽然說道,頓時引來衆人詫異的目光。

蔣舟舟看到三人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解釋道:“人家奶奶很信佛,所以小時候看過一點!”

三人恍然大悟,然後黃大師又繼續了之前的話題:“沒錯!所謂的六道確實包括這些,但這些不過是以前的說法了!自從百年前的一場天地動盪,六道已經不存在了!”

“不存在了?這是是什麼意思?”趙小川皺起了眉頭問道。

“不知道,我其實也是聽別人說的,剛開始的時候我也不相信,但是後來我也慢慢地信了,並且漸漸地確定這就是道家典籍中提到的‘末法時代’!”

黃大師說到這裏,眼神有些複雜,似乎在緬懷着什麼事情,而這些新的名詞對於三人來說根本就是一頭霧水,只好陪着黃大師發呆。

不知過了多久,趙小川見黃大師半點沒有醒轉過來的跡象,只好硬着頭皮說道:“那麼,黃大師這六道輪迴沒了和現在的事情有關係麼?”

“自然有關係!”

黃大師聽到趙小川的話反應過來,然後可能是覺得自己話語氣不夠重,有重複了一遍,道:“有大關係!”

“什麼關係?”

趙小川看着黃大師凝重的臉色,嚇了一跳,呆呆的問道。

黃大師深吸口氣,解釋道:“衆生有靈,所謂的輪迴轉世不過是說白了就是靈體在六道輪迴中不斷地循環着,已達到衆生平衡的狀態!”

“現在六道輪迴都壞了,所有的靈體都無法得到輪迴,全部積攢在這個世界上,然後通過長時間的遊蕩之後,又吸收了無數的活着的生靈產生的七情六慾,最終變成了你們口中的‘鬼’!” “鬼是靈體轉化的,這一點我們倒是以前聽耗子說過,不過吸收七情六慾是怎麼回事?”

郝大寶聽到黃大師的話,疑惑的看着他問道。

“六道崩毀,所有的靈體都飄蕩着這個世間,爲了活下去他們和人一樣必須進食,但是鬼的進食是不同的!他們的主要食物來源便是七情六慾這些精神力量!”

“而且由於‘末法時代’的緣故,一些道行高的修道者天人五衰,很快去世了!年輕的修道者們又心境浮躁根本就無法在亂世中在修行下去,所以修道者越來越少。”

說到這裏,黃大師頓了頓,嘆了口氣,說道:“最後甚至出現了很多打着道教名義和佛教名義的騙子愚昧世人,原本就不怎麼昌盛的道教和佛教奄奄一息。”

“鬼怪猖狂,世間作亂,直至後來全世界開始被鬼怪侵蝕時,人類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於是世界各地僅剩不多的修道者開始被各個國家尋找出來試圖通過討論來找出一條制服鬼怪的新道路。”

“當時,我記得清清楚楚我的師父被華夏邀請參加了那次的大會!之後,不得不佩服人類的智慧,通過三天三夜的討論後,他們終於找出了一條制服鬼怪的方法。”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