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家這個姑爺,他們之前也都聽說過。之前方正集團的麻煩,方老的信任,還有現在方怡跟方明國都這麼信任他,又怎麼可能是戲耍?

只是這種做事風格,實在讓人沒辦法接受。在他們看來,董事長應該是正兒八經的,極為威嚴的,哪有這樣弔兒郎當的。

深吸了口氣,唐宋再次聲明:「我再說一次,我不會當董事長超過一周。所以,你們每個人,都有機會。無論職位,無論年齡,都會有機會!好啦,沒我啥事了,走了!」

這回真走了,只是會議室內一片安靜。如果之前只是覺得他弔兒郎當,那現在就是不一樣了。

很明確,他只是來過度一下。那麼,下一任董事長會是誰?

爬到這個位置,沒人不想繼續往上爬。哪怕到時候方中集團岌岌可危,能過一把董事長的癮也好啊…… 剛走出會議室大門,卻見蔡東仁三個人急急忙忙走來。見到唐宋,蔡東仁臉色猛地一變,停下腳步充滿了警惕。

那眼神,真是充滿怨念。

唐宋感覺有些好笑,這蓋里蓋氣的天才設計師竟然被急個屁嚇吐,也真是醉了。

綳著臉色走上前,蔡東仁陰沉冷哼:「你是哪個部門的,以前怎麼沒見過……哦,你是新來董事長的助理?」

這話說得唐宋幾人臉色發黑,眼瞎成這樣,治不了!

明明張裕兩個助理站在唐宋旁邊,愣是說他是助理。就這眼神,真能上扁鵲三連了……

抿著微笑,唐宋歪著頭打量三人。都是差不多的年紀,財務部副經理,人事部高幹,天才設計總監……臭味相投呢!

蔡東仁綳著臉色:「你以後不用來上班了,馬上收拾東西滾蛋。」

張裕按捺不住張嘴:「蔡總監……」

不等說完,唐宋搶先一步:「好啊,這可是你說的啊。那我以後真不來了,不過你得去跟你爸說一聲,要不然他打我。」

蔡東仁一怔,皺著眉頭:「你是我爸招進來的?不可能,我爸沒跟我說……總之,滾蛋,氣死我!」

看他那怒火,張裕等人真是納悶了。蔡總監是不是腦子進水了,跟新任董事長這麼沖,不是在作死么?

唐宋忽然轉身背對著他,一看到屁股,蔡東仁嚇得立即往後退,本能捂住鼻子。這反應,讓幾人更是驚愕。

怎麼看起來有點,猥瑣?到底什麼情況?

陰險的拍著自己屁股,唐宋回頭壞笑:「我腸胃已經好了,不信你看。」

「看你麻痹!」蔡東仁臉色發綠,捂著鼻子怒罵,「給我滾,馬上滾!」

這下眾人隱約明白了,準是放屁!

公司里誰不知道,這個天才設計師很高傲,而且有個非常不可思議的毛病,潔癖。

潔癖到什麼程度,如果一起坐電梯敢說話,他會認為空氣污染嚴重,會讓他呼吸系統感染!所以,他從來不參加聚會,人多的時候還會帶上,防毒面具!

他的辦公室是公司里最奇葩的,二十四小時消毒,而且是他親自處理。沒有經過他的允許,誰也不能進,就連方明國都不行……

唐宋讓出了道,聳肩笑道:「滾就滾咯,希望下次我們還能一起坐電梯。」

一聽這話,張裕幾人差點沒憋住笑起來。就知道,肯定是一起坐電梯放屁,要不然蔡總監怎麼可能這麼激動。

蔡東仁臉色那個黑啊,咬牙切齒的指著唐宋,氣得說不出話來。最終,憤恨冷哼一聲,警惕繞過唐宋,快步走進會議室。

等他們三個進去,張裕憋著笑低聲道:「董事長,蔡總監有很嚴重的潔癖,他對放屁極度厭惡甚至已經到了過敏的地步。」

說著他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其實公司里還一直都在思考一個問題,蔡總監自己不會放屁么?

回頭看了一眼,唐宋鄭重的低聲道:「這是病,得治!再不治,馬上就晚期了……」

也沒在意,唐宋繼續走出去。然而還沒等走幾步,後邊又傳來叫喊:「站……不,等一下!」

唐宋停下腳步:「你們先去忙吧,嚴肅點,我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不許笑!」

張裕憋得老臉發紅,偷偷看了一眼跑回來的蔡東仁三人,心中暗嘆可惜。接下來肯定是打臉,可惜不能看了……

轉過身,唐宋憨厚老實的微微哈腰:「蔡總監,楊經理,你們喊我嗎?我,我正準備去收拾東西呢。」

三人臉色都很僵硬,蔡東仁還好一點,其他兩個就尷尬了。

冒著冷汗,略顯肥胖的楊經理吞咽口水乾笑:「董事長,您……您真會開玩笑。」

唐宋拉著臉:「開玩笑?沒有啊,我是真要收拾東西滾蛋了。蔡總監剛才都說了,我要是再不走,等下他排斥我怎麼辦?哎,職場如戰場,道理我懂。」

一臉落寞的樣子,讓楊經理的笑容更是難看,趕忙偷偷扯了一下蔡東仁。

剛才就覺得不對勁,誰知道這人竟然真是信任董事長。他們還想著,董事長好歹也是四十來歲,鬼知道會冒出個二十來歲……

很不情願,蔡東仁往前一步:「董事長,剛才是我滿口胡言,希望你別介意。」

「我哪敢介意,」唐宋驚慌的後退,「你誰啊?你可是天才設計師,設計界的佼佼者。你說我幾句也是應該的,何況你爸是副總,更是理所當然。」

諷刺,絕對的諷刺!

蔡東仁又不傻,自然聽得出來。憋屈的擠出笑容:「董事長,你口才真好。我之前確實有點莽撞,主要是因為我身體有點小毛病……」

不等說完,唐宋忽然收起笑容,冷然輕哼:「有病就治,別把別人的寬恕當做理所當然!」

突如其來的變臉,讓蔡東仁微微抽搐。其實他很不爽,只是對方是董事長,他又不敢反駁。

唐宋撇著嘴冷笑:「心裡很不爽是不是?說實話,我想扔你下樓。我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忍你,天才?傻逼還差不多!」

「你,你怎麼罵人啊?」蔡東仁憋不住了。

呃呸!

唐宋居然兇惡的吐一口濃痰過去,正好吐在蔡東仁的衣服上。這下蔡東仁臉色又綠了,腦袋一陣眩暈,踉踉蹌蹌的差點沒摔倒。

楊經理兩人也是大驚失色,慌忙勸解:「董事長,你別動怒……」

唐宋沒有給他們多說的權利:「怎麼,你們不是覺得自己很吊?富二代,混日子?隨便咯,反正我最喜歡虐你們這樣的富二代,往死里虐!」

「你,你……」蔡東仁氣得兩眼發白,愣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唐宋沒有絲毫愧疚,豎起兩根標準的中指:「我還就這麼囂張,你能把我怎麼樣?來啊,打我啊,傻逼!」

他會沒調查過?仗著自己老爹是副總,又稍微有點名氣和本事,就在公司里囂張得連董事長都沒辦法進他辦公室。

現在,唐宋總算知道方老為什麼一直都不放心把集團交給方明國了。他這個人太軟,雖然很多事處理手段還可以,可管理自己人的時候真的太軟太軟。都已經被騎在頭上撒尿,愣是一點反感都沒有…… 「你,你太過分了!」

憋了大半天,蔡東仁總算能說出話來了,怒火中燒大吼,「我又不知道你是董事長,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理問題……」

呃呸!

沒等說完,一口濃痰又飛了過去。

蔡東仁那個氣啊,兩眼昏花,身子不自主搖晃,都快腦充血了。楊經理扶著他,冒著冷汗苦笑:「董事長,蔡總監確實是生理問題,他也不想這樣的。」

心裡很是埋怨,不就是說了幾句衝突的話,至於連吐口水么?

唐宋依舊豎著中指,雙眸寒光閃爍:「怎麼,不爽了?打我,打死我,你們一定會很爽!傻逼,當我什麼都不懂呢。潔癖?呵,信不信我扔你到糞坑幾天,你會感動到哭?」

他是醫生,會不知道什麼叫潔癖?真正有潔癖的人可不會這麼正常,基本上都是因為心理問題導致。現實中所謂的潔癖,多數是裝傲嬌而已!

因為聲音很大,後邊會議室里很多人都出來了。楊經理不不敢說話,只是扶著蔡東仁,別提多憋悶。

唐宋放下中指,臉色沒有絲毫好轉,散發的寒意更是強橫:「很明白的告訴你們,想來這裡混日子,現在可以滾了。不要仗著自己有實力有背景就特立獨行,很抱歉,你們在我面前連一毛錢實力都算不上!潔癖?如果你再這樣,我會讓你變成傻劈!」

說罷,冷哼的轉身離開。

一個人再有能力又怎樣,人品不行終究是個垃圾。天才就要特立獨行?那就算不上是天才,而是狗屎!

看著他的背影,蔡東仁三人真是充滿怨念,憋足了氣的想要罵娘。

後邊一幫管理層也是皺眉,同時也有些吃驚。沒想到,這個董事長看起來弔兒郎當,實際上真發火起來,比方老還恐怖……

也就十分鐘不到,董事長辦公室內。

許之已經挪到另一個辦公室,唐宋坐在辦公桌前邊,抬起頭面無表情的看著跟前幾人。

還是蔡東仁三個,只不過又增加了三個,正是他們的老爹。

不是副總就是部長之類,可以說身居要職。唐宋也都認識他們,已經見過好幾次了。

蔡副總頭皮發麻,尷尬的低聲道:「董事長,希望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唐宋抬起眼皮:「你心裡是不是覺得憋屈?方明國給你面子,我卻沒給。蔡副總,其實有句話我一直想跟你說,」

雙眼眯成一條線,有意無意的翻閱手中文件,「這些年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裡要有數。」

蔡副總猛地一顫,臉色有點不太好了,笑容更是僵硬:「董事長,好像我沒……沒得罪您吧?」

唐宋沒有揭穿,往後靠在椅子上,臉上始終沒有任何錶情:「做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你其實很了解我。了解到什麼程度,你心裡有數……」

蔡東仁控制不住小宇宙的爆發,猛地插過話怒罵:「你以為自己了不起啊!能當上董事長,還不是仗著給方家當上門女婿!媽的,我都說了我是生理問題,你自己沒有缺陷嗎……」

蔡副總嚇得臉都綠了,趕忙狠狠推了他一把怒喝:「蔡東仁,你放肆!」

蔡東仁被推得差點沒摔倒,轉過頭看著勃然大怒的父親,火氣蹭蹭的:「爸,我又沒說錯。要不是我們,公司能有今天?我還就不信真敢把我們開了,沒有我們,這狗屁集團能開幾天……」

啪!

蔡副總掄起巴掌就抽過去,氣得心臟都快蹦出來了:「你給我閉嘴!」

蔡東仁被抽得腦袋擰到一邊,脖子都快斷了。牙齒蹦出來,臉頰火紅得厲害。捂著火辣辣的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父親,火氣總算被壓制下去了。

一旁的兩對父子看得心驚膽戰,屁都給縮回去了。平日里蔡副總多疼蔡東仁啊,要不然蔡東仁能這麼囂張?

緊咬著牙,蔡副總渾身顫抖:「我再說一次,閉嘴,否則我會把你扔到國外,不信你試試!」

殺意,蔡東仁看到了老爹雙眸閃爍的殺意。非常強烈,就好像要把人生吃了……

唐宋皺著眉頭坐直,倒是有點意外。這個蔡東仁的反應,確實出乎他的預料。當然,這種套路或許常見,可一般都是做個樣子而已,真沒見過像蔡副總這樣的態度。

強忍著火氣,蔡副總轉過頭來,儘可能和氣的沖著唐宋鄭重道:「董事長,真的很抱歉。我承認,之前我確實過分寵愛,因為當時我認為方中集團不可能有提升,所以只要不破壞平衡就行。但現在我知道,下一個平衡還沒到來。」

唐宋雙眼眯成一條線,不自主露出笑容:「你的野心,超乎我的想象。看在你的份上,我再給他一次機會,這是最後一次。」

「謝謝!」蔡副總重重深鞠躬,相當的嚴肅。

恰在此時,座機傳來楊莉的聲音:「董事長,於先生他們到了。」

「讓他們進來。」唐宋輕聲應道,「蔡副總,你留下,其他人出去吧。」

蔡副總點了點頭,轉身狠狠踹了一腳蔡東仁,硬生生把人給踹得踉蹌出去,真是讓蔡東仁嚇哭。

這輩子,就沒見過老爹這麼恐怖過,做夢都不敢想……

等他們出去,唐宋拿起文件,卻是慢慢的撕掉了。面帶微笑,輕聲道:「蔡國強,你,做好準備了嗎?」

蔡國強一怔,還沒等多說,房門再次打開。不自主轉過頭看到幾人走進來,卻讓蔡國強心頭猛地顫抖。

來了四個人,都是年輕人,可蔡國強都認識。於家大少,於明;明家老爺子代言人,明希。剩下兩個就更可怕了,京都過來的……

四個不同類型的青年走過來,無視蔡國強存在。明希率先將文件遞過去,輕聲笑道:「唐先生,我們董事長說了,只要您願意,百分百股份都可以。」

於明低沉的接過話:「我爺爺說,本來就是你的,你看著用……」

媽耶,他們在說什麼!

蔡國強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眩暈,絲毫不亞於剛才被抽的蔡東仁。百分百股份,隨便用……

握草,就這兩家加起來,虐死孔家不償命。不,根本不用兩家相加,其中一家就夠虐的了。關鍵現在來了四家,看樣子還都是全力支持……

一瞬間,蔡國強背後發涼,總算明白了唐宋所說的,集團太小不好玩! 伊恩的全身都在顫抖,不是因爲別的,而是因爲疼痛!這種像鈍刀在慢慢地一下一下磨骨頭的鈍痛真是沒法形容,抵抗這種疼痛幾乎耗費了他全部的精神,在鈍痛中偶爾冒出的針刺般的劇烈刺痛更是如同在他繃得緊緊的神經上又狠狠地彈了一下,伊恩的全身都繃緊了。

“小恩,如果很痛的話就喊出來,沒關係……”尹世紅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忍,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勸慰道。

“不……用。發聲……會……讓身體震動……會……影響你……”短短的一句話,伊恩分了好幾次才說完,害怕說話會喘氣讓身體大幅抖動,這幾個字他簡直就是從牙縫中一個字一個字地擠出來的。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伊恩甚至被汗水浸得睜不開眼睛。

尹世紅呆呆地看了伊恩幾秒,恍然反應過來,趕緊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到手上的動作上。必須集中全部精力,動作越快,伊恩就越能少受一點罪。更何況接下來的動作也容不得他再分心。

尹世紅在替伊恩進行深度改造。以前改造的時候“銀”都切斷了痛覺神經,改造結束之後“銀”會再修復一段時間,在*幾乎沒有異狀之後纔會再次連通痛覺神經,所以改造的過程幾乎不用受太大的苦,只不過改造完成之後的適應過程會有些難受。

所以,其實伊恩在請求尹世紅替自己進行深度改造的時候,並沒有料到需要忍受這樣恐怖的劇痛。在這種排山倒海的疼痛刺激下,伊恩又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剛剛知道這種逆天的改造方法的那一天。

“尹伯伯,你說什麼?”

“我說,深度改造的時候我需要你仔細體會神經的感受,在感受到異常的時候立即告訴我。”尹世紅有些擔心,但是話卻說得沒有一絲猶豫。

“我不明白。你是說我必須在保持全部知覺的情況下接受深度改造?”伊恩一臉詫異。

“不錯。”

看着尹世紅毫無動搖的臉,伊恩有些頭暈,不可置信地追問:“如果我沒有記錯,深度改造包括了神經靈敏度的改造?”

“我只說過一次,你的記性很好。”

“我記得我看過水藍星的自然人改造史,那裏面從來沒有提到過這點。”

“的確如此。之前技術不論任何改造都是在無痛的前提下進行的,那也正是深度改造之後會產生那個恐怖後果的原因。我必須確保你不會有那個悲劇結局!”

伊恩沉默了,過了許久,他嚥了口唾沫,再次開口:“尹伯伯,深度改造和以前我受的改造相比,有多大的區別?我是說……疼痛!”

“哈哈。”尹世紅雖然心裏也很擔心,但還是忍不住笑了,這樣小心翼翼擔心疼痛的小恩看上去才真正有了點不到二十的少年的樣子。“小恩,之前只不過是骨骼和肌肉,這次還要包括神經系統,這個你稍微想象一下,應該就不用我說了吧。”

尹世紅看着伊恩臉上前所未有的凝重臉色,只有他的眼神中隱約能看到一絲溫柔。不知過了許久,伊恩重新開了口。

“如果失敗了,我會如何?”

尹世紅的臉色一凜,正色說道:“雖然理論上的成功機率是百分之九十九,但是相信我,我不會讓失敗出現!”

伊恩點了點頭,既然決心要做,那還去想失敗的後果幹什麼。明明知道失敗了就會失去意識,變成徹底的機械人,還傻乎乎地問出來。相信自己,相信尹伯伯!

“我明白。我同意。”

“好!改造神經的疼痛,你一下子肯定受不了。先從肌肉和骨骼的改造開始。雖然肌肉和骨骼可以屏蔽痛感,但是我這次會全面開放感覺,你必須一步一步地適應疼痛,保證最重要的神經改造的時候你有這個能力全程清醒。”

在那之後,果然在改造自己的骨骼和肌肉的時候,伊恩沒能享受到屏蔽痛感的待遇。骨骼被活生生抽出的撕裂感,和被高強度改造了的肌肉層的詭異蠕動帶來的收縮疼痛……

伊恩在享受過了這些疼痛大餐之後,第一次覺得果然直接從受精卵狀態開始進行基因篩選,這個強化人類的方法,比起自然人的人體改造來簡直是文明得太多太多了。對一個活生生的人體進行改造,這種視覺上血淋淋的強烈衝擊和滅頂的疼痛深淵,甚至讓伊恩生出自己果然是個低劣的殘次品的錯覺。

本來以爲這些改造的疼痛已經登峯造級了,不過伊恩顯然忘記了還有神經改造。今天尹世紅第一次替伊恩實施神經改造,在前幾次改造中面對着伊恩的扭曲臉龐仍舊面不改色、鎮定自若的人,看見這次伊恩的痛苦形狀,居然一瞬間也手足無措起來。

偏偏神經改造精細非常,連人體肌肉的輕微抖動都會影響效果,伊恩不得不死死地咬緊牙關,屏住全身的肌肉,努力抗住隨着尹世紅的動作而引起的一波又一波劇痛。

“不對……”一股怪異的痛感襲來,伊恩全身顫抖了一下,急忙出聲。

“明白。立即重接。”

尹世紅頓了一頓,隨即迅速開始了另一番動作。神經剝離然後重新連接,這番舉動導致的突如其來的尖銳刺痛讓伊恩眼前一黑,整個人被窒息的感覺籠罩,過了很久才慢慢地呼出一口氣。

抽筋剝皮,世上最痛不過如此了吧。呵,現在不就是在抽筋麼?伊恩的頭腦已經不是很清醒了,居然開始胡亂自嘲。

不知道過了多久,牙牀都快被咬爛了,全身的汗幾乎出了一水缸,伊恩總算等到了那句現在聽來無異於天籟的話。

“好了。這次的右手已經結束了,很完美。你可以休息了,過幾天再繼續其它部分。”

伊恩再次醒來的時候,房間裏已經是漆黑一片。他略微動了動脖子,發現全身除了有些肌肉痠痛,沒什麼其他的異狀,只有經過改造的右手少許有些腫脹。

之前也不知是因爲忍痛忍得太辛苦,一放鬆就睡了過去,還是終於到了極限被痛暈了。總之一接到放鬆的指令,精神一鬆,伊恩瞬間就失去了意識。現在醒來,房間裏靜靜的沒有一個人,想要知道結果,他只能詢問自己的芯片。

“銀,結果如何?”

“很好,殿下。您的右手已經完全改造,等適應期過了之後反應速度至少將提高三倍。而且與機甲的質感很接近,融合的時候差別會很小。”

“那就好。”伊恩仍有些累,聽見了自己想要聽到的消息,打算接着休息。

“殿下,ⅱ號芯片曾發送過通訊請求。因爲殿下正在改造中,所以我自做主張拒絕了。”銀波瀾不驚的口氣彷彿只是在提醒伊恩該吃飯了一般。

“啊?ⅱ號?是蘇華?銀你趕緊替我接回去,蘇華不會沒事找我。”伊恩立即從昏昏欲睡的狀態清醒了,略帶焦急的口吻昭顯着主人真實的心情。

“殿下,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並不適合耗費太大能量。”

怪物合成模擬器 “你不是進化了嘛,沒事。”

“好吧。”銀的聲音中終於有了一絲情緒,帶着一點無奈。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