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驚訝的看著赤身裸體的孫浩南。

李大利第一時間捂住了小五的眼睛,小五從李大利的手指縫看個不停。

男人……真丑!

「浩南你怎麼了?為……為什麼要脫光衣服?」孫浩南的老婆驚訝的問。

孫浩南看了看自己的弔兒郎當的二兄弟,又看了看一臉怪異的李大利,他吸了口冷氣,急急忙忙地將衣服穿了上去。

「沒事……他就是太高興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你好了?沒事了?」孫浩南的老婆急忙撲過去。

「沒事了。」孫浩南笑呵呵的說道。

亂世成聖 他還親了自己老婆一口。

樂天有些意外,這傢伙居然還伉儷情深?

「那個……還有一點事我要叮囑你,你現在雖然恢復了,但是你體內的生氣非常不穩定……一周之內還是不能出門!而且也不能行房事!最好的辦法就是每天睡二十個小時!」他說道。

「還要呆在家裡?」孫浩南看著樂天。

「你要是想死……出去也行!」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那……我去晒晒太陽總可以吧?」孫浩南要憋壞了。

「只能在院子里!」樂天說道。

孫浩南無奈的點點頭。

再等幾天,自己洗浴中心的員工估計都要不認識自己這個老闆了……

「行了!既然你已經沒事了,剛剛你說要把洗浴中心都給我,趕緊去寫合同吧。」樂天看著孫浩南。

孫浩南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你真的要?」他問。

「幹嘛不要……你又不給我勞務費?」樂天哼了一聲。

孫浩南一聽,長長的吐了口氣,他忙不迭的對自己的老婆耳語了幾句。

女人急忙跑進了別墅,出來的時候手裡拿著一張金卡。

「兄弟……小小意思!」孫浩南將卡遞了過來。

樂天接過來看了看,就放進了口袋。

「我走了。」

他丟下三個字就跑了,正好一個計程車路過,樂天毫不猶豫的上了車。

「這是什麼情況?又沒有人搶他的錢……」孫浩南奇怪的看著樂天的背影。 電話是李隊長打過來的,他這幾天都在調查關於囡子班主任的事情。就在晚上囡子的班主任忽然就不省人事送到了醫院去。李隊長覺得這事兒又蹊蹺。所以直接打了電話給我。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心裏咯噔一下。之前跟方大師就已經說起過這件事兒,而就在囡子丟失之後。囡子的班主任也出現了這種情況,這絕對不是巧合。

“嬸子,你回去到附近再找找。我公安局那邊有認識的人,去那邊一趟讓他們幫忙給找找。”說完話之後,我也沒有再多停留。而是朝着醫院那邊趕了過去。對於囡子的媽媽來說,說道公安局,會給她帶來一些希望和安全感。

到了醫院之後。李隊長已經在那邊等着了。看到我過來,一把就把我拽到了病房裏面,讓我看看囡子的班主任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看到躺在病牀上的班主任之後我也是嚇了一跳。他整張臉竟然都是黑的。旁邊的家人都不太敢靠近。我到了他的身邊時候,都感覺有些驚恐,甚至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醫院那邊檢查過了,也檢查不出來個所以然來。

但是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就是囡子班主任體內的那幾條黑線聚集在了頭部。

“他以前有沒有過這種情況?”我朝着囡子班主任的家裏人問道。之前帶着囡子來的時候,他們見過一次,所以對我也沒有那麼陌生。

囡子班主任的家裏人說,以前也偶爾有過幾次頭疼,都是在晚上的時候。不過睡一覺起來就沒事兒了,可是今天這樣子他們還真的沒有見過。

聽他們說以前有過,我立刻警惕起來,問是在什麼時候。在聽完他們說的時間之後,我幾乎已經能夠確認,前幾天在市一小那邊遇見的,確實就是囡子班主任的魂魄。只不過那魂魄已經被詛咒過了,所以才顯得那麼的陰毒。

安慰了一番之後,我帶着李隊長出了醫院。

“葉子,從剛進來就看你心事重重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剛出醫院門,李隊長就朝着我問道。

我先讓李隊長上車送我到老城區那邊去,在車上邊走邊說。上車之後,我把之前方大師說的那些話,以及囡子跟王小明失蹤的事情告訴了李隊長。聽完這些話之後,李隊長整個人都有些驚訝。

好一會兒之後,李隊長才朝着我問道:“你確定,他們會在老城區的校區那邊嗎?”

其實我也不敢確定,只是猜測而已。因爲前兩次,都是在那邊,這回也會有很大的可能性,至於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那邊,我也不太確定。

等到了老城區那邊之後,我跟李隊長再次順着樹翻了進去。不過翻進來之後,我心裏原本的那種期待也降低了一大半。因爲之前兩次進來的時候,教學樓那邊總會有一間亮着燈。而現在整個教學樓都是黑暗的,也就表明,他們很有可能不在這裏。

從上到下里裏外外,把所有的教室都找遍了,還是找不到囡子和王小明的身影。

正在這個時候,李隊長的電話響了,聲音刺破了整個校園,把我也嚇了一大跳。好在整個校園裏面並沒有任何的人,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但是接完電話的李隊長整個人看上去就不太一樣了,臉色變得十分的陰沉。

“李隊長,怎麼回事兒?”我有些疑惑的朝着他問道。

“醫院裏丟失了五六個住院的小孩兒,大概都在六七歲左右。監控錄像被破壞,誰都不知道怎麼丟失的,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李隊長說話的時候,整個人也感覺到這件事兒有些詭異。

“葉子,我總感覺,那小小孩兒丟失跟現在調查的這件事兒有關。”他的猜測,和我的猜測是一致的。

所以現在只要趕緊找到囡子班主任,很有可能就會找到囡子以及醫院失蹤的那些小孩兒。但是,這也是問題的所在,原本我以爲會在這個校區,但是現在過來之後卻發現人根本就不在這邊,一時之間,也讓我有些爲難起來。

正在我想這個問題的時候,李隊長的目光卻看疑惑的看向老城身後的山裏。

“李隊長,怎麼了?”我有些好奇的順着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葉子,你不覺得奇怪嗎?那半山腰上都是莊稼地,怎麼會有燈呢?要是有火光,可以說有人在那邊,但是有燈就有些反常。”李隊長看向那邊疑惑的說道。

我看向那邊的時候,總覺得有些熟悉,想了好半天心裏咯噔一下,這不就是跟之前在教學樓裏看到的燈一樣嗎?難不成,囡子他們被帶到了那邊去了?

李隊長準備開車回醫院的時候,我立刻抓住他的手,讓他和我一起上山去看看。他也有些疑惑,等我事情都告訴他了之後,他也覺得事情有蹊蹺,直接帶着手電筒跟我朝着半山腰上爬去。

這座山並不是很高,只能算得上是丘陵。也是因爲地勢的原因,老城區沒有發展的空間,所以新城區發展才極爲迅速,讓老城區有了落敗的感覺。

走了大半個小時,才靠近燈光所在的那個地方。讓我跟李隊長都沒有想到的是,這裏竟然有一間房子,從窗戶看過去,裏面的擺設和教室一模一樣。遠遠的,就看見教室裏面好像是在上課一般,坐着七八個小孩兒。而在前面上課的,正是囡子的班主任。

李隊長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驚訝的嘴張的老大都幾乎能塞進去一顆雞蛋。

“葉子,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根本就不會相信有這種事情發生。之前明明看到那個班主任就在醫院裏的,現在竟然又出現在了這裏。”李隊長看到教室裏臉色猙獰的班主任之後,更是滿臉的驚訝。

我並沒有接話,讓李隊長準備好跟我一起衝進去。

這次和之前不一樣,之前在教室裏面的都只是魂魄,而這次卻是實實在在的人。而且,我也沒有帶傢伙,因此保護那些小孩兒的事兒,都要交給李隊長來管。

李隊長掏出手槍來朝着我點了點頭,雖然他明知道手槍對於那傢伙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但是他做警察也十來年了,對於槍有着特殊的感情,有槍在手,可以給他更多的信任。

用手指數了三下之後,我跟李隊長同時出腳踢開了大門。

那班主任老師看到我跟李隊長進來之後,滿臉陰沉的看着我:“又是你來破壞我的好事。”

我給李隊長做了個手勢,讓他先去管身後的那接小孩兒,這邊交給我。然後往前走了兩步,故作輕鬆的說道:“怎麼樣,上次斷了一條胳膊疼不疼啊?這次,你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說話的時候,我作勢要從揹包裏面抽東西,這次出來的急,我根本就沒有帶傢伙。所以這個動作,也只不過是嚇唬它一下而已。沒想到那傢伙真的不經嚇唬,直接再次從窗戶跳了出去。

這個可不是之前的那個教室,只有一層樓而已。所以就在那個傢伙跳下去的瞬間,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李隊長也已經跳了下去。

本來我也想跟上去,卻發現身後有人拉着我的手,正是滿臉巴掌印的王小明。每當看到它這個樣子,我都有些心疼。它看上去也有些心急,把我拽着就朝囡子那邊跑去。現在的囡子跟身旁的幾個七八歲的小孩兒一樣,整個人看上去癡癡呆呆的眼神無光。

我擔心李隊長會吃虧,讓王小明先在這兒照看好囡子她們,然後自己也朝着那邊追了過去。

剛跑出去百十來米,就看見李隊長手中的槍無力的垂下去,臉上的表情給人一種挫敗感。我本來還以爲他追丟了,所以纔會漏出這樣的表情。

“葉子,我剛纔看到它的同夥了。”我正準備去拍他的肩膀安慰的時候,就聽見李隊長轉身朝着我說道。

這一句話,讓我剛剛擡起來的手臂停在了半空,趕緊朝他問到底是誰。

“葉子,我已經知道是誰了,接下來的事兒你就不用管了。這不是你能管的,所以回去好好複習吧。”李隊長說完話之後就沉默了下來,不管我怎麼問,他都不說話。

接下來李隊長把那些小孩兒報上車,先弄到範老頭的鋪子裏,等我把他們的魂魄都找回來之後,才送到醫院那邊去。這一路上,李隊長竟然沒有說一個字,不管我怎麼問,他都只是搖頭。

他這種反應,也讓我心裏感覺十分的愧疚。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李隊長才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把囡子帶回去,以後這件事兒別繼續調查了。

“李隊長,你是不是認識那個人?”我再一次開口朝着他問道。

“是啊,連我都沒想到,竟然會是他。”李隊長嘆了一口氣,轉身朝着車那邊走過去,背影看上去相當的落寞,就好像是丟了魂一樣。或者,那種信仰崩潰的感覺。 李大利笑呵呵的看著孫浩南,還是白白凈凈的孫浩南看起來順眼一些。

「管那麼多幹什麼?你真的好了?」他問道。

「好了,精神什麼的都恢復了……走!兄弟我們裡面說!」孫浩南攔著李大利的肩膀。

這次的事可算讓他看清楚了,李大利這個人是真把自己當兄弟看的,孫浩南甚至都有點慚愧了……

樂天簡直是衝進警局裡面去的,他火急火燎的去找蘇紫萱。

「你幹嘛?你小時候養的那隻老虎又在追你?」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給你。」

樂天看也不看的丟出去一張卡。

蘇紫萱急忙接住,她看了看微微一愣。

「金卡?」她問。

「不知道,你幫我拿著吧……」樂天說道。

蘇紫萱莫名其妙。

「你哪裡弄來的金卡?裡面有錢嗎?」她問。

「有啊。」樂天點點頭。

「密碼多少?」蘇紫萱問。

「六個六。」樂天回答。

蘇紫萱眨了眨眼,她好像有種錯覺,這個男人將自己的錢給她保管彷彿是理所當然的……

「對了,下面的那些女子都醒了,你該去看看。」她提醒道。

樂天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蘇紫萱看了看手中的金卡,這張卡如果沒有上千萬的存款是沒有資格辦理的,金卡在銀行有著嚴格的資金限制,所以這個東西也是真正的富人象徵。

她拿出手機翻出了查詢頁面,她輸入了卡上的號碼,又輸入了密碼。

「查詢中……」

蘇紫萱等待了片刻,一個很長的數字出現在她的眼前。

蘇紫萱吸了口氣,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

卡裡面有一千萬……

蘇紫萱抬頭看了看門口,樂天的身影早就不見了。

這傢伙居然給了自己一千萬?加上上一次的那三百萬……

自己的手裡居然有一千三百多萬了?

樂天可沒去理會蘇紫萱在想什麼,反正那錢自己也拿不了……

蘇紫萱願意花,就隨她去花。

他走進隔離區,兩個警察謹慎的守在外面,現在是誰也不敢疏忽大意了。

樂天走進了一個隔離房間,他看了看那個正一臉驚恐的看著自己的女孩。

他也不說話,就這麼坐在旁邊。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那個姑娘彷彿對一言不發的樂天有了點興趣的樣子,她小心地從床上爬了下來。

樂天依舊一動不動。

姑娘慢慢的靠近樂天,她居然伸手摸了摸樂天的臉。

樂天慢慢的抬起頭,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他馬上抓住了機會。

姑娘奇怪的打量著樂天。

「你……你很傷心嗎?」她問道。

樂天點點頭。

「為什麼?」姑娘眨了眨眼。

「因為我的女人傷到了很大的傷害……我想救她們,但是我救不了。

樂天回答。

「你的女人……」姑娘有些疑惑。

樂天慢慢的伸出手,他現在什麼東西都必須保持慢動作,因為這樣不會引起面前這個姑娘的警覺。

姑娘奇怪的看著樂天的手指,樂天的手指正指向自己。

「我?」她問。

樂天點點頭。

「我很想抱抱你……但是我不敢,我怕……你會害怕我。」他輕聲的說道。

姑娘好像有些猶豫,她本能地對一切男人有著恐懼。

但是面前這個男人好像有些不同。

她伸出自己的手。

樂天拉著她的手,看著她。

「可以嗎?」樂天問。

姑娘點點頭。

樂天站起身,他輕輕地攬住這個姑娘,姑娘很安靜,她甚至將自己的頭靠在樂天的肩膀,感受著樂天手臂的力量。

片刻之後樂天才鬆開手。

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意,姑娘看著樂天,她也跟著笑。

「我好高興……」樂天說道。

「我……我好像也很高興……」姑娘回答。

樂天直直的看著這個姑娘,他的眼中好像有閃閃的星光在轉動,姑娘也在看著樂天的眼睛,慢慢的她閉上了眼睛。

樂天抱起她,將她慢慢的放在床上。

「呼……好累。」

他長長的吐了口氣。

這姑娘的情況看起來還不錯的樣子,這讓樂天長長的鬆了口氣,他剛剛簡單的使用了一下攝魄之術!

因為這種巫術樂天還從來沒有機會用過,他必須要保證萬無一失。

這些女子的生死關乎自己下一個月圓之夜,整個右臂會不會全部靈化!所以樂天極其的重視。

樂天離開了這裡,他又去了其他的幾個單獨的隔離間。

每一個姑娘他都是用了同樣的手段,居然每一個都成功了。

他發現了一個捷徑!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