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愛麗絲依然沒有搞清自己沉睡了多少年,當她偶然醒來時,甚至清晰的記得沉睡前在想些什麼。她曾經試圖回家看看,但卻被一羣強大的守衛者趕了出來。

世界和印象中變得不同,比如大陸變成了兩塊。

潛入一處村莊中學習了數月的愛麗絲開始變得不耐煩起來,諾森德的人類風格彪悍,十分不符合少女雅緻可愛的審美觀。

她決定遠行。

愛麗絲的回憶被打斷了。

某隻被抓來充當代步坐騎的艾爾文灰熊突然停下了腳步,這種野性難馴的生物即使暫時屈居於愛麗絲的武力之下,也依然難以使用,正因爲這樣,三人才不得不繞路前往東谷伐木場,去買一匹便於旅行的坐騎。

一名青年擋在路中央,他焦急的懇求着:“我是馬科倫農場的託托米·馬科倫,好心的小姐們,看在聖光的份上,請你們務必幫幫我。” 愛麗絲,做工精湛的人偶,與它的主人同名。

身長四十多釐米,木質的身體被摩的光滑發亮。銀白色的長髮不知是用什麼材料做成,顯得柔軟而真實。

不似其主人身上總是穿着便宜貨,人偶愛麗絲擁有很多套既漂亮又可愛的衣服——有時候她的主人一天就會爲她換上幾次。

不會說話也不會動的愛麗絲不知道自己是否與衆不同,有時候她會想,或者別的人偶也和她一樣,一樣擁有着自我。

人偶不很清楚自己究竟是何時‘覺醒’的。

她的歷史比任何人所能想象的更加久遠,數之不盡的歲月里人偶愛麗絲身邊只有自己的主人。

人偶被她離家出走的主人抱在懷裏,究竟是爲何被冰封,她也想不起來了。

‘終究是生物,身體被凍住就連意識也停止了。’

這是她最初無數年……或許是數千年中的想法,然而時間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致命的孤獨感啃噬着靈魂,它就要在永恆的寂靜中開始老朽,或者煙消雲散,或者徹底腐爛。

暗夜精靈的壽命有多長?守護巨龍又存在了多久?

人偶每天凝視着愛麗絲,比這些更久。

對於她來說,主人就是整個世界,是和永恆一樣漫長的歲月裏,唯一的依託。

薄情前夫太兇猛 這算是愛嗎?這大概是愛吧。

洛麗亞不知道,安妮不知道,就連愛麗絲也不知道,沒有人知道愛麗絲懷裏的人偶深深地眷戀着她的主人。

……

託托米·馬科倫焦急地看着被他攔住去路的三名少女,他是趁家人不注意時偷溜出來的,再不快些回去的話恐怕又要鬧的雞飛狗跳。

抱着人偶騎着熊的愛麗絲露出了厭煩的表情,洛麗亞則擡頭望天發着呆。

只有安妮好心地解釋了一句:“我們正要趕去東谷伐木場,如果不順路的話恐怕幫不了你。”

託托米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說道:“打擾了,我再找別人幫忙吧。”

他的目標位於西面,而東谷伐木場在東面。

就在託托米心想不知道下一次能找機會溜出來是什麼時候,心灰意冷地準備回家時,終於回神的洛麗亞叫住了他。

“唔,說說看吧,你的委託。”

對託托米來說,洛麗亞嬌俏的聲音就宛如天籟一般,他瞬間恢復了活力,迫不及待的開口說道。

“我想請你們幫我送一封信,就在西面不遠處的斯通菲爾德農場附近。”

說罷,他滿懷期待地看向洛麗亞……擁有粉色這樣可愛髮色的小女孩,內心一定是十分善良的吧,會幫助自己的吧。

“好的,接受了。”洛麗亞想也不想地答應到。

就在剛纔,懶惰的,很少發佈任務的戒指竟然開口了。它發佈了名爲‘年輕的戀人’,幫助託托米·馬科倫完成心願的任務。

“可是你的夥伴?”託托米猶豫着說道,他擔心粉毛蘿莉的同伴不願幫忙。

安妮無所謂地說道:“聽她的。”

更加無所謂的愛麗絲點點頭表示同意,她只是想要跟着洛麗亞以獲取說好的報酬。

長舒一口氣的託托米安下心來,他取出一封信紅着臉說道:“這是我寫給戀人的信,請將它送到梅梅貝爾·斯通菲爾德的手上。”

哦哦!情書。

這下子連愛麗絲都來了精神,一時間託托米又糾結起來,看三隻少女的眼神,自己的情書鐵定會被偷看的。

“咳咳,梅梅貝爾喜歡釣魚,總在西面不遠處的小河附近。”託托米補充說明的同時希望將三人的注意力拉回來,然而失敗了。

“說起來你爲什麼不自己去呢?”安妮好奇問道,而託托米的解釋是,兩家人——馬科倫家族和斯通菲爾德家族都反對他和戀人的愛情。

“這兩家是世仇吧,總有重羅某歐和朱什麼葉的即視感。”洛麗亞似乎對此有些印象,她向安妮說道。

然而託托米聽到她的話後卻楞了一下,隨即說道:“不,我們兩家關係非常要好。經常互相借個種子幫忙除草什麼的。”

就在洛麗亞想要再打聽些八卦時,自稱被家人控制行動的託托米匆匆告辭離開了。

看着青年遠去的背影,洛麗亞和安妮嘰嘰喳喳地討論起來,而愛麗絲果然把情書拆開閱讀了起來。

宮先生,許你時光傾城 “兩家關係好爲什麼還要阻止他們。”安妮邊玩味地說道,邊指揮山羊轉向西南面的小河行去。

把人偶用手臂夾住,單手閱讀着情書的愛麗絲用另一隻手重重錘在了某隻來自暴風城附近森林裏的倒黴熊頭上,灰熊嗷嗚一聲跟了上去。

洛麗亞脫口而出道:“是啊,爲什麼呢,說不定他們是親兄妹和親姐弟之類?小時候因爲某一家生不出孩子所以才抱養了其中之一,並且從不對二人提起。”

“然後相戀的二人決定去見家長,卻得到了你們是親兄妹的回答。”說着說着,安妮自己笑了起來。

“什麼嘛,超狗血。”洛麗亞拍着安妮的肩膀笑道,關於別人的戀愛八卦總是很有趣。

看完情書的愛麗絲則說道:“上面寫錯了幾個字,另外我覺得應該是這樣子的,剛剛那個男人其實是蘿莉控,梅梅貝爾一定是個幼女,所以兩家才反對的。”

“唔,蘿莉控麼。這也有可能,畢竟按那個叫託托米的傢伙所說來看,所說梅梅貝爾並未遭到限制,反倒他自己被兩家人堤防着。”洛麗亞分析道。

……

從馬科倫農場到斯通菲爾德農場確實很近,僅僅不到一小時,在南瓜田間穿行而過的三人就來到了農場西面的小河邊,然而沿着河繞來回繞了幾圈也沒能發現所謂梅梅貝爾。

就在洛麗亞猶豫着要不要去附近想辦法打聽下目標位置時,一個在河邊釣魚的國字臉大叔向她們招呼道。

“幾位小姐,有什麼事嗎?你們在附近繞了好幾圈了。”

這麼說着,國字臉大叔放下魚竿起身走了過來,高大健壯的他半是疑惑半是警惕地看着三隻少女。

這身材這肌肉這動作這警惕性,是民兵或者退伍軍人什麼的吧,用眼神和安妮交流一下後,洛麗亞切換到了幼女模式,用聽起來很稚嫩的聲音問道:

“大叔你好,我和姐姐在找一個叫梅梅貝爾的人,旅行的路上有人拜託我們給她送信。”

聞言,國字臉的大叔愣了愣,隨即問道:“梅梅貝爾·斯通菲爾德?”

洛麗亞乖巧地點點頭應道:“是的,請問能告訴我們她在哪裏麼?”

稍作沉默後,大叔繼續問道:“可以給我看看信麼?”

按住正要發怒的安妮,洛麗亞面色不動的向愛麗絲說道:“愛麗酥(su)。”

入戲太深的洛麗亞咬到了舌頭,天知道她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呢。

“這樣子沒關係麼?”愛麗絲晃動着手上的信封說道,她居然有保護別人*的常識。

“沒關係,反正不是我們寫的。”吐着舌頭的洛麗亞給了愛麗絲一燦爛的笑容。

接過信封的大叔將之打開並閱讀了起來,最近的人一點都不注重他人*呀。

“對不起,誤會你們了,請原諒我的多疑。”似乎確認了少女們話語的真實性,大叔這麼說道。

就在洛麗亞想繼續詢問梅梅貝爾的行蹤時,大叔繼續說道:“我就是梅梅貝爾。”

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

閃婚盛寵 “……”

誰也沒猜中。

“吶,這至少說明我們一點都不腐,是吧?”洛麗亞拽着安妮的衣服笑問道。 國字臉的英武大漢梅梅貝爾深情地看着手上的情書,他對洛麗亞一行說道:“三位小姐,真是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們的……你們簡直是愛的使者。”

愛的使者們一臉糾結,尤其是愛麗絲,她露出了一生中最複雜最迷茫的表情。

兩個不可愛的東西爲什麼會相愛,困惑的愛麗絲無法理解,這比她自己喜歡上什麼生物更難以想象。

用力摟緊懷中的人偶,她覺得自己存在意義受到了挑戰。

無視愛的使者們(主要是愛麗絲)越來越驚悚的表情,梅梅貝爾開始敘述他和託托米之間的愛情故事,最後,他請求道:“可以拜託你們麼,請去找我的祖母談一談,只有她是支持我們的……我不想回去。”

原來天天蹲在河邊釣魚是爲了逃避現實麼,就在洛麗亞這麼想着時,愛麗絲迫不及待地捶打着倒黴熊,並催促洛麗亞快些離開。

再次穿過南瓜田,安妮說道:“這樣跑來跑去的好無聊,做任務不是應該去打怪物麼?”

“你想太多了,所謂的任務就是用大半的時間去找人和跑路。”洛麗亞這麼說道,剛剛將情書交出後並沒有任務完成的提示,看來是要將這個系列任務全部做完了。

粉毛蘿莉一路嘟囔着麻煩死了,不久後來到了斯通菲爾德農場,只見十餘間農舍圍成一圈,住所、穀倉和畜欄一應俱全,怎麼看都是富農和地主階級。

在向一名僱農問路後,三人來到了一間寬敞的房屋內,老斯通菲爾德夫人,梅梅貝爾的祖母就在這裏午睡。

聽到三人的腳步聲,滿頭白髮的老太太從躺椅上醒來,睜開眼的她只是稍顯困惑,隨即眯着眼睛露出了和藹慈祥的笑容。

“可愛的姑娘們,有事嗎?”說着,老太太就從一旁的矮几上拿過一個罐子,打開後取出一把糖果,捧在手心裏遞給三人。

真是個慈祥的老人,滿臉笑容接過糖的洛麗亞邊這樣想邊踢了愛麗絲一腳,後者無視了老人的好意。

在洛麗亞說明來意之後,老人原本微閉的雙眼卻露出了銳利而堅定的光芒,一瞬間彷彿重回年輕時代,她從躺椅上敏捷地跳了起來,就好像一隻矯健的食肉動物一般。

“這真是極好的,多年來的夢想終於實現了!”這麼喊着的老太太反身指着牆壁上一副畫像(看起來像是她去世丈夫的遺像)用乾枯的聲音咆哮道:“我掰不彎你兒子,卻掰彎了你孫子!我贏了!”

“壯哉我大腐女!”

“性別不同怎麼談戀愛!”

“哈哈哈哈哈!”

……

被傳教了三個半小時的洛麗亞一行終於逃了出來,安妮心有餘悸地拍着胸脯說道:“真是太可怕了,再也不想回去了。”

而洛麗亞則拍打着愛麗絲的腦袋安慰着對方,她被嚇哭了,那個看起來冷血無情、被砍不會叫痛、眼神囂張的戀物癖愛麗絲被嚇哭了。

一邊將愛麗絲的淚水拭去,洛麗亞一邊暗自留心——雖然難以想象而且原因不明,但愛麗絲的弱點似乎是腐女,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找幾本腐女教材參詳參詳,入個門好剋制這個神祕兼且強大的傢伙。

“好了,不哭不哭。”摸着愛麗絲順滑的銀色長髮,洛麗亞向哄孩子一般往她嘴裏塞着糖果。

“嗚……”銀髮少女抽泣中。

“別擔心,這個世界上腐女很少的。”某個打算進行腐女入門的粉毛蘿莉繼續安慰着愛麗絲道:“你要保持冷靜理智的形象呀……”

終於從靈魂被那個世界抹殺的陰影下逃離出來,抱着人偶的愛麗絲嗚咽着在洛麗亞懷裏拱來拱去,不時用腦袋蹭着粉毛蘿莉嬌小的胸部(這是墊了多少層,by安妮)。

就在這時,洛麗亞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用超惡毒的語言詛咒自己。

頗爲相信自己直覺的她開始四處尋找起來……對愛麗絲翻着白眼的安妮,有些惡意,是朝向愛麗絲的;灰熊,有很大惡意。依然是朝向愛麗絲的;遠處草叢中的一隻喵星人,有超強惡意,然而是朝向全人類的……最後,洛麗亞將目光落在了銀髮少女懷中的人偶身上。

“說起來,這個人偶有什麼故事麼?”洛麗亞將愛麗絲推開後問道,她心想這該不會是詛咒人偶之類的東西吧。

擦着微紅的眼睛,愛麗絲又恢復了面無表情的常態,然而依舊貼着洛麗亞的她回答道:“是很久以前父親給我的,用來練習脫衣服和纏繞捆綁。”

自動忽略了後半句,洛麗亞繼續問道:“是很重要的東西麼?”如果不重要就想個辦法把它毀掉吧,洛麗亞緊緊盯着人偶,她越發確定這個東西在詛咒自己。

“唔……”沉吟着的愛麗絲雙手舉起人偶,端詳一會後回答道:“也不算是很重要的東西。”

詛咒突然間中斷,洛麗亞彷彿聽到了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不過因爲很可愛所以一直帶在身邊。”愛麗絲繼續說道。

洛麗亞彷彿看到某個粉碎掉的東西又復原了。她狐疑地盯着眼前據說名爲愛麗絲的人偶,最終依然沒有進行自己的計劃——比如用三條胖次換來人偶,然後悄悄把她焚燒掉什麼的。

“快走,麻煩死了。”安妮不耐煩地催促道,平常就算有些許討厭愛麗絲,但從未如此直白表達惡意的她有些不對勁。

三人在詭異的氣氛下繼續着委託,到閃金鎮的獅王之傲旅店找人制作隱形藥劑——這是來自斯通菲爾德老太太的任務,用隱形藥劑幫助託托米和梅梅貝爾私會。

時隔多年再次踏入閃金鎮,來不及感懷與它最初的相遇,洛麗亞一行在見到某個猥瑣的無牌照鍊金師威廉·匹特後,對方說道。

“我可以爲託托米配製一種隱形水,這樣他就可以悄悄溜出馬科倫農場去見梅梅貝爾。不過我需要一些水晶海藻來配製這種藥水。水晶海藻一般生長在海里……不過有時候魚人會收集它們。去看看水晶湖附近的魚人身上有沒有海藻,水晶湖就在閃金鎮的東邊。”

小魚人們住在水晶湖北面,從閃金鎮前往那裏,路上的小河、森林以及泥沼會花費許多時間並讓坐騎顯得毫無用處。

而洛麗亞有些事想要獨自去做,是以,她提議三人分開行動,愛麗絲去尋找材料,安妮騎着武裝山羊去東谷伐木場購買坐騎,而自己則去做自己的事。

……

愛麗絲非常討厭那隻金髮的#%&*(愛麗絲的髒話),總是靜靜看着周圍的她發現,那個叫安妮的#@#¥不時會對自己的主人翻白眼。

然而比起金髮的傻瓜,愛麗絲更加痛恨的是粉毛的那一隻。

那個該死的粉毛@#¥$#^&%!

愛麗絲在心中咒罵道,自從遇見她後,主人對自己做的這樣子那樣子的事少了很多,反而總在玩那些醜陋的衣物。

有時,愛麗絲會想,如果自己可以說話,一定會將粉毛罵的羞愧而死,如果自己可以行動,一定會做掉那隻粉毛。

有時,愛麗絲會安慰自己,主人是愛麗絲的主人,粉毛小偷很快就會失敗的。

有時,愛麗絲會嫉妒對方,嫉妒對方的體溫,嫉妒對方能讓主人高興,嫉妒對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不會說話不會動的愛麗絲只有主人而已,爲什麼要奪走愛麗絲的唯一。

就在剛纔,粉毛居然使用卑鄙的陰謀,讓主人投入她的懷抱,愛麗絲甚至看到了對方輕蔑地嘲笑自己。

“你不過是個沒用的人偶罷了,愛麗絲就由我粉毛大魔王拿下了!”

愛麗絲心中的粉毛用一副猙獰的模樣說道,而她的幫兇金毛惡鬼則在一旁用惡毒的眼光打量着主人。

她們一定是打算欺騙主人那顆單純善良的少女心,在玩壞後就將主人吃掉!

可是,正如粉毛大魔王所說,自己只是個沒用的人偶……不能做掉對方,甚至不能辱罵對方,這比故事裏的嘴炮主角還廢柴。

……不要小看年齡數以萬年記的人偶啊!

在粉毛大魔王猖狂的大笑中,愛麗絲使用了自己的唯一武器——精神詛咒暨腦內虐殺*。

如果能在不被對方發現的情況下幹掉對方就再好不過了,就在愛麗絲不斷加大詛咒幅度,用上各種語言各種惡毒詞彙時,粉毛大魔王看向了她。

果然,愛麗絲太天真了麼,不但沒有消滅大魔王,反倒暴露了自己。

史上最強氪命 愛麗絲在對方猩紅的眼睛中讀到了自己被虐殺的場面——在一個無人知道的角落被地獄的烈焰從身體到靈魂慢慢燒盡。

她彷彿看到了自己在烈焰中哀嚎掙扎,而粉毛大魔王卻以此取樂的景象。

太可怕了!

然而,就在愛麗絲不斷對自己的靈魂吶喊,要自己鼓起勇氣面對粉毛大魔王時,主人的話語傳來。

“這個人偶一點都不重要。”

靈魂彷彿被抽離身體,雖然沒有心,卻明白了心碎裂的疼痛。

“騙你的,她太可愛了,我離不開她,求你不要傷害她。”1

愛麗絲瞬間復原,原來主人在和自己開玩笑,還未將主人完全騙到手的粉毛大魔王不得不打消了燒死自己的打算。

經歷了大喜大悲的愛麗絲此時十分疲憊,她這麼想到。

暫時放過粉毛一條命好了,纔不是害怕她呢。

——————————————————————————————————

注1:此處爲愛麗絲腦補,其實她一直在腦補。 距離文明中心愈近的地方,野外生物也愈弱,這些弱小的怪物有自己獨到的生存優勢——不外乎能生能躲能打洞。

之前在閃金鎮上聽說了法戈第礦洞中有狗頭人侵擾礦工,暴風城當局不斷地進行清剿,然而生育能力和老鼠差不多的狗頭人實在殺之不盡。再數次由軍隊進行的殲滅作戰失敗後,暴風城乾脆維持着現有控制地域,轉而去僱傭冒險者蠶食狗頭人的數量。

Views:
9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