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平常,他是會留下我們先走一步的。可是,白焰被擄走的事讓他惴惴不安。如果這也是隻不過是一個爲了讓他從我身邊離開的詭計……

我不敢想下去,也明白墨寒的謹慎不是空穴來風。

小白也緊張着它的小主人,昀之指了方向後,它就盡全力奔跑着。

等到到小墟山的時候,它已經精疲力盡。

爲了不打草驚蛇,我們在山下就從它背上下去了。

墨寒將小白收起,隱藏起了我們的氣息後,快步朝山上走去。

據昀之說,困着白焰的小院落,就在山頂。

小墟山上青山秀水,風吹竹林傳來沙沙的聲響,異常的悅耳。我們卻沒有人又心情爲此駐足。

一路上,我們除了植物,我們沒有看到任何動物,不禁讓我覺得奇怪。只不過,迫切想要見到白焰的心,讓我無暇顧他,沒多想還是快步前進了。

然而,等我們到達山頂,上面卻是空無一物。

墨寒和我分別都分出法力去探查是否有結界之類的東西,都沒有發現。

“怎麼回事!”墨寒的聲音帶着三分因失望而有的慍怒。

昀之更是不敢相信眼前空空蕩蕩的山頂:“我、我……這不可能!我還跟那傢伙打了一場!當時白焰也在!這……我不知道……姐……我真的不知的……”

他不會在這種事上騙我,那麼要麼就是他記錯地方了,要麼,那一切都是他的幻覺……

Wшw▪T Tκan▪¢Ο

“把那段記憶給我看。”墨寒一手握着我的手腕,另一隻手則指向了昀之的眉心。

昀之的記憶瞬間就在我們的腦海裏閃現了。

在冥界死地,他追着白焰進入漩渦之中。眼前是靈界漩渦的呼嘯聲,他進入靈界,又一路追着白焰到了小墟山下。

然後,白焰的氣息就斷了。

昀之焦急的在山腳下來回找着白焰,彼時的小墟山上,奇形怪狀的靈獸層出不窮。

那些靈獸大多都是低等靈獸,沒什麼攻擊力,脾氣也溫和,昀之便沒放在心上。

他想着白焰的氣息是在這裏斷掉的,既然在山腳下找不到什麼線索,那不如上山裏看看。

他小心翼翼的進了山,半山腰的時候,遇上了一隻長得好似豪豬的高階靈獸。

經過洞天福地那一戰,昀之的法力大漲。那隻豪豬靈獸固然兇殘,昀之也還是險勝了,只不過身上受了不輕的傷。

他與那豪豬且戰且退,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山頂之上,赫然看到了一座別院。

別院被一個結界籠罩起來,像是被一個玻璃罩子罩住了一般。白焰就苦惱的站在院牆之上,皺着小臉趴在那透明結界之上。

看到昀之,他興奮的跳了起來跳了起來,一個勁的衝他揮舞着小胳膊:“舅舅!舅舅我在這裏!舅舅!”

即使是在昀之的記憶裏,看到白焰,我都還是忍不住想要衝過去抱緊他。

昀之見到他自然是大喜,跑上去想要帶他出來,卻不料撞上了結界。

白焰揚起來的笑容又沒有了:“舅舅……痛不痛?結界撞得我好痛的……”

兒子被撞疼了,我心疼!

昀之稍稍揉了揉自己被撞紅的腦袋,退後了幾步,對白焰道:“我後退些,讓我來打碎這結界!”

白焰點點小腦袋:“好噠!舅舅你用力點打哦!這個結界可結實了呢!加油!”

他對昀之做了打氣的手勢,轉身跳下了院牆。

沒一會兒,裏面傳來了他稚嫩的聲音:“舅舅你打吧!快點哦!壞人一會兒就要醒了!”

他和那擄走他的人在一起!

這事讓我的心提了起來,也讓昀之緊張了起來。

他蓄足了全力,洪荒的氣息若隱若現,一道雷電出現在他的手上,叫囂着劈向了那結界。

頓時,天地變色。

那結界泛起一道漣漪,擴散至整個結界。嘎啦一聲,結界上出現了龜裂,唰的一下便碎掉了。

“喔噢!結界沒有了!舅舅好棒!”院子裏面傳來白焰的歡呼聲。

昀之深吸了一口氣,剛剛那一擊,幾乎用盡了他全部的力量,讓他現在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

他做了個深呼吸,調整了下氣息,撐着疲憊的身子走上前去,踢開了那厚重的木門。

白焰的小臉蛋就在那院子裏笑成了一朵花:“舅舅!”他飛奔向昀之,“我們回家!爸爸媽媽該急壞了!”

昀之點點頭,朝他伸出手來想要抱住他,卻不料半路撲進他懷裏的白焰被人截住了。

“啊啊啊!”被抓住的白焰相當的不滿,被那人提着衣服,還在空中不停的掙扎着:“放開我!壞人!大壞人!放開我!我要舅舅!”

“真是個傻小子。”那人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你舅舅早就變樣了。”

“你才變樣了呢!哼唧!”白焰的小拳頭打在了他的身上,由於法力被封印住,毫無作用。

“把白焰交給我!”昀之怒道。

那人的面容仍舊是模糊的,氣息也是陌生的,可是他的身形讓我覺得很熟悉。

“休想!”那人冷冷道,反手將白焰往後一丟,我差點隨着白焰那

被拋出去的身子失聲尖叫出來。

白焰卻在空中翻了個跟頭,穩穩當當落在了地上。

他的小臉上閃過自豪:“哼!壞人!你摔不着我!”話音未落,他的腳下閃現一個法陣,正是冥界死地關着他的那個。

白焰一下子又不高興了:“壞人最壞了……”

昀之怒不可遏,擡手便朝那人攻去。兩個交手了好一會兒,昀之被那人逼出了小院。

小院外,原本蔚藍的天此刻烏雲密佈。一道道閃電在雲層劃過,靈鳥心驚。

昀之體內傳來莫名的力量涌動,可是又很快湮滅了。

倒是對面那人,力量不斷上漲,昀之反而被他打成了重傷。

白焰就在小院的正中間,看見昀之受傷,他着急的都快哭了。

想到昀之是爲了救自己才這樣的,他忙喊道:“舅舅快走!去告訴爸爸!爸爸一定可以打敗壞人的!”

昀之已經實在沒有力量跟那人打下去了,他不甘心的望着那人,非常的想把白焰救出來。

可他又實在不是那人的對手。

“舅舅! 橫空奪愛:億萬冷少寵甜妻 壞人說不會傷害我!你快走,我不會有事噠!”白焰看出了昀之的疑慮,又大聲喊道。

昀之沒有辦法,他要是再留在這裏,只會被殺掉。這樣,我和墨寒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找到這裏,白焰就真的沒有一點希望了。

他只能咬牙下定了離開報信的決定。

“保護好自己!”他對白焰大喊了一聲,朝那人虛晃了一招,用盡全力逃走了。

那人追出來了兩步,轉身想要身後的白焰,召出一串雷電去追殺昀之吼,自己則退回到了小院裏。

墨寒惱怒的退出了昀之的記憶,他知道昀之做的沒錯。當時,昀之要是不撤退來給我們報信,我們恐怕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他惱怒的是都找到這裏了,線索卻斷了。

昀之因爲覺得自己沒幫上忙,愧疚的站在一邊。我望着這空無一物的山頂,忽然想到這裏和昀之記憶中的不一樣!

“墨寒,你有沒有發現,我們一路上來都沒有見過什麼靈獸?還有,昀之跟那人交手過,這裏都沒有半點打鬥過的痕跡……”

我提醒道,同時感覺背脊涼颼颼的,這裏是說不出的詭異。

墨寒眼前一亮,他往後退了兩步,細細打量着這裏,逐漸發現了不對勁。

“姐夫……你有沒有發現,這裏的靈氣,均衡的可怕。”昀之緩緩道。

靈氣就彷彿是小溪中的水,是流動的。我細細感受了下這裏的靈氣,彷彿是一潭死水,沒有任何波動。

“怎麼會這樣?”我詫異道。

“看來,昀之離開後,那傢伙對這裏做過什麼手腳。”墨寒將我拉到了他身後,“到我身後來。”

昀之會意,站到我身邊來。

墨寒抽出長劍,運足了氣勢朝着我們身後的空地打去。

幾十米高的翠竹紛紛被他攔腰砍斷,那裏的靈氣被他的鬼氣衝散,沒一會兒,又緩緩的從四周涌回來,填補上了那裏的靈氣空洞。

很快,那裏的靈氣又跟其他地方一樣濃郁了,就好像這裏的靈氣不會散一般。

“原來如此。”我還不懂,墨寒已經明白過來了。

他將身子浮起到空中,蔑視瞭望了眼那湛藍的天,蓄足了鬼氣就往天空揮劍而去。

全民皆病 劍勢撞擊上天空,我聽見上方傳來玻璃破碎般的聲音。那藍藍的天,在墨寒鬼氣相撞上去的地方,出現了一道裂紋。

我懷疑是我眼花了,可是耳邊不斷傳來東西破碎的聲音,頭頂的天空由那一點開始不斷的有裂紋出現,很快就佈滿了整個天空。

“天要塌了嗎?”昀之震驚的問道。

我不知道……

墨寒見狀再次朝天揮出一劍,劍勢向上而去,他則飛快的落回到我身邊,撐開一個結界將我們護在其中。

“姐夫,你捅破天了?!”昀之立刻問道。

墨寒不屑一顧:“這天是假的。”

我一愣。

正說着,頭頂龜裂的天空落下一塊來,朝我們砸來,被墨寒一劍打的無影無蹤。

不斷有天空碎片從我們頭頂落下,離的遠的墨寒就不管,砸在地上揚起厚厚的一層灰來。

那些就要落在我們頭頂的,小一點的結界能直接擋住,大一些的墨寒就出手處理掉了。

我就站在他高大的身影之後,望着那天支離破碎,彷彿一面碎鏡子般,一塊塊破裂落地。

昀之手欠,手伸出結界撿了一小塊“天”的碎片回來。他低頭琢磨了會兒,問我:“姐,這個怎麼這麼像瓷片?跟我小時候打碎的奶奶的瓷瓶一樣。”

我低頭看了眼,還真是……

頭頂傳來劇烈的強光,墨寒將我擁入懷中,捂住了我的眼。

“昀之閉眼!”我喊了一聲,抓住了他的手,防止他跟我們走散。

墨寒帶着我們跳入了一個地方,強光漸漸散去,我睜開眼來,慢慢看清了這個世界。

我們,依舊站在小墟山的山腳處。

“這是怎麼回事?”我詫異道,無意間低頭,看到我們的腳邊有一堆碎掉的瓷片。

昀之踢了兩腳,從裏面扒拉出一個底座來,還真是那種插花的瓷瓶。

他愕然的看了看自己手中之前撿到的碎片,和腳下那堆碎片的質地一模一樣。

“這是小千世界瓶。”墨寒適時的出聲給我們解惑,“可以在瓶中仿造出一個世界,一景一物都一模一樣,只是無法仿造人或靈獸。”

“難道我們剛剛是在這個瓶子裏?”昀之震驚的問道。

墨寒頷首,語氣帶着幾分不悅:“這東西設的巧妙,放在山腳處,恐怕在我們還未落地之時就已經起作用了。”

他擲出一道法力將那些瓷片全部毀掉,將小白留給昀之後,帶着我飛速往山頂飛去。

他毀掉了小千世界瓶,那擄走白焰的人肯定有感應,肯定知道我們來了。

現在蹤跡已經暴露,我們的速度就一定要快,趕在那人轉移白焰之前找到他們。

趕到山頂的時候,天空之中,正好有一個小黑點扭動着。

“白焰!”我一下子就認出了那拼命掙扎着的是被那人拎着的白焰。

小黑點頓了一下,回頭看了我們一眼,隨即以更快的速度朝原處飛去。

白焰被他扯着衣服拎在手裏,聽到我的聲音,轉過身興奮的喊着我:“媽媽!媽媽我在這裏!爸爸!”

“墨寒,你放下我,先去截住他們救下白焰!”我召喚出了玲瓏。

那人的速度也異常的快,墨寒帶着我全力追趕,也還是隻能保持不被那人甩開,卻無法追上去。

這個時候失之毫厘謬以千里,白焰就在眼前,馬虎不得。

墨寒瞥了眼一旁的玲瓏,不放心的囑咐我:“小心些!”

“你放心。”我應聲,他鬆開我,玲瓏接住了我,墨寒則全力去追趕白焰。

“爸爸!爸爸!爸爸加油!”白焰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在那人手裏扭着身子給墨寒打氣喊加油。

墨寒很快就追上了那人,他抽出長劍想要刺向那人,那人卻拎着白焰往後送上了墨寒的劍鋒。

墨寒怕傷着孩子,只能收劍,那人卻趁機攻來。

那風刃側着墨寒的身子劃過,墨寒再次擡劍,那人再次想用白焰擋劍。

墨寒的劍鋒一偏,躲開了白焰肉呼呼的身子,刺傷了那人的手臂。

那人不滿的哼了一聲,拎着白焰不再跟墨寒糾纏,轉身便要逃跑。

白焰見和墨寒的距離再次拉開,不滿的轉過身去:“壞人!”他瞥見那人裸露在外的手臂,生氣了撅了撅嘴,張開嘴巴一口就狠狠的咬了上去。

小傢伙絲毫沒留情,牙口又好,分分鐘就把那人的手咬出血來。

那人發出一聲悶哼,想要把白焰從他身上拽下來,哪知道白焰不僅咬的越來越重,手指也狠狠的掐進了他的肉裏。

“這小子……”那人又是無奈又是惱怒的望着白焰,想直接用法力打退白焰,又有所顧忌。

墨寒又飛快的追了上去,那人一手要拎着白焰,一手還被白焰咬着,無法還手,墨寒趁機斬斷了他拎着白焰的那隻手,搶過了白焰。

(本章完) “爸爸!”白焰開心的抱住了墨寒。

“沒事了。”見他沒事,墨寒也放心下來。一直在後面苦苦追趕的我也終於鬆了口氣。

那人再次朝墨寒攻來,墨寒沒有強迎,機警的往後退出一大段距離,來到了我身邊。

“媽媽!”白焰又歡喜的抱住了我,撲進了我懷裏。

“不怕了哈,爸爸媽媽都在呢!”我摸了摸小傢伙的頭,好不容易找到他,差點喜極而泣。

白焰伸出小手揉了揉我的臉:“媽媽,不哭,我沒事呢!我也沒有哭過哦!”

就是,找到白焰是好事,怎麼還想哭!

我做了個深呼吸將眼淚壓回心底,對着白焰開心的笑着:“我們白焰最勇敢了!”

小傢伙嘿嘿的笑着。

那人還徘徊在我們身後,他想離開,卻又不知道爲什麼而遲疑着。

墨寒給我們落下一個保護結界後,轉身朝着那人攻去。

擄走白焰,怎麼都不可能輕饒過他!

“爸爸加油!打壞人!打!”白焰在我懷裏歡喜鼓舞的。

“白焰,他有沒有傷害過你?”我關切的問道。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