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餘浩冷笑起來,眼中滿是輕蔑。

這個小兔崽子嘴還挺硬,我一會兒把他扔進看守所,讓裏面的獄霸田雞收拾他,到時候他肯定被打的服服帖帖。

想到這裏,餘浩不準備審訊秦巖了。

秦巖冷笑起來:“信不信由你!”

餘浩站起來,不願意再和秦巖說話:“既然這樣,那我就讓去你看守所裏面住一段時間吧!”

“主人,這個傢伙太囂張了,讓我去狠狠地收拾他!”慕容雪菡憤憤不平地說。

秦巖在心裏面說:“不行,你不能再暴露了!上一次你私自動手,打了馬亞楠和趙鵬飛已經引起別人的懷疑了!”

剛纔秦巖兩人被押上警車的時候,慕容雪菡就想收拾餘浩了,也被秦巖制止了。

秦巖覺得慕容雪菡是他的殺手鐗,不到關鍵的時刻不能用。

慕容雪菡鬱悶無比,不再說話了。

“放心吧!過兩天我師姐馬嬌就來了,到時候她肯定會把我撈出去!”秦巖在心中安慰慕容雪菡。

“可是我看到這個老東西特別憤慨!”

“你放心,我遲早會收拾他的,我不但要讓他丟掉工作,還會給他製造一場意外死亡!小不忍則亂大謀,你明白我的意思嗎?”秦巖藉着安慰慕容雪菡。

如果餘浩在這裏被收拾了,警局那些特別部門的人肯定會懷疑秦巖,特別是駝背。

狂妃很彪悍 所以秦巖不想把自己捲進去。

聽了秦巖的話,慕容雪菡也想開了,應了一聲不說話了。

審訊室外走進來兩個人,將秦巖押進了看守所。

在秦巖兩人被送進看守所的時候,餘浩拿起手機給那邊的辦公室打去了電話。

“喂?請問你找誰?”

“小郭嗎?我是餘浩!我這邊剛剛送過去兩個人,你讓獄霸田雞幫我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們!”

“原來是餘隊啊!沒有問題!我肯定讓人好好的招呼他!”

“那就謝謝了!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掛斷了小郭的電話,餘浩得意洋洋地給馬亞楠打去了電話。

不一會兒馬亞楠接通了手機。

手機裏面立即傳來了一個女人的浪叫聲,那叫聲陰柔流轉,千嬌百媚,聽的餘浩整個人在瞬間興奮起來,恨不能也上陣狠狠地廝殺一番。

這個小兔崽子,又把哪個校花搞上手了。

“喂?誰啊?”馬亞楠沒有看來電顯示,直接對着手機另一邊的人大吼起來,語氣中帶着深深的不滿。

嗎的,打擾我的好事!這是哪個豬玀!

“亞楠,我是你舅舅啊!”

“哦!舅舅啊!有事嗎?”

餘浩乾咳了一聲,以舅舅的口吻說:“亞楠!幹什麼呢?你那邊的聲音很不和諧啊!做事情一定要注意節制知道嗎?萬一把身體弄垮了怎麼辦?”

停頓了一下,餘浩接着說:“還有,以後不要邊接電話邊辦事,粗俗!”

餘浩嘴上面這樣說,心裏面卻在想,我他嗎的爲什麼不是富二代啊?我爸真他嗎的不是東西,一點財產也沒有給我留下,幸虧我姐姐人長得漂亮嫁給了馬國棟,否則老子這輩子都要打光棍了。

我這個外甥真性福啊!有個好爹就可以便覽羣女!

“舅舅!你到底有什麼事?怎麼這麼晚還給我打電話?你難道不知道現在正是繁殖人類的最佳時間嗎?”

“亞楠!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啊!你那個同學已經被我抓起來了,你明天就能看到他鼻青臉腫的樣子!”

“哦?是嗎?”手機另一邊,馬亞楠睜大了眼睛,眼中閃過兩道狠厲的目光。

餘浩拍着胸脯說:“那是自然!舅舅我辦事那絕對是一流的!你如果不相信我帶你去看守所看他們!”

“太好了!舅舅,明天早上我八點就去!”

聽說可以看到秦巖的逗比樣,馬亞楠差點激動的跳起來。

餘浩還想聽一聽裏面的叫聲,不過校花剛剛叫出一聲,手機就掛斷了。

我去!還懂不懂禮貌啊?還有沒有共同分享的好習慣了?居然給我掛斷了電話,真是的!

算了!老子也去做個大保健。

只是那些女人都是一些殘花敗柳,不但身體不乾淨,就連叫聲都他嗎的假,哪有小女生那麼清純可愛,叫起來都是發自內心的嘶吼。

看守所五零五牢房內,獄霸田雞已經得到了小郭的指示,正等着秦巖和張迪來受死。

“砰!”

牢門被打開了。

獄警將秦巖和張迪推進牢房轉過身走了。

“田哥,那兩個人來了,不過我們動不得啊!”看到秦巖和張迪後,一個潑皮戰戰兢兢地說。

“嗎的! 農家傻夫 爲什麼動不得?難道他長了三頭六臂嗎?老子倒要看一看,誰這麼牛逼!”田雞從牀上坐起來,轉過頭向門口望去。

在看守所內,田雞那是數一數二的人物,根本就沒有人敢惹。

當然了,有一次除外,他被秦巖用單節棍差點打成半身不遂。

ωwш_ Tтkā n_ ¢ ○

不過秦巖和張迪隨後又走了,田雞就又變成了老大。

當田雞看到秦巖和張迪後,整張臉都綠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兩位大哥不是因爲上面有人已經走了?他們怎麼又被抓回來了?

蒼天啊!大地啊!我到底做了什麼孽啊!你居然又將這兩位煞星派來了,而且還讓我收拾他們。

我去你奶奶個嘴!我能收拾得了他們嗎?他們不收拾我,我就燒香拜佛了。

“老田,聽你的口氣,你好像要收拾我們?”秦巖眯起眼睛笑起來,一臉人畜無害地看着田雞。 “不不不!巖哥,我怎麼敢收拾你!”田雞跳下牀,跑到秦巖面前,扶住秦巖的胳膊諂媚地說。

“田雞,說吧!是誰指使你這麼幹的?”秦巖一把推開田雞的胳膊,大搖大擺地走到牀邊一屁股坐了下去,眼神冷漠地看着田雞。

田雞這些人欺男霸女,沒有一個好東西,秦巖覺得沒有必要給他們好臉色。

秦巖依舊記得,他和張迪第一次進來的時候,張迪就被打了,他如果沒有慕容雪菡,估計也被打了。

田雞擺了擺手,訕笑着說:“沒有!沒有!”

田雞可不敢將小郭供出來,他怕小郭弄死他。

秦巖擰起眉頭,一腳踹在了田雞的肚子上:“裝什麼裝,給老子說。你以爲我是傻缺嗎?”

剛纔田雞說話的時候,秦巖聽得清清楚楚,只要是智商處於正常水平之上,都能猜到有人在指使田雞。

更何況慕容雪菡已經告訴秦巖,馬亞楠的舅舅餘浩正在動用不正當關係整治自己。

田雞被踹的向後退了兩步,明明可以站穩,但是這傢伙狡猾無比,故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住肚子還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看着秦巖:“巖哥!我……我……”

說着說着,田雞臉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別他嗎裝可憐,你欺負別人的時候不是很精神嗎?”秦巖一眼就看破了田雞的心思。

Www◆ Tтkan◆ c o

“嗎的!快說!否則的話,老子要動手了!”張迪擼起袖子,指着田雞破口大罵起來。

這個時候可是裝逼的好時候啊! 河伯證道 秦巖施威我打人,酸爽啊!

我他嗎的怎麼這麼倒黴啊!一邊是小郭,一邊是秦巖,我是哪一方都得罪不得!

不過還是實話實說吧!否則的話肯定要捱打!

打定了走一步算一步的計劃,田雞嘆了口氣:“巖哥,事情是這樣的!上面的人放話下來,讓我狠狠的修理你!”

“是誰了?”

“是小郭!今天的值班獄警!”

肯定是餘浩讓小郭對付我的!哼!你們這幾個人渣等着!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們。

“好了!去門口蹲着吧!”秦巖擺了擺手說。

“好好好!我這就去!”田雞從地上爬起來蹲在了牢房門口。

田雞還以爲秦巖肯定要揍他一頓,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沒有動手。

看到小弟們都看着自己,田雞立即瞪大了眼睛,指了指自己的身邊,示意他們也蹲過來。

嗎的!你們這些小癟三,老子都蹲在了這裏,你們居然敢躺着、站着,難道想死不成?

田雞就是這樣一個惡人,他見不得別人好。

小弟們看到田雞殺人的眼色後,立即乖乖地蹲在了他旁邊。

不過小弟們心中卻把田雞十八代祖宗問候了一遍。

嗎的!老大太他嗎的混蛋了!自己蹲在門口還不算,居然讓我們也蹲在門口。

雖然小弟們心中有怨言,但是沒有一個敢說出來。

秦巖也懶得管這些,在他眼中,這裏面沒有一個好東西。

秦巖和張迪隨便找了一張牀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六點起牀鈴就響了,秦巖打了一個哈欠,從牀上坐起來。他看到田雞等人抱着胳膊蹲在地上,緊靠在門上睡着了。

不過田雞非常會享受,他讓小弟們將他圍在中間,這樣的話,他即便睡着了,也不會摔在地上。

秦巖非常佩服田雞,想不到這傢伙居然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看到秦巖和張迪醒來了,田雞立即站起來,貓着腰弓着背,諂媚無比地說:“巖哥,迪哥,您醒來了?”

秦巖“嗯”了一聲,等起牀鈴響過後又躺在牀上睡覺了。

早晨八點鐘,馬亞楠開着非常拉風的蘭博基尼來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門口,餘浩早就來了。

“舅舅!你好早啊!”馬亞楠笑着說。

“給你小子辦事舅舅能遲到嗎?走走走!我們進去看秦巖的衰樣!”餘浩一把摟住馬亞楠的脖子,和馬亞楠並排走進了看守所。

同一時間,一名獄警走到五零五牢房,一邊打開牢門一邊說:“秦巖,有人探監!”

有人來看我了?難道是馬嬌師姐?

不會吧!今天才是星期五啊!馬嬌師姐週六纔會來!那這個人是誰?

秦巖一邊走一邊想。

算了,想它幹什麼!一會兒不就見到了嗎?

秦巖跟着獄警來到探監室,當他看到馬亞楠和獐頭鼠目的中年警察時,整個人都矇住了。

什麼情況?馬亞楠怎麼來了?難道是他來看我?

看到秦巖之後,馬亞楠上上下下地打量起秦巖。

當他看到秦巖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傷痕後,立即皺起了眉頭,臉色陰沉地問:“舅舅,這是怎麼回事?”

原本馬亞楠準備好了一大堆羞辱秦巖的話,可是他發現,那些話現在根本沒有一點用武之地。

馬亞楠氣壞了,他突然發現他舅舅簡直就是一個棒槌。如果不是考慮到餘浩是他親舅舅,馬亞楠真想狠狠地扇餘浩兩耳光。

餘浩呆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沒有想到秦巖身上沒有一點傷痕。

嗎的,這是怎麼回事?小郭那小子不會是耍我吧!

今天這臉可丟大了,虧我還拍着胸脯向亞楠保證!

餘浩剛纔已經給小郭打過電話了,小郭非常肯定地告訴他,秦巖絕對會被打的桃花滿臉開。

一直以來,田雞辦事都非常靠譜,小郭覺得應該沒有問題,再加上八點鐘換班,小郭一心想着自家的新婚小媳婦,哪有心思再去牢房裏面看人,所以根本不知道田雞被秦巖收編了。

“舅舅,我問你話呢!”馬亞楠憤怒無比地說,不但攥緊了拳頭,還咬緊了牙關。

不等餘浩說話,秦巖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裝逼不成反被草了吧!馬亞楠、餘浩,你們兩個給我等着,等我週六出去之後,一定要你們好看!”

說罷,秦巖轉過身走了,根本懶得理會馬亞楠兩人。

“什麼?你給老子站住!”馬亞楠大聲咆哮起來。

“小子,你別橫!老子一會兒就讓你滿臉桃花開!”餘浩大聲咆哮起來,準備一會兒再通過關係收拾秦巖。 “氣死我了!”馬亞楠掄起雙拳,狠狠地砸在桌面上。

桌子發出“咚”的一聲。

“餘浩!給我弄死他!”馬亞楠轉過頭,雙眼血紅地看着餘浩。

馬亞楠此刻已經因爲暴怒失去了一些理智,他已經不再尊稱餘浩爲舅舅了,直接叫餘浩的名字了。

從小到大,馬亞楠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這也養成了他驕橫跋扈的習慣。

高中的時候,馬亞楠看上了學校的一個漂亮女孩,經過多次追求之後,女孩非但沒有被感動,反而越來越反感馬亞楠。

馬亞楠爲了報復女孩,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一瓶硫酸潑在了女孩的臉上。

女孩因此毀容了。

爲了壓下這件事情,馬亞楠他爸拿出了一千萬安撫女孩家人,女孩的家人貪圖馬國棟的錢就沒有再追究這件事情。

也正是因爲這件事情,讓馬亞楠覺得,沒有他爸解決不了的事情,所以自此之後,馬亞楠的膽子也越來越大。

現在馬亞楠被秦巖羞辱了,他不甘心,他要報復,他恨不能將秦巖按在地上,將他身上的每一塊肉都撕咬下來。

看到馬亞楠血紅的雙眼,餘浩都有些害怕,他太瞭解自己這個侄子了。

這個傢伙簡直是混世魔王,自己如果不是他舅舅,他現在估計都要動手打人了。

“好外甥,你不要着急!咱們慢慢來!”餘浩安慰着馬亞楠。

“慢慢你麻痹啊!我爸怎麼養了你這麼一個廢物!”馬亞楠破口大罵起來,根本不給餘浩這個舅舅一點面子。

餘浩被馬亞楠罵的心裏窩了一肚子火,但是他卻不敢發火,因爲他現在的一切的的確確是馬國棟給的,而且馬亞楠在中間說了不少好話。

餘浩覺得自己活得太窩囊了,明明是長輩,卻被晚輩罵了。

唉!老子這個舅舅當的,真他嗎的憋屈。

“好外甥,你等一等啊!舅舅馬上給你去辦!”餘浩轉過身走了。

看着餘浩灰溜溜的背影,馬亞楠在心中憤憤不平地想,我他嗎的怎麼會有這麼一個窩囊廢舅舅,真是丟人。

來到值班室,餘浩將值班的小劉叫了出來。

“小劉,老哥想麻煩你一點事情!”

“餘隊,看您這話說的,有事您說話!只要小弟我能辦到的,絕對不馬虎!”小劉拍着胸脯說。

“是這樣的!你們這裏關了一個叫秦巖的犯人!我想讓你幫我照顧照顧他!”

“我還以爲是什麼大事!小事一樁!我現在就叫田雞去收拾他!”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